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知道我乾了什麽事,我就佩服他

2017-07-12     WoKao     檢舉     收藏 (44)

一天下午,我到女友DIMI家裡去玩,她住在虹口區的一個弄堂里。

根據門牌號,問了十幾個人,七拐八繞的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家,這是一個老式的合院,共三層,住了十幾戶人家。

到了她家樓下,掏出手機給她打了個電話,我說話聲音有點大,我向樓上看的時候,竟然有好幾戶人家開了窗戶向我張望。

「奶奶的,有什麼好看的。」我輕聲地嘀咕著,估計只有我自己能聽到。

「不是看你好吧!我朋友今晚要來玩,再說一個大男人還怕人看呀,吃糧!」我聞聲向上一看,是三樓的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在沖我嚷嚷,顯然她聽到我說的話了。我操,不會吧,她還是人嗎?這麼遠那麽小的聲音她也能聽到。我真的大吃一驚,再不敢發出聲音來了,就裝作沒聽見,爺很大度的,從不跟女人較勁 。說話間,女友DIMI已經屁顛屁顛的下樓來接我了。

一見面,她就拉著我的手,邊走邊輕聲說道:「十來天沒見,想死我啦。」

「是不是春晚小品看多了吧,這開場白是跟馮鞏學的吧。」我逗她。

「去你的,那猴子我才不跟他學呢……。」說著還捏了一下我的手,我也還了她一下,小手熱乎乎的,根本沒有大冬天的感覺。

說著說著,我們很快就來到她家房子門口,門洞黑乎乎的,也沒有燈,樓道上一個不大的窗戶,透進些許微弱的光線,勉強夠她用鑰匙打開門的,我們開門的時候,對面住戶的門打開了,探出一個人來,我認得就是剛才那個聽力特好的女子,批著一頭長及腰下的秀髮,拖著一雙露腳趾的棉拖鞋,一身紅白相間的花睡袍根本掩不住她那曼妙的身材。單看那腳趾頭就好比是白玉瑪瑙精心雕飾而成,晶瑩剔透,煞是好看。

她瞥了我一眼,衝著我女友叫到,「喂喂,你過來下呀,來,過來,我有話跟你說!」神神秘秘的樣子,媽的,XX女人說話就是沒禮貌,有什麼話不能當我面說的?我也懶得理她了。就隨意沖她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了。平常要是碰上這麼樣正常女人的話,口水都能把她淹死。

我女朋友剛要換鞋,聽見她說話,回頭一看,說道,「喲,林姐呀,什麼事呀……噢……好的吧,就來,等下啊……。」女友似乎不情願的樣子,卻又不好意思 拒絕,就讓我先進去換鞋進去屋裡,還順手掩上門。

我換了鞋,等了幾秒鐘,沒聽見她們說話聲,就湊到貓眼上看了下,就見那個叫林姐的貼在我女友的耳邊,也不知道她嘰咕些什麼,逗得女友格格在笑,還一邊直搖頭。不好意思的一把推開她,笑著走過來,我看到貓眼中,林姐變形的臉龐歪了歪,眼睛望向我,好像還曖昧的擠了擠眼睛!好像她看見我似的……

我心中一哆嗦,趕緊轉身向房裡走去。

女友家裡面積很小,有一個很小的客廳,僅能放下一張三人座的小沙發,沙發左側是衛生間,右側是臥室,對面是個廚房連餐廳,大約十來平米吧。聽女友說 過,這是她的單身公寓,是她自己租的,2500大洋一個月。

等女友進來的時候,我已經完全了解了房型構造,其它沒什麼說的,主要是炮房女友收拾得很好十分乾淨利落,一張兩米寬的大床,相信足夠我折騰她的了 。關好門的女友,鞋都沒換,就餓狼似的撲向我,一把摟住我的脖子,香吻就送了上來。媽的,我還沒來得及放好手機,已經被吻得差點咽了氣。好歹哥是從性 吧泡出來的,久經沙場,什麼陣仗沒經歷過?

