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調教的假期

2017-03-31     WoKao     檢舉     收藏 (39)

(一)

終於放假了,考試一結束,我就和室友曉菊打點行李,開始了我們的假期旅行。

原本很愉快的旅行由於我們的不小心,將錢和信用卡都丟失了。我們又是瞞著父母偷偷到日本旅遊的,不想讓他們擔心,就這樣,我們被困在了日本。還好我們有三個月的假期,就在日本打工賺錢回家。

由於我們都長得很不錯,沒多久便找到了工作,是在一家音像店工作。

工作的第二天,大概是晚上12點吧,客人都走了,我們忙了一天,頭都昏了,正在整理櫃台。老闆來了,老闆叫黑田,有50歲了吧,不過長得很結實,給人的感覺只有40左右。

我覺得他很好色,在找工的那天,他的目光似乎沒有離開過我們的身體。要不是曉菊說這裡的工作輕松,我才不幹。和老闆一起進來的還有五個青年,都染了發,一看就知道是流氓一類。他們進來後就一直盯著我們看,他們的目光就好像一群餓狼見到了兩只小羊。

「你們跟我來,有工作。」黑田對我們說。

「可是我們下班了……」曉菊話音還沒完,黑田就一巴掌打了過來。

「啊」,曉菊倒在了沙發上。同時,那群流氓也沖了上來,將我們抓住,往地下室拖去。

當我們被帶到地下室後,我被眼前看到的嚇呆了。地下室不大,但是裡面全是性虐待的工具,在中間是一張大床,床的一邊和天花板上是很大的鏡子。天花板上還吊著好幾根長短不一的鐵鏈、皮製手銬,牆邊還有各種器械,有十字的、人型的……一邊的玻璃櫥中陳列著各種各樣的假陽具。我一下就明白了我們將遇到什麼了,我真的很後悔來日本。

他們將我們推了進去,「 很高興能認識你們,如果你們合作的話,我會放了你們。」黑田對我們說。

「請你們放過我們吧,求求你們了,我們會給你們錢的。」我驚恐的說。

「在機場我第一次看到你們,就覺得你們是很好的性奴隸,設下圈套才搞到你們,可沒那麼容易就放你們走的。山田,你們帶她去表演,這個我還要調教一下。」黑田對其中的一個流氓說。

「曉雲……」曉菊被他們帶走了,現在就剩我和黑田了。

「乖一點,你會享受到以前從未有的快感的。」黑田淫笑著。

「我……我不會逃的,請不要傷害我。」少女手冊上說過,當強奸不可避免時,最好合作。

這時黑田走向我,將我雙手再度綁住,並向上高舉,再用繩索將我的! 050;踝綁住,利用滑輪將我的右腳高高舉起。

「你開始害怕了嗎?你全身赤裸裸,雙腿大開,等著我的陽具狠狠插進你的陰戶中,對不對?」

我仍閉口不語,但在淫穢的言語中,我的陰戶開始有些濕潤了。

這時黑田手指隔著黑色的褻褲,開始愛撫:「你的身體比想像的還美,這是用繩子捆綁最理想的典型。」

在明亮的燈光下,我的裸體發出夢幻般的美麗光澤,雪白的肌膚和發黑的繩子,形成強烈的對比。他撕下我黑色的褻褲,我整個陰戶一覽無遺,茂盛的陰毛柔軟如絲綢般。他開始要調教我了,他將嘴唇壓在我的嘴唇上,不在乎我緊緊咬緊雙唇,開始舔著美麗的臉頰,他不只是舔,一$ 793;將唇吸上。我心想用力將他的舌頭咬下,但,全身最綁住,縱使成功,也無法逃脫,只好打消念頭。

「你是否想咬我的舌頭,但又怕無法掙脫?聰明的女孩。」黑田得意的說。

黑田的舌頭接著到了非常勻稱的鼻子,不斷來回的舔著,就這樣,眉間、眼睛、眉、額頭都被細細的舔過了,他終於將舌轉移到耳朵上。「嗚嗯!」我皺著眉頭,想縮起身體,但全身被綁,無法動彈。他抱住我緊繃的身體,用舌來回挑逗我的小腹和肚臍,他並不急舔我那對高聳的乳房,甚至不急著性交,他要一步步將我逼入肉慾之中。

足足被舔半小時的我不禁焦躁起來了,身體的性感帶一一的被挑起,這時黑田將嘴唇貼近被繩索綁住的乳房,當唇壓向乳房下端時,我雖然已在預料中,但仍忍不住嚶嚀出來,當他開始舔舐充滿挑逗性的乳房,我一再忍住要發出的呻吟聲,但是當他舌尖二次、三次劃過乳頭時,我的心情卻是異常的興奮,而垂直向上的乳首更是堅挺。同樣的,他同時將舌尖進攻到另一個乳頭時,他第一次將唇壓在堅挺的乳頭上。

「噢!噢!」簡直是令人太興奮了,我一時間失去了自我。而且這種感覺隨著黑田將乳頭含在口中,且逐漸用力吸吮時,而變得強烈起來。

「啊……嗚……」即使再怎樣的振作,被緊緊捆綁的胴體,也只能不停的扭動,原本就十分敏感的乳房,這時簡直達到了頂點。由於這一呼應,我感到陰戶已散發出淫糜的味道。

他終於將唇離開乳房,我如獲救般的鬆了一口氣,也感到大腿內側充滿了灼熱的濕潤。才剛放鬆心情的我,突然感到雙乳被攫住,緊繃的乳房彷佛要噴出乳汁一般,而體內被虐的的淫慾一步步被引出了。

