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美國夢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我的媽媽叫林美芸,出生在中國北方的一個小鎮里,姥爺是煤礦工人,姥姥是家庭婦女,媽媽的家庭絕不富裕,是中國偏遠城鎮里最貧寒的那一群。可是俗話 說,山溝里也能飛出金鳳凰,貧寒的姥爺和姥姥,卻生出了一個水靈靈的大姑娘,那就是我的媽媽,她從小就有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透著憂郁和美麗,皮膚白里透 粉,透著高雅和潔淨,沒文化的姥爺也破天荒從字典翻出美芸這麽個典雅的名字。就這樣,林美芸來到了世間,註定迎接她曲折坎坷的生活。

媽媽出生的地方是個小市民充斥的社會,貧窮的小鎮里,到處是面黃肌瘦的工人和來自鄉下的乞丐,人們爲了幾角錢都可以勾心鬥角,長年累月彼此算計,城鎮里 一到夏天就骯髒成一片,每個角落裡都有垃圾,時不時的缺乏教養的男人們站在牆角撒一泡尿,酸臭的味道就能停留很久,在牆上留下發黃的惡心的尿痕。在這個環 境里長大的媽媽,固然有其美麗出衆的外表,但內心卻也是小市民的,她貪婪,她勢利,她工於算計,她甚至也會滿口粗話的罵街。

但是,也許有一點媽媽和小鎮的人不同的,就是她從小喜歡把自己打扮成想像中高貴的大城市女孩,她非常的討厭那個小鎮,厭惡她的家鄉,她作夢都想飛出去, 甚至,隨著媽媽越來越長大,她厭惡姥爺和姥姥,厭惡她的父母,厭惡他們穿著寒酸骯髒,厭惡他們目光短淺,厭惡他們的一切。

打定了主意要離開小鎮的媽媽,努力的學習,令人吃驚的用功讀書,媽媽不是一個腦子很笨的人,她成功考上了大學,雖然不是全國名牌的大學,但也是南方浙江 省很優秀的一所大學了,終於能離開這漂浮著礦灰的貧窮的家鄉了,去南方,那裡意味著金錢和成功還有數不盡的美麗的光環,媽媽就是帶著這樣的夢想,匆匆忙忙 踏上火車,再也沒有回頭看姥爺和姥姥一眼。

媽媽的大學時代是花枝招展的,她有天生的資本,她美麗,高窕,皮膚白嫩,身材豐滿,媽媽出現的地方,就是男生注目的焦點,最終挑剔的媽媽,還是在大四選 中了一個本地商人的兒子,那就是我的爸爸,他的外表其實並不出衆,個子中等,帶著眼睛,說起普通話來尖聲細氣,但是他有錢,準確的說是爺爺有錢,我們家在 浙江做鞋子的生意,是中國最早富起來的那一部分人吧。不知道媽媽是真的愛爸爸,還是愛上了爸爸的家族,總之他們結合了,並很快的生下我。