我機智的調整了下情緒,做了個深呼吸,熱烈的呼應起來,時而吸、時而渡、時而攪、時而吹、時而插,不一會就已經把女友弄得暈暈乎乎了,很快地,她就舉手投降了。TMD,跟我玩,玩死你。我暗自得意洋洋,又狠狠的親了下她額頭,這才作罷。

過了好大一會,(起碼有十來秒吧)女友緩過勁來,不舍地說,「你真是我的冤家,被你一吻……人就發飄……」

「我還沒過癮呢……。」我並毫不謙虛地說,並顯出很關心她的樣子,溫柔的用手撫摸著她的短髮,這可是目前最流行的款式。

「今晚給你做最愛吃的,行了吧?保證讓你過癮咯……呵呵……」這個來自浙江的小浪蹄子,不僅人長得白白嫩嫩,小巧玲瓏的,一手廚藝真不是蓋的。這是我喜歡她的最主要的原因,男人天天在外混,各種各樣的人物都要打交道,這個營養是動力源泉呀。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果然,女友拿出絕活,我幫忙打下手,時不時還讚嘆幾句。這裡插個科打個諢,「要的美人歸,先得美人心,」大多數女人就喜歡你跟她一起做事,要不然她的能耐你哪裡能知道呀,她的好你怎麼會懂?這是跟床上功夫相匹配的。床上看男人,床下也要看男人,做男人真的很不容易的。(同意的 鼓掌——鼓掌的都不是人——是超人)經過女友短暫的努力,和我精心的配合,精緻的飯菜就擺上桌了,香噴噴的椒鹽排條,紅通通的糖醋魚上放了幾根芫荽,外加一盤青綠綠的西蘭花。還放了 瓶上海老酒,裝了兩碗白米飯,中間還放了紅彤彤的小櫻桃,熱氣騰騰的,一看就很有食慾。會聯想的男人還會很有性慾,這兩碗飯難道不像兩隻極品的玉乳嗎 ?

閒話少說,言歸正傳,我們秋風掃落葉似的,吃完飯菜,喝完老酒,就算是酒足飯飽吧。(哥不是自誇,哥永遠不怕失業,實在不行就去應聘陪酒員,絕對勝 任)俗話說,溫飽思淫慾,女友忙了這麼久,為的是什麼呀,還不就是這一口嘛。等她收拾完畢的時候,我早就吃了顆「神槍手」,躺在床上在等她送死呢……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眼前麻煩。就在我準備就緒,看看就要一展雄風的時候,停電了,整棟樓都停電了。

「怎麼會這樣呀……」這時候天已經黑透了,房間裡伸手不見五指,女友氣憤的叫道,「已經好久都沒停過電了。」

我說:「沒事呀,點個蠟燭嘛,更有浪漫氛圍呢。」

「沒有呀,就是有也找不著了,真是的,這個破地方。」知道女友這麼說是為了安慰我,我就提醒她:「沒關係的,沒有讓我去買吧。」

「不要,你就躺在床上吧,我去買吧。」女友體貼的很,說的話正和我意,因為我實在不敢出去,藥效已經漸漸顯現。

我關心地說:」那好吧,你拿著手機照著走,路上小心點呀。」

女友答應著,借著手機微弱的光照明,摸索著換了鞋,就聽咣鐺一聲關好門,「咚咚咚」地下樓去了。

正好趁此機會,我要閉上眼睛養養神,昨晚和女網友暢聊到凌晨3點多鐘,現在還真有點睏了。 我拉過被子就蓋在身上,很快就打起輕酣來了。(一般不打 呼嚕的,只有特別困時才會這樣的,相信這個你懂的)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就感覺到有一雙小手撫摸著我的臉頰,有點涼,影影約約的感覺是女友回來了。

「外面天氣還是蠻冷的吧,進來吧…….暖和暖和先!」我拉住她的小手,掀開被子就把她拉在身邊躺下,然後小心蓋好被子,接著問她,「還冷嗎?」

她沒有應答我,只是感覺到嬌軀有點抖擻,我越發的有點不好意思,憐愛打心眼裡油然而生。使勁的摟緊她。十多天不見,感覺她似乎胖了些。這年頭,人活動少了,很快就會發胖的。我就是這樣,所以我就堅持天天鍛鍊身體,身體絕對是日屄的本錢,沒有強健的身體,一切都是空談。

很快的,被窩中的佳人似乎暖和多了,她的手開始上下摸索,其實是輕車熟路,直奔主題,隔著褲子一把就抓住我下面那話兒,撩的我慾火上攻褲襠的帳篷更加高高頂起,她熟練的用手拉開拉鏈,上下一拉扯,粗大滾燙的肉棒像彈簧似的蹦了出來,她嚶嚀一聲,顯得興奮異常,技巧的套弄起來。

