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女兒的小穴

2017-04-23     WoKao     檢舉     收藏 (65)

小纓是個普通的高中生,今年剛滿十六。

她還有一個才十四歲的妹妹琪琪,她們兩個都遺傳了母親的甜美容貌,而身材則是年紀雖小,就已經分別擁有E罩杯和D罩杯了。

她們的母親已經去世三年多了,平常爸爸去上班工作時,就只有姊妹倆相互陪伴。

今天妹妹去補習還沒回家。

已經放學的小纓閑得發慌,便先去洗澡。

想說待會在爸爸下班之前先將晚飯做好。

洗完一個香噴噴的熱水澡後,因為家裡只有她一個人,小纓便只套了件大ㄒ恤,既沒穿胸罩,也沒穿內褲,就開始準備晚餐了。

就在她忙的不亦樂乎時,她突然聽見客廳有人進來的聲音。

她忘了自己現在身上穿的是什麼樣子,就跑到客廳想一探究竟。

原來是小纓的父親國煒回來了,小纓開心的跑向父親,並好奇地問道:「爸!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都還不到下班時間呢!」原來國煒今天和上司因為理念不合而起了衝突;上司命他先下班回家休息,並好好想想。

希望他能配合公司的政策,否則。

國煒越想越心煩,但當他擡眼看到女兒的清涼打扮時,他的腦中一片空白,完全忘了剛才的不愉快。

此時小纓卻渾然不知她那ECUP的一對巨乳將ㄒ恤撐得有多高聳,而那兩顆站立的乳頭更是像要撐破那薄薄的衣服一般、明顯可見的挺立在衣服下。

ㄒ恤下擺雖然恰恰遮到雪白柔膩的大腿根部,卻仍不經意的露出了少許的少女陰毛。

國煒仿佛可以聞到女兒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誘人處女香。

此刻國煒禁慾三年的男性慾望早已被自己女兒的火辣身材所喚醒,下身的男性巨根正怒吼著想要發洩。

國煒像著了魔一般,兩眼發直的盯著小纓看,眼中所散發出的獸欲早已取代了平時疼愛女兒的他。

小纓莫名的有些害怕,卻又說不上來爸爸哪裡不對勁。

這時國煒突然問小纓:「小纓,你是不是最愛爸爸,最聽爸爸的話呢?」

小纓乖順的點點頭,國煒接著竟說:「那你現在把衣服脫下來好不好啊?」小纓聽了又驚訝、又害羞地猛搖頭!

國煒一看她不肯,馬上大聲怒喝:「你不脫的話就是不孝女!快給我脫!」鮮少發怒的國煒把小纓嚇壞了,連忙照做,將身上僅供蔽體的唯一一件上衣給脫了。

這麼一來,小纓便一絲不掛的站在父親面前,國煒著迷的看著小纓豐滿迷人的嬌嫩女體。

尤其是那一對雪白而高挺的奶子,最前端的粉紅色嬌艷乳頭,仿佛正等著男人的吸吮。

年輕少女未曾被男人玩弄過的處女胴體,有著白膩無瑕的彈性肌膚,正閃耀著透亮的光澤。

而陰部由於被稀疏的陰毛所覆蓋住無法得見,卻更加激起國煒一探究竟的慾念。

國煒接著命令小纓坐到沙發上並將大腿張開。

小纓雖然不敢不從,卻也羞於在父親面前雙腿大開,而只是微微的張開膝蓋一點點,便做不下去了。

國煒猴急的解開皮帶,脫掉褲子。

掏出已經三年沒有搞過女人的巨大肉棒,準備在女兒身上好好爽一爽。

「過來!過來舔爸爸的肉棒!」國煒扶著自己的男根步步逼近小纓,並硬將陰莖塞進小纓嘴裡。

國煒的巨根塞進小纓嘴裡後,感到陣陣溫熱濡濕,數年未曾享受此等服務的他用力的扯住小纓的頭髮前後晃動,使她能夠持續吞吐自己的陽具。

女兒的小嘴服侍得自己舒爽極了,他忍不住開始呻吟出聲。

由於小纓一直只是被動地承受國煒在她嘴裡的肆虐,並沒有去舔弄父親的肉棒。

於是國煒粗魯地用力拍打女兒的巨大乳房並喝道:「給我好好的舔!把它弄得舒服的話,待會爸爸會用它塞進你的小浪穴,也讓你爽上天!」小纓聽到父親竟對她說出這些淫穢的言詞,雖然她尚未經人事,卻也並非對性一無所知,不禁羞紅了臉。

她惶恐地試著攪動舌頭去舔弄滿漲在口中的男性,丁香小舌就這樣輕輕地掃過國煒的龜頭,霎時間國煒全身一震!

