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地里的豐滿熟女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2)

高高的山在四面環繞,仿佛無時不刻在保護著這個甯靜的小山村。山霧繚繞的深處是孩子們永遠嚮往缺無法抓住的一個嚮往。在這小山村裡住著100多戶人家。時常有老漢牽牛悠閑而過,也有婦女們站在一起東家長西家短,更有孩童三五成群。

龍安現已經年近五旬,參雜著少許白發的平頭下有一雙精光四射的小眼睛。 !

雖然上了年紀卻顯得十分精神。是個公認的好人。他的老婆叫董銀花比她小五歲身材嬌小眼睛很媚,微微一笑就會有兩個增添她個人魅力50點的酒窩。年輕的時候迷倒了不少男人。村子裡的男人們即使到了現在看到她路過的時候也不願意少看上兩眼。就因爲她胸前豐滿的胸部在走路的時候都會上躥下跳。

龍安本是村裡的村長,精明能幹。但因近年來雪災大雨弄的這個靠莊稼吃飯過活的村子人人怨聲載道。這不前陣子又因爲大雨使得棉花收成低了很多。

(2010年- 2011年全國的棉花很可能會大幅度漲價。過年盡量穿羽絨服吧。棉質秋衣,襪子。最好快點買了。等過年是一定會漲價的。)龍老漢乾脆辭掉了村長,給了比自己年輕20歲的劉光當。

自己趁著還有些精神去了城裡找到兒女們托關系在市場門口花了點錢做起了炒板栗的買賣。這一天下來倒是掙到幾個錢,索性把瓜子和花生一起炒出來賣。

生意也還算不賴,老婆本來想去幫忙,但是被龍老漢拒絕了。用龍老漢自己的話講就是本來生意就小家裡的莊稼也不能丟了。

好歹家裡還有10多頭豬還要養。

旁邊的地里是新任村長劉光老婆吳天華,看到董大娘提著保溫盒和一個可樂瓶子裝的白開水笑道:「董姨啊,這一天到頭家裡家外忙活每天吃冷飯可別把身子弄垮了啊。」「哎。莊稼人就這賤命啊。」「姨啊!可不能這麽說呢。你才四十多。這人的一生可才一半都不到。可別糟踐了自己啊。」天華皺著眉頭爲董銀花憤憤不平。女人的命可不能自己給自己糟踐了。

「你這孩子能這麽說,姨就算再忙再吃得差也能活到一百歲。」聽完天華的話董大娘心裡暖暖的。

在這個陽光明媚的午後等待她的是汗流浹背。雖然現在已經進入了初冬時期。

但是體力活可不是那麽容易就幹完的。這不快到下午4點的時候這天華已經一身汗了。好歹年輕些乾的也快索性跟董姨打了個招呼便回家洗澡去了。再說董銀花這邊看著這100畝地索性去喝口水,陽光透過瓶子裡的水折射到董銀花的眼睛使得這雙嬌媚的眼睛更加嬌媚燦爛。酒窩在喝水的時候時隱時現真是把人迷死了。