「哦…….好爽呀……」女友十多天不見,手上的技巧更加嫻熟老練了,套捏旋搓撚,我禁不住叫出聲來。

她輕輕的掙脫我的擁抱,坐起身來,小手卻始終沒有離開過肉棒,一直攥在手裡,並用她特有的高超技巧套弄著,這小妮子什麼時候學的技術,我越發喜歡了。

這時,她慢慢下移,並開始俯下身去,我突然感覺到龜頭上傳來一股熱力,「啊」,她開始用舌頭輕輕的舔舐著我的大陰莖,時而從下向上,時而從上向下,時而快時而慢,時而用牙齒輕咬,時而用嘴唇上下套弄,時而深些時而淺些,感覺大龜頭深及咽喉,被幾塊喉肌緊緊包裹,那彈性十足的喉肌還會無序的蠕動……一 波波快感像電流似的遍傳全身,我幾欲失控,趕忙匆匆抽出人間利器,可不能這麼早就丟盔棄甲啊,可也不由暗暗讚嘆女友進步神速,真是今非昔比。

我凝神聚氣,氣沈丹田,運用鎖精大法,緩緩控制住了情緒。黑暗中,雙手摸索著反擊目標,嘴巴邊問她:「小騷精,怎麼不把蠟燭點亮呀?」要知道說兩句話緩解下心情,是主要目的,有沒有燈光並不那麽重要,女人這身體構造,對我來說已經熟的不能再熟了,說話間。我已經找准方位,三兩下就解了女友的衣扣, 心裡不禁暗暗嘀咕,NND,什麼時候回來換成棉睡袍了,明明是拉鏈衫的嘛,我也難得想這些了,此時的我,雙手已經沿著細長的脖頸,摸索到高高聳起的雙峰, 我的天,難怪她會覺得冷呀,睡袍下只有一個胸罩,我快速的用手向下探去,乖乖儂的咚,真空啊!我有莫名的興奮起來,大肉棒「噌」的一下又硬了一截,直挺挺的杵在她的光滑的小腹上,她」嗯「的一聲,顯然是已經感覺到我的威猛,身體矯情的一扭一蹭,這一扭一蹭不要緊,直蹭的我酥酥麻麻的好不舒服。我不禁輕 哼一聲,腹部微微一收,雙手繞到她的背後,一擠一錯,已經麻利的解開了她的胸罩搭扣,就感覺到面前一對玉兔般的雙乳」騰「的蹦了出來,我真是傻了,這十 多天不見,連這寶貝也升級換代了哇!

此時的我不敢怠慢,如此精彩的場景,也容不得我多想,我運用起輕撫輕揉輕壓輕捏輕轉輕彈的玩乳神技,下面擡起腿分開她的雙腿,她的真空裝倒真是省了我很多事,我沒費多大勁就已經用大腿壓到她那塊肥沃的土地上,上下有節奏的摩擦著,她受到我左右逢源、上下夾攻,再也控制不住了,發出了急促的喘息聲 ,繼而又發出淫靡的呻吟:「啊……哦…….喲西……喲…….」「哼啊……唷……喲喲喲…….喲喲喲……唷唷……唷唷……"快樂的叫聲此起彼伏…….

媽的,這是什麼聲音,我從沒有聽過,這更加刺激著我的獸慾,我身不由己地加快了運動速度,同時還加大了動作幅度,很快地,我就感覺到我摩擦她肥穴的那個褲腿濕了一大截,涼嗖嗖的怪難受的。

」濕了,濕了,這不行呀,哥明天還要穿這褲子上班呢,「我衝著動情的她發出輕吼。果然動情的小騷娘子乖乖的很聽話,她摸索著解開了我的褲帶,我配合著她拱起人橋,她輕易地就把我褲子連褲衩一脫到底了,真是高手啊,做事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絲毫不影響性情發展,沒等我拱起的人橋完全放下,她隨手就扯住 了我的命根子,又使出她的讓人銷魂的絕招來,我不敢含糊,一隻手沿著已經被我軍占領的361高地滑下,順著肚臍下面光滑平整的小腹,直奔她的」根據地「而去 ,越過短短的稀稀拉拉的茅草荒原,稍微向下一點,就碰到一枚乳頭大小的肉粒,我輕輕的用手撫弄著,身下的女人伴隨著我的動作,身體一陣陣的輕顫不已, 我的手指神功此時發揮出巨大的威力,直弄的騷娘們緊握大肉棒的手都抖抖簌簌的,我又有一種從沒有過的快意感覺,今晚的收穫真是巨大呀!我中指下移,跨 過已經淫水泛濫的長河,」嗤「一下就順利的插進一個幽幽的洞穴中,媽呀,這是一口深水井!我左右前後肆意地摳摸著……女孩渾身輕顫,已經發不出聲來,我看 看火候已經到了,大雞巴一翹一翹的,好像要掙脫出來自謀出路的野馬,昂首高沖,勇往直前。

