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台上玉峰魂

2017-01-18     WoKao     檢舉     收藏 (23)

姜皇后商朝末代君王紂王荒淫無道,觸怒了女媧娘娘。女媧遂派狐精蘇妲己進入紂王后宮,迷惑紂王,崩壞殷商天下。妲己色冠後宮,紂王對她言聽計從,不理朝政,反而創製蠆盆,炮烙毒刑。姜皇后屢次勸諫,紂王卻聽信妲己讒言,將姜皇后下獄。

這一天,來了幾個太監將姜皇后五花大綁,押進後宮的一間空殿中。紂王高居在寶座之上,厲聲喝問道:賤屄,你可知罪?

姜皇后勇敢的挺起肥傲的胸脯,回敬道,賤妾無罪,只是大王百年之後,有何面目見列祖列宗於地下?

紂王大怒,喝道:大膽賤屄!來人哪,給我把她剝光了送入蠆盆!兩邊太監如狼似虎一擁而上,將姜皇后的衣裙扯得乾乾淨淨。她的飽滿肥腴的胴體就一絲不掛的呈現在眾人眼前。

姜皇后雖然已有44歲,但除了乳房稍稍有些下垂,身材保持得很好。肥脹的雙奶,闊大的屁股,確有母儀天下的風範。

太監們將姜皇后押出大殿,向蠆盆出發。這蠆盆是妲己發明的酷刑,在平地上挖一個大坑,裡面養滿毒蠍,將受刑者赤條條綁起來推入蠆盆,毒蠍就爬滿他的全身,將人活活蟄死。

路邊宮人看見她們敬愛的姜皇后肥腴的身體被反綁著押向蠆盆受刑,都不禁悽然淚下。姜皇后則挺起胸膛,兩座白巒傲然挺起,平靜的面對酷刑。

不一會兒,姜皇后被押到了蠆盆邊上。盆里的毒蠍擠擠挨挨,翹首以待。一個大太監令道:綁腳!姜皇后的雙腳被併攏起來,用麻繩緊緊綁住,這樣她的手腳都被牢牢的固定住,不能動彈。

冷風吹過姜皇后肥闊的胸脯,她的心中一陣悲涼。

行刑!大太監叫道。

姜皇后又大又白的屁股上被狠狠踢了一腳,她的身體一下子摔落到了盆底。群蠍立即涌了上來,瘋狂的蟄咬著她肥美的奶房,屁股,大腿,陰阜,肉屄,每一寸肌肉都爬滿了蠍子。姜皇后痛苦的慘叫著,拚命的掙扎著。可是她的手腳被死死綁住,連站起身都不能夠。

酷刑持續了整整半個時辰,姜皇后的叫聲越來越小,終於,她那赤裸肥腴的身體停止了扭動。一代賢后竟慘死在蠆盆酷刑之下。

——————————————————————————–

(二)

黃貴妃紂王在殿中聽到姜皇后已經慘死在蠆盆之中,正準備回到妲己宮中繼續與她鬼混,忽然殿外喧鬧紛紛,貴妃黃飛瓊推開眾太監直闖了進來。

"昏君,你竟殺害皇后,逆天無道!"黃貴妃指著紂王怒問道。

紂王大驚失色。這黃貴妃不比姜皇后,她是元帥黃飛虎之妹,一身的好武功,紂王平時與她過招,從不曾贏過她。紂王正驚惶無措的時候,一名大太監挺身而出,喝道:"黃妃大膽,竟敢冒犯天顏,給我拿下!"

黃貴妃一怔,畢竟紂王是君,她也不敢放肆,只得由著兩邊太監將她的雙臂架起來,擰到身後,用麻繩五花大綁起來。黃貴妃雖然並不反抗,但仍是大罵紂王不已。紂王心中犯起難來。這黃貴妃只有26歲年紀,雖然不如妲己絕色,但因為常練武藝,一身健彈的肉體別樣有勁。

那大太監湊到紂王耳邊道:"大王,縛虎容易縱虎難。"紂王心中一凜。這個太監是妲己派來的親信,倘若他在妲己耳邊一報告,自己恐怕就要倒霉了。他一咬牙,道:"賤屄,你自己找死,可由不得我!來人哪,把這賤屄給我剝光炮烙了!"

