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母,新年快樂中的性福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中國人移居美國雖說入鄉隨俗,但仍然保留著許多中國的風俗習慣,比如中秋、春節等等。

今年新年妻子素芬和我準備在她的父母那過,我在浴室里刮臉和淋浴後回來到臥室,此時素芬正在換衣服。 「你認爲怎麽樣?」素芬問。

她穿著長及大腿的黑色晚禮服,驚豔一瞥,那高聳微晃的酥胸部和隱隱消失的乳溝,黑色長絲襪半掩去她那使人愉快的貓咪溫柔鄉,令我想入非非,下面的大公雞也開始硬了起來。

「不錯!」我把浴巾丟開和她擁抱,我的雞巴頂著她的絲裙後的貓咪,我感受到了她的顫抖。她用的手指輕磨我的暴漲的龜頭頂端,然後她把一滴流出的漿液用手指沾到她的嘴唇舔著,壞壞地微笑。

她說:「寶貝,我好想和你舒服一下,但現在不是時間,我爸媽在等著呢,我們回來的時候。我和你再好好玩罷,我們現在必須走了。」 我只好一邊嘗試鎮靜下來,一邊迅速穿衣服,還順手揉拍幾下她的姿態怡人的肥臀。

在開車路上,我們談論著美妙的假日。這是我們婚後第一個聖誕節,新婚燕爾。素芬最喜歡用她的手,輕揉著我的雞巴說:「咱們今晚回家一定要演個黃片。」 說完她吃吃地輕笑,讓我不禁盼望晚上和素芬早點回家上床,歡慶新年。

我們進入她父母湖邊的家,親朋好友三十多人正沈浸在酒醉和閑聊中。我先給嶽父拜了年,我的嶽母很高興看到我們回來,俗話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她撲上來給了我一個緊緊的擁抱,並在我的面頰上親吻了一下。

她的翡翠綠晚禮服流光溢彩,非常漂亮。盡管年近五十,豐腴的身材依舊很棒,凹凸有致,十分惹眼。我一直在應酬中,素芬也在和她的親戚朋友說話。 十二整,午夜鍾響,倒計時之中,素芬和我熱烈親吻共慶新年。 此時我忽覺尿意隱隱,必須上廁所,但衛生間已被人捷足先登。所以我朝著主臥室的衛生間去了,當我到門口來時,嶽父正在關門出來。

「我能用一下主浴室嗎?外面的被占了。」我說。

「你媽喝香檳酒有點頭痛,已經上床休息了,別驚醒她。」嶽父答道。

嶽父沿著大廳步行離去,我輕柔打開幽黑的臥室,關上門等待我的眼睛調整適應。色域色吧溫柔,窗外月光像瀑布般撒泄進來,如同夢幻世界絕大部分,嶽母玉體微遮,四肢略微伸開躺著,她睡覺的嬌姿,恰似貴妃春睡,媚態格外誘人。

整個晚上,我都被妻子挑逗的慾火難息,已經是在一觸即發的狀態中。現在看到嶽母如此誘人的躺在那裡,我開始感到呼吸有些急促緊張。我靜靜的站在那裡偷看了一會,她的長絲襪的花邊半遮半掩去微豐的大腿,私處微隆。看著看著,我的雞巴無法控制地在褲下抖動起來,而豎挺無比。

但我怕我驚醒她無法解釋,我還是趕快去衛生間了。借著昏暗的夜色,我悄悄摸進了衛生間,我也不敢開燈或者關門怕聲響驚動嶽母。我撒尿時盡量沿著馬桶壁撒尿,以便減少噪音,但靜夜之中,依舊可聽得見潺潺的放水聲。

就在我尿完剛剛要收起雞巴時,忽然覺得一隻粉嫩的胳膊摟住我,另只小手在我的雞巴根子附近和肚子周圍撫摸,同時還感到有溫暖的乳房在我的後背壓來。

「老公,現在我感覺好多了。爲什麽你不來和我做愛?」

我滴個天哪!這是我的嶽母,她以爲我是她的丈夫!此時我驚呆了,不敢移動也不敢說話。但是我的大雞巴似乎很受用她的誘惑,越來越硬。

她的手在我的雞巴周圍撫摸揉搓著,而我的大腦開始發昏,在我還在驚顫渾蒙之際,嶽母已經脫去了我的褲子了。與此同時她一手開始愛撫我的胸部,她用另一支手攥著我的雞巴說:「我的天,今晚你怎麽變得這麽雄偉,太棒了!」 面對如此尷尬,真的使我進退兩難了!