我輕輕地將已經綿軟的女孩平放在床上,毫不猶豫的爬上她的身體,緊握住這隻幾乎不受控制的」小野獸「,運用旋轉研磨的功夫,揉按她的高高凸起的肉核 ,又在那眼深水井口停留片刻,她感覺到熱乎乎的肉棒懸而不落,似碰非碰的,十分難受,挺著屁股向上直湊,我故意跟她玩起貓抓老鼠的遊戲,一逗一逗的撩撥她,一會功夫,她就大口喘著粗氣,真是我見猶憐,我用滾燙的龜頭頂在她的陰核上,燙的她又是一顫,我硬是用威武的大肉棒壓下她向上到處追逐的肥臀,稍加瞄準,便不假思索的」撲哧「一聲直插而下,大肉棒深深的陷入肥美多汁的肉屄中,明明是三九寒冬,裡面卻是溫暖花開的宜人季節。久經沙場的威猛的大肉莖,也有它溫柔多情的一刻,它在貪婪的享受著這絕美的味道,身下的動人的胴體此刻也一動不動,她已完全喪失了抵抗的能力,恐怕連生死都願意交給我主宰了,我稍作停留,便按照我的節奏開始操起這個肥美的騷穴,激起一陣陣淫慾的浪潮,濺起的淫液沾濕了茅草荒原,順著玲瓏的溝壑流向遙遠的地方而去……

此刻我狂放的大雞巴,一刻不再停留,不知疲倦的馳騁在草原下的肉穴中,仿佛是一代傑出的曠世梟雄橫空出世,看著身下快樂得不斷扭動的嬌軀,感受著外送內緊的美穴一陣陣抽搐,規律的律動後一股熱乎乎的陰精噴向兀自快速抽動的肉棒,我不禁被燙的一激靈,強烈的快感像電流似的快速充斥全身,自豪的征服感使我怒吼著,大雞巴像裝了高速馬達,不講任何章法規則,瘋狂的抽插著還在抽搐著的美穴,說聲遲,那時快,我龜頭一陣酥麻,雞巴像剛引爆出發的火箭般,一插到底,深深的頂進美人的子宮頸中,醞釀已久的陽精像火山爆發般噴射而出,毫不費勁的將我的萬子千孫送進營養豐富的溫床……

我俯下身體,緊緊的壓在身下香汗淋漓的動人胴體,她散亂的長髮凌亂的鋪灑在身下,散發出陣陣沁人的香味。明顯地感覺到她的雙腿仍在不自覺的抖動著……

忽地,她竟然一反常態,從我的身下溜了出去,那一刻,就像條抓不住的魚兒似的。簌簌的聲響中估計她在穿衣服。我順勢趴在床上喘息著,充分的吸收著瀰漫在空氣中的香艷美味,直到一聲清晰的門響,才把我又拉回黑暗的現實中來。」DIMI,DIMI……"我連叫數聲,沒有人應答,不禁覺得奇怪,這小妮子怎麼回事呢,又跑出去幹嘛呢?我本想起身出去看看,想到黑燈瞎火的,還要穿衣服,就又轉身鑽進被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黑暗的房間讓我很快理清思緒,為何感覺這麼奇怪?依稀中記得自己曾觸摸到一縷縷長發,可女友是短髮呀。那門又是怎麼開的呢?她出去時明明是關好了門的,為何她始終一句話沒有說呢?下午那個林姐到底和女友說些什麼話呢?我越想越怕,不禁汗毛直豎,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就在這時,門咣當一聲開了,就聽女友DIMI大聲叫道,「我回來了……"我腦中嗡的一聲,一片空白,她下面說的話我都聽不到了。

第二天,我們就搬離了這個陰氣森森的弄堂,可那香艷的感覺始終蕩漾在腦海中,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