黃貴妃只覺得如雷轟頂,大罵道:"昏君,你倒行逆施,天地不容!"兩邊太監不由分說,把黃貴妃剝了個精光。她的身材豐腴健美,雙峰雖然不如姜皇后肥大,但是雪白豐翹,令人垂涎。

黃貴妃悲憤交加,"昏君""禽獸"的罵不絕口。紂王臉皮紫漲著,叫道:"還不快堵上這賤屄的嘴!"黃貴妃的嘴裡立刻被塞進了一塊破布,她只能發出模糊的"嗚嗚"聲。

太監從門外把炮烙抬了進來,放在黃貴妃的面前。這是妲己發明的又一酷刑。一根兩尺長,手臂粗的銅屌立在銅架之上,把受刑者往上一插,下面用火炙烤,將人內臟活活烙熟。

那大太監叫道:"行刑!"黃貴妃被抬了起來,大腿掰開,露出了迷人的肉屄,對準了那根大銅屌,慢慢插了下去。"嗚嗚",在黃貴妃的慘叫聲中,大銅屌被硬塞進了她的屄戶,捅破她的柔髒,直到兩尺長的銅屌整個沒入她的肉體。

太監們隨即把黃貴妃的腿腳分開綁在銅架上,使她只能直挺挺的插在大銅屌上。

"點火!"隨著一身令下。銅架下面塗滿引燃之物的部分被點著了。火焰慢慢烤著銅架,黃貴妃不安的扭動起來。銅架越燒越熱,很快被燒紅了。通紅的大銅屌插在黃貴妃的體內灼烤著她的內臟。黃貴妃拚命的扭動掙扎,她的痛苦的慘叫從堵口布後只能傳出模糊的"嗚嗚"聲。

紂王則饒有興趣的看著,直到黃貴妃赤裸健美的肉體被活活用炮烙烤死。

——————————————————————————–

(三)鄧蟬玉紂王的倒行逆施終於激起天下大變。西岐姬氏豎起起義大旗,與商軍大戰。

這一天,在西岐先鋒土行孫的大營里。一個五花大綁,身著大紅新衣的女子正被押往中軍帳。這就是商軍名將鄧蟬玉,她是已故元帥鄧九公之女,受紂王之命在女元帥高蘭英帳下征討西岐,一連打了好幾個勝仗,卻不料一時大意,中了土行孫的計策,失手被擒。土行孫見她一身肥乳寬臀,清純美麗,好色之心大盛,硬逼著鄧蟬玉與他行了成親之禮。鄧蟬玉假意應允,婚禮後乘人不備,企圖逃回商軍大營,卻在半路上被西岐軍抓了回來。

土行孫一見鄧蟬玉被五花大綁押了進來,心中大喜,踱到她面道:鄧小姐,你這是何苦呢?鄧蟬玉道:無恥淫賊,你休想讓我屈服。土行孫淫笑道:是嗎?他突然伸出雙手,哧哧幾聲,把鄧蟬玉的衣裙扯得乾乾淨淨。

鄧蟬玉那白嫩肥翹的雙峰,寬大厚實的屁股看得土行孫雙眼幾乎要冒出火來。鄧蟬玉又羞又氣,但是自己被五花大綁著絲毫動彈不得,只能罵到:淫賊,你若落在姑娘手裡,先挖了你的狗眼!土行孫道:好厲害。來人哪,把她給我押到後帳,叫老媽子們好好勸導勸導她!