喝過水董銀花來到夏天搭的簡易瓜棚里。拍拍床板上的灰塵躺了下來,這人一累就想睡覺。何況是忙了一天到了黃昏的時候是最累最乏的時候。董銀花閉目養神。

大概20分鍾後。當她睜開眼的時候隱約聽到了腳步聲。是剛上任的村長劉光。

g

「董姨啊,看我家媳婦沒?」劉光看著從棚里出來的董銀花眼睛是不是看看她豐滿的大奶子。

「哦,她年輕嘛,乾的快。不像我們這些老東西了。早就乾的差不多了。」董銀花並沒有發現他那雙不老實的眼睛在自己的胸部上不留痕跡地掃過。

「董姨你可沒有老,要是不認識您的可不會相信您有40多歲。」繼續多看兩眼的藉口。

「瞧著劉村長這嘴,說話真中聽。」董銀花這麽一笑嬌媚的眼睛+ 淺淺的酒窩+ 豐滿的胸部+ 渾圓的大屁股。如果是個餓急了的狼估計都不用進瓜棚就地就姦淫了。

劉光一看這董大娘也不反感自己乾脆就多聊一會「呵呵,董姨好啊。人又勤快。又有福氣。聽說村長現在在城裡一天掙得錢比我一個月的都多呢。這都是董姨您長的福相,帶來的啊。」聽他這麽一說董銀花可急紅了臉正可謂錢財不外露。否則會早來麻煩她急忙辯解:「這是哪個嚼舌根說的。我家老龍在外面也掙不了幾個錢。你可別聽別人胡說啊。」看著董大娘的保溫飯盒他若有所思想了想:「放心我可不會亂說。我先回去了,您要是一個人不想做飯就來我家吃。」劉光說完轉頭就走了。似乎想到了一個主意。 qg " ecZ x!l|&"}:5;

董大娘似乎還想說些什麽卻眼睜睜看著這個1米7高的小劉走遠了。「被他這麽一說,還真有點餓了。」董銀花把飯盒的飯草草吃過。又開始忙了起來。

天黑了,董大娘才從油菜地里出來。看著這片地心裡想著來年春天這里會有多麽大的一片油菜花啊。那景色可就是相當滴美啊。那好家夥那是% ¥#%¥# 省去寫景篇400字。董大娘收拾好農具馬上又趕著回家給豬喂飼料。自己吃了飯將門一鎖準備洗澡睡覺。眼睛一閉一睜一天就這麽過去了。 9[Q:Svi2Z> F`2!TuL

轉眼就要過年了。快要過年的時候也是村子最忙的時候。大家都進城辦年貨賣掉豬牛雞鴨莊稼。豐衣足食過個年。老龍一直忙到了臘月29才回家當然是和孩子們一起回來的。同時也帶回了很多的鈔票。這當然還是折騰到了一個人,那就是董大娘。忙了一年到了過年還是要忙。做飯,兩桌,洗碗兩盆。但是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們和懷孕的大女兒心裡也就欣慰了許多。

到了晚上堂屋裡放了很大一張床然後所有的房子基本都住滿了。男女分開睡。

除了老兩口。老龍喝得醉醺醺的。把燈都關了,董大娘這才將房門關好。脫掉衣服進了厚厚的被子裡。老龍雖然今天高興但是也沒有多喝,爲什麽呢?因爲在外面那麽長時間沒有碰女人,所以今晚留著精神好好伺候自己老婆啊。老龍急急忙忙將董大娘身上的背心和大褲衩一把脫掉。

這可樂壞了董大娘,但是女人的矜持還是占上風「這孩子們都在外面睡呢,你可小聲點。」「知道,知道這麽長時間不弄了,想不想?」說完老龍迫不及待地抓著老婆左邊的大奶子揉搓起來。

「想!想死我了。」嬉笑著董大娘的手也不老實地摸向老龍的JB。老龍的JB剛好一隻手抓下多出一個龜頭,不是很大也不算小了。硬的嚇人。

老龍吐口唾沫在手上往董大娘的B上一抹,這也就叫潤滑了。接著挺起老槍壓在董大娘的肚皮上。在20分鍾里董大娘沒有發出叫床聲也沒有肚皮的碰撞聲。

就在輕微的喘息聲中結束了這半年以來和老頭子的第一次交歡。仿佛偷情一般,倒也痛快。

年過完的時候家人們就似散掉宴席該回城的都回了城裡,只剩下孤獨的董大娘一人在家。當然老龍在臨走的那天晚上也沒有辜負董大娘自然是好好的伺候了自己的夫人。唯一不盡性的還是因爲兒女們的存在做愛的時候完全不敢發出哪怕過大的喘息聲。這一點可憋壞了兩對已到中晚年的夫婦了。

隨著春節的結束新的一年來到了。董大娘依舊要挑起家裡的全部擔子。雖然不缺錢但是自家的地給別人也捨不得。索性也就一個人慢慢干。

農民最辛苦嗎?這個答案可以否定。

因爲,大多數的農民們如果看到這都知道,忙的時候很忙,也就是施肥播種撒農藥收獲的時候比較忙一點,其他時間還是很閑的。

這不春天到了雖然在秋天的時候播種的油菜現在也長的差不多了。在春天也是雜草喜歡長大的時候。董大娘時不時要去除除雜草野菜什麽的。但是看著綠綠的油菜尖尖上那一點點黃色。心裡還是很高興的。畢竟這是即將收獲的喜悅啊。

