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娟的淫蕩自述

2017-06-09     WoKao     檢舉     收藏 (52)

我叫林珮娟,今年20歲,目前就讀台北某大學二年級,小妹我的臉蛋雖然在男生的眼裡只算中上,但是169的身高與34D/23/34的三圍,加上皮膚光滑白皙,吹彈可破,還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就算長相不算是非常的天使,但身材絕對是十分的魔鬼,當然也吸引了不少的"蒼蠅"糾纏,後來我選擇了一個還算忠厚老實的同系學長當男朋友。但是在交往了三個月後,男朋友開始要求要跟我做愛,但是我卻對這檔事充滿了莫名的恐懼,可能是當時自己的性知識不足導致吧,而後來居然是賣檳榔的鄰居老伯當了我的性愛啟蒙導師。

賴伯伯(我都這樣叫他)是個約50來歲的單身中年人,挺著個啤酒肚,一身黝黑的皮膚,看起來還蠻和藹可親的。

某天下午沒上課,我答應幫賴伯伯打掃房子 ( 是一樓平房,檳榔攤剛好就在外面的那種 ) 順便賺點零用錢,還好賴伯伯是個蠻愛乾淨的人,房子我一下子就打掃完了,本來跟同學約了晚上要吃飯,我看看時間還早,而賴伯伯還在外面顧攤子,於是我打開電視百般無聊的亂轉頻道,都是一些很boring的節目,後來我看到電視櫃下放著一些CD盒,心想乾脆看看有啥好看的電影吧。

沒想到我一打開電視櫃,整個人頓時開始臉紅心跳起來,居然都是一些色情電影(後來才知道這叫A片),封面是一個妙齡女子赤裸著上身跨坐在一個男生身上,一副很陶醉的樣子。

「做愛真的那麼舒服嗎?好噁心喔…」我十分的納悶。

我偷偷瞄了一下檳榔攤外面,心想他應該還要忙好一陣子,於是我偷偷的把DVD放進PLAYER裡,然後把電視的音量轉到最小,蹲坐在地上,開始看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接觸的A片

一開始先訪問女演員一些問題,像是喜歡男生的類型,幾歲就初體驗呀等等的,接著場景換到了一張床上,然後男演員開始愛撫著女演員,約5分鐘多吧,兩個人身上已經一絲不掛,到這裡我只覺得心跳越來越快,下體漸漸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覺,有些無力又有些麻癢,我的右手已經不知不覺的往兩腿之間摸去,手指隔著內褲輕輕撫摸著陰唇,覺得感覺十分舒服。

「小娟,你在幹麻?」 賴伯伯的聲音從後面響起,我嚇得急忙關掉電視。

「妳沒看過A片嗎?」賴伯伯又問,我紅著臉不答話。

賴伯伯可能看了我的反應,已經知道我是個未經人事的小丫頭。

「如果女生不懂得做愛,會被男生嫌棄喔,妳知道吧?」他故意嚇嚇我。

「真的嗎?我都沒答應我男朋友要跟他做愛,他以後會不要我嗎?」我緊張的問著。

其實我是很喜歡我男朋友的,我覺得交往後我花了很多心神在他身上,很怕他會不要我。

「當然囉!但是如果妳能先練習,熟悉一些性愛技巧,自然就能抓住他的心啦。」

賴伯伯故意說的很認真的樣子,接著又說:「這個我可以幫妳喔。」

我當然知道賴伯伯心裡在想什麼,雖然我不是個隨便的女生,但是一來賴伯伯人還算不錯,二來剛剛那個奇妙的感覺還一直在我體內慢慢的流竄著,我有些難受。

我只是紅著一張臉看著地下,不敢跟賴伯伯對望,只聽他說

「放心吧,我只教妳一些愛撫的招式,不會佔妳便宜的啦。」

賴伯伯說著已經扶著我站了起來,這時我的腦袋也迷迷糊糊的,就跟著他進了房間。

進了房間後,賴伯伯坐在床邊,先溫柔的幫我脫去外衣,只剩下一件可愛的粉紅色胸罩,我害羞的雙手交叉護著34D的乳房,賴伯伯開始安撫我。

「別怕,別怕,一開始緊張是很正常的,等一下妳就習慣啦。」

說完,賴伯伯就伸手要去解開我的胸罩,我剛開始往後退縮了一下,但是因為賴伯伯左手環抱著我的腰,只好順著他的動作,而我戴的胸罩是前扣式的,賴伯伯一下子就解開了,胸罩往左右兩邊開去,露出了尖挺白皙的乳房,上麵粉紅色的乳頭更是漂亮,只是乳頭微微發硬,還沒有完全凸出來。