婚後的媽媽沒有像其它女生一樣搜腸刮肚的找門路找工作,她嫁了爸爸,自然過起少奶奶一樣的生活,爸爸摟著豐滿白嫩的媽媽,也樂於給她悠閑的生活,就這 樣,一年之後,我就出生了,那年媽媽22歲。可惜好景不長,爺爺和當地新任的大官鬧僵了關系,大官到處刁難我家,生意越來越淒慘,最後狠狠的賠了一筆之 後,爺爺心灰意冷把工廠關了,給爸爸留了一些生活費之後就會溫州鄉下養老去了。大樹一倒,我們家立刻貧寒起來,爸爸只得去公司做營銷員,一個月兩三千的工 資,沒到月中就花完,媽媽再也受不了了,她也找工作。所幸媽媽也是大學畢業,她很快在一家外企找到了會計的職位,當然了,一個漂亮成熟的少婦,英語又好, 很容易被外企的老闆看中吧。那一年,媽媽28歲。媽媽這個人既冷漠又熱情,她的內心是自私的,可有時又很盲目和沖動,其實媽媽一點也不愛爸爸,他根本不是 她理想中的那種型,當初爸爸的家庭也有錢有地位,現在一切都沒了,媽媽越來越討厭爸爸,他們幾乎天天吵架,我是媽媽的親生兒子,可也是爸爸的骨肉,那時的 我甚至覺得,媽媽討厭爸爸兼帶的也討厭起我來。不過畢竟我是她的親生兒子,也是家裡唯一能和媽媽說幾句話的小孩,我時常去媽媽的公司玩,也認識她的老闆金 先生,金先生是一個香港人,作爲美國公司在杭州的全權代表,金先生職位很高,人面也寬,應該是個很成功的男人,至少比月薪2000的營銷員老爸強多了吧。 但是金先生也是一個帶眼鏡的男人,帶著金絲邊的眼鏡,總是很色迷迷的樣子,我發現他看女人時第一眼總是先看屁股和胸部,然後才看臉,特別是當他看我媽媽的 時候。媽媽是那種典型的北方美女,身材很好,腰細,屁股大,特別是生了我之後,屁股更顯豐腴圓潤,走起路來兩片肥美的肉左擠右擰,好像在比賽看誰最先撐破 緊身褲,哺育過孩子的乳房也十分飽滿,我發覺金先生特別迷戀的喜歡看媽媽的身材,媽媽進公司沒過幾天就被金先生破格提拔,成了總經理秘書兼財務顧問。慢慢 的,媽媽回家就很晚,上班前也更喜歡化妝,有了錢就去買衣服,很多衣服打在包里甚至爸爸都不能看,我猜一定是那種很性感的衣服,因爲有一次我碰到金先生帶 著媽媽在內衣區逛。爸爸的情緒越來越低落,酗酒和打麻將,他那點工資怎麽夠玩的,沒幾下就輸的精光,媽媽和爸爸越吵越厲害,索性一怒之下,媽媽打起包去公 司住了。

家裡沒了媽媽,最無辜的是我,連飯都沒的吃,餓得厲害了,爸爸就吼我,去找你媽去。沒辦法,我只好去公司找媽媽。媽媽住在公司的套房裡,一張很寬大的雙 人床,屋子裡香香的,都是女人的味道。看我餓成那個樣來找她,她雖然不高興,可也不忍心起來,本以爲金先生不歡迎我,可沒想到卻是他建議媽媽,小濤可憐, 就和你一起住在公司吧。

就這樣我常常就住在公司媽媽的套房裡,我發現金先生經常來找媽媽,還是很晚的時候,來的時候還對媽媽動手動腳的,媽媽紅著臉說不要孩子在身邊,金先生就 壞壞笑著,把媽媽攬進衛生間,門關上,不一會兒裡面就傳來媽媽呻吟的聲音。那時的我很好奇,就貼進鑰匙孔看裡面,媽媽光著大屁股,上身只剩一件短短的睡 衣,正跪在地上給金先生口交。金先生邊享受著,邊用力揉挫媽媽的秀發,口交了很久,金先生的那個肉棒終於變硬了,他就說,"怎麽樣,我的東西很大吧,你老 公的大還是我的大"