董大娘現在不是很忙了,中午在家裡吃過午飯,把長的肥肥的豬給喂好了,在家裡小睡了一會。

這一睡到起床的時候竟然已經到了下午3點半,心裡還在思量著要不要去田裡的時候,門外的鳥撲著翅膀在院子裡面直響。

董大娘來到窗邊看著一隻麻雀正在吃著稻草堆邊的蟲子。

董大娘炕上鋤頭和;鐮刀。一看這裝備就知道這是要去除草的。在臨地里忙活著的自然是新上任的村長和他家媳婦在忙活著。看樣子已經乾的差不多了。劉光夫婦一看見董大娘來了。停下了手裡的活到一邊「董姨!都這麽晚了還來地里啊。」吳天華主動跟董大娘打了招呼。丈夫劉光在一旁拿起喝水的瓶子猛灌了一口水。

「哎。都長成型了。不用天天來看著了。說真的也有些日子沒看見你們了。

這年過的還好吧?」董大娘隨口附和著。

天華從老公那接過瓶子也喝了幾口水。劉光接過話「哎,還不是和以前一樣。

但是以後也許就會熱鬧了。」「怎麽個熱鬧法啊?」董大娘很好奇。 -

這時候看見天華很扭捏地捏了劉光一把。低聲害羞地說了一句「我有了。」「真的?哎呀,那可好了。幾個月了?」董大娘的這一笑酒窩出來眼睛眯成一條縫。那個媚啊。 .

「兩個多月了。吃什麽都不好吃。看到油膩的就想吐。聞到香味也惡心。可把我難受死了。」天華說著興高采烈。

「那你這反應也太大了。小劉啊,我看那你得好好讓你家媳婦在家呆著可別動了胎氣。你呀!也是懷了孩子就得好好養著啊。可千萬別累著。董大娘可是過來人了。動了胎氣對孩子可不好。」兩個女人喋喋不休。 「那天華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一點雜草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劉光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眼睛又一次不留痕跡地從董大娘的胸前掃過,雖然穿的很多衣服。

也沒能掩飾住胸前那恐怖的兩座「大山」。

「沒關系,你先去忙吧。我在這坐會等會我們一起回去。以後我就不來地里了。」這句話說完明顯露出絲絲的甜蜜。

「恩,那我也去忙了。」董大娘的背影開始出現在天邊的小道上。那豐滿的大屁股把劉光誘惑得恨不得天華趕緊死回去。然後自己好好把這董大娘給操個底朝天。

「晚上要不去我們家吃飯吧,董姨。」天華大聲地喚著。

「那你乾脆回去做飯,我忙完了和董姨一塊回來。」劉光嘴上隨口說著,其實心裡巴不得她趕快回去自己好對董大娘下毒手。

「也好。那我去別人家買點好菜。今晚好好吃上一頓。」天華說著也不顧董大娘在小道上大聲地客套。只是回了句「董姨,一定要來啊。我這就去準備。」接下來一個小時兩個人在自己家的地里忙活著。劉光很快便把自家的活乾的差不多了。他拿上水和鐮刀來到董大娘家的油菜地里,看著董大娘正蹲著用鐮刀除著雜草,那屁股被壓得更加豐碩。看得劉光不由得走了神。董大娘一回頭,看著劉光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心裡一下就明白了。「看什麽呢?劉村長?」這句話說完兩個人的目光交織到一起,足足10秒鍾。還是董大娘轉移了目光。 劉光厚著臉蹲在董大娘旁邊,拿著鐮刀幫著除草,嘴裡的話還是那麽正常:

「沒看什麽,董姨我幫你,等會去我家吃飯吧。」「好啊。不過你媳婦既然有了。你可得好好照顧她啊。這女人啊,懷了孩子可不能大意。」董大娘和一般的大嬸一樣可能是寂寞所以心裡的話很多。總說個沒完。抓到個人就想說個痛快。可是劉光可不想光說不練。

