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貓咪-洪阿姨(part 11)

2016-09-01     WoKao     檢舉     收藏 (11)

小貓咪-洪阿姨(part 11)

阿欽當外務經理卻已遭受到機密外洩二次,阿欽警覺到可能出了問題。阿欽想著公司同仁最可疑莫過於黃成功,27歲,憑藉其外表俊俏,整天騙一些傻女孩,娶妻了,還生了三女,卻還勾搭一些不曉得如何生活的女人,整天拐吃騙幹。阿欽想著,時候到了,是該反擊了。

阿欽走在燈火通明的街道,走上一公寓樓梯,在一間26號門前待著,抽著煙,似乎在等人。聽到樓梯有高跟鞋聲響,阿欽息掉煙。見一女子身材普通卻瘦著點,穿T恤牛仔褲,臉上似乎愁眉不展,走到阿欽面前,看阿欽一眼,就要開門。阿欽問:請問是心華小姐嗎? "是,你是….",阿欽隨即拿出名片遞給她。"喔!原來是Taiwn 28外務經理阿欽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呢?" 阿欽說:是否可屋內談。心華開門說:請進。進入屋內,阿欽環視四周,心想心華小姐日子似乎過著不順遂。心華說:你請坐,我去倒杯茶。阿欽在沙發坐著,心華倒了茶說:請喝茶,請問阿欽先生,找我有何事呢? 阿欽說:我就開門見山了,今天來最主要是來請妳到我們公司上班。心華問:你怎麼知道我沒了工作呢? 阿欽說:請妳不要介意,公司找上妳,必然對妳有一番了解,知道妳在"天下" 本是當經理,因建議反對增加國外部及擴大營業增加分公司,被人排擠而辭職。心華說:你們眞是神通廣大,還知道我什麼事呢? 阿欽說:妳現年26歲,已婚育有一兒子四歲,丈夫因販毒目前在泰國服刑,刑期至少三十年,你們已離婚,而妳於三天前辭職。心華邊聽邊看著阿欽,心華想阿欽有著誠懇神韻,眼神散發出銳利眼光,難怪 Taiwan 28 業績蒸蒸日上。 心華說:但俗話說,忠臣不事二君,此時似乎時機不大恰當。 阿欽說:所謂良禽擇木而居,千里馬也須遇到伯樂,更何況本公司是要借用妳市場長才,妳只要利用半年時間,市場調查,門市部地點選取,人事,行銷,管理等工作策劃。妳不用到公司上班,自可免去妳曝光考量。而就我所知,妳兒子目前是他奶奶照顧,妳每星期六才去接回照顧他。公司給妳薪水如同"天下",而我可安排一公寓讓妳上班及住家,妳也可免租房子之開銷,就我所知妳目前經濟狀況不是很好。心華沈思著說:你讓我考慮考慮。阿欽說:我先給妳公寓住址,考慮好就到此上班—文心大廈12樓。那我先走了。心華送阿欽到門口,望著阿欽背影,腦海中浮現阿欽銳利溫柔眼神,和她同年的阿欽,為何如此穩重呢? 這謎樣的阿欽,心華對他是好奇的。

三天後,阿欽幫心華搬進文心大廈,阿欽說:心華妳房間電腦辦公桌都幫你準備好,而除隔壁房間,客廳.廚房妳自由運用。客廳有一會議桌,星期二.四會定期開會。妳缺什麼東西,就找我講,不用客氣。心華說:好。

這一個月來心華上班,自由自在,白天則整天往外面去收集資料,問卷調查,參觀相關門市部門,晚上則寫企劃書。晚上阿欽必定叫樓下館子送宵夜給心華,而星期二.四洪怡.羽珍.甜姨.心華.阿欽也一起開會,且都是公司極機密的事。心華見公司如此重用,更賣力,而阿欽對她也很好。只是有一點她則感到疑惑,為何每次開會完吃樓下送上來宵夜,而阿欽總會吃洪怡帶來一不鏽鋼提壺,而似乎有中藥味。而且每次開完會那天,似乎洪怡,羽珍,甜姨,很有默契的輪流一個留下,和阿欽在隔壁房間待到天亮才走。心華覺得奇怪,但由於才上班一個月所以也不便過問。直到有一天…….。

