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奴同學會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2)

房間里,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驟,台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只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豔的容貌,紅潤的雙唇,堅挺的乳房如筍的形狀,乳頭呈現粉紅微微上翹,乳暈像櫻桃般鮮豔欲滴,沈甸甸的雙乳在胸前晃動著,絲毫無贅肉的肚子十分平滑。 跟一般情侶作愛的場景沒啥不同,不同的只是女的脖子上掛著一個項圈,項圈的前方系著一條煉子,正握在男人的手裡,女人的雙手手腕上各被套著一個皮革制的黑拘束具,在雙手的拘束具中間有一條鐵煉子連接,女人那雙筆直的小腿在腳踝的地方一樣被黑皮革拘束具套著,雙腳之間的鏈子稍長約兩尺多。 「多美麗的身體啊!三年來都沒改變。」男人贊歎著。 「開始吧,嫣奴,跟以前一樣。」男人說道。 女子開始俯身向前,用她的溫潤雙唇吻上了男人的唇。 兩人舌頭交纏,激烈的吻著,女人的舌尖進入嘴男人里時,男人沒有逃避,也用舌尖纏繞,發出啾啾的聲音,吻了約莫七八秒,女的開始用她的雙唇順著男人的下巴,一路往下吻,經過脖子、厚實的胸膛、舌頭繼續在肚臍周邊繞圈,然後向下在男人的陰囊周圍吻了起來。 此時女人已經變成趴著的姿勢,雙唇繼續往下移動經過男人的大腿、小腿,腳跟、腳趾,女人一點一點的舔著男人的腳趾,再慢慢的順著小腿、大腿一路往上舔。 在女人用舌頭舔吻遍男人全身的同時,那豐滿垂在身下的雙乳,也不斷地在男人身上遊移著,女人還不斷的扭動著身體跟屁股,讓她的雙乳在男人身上繞圈圈,一圈又一圈。 隨著女人的動作,男人開始覺得全身酥麻,一股電流傳遍全身,下半身的陽具開始揚然挺立,充血向天。男人嘴裡開始發出「唔……嗯……」的聲音,顯然非常享受女人的舌技服務。 「你的技術越來越好了,嫣奴。」男人喘著氣說著。 女人用舌頭吻遍了男人全身上下之後,開始用雙手捧起男人那昂然向天的陽具,然後用舌頭舔弄了起來,女人從男人的龜頭開始向下舔,舔過男人的陰囊之後,將男人的陰囊放到嘴裡舔弄兩下又吐了出來。 男人繼續發出「唔……嗯……」的呻吟聲,爽極的感覺不斷刺激他的腦門,男人不斷的伸出手在女人身上遊移著,不時捏捏她的雙乳,五隻手指在女人的乳房不斷揉捏著,把女人的乳房揉捏的變形,食指在乳頭上不停打圈。 「啊……不要摸乳頭……」敏感的乳頭受到愛撫,女人的身體如火般灼熱。

女人突然把男人的陽具吞入那溫熱的小嘴之中,頭不住上下動著,開始吸吮男人的陽具,她不斷把男人陽具吞到根部,又吐出來,在吸吮的同時,不住的用舌頭在男人的龜頭舔弄著,此時女人似乎性慾也被挑起,小穴開始濕潤。 隨著女人的舔弄,男人的陽具青筋暴露,不斷抖動,眼裡看著女人性感的裸體,男人忍不住將腰部一下一下地挺起,女人顯然感受到他的興奮,拋出充滿愛欲的嬌媚眼神,同時用手撫弄著他的陰囊,嘴上也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承受著男人熱情的突刺,在女人舔弄了約四十下之後,女人哀求著:「啊……太好了……給我吧……主人……」男人開口了,「可以了,坐上來吧,嫣奴。」女人用媚眼看了男人一眼,把身體往前移動,坐到男人身上,同時把自己已經濕潤的小穴,對準男人那挺立的陽具,慢慢坐了下去,此時男人並攏雙腿仰躺在床上,讓女人騎在身上,身體向下沈。 女人雙膝因跪坐姿勢碰到床單,女人開始搖動那渾圓的屁股,上下規律的做起活塞運動。 「啊……啊……啊……啊……啊……」女人不斷上下運動自己的身體,一邊從嘴裡發出了呻吟聲,兩個豐滿乳房隨著女人上下的活動而規律的晃動著,粉紅的乳頭已經挺起,乳頭晃動形成了美妙的乳波,刺激著身下男人的雙眼。 