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黃蓉新傳(繁體)未排版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1)

[轉載] 黃蓉新傳

黃蓉漸漸長大了﹐由於黃藥師的精心照料﹐使得她發育的非常好﹐年僅十三 便出落的如十七八的大姑娘﹐有著苗條的身段﹐高挑的身材﹐豐滿的乳房已經如 同成熟的少婦。由於自小沒娘﹐跟著父親長大﹐將黃藥師的本領學到不少﹐尤其 對詩詞文章﹐琴棋書畫﹐五行八卦等更是下工夫﹐但對武藝則不甚熱心﹐也不願 下苦功﹐黃藥師也心痛女兒﹐不忍過份逼她﹐只由她的性子學﹐故而雖是出自名 門﹐但武藝只是一般﹐好在她天資過人﹐一學就會﹐懂得多﹐黃藥師的各種本領 她都能領悟﹐以後自然會提高。看者女兒一天天長大﹐黃藥師心中高興﹐但也隱 隱有一絲異樣的感覺﹐因為黃蓉長的很像阿蘅﹐卻又比阿蘅還要美麗﹐尤其是多 了一副天真爛漫與機智狡頡的完美結合﹐更是世間難得一見的。黃藥師這十幾年 來﹐每天都在看者黃蓉的變化﹐尤其當給黃蓉洗澡時﹐更是看到女兒的身體的變 化﹐當他的手撫摩黃蓉的身體時﹐心裡總免不了陣陣衝動。他覺得女兒大了﹐自 己不該再為她洗澡﹐但又總是捨不得女兒那美麗的身體﹐放不下撫摩黃蓉的那陣 陣異樣的衝動。而黃蓉則對父親的心理變化毫無所知﹐依然是天真爛漫地在父親 面前撒嬌﹐但她也漸漸地感到﹐父親的手摸在自己身體上時的感覺與以前大不相 同﹐她喜歡父親的撫摩﹐感覺那撫摩是那麼的舒適﹐快意﹐甚至是消魂﹐她不知 是為什麼﹐但她喜歡這一時刻﹐每天都盼望著洗澡的時間快點來到。 又是一天的晚上﹐黃蓉拉著父親給自己洗澡﹐她在父親面前脫去衣服﹐露出 雪白的身體﹐然後跳到木桶裡﹐黃藥師站在桶邊﹐開始為黃蓉擦洗身體﹐其實﹐ 黃蓉的身體是潔白的根本沒有什麼要洗的﹐黃藥師只是用手在黃蓉的身體上輕輕 的拂弄著﹐他摸著黃蓉那雪白的脖頸﹐然後下移﹐慢慢地摸上黃蓉那高聳的乳房 ﹐在那有彈性的結實的肉上稍稍加了些力量﹐揉捏了幾下﹐黃蓉快樂的發出了幾 聲呻吟﹐黃藥師趕緊將手移開﹐慢慢的向下﹐摸向黃蓉那平坦的肚皮﹐他用手指 在黃蓉的肚臍眼上輕輕摳摸了幾下﹐黃蓉癢的咯咯地笑了起來。黃藥師接著將手 伸向黃蓉的大腿根部﹐他的手指觸到了幾根淡淡稀疏的毛毛﹐黃藥師忍不住在上 面摁了幾下﹐輕輕將短短的毛扯起來﹐他猶豫了片刻﹐終於沒有再向兩腿之間的 神秘地帶伸進﹐而是將手滑向黃蓉結實的大腿﹐黃蓉的腿渾圓修長﹐皮膚光潔滑 膩﹐黃藥師的手在這裡終於得到了自由﹐他盡情的撫摩著黃蓉的大腿內側﹐讓自 己的衝動得到最大的發洩。黃蓉被這狂放的拂弄刺激的渾身燥熱﹐不由的扭動起 身體應和著﹐嘴裡不時發出「哦、哦」的叫聲。突然黃蓉抓住黃藥師的手﹐將那 大手拽向自己的兩條大腿根部的結合部﹐然後用兩條腿緊緊夾住它﹐然後拚命的 扭動著讓自己的陰部在上邊摩擦著﹐黃藥師不知所措﹐他感到黃蓉的陰部流出了 許多東西﹐雖是在水裡很快就被沖淡了﹐但他還是感覺的到。他想抽出手﹐但又 不知為什麼﹐手不聽使喚﹐在那裡動也不動﹐黃蓉在父親的手上摩擦著﹐她不時 發出快樂的歡叫﹐「爹爹﹐蓉兒好舒服﹐爽、爽的很﹐我好熱﹐我要爆了﹐噢、 噢、噢、噢、噢…」黃蓉在一陣叫聲中﹐全身一挺﹐渾身的肉繃的緊緊的﹐並不 住地顫抖﹐在父親的大手上﹐達到了她一生的第一次高潮。 自從這天起﹐父女兩人連著幾天沒去洗澡﹐黃蓉躲在自己的房內不出來﹐黃 藥師幾次想進去﹐都沒能進入。他煩躁的回到臥室﹐打開暗室的門﹐來到阿蘅身 邊﹐他摸著阿蘅那雪白的肌膚﹐不由的落下淚來﹕「阿蘅﹐蓉兒長大了﹐我不該 再象過去一樣待她了﹐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我該怎麼辦﹖」他趴在阿蘅的胸 前﹐不知過了多久。