開完會,心華回房間打電腦寫企劃書,十二點時,因為茶杯水喝完心華只能到客廳去倒水,走在走道經隔壁房間,似乎從隔壁房間傳來一微微弱弱的聲音,似乎是呻吟聲。好奇心驅使,心華小心翼翼把耳朵貼上門上聽,嗯….喔…,還有肉跟肉的撞擊聲。心華想:這似乎是做愛的聲音,但聲音似乎極為克制,所以心華也不敢確定。心華臉洪心跳趕緊倒水回房間,心華由於好奇心驅使,想到陽台去看隔壁房間到底是什麼聲音,由於只有心華房間有陽台所以搬進來她就選此房間,自可從陽台看隔壁房大部分空間,心華心中爭扎約五分鐘,關掉房間.陽台燈光,只留房間一盞小燈泡。

陽台上的心華看到阿欽和洪怡全身赤裸著,而阿欽正抽插著跪趴著的紅怡,阿欽強壯黝黑身體,雞巴堅挺暴怒刮著洪怡蜜壺翻進翻出,而洪怡白皙豐臀,兩顆美乳搖晃,臉上扭曲似乎承受阿欽重重抽插的痛苦,但洪怡似乎又在享受極大歡娛。心華聽那微弱克制聲音,但配合眼前畫面,更顯清晰。啊….舒服…喔…欽哥哥..美..好棒…。心華離婚已二年,被眼前畫面挑逗到淫水潺潺,雙腿磨蹭著,到後來情不自禁把手伸進內褲內自淫著,口中也喘息呻吟著,嗯…啊…好爽…好爽。差不多房間和洋台上在同一時間洩了。心華從這之後,每次都如此偷窺欣賞著,才知道原來有如此多體位,也每次都不自覺自慰著,洪怡.羽珍.甜怡都和阿欽相好著。心華吃味著,阿欽竟和三個如此美女相好,而年齡都比他大,洪怡.羽珍大阿欽7歲,甜姨大阿欽20歲,雖然甜姨從外表看不出來。阿欽享盡齊人之福,而三女人似乎知道這關係且以姊妹相稱。只是心華有點納悶,有一次好像聽到年齡大的甜姨叫洪怡.羽珍姐姐。

心華吃味著,又因為心華離婚二年,阿欽享盡齊人之福,而她的蓬門好久沒有男人清掃過,她的田也好久沒有男人巡田水。而她呢?目前連一個男人都沒有,畢竟好男人難找。心華想阿欽到底有何能耐,能使三個女人對她如此好,又有何能耐使三個女人如此和睦相處,阿欽到底有何過人之處? 更讓心華生氣的是,阿欽雖對她很好,但是似乎對她一點興趣都沒有。心華越穿越少,但阿欽似乎對她沒興趣,雖然她更年輕,與阿欽同年。心華似乎迷上星期二.四的夜晚,看一齣春宮電影,至少讓她好睡一點。

秋天一個晚上,正開著會:

阿欽:我們該全力反擊了,商場如戰場,忍如此久就等這一戰,我們將讓"天下貿易公司"在商場上消失,在這緊 要關頭,已經到你死我活,緊鑼密鼓之際。

心華:我曾在"天下"當經理,又進公司不久,如此高機密的會,是否該迴避一下。

阿欽微笑著:心華,妳想太多了。我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心華心中充滿喜悅,如此重要策略的會,雖在"天 下"她雖經理也從來沒有參與過。