軍卒們應一聲,將鄧蟬玉赤條條的押往後帳,她的肥健誘人的身體引得營中士兵淫聲浪語不斷。鄧蟬玉直把土行孫恨得咬牙切齒。

後帳中豎著一個木頭刑架。軍卒們將她反綁在刑架上便退了出去。帳外走進幾個中年僕婦,手中提著皮鞭。

一個僕婦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好俊的姑娘,偏生壞脾氣。其實從了土將軍,榮華富貴,有何不好?

鄧蟬玉怒喝道:住口。你們這群奴才!

那僕婦獰笑道:好,既然如此,少不了要請姑娘吃點皮肉之苦了!她使了個顏色,幾個人掄起了手中的皮鞭,噼噼啪啪的狠抽鄧蟬玉的肥實的裸體。乳房,屁股,大腿,哪裡都不放過。

鄧蟬玉咬著牙,一聲不吭的硬挺。抽了她整整一個時辰的工夫,土行孫從帳外踱了進來,示意幾個僕婦停手,問道:怎麼樣?鄧小姐想明白了沒有,從也不從?

鄧蟬玉怒道:不從,不從,寧死不從!

土行孫哈哈笑道:死,太便宜你了。他一使眼色,僕婦們上來,把鄧蟬玉的一條腿解了下來,用繩子吊到刑架的橫樑上。鄧蟬玉的臉騰的就紅了。這個姿勢,使她那芳洲蛤肉全部呈現在土行孫的眼前。

土行孫拿了一條皮鞭在鄧蟬玉的牝戶上蹭了一下,然後猛地一鞭抽了下去。鄧蟬玉疼得渾身一抖。土行孫毫不留情,鞭鞭抽在她的處子之屄上。這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不過二十幾鞭下來,已經疼得鄧蟬玉幾欲昏死過去。就在這個時候,土行孫停了下來,反而蹲下去,開始用舌頭舔弄起她的陰戶來。一陣麻酥酥的感覺頓時涌了上來。鄧蟬玉又羞又氣,偏又似乎連出聲的力氣也沒有了。土行孫玩弄了一會兒她的肉穴,JJ早已硬挺起來,趕忙脫掉褲子,把JJ向鄧蟬玉的屄戶里一拱。鄧蟬玉只覺被鞭打過的下體一陣疼痛,土行孫的JJ已經直插了進來,一股處子之紅流了下來。土行孫興奮的在鄧蟬玉的牝戶里盡情馳騁。鄧蟬玉在肉穴傳來的陣痛之中,卻隱隱升起來一絲快感。

土行孫抽插了半天,終於把一股熱精射進了鄧蟬玉腴健的胴體。他摸著她肥滿的乳房笑道:鄧小姐,你我既已行過夫妻之禮,又有了夫妻之實,何不乖乖的從了土某?

鄧蟬玉的倔強脾氣又涌了上來,道:淫賊,你休想!

土行孫道:敬酒不吃吃罰酒。他一招手,命令僕婦把鄧蟬玉的雙腿解下扒開。土行孫親自拿來一塊一面做成鋸齒的木頭釘在她的胯間的刑架上,讓鋸齒的一面嵌入她的屄唇。土行孫摸了一把鄧蟬玉的大胸脯,笑道:鄧小姐,得罪了。他一擺手,僕婦提起鄧蟬玉的腳腕吊到刑架的橫樑上。鄧蟬玉的體重一下子全部落在了那塊鋸齒木頭上,鋸齒深深的吃進了她的屄唇。鄧蟬玉疼得頓時冒出了冷汗。土行孫笑著拍了拍她的大胖屁股,道:就請鄧小姐在此歇息一宿,土某已經趕製了一根長釘的刑柱,明天便請小姐嘗個新鮮。說著他便帶著僕婦離開了帳外。