一股許久未曾感受到的快感自背脊竄向後腦,使他低吼出聲,差點就此爆漿!

他怕再這樣下去他很快就會破功;雖然他認為將精液射入女兒的檀香小口中、再逼其吞食也是一幅很誘人的畫面,但他此刻只想保留精力,好讓他能盡情開發可愛女兒的香甜處女嫩穴。

於是國煒轉而襲向小纓那兩隻足以使所有男人為之瘋狂的豐潤高挺巨乳,他緊盯著那對大奶子,魔爪不停的使勁揉捏它們,欣賞那兩團白肉在自己手中彈跳的樣子。

他更將嘴巴也湊上去,用力地吸吮那粉嫩嬌艷如清透紅莓的乳尖。

從未被男人如此挑弄的小纓,看到自己的雙乳被父親如此狎玩,加上乳尖傳來的陣陣騷動;敏感的小纓竟不自覺的發出了嬌吟聲。

國煒發現清純可人的女兒竟也有了反應!

他更興奮了,決定加快速度,好發洩自己的獸欲,也滿足可愛的女兒小纓。

接著國煒便粗暴地扒開女兒的白滑雙腿,當他看見小纓未曾遭受男人蹂躪的漂亮陰部時,他簡直紅了眼,恨不得立時將自己正腫脹不已、疼痛難當的巨大肉棒干進女兒的如花小嫩穴里!

國煒撲向小纓,將頭埋在小纓的大腿根部,對著那散發著處女亮澤的兩片小肉瓣伸出了滑舌,開始像發了狂般地吸吮舔弄。

而純潔的小纓又怎麼承受得了如此的進犯,她尖叫出聲,雪白的身子向後仰躺,不斷地顫抖。

令得堅挺的乳房也跟著向上甩動,晃蕩出陣陣令人眩目的乳波。

國煒的舌頭靈活地舔洗過小纓陰部的每一寸,他著迷地盡情品嘗著女兒散發陣陣幽香的美艷陰部,耳中聽到女兒不停的淫聲浪叫,使他更加情慾勃發。

他吸住小纓最敏感的那顆小豆,口齒含糊不清的問小纓:「怎麼樣?爽不爽?爸爸舔的你爽不爽?說!給我說!」小纓經過這一連串的挑弄,對她來說實在是過於刺激了。

她腦中早已一片空白,聽到父親這樣問;她竟神智不清地回答:「嗯啊…爽…爸爸你弄得我好爽喔…啊…啊……」

這時國煒驚喜地發現,小纓的陰部正汩汩地泌出愛液;甚至流經股縫,漫流到了沙發的椅墊上頭,使得小纓的腿間一片濕濡。

「 哼!想不到我的女兒原來是個等不及要被男人操的小騷貨!都還沒被男人玩過,就濕的這麼快了嗎?哈哈…等爸爸把下麵這一根干進你的小穴後,說不定以後你的小穴一癢,就會來求爸爸用大肉棒搞一搞你的小浪穴喔!哈哈哈……」國煒邊淫笑,邊把自己早已難耐得流出透明液體的勃發陽具抵住女兒濕淋淋的蜜穴口,他已等不及插入了。

小纓感覺到爸爸的大肉棒正抵著自己的穴口,並緩緩地摩擦著。

這帶給小纓另一種快感,她覺得自己全身麻癢,而且有一股莫名的空虛感及渴望;她渴望能有某種東西來填滿她空虛的身子。

國煒看見女兒迷離渙散的眼神,知道女兒也性興奮了。

他將臀部向後移了一點,對準小纓的穴口,再將臀部往前用力一挺!