洪怡:經過暗中調查,黃成功確實出賣情報給"天下",阿欽,我們是否開除他。

阿欽:開除他是一定的,但不是現在,我們還要利用他來使個反間計。他跟"小邑"會計小芬勾搭上,甜姨妳要特 別注意。

甜姨:你上次跟我說後,我已特別監控財務了。小芬那傻女孩,為了黃成功那草包,竟然和同居三年男友分手。

羽珍:小芬是個現實的人,寧願選擇外表,聽說沒三天就被黃成功上了,小芬她是咎由自取。

阿欽:我們藉"天下"擴充分公司,成立國外部,他們必將投入大筆資金,只要我們在任一環節使力,他們將捉襟 見拙。

心華:"天下"胡董,好大喜功,自視甚高,我就是反對擴充,資金,人才,只要稍有不甚將一敗塗地。所以才辭 職不幹。

阿欽:心華,這就是我重用妳的原因,否則"天下"接受妳意見,又是另一光景。如此深謀遠慮人才,我豈能放過 。 我們此案定為[改朝換代],但藉黃成功.小芬之手傳出時為[掃邑計畫],顧名思義就是要打擊小邑,但實 際就是要引蛇出動,打"天下"。甜姨則要配合演出。

甜姨:我會賣力演出。那小芬還是留下嗎? 但想到她為一個小他五歲奶油小生,如此的離譜,這種人留在身邊眞 是寢實難安。

阿欽:天作孽,由可為;人作孽,不可活。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那還有其他問題嗎?如沒有就散會,一切謹慎 點行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洪怡:大不了吃泡麵,我們吃泡麵而阿欽喝湯。洪怡.羽珍轉著右中指戒指,甜姨則隔著握住胸前一塊玉。

心華曾在陽台上,見甜姨吞吐著阿欽堅挺粗壯的大雞巴時,見甜姨胸前戴一塊玉。只是心華不知那塊玉墜,正是阿欽送給甜姨的雞巴形狀玉墜。吃著宵夜,心華正期待今晚的春宮電影,突然羽珍手機響起,隔約數分鐘,知羽珍父親生病過世了,此電話是羽珍繼母打來的。於是吃完消夜後,阿欽和羽珍就開車趕回鄉下老家。在大夥離去前,阿欽對心華說:這幾天他不在,好好照顧洪怡.甜姨,有事多擔待些。心華說:她會的。只是心華過著一失眠夜晚,只因心華今晚無法看著阿欽粗壯雞巴。

阿欽載著羽珍,車子在鄉間道路開著。在車子上知霜姨是羽珍繼母,羽珍說:霜姨人很好,這幾年父親生病,都靠霜姨照顧,她才能安心工作,她只能每月回家一二天,看看父親。她父親曾是政府要員,幾年前退休,而霜姨因跟父親也很久,所以人脈很廣且精明能幹。羽珍說:明早我到殯儀館祭拜父親後,就回公司,隔幾天會回去一趟,而父親喪禮你多幫忙霜姨,知道嗎? 阿欽說:這還用說。車子快到家時,已經將近十二點了,羽珍則叫我停車靠邊,我想羽珍定是要整理情緒吧!一路上羽珍臉上總是掛著兩行熱淚,或許是近鄉情怯吧!