劉光背過董大娘故意用屁股頂了一下她。因爲董大娘除草重心本來就在前面這一頂直接把董大娘頂了個狗啃泥。劉光馬上慌了,本來就只想吃個豆腐哪裡知道自己看不見後面,一下用力過大。他忙轉身從董大娘身後用手扶她的腰想一把把她抱起來。哪知道手卻因爲用力觸到了董大娘的那對豐滿的大奶子。這下董大娘可是十萬個不幹了。

「好你個劉光啊,在後面把我頂了。這手還到處亂摸。我看啊,你小子就不該叫劉光應該叫流氓。」董大娘一邊打開劉光的手一邊拍著臉上和身上的泥土。

當拍到胸部的時候眼睛瞄了一眼劉光,這一眼兩人看了足足1分鍾。

沒有開花的油菜杆子一米5高,在地里看不到瓜棚在什麽地方。就在這油菜地里黃昏天色有些暗了。兩人在夕陽的餘暉下隔了不到半米的距離相互對視著。

這時劉光的嘴巴立刻壓住了掙紮著的董大娘的嘴。董大娘換亂地四處看。生怕被別人看到。董大娘用力掙脫了劉光。瞪著眼睛說:「你這孩子被別人看到了怎麽辦。亂來!連姨都敢親,你不想活了。」劉光順勢又上前摟住董大娘「董姨我喜歡你。」說完嘴巴又一次壓在了董大娘的嘴上舌頭不安分地撥弄著董大娘的嘴唇。

一隻手朝著董大娘左邊的大奶子襲去。(用的是右手)董大娘心裡亂成一團。

這感覺從來沒有過。除了自己的老頭子還從來沒有讓人這麽親近過。心理上偷情的刺激一下湧了上來。再加上是這麽年輕的小夥子。

董大娘身子一下就軟了,緊閉的牙齒也慢慢松開。

感覺到董大娘的牙齒松開了。劉光睜開眼。看到董大娘的眼睛已閉上。看樣子八成已經有戲了。

劉光用舌頭更加溫柔地在董大娘的嘴裡閑逛著,摸奶子的手也開始不安分,慢慢去解了董大娘外套的扣子。但是很快就失望了。因爲下手的時機不對。董大娘裡面有一件桃紅色的毛衣。這無疑阻礙了很多東西。

當劉光的右手接觸到董大娘的左乳時。他興奮了。因爲董大娘沒有戴胸罩。

兩個小西瓜一樣大的奶子居然沒有戴胸罩。算然隔著毛衣。 .

但不能否定的是:董大娘的一對豐滿巨乳很柔軟。

就這樣揉了一會,劉光索性連著董大娘的球衣毛衣一起,往上一撩,兩個大奶子立刻就跳了出來。

董大娘的奶頭是咖啡色的,乳頭和一般的婦女一樣,因爲哺乳過所以像棒棒糖一樣的小圓球。

乳暈直徑比桌球的直徑小一些,至於小多少就請看官自己去量吧。

劉光放棄了董大娘的嘴巴舌頭直接進攻左邊的乳頭。

(等會進攻右邊大家不要急)弄的董大娘哼了一聲。

「我說小劉啊,你家媳婦又漂亮又年輕,你怎麽能對大娘這樣。」董大娘雖這麽說但兩只手卻親親摸著劉光的頭發。

劉光停下動作並幫董大娘落下衣服。「哎,我不是說了麽。因爲我喜歡董大娘啊。董大娘你的身材可比我家那個要好多了。你的眼睛也那麽漂亮哪個男人能不動心啊。」劉光說完用左手摟著董大娘朝著瓜棚走去……到了瓜棚劉光的下面已經很硬了,他扶著董大娘坐到木板床上。一顆顆解開董大娘厚重的外套。將毛衣一撩看見那巨大的奶子。用嘴吸住右邊的奶頭使勁舔弄著左邊的大奶子也被握在手裡玩弄著。玩弄了一陣子董大娘卻不願意了。

