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八戒與嫦娥,不可不说的故事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本文最後由 a5702133 於 2009-10-8 23:32 編輯

豬八戒與嫦娥,不可不說的故事

高聳的望月山上,一聲呤哦傳來,「自古多情空留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聽其聲悲涼,感慨萬千,不覺令人奇怪,如此深夜,怎會有人不辭辛苦,來 到絕頂,做此風雅之事? 凝目打量,一人正衣衫飄飄,立於一大青石之上仰頭望月。看他的背影,身 軀雄壯,透著那麼一股超然不凡的氣質,可以肯定,此人一定是一俊逸之士。 「娥兒,你還好嗎?」那人幽幽嘆息著,緩緩轉過身。 呀!不會吧?不敢置信地,瞠目結舌,他、他、他竟然是一肥頭大耳長嘴的 怪物,背影和正面的強烈反差刺激著一旁好奇觀望的猿猴,尖叫著就往叢林裡竄 去,生怕成為怪物的腹中之餐。 那怪物苦苦一笑,面目流露出無可奈何的神情,低語道:「想我堂堂天蓬元 帥,竟然落到如此境地。我也曾是翩翩美男,也曾有紅顏知已…呀……娥兒…… 娥兒……「 他抬起頭,又望向半空皎潔的月兒,似乎離他很近,又似乎很遠,近的似乎 可以看見她美麗的嬌顏,遠的讓他感到往事不可追。 一陣心痛又湧上心頭,他不怪她,他真的不怪她。他閉上眼睛,又陷入了那 揮之不去的回憶。 一、水波仙子 「天蓬。」嬌滴滴的呼聲傳入他的耳中,他洒然地轉過身,迎上那熱烈傾情 的目光,來者是水府的水波仙子,她飛奔而來,一頭飄逸的長髮在身後飛舞著, 細長彎彎的眉毛,黑白分明的美目閃動著迷戀。 「水波妹妹。」天逢看了一下四周,沒人,張開了雙臂,水波仙子面帶了喜 悅之情,香風撲鼻,投入他的懷裡。 天逢緊緊的抱著她,感受著水波仙子那發育成熟的豐滿身體,那雙堅挺、豐 滿的乳房壓在他的胸膛上,可以感覺得到是那麼的巨大、柔軟,還有上面挺立的 乳頭,無不說明這是雙完美的乳房。 「水波……」天逢心中一燙,不由回想起昨夜剛將這對乳房的主人破瓜,好 一番雲雨。 水波在自己身下初獻新紅,婉轉承歡,那副嬌媚的樣兒讓他回味無窮。 他一手摟著她的香背,一手壓在她圓滾翹挺的屁股上。壓在她臀部的手稍微 一用力,就能感覺出那渾圓豐滿的美臀所體現的十足彈性,軟軟的,好爽手,這 也是他最欣賞的地方。 水波仙子和天蓬緊貼著的下腹被一硬硬的物件頂著,不問可知,準是愛人那 害人的玩意。她凝視著愛人俊秀剛毅的臉龐,心中的一點點幽怨不翼而飛,昨夜 以處子之身許他,今早就無怨無悔。 一向清冷的水波仙子呢喃著,嬌軀火熱了起來,她雙手無力地搭在天蓬的肩 頭,幽秘處隱隱潮湧。從少女到少婦後,她變得容易情動了,當然只是在愛人撫 摸的時候。 「妾身一切都與君了,君不要負我!」水波對天蓬低語道。 天蓬忙甜言蜜語灌入她的耳中,什麼天上地下,非你不愛,別的仙子再美也 美不過你,我是瞅也不瞅她們一眼的。 聽著天蓬的情語,水波幸福地地靠在愛人懷中,開心不已。 天蓬一邊說著話,一邊輕輕的扯掉水波的胸圍,把玩著她雪白豐挺的乳房, 手到之處感覺又柔軟、又溫暖、又滑膩,簡直舒服極了。 水波仙子星眸半閉,任由愛人的擺布,瓊鼻發出迷人的哼聲。 天蓬慾火上升,輕巧熟練的褪去水波的小褻褲,雙手從水波小巧細膩的腳腂 到秀美的小腿,上移至修長豐腴的大腿,但見一叢青草掩著神密的桃源勝地,天 蓬伸出手指輕輕撥弄一下,「嚶」,水波情不自禁地嬌吟著。 「水波,可以嗎?」 