男人伸出手,握住女人上下晃動的雙乳,左右搓揉著繞著圓圈。 「你的肉穴夾緊一點,不準掉出來。」男人又命令著。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啊……主人你……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啊……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噢啊……啊……啊……」女人隨著男人雙手的揉捏,又大聲的呻吟了起來。 男人挺起腰部,迎合著身上女人的動作,在他的揉捏挑逗之下,女人敏感的乳頭變的又硬又翹。 男人用手指捏了捏女人那已經充血硬翹的乳頭,用手指彈了彈,女人「啊」的一聲,雙乳更激烈的晃動。 「好美的乳房啊!」男人贊歎著。 此時男人開始拿了兩個曬衣夾,先夾在了女人已經堅硬的左乳頭上。 「啊……」女人被突如其來的劇烈痛楚弄得流下了眼淚,同時停下了原先的動作。

「不準停,繼續動!」男人命令著。 女人只好噙著淚水,滿臉痛苦的表情,皺著眉,繼續地左右搖擺著臀部,男人看了看女人的表情,又把另一個曬衣夾夾到女人的右乳頭,女人又皺了一下眉頭,身體震了一下,額頭開始冒出汗來,臉上漸漸呈現興奮紅潤的樣子。 男人滿意的盯著女人夾著曬衣夾的胸部,開始拍打女人的乳房,「啪」清脆的響聲回蕩在室內,隨著男人的拍打動作,女人的乳房跳動著,白皙的乳肉開始出現紅的掌印。 「啊……唔……痛啊……」女人痛的叫了出來,男人又拍打了胸部一下,隨著男人不斷加大的力道,女人不斷的嘶吼著,但是仍沒有停下原先的動作,仍上下左右搖動著迎合著男人的抽插,花心不斷被男人的陽具刺激著,快感一陣陣襲來。 「啊……啊……主人你乾的我的小穴好爽……真是太好了……啊……」隨著上下的抽插動作女人叫著,不住扭動嬌軀。 很快的,女人達到了高潮,臉開始泛紅,女人的雙腳不住的顫抖著,男人感到女人的屄緊縮,開始加快了腰部的上下運動,不久,男人的雞巴也一陣抽蓄,同時一股滾燙的陰精從女人的子宮深處射出,噴在男人的龜頭上,兩個人同時達到高潮,男人覺得龜頭一燙也跟著射了精,濃濃的火熱陽精噴射出來,灌滿女人的紅腫小穴里。 高潮後的女人趴在男人身上不住的喘息著,本來是緊閉在一起的肉洞,在狂暴的蹂躪下,無助地張開,男人白雪雪膠綢綢的精液滿溢而出,部分流到了女人的大腿內側。 「沒想到我們的清純系花——張嫣玲,居然是如此蕩,性交技術這麽好,如果以前那些同學看到了,不知道會多震驚啊!」男人用手拉了手上的鏈子擡起女人的臉羞辱的說著。 「不……不要再說了……主人……羞死人……」女人吞吞吐吐哀求著,男人羞辱的言語使女人覺得羞恥,臉上分不清是高潮的紅暈還是羞紅。 「大家絕對想不到吧……清純系花會被我調教成蕩女……還稱我主人……哈哈……」男人滿意的大笑著,同時伸手扯下了女人乳頭上的曬衣夾。 「啊……痛啊主人……」女人哀叫著,兩顆粉紅的乳頭已經被夾的烏黑腫脹,女人不住的用手搓揉著乳頭。 「對你這種女人不能溫柔的對待,要痛你才會爽。」男人說著對女人發出命令:「幫我清理乾淨吧!」女人聞言順從的把男人因射精而癱軟的陽具放進嘴裡,清理剛剛高潮留下的穢跡,用舌頭把男人龜頭及陽具上殘留的精液舔乾淨。 此時男人拿起了一顆放在床頭櫃上的冰塊,開始用冰塊刺激女人的乳頭,女人忍耐著,接下來男人竟然用手指把冰塊塞進女人菊花中,那種冰冷的感覺冰得女人的雙腿開始顫抖,男人更覺得興奮,在冰塊融化之前,男人又塞進了第二顆冰塊。 「啊……不要啊!好冰……啊……啊……」女人嘴巴離開男人的陽具開始浪叫。

「繼續清理,你忘了規矩嗎?嫣奴,想被罰嗎?」男人瞪著女人同時扯著煉子說著,把陽具湊到女人嘴邊,讓女人繼續清理。 隨著男人的手指抽插,冰塊也在女人的體內翻騰,每當冰塊融化時,男人就再塞入一兩顆新的冰塊,女人嬌喘著,呻吟著,繼續清理著男人的穢跡。 「唔……唔……嗯……嗯……」女人強忍著菊花中的冰塊的冰冷感,嘴巴不敢離開男人的陽具,只能哼著,身體開始冒汗,屁股不斷扭動,持續幫男人清理著,不久溶化的冰水從女人的菊花溢出溢滿了床單,女人終於忍受不住。 「啊……主人你好壞……要弄壞人家了……」女人幫男人清理完畢之後抗議著。