鄧蟬玉被綁在刑架上,稍微一動,屄肉就鑽心的痛。她呻吟著,痛苦的捱到了天亮。

第二天清晨,帳外突然喊殺聲大作。依稀是商軍前來襲營,打了西岐軍一個措手不及。不知怎地,鄧蟬玉的心中竟隱隱有些擔心土行孫起來。

半個時辰過後,喊殺聲漸止,後帳帳簾被掀開了,商軍元帥高蘭英的幾個女兵走了進來。她們一看見鄧蟬玉赤裸肥實的胴體被如此綁在刑架上,臉都紅了。急忙把鄧蟬玉解了下來,給她批上外衣,道:鄧將軍受苦了。高元帥已經襲營得手,斬了土行孫,正在大帳中等候將軍。

鄧蟬玉心中不知怎的一痛。默默不語的由女兵們扶出帳去,遠遠看見土行孫的首級被吊在高處。

中軍大帳中,高蘭英居中而坐,兩旁將領正在獻功。鄧蟬玉謝了高蘭英救命之恩,高蘭英安慰了她幾句,便讓她歸入將領隊列中去。

高蘭英笑道:土行孫畢竟無謀,一站而歿,親屬將領都作了刀下之鬼。豈非大商之福?

鄧蟬玉胸口起伏不定。突然,她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站出來道:還有一人。她頓了一頓,深吸了一口氣道:末將被土行孫所擒,已與他結為夫妻。

全帳譁然,高蘭英氣得臉色發白,罵道:無恥賤人。來人哪,把她扒去衣服,押出去準備祭旗!兩邊軍卒上來,把鄧蟬玉的雙臂架起來,把她剛剛穿上的衣服扒掉,然後把她押了出去。冷風吹在她赤裸肥嫩的身體上,她昂起頭。其他人的議論,目光似乎都無所謂,相反到有一種輕鬆的感覺。

鄧蟬玉被押到了轅門。那裡立著一根長滿尖刺的刑柱。鄧蟬玉心中一酸,任由軍卒們把她反綁在釘柱上,尖釘扎進了她肥美的屁股,背肌,手臂,大腿。

鄧蟬玉被綁在釘柱上,邊上的士兵則開始收拾戰利品,打掃戰場,慢慢的西岐大營被清理乾淨,商軍準備啟程了。

一名武將提著大刀,來到了鄧蟬玉面前。正是鄧九公的弟子,她的師弟。他紅著臉,似乎不敢看鄧蟬玉肥挺的嬌軀,吞吞吐吐的說道:高元帥命……命……我斬去……師……姐……你的……奶子……帶回去祭旗。

鄧蟬玉心中一緊,胸前那對肥大的乳房是自己引以為傲的大寶貝,想不到要被大刀劈去。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微笑道:師弟,不要緊,師姐挺得住。

那武將也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道:師姐,得罪了。然後掄圓了大刀。

師弟的鄧家刀法進步許多了……鄧蟬玉想到。猛地,她感到肥奶底部一涼,然後胸脯上傳來一陣劇痛,她的一對白膩肥實的大乳房被砍得飛了起來。

那武將撿了鄧蟬玉的那對肥玉峰,不敢看她,趕緊跑回去復命了。

鄧蟬玉仍舊被綁在釘柱上,胸口只留下了兩個血坑。商軍慢慢開始開拔,失去了雙峰的鄧蟬玉被在釘柱上呻吟了兩天才咽氣。

——————————————————————————–

(四)高蘭英高蘭英擊破西岐先鋒土行孫後,得勝回營。商軍的大營系圍繞一座廢棄的土地廟而立,中軍帳就設在土地廟的大殿里。高蘭英剛進大殿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朝中奸相尤渾正居中而坐。高蘭英壓住內心的厭惡,行禮道:"不知丞相到此,有失遠迎。"

尤渾奸笑道:"高元帥不用客氣。有人告發高元帥陰謀造反,本相到此,是特來拿你進京問罪的。來人哪,把她給我綁起來。"兩邊早埋伏好十來個健卒,頓時一涌而上,把她的雙臂架起來,擰到身後,用麻繩把她五花大綁起來。高蘭英雖然勇冠三軍,但是架不住人多,被繩子捆得結結實實的。

