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學生被按倒在地上插得浪聲連連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7)

又是鳳凰花開的季節,當學園中響起驪歌時,表示有一群充滿朝氣的年輕男女,將接受這五光十色的社會大染缸的洗禮。鄭雯玉,今年從中興大學XX系畢業。因剛畢業,一時還沒有開始找工作,只好賦閑在家,每天過著無聊的日子。

又是新的一天,雯玉心裡盤算著如何渡過這一天,讓日子過得生動快樂。想到此,突然想到了大學的好友美惠。

李美惠是一個很活潑的女孩子,長相雖不是國色天香,但那臉上卻常常帶著一股野氣,因爲她在大學時,行爲作風比較大膽開放,所以男人喜歡親近她。雯玉想著,也許去找她,說不定日子會變得多彩多姿。

雯玉打定了主意後,開始刻意的化妝了一番,然後提著手提包,出了家門,直往郊區而去。

雯玉來到一座精美的雅築前,伸手按鈴。一會兒,傳來銀鈴似的聲音:「誰呀?」接著大門開啓了。

「啊!雯玉,原來是妳,好久不見了!」

雯玉笑道:「是呀!」

美惠道:「也不通知我一聲,好去接妳!」

雯玉道:「怎敢勞動妳的大駕呢?」

美惠道:「這是什麽話?說真的,今天是什麽風把妳吹來的?」

雯玉道:「在家悶得慌,出來找妳聊聊。」

美惠道:「來!我們到客廳坐!」

雯玉進了客廳,不覺眼前一亮,客廳十分豪華,裝飾得像皇宮似的。在客廳的一角上,擺著一張很長的桌子,高度齊胸,上面放著一盤盤的水果、糖果、瓜子、餅乾等點心,旁邊還放了幾箱飲料,看樣子似要宴客了。

美惠笑嘻嘻道:「妳今天來的真巧,本來我下午要打電話給妳,沒想到妳來了,今晚我要開舞會呢!」

雯玉高興道:「啊!太好了!」

於是,二人開始天南地北聊個不停。

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黃昏時候。雯玉幫著美惠把客廳加以整理,客廳中露出柔和的燈光來。

由於雯玉不知美惠要開舞會,臨時也沒準備,不知如何是好,現在這身打扮卻不適合舞會穿著,不由得開始焦急起來。

美惠問道:「雯玉,妳怎麽了?」

雯玉道:「妳看我這身打扮,怎麽參加舞會嘛?」

美惠道:「哎呀!雯玉,妳穿什麽都好看的。」

雯玉道:「我想回去換,但怕來不及!」

美惠道:「那就穿我的禮服試試看吧!」說著,拉著雯玉到臥室去。

雯玉挑了一件禮服,因兩人的身材都差不多,所以還很合身,而雯玉麗質天生,更顯得高雅大方、明媚動人。

美惠也挑了一件自己喜歡的禮服換上,打扮起來也顯得俏麗極了。

二人打扮妥當後,她們便出來招呼客人。此時,客人已陸續而來。

不久,美惠宣布舞會開始。其中幾對男女便迫不及待的相擁起舞,也有人不急於跳舞,到長桌旁取飲料吃喝著。

雯玉因沒男伴,只得坐著咬瓜子。美惠不知溜到哪兒去了,所以只好默默坐著。

一會兒,美惠回來了,身旁站了一個男士。

美惠道:「雯玉,來!我幫妳介紹一下。」

美惠指著男士說道:「這是陳力興。」又指著雯玉說道:「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叫雯玉。」