「真是好漂亮喔!」

說完賴伯伯馬上將嘴靠過去,用口含著我的左邊乳頭,並用的舌頭在我的乳頭及乳暈上靈活地來回地打圈,而右手也抓著我另一邊的奶子輕輕的搓揉著。

「啊…」我受到賴伯伯的突來的動作,不禁輕輕的叫了一聲。

我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刺激,這也是我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露胸部,而且居然讓他親吻自己的乳房,但是口中已經因為些微的快感不自覺的開始呻吟起來

「啊…啊……賴伯伯…不……不行…不…啊………我的…胸部…啊……好癢……嗯…嗯…」

賴伯伯摸著我另一個乳房的手慢慢搓揉,一下捏圓一下捏扁,手指還輕捏著慢慢變硬的乳頭。

「啊…不…不要…親…啊…啊…不行…這…這樣……感覺好……好怪…啊……啊……」

賴伯伯不理會我的無力的抗議,一直親吻撫弄著我的乳房,同時已經慢慢的讓我躺在床上,又將嘴移往右邊的乳房親吻,輕咬著已經開始充血的乳頭,左手也繼續的不停的另一個山峰,我下體已經不自覺的開始流出淫水。

「嗯…嗯……啊…啊…喔……不行……不行了…下面…下面濕了啦……」我忘情的叫了出來。

賴伯伯知道我已經開始動情了,左手便慢慢的順著我胴體的曲線往下移,準備去脫我的運動褲,我也馬上警覺到了,手才一動,居然兩隻手都被賴伯伯用右手給一手抓住,高舉在頭上,根本沒辦法阻止,況且胸前所受的刺激與快感,更讓我沒有多餘的力氣去反抗賴伯伯,只好讓他為所欲為。

「不能…嗯……你不能這樣啦……啊……」

賴伯伯把我的運動褲慢慢往膝蓋拉下去,露出了粉紅色的小三角褲,賴伯伯伸手往我的三角褲摸去,滲出的淫水早把內褲的下緣給弄濕了。賴伯伯隔著三角褲撫摸我的私密地帶,然後用中指與食指隔著內褲輕壓著我的陰阜,我像觸電一樣,全身顫抖了起來,全身發軟,雙腿想要夾緊卻又使不上力,根本無法阻止賴伯伯的入侵。

「啊…啊…不…不能摸…啊………不……不要…不……啊……」

我的喘氣聲越來越大,陰戶的淫水越流越多,賴伯伯把手往三角褲裡面伸進去,我的陰毛稀稀疏疏的,賴伯伯很容易的就摸到了陰唇,然後伸出中指,輕輕探著我已濕透的小洞洞,還不時逗弄充了血的陰核,淫水一直流出,賴伯伯的手指也已溼透了。

「喔…啊…啊…這樣…不……不行…不…不要……… 」

賴伯伯趁著我喘息時,嘴巴放開了乳房,立即含住了我微張的雙唇親吻起來,舌尖不斷的伸入我牙齒裡探索,用力吸舔我的舌頭,盡情吞嚥著我的唾液,一開始我還極力抗拒,但到後來已經是半迎半拒的與賴伯伯吻著,感覺好舒服。

「唔……嗯…嗯……」

我的喘息聲不斷的從鼻子竄出,賴伯伯不斷的吸光我的每一滴口水,右手繼續的撫弄著雙乳,左手手指也撥開陰唇慢慢的深入挑弄。

「嗚……嗚…嗯……嗚……嗯……啊………」

我根本擋不住賴伯伯的上下攻勢,賴伯伯見時機成熟,把自己全身的衣服脫掉,只剩一條四角褲,並順手一起把我的運動褲與溼透的小三角褲一併脫掉,然後將我的雙腿慢慢分開,我粉紅

