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一個夏天的深夜,這是一棟市郊的小樓,樓內燈光昏暗,因爲這一帶都是出租屋,也沒人去管。黑暗中隱約可以看見一雙血紅的眼睛。一陣上樓的腳步聲響起,是高跟鞋的聲音。黑暗中的男人露出一絲冷酷的微笑,獵物快到了。雪,剛坐車回來,唱了幾個小時的KTV,喝了點酒,正有點迷糊。雪踩著白的高跟鞋就上了樓,打開了防盜門,剛打開房間的門,只見黑暗中一個人無聲無息的靠近了她。雪聽到背後似乎有些不對,剛回過頭看,一雙有力的大手,緊緊的捂住了她的嘴巴。雪聞到了一些甜甜的味道,瞬間,還沒來得及掙扎的雪就昏睡過去。門被靜靜關上,獵物到手了。 我在黑暗等了3個小時,終於把這個獵物弄到手了。花了幾天的時間觀察,獵物是個獨居的女孩,打扮頗爲時髦,應該是個外地來的上班族喜歡穿白的高跟鞋,晚上一般9-10回到出租屋。雖然今天回來的時間晚了3個小時,但是下手的時候更是安全。開了房間的燈,掃了一眼,一房一廳,有個單獨的洗浴間。我把這個可憐的女孩就丟到床上,中了迷藥的她要很久才會醒來。拉上窗簾,現在這個封閉的小房間,這個女人就屬於我了。到洗浴間把手洗了,我可不想被殘留的迷藥弄昏。 只見洗浴間里還晾著幾條女孩子的內衣褲,扯下來,擦乾了手,靠近了聞了一下,嗯,沒味道。回到房間,坐在床頭,打開女孩的隨身包包,一部女式手機,一些女孩子的用品,一個錢包。錢包裡面居然還有幾百塊錢幾張卡,看著卡上的簽名,原來這個女孩叫雪。只見雪靜靜的躺在床上,長發有些散亂,瓜子臉,眼睛緊閉,嘴唇薄薄的,很是秀美。一身標準的黑職業裝,搭配及膝的短裙,肉的長筒絲襪,白的高跟鞋,好一個職場美女。我伸手幫雪整理了下頭發,低下頭,朝著她的嘴就親了下去,有些酒味,有些香水的味道。隔著衣服,抓住她的雙峰,慢慢的揉了起來乳房倒是不小。 揉了一會,一隻手一路往下,解開她的裙子,伸進她雙腿之間,感覺毛茸茸的,小洞裡還有點濕。「呵呵,女人。」有點忍不住了,兩三下就把她脫了個精光。雪就這樣赤條條的躺在床上,皮膚雪白,摸上去很是滑膩。兩個素乳非常誘人,很白,乳尖粉紅,很是嬌嫩。修長雪白的大腿就這樣岔開著,私處果然是毛茸茸的陰毛。一手抓一條腿,把她大腿開到最大,近近的欣賞她的陰部。用手撥開陰唇,只見女人最私密的地方就這樣暴露在我的眼前。伸舌頭舔了一下,哈哈,有點臊氣。要好好享用我的獵物了,幾下脫光了我身上的衣物,抓過她的內褲,在我的肉棒上擦了幾下。俯身壓到了她的身上,把肉棒對準了她的小洞。沈睡的她仿佛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均勻的呼吸著。我扶著肉棒就是一挺,插入一小半,有些緊。一個深呼吸,全力一插,把肉棒就插到了底,她陰道緊緊的包著我的肉棒。我慢慢的抽插起來。

深夜裡,小房間中,一個男人把一個女孩壓在身下奸著。我正在奸著雪,花了幾天時間,終於把這個女孩弄到手了。下身不斷的抽動,肉棒就在她白皙的身體內一進一出,雙手揉著她的乳房,把她的乳房揉擠在一起又分開。慢慢的,身下的雪呼吸開始急促起來,乳頭更是漲了起來,下面也出了不少水,插進去又緊又滑。全力再插了幾十下,下下頂到花心,悶喝一聲,一陣酥麻,一股精液就射在她的蜜穴里。我也不急著抽出來,讓肉棒就插在裡面,這樣趴在她身上。 靠近她耳邊輕輕的說:「雪,你好漂亮,我乾的你好爽。」休息了一會,慢慢的把肉棒抽了出來,只見她的蜜穴微微張開,白精液才慢慢的溢了出來。我抓過她的內褲,在我的肉棒擦了下,塞到她的嘴裡,把她嘴巴塞的股股的。找過皮帶把她雙手反綁。在屋子找來一條包裝繩,把她雙腳也捆住。我把她面向上躺著,一屁股坐在她胸下面。反綁的姿勢讓她的胸部更突出,把她兩個乳房擠在一起,把肉棒就插在雙乳中間,慢慢抽動了起來,只見龜頭就在乳房的另一端露了出來。也許是因爲坐在她胸上,呼吸困難,也許是因爲藥效慢慢過了,只見她慢慢醒來。