在黑暗的鄉間,羽珍叫我把車子大燈關掉,車子內音樂迴蕩。羽珍兩行熱淚對著我說:阿欽,我頓時好寂寞,世上少一位親人。阿欽右手抱洪怡,左手放在方向盤上,說:人生就是如此,生離死別,沒人可擺脫這,我會好好照顧妳。羽珍雙唇有著她的熱淚吻向我,且右手撫摸著我胸膛,把我襯衫一顆顆鈕釦打開,吻舔含咬著阿欽結時胸膛乳頭,慢慢著,且又順勢而下拉下阿欽西裝褲拉鍊,隔著內褲撫摸肉棒,最後把肉棒拉出內褲,含著吞吐著,阿欽感覺羽珍熱淚滴上兇巴巴的大雞巴。阿欽不忍的撫摸羽珍秀髮,過一會兒,羽珍吐出大雞巴,打開阿欽皮帶.扣子,拉下西裝褲.內褲。羽珍含淚說:阿欽幹我好嗎?兇狠幹我好嗎?我好寂寞!老公好嗎? 阿欽不忍心說:好,老公會好好幹妳,用盡全身力量幹妳,哭出來,吶喊出來。就在此時,阿欽把座位後仰拉起手煞車,羽珍脫掉內褲,跨上阿欽,手扶著火熱堅挺,青筋暴怒的大雞巴,對著已浪水潺潺的小浪穴坐下去,羽珍體會那火熱的大雞巴通過那小穴,漲滿著,啊…老公….喔….好舒服…,羽珍叫喊著,用盡全身力氣大聲叫喊著,毫無保留,啊!…..老公…美…幹死我…喔….快幹死我,舒服…..我親愛老公….喔…漲..喔..舒服….。阿欽見羽珍似乎宣洩她的悲傷,歇斯底里的嚎喊著,阿欽只能挺著腰,氣灌丹田,讓大雞巴更昂首,更堅挺,用飽滿滿的龜頭,用力衝撞,阿欽不再忍耐保留,啊….爽….上天堂..啊…爸…女兒..喔….舒服….女兒喔…洩了….快….快….老公…小淫貓…洩了….。阿欽也洩了…….。車子內毫無節制吶喊著,車外依舊寂靜無聲,阿欽從未嘗試盡情叫喊,此時阿欽精液灌滿浪穴,那沖激力量衝向花心,羽珍抱著阿欽喘息著,全身顫抖著,羽珍從未享受過如此快感,似乎昏迷了,似乎無知覺了,醒來時看阿欽溫柔撫摸她的秀髮,她一樣跨坐在阿欽腿上,大肉棒微軟的還插在小浪穴中,羽珍臉上紅暈低下頭說:對不起,小淫貓失態了,似乎強姦了老公。阿欽撫摸羽珍秀髮說:傻小淫貓,哪有說老婆強姦老公呢? 舒服嗎? 羽珍說:老公妳好討厭囉,哪有這樣問? 阿欽臉上挑逗眼神問:那滿足嗎? 羽珍更是羞赧著頭低的更低說:你好壞,壞胚子老公。羽珍說:快回家,跟媽說:十二點半前要回家。阿欽說:就這樣回家啊! 羽珍臉好紅好紅跨下阿欽,肉棒刮著浪穴,羽珍嗯..一聲,不理你了,壞壞,壞胚子老公。阿欽說:已經一點多了,妳洩了,在老公腿上昏迷不醒差不多半個鐘頭,老公腿都麻了。羽珍舌頭說:那麼久喔! 阿欽說:不然怎叫小淫貓呢? 羽珍打著阿欽說:老公,你真的好壞喔!再說人家眞的不理你了。 稍作整哩,再大約五分鐘車程,阿欽在車上沿路挑逗羽珍說:小淫貓才討厭呢?

剛剛叫的那麼舒服,那麼淫蕩,啊….老公快…快幹死我…啊…舒服..爽..,現在翻臉不認老公。羽珍羞赧說:再說就不理你了。阿欽繼續叫著:喔….小淫貓….啊…洩了…啊….。阿欽學著羽珍神韻,也宣洩羽珍喪父之痛,沒多久,到家了,阿欽見門前有一愁眉不展婦人望著來車,阿欽看著這樸實但難掩韻味的婦人,想必這是霜姨。下車,介紹一下,洗澡就睡了,明天還要去祭拜羽珍她爸,還有一些瑣事等著他做……。隔天一大早就去了殯儀館祭拜,羽珍回公司了,而阿欽接下來,白天在殯儀館,晚上則思索一些對付"天下"策略,且陪霜姨聊天,請教一些社會經驗,商場和政治一些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