色的花瓣與桃源洞就這樣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他眼前。

「別……別這樣看啦……」我羞的用雙手遮住嬌紅的臉頰。

賴伯伯馬上用他濕軟的舌頭輕舔著我的陰唇與陰蒂,讓我又再度像觸電一樣,賴伯伯的動作徹底震撼了我下體的神經,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快感,賴伯伯輕含住我像花生一般的陰蒂,用雙唇去吸吮,再用舌頭舔弄,用牙齒輕輕的逗弄著它,我被舔弄得全身癱軟,渾身都在打顫。

「啊…不…啊……不要…親…啊………不能再這樣……啊…啊…」

賴伯伯親吻了好一會,也一直吸舔著我從陰戶裡流出的淫水,還直說處女的滋味果然不同,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賴伯伯舔了好一陣子,知道我已經慾火焚身了,馬上把自己的內褲脫掉,露出早已漲大的粗長雞巴,然後雙腿跪在我打開的兩腿間,用手扶著粗硬的雞巴,先是用龜頭輕輕磨著我濕潤的小穴,再慢慢用力的將雞巴插進我的處女穴內,在我還沒回過神時,賴伯伯已經將龜頭整個塞進我的體內,我只感到下體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楚。

「啊…啊…不要…好…好痛………快…快拿出來…你說不占我便宜的……怎麼……怎麼現在這個樣子……我活不下去啦……嗚……」

我痛得淚流滿面,雙手用力的推著賴伯伯的身體,但是以我的力氣根本推不開賴伯伯肥胖的身軀,而賴伯伯竟然趁我無力抵抗時,屁股一用力,整根粗大的雞巴完全插了進來

「啊……好…好痛………那邊…會…壞掉…啊…不要啦…快拿出來……」

「這很正常啦,等一下就不痛了,而且會享受性愛的女人,第一次也都是覺得很痛的喔。」 賴伯伯用一些渾話來唬弄我。

「嗚…嗚…真的嗎?可是真的…真的好痛,你還說不占我便宜的。」我邊哭邊說 。

「乖…乖…唉~看到妳這麼漂亮,我管不住我兄弟了嘛,況且等一下妳真的會很爽很舒服呢。」賴伯伯邊安慰邊親吻著我的雙唇,另一手在我的乳房及乳頭上撫摸挑逗著。 這時我已經頭暈目眩,不過剛剛的破身之痛,情況已經改善不少。

「還痛嗎?」賴伯伯問道。

「現在好一點了,比較不痛了。」 我回答說。

「好,我慢慢來。」

賴伯伯慢慢的抽插著雞巴,我的陰戶裡也慢慢開始有了感覺,這樣的感受也是從來沒有過的。

「這樣覺得舒服嗎?」賴伯伯問道。

「恩…不知道……」我紅著臉,羞澀的說著。

賴伯伯聽到後還是慢慢不疾不徐的插著我,等到聽我的呼吸開始急促後,知道可以加快速度了,便開始加重力道幹了起來。

「啊……嗯……啊…賴伯伯…啊……嗯…感…感覺好奇怪……」

賴伯伯那肥大的臀部開始快速上下的晃動著,我給他插得滋滋響,賴伯伯希望能給我享受最大的快感,享受作愛的樂趣,我雖然已經感覺到舒服,但還是不敢大聲的呻吟浪叫。

「啊…啊…呀…嗯…嗯…輕…輕點…啊…怎麼…好…好…好舒服……啊…好奇怪…啊…嗯…」

「看吧,我沒騙妳吧。」賴伯伯邊抽插邊問我。

「啊…是…是啊…啊…嗯…怎麼會…這樣…嗯……舒服…啊…嗯…嗯… 」我喘著氣說著。

由於賴伯伯挺著個肚子,難免插到底的時候,雞巴還留一小截在外面,他找了個枕頭墊在我屁股下,然後挺著粗大堅硬的雞巴,加快速度地插進我淫水四溢的小穴,每一下都直插到底,而我也可以藉此看到賴伯伯肥大的肉腸在我的小穴裡進進出出的,那種特殊的感覺刺激著神經的極限,讓我幾乎快要崩潰。