「嗚嗯!」穿在高跟鞋內的腳指頭勾成彎曲狀,我從下半身到上體都 4377;了起來。經過不停的攻擊,我的表情開始有陶醉的模樣,全身已無力,好像是依靠捆綁而站立著,另一方面,黑田仍不停的刺激著我的陰戶。

「這裡已濕淋淋了!」

「唔……哎喲!」

「陰戶的肉豆已經膨脹了。」

「啊……啊……唔……」我的聲音逐漸變成鼻音,被綁在房柱上的裸體,好像迫不及待的扭動。

「貨,現在肯接吻了吧?」

「不要。」一時間,我好像清醒過來,把火紅的臉猛烈的搖動,美麗的長發也隨之搖動:「不要!絕對不要!」

「好傲慢的女人,讓我好好再揉一揉你的陰戶。」黑田立刻在我陰戶中插入二根手指,淫邪的攪動。

「啊……唔……」

「騷貨,很難過吧?如果過份忍耐,精神會錯亂的。」黑田嘲弄著我。

< BR>我把臉轉過去,張開性感的小嘴,靠嘴呼吸。性感已經達到快忍不住的程度了,但這樣還能保持理性的存在。下意識的扭動屁股後,又突然驚醒,紅著臉告訴自己不能有性感。

(好酥癢的陰戶!)如果雙手能自由活動,一定會在乳房上和肉洞裡盡情愛撫,如果那樣的話有多好。

在我面前,黑田伸出舌尖不斷搖動,氣息噴在我臉上等待機會。

(如果接納他的舌頭,應可以減少一些騷癢。)

可是我還是希望忍住,(絕對不能輸,一接吻就完了,馬上就會沈淪在性慾之中。)我不停告訴自己。我心知,一接吻,最後的理性也立刻瓦解,一定會想要肉棒插入肉洞中,而且會淫蕩的搖動屁股,不顧一切的要求性交。

黑田將寬厚的胸膛壓在我的胸部上,被繩索捆綁而特別隆起的乳房,受到& #24378;大的壓迫,而感到呼吸困難,雙腿也隨之發抖。黑田抱緊我上半身,享受乳房在胸上摩擦的快感,同時用一隻手撫摸頭發,撩起一邊的頭發時露出耳朵。

「這樣看的話,你就更美了。平時用長發掩蓋,太可惜了。」

充滿理智的美麗臉孔微微紅潤,咬緊牙關表示氣憤的樣子,更散發出被虐的美感。這時黑田拿出假陽具,把黑色的假陽具放在我的下體。前端碰到已經火熱的花瓣,同時打開開關。

「唔……唔……」僅是如此我就翻起白眼,性感的屁股淫蕩的扭動。

「饒了我吧……求求你……啊……快插進……」我口中呻吟著。

「嘿嘿嘿……饒了你?怎麼說出這種話。你的肉洞已經張開,好像要求我快插進去。」黑田用假陽具在肉洞淺進淺出,輕輕刺激?愨醜C

「啊……唔……」我左右扭動屁股,大腿根的肉開始痙攣,發出浪聲哭泣。實在殘忍,而且更殘忍的是在達到高潮之前,想洩也洩不出來,很希望假陽具能深深插入火熱的肉洞裡。

「啊……過份……太過份了!」我繼續搖擺柳腰,為強烈的性感而哭泣。

「想接吻了嗎?」黑田將手撫摸乳房,在我面前伸出舌頭。

剎那間,我露出猶豫的表情。可是腦海中冒出的火花,產生出不顧一切的念頭,張開嘴向著黑田的舌尖。

「啊……啊……」

「噢……唔……」

立刻形成濃厚的深吻。

紅唇柔軟的感觸,唇膏的甜美滋味,使黑田興奮到極點,更高興是我的香舌主動進入他嘴中,吐出芳香的氣息,還不停的扭動舌尖。黑田也將舌頭插入,這時候我熱情的吸吮,黑田假裝要拔出來時,我?韞峇O吸吮。兩人嘴唇互相左右扭動,發出「啾啾」的淫靡聲。他一邊接吻,另一手將假陽具插入,並將開關轉到強的位置上,肉洞立刻產生強烈振動。

「噢……」我的裸體猛烈搖動,仍貪婪的深吻,從鼻孔發出急迫的哼聲,大概是達到輕度的高潮。

「騷貨,怎麼樣?投降了嗎?」

「噢……」連續發生多次輕度的高潮,我終於無法呼吸,把嘴離開。

「騷貨,怎麼樣?」

「啊……啊……」我臉上充滿汗珠,喘氣時胸部不斷起伏,對黑田露出怨恨的表情:「快給我想辦法……」

「你說什麼?」黑田露出得意的笑容,準備看著高傲的我投降的剎那。

「啊……你還要欺負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搖動已散亂的頭發,用迫不及待的口吻哀求。

「你要說,『要性交』。?v

「這種話說不出口。」

「好,說不出來的話,就永遠這樣綁在這裡。」

我苦悶的扭動裸體,鼻孔不斷的發出哼聲:「快……快進來。」

「你真笨,要說『要性交』。」

「饒了我吧,求求你,黑田……」不情願的哭聲和性感的要求,變成美妙的哼聲。我低下頭夾緊沾滿蜜汁的大腿,全身不停顫抖,精神幾乎崩潰。

「說啊!說出來就讓你痛快。」黑田抓住我的頭發,逼迫我。

「啊……啊……」

「怎麼樣?瘋了我可不管。」

「來吧!」我大聲叫出:「啊……和我性交吧!」紅著臉,終於把這一句話說出來。

「終於讓這一個目空一切的騷貨說出淫穢的話。」

「我要性交……給我性交。」我這一次說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