媽媽就媚眼擡起來瞟他一眼,繼續親著肉棒說,"我那個死老公,是屬肉蝦的,怎麽和你比,當然是金老闆的大了,奴家好喜歡金老闆的大肉棒,嗯,人家想要嘛 ──" "嘿嘿,騷貨,看你這騷樣,發情了吧,看來我說得沒錯,留你兒子在這里,反而能讓你更興奮,嘿嘿"兩個人在里淫言穢語,看得我目瞪口呆,其實金先生的那個 玩意兒根本不算大,我也偷看過爸爸的,準確說,他的肉棒和爸爸的都不大,短短的一截,像三寸丁一樣,肉棒頭也不夠粗。可媽媽還是極力的誇贊,這讓金先生很 興奮,小肉棒翹起來一跳一跳的,連忙讓媽媽爬在浴缸上,把大白屁股撅起來。媽媽聽話的撅起屁股,金先生猴急的就插進去,其實媽媽那裡還沒有什麽蜜液,挺干 的,金先生一定插得很困難,媽媽的眉毛也疼的緊緊瑣起來,牙齒咬住嘴唇,忍不住的哼哼著痛苦。畢竟肉棒小,還是插進去了,金先生舒服的抽插起來,可媽媽臉 上的表情還是那麽痛苦,蜜穴周圍仍然很乾,所幸金先生沒插幾下,就忽然高叫起來,腰一挺,幾點白浪打進媽媽身體里,小肉棒一下子就軟得掉出來,整個人也虛 脫了一般爬在媽媽背上,只有一雙淫手,還不滿足的繼續揉捏媽媽的大屁股。媽媽的臉滿帶厭惡,她心裡一定在想,這真是個沒用的男人吧。

晚上金先生都沒走,我睡在外面的沙發上,金先生摟著媽媽睡在裡面,門一關,我再也看不到他們做什麽了。可是到半夜,能聽到他們說話。只聽媽媽說,"金老 板,折騰半夜了,你不累嗎" "小寶貝,沒能讓你高潮啊,我真過意不去" "哎,算了,你最近太忙,回頭我熬湯給你補補身體就好了" "小寶貝,我好愛你,你要什麽我都答應你" "哎,是嗎,那我出國去美國的事,你給人家操心了沒有啊"嗯,這在辦著呢,你也知道,911後,現在簽證都不好辦" "哼,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和美國大老闆很熟了什麽的,我就是想出國學習深造,然後回來再幫你啊,捂捂捂,眼看著年齡都快30了,我好苦。"看嬌滴滴的媽 媽哭了,金先生連忙心疼樓住媽媽,親著媽媽白嫩的脖子說,"小寶貝,你越長一歲就越成熟美麗,放心吧,簽證一定很快給你辦好,7月前就有消息。" "也就是說7月就能飛去美國了,嗯,乖哥哥,金老闆你真好,奴家愛你"媽媽一下就撒嬌起來,轉過身撲到金先生懷里。金先生的手順勢沿著媽媽的後背摸到大屁 股,又摸進屁股縫里探尋濕潤的肛門。

"寶貝,什麽時候把你的菊花屁眼獻給我。" "七,奴家那裡還是處女呢,連老公都沒碰過" "我不就是你現在的老公嗎,給我吧" "嘻嘻,可你也得夠硬才行啊,乖,養養身體吧,將來機會多著呢" "說得也是,說得也是……"金先生不好意思的直道歉,一夜無話了。

媽媽最後一次回家,已經是她要走的前一天了。她手裡拿著機票往爸爸眼前一晃,冷漠又高傲的說她馬上就飛美國留學了,憤怒的爸爸咬碎牙齒也只能往肚子裡 吞,看著媽媽收拾起箱子頭也不回的走到樓下,那裡停著香港金先生的車。面對爸爸媽媽是一貫那樣的瞧不起,嘴角帶著蔑視和冷笑,但她要進車門的剎那,還是看 了看我,眼中露出些許的悲憫,畢竟是親母子吧,我眼淚一下就流出來了,媽媽眼圈也有些紅,她忍了忍淚水,說了一句話,"小濤,乖,等媽媽回來接你。" 然後就毅然決然的坐進轎車,再也沒有回頭了。

之後過了半年,媽媽從美國寄回一封信,是經過中國大使館公證的離婚通知書,也許正是害怕在中國離婚糾纏太多,媽媽遠到美國後才提出離婚,爸爸也沒什麽理 由去辯駁,只好接受這個事實,接受這段慘淡的婚姻。這之後的爸爸更加消沈,連營銷員的工作也丟了,每天除了酗酒就是昏睡,我被迫搬回溫州鄉下和爺爺奶奶一 起住。據說那個金先生不久後,忽然被查出有財務問題,被檢察院起訴走私罪,職務丟了,人也被打發回香港,靠社會救濟金度日,落寞的很,媽媽再也沒有聯系 他,想必他也知道自己不過是女人出國的跳板吧。