高蘭英氣得大叫:"好奸賊,居然陷害忠良!"尤渾一擺手,道:"把她押下去,待明天解送京師。"

軍卒們推推搡搡,把高蘭英押進了後院的一間偏殿,把她緊緊的捆在柱子上。

尤渾隨後踱了進來,奸笑道:"高元帥,委屈你在這裡歇一天吧。"高蘭英罵道:"奸賊,你我且到金殿之上辯個明白。"尤渾陰陰一笑道:"你以為你到得了金殿之上嗎?我有十大酷刑準備來煎熬你,定將你活活刑斃。"高蘭英氣得罵道:"尤渾,你殘害忠良,必然不得好死!"

尤渾"哼"了一聲,道:"既然高元帥等不及到京師吃尤某的宴席,那麼就先嘗嘗小菜吧。來呀,把這賤屄給我扒光了用皮鞭狠狠的抽!"

軍卒們七手八腳把高蘭英剝得赤條條的,用皮鞭狠抽她肥壯的胴體。高蘭英雖然已經42歲了,但因為經常練武,肌肉壯健,乳房稍稍有點下垂,但仍然肥大圓滿,屁股寬脹結實,不料卻成為了皮鞭蹂躪的對象。

尤渾搬了把椅子,饒有興趣的看著對高蘭英的鞭刑。高蘭英咬牙強忍,任由皮鞭在自己肥腴壯麗的胴體上肆虐,也不發出一聲呻吟。

高蘭英被抽了整個上午,直到把兩根皮鞭都抽斷了,尤渾才罷手離去,只把赤裸裸的高蘭英鎖在這間偏殿里。

高蘭英光著身子,被綁在柱子上,渾身傷痛,又飢又渴,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身為商軍統帥,卻落得如此下場。

到了晚上掌燈時分,尤渾帶著人抬著一條長凳走了進來。

尤渾拍了拍高蘭英又白又肥的大奶子,奸笑道:"高元帥,對不住了。本來還想讓你多活幾天,不過你的手下對你忠心耿耿,商量著明天要劫囚車呢。只能請你今晚就上路了。"

高蘭英怒罵道:"奸賊,你未經審訊就殺害大臣,你以為將士們會放過你嗎?"

尤渾揮了揮手中幾張牛皮紙,笑道:"高元帥說哪裡話來?你當然是暴病身亡。來人哪,動手!"七八個壯漢一齊動手,把高蘭英從柱子上解下來,押向長凳。

高蘭英這才明白尤渾竟是要用牛皮紙把自己活活悶死!她拚命掙扎,破口大罵,怎奈不敵人多,還是被按在了長凳上用繩子綁了個結結實實。

尤渾一使眼色,一個劊子手將牛皮紙在水裡浸濕了,貼在高蘭英的口鼻之上。

高蘭英覺得胸口悶得好象要爆炸一樣,她拚命掙扎,可是手,腳,身體被死死綁在長凳上。

尤渾看著高蘭英赤裸肥美的身體不停扭動,不竟淫心大起。

高蘭英痛苦的掙扎了半個時辰,終於頭一歪,咽了氣,兩個眼睛兀自憤怒的圓睜著。

尤渾咽了口口水,命令眾人退下,然後鎖上門,開始撫摸高蘭英尚有餘溫的壯實胴體。他感到下體的亢動,趕緊脫下褲子,解開高蘭英的雙腿抱在手裡。高蘭英的毛屄一下子躍入了尤渾的眼睛。

尤渾立刻挺起JJ,拱開高蘭英的屄唇,直插進去抽動起來,直到把精液射在了高蘭英的牝戶深處。

可憐大商的一代名將,無辜慘死,連屍體也被姦淫污辱!