男人起身下了床,拉了拉手上的煉子,女人下床跪在床邊。 「趴著!」男人踢著女人肥厚的屁股說著,開始牽著女人走動,女人跟在他身後像狗般四肢著地爬著,菊花里的冰水不住滴落,順著女人的爬動,在地上形成一條長長的水跡,女人的兩個豐乳垂在身下,隨著爬行的動作,不住的晃動。 「哈哈……清純系花還不是變成我養的一條母狗,當初不知道是誰在我面前脫光衣服求我跟你交往,說要我好好的干你的啊?要當我的奴隸的啊?」男人一邊牽著美女犬,一邊仰天大笑著。 像狗一般趴在地上行進的女人,想著那天的情景。 三年前的嫣玲還是一個把那薄薄的膜保存二十三年的處女,但從三年前學長生日的那個夏天夜晚,在學長面前不知羞恥的分開她的大腿,自願當學長性奴以來,一切都改變了。 *** *** *** ***KTV中,歌聲環繞,燈光搖曳,這天是曾新守的生日,也剛好是畢業典禮後的兩天,學弟妹們幫曾新守慶生。 「學長,生日快樂!」衆人紛紛幫曾新守恭賀。 張嫣玲也到了,這天的張嫣玲,穿了一件連身的牛仔裙,長度大約到膝蓋以上五公分,這件牛仔連身裙是前開襟的,一條長長的拉煉,從領口一直延伸到下擺,張嫣玲腳上穿著一雙並不是很高根的尖頭女鞋,那樣的靈氣,其實從進大學開始就是衆人愛慕的對象,每個男生都想一親芳澤,張嫣玲都婉拒了。 音樂甫落,主持人開始說:「大家把給學長的禮物當面拿給學長。」只見同學魚貫向前把自己準備的禮物拿給曾新手,輪到張嫣玲了,她兩手空空,害羞的站到曾新守面前。 「學長……人家出門匆忙,把給學長的禮物忘了在家,不好意思ㄛ。」張嫣玲用那如銀鈴般的聲音說著。 「沒關系……我不介意,你出席就是我的光榮。」曾新守笑著,衆人公認的清純系花,來參加他的生日聚會,他已經十分高興。 生日聚會結束,曾新守回到了自己租房子的地方,那是一棟公寓的頂樓隔間分租給學生,「扣扣扣」敲門聲回蕩著。 「奇怪,誰來找我?」曾新守納悶著,打開房門一看,張嫣玲正站在門口,還是剛剛那身裝扮。 「嫣玲,有事嗎?」曾新守問道。 「學長……我給學長送生日禮物來。」嫣玲開口說道。 「不用啦!還特意送來給我,不好意思。」曾新守搔了搔頭,卻覺得奇怪,張嫣玲兩手空空,沒看到禮物啊。 「你要送啥禮物給我啊?」曾新守上下打量嫣玲,不解的問著。 嫣玲看了看其他兩個房間似乎沒人,將手伸到胸前迅雷不及掩耳的拉下她的連身牛仔長裙的拉煉,用很快的速度拉到底,雙手將衣服拉開至肩膀旁雙手一伸直,刷一聲衣服就掉在地上,而衣服裡面竟然什麽都沒穿,原來她剛剛在慶生會就是穿這樣。 「這就是給學長的禮物,希望學長喜歡。」張嫣玲開口說著。 曾新守呆呆地望身前這潔白赤裸的女體,呆了在當場,衆人夢寐以求的系花學妹,居然一絲不掛站在他的身前,雙乳及那兩腿間的倒三角型黑神秘地帶,及平滑沒有贅肉的腹部一覽無疑的暴露在曾新守的目光下。 從正面看,那種靡簡直叫曾新守受不了,嫣玲的豐乳上一點淺紅,那兩棵櫻桃翹得老高……新守的小弟弟猛的彈得老高,頂到胯襠疼痛無比,他咽了咽口水,「你……你……這……這……」新守開始結結巴巴起來。 「人家心儀學長很久了……可是學長一直沒有表白過,人家也沒機會跟學長表白,學長要畢業了,人家趁這個機會跟學長表白。」嫣玲那銀鈴般的聲音從她口裡吐出來。 「這……這……」第一次有女子如此主動的表白,曾新守不知如何回應。 嫣玲又開口了,「學長不喜歡人家嗎?」「喜……喜歡,但……爲何是我?」此時的曾新守已經滿頭大汗。 張嫣玲也許是想到了什麽,她不敢看曾新守,把眼睛瞄到一邊去,臉上紅通通的,火辣辣的,那模樣真可愛,又囁嚅地低喃著:「明天上午的課,我已經不打算去上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讓你干我,干我一個晚上,當做給學長的生日禮物啊,學長,我是不是很賤啊?!」