突然﹐一支溫柔的小手摸上他的臉﹐他擡頭望去﹐只見阿蘅 穿著一身薄紗﹐哀怨的站在自己面前﹐他一把將她摟到懷裡﹐激動的喊到﹕「阿 蘅﹐是你嗎﹖你好了﹖」阿蘅卻不答話﹐在黃藥師的懷裡依偎著﹐黃藥師眼前一 片朦朧﹐他如同在雲霧之中﹐他不顧一切地將阿蘅壓在身下﹐駁去衣服﹐便摟抱 在一起﹐他盡情地親吻著阿蘅的嘴﹐阿蘅發出「嗚、嗚」的回應﹐他吻阿蘅的脖 子﹐又吻向她那雪白的酥胸﹐將乳頭含在嘴裡輕咬﹐因為他知道。阿蘅最喜歡這 樣了﹐果然阿蘅發出快樂的叫聲﹐他又去吻阿蘅那美麗的小腹﹐特別是小腹下面 那片神秘的草叢﹐他覺的那兒的草似乎少了許多﹐但他來不及細想﹐因為他太快 樂了﹐他的嘴移向阿蘅的兩腿之間﹐那腿自動分開﹐露出了粉嫩的穴穴﹐黃藥師 伸出舌頭用舌尖分開兩片陰脣﹐在那裡歡快的舔舐﹐隨著舌尖的遊走﹐阿蘅發出 了呻吟聲﹐穴內湧出滾燙的淫水。黃藥師將舌尖探到阿蘅的穴口﹐伸長舌頭向裡 探索﹐淫水包住他的舌頭﹐他吸吮著﹐他再也忍不住了﹐提起身將陰莖伸到穴口 便向裡插﹐阿蘅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接著便平靜下來﹐陰莖在滑膩的淫水中順利 的慢慢向深處挺進﹐但很快便遇到了阻力﹐黃藥師稍用了一些力﹐正要突破那阻 力﹐忽然阿蘅叫到﹕「爹爹﹐疼。」黃藥師全身一震﹐陰莖立刻軟了﹐他驚叫一 聲﹕「容兒﹐怎麼是你﹖」 原來﹐黃藥師從不讓黃蓉走進暗室﹐故而黃蓉從小就不曾見過阿蘅的樣子﹐ 只知母親病了不能見任何人﹐所以黃藥師做夢也想不到黃蓉會在這裡出現﹐在朦 朧中將黃蓉當成了阿蘅﹐險些作下亂倫之事。黃蓉道﹕「我來找爹﹐見這門開著 ﹐爹爹在裡面﹐就進來了。這便是我娘嗎﹖」黃藥師看著眼前阿蘅與黃蓉都是一 絲不掛的躺在自己面前﹐自己則是赤身裸體的站在她母女面前﹐不由的有些羞愧 ﹐他知道女兒自幼在自己面前裸體慣了不會有異樣的感覺﹐但自己卻從不在女兒 面前裸體﹐今天這樣子實在是難堪。黃蓉見黃藥師不答﹐她是冰雪聰明的姑娘﹐ 知道父親還在對剛纔的事自責﹐便對黃藥師說﹕「爹爹﹐容兒知道爹爹愛我母親 很深這麼多年一直在為母親和蓉兒付出心血﹐連男人的生活都沒過過。今天﹐蓉 兒願代母親為你做任何事﹐請父親將蓉兒視做母親﹐接著剛纔的事做吧。」 黃藥師不知聽到沒有﹐只是呆呆地站著﹐黃蓉等了一會﹐見父親沒有動﹐便 走過去抱住父親﹐將雪白的身體在黃藥師的身體上摩擦﹐用一雙白嫩的小手摸著 黃藥師的身體﹐漸漸的她的手滑到黃藥師的陰莖﹐她握住它﹐輕輕的揉搓套弄﹐ 陰莖又粗大起來﹐黃蓉蹲下身子﹐張開小嘴﹐含住陰莖﹐輕輕的吞吐著用舌尖舔 著龜頭﹐和粗壯的莖體﹐黃蓉並不是天生就會﹐只是她見父親剛纔將自己當做自 己的母親時﹐用舌頭舔自己的穴﹐自己舒服的如同上天﹐便覺得父親也會要自己 的舔弄﹐在黃蓉的舔弄下﹐黃藥師不由的也喘息起來﹐不由自主的在黃蓉的嘴裡 抽動起自己的陰莖﹐好幾次﹐他的陰莖幾乎插到黃蓉的喉嚨裡﹐過了不知多長時 間﹐黃藥師終於忍不住了大叫一聲﹐積蓄了十幾年的精液直射黃蓉的嘴裡﹐黃蓉 的小嘴裡被射得滿滿的都是白色的精液﹐順著嘴角﹐還在向下流﹐黃蓉不知所措 ﹐用手拭去嘴角的精液﹐含著一嘴的精液不知怎麼辦﹐又不能張嘴問父親。過了 一會﹐她終於試著嚥了一點﹐覺的沒有什麼不好﹐就一口吞下了父親的精液。黃 蓉站起身﹐將黃藥師的陰莖抓住﹐又套弄幾下﹐陰莖重新粗大﹐黃蓉將一條腿擡 起讓父親插自己的穴﹐黃藥師清醒過來﹐再也不肯﹐將黃蓉勸回房內。 自此﹐父女二人的關係更加微妙﹐黃蓉本是天真少女﹐只覺得自己是為母親 報答父親﹐並不覺得羞恥﹐因為黃藥師並沒給她灌輸過那些貞潔觀念﹐但黃藥師 畢竟是成年人﹐雖然是東邪﹐但也是不肯對自己和女兒的事也邪著做﹐故從此對 黃蓉不再向過去那樣隨意了﹐黃蓉卻覺得父親不再疼愛自己﹐終於在十五歲時﹐ 偷偷離開了桃花島﹐開始了她的江湖生涯。[轉載] 黃蓉新傳[轉載] 黃蓉新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