她開始一點一點地吻我的屁股,還不時地說:「我今天要吃了你!」

嶽母的動作刺激著我,雞巴變得更加堅硬,讓我慾火焚心。 她撥轉我的身體,使我倚在洗滌池櫃台上正面對著她。我趕緊環抱著她,這樣她就看不到我的臉了。 她用火熱的舌頭添向我的肉球,然後香唇吞沒了我的雞巴。她熟練地吞吐,使我的雞巴微微抽搐著。

我知道我不應該這麽做,但不知道是什麽原因,我不想也不願挑明她。我抓緊她柔軟的頭發,她似乎也變得興奮,沈重地呼吸著。以後幾分鍾,她盡情的口交,光線暗淡,掩沒了人間春色。 但是當我聽她的命令時,我的心髒幾乎停止跳動;「寶貝,快點進來,我等不了了。」 她呻吟著對我說。

嶽母抓起我的雞巴,轉身坐洗臉池的邊緣上。我注意到她在用我的龜頭在她的陰蒂上揉擦,她渾身也開始浪蕩地扭動著。

我知道我的生活從此改變了,這怨不得我,因爲我無法抗拒。我伸出手扯下她的晚禮服,她的乳頭挺直,我的嘴貪婪地嘴吮吸起來,軟玉溫香抱滿懷,男人的仙境來了。隨著嶽母的輕聲呻吟,她把我的雞巴拽向她早已淫水連連的浪屄那裡,一下子就肏了進去。我忍不住開始快速抽送,而她的濕熱的陰道也在輕柔地擠壓緊夾著我。

嶽母開始要我動得更快些,而我也應聲大動。意想不到的性奇遇,以及和我的嶽母做愛的禁忌快感,迅速使我進入性高潮的邊緣。嶽母也一定感覺到了,因爲她用她的手和腿把我摟得更緊。快感淹沒了我,在我親愛的嶽母的騷屄裡面深處,我早已憋足了的精液馬上要噴射了,這時感受到她的屄里一陣陣的緊縮,抽搐,把我的雞巴夾的更緊,就像一台大馬力的抽水機,要吸干我的精華,我緊緊地頂著她,一手大力揉磨她的陰蒂。

當性高潮的快感淹沒她時,嶽母象發情的母獸一樣低低的呻吟浪叫,在我聽來則象天堂的音樂,是那樣動聽和美妙。我用手輕磨她的乳頭,摟著她親吻,而她也開始對我的雞巴發威,下身扭動的更厲害,挺動著浪屄,迎著我的肏插。「啪幾,啪幾」淫水和肉體的撞擊聲,聲聲入耳,給人格外的刺激。很快,她也達到了欲仙欲死的頂點,哼哼著癱軟在我的身上。

她的陰道擠壓著吐出我的雞巴,黏濕的淫液流出一片。嶽母的手依舊用力地抓著我的後背,緊緊地摟著我,急促喘息的嘴在我倆的臉上啃著,吻著。然後倆人抱著倚牆而息,靜靜地享受著高潮快感的餘韻。

突然,在不知不覺中,她碰掉了台上的肥皂,更糟的是,她的手還碰上了電燈開關,燈光刺眼,我驚惶地看著她……

「哎,上帝,老公,太妙了,今天你的雞巴真是了不起啊!」嶽母喃喃地說,然後她微笑著慢慢睜開了眼,當我們雙目相對後, 嶽母愣了!

但在最初的驚詫以後,她的臉上忽然露出了真誠又有些詭異的的微笑,說:「沒想到是你,小寶貝!好嗎?來,趕快清理一下罷,最好在別人想起咱倆之前溜出去,是不是?」

…… 我知道,這次之後,她不會只是我的嶽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