雪感覺呼吸困難,頭也很暈。張開眼睛,她看見一陌生的男人正做在自己胸口,玩弄她的乳房。她想尖叫,發覺嘴巴堵上了,想推開他,發覺自己手腳被綁住了。她想起來了,她剛回到出租屋門口給人用藥倒了。她瞪大眼睛,身體瘋狂的扭動身體著,只見壓在身上的男人臉上露出殘酷的微笑,說道:「你醒了,我等了很久。」雪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我又是一笑,說道「你的身體好美,下面很緊,哈哈!」她一頓,更是瘋狂的扭動起來。我把肉棒放到她臉上,她拚命的偏過頭。「哈哈,是不是這個姿勢不舒服,我幫你換個姿勢。」我把翻了過來,讓她面向下,跪在床上,抓住她反綁的雙手,用力向上一擡。 雪手臂一陣巨痛,彎下身軀,就象條母狗一樣的爬跪在床上。「哈哈,你真象條母狗。來了,要插進去了哦。」雪拚命的搖頭,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她看不到背後的情況。只感覺一個東西頂在了她蜜穴的口上,她知道那是男人的那個東西。我用肉棒在她陰唇上磨了幾下,對準了洞口,一槍到底。雪頓時身體繃直,一條火熱的東西插進了她身體里,眼淚花花的流下來,她知道自己被強奸了。她瘋狂的扭動腰,當肉棒退出去一點就拚命的夾緊,希望把肉棒擠出去。「哈哈,真緊,扭的我好爽。」

抽插了一會,那根肉棒真的退了出來。短暫的安靜,聽見背後的男人說「換個地方爽爽」。只感覺那個男人的陽物這次頂在屁眼上,他居然要插那裡。以前雪的男朋友都也想試那裡,結果給她一陣臭罵,畢竟典型的東方女性在性愛方面還是比較保守的。我把肉棒頂在她屁眼,只見她屁眼緊緊的緊縮著。「XXX,這麽緊」怎麽都插不進。我用食指在她屁眼上使勁轉,才插進去一點點。 氣了,照著她屁股就是一巴掌,屁眼一緊一松,食指就插進去了。食指在屁眼裡到處攪。攪了一會,食指抽出來,只見食指上有些黃黃的點,伸到她面前「哈哈,看見沒,這是你的屎。」羞辱夠了,雙手扶住她的腰,一吸氣,肉棒就對著她的菊花插了進去。進去一點點,直腸把龜頭擠得緊緊的,再一吸氣,腰一挺,把肉棒又插進去了一節,只見屁眼已經裂開一條小口,流出了血。我照著她屁股來一巴掌,「啪!」整條肉棒就深深的插了進去。雪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裂開了,屁股巨痛,屁眼火剌剌的。她停止反抗了,繃直的身體放鬆下來,但是眼淚不停的流下來,她現在全力放鬆屁股,只希望讓這場噩夢趕緊離去。 插了一會,直腸包著陽物的感覺真好,比陰道的緊多了,慢慢插抽插起來,直腸刮的肉棒還隱隱有些疼。一下,一下,每一下都是用盡全身的力氣抽動。插了十來分鍾,感覺要射了。把她翻了過來,肉棒對著她的臉,大腿繃緊,精口一松,一團熱剌剌的精液打在她的臉上。房間里分外安靜,只有我的呼吸聲,我半蹲著,陽物對著雪的臉。雪白皙的臉上掛著一條精液,她眼睛無神的看著我,看著我的陽物,就在她面前,她甚至能聞到陽物上刺鼻的味道,甚至能感覺到肉棒的溫度。 我長出一口氣,緩緩坐下來,靠在床上,看著對面的美女,看著她雪白的身軀,陽物緩緩的軟了下來,突然感覺一陣空虛,有一些焦躁。我光著身子去洗浴間,找來一條毛巾,濕了點水。坐在她傍邊,靜靜的用毛巾把她臉上的精液擦掉,把她頭發撥好。她的臉上依然僵硬,嘴巴還是塞著她自己的內褲,眼睛無神的看著我,就象失去靈魂的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