「我說小劉啊,這天太冷了。這樣今晚上你到我家。我給你留道門。」說完站起身整整身上的衣服和淩亂的頭發。將外套的扣子扣好。

劉光覺得也無所謂了既然董大娘答應了自己也就不怕什麽了。兩人又親了一會便說說笑笑離開了油菜地扛著鋤頭和鐮刀向著劉光家走去。

劉光在回去的路上特意買了兩瓶白酒。到了家,和董大娘就看見滿桌子的菜已經準備好了。吳天華端著最後一大碗雞湯放在桌子上。用手摸摸耳垂說:「姨啊,你們可算回來了,正好弄完了飯菜。快坐。」「天華啊,你看你弄那麽多飯菜累到了吧。懷了孩子少干點活。我又不是什麽稀客用不著這樣麻煩。」董大娘並沒有因爲油菜地里的事情表現的不自然。這人老了也就成了精了。董大娘說完緩緩坐了下來。

「快天華,快坐啊。」劉光顯得倒是很興奮。在三人都入席了之後你一句我一句倒是很熱鬧仿佛油菜地里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劉光和董大娘喝了幾杯後也拿了個空杯子給天華倒上,天華本來就滴酒不沾。現在又懷了孩子。但是丈夫硬是因爲高興一定要讓她敬董大娘一杯。

天華耐不住面子也就主動敬了董大娘一杯。哪知這一輩下去因爲氣氛實在很融洽所以天華在喝完第五杯的時候腦袋一沈。爬在了桌子上。再看看時間已是晚上8點半了。劉光和董大娘卻一點沒醉。兩人將天華扶到臥室床上。天華一倒頭便鼾聲四起。看來是醉的不輕。但酒品倒還不錯至少沒有發酒瘋。劉光給自己的老婆蓋上被子。在出門的時候再無顧忌一手抓在董大娘的肥臀上。

董大娘一震,覺得不妥。慌忙打開了劉光的手。拿著鋤頭和鐮刀在門口深深看了劉光一眼便走了。

劉光也沒有閑著馬上收拾好了碗筷桌子。將燈關上帶上門便出了門。

一路上都是別人家電視劇的聲音。現在這個黃金時間正是大家看電視的時候,整個村子就劉光一個人在路上,向著董大娘家走去。

來到董大娘家院門果然是開著的。劉光進去了之後帶上院門。又悄悄進了大門。回收輕輕將門鎖死。看見只有一個屋子亮著等。劉光躡手躡腳地走過去。仿佛有著絕美的肥羊等著這個灰太狼。劉光輕輕推開一條門縫,裡面的場景讓劉光眼睛圓睜。

天啊。董大娘正背對著劉光蹲在一個盆子上用手洗陰道。水滴順著屁股仿佛珍珠一般顆顆滑落於盆內。 白花花的大屁股仿佛在召喚著劉光。

這一幕把劉光看呆了,劉光下身不住地硬起來,拱在褲子裡好不難受。

劉光將門輕輕推開悄悄來到董大娘身後雙手在那對大屁股上一捏。把董大娘嚇了一跳。

「哎呀,個死小子嚇死我了!」董大娘順手抓過毛巾擦乾了下身。剛要提起褲子。劉光可不依。抱住董大娘嬌小的身軀向著那張老夫妻睡了幾十年覺的大床上。董大娘嬌笑連連:「快放我下來。你這死小子。可別把我給摔了。」劉光來到床前輕輕將董大娘放在床上。

「董姨你真是太漂亮了。」劉光迅速退去董大娘的褲子。董大娘急了。「先去把外面的門給關上。」「早就關了。可想死我了,我的董姨啊。」劉光一幅猴急相剋樂壞了董大娘。

董大娘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笑道:「那行,你不急今晚董姨就是你的,你去把電視機打開聲音不要太小了。也別太大。」劉光迅速打開電視機,順便將衣褲一起拖干淨。董大娘這邊也沒有閑著。將褲子整了整放在一邊攤開被子看著劉光脫完最後的一條短褲。露出長長的大雞巴。