便一口氣猛力的捅破了小纓的處女膜,大肉棒直直的插到小纓的陰道最深處。

國煒感覺到自己的男根被女兒溫熱的陰道嫩肉緊緊的吸住,簡直是人間極樂!

忍不住便甩動起腰部,開始在小纓的緊致小穴里瘋狂抽插了起來!

終於被自己父親姦淫得逞的小纓,由於無法承受如此巨大的男性陽具,而忍不住在父親的狂抽猛送下哀嚎出聲,痛得哭了出來。

「呀啊啊!好痛…好痛喔!爸爸…求求你不要這樣…我的陰道會被爸爸弄壞的…。

」但是國煒早已喪失理智,此時他只想盡情的發洩壓抑了三年的強大性慾。

他緊緊壓住小纓,感受著女兒的彈性巨乳在他胸膛下的波蕩。

他爽得說不出話來,只能含糊的發出呻吟聲,並竭盡全力的將肉棒狠狠干進女兒的熱穴里、再用力抽出!

享受這一進一出之間所產生的快感。

「不要…不要啊…救命……」小纓被爸爸的大肉棒乾得痛不欲生,但當國煒抽插了一百多下後,小纓漸漸的在疼痛感之外感受到一種奇妙的快感;每當爸爸將肉棍插入自己小穴、再拔出去的時候,都會有種酥酥的、麻癢的感覺從陰道肌肉擴散開來,傳至全身。

而且這股麻癢的快感仿佛也傳至她的乳頭,使得她的乳頭更加的硬挺高聳。

「啊啊…我…嗯啊…我是怎麼了……?啊……好奇怪喔…已經不痛了……嗯嗯!啊……」小纓覺得自己的體內多了這麼一根肉棍在進進出出;好像全身的癢處都被搔到了,尤其是爸爸的陰莖頂到自己最深處時,更是舒爽難當,恨不得被多頂幾下,好紓解自己的飢渴。

隨著小纓的處女穴被自己父親的男根完全開通了之後,她淫浪的天性似乎因為被爸爸姦淫這件事,而整個激發出來了。

小纓開始肆無忌憚的嬌聲浪吟;甚至扭動起自己白皙圓潤的屁股,去迎合父親在她體內的粗暴抽插。

「 啊阿!爸爸…再裡面一點…啊呀呀!頂到…頂到了啊!好…好好…嗯嗯…啊!再來…再來啊…爸爸…」國煒聽到女兒已經被自己的大肉棍搞得拋棄羞恥,開始盡情享受身為一個女人與男人性交時的快感了,非常得意,他想,今後多了一個可以洩慾的工具,不僅隨時隨地都可以搞,還隨傳隨到呢!

他一邊奮力地干穴邊說道:「哼!知道爽了嗎?小賤人!不好好的干一干你,恐怕你還不知道爸爸的厲害吧!給我叫大聲一點!叫的好聽的話,爸爸會多干你幾下!快叫啊!」於是小纓便高聲浪叫了起來,簡直就像個淫賤的妓女般;恨不得自己的穴被搞爛似的,邊扭腰擺臀邊哀叫:「啊啊…好爸爸…快乾我…用力點干…我的洞好癢啊…快用你的大雞巴搞我的小洞吧!求你…求你多干我幾下啊…啊啊啊!」小纓這時突然杏眼圓睜,小嘴再也無法出聲,因為國煒緊緊抵住了小纓的子宮口,狠命的攪動了起來!

至此小纓完全的瘋狂了;她白眼外翻、全身激烈地抽慉;嘴角更是無法克制地流出了唾液,尖叫著達到了欲仙欲死的高潮!