「我……我這樣…插妳,舒服嗎?」賴伯伯問道。

「伯伯……你…好壞…這樣…問人家…啊…你插的…好舒服…嗯…啊…」

就這樣賴伯伯連續抽插了十多分鐘,連床舖都因為他的力道被震得「嘎!嘎!」直響。

「我……我好像要…要尿尿了……啊……」

沒多久我高潮了,小穴不停的收縮,,浪水狂洩而出,連帶使得賴伯伯的雞巴一陣肉緊,雞巴有想射感覺,他趕緊加快速度的說:「我…我好像也要出來了…。」

我一聽,連忙叫道:「啊……啊…不能射在裡面…嗯…不行…不可以…嗯……啊…啊…」

賴伯伯哪裡會聽我的話,他把大雞巴狠狠插到底,抱著我的細腰,一抖一抖的將全部的精液射向我的花心…

兩人交媾停止後,全都癱在床上喘息著,賴伯伯慢慢的抽出雞巴爬了起來,而我的陰戶也隨著雞巴的抽出,留在陰道內的精液摻著紅色血液從陰道口慢慢流了出來。賴伯伯靜靜的躺在我旁邊,我還失神的大口喘氣著,而他在一旁欣賞著我魔鬼般的身材,胴體的每一吋肌膚,不知不覺中下面的大雞巴又恢復精神,而筆直挺立了起來!

賴伯伯溫柔的說著,而我在身子給了他後,柔順的跟隻小綿羊一樣,輕輕的「嗯」了一聲。說完,賴伯伯笑嘻嘻的抱起我柔若無骨的嬌軀,兩人一絲不掛的往浴室走去………

賴伯伯抱著我來到浴室,先輕輕的把我放下,讓我小心站好,再轉身開始放水到浴缸裡,我在一旁看著眼前這個肥胖的老男人,沒想到自己的貞操竟然毀在他的手上,突然心中有一股十分悲傷的感覺,居然就哭了起來。

「別哭!別哭!我今天跟妳幹了這檔事,一定會負責的。」賴伯伯急忙手忙腳亂的安慰我,看到賴伯伯這副笨拙的模樣,我馬上又破涕為笑,搞得他有些狼狽。

不過剛剛的激情的確讓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沒有想到男女作愛是這麼的舒服。我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偷偷看著賴伯伯肥肚下面挺直的雞巴,這是我第一次清楚的見到男人的陽具,很難想像這根像極了熱狗大亨的粗黑陽具,竟能放到自己的小陰戶裡。

賴伯伯很快把自己全身抹好香皂,把滿身的汗水刷洗乾淨,他看我還在慢條斯里的抹著香皂,假裝熱心的說:「哎喲,妳這樣抹太慢了啦,我來幫妳抹啦。」

在全身都均勻的抹好香皂後,賴伯伯的雙手又立刻由後面伸到我的胸前,一把抓住我的胸部,一直在兩個尖挺的乳房上又磨又抓的,愛不釋手的搓揉著,我雖然覺得舒服,但還是害羞的不敢叫出聲來。但賴伯伯像是有意要逗弄我的樣子,藉著泡沫的潤滑,用手指輕挑著我粉嫩的乳頭,輕輕的捏弄著、輕輕的彈著,我終於經不起這樣的玩弄,感覺胸前慢慢發熱,剛剛享受到的舒服和快感又要捲土重來。

「啊…啊……你幹什麼…嗯……啊……嗯…嗯…不…不要…啊…我…會…會糟糕…啊…啊…」

我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整個人往後攤在他的身上,陰戶裡又慢慢的流出淫水,呼吸也越來越沉重,嘴裡發出模模糊糊的呻吟聲。

「啊…啊…不要…再…摸…了…啊…嗯…啊…不…啊…。啊……不…不行…不…啊…不…要…摸了啦…啊…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