要知道這大雞巴可是自己家老頭子的幾倍大。劉光來到董大娘洗過的盆子那拿起盆子將自己的大雞巴好好洗了干淨。對著董大娘的臉鑽進了被子。是個一般的狼狼也知道他們這是在干什麽了。劉光翻個身壓在了董大娘身上。董大娘的雙腿一分開舌頭便朝著那個老屄舔了上去。董大娘被劉光突如其來的這麽一下給愣到了。 直到舌頭碰到陰道的時候忍不住叫了一聲。要知道和自己家那老頭可從來沒有這樣過。著感覺麻麻癢癢的太舒服了。董大娘閉上眼靜靜享受著。劉光的腦袋伸出被子看著董大娘一臉享受。不滿地說:「董姨?舒服不?」「舒服。舒服死了。你這是干什麽?怎麽停下來了。」董大娘看著劉光從被子裡探出的腦袋很好奇。

「您也幫我那東西舔舔,那東西好吃著呢。」劉光說完又鑽進被子裡。

董大娘可從來沒有幫人口交過。用手抓住那根大雞巴。心裡一陣感歎。真是個寶貝家夥啊。哪兒大用手抓住還露出一大截。這要塞進嘴裡可能會插到喉嚨還要再露出一截。董大娘在馬眼處舔弄了一下。弄得劉光舒服死了。拿舌頭用力頂了董大娘一下。

董大娘一驚將雞巴含在嘴裡。這手抓在靠近蛋蛋的一截,嘴裡含住都快到喉嚨了,還有近5公分在外面。 兩人用這姿勢玩弄了一會。董大娘的下面流了很多水,再不願意了,要求劉光爬上來。

董大娘脫掉那件薄薄的毛衣。就只剩那件棉質的秋衣了。連個奶子鼓鼓的,看得劉光垂涎三尺。劉光將龜頭在滑溜溜的陰戶上蹭了蹭。屁股一沈強行進去了。

董大娘哪裡受過這麽大的家夥。只感覺這東西都要把自己下面弄爆了。陰道壁上火辣辣的,子宮也被頂的難受。董大娘深深地皺著眉頭,用小粉拳敲打著劉光。

劉光一看這陣勢知道是自己那大家夥讓董大娘吃不消了。急忙抽了出來輕聲說:「是不是太大了啊?」「你也知道啊。死小子,慢一點。」董大娘自己把球衣撩起到奶子的上面。

這次他知道了,慢慢地進去。但是董大娘的眉頭依然緊鎖。兩只腿自覺地分的開開的。

兩只手在自己的奶子上亂摸。嘴裡含糊不清地淫叫著。劉光緩慢地抽插了10幾下。

董大娘似乎也適應了。嘴裡的淫叫聲也開始纏綿了許多。連個酒窩淺淺的。

這讓劉光稍稍加快了抽插。慢慢地越來越快。

「啊……快點啊,好舒服啊……快……不要停啊……啊……」董大娘這才不到10分鍾就來了第一次高潮。劉光加快了速度。沒一會董大娘便在一聲高亢的淫叫聲中泄了身子。劉光只覺得下面暖暖的。仿佛被尿澆了一般。董大娘寫了身子就暈了過去。劉光並沒有射出來。還在不停地抽插著。

過了一會董大娘醒了,看見肚皮上的劉光還在干自己。

她溫柔地用手去抓著劉光的屁股感覺著劉光朝自己的老屄用力。自己也開始擺著腰配合著劉光的抽插。 劉光抽插了近半個小時後,在董大娘的哀號聲里射了董大娘一肚子精子。

董大娘並沒有急於讓劉光離開自己的肚皮,說在裡面軟了再出來對身體好。

劉光也就趴在董大娘身上穿著氣。因爲太熱了劉光把背上扛著的被子掀到了一邊。

董大娘的一身赤裸的肉體暴露在劉光眼前。

他還沒有好好看過董大娘落體的樣子。現在董大娘完全暴露在劉光的面前機會難得劉光自然是好好看了一遍。將董大娘身上唯一的秋衣也脫掉了。

「不怕冷啊。姨身上有什麽好看的。全都是肥肉。」董大娘看著劉光色迷迷的眼睛嬌嗤道。

劉光看著董大娘那顆像珍珠一樣的陰核,在大雞巴的擠壓下完全暴露在外面,內陰唇居然是粉紅色的。 這和天華的比起來簡直就是極品啊。肥厚的外陰唇像兩個小饅頭鼓起來包著自己的大雞巴。