水波仙子她緊閉著的星眸悄悄地張開了一線,看著愛人那充滿慾望的眼神, 她咬了咬櫻唇,方才吐出一個字「嗯」,就羞得忙偏過頭去,她可不想讓愛人認 為她是一個淫娃蕩婦。 天蓬按耐不住慾火,解除身上的戰甲,露出自己的一身健美的身體和早已挺 立起來的玉莖,俯下身去,分開她雪白修長的雙腿,握著玉莖對準她微張的蜜穴 口,緩身下沉。 「哦……痛……輕點……」雖說是已經讓愛人開拓過一次,但是水波還是忍 不住皺著眉兒呼痛,進入她下身那滾燙火熱的傢伙似乎比昨晚還粗大一些。 「親妹妹,一會就好……」天蓬低下頭,埋進她雪白的酥胸,含住了她微顫 的嫩紅蓓蕾,用力地吮吸起來。 「哦……」水波仙子感覺愛人的舌頭在自己的乳頭上轉動,好癢,好癢,她 不得不喘息,不得不就身迎合。 她雙腿纏在愛人腰上,玉臀款擺,這時她也不想自己神仙的身分,只想與愛 人就此融為一體,永遠也不要分開。 「好妹子……親妹子……」 天蓬此時有如有如猛虎出柙,粗壯的玉杵在水仙的玉體飛快地出沒,不時還 帶出晶瑩的玉液。在天河河畔,迴蕩著一對神仙男女尋歡作樂之聲。 正是: 玉肌頻接,耳畔吁吁氣喘。 香唇緊靠,口內輕輕津送。 搔頭斜溜鬢髮松,腰肢款款春濃。 二、月宮窺浴 話說天蓬與水波仙子一番風流後,就以巡視天河為名,離開了多情的水波仙 子。他想獨自到處走走,在他心裡,他只是喜歡水波仙子,其實他的心裡早已有 了一個人,自從在蟠桃會上見到她的風姿,他就情難自己,不能自拔了。 不知不覺,天蓬來到了月宮,他想轉身回去,可是腳步卻不由自主地帶著他 往內里行去。 廣寒宮的溫泉池傳來撩水的聲音,是誰?是鳥還是魚,還是?想到這,天蓬 不由一陣衝動,不顧後果地潛聲過去。聲音更加清晰,天蓬躲在一處屏風後,探 頭望去。 震驚,絕對是震驚,他的心一下子揪緊了,「怦怦怦」狂跳起來,一團香霧 繚繞中,池水蕩漾。 一個赤身裸體的女人背對著他,在漂洗一頭長及腰肢的秀髮,池水及到她的 臀部,她光滑柔嫩的肩背上滾動著晶瑩剔透的水珠;她偏低著頭,把秀髮浸在水 中,兩手一上一下交替的理順著濕漉漉的長髮;從她臂彎處,依稀可以看到挺聳 的乳房隨著她的動作在晃動。 那女子一邊理,一邊哼唱著小曲,可惜她背對著他,看不見她的面部。滿池 的花瓣在水氣的流動中散發令人心曠神怡的清香,伴隨著那女子的曼歌,構成了 一幅絕美的圖畫。 是她,就是她,除了她,還能有誰有如此的動人!天蓬心中狂呼道,他全身 的血液都快沸騰了,目不轉睛地盯著,盯著,祈禱她的回頭,哪怕是一剎那。 果如天蓬所願,那女子甩著長發,扭過頭來,露出了一張絕美絕倫的臉孔, 柔嫩粉白的瓜子臉上,柳眉、瓊鼻、櫻唇,一雙有著長長睫毛的眼睛緊閉著,在 她的身後飄揚著烏黑的秀髮,加上掛在髮絲上亮晶晶的水滴,宛如夏夜的星空一 樣美麗和迷人。 是她!就是她!我心中的女神!天蓬熱淚滿面,無數次在夢中相會,不盡的 相思。沒想到今日一睹玉人沐浴,是上天可憐我一片真情,給我這個機會嗎?不 能放過,絕不能放過。我要對她表白,我要…… 一旦下定決心,色慾就控制著天蓬的身體,他毫不猶豫的向她靠近。 一步,二步,三步,越近,天蓬的心越是跳個不停。 「誰?!」 終於她聽到了他的聲息,四目相視,面面相對,隨之而來是一聲尖叫。 「是你!……天蓬元帥,你……怎麼進來的?你……你出去!」 那女子驚恐之佘沒有忘了用手遮住自己的胸部,一臉的憤怒和羞紅。然而, 那怎麼也遮不住的曼妙的身體,軟若無骨晶瑩剔透的雙臂,那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少婦風情,在色慾攻心的天蓬眼中卻是那麼地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