「不……不……你美的跟女神一般。」曾新守好不容易才吐出這句。 只是,那句話張嫣玲,說得很費勁,一共中斷了三次,才能說完,看來,她只是想表明,她的心裡是多麽的喜歡曾新守,是多麽的想和新守呆在一起。 她的眼瞼下垂著,聲音更低,心跳也加快了,臉上出現紅暈如蘋果一般,微微喘著氣,「我……我……我喜歡學長,希望學長跟我交往,學長願意接受這個禮物嗎?」「這……這……」曾新守還沒回過神來。 「我可以答應學長的任何要求,就算是變態的要求我都願意接受,只要學長答應跟我交往,就算做我都無所謂,我要當學長的性奴,只要學長跟我交往,我任何事都願意做。」張嫣玲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說出這句話。 靜!周遭一遍靜寂,靜得沒有聲音,靜得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的到聲音。 「你……開玩笑嗎?」曾新守聽到張嫣玲願意當他的性奴,直覺以爲她是開玩笑,但看她的樣子低著頭、垂著眉,根本不敢再看曾新守一眼,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女孩一般,也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擁有如此美麗的性奴,衆人稱羨的系花,是每個男人暗地裡幻想過無數次的事情,曾新守開始覺得不明白,她是個怎樣的女孩。 「學長……人家不是開玩笑!」張嫣玲的樣子很窘迫,很不安,她偷偷地看曾新守一眼,然後又飛快地把眼睛瞥開。 曾新守伸出手來,扶著張嫣玲的下巴,把她那美麗動人的臉龐擡了起來直視自己,「我答應你跟你交往。」曾新守說出這句話。 嫣玲臉上綻開笑靨,「謝謝學長。」「當性奴要有自覺的,我要看看你適不適合當一個稱職的性奴,」曾新守說著開始命令嫣玲,「蹲下,雙腳左右分開越大越好,拿你的雙手背在身後。」張嫣玲聽到曾新守的話,遲疑了一下,由於還有別的住戶在同一層樓租房子住,隨時都可能回來,在走廊上的張嫣玲那赤裸的身體隨時可能曝光。 「不要在這里,可能會被看到,請學長把房門關起來,在房門理隨便學長,拜託不要在這。」張嫣玲全身顫抖,對新守說著,害怕曝光以後無法作人,嫣玲抗拒著。 「你不是說任何變態的事都願意做嗎?要當性奴,這麽簡單嗎?放心他們暫時不會回來,我不會讓你曝光的。」曾新守語氣嚴厲的說著,張嫣玲只好點了點頭,蹲下了身體,打開她的雙腳,擡起頭看著曾新守,兩頰羞的緋紅。 曾新守伸手解下了自己褲頭上的皮帶,揚了揚皮帶,向張嫣玲的乳房抽去,「啪」的一聲皮帶重重打在嫣玲的乳頭上。 「啊……痛啊……」嫣玲痛的大叫,眼睛泛出淚光,兩顆雪白的乳房上同時出現了紅的鞭痕,那一定使她痛死了,斗大的淚水由她緊閉的睫毛下湧出,原來背在背後的雙手,覆蓋住那被鞭打過的乳房不住搓揉。 「啪」曾新守又是一鞭,打在嫣玲揉著乳房的雙手,「手拿開,不可以遮,不能叫,不能哭!」張嫣玲怯生生拿開了雙手,皮帶也「啪啪」的落在她的乳房上。 每次皮帶落下後,總是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紅的痕跡,而且扮隨著她的嗚鳴聲,原本白晰的乳房上布滿了鞭痕,張嫣玲咬著牙忍耐著,臉上掩不住痛苦的表情,強忍不敢出聲,一個原本高傲而尊貴的女人,此刻正蹲在身前,赤裸著身體,新守心理揚起一股幸福的感覺。 此時,樓梯上傳來上樓梯的腳步聲及談話聲,腳步聲越來越近,聽說話聲好像是隔壁房的。 「糟……有人回來了!」曾新守一個箭步後退同時把嫣玲拉進門內,拉上房門,右腳一掃把地上的嫣玲的牛仔裙也掃了進門。 就在那天,嫣玲自願獻出了一切,處女、貞潔、甚至幫新守口交這種她之前想也沒想過的事情,那天晚上,嫣玲跪著在「性奴誓約書」上用陰唇羞恥的印下印記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