酒樓裡上了朋友的醉女友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1)

目前我還是新人,希望你們可以幫幫忙給我按個心心﹒﹒﹒﹒﹒ 讓我可以順利成為正式會員 謝謝

莊穎珊,一個活潑開朗的女生,由於她一向都與我們男生玩,也可說她是十分豪爽的女生。

於是我特地計劃,邀請多個同學一起吃火鍋,包括她與她的男友,席中只有她是女的。而我的計劃就是灌醉他們。

正如我的計劃,我一開始就要求要一個獨立的房間。他們則點了啤酒,穎珊也說要喝一點酒。

不久,我們就開始一邊吃火鍋,一邊談天說地,一邊喝酒。我為了不喝醉,基本上只是喝了少許。

果然,時間過得很快,在吃火鍋的同時,他們也各自喝了不少酒了,連穎珊的臉上也布滿嬌豔的桃紅。

我看啤酒也喝得七七八八,便裝醉道:「既然那麼開心,我們再喝!」接著便叫侍應拿啤酒,我讓穎珊的男友暗裡給他們錢,說我們很大機會會在這裡過夜。

他本來不答應,但卻抵受不了錢的誘惑,答應了讓我們玩通宵。我心想:「對啊,是讓我玩穎珊玩通宵!」

他拿了不少啤酒入來後,就走了,並把酒樓大門關上。我繼續興高采烈地哄他們喝酒,已有數人不勝酒力而喝醉了。

過了一個多小時,我也裝作醉了,裝著走到穎珊男友旁與他喝酒,但卻不勝酒力撲向穎珊,剛好我的頭是隔著兩塊布面對她的陰部。

剩下的人也只是笑笑就繼續喝酒,穎珊也因有點醉了而無力把我推開。我裝作已睡著般把頭轉到一個舒適的位置,悄悄地把她的裙子拉高,卻是令我的頭更貼近她的陰部了。

他們都不會發現我的面部,所以我很安心地伸出靈巧的舌頭,在她的內褲外舔著。穎珊很想把我推開,但我是不會那麼輕易被推走吧。

我專心一致的舔,不一會,我發覺她的內褲不只有我的口水,還有她的陰部流出的淫液。嘿,穎珊開始發情了。

我當然不會停口,反而更賣力的舔。我聽到他們的談天聲開始小了,亦若隱若現地聽到穎珊的呻吟聲,雞巴頓時立了起來。

我靜靜的轉過頭看,他們都已伏在桌上了。為了讓他們再沉睡一點,我決定等多一會兒。當然,我對待穎珊的動作,就會加大。

我裝作伸展身體般,把穎珊的雙腿打開,那自然地,我的頭就會不舒服。我便把她的另一隻腿打開,同時借力的把自己的身體擠向她兩腿之間。

穎珊此時彷彿有點清醒,想要站起來離開我,我當然不會如她所願,不過我倒是會配合一下她。

她站起來了,我便順帶跌倒在地上,裝作有點醒來的樣子,便站起來。環看一下,果然,其他人都已熟睡了。穎珊則好像想走到她男友身旁的。

我把桌面稍為清理一下,便強行把穎珊抱到桌上,脫去她的內褲。這樣,她那有點淫液的陰部便出現在我面前。

我把她的雙腿掰開,對著她的男友,我爬到桌上,用兩指把她的除穴掰開一點點,用舌頭輕輕的由下而上舔了一下。

穎珊「嗯」了一聲,我當然不會停下來,我要在她男友及眾人面前好好的狎玩她。

我把她的衣服全部脫下,我看了她的眼,發覺她並沒有睡著,雙目是半開帶點媚意的。

我雙手抓著她那隆起的雙乳,吻上她的嘴唇。我的舌頭馬上伸進她的嘴內,與她的舌頭玩弄著。她也很熟練的回應我,看來她與男友沒少吻過。

不過,一切已成過去,以後穎珊的舌頭、乳房、陰道,以及她的整個人、思想都是屬於我的。

我的手不斷的揉捏著她的乳房,那手感實在是太美妙了,相信不久的將來,她的乳房會進一步的擴大,手感會進一步的美妙。

我的攻勢由上半部轉為下半部,用口用力的吸啜她的陰部,她那可口的淫液是我雞巴硬化的動力。

我把她拉近她的男友,在他面前掰開她的陰部,說道:「這就是你女友的陰道了」吻了她陰部一下「那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不成,要讓我的雞巴插進去爽一爽!」

說罷,我把衣服脫掉,把穎珊的身體橫放在她男友的腿上。我慢慢的把雞巴插進她的陰道,她原來仍是處女,看來也是讓我得益了。

我把她男友的頭轉向我們的交合處,說道:「穎珊的第一次,甚至第二次、第三次,都讓我代你品償吧!」

我的手放在穎珊的肩上,用力地向我的雞巴處壓去,同時我的雞巴盡力的向前頂,「啊」的一聲,代表著穎珊的處女之身已被我奪去了!