「呀啊啊啊啊………」隨著尖叫聲的停歇,小纓的身子也精疲力盡的軟了下來,疲軟無力的任父親繼續蹂躪她的年輕肉體。

國煒看見小纓在他身下癱軟無力的樣子,更加滿足了他的征服欲。

他決定換個姿勢繼續搞他女兒,他突然將自己的男根從小纓的陰道中抽了出來;引起小纓的一陣呻吟:「嗯啊…」接著國煒大聲喝令小纓:「起來!給我趴在床上,把屁股翹高讓你的浪穴露出來!」小纓照著父親的指令乖乖地趴好之後問道:「爸爸…趴這樣好奇怪喔!你為什麼要叫我…呀啊……」不等小纓問完,國煒便扶著陽具,捧起小纓的玉臀,對準那初遭開苞、紅腫充血且淫水漫流的洞口,一個用力;巨根便直挺挺的插進了那銷魂穴。

成熟的男人陰莖再度把初次性交的小纓捅得哀哀求饒:「啊啊…爸爸…別又來了…我已經沒力了…啊…啊…不要再插進來了…呀啊啊!嗯嗯…」小纓被這如野獸般的強烈攻勢搞得幾乎要虛脫了,幾度要癱平在床上,卻又被父親硬拉起纖腰繼續搞她的嫩穴。

改從後面干起女兒的國煒,雙手伸至女兒身前、一手一個,抓住了那對大奶子。

他看見女兒纖細的身子在自己的姦淫下婉轉嬌啼,嚶嚶求饒;雪白纖長的背脊不停顫抖著,細腰不自覺的輕搖扭擺;連帶著白玉般的俏臀也跟著淫蕩的搖晃,形成了一幅淫靡無比的畫面。

他忽覺一陣強烈的射精感襲上背脊,他加快在女兒穴里的抽插速度,陰囊不斷的與小纓的臀部相撞,發出了陣陣肉體相互拍擊的啪啪聲響。

國煒低吼:「啊…我要射了…爸爸要把它們全都射給你了……乖女兒!把爸爸的精液接好了!」此時國煒的快感已達頂點;他抖動著腰部,感到精液正噴射而出:「啊啊!我射了…射了啊啊啊……」就這樣,國煒將囤積了三年的濃精一口氣全都射進了女兒體內!

而小纓被這波又濃又燙的精液一射,強烈的刺激感令她的陰道忍不住收縮抽慉了起來!

嬌喊道:「啊呀呀……」她未成熟的子宮也因為吸收了這些精液而蛻變了,至此小纓已在自己父親的調教下成為了真正的女人了,而這些都還只是開始而已……

數天后,小纓就讀國二的妹妹琪琪補完習回到家,一進客廳沒看到這個時間應該在看偶像劇的姊姊,正感奇怪時,她聽到浴室傳出了怪異的聲響。

琪琪好奇的前去查看;原本以為是姊姊不舒服而躲在浴室的琪琪,輕輕推開浴室的門後,眼前出現的景象卻讓她嚇呆了。

琪琪看到爸爸還把兩手伸到姊姊身前,去捧住那兩顆正前後彈跳、撞擊洗手臺上鏡子的豐滿巨乳,並粗暴的擠壓揉捏姊姊的乳房,使姊姊的哀嚎聲更加的淒厲了:「啊啊…不要啊…爸爸…饒了我吧!我…我再也不行了…呀啊啊…」這時,以為姊姊正承受著痛苦的琪琪忍不住出聲了:「爸爸!你在對姊姊做什麼?」而突然蹦出的問句,把被性交的快感衝昏頭的國煒和小纓嚇了一跳。