兩人經美惠的介紹後,禮貌性的握手問好。

雯玉道:「陳先生,你好!」

力興道:「雯玉小姐,妳好!」

經過美惠的撮合,雯玉認識了力興,也就是今晚的舞伴。力興身材高大,人也長得很俊。

雯玉招呼力興坐下來,力興道:「雯玉小姐,真榮幸在今晚認識妳。」

力興眼睛掃向她的臉上,露出無限愛慕之意。這一看,把雯玉看得心髒噗通噗通地直跳。

此時一曲終了,力興和雯玉雙雙進入舞池。

高大的力興跳起舞來,又輕又穩,使得雯玉心裡暗暗敬佩,對他有了更進一層的好感。

不知誰的主意,把客廳的燈都關了,原本昏暗的舞池,已伸手不見五指,而音樂也換上了輕慢的舞曲,非常的富有浪漫的氣氛。

力興擁著雯玉,漸漸往胸前拉過來。雯玉知道他的用意,也就順勢把身子貼過去。昏暗的舞池中,一團團的黑影緊緊相擁著,雯玉陶醉在力興的懷抱里了。

力興大膽的在她背後撫摸著,直摸得雯玉的心兒狂跳,只覺得自己的雙乳緊貼著力興的胸部,而小腹以下更是密不通風的緊黏著。

自從雯玉的大學男友離開後,她已好久未接觸異性了,如今遇上這英俊的男士,雯玉早就心醉了。

二人跳了一會兒後,力興帶著她離開舞池,來到後面的花園中。

力興道:「雯玉小姐,我想請妳吃宵夜,好嗎?」

雯玉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

力興道:「請賞光,我是誠心誠意的……」

雯玉熬不住他的懇求,只好答應了。於是,兩人悄悄地離開舞會,叫了計程車直駛市區。

他們吃了宵夜,也喝了不少酒。吃完宵夜,一出店門,力興便攔下一輛計程車,也沒徵求雯玉的意見,就吩咐司機往郊區駛去,來到一家賓館開房間。雯玉並沒有反對,反而假裝喝醉酒,力興溫柔的摟著她入房。

這是一間十分舒適的房間,設備也不錯。

雯玉含羞的坐在床上,力興體貼的爲雯玉脫去衣服,並把自己的外套也脫掉了,然後緊緊摟著雯玉。雯玉柔順的躺在他的懷里,任由身上的內衣也給他脫個精光。

力興低下頭,吸吮著她那高聳的乳頭,雙手不停的撫弄著她的身體,雯玉微微扭動著,酥癢傳遍了全身。

那一叢柔柔的陰毛,附在高隆著的陰戶上。力興看了,真是喜歡萬分,於是伸出了手指,在陰核上一陣捏弄。這一弄,陣陣的酥麻感直透入雯玉的心底去。

雯玉不禁浪哼道:「哎呀……我癢死了……快替我止癢……」

這一陣淫浪的叫聲,逗得力興慾火高燒。力興便將硬挺的雞巴對準著她的小穴,並用力一挺,「滋」一聲,整根六寸有餘的雞巴應聲而入。

力興運用著熟練的技巧,一上一下、忽進忽出的抽動著陽具,直把小穴插得「滋滋」作響。雯玉的淫水也直流,一陣陣的美感從穴心裡發出來。

雯玉哼叫道:「哼……哼……大雞巴哥哥……穴心被你插得……美死了……唔唔……快活死了……」

雯玉陣陣浪叫,加強了力興的舉動。他挺著腰身,重重的一下一下地插著,雞巴一出一入的,偶爾會將陰戶的紅色內壁往外掀翻。雯玉的小穴兒迎著他的抽插,快感節節地高漲。

雯玉聲聲浪叫著:「啊……啊……太美妙了……哎呀……親親……快活死了……你……你……插死我了……哼哼……」

力興聽了她的浪叫,更加的勇猛狂插,恨不得將小穴搗爛。

不一會兒,雯玉突然嬌喘連連,全身一陣顫抖,她的小穴兒一縮一放著,整個人骨軟筋舒,快活如登仙境。力興見狀,急忙加緊趕工,如狂風驟雨般的抽插一陣。

突然間,力興屁股猛力挺了幾下,一股熱精隨之直射入花心。

雯玉被著突來的熱流燙得全身舒坦無比,於是兩腿一夾,陣陣陰精也潰堤而出。

雯玉還在一直哼著:「愛人……我的愛……嗯……嗯……」

最後,兩個人赤裸裸的擁抱在一起,一切又歸於平靜了。

※※※※※

這一天,雯玉聽說將有「賀伯」颱風要過境,看看窗外,天已變色了,風更是呼呼的吹著,雨兒如豆粒般開始落下來,這一切景象令人有點心寒。

雯玉只有隻身在家,心想,還是找個人來一起作伴比較好。於是打了電話要美惠來陪她,美惠馬上答應下來。

美惠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她家裡。

剛來不久,美惠的男友--國華也來了,原來是美惠怕萬一在颱風夜發生意外狀況,兩個小女子可能無法處理,於是便邀男友來做護花使者。

黃昏來到,雨勢加大了,風更顯得強烈無比。

三人吃過晚飯後,開始聊起天來。雯玉看著國華不時和美惠眉來眼去,心知他們有好戲上演,又不便明目張膽。

這時,美惠提議:「雯玉,今晚我們同睡,免得妳害怕!」

雯玉道:「這怎麽行呢?」

美惠道:「怎麽不行呢?」

雯玉道:「妳和國華要親熱,我在旁邊……」

美惠道:「哎呀!無所謂,讓他侍候我們兩人吧!」

雯玉聽了,不覺中羞紅了臉,拿眼偷偷望著國華。而國華更是得意,可以享受齊人之福。國華一手摟著一個,兩人散發著不同的香味,心中早就迷茫起來。三人相擁著就往臥室里走去。

美惠對雯玉道:「還等什麽?脫衣服吧!」

三人一下子就脫得一絲不掛,橫躺上床。

國華見雯玉總是羞答答的側著身子,於是用手抓著她的乳房,並俯下身子吻著雯玉,吻得雯玉心髒加速跳動,連個心也險些跳出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