我把她的雙腿環繞著我的身體,讓她抱著我,我的手托著她的屁股,站了起來。她的頭剛好在我面前,我便不客氣地吻著她,雞巴同時慢慢的抽插著。

插了一會,就把她放在桌子中間,我們在桌上做愛。我不斷玩弄著她的乳房,用力的抽插。她半夢半醒中被我幹得開始嬌吟起來。

我的手抓著她的兩腿,慢慢的抽插,同時欣賞著穎珊發情的美貌,及上下震動的乳房,情境好不美妙。

她像是夢到與男友做愛的樣子,叫道:「啊…好爽… 麟…你插得我好爽啊…嗯…」

我在她的耳邊說:「我不是你的麟,我是你的主人,叫我主人。」

她說:「嗯…麟…快插…喔…好爽…」我停止了抽插,對她說:「叫我主人才繼續,不叫的話就自己解決吧。」

她急忙道:「不要停…我叫便是了…主…主人…」我聽到她叫我主人,便開始緩緩的抽插,說道:「你要記得你是誰的奴隸呢!」

她說道:「啊…主人… 穎珊是…你的…喔…性奴隸啊…」聽到她自稱是我的性奴隸,心中十分興奮,更賣力的抽插。

不一會,她便到達了高潮了。我轉頭對她男友說:「你的女友的陰穴真緊,夾得我好爽啊,咦,你的女友被我幹得高潮了!啊!好爽啊!」

我的雞巴快速的抽插,口中來回挑逗著她的乳頭。不一會,我感到她的陰道再一次強烈地收縮,我也不強行抑制射精的衝動了。

於她再次噴出大量淫液時,我也更用力更快的抽插,不一會便深深的插入她的陰道,把大量精液射進她的子宮內。

我看一看時間,現在才是兩點多,距離酒樓開業的時間還有幾個小時,讓我再跟穎珊玩一玩活塞運動吧。

我把雞巴重新插入穎珊的陰道裡,手口並用的在她兩個乳房上揉著、捏著、舔著、含著,玩得不亦樂乎。

玩了一會兒,我的雞巴又興奮起來,我先把雞巴拔出來,然後把她輕輕的搖醒,只見她雙眼迷惘的看著我。

我讓她坐在桌子上,雙腿左右分開,陰穴暴露在我眼前。我把雞巴在她陰穴外擠擦了一會,就狠狠的插進她陰道的深處。她也很配合「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我雙手再次穿過她大小腿,伸到她身後,把她整個人抱起來,她雙手也自然的抱著我。走到她男友面前,我便開始吻著她。

雙手也同時開始上下的把她移動著,雞巴也很自然地開始抽插起來。

接著,我躺在桌子上,她也順勢地伏在我身上。我的雞巴急促地向她的陰穴進攻,只聽到穎珊也開始她另一波呻吟之旅。

我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穎珊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自己動起來,我讓她下去,雙手扶著桌子,屁股向上表現出求愛的樣子。

我把她的右腿抱起來,另一隻手扶著雞巴重新進入她的身體裡,慢慢地抽插著。

這時,除了穎珊發情而發出的呻吟聲外,還夾帶著一把男聲。難道有朋友醒過來了,我動作不停,但眼睛開始四處瞇起來。

果然,是有人快要醒過來,但這人不是別人,就是穎珊的男友。我奸笑了一聲,雞巴就加速的在穎珊陰道裡進出著。

她也因此而發出更大的呻吟聲。她的男友似是想睜開眼睛,但酒醉使他無法睜開眼睛,可惜了。我也沒作理會。

然而,卻不料到穎珊再一次登上高潮。我見穎珊獲得高潮了,就停止動作了。心想:「如果穎珊是醒著被我幹,而她快要高潮時,她男友醒來會怎麼樣呢?」

心中一想就立即動作了。我弄了一塊濕毛巾,和一杯熱酒給穎珊。她的雙眼也逐漸變得清澈起來了。

我見事不宜遲,就再次把雞巴插著穎珊的陰穴裡,緩緩的抽插著,等待著她的清醒過來。

不一會,穎珊便完全的清醒過來,在她眼前的,卻是讓她震驚的一幕—一個男友的朋友正在她的身體上馳騁著。

她嘴裡發出的,正準備由原來發情的呻吟聲,轉化驚慌的尖叫聲。我卻怕她把其他朋友吵醒了,便立即把頭伸過去,把她的小嘴吻著了。

而我的動作卻沒有受到負面影響,反而每一下都深深的頂到她的子宮內。

她雙手在努力的推開我,雙腿用力的掙扎著,可惜一切都是徒努無功,我的雞巴仍是狠狠的攻擊著,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的動作慢慢由掙扎由無奈的接受,這時我才離開她的嘴唇。只見她的嘴厚已被我吻得紅腫起來。