但當國煒冷靜下來後,他的肉棒竟肆無忌憚的繼續在小纓的體內進進出出;反倒是小纓因為被妹妹目睹與爸爸做愛的情形而羞紅了臉。

這時國煒忽然將陰莖抽出小纓體內,朝琪琪走了過去。

而小纓心裡已經猜到,妹妹也即將被爸爸姦淫了……。

國煒對稚嫩的小女兒說道:「琪琪,爸爸跟姊姊正在做一件很舒服的事喔,你想不想也舒服一下呢?」琪琪似懂非懂,也就傻傻的點了點頭。

國煒看見小女兒這樣天真無知,想必自己一定又能再次飽嘗鮮嫩處女的破瓜大餐,想到這裡,他剛才尚未在小纓體內發射的肉棒更加興奮勃發了。

他一把抓住琪琪拖著她走向臥房,而正因為陽具正處於極度亢奮的狀態之下;國煒無心等待琪琪性興奮。

他將小女兒推倒在床上後,掀起琪琪國中制服的百摺裙,就硬把她的內褲扯到了腳踝上。

琪琪害怕的問:「爸爸…為什麼要脫內褲呢?這樣真的會舒服嗎?」

「嘿嘿…別急,待會爸爸一定會讓你很暢快的,哈哈哈……」國煒邊淫笑著邊順手將擺在櫃子上的凡士林拿了過來,並拉開琪琪的雙腿,取了一些軟膏塗抹在她細嫩誘人的小穴穴口。

接著便迫不及待的用手將琪琪壓制住,並且把肉棒湊到小女兒的洞口後,他屁股用力往前一挺,便一舉強硬的搗破了琪琪幼嫩的處女膜!

琪琪發出了貞操被強行奪走的淒厲尖叫:「呀啊啊啊!好痛!好痛啊!救命…姊姊救我啊…不要…爸爸不要了……啊!啊!」無視女兒痛苦的哀嚎聲,這時的國煒如癡如醉地享受著陰莖被幼嫩女體內的豐盈嫩肉所緊緊吸附住的快感,他隨著野獸的本能瘋狂的在琪琪穴裡急速抽插,乾得幼女琪琪幾乎要痛暈過去。

國煒一邊強暴小女兒,一邊誇讚女兒的處女陰道:「呼…呼…女兒你的穴真是他媽的緊啊!比你姊姊的還緊…夾得爸爸好爽啊…喔…我從沒干過這麼有彈性的小騷洞呢!喔喔……」接著國煒更將琪琪的雙腿擡高跨在自己肩上,整個人壓向琪琪,狂暴的甩動腰臀在幼女的體內瘋狂馳騁。

而柔弱無力抵抗的琪琪也只好邊流淚邊忍受這非人的折磨;任父親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

當疼痛升高到最高點時,琪琪終於忍不住暈厥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琪琪昏昏沈沈的醒了過來,眼睛都還沒睜開就感到自己的下體有異物在進進出出。

仔細一看,原來自己原本還穿著的制服,此時早已被父親剝光。

而正在自己身上奸辱淫樂的;也正是父親。

原來國煒將琪琪操暈了之後,不久就因忍耐不住而在親生女兒的陰道里射了精。

但當他抽出琪琪體內後,看到小女兒雙腿無力的大張、穴口甚至流出了白濁精液的景象時,他竟又興奮了,於是就順勢脫光女兒,二度姦淫了琪琪,直到琪琪醒轉。

「嘿嘿!小賤貨醒了啊?被干醒的滋味如何,是不是很爽啊……」國煒一面淩辱著琪琪、一面說著骯髒的言語,這讓琪琪痛苦萬分、無法接受。

她嗚咽的說道:「爸爸…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這不是我的爸爸……」國煒毫不理會,反而加重了對女兒干穴的力道,使琪琪不輸姊姊的Dcup巨乳不斷前後震盪搖晃:「哼!你少跟我來這套,若不識相點的話,以後才有得你受呢!」

就這樣國煒又與女兒性交了約半個多小時,再度將精液灌入女兒的子宮內:「嗚啊!爸爸再也忍不住了…爸爸要發射了…要把寶貴的精液全部吸收進去喔!你從沒有感受過這種感覺對吧?現在爸爸就教你啦……」說完國煒就盡情的在琪琪體內射出了淫精,任琪琪再怎麼掙扎哭喊,也阻止不了自己純潔的身軀被親生父親的骯髒精液所玷汙,只好任由父親的精液射入子宮……。

接連奪走兩個女兒的童貞之後,國煒簡直是如魚得水,每天強迫一對如花似玉的女兒與自己性交淫樂,作為供他發洩的性愛工具。

有時甚至一次要兩個女兒來服侍他,大玩父女3P遊戲,國煒便一次搞兩個洞,搞的女兒們高聲浪吟;大喊爸爸我再也不行了…

經過每天頻繁且激烈的性交之後,小纓與琪琪都已經沈迷在性愛快感中,不可自拔了……。

而國煒更要求兩個女兒在家絕不準穿戴胸罩及內褲,以便他性致一來隨時就能上,簡直是享盡了人間極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