——————————————————————————–

(五)龍吉公主商軍元帥高蘭英被尤渾害死以後,商軍隨即被西岐軍擊破。紂王遂請趙公明出山相助,不料趙公明又被楊戩誘殺。但這一來,反而惹惱了趙公明的三個妹妹,她們本無意幫助紂王,但因為楊戩所用手段太過卑鄙,因而出山為兄報仇。她們三人法力高強,接連取勝,西岐方面雖然後來請來落伽山慈航道人相助,也只能維持一個相持不下的局面。

西岐丞相姜子牙聽說龍吉公主有定仙珠可擒趙氏三姐妹,於是便派洪錦上山求寶。

洪錦來到山中龍吉公主的仙府,扣門求見。侍女將他領進客廳,客廳中站著一個十八九歲的美麗少女,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綠紗,綠紗下竟隱約可見她那赤裸肥麗的胴體。饒是洪錦修煉多年,也不禁臉紅心跳,浮想聯翩。

那少女輕啟朱唇道:"洪公子駕臨敝舍,不知有何貴幹?"

洪錦明白這個美少女就是龍吉公主,於是趕緊說明來意。龍吉公主沉默不語。

旁邊一個侍女叱道:"大膽狂徒,竟敢……"話未說完,便被龍吉公主打斷。龍吉公主轉向洪錦道:"便請洪公子先到客房暫歇,龍吉一會兒便送定仙珠到。"

洪錦也感到了有些不對,但又說不清楚,只得跟著侍女到了客房等候。

不過片刻功夫,響起了敲門聲。洪錦開門一看,幾乎鼻血長流。只見龍吉公主只穿了一件紅紗肚兜站在門口,白嫩的大屁股完全露在了外面,她那毛茸茸的肉屄,肥挺高聳的胸脯在紅紗下若隱若現。

龍吉公主手中拿著一卷麻繩,對洪錦笑道:"洪公子不必驚訝。其實珠即是我,我即是珠。我煉在體內的定仙珠,必須在交媾時才能傳到對方體內。"

洪錦恍然大悟,怪不得剛才侍女如此喝斥。龍吉公主見他臉紅耳赤,扭捏不前,便把手中的麻繩往洪錦手裡一塞,微笑道:"為了反商大業,洪公子不必拘泥。儘管將龍吉姦淫污辱便是。只是請公子將龍吉……綁起來。"說著龍吉公主的臉上也不由一紅。

洪錦看了看手中的麻繩,頓時明白了。龍吉公主將雙手往身後一背,用鼓勵的目光看著洪錦。洪錦心跳快得象要蹦出來,繞到龍吉公主的身後,把麻繩將她五花大綁起來。

洪錦道:"公主,在下得罪了。"龍吉公主"嗯"了一聲。洪錦將雙手放到龍吉公主肥艷的胸脯上,然後猛地一撕,將紅紗肚兜扯了個稀爛。龍吉公主那雪白肥腴的胴體盡入了洪錦眼中。洪錦用手把玩著龍吉公主那對雪挺的肥峰,龍吉公主不禁呻吟起來。洪錦的雙手繼續往下,在龍吉公主的肥大的屁股上又揉又捏,然後轉到前面,開始撫弄她的肉蛤。龍吉公主不一會兒便被弄得呼吸急促,呻吟之聲大作,但是雙手又被緊緊綁住,顯得十分難受。

洪錦將龍吉公主輕輕放倒,將自己的褲子脫掉,挺起早已暴勃的JJ抵在龍吉公主的陰阜上,道:"公主,請恕洪錦不恭了。"說著便搬開龍吉公主的大腿,JJ拱開她的蛤唇,直插到底。龍吉公主只覺得下體一痛,肉屄里被塞進了一根粗長若漲的肉棒,在貞K被剝奪的痛苦恥辱中,一絲莫明的快感漾滿了她的全身。

洪錦按著龍吉公主肥美的胸脯,腹部猛烈的撞擊著她厚大的屁股,每一次捅插都直到肉屄的最深處,似乎要把赤裸反綁的龍吉公主活活干穿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