我輕聲的跟她說:「你要控制一下你的浪叫聲啊,不要把其他人吵醒呢。」說罷眼睛望向在她附近醉倒的男友。

她哽咽的問:「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雞巴狠狠的插了幾下,道:「為了得到你那美妙的身體,加上如此銷魂的陰穴啊!真爽!想不到你男友竟然沒有上過你,真是便宜了我!」

她嗚嗚地哭泣起來,但我卻沒有同情心的停止動作,相反更說出我在幹她有多爽有多銷魂。

過了一會兒,她雖然仍在哭泣,但身體已誠實的對我的動作產生反應—她的屁股已隨著我的抽插擺動著。

一時間,整間酒樓只剩下穎珊的低泣與呻吟混合而成的聲音,以及我倆下體撞擊發出「噗滋」的聲音。

突然,我急促的抽插起來,她「啊」的叫了出來。她害怕自己發出的聲音太大而立即掩蓋自己的嘴巴。

那我當然不會客氣,雙手時抓時揉著她的雙乳,雞巴快速的抽插。她雖然已掩著自己的嘴巴,但她可能是太爽了,開始忘形的呻吟起來。

這時,我注意到她的男友好像快要醒過來的感覺,我的動作改為九淺一深的插法。

果然沒過多久,她男友的雙眼就貶了貶,然後便睜開了。他似是仍在酒醉的狀態下,雖然睜開了眼睛,但無法看清眼前事物,只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呻吟著。

他低聲的問道:「是穎珊嗎…你在做什麼…為什麼發出這樣的聲音…」

可惜穎珊現在已沉迷於我的抽插下,沒留意到她男友已醒來的事實。

這時,我停下來問她:「穎珊,你大聲一點回答我,你在做什麼?」然後在她耳邊說:「如果你不回答我,我就不再幹你。」

她已經屈服於我的淫威之下,只好低聲的回答我說:「我…我在做愛…」

我故意說:「我聽不到。」她只好大聲一點說:「我在做愛。」

我說:「你是誰?你在跟誰做什麼?感覺如何?」她現在什麼都不理會了,只想要一根能讓她達到高潮的雞巴。

因此,她大聲的說:「我莊穎珊現在跟你顧國峰做愛!感覺好爽好舒服!」聽到這裡,我會心微笑了,但我卻不會就此放過她,要求她多說幾次。

所謂一次生就兩次熟,她大聲地說了四五遍才停止。我看到她男友的眼神似乎已充滿怒火,我再一次對他火上加油,雞巴狠狠的插了穎珊幾下,讓她發出叫聲。

我抱著穎珊,雞巴熟練的抽插著她的陰穴。她男友雖然仍有點醉,但事已至此,他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他重心不穩地站了起來,跑過來想要打我。

但一切我都看在眼內,我抱著穎珊一閃就避開了,而且閃避期間也不忘多插她幾下。

他嘗試了幾次想要打我,但都被我避開了,而這一切,穎珊卻不知道。

最後,我一腿把他踢到牆邊,抱著穎珊一邊做愛,一邊跟他說:「要不是看在你曾照顧過穎珊,我早就把你打死了。由現在開始,穎珊是屬於我一個人的性!奴!隸!」

穎珊顯然也聽到,看到她男友被我踢至牆邊失神的坐著,想要過去陪他,但她的身體卻是被我抱著做愛。

我拿了一張椅子放在他的面前,讓穎珊坐上去,然後我瘋狂的抽插。

穎珊本不想呻吟出聲,但身體上的快感使她無法不呻吟,於是她也一再理會她男友,雙手抱著我的肩,屁股擺動著配合我的動作。

我見折磨了她男友已久,也不想就此失去一個助手,便不打算忍下去了,雞巴頓時變成打樁機般快速進出著,一些淫液從交合中「不慎」擠了出來。

穎珊也被我幹著不再抑制自己的叫床聲,大聲地呻吟著。我感到快要射精了,便向穎珊說道:「穎珊,我快要射了,我要把精液射進你的子宮,讓你懷有我的種!」

說罷更加速的抽插起來,穎珊的身體這時又再抽搐著,再一次達到人生中的頂峰。我也在她這次的高潮中,射出今晚的第二波精液進去穎珊的子宮內。

休息了一會,我便離開了穎珊的身體,走到她男友面前,把他踢暈了。

然後,我把我跟穎珊做愛的現場稍作打理,除去我倆做愛的痕跡,然後我把穎珊和她男友搬上車。

當然,男的放到後面,穎珊坐在副駕,隨時準備我的調情了。

回到家的門口,我開始跟穎珊第三波的做愛…

我心中想著,要是她男友能看著我和穎珊在做愛,而同時,穎珊也能看著她的男友來跟我做愛,不知會有多爽呢?

這對愛人,男的只能看著女友被我幹著而不能反抗,這種虛榮心特別大,也特別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