就這樣我住在溫州,直到兩年之後,我接到了媽媽再一次結婚的消息,這時的她已經具有美國居留,來信說要接我過去。這時我十二歲,媽媽剛剛34歲。當我在 紐約機場下飛機見到34歲的媽媽時,媽媽更美了,果然那個金先生說得沒錯,媽媽是那種越長一歲就會越來越成熟美麗的女人,那天的媽媽穿著漂亮的連衣裙,站 在機場笑眯眯的等我,雖然我知道她偷過男人,知道她勢利又放蕩風騷,知道她對爸爸如何的無情無義,但她畢竟還是我的媽媽,我也畢竟還小,見到媽媽總是開心 又高興。而正當我尋找那個繼父的時候,卻發現媽媽身邊沒有什麽中餐館的老闆,而是站著一個高大健壯的美國人,咦,媽媽信里明明說是嫁給餐館的華裔老闆啊, 怎麽會是白人呢。

「小濤!都長這麽大了,來,這位是傑克叔叔。」 隨著媽媽的介紹,我看清了站在她旁邊的雄壯如牛的美國人。好家夥!他是個四十多歲的美國白人,個子比一米六二的媽媽要起碼高出兩頭多。只見這名身高起碼有 185公分的白人男子有著金黃色的頭發,及一身古銅色狀碩的肌肉。 他健壯的胳膊上繡滿了刺青,看起來很嚇人。那男人伸出大毛手要和我握手。哇塞,那一手金毛,真是西洋男人啊! 他一隻手輕輕鬆鬆的提著兩包行李放進了他的豪華歐美車。我坐飛機太困,打瞌睡了。

他把我和媽媽帶到一間小型別墅里,就走了。房子裡應有盡有,大電視,高級DVD機,各式各樣的甜品都很全。媽媽高興極了,給我吃著吃那。我和媽媽這樣幸福的過了一星期。我真的不知道媽媽是怎樣的得到一棟這樣棒的別墅。

一星期後的一天晚上,我被開門和吵鬧的呻吟從睡夢中攪醒了。我還以爲有小偷來了呢。我從床上起來,悄悄的打開了門。中廳的燈光很耀眼,根本就沒有什麽小 偷。倒是那位叫傑克的美國人紅著臉來了,還帶著另外一位男人,是他一樣的強壯白人。看起來,倆人都有點醉了。進了屋後,媽媽拿出了威士忌來招待他們。傑克 跟媽媽說了一通英語,媽媽猶豫了一會兒,便臉紅紅的進了屋。不久,媽媽從屋裡出來了。不過,她是四肢著地的爬了出來!媽媽身上除了一條連肥美陰戶都掩不住 的丁字褲外便一無所有!更不可思議的是,媽媽美麗的脖子上還有一束狗鏈。見到這種吃驚的場面,我悄悄的躲在了我的門後。由於我的小屋離著中廳很近,所以我 的視野非常的清晰。媽媽一出來,她那美麗眩目的雪白肉體立刻引起那夥外國人的驚豔,紛紛圍上去撫摸我媽媽。媽媽爬在地上輕輕的羞哼扭顫,傑克抖了抖系在她 優美頸項上的細鏈,她柔順的爬上了茶幾,仰面躺下,同時自動把腿張成M字型,倆個外國男人如獲至寶般,一把拉開那片布少得可憐的丁字褲,毛茸茸的大手摸遍 她身體里外,濕膩的唇舌在她每寸肌膚攀爬,媽媽敏感的體質一下就有了激烈的回應,我看見一名白人的手指,從她兩腿間黏起一絲透明的愛液,媽媽的腳趾用力的 揪夾在一起,正和傑克熱吻。

哈…。 啊…。…。啊……。噢…。「媽媽愉悅的嬌喘愈來愈大聲和不堪,我忍不住又擡頭看去,傑克的朋友埋在我媽媽毫無遮蔽的下體,�啾啾啁啁〃正吃的有聲有味,她 兩條勻直光滑的腿早被抓舉在空中,雪白誘人的身子如魚兒般挺跳,那兩名洋人一邊欺辱她、一邊也自脫衣褲。哇!他們的肉棒每根都像怪物似的粗長,外形更是凶 惡。比那位金老闆的大上不只一倍!