劉光在陰道的雞巴非但沒有軟下來,反而更加硬了。 `

董大娘嚇了一跳。果然董大娘接下來足足又淫叫了1個多小時。

劉光這才射了精。軟下來的大雞巴帶出黏黏的液體。有董大娘的也有劉光的精子。弄得床單濕了一片。劉光和董大娘躺了一會董大娘便起床倒了盆熱水。和劉光洗完了。「小劉啊,來日方長。你先回去吧。董大娘這門永遠爲你留著。別讓你家天華知道了。」劉光親了董大娘一下便匆匆穿上衣服回了家。

到了家裡天華依然睡的很熟。劉光也就放心地鑽進了被窩裡面。

從此,劉光晚上基本都要在董大娘家的那張大床上,在電視機面前和董大娘火拚1個多小時再回家。 春天到了。農村裡的人們也就等著油菜長出籽。沒有什麽事情乾了。一幕非常壯觀的景象在農村人眼裡也不是那麽好看。但是在城裡人的眼睛裡那可是非常壯觀的。一望無際的油菜花連綿不絕如黃色的花海在太陽的照射下格外耀眼。仿若花海,陣陣春風暖暖吹過花浪翻滾。鏡頭拉近在這花海里有一個簡陋的瓜棚。

董大娘雖然人老了但耳朵卻很好使。隱隱聽到有人已經了油菜地邊上雜草在人的腳下發出絲絲的響聲。董大娘滿面通紅用力推開劉光朝著發出聲響的油菜地邊鏡頭地看著。劉光也在傾聽著腳步聲慌張地提上褲子。兩人聽著腳步聲很慢。

但是確實很清晰。慌忙穿好衣褲。劉光親了董大娘一下朝著發出聲響的反方向鑽進油菜地跑了。董大娘整整自己的頭發朝著發出聲響的地方慢慢走去。快到邊上的時候才看清楚原來是劉光的媳婦吳天華。這可嚇壞了董大娘。吳天華隱隱聽到腳步聲在向自己靠近一看原來是董大娘。便開口打招呼:「董姨怎麽是你?到這地里來干什麽。現在都開花了就等著結籽了還忙什麽啊?」

被天華這麽一問董大娘也慌了神:「沒事。我這不是怕瓜棚太髒了。過來把床板收拾一下。到時候好堆油菜杆子。」要知道豐收的時候油菜杆子那可是成片成片的哪是一個小瓜棚能裝的下的。這個藉口也就只有慌了神的人能編的出來了。

天華也覺得好笑,但是也不願多問。既然看到了董大娘也就聊了起來。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朝著遠處走去。

劉光慌慌張張跑回了村委辦公室。坐在辦公室里喝口茶開始處理一些瑣碎的工作。心裡的緊張也隨之慢慢平穩下來。

到了晚上。劉光見老婆睡著了。偷偷下了床朝著董大娘家走去。到了董大娘家關上門劉光的本性完全暴露出來。董大娘可急了。打開了電視將聲音開到可以讓外面的人聽不到屋裡的聲音她才開了口:「你啊,知不知道今天外面的腳步聲是誰的?」

劉光一頭霧水「誰啊?難不成是你們家老龍?」

董大娘今天只穿了件綠色的薄毛衣。這還是女兒過年帶回來的一件羊毛衫。

胸前的一對大奶子將羊毛衫撐的鼓鼓的。「是你們家天華。哎看到我抓著我聊了好半天。我看我們還是收斂一點的好,可不要讓她看出了什麽。」劉光可不管這麽多。現在門也關上了電視也打開了。劉光毫不客氣地將雙手在那對奶子上柔嫩起來。董大娘輕輕拍了他的手一下,劉光反而將手移到腰處掀起了薄薄的羊毛衫。

一對肥乳跳了出來。劉光用嘴巴叼住右邊的奶子又添又吸弄的董大娘也受不了了。

抱著劉光的頭輕輕呻吟著。劉光迅速將衣褲一起脫掉將董大娘的褲子扒下來,用舌頭舔弄這董大娘未洗淨的陰道,好重的味。正舔著董大娘家新裝的電話響了。

董大娘推開劉光。來到電視機前將聲音關小,拿起電話:「喂?」

「是我啊。你在幹啥呀?」電話那邊傳來了老頭子龍安得聲音。

「哦。我在看電視呢。你在那邊還好吧。賺了多少錢?」

「哎,這年過完也就賺不到幾個錢了。」龍安很沮喪地說著。龍安這老頭做夢也不會想到老婆子正裸體跟自己講電話。更要命的是家裡還有個裸體,還不是別人就是自己給提上去的新村長劉光。要是老龍知道了估計非要暈死10次不可。 ]

董大娘光著屁股,肥碩的背影在劉光的眼裡是那麽誘人。這時候劉光安奈不住了。 跳下床穿上鞋子走到講電話的董大娘身邊用右手套弄著自己堅硬無比的陰莖。左手揉捏這董大娘的巨乳。董大娘向劉光那巨大的雞巴上瞄了一眼用食指放到嘴唇上,示意讓他安靜點,別搗亂。

「家裡的油菜地開花了,遍地都是很漂亮的。反正生意不好。你要不要回來玩幾天散散心?」董大娘說著輕輕拿開了劉光的左手。 「看了幾十年了還有什麽好看的。我看要不你還是來城裡吧。這邊很繁華。 我領你好好玩玩。」劉光根本不理會董大娘將董大娘的背往前一推。董大娘的手本能地扶著桌子。劉光見董大娘彎下了腰。將陰莖一挺從董大娘背後插進去。董大娘講電話講的好好的背突如其來的硬物插入身子劇烈抖動了一下。但硬是沒有發出一聲淫靡的叫聲。 、 「好。我過幾天就去。到時候再給兒子打電話讓他去接我。不說了電話費貴。

我們過幾天見面再說。」劉光在後面抽插著。董大娘舒服的想叫又不敢叫。只好順著老頭子。想快點掛電話。

「也好。到時候再說吧。那就掛了啊。」董大娘掛斷電話,卻沒有起來的意思。劉光沒有抽出來。伸長了手將電視聲音開大。兩人又抽插了一會。董大娘想起來劉光卻不願意。就這樣董大娘半彎著腰劉光在後面也不抽出來兩人一點點向床邊移動著。董大娘好不容易到了床沿舒服地趴在床邊重重地喘著粗氣。劉光加快了抽插速度。足足操了半個小時劉光才將精子射進了董大娘的身體里……沒過幾天董大娘和劉光打了聲招呼。去了城裡,去城裡之前也免不了被劉光爆操一次。

進了城一切都和村裡不一樣。這里高樓大廈,坐在出租車里的董大娘驚訝地看著路邊的大廈。和兒子到了家裡看見兒媳婦正在帶孫子。見婆婆來了兒媳很熱情地打著招呼。小孫子看見了奶奶也高興地纏著奶奶玩。晚上老龍回了家。看見老婆來了很高興和兒子喝了幾杯酒。小孫子才3 歲也嚷嚷著要喝。一家人在歡樂的氣氛中結束了晚飯。孫子很喜歡奶奶。讓奶奶抱著感覺肉呼呼的很舒服。晚上硬是要和奶奶睡。董大娘和龍安好不容易見次面。龍安晚上當然要好好補補老婆。 哪能讓孫子壞了事。但是孫子硬是軟硬不吃,結果沒有辦法三個人擠在一起。等孫子被故事講睡著的時候老龍再忍不住了。將老婆壓在身下。將陽具插進老婆的陰道里,這一插進去就發現大了不少。老龍作完之後喘著氣。要知道老龍可是個精明的小老頭。他一進去就知道了自己的老婆肯定沒有在家守婦道。只是他也不點破。這種事點破也沒有用。但是老龍下定了決心不管怎樣也要改變一下。這種狀況。

老龍第二天賣掉了攤位,講家底拿出來算了一下。大概有30W。老龍索性買下了一家小超市。把董大娘帶到了超市:「怎麽樣。以後這就是我們老兩口的晚年了。」董大娘心裡知道估計一輩子也別想再回村裡了。也許就要在城裡過下半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