這時傑克也加入和他的朋友一起姦淫媽媽的行列,媽媽高潮呻吟的啼叫愈來愈大聲,傑克像挑起一隻小雞似的輕松把媽媽擡了起來,雙臂操起她的腿彎,將她淩空 抱著干。美麗可愛的媽媽在那高大白種男人的懷中,就像一個玩具娃娃一樣的嬌小。傑克乾了幾分鍾後,又將她傳給下一個人用同樣的姿勢�,玩著淫亂的性愛遊 戲,只不過女主角只有一位,就是媽媽,一位美麗的中國熟婦,而男主角卻有兩人,他們每人的雞巴都翹得老高,怒張的肉棍和龜頭被我媽媽泌出來的愛液濡得紅通 濕亮,每當雞巴從媽媽的小肉洞拔出時,還會發出�啵!〃的一下拔活塞的響聲!

可憐的媽媽下體和每一根巨腸緊密結合的景像,很清楚呈現我眼前,她的大腿和臀部肌肉不斷用力,想必那讓男人銷魂的陰道正吸纏著里頭的巨物,無怪乎玩她的 每個男人都使勁全力蹂躪她,誰都不想先射精,這卻是一場不公平的對抗,他們輪流�媽媽,有足夠的時間延緩高潮到來,我可憐美麗的媽媽卻無法休息,她唯一能 做的只是死命攀住男人寬闊的背膀,扭動雪白屁股和纖細腰肢迎合。

看到這幅羞辱的畫面,我心裡哭了。媽媽並沒有在美國結婚。淫蕩的她竟然爲了金錢和房子,當一位美國人的私人妓女,提供自己豐滿白嫩的肉體來供他和他的朋友來取樂。看著媽媽那副淫蕩的樣子,我很心疼。

這樣的看了一會兒後,倆個白人把媽媽粗暴的扔在了沙發上,讓她翻過身來,像狗一樣的趴在他們面前。其中一人挺起雄壯的洋槍利炮,就要進攻那肥沃的中國美 婦人的土壤了。而媽媽的臉兒潤紅,香喘連連,乖順溫柔的做出個母狗撅起肥屁股的樣子,成熟美婦粉嫩的蜜穴期待著美國大棒的噠伐。

那白人一槍捅進去,像打炮機一樣強力的干起來,大陽具每一下都插進媽媽子宮里,每插進去一下,媽媽就揚起頭,然後就是嬌美婉轉的呻吟,讓男人乾得越來越爽。

這美國人索性一手把媽媽頭發拉起來,像騎馬一樣拉起媽媽的頭,另一隻大手一下一下拍打她的肥屁股肉,一邊猛力干到子宮。啪啪的打屁股聲,美國佬的牛仔吆喝聲,和媽媽這頭中國母馬的迷醉呻吟聲,構成一副變態狂亂而恥辱的西部牛仔圖。

「Haha, ride this chink bitch like a horse, Ben!! Look at her face, she『s loving every minute of it! Tell us, china doll, how’s a big white cock feel to an asian cock?」(哈哈,來騎這頭中國母馬!看她的臉,她非常的享受!中國淫娃,告訴我們,我們巨大的白種雞巴感覺怎樣!

「ahh, oooh, ahh, I like very much your cock in me! (我非常喜歡你雞巴操我的感覺)」 媽媽不要臉的說著。 我日後懂了英語,終於明白媽媽叫的什麽話了。她爲了取悅她的主人們,不惜丟中國女人的臉來說這些不知羞恥的話。媽媽嬌喘個不停,呻吟嬌嗲起來,一聲比一聲 大,像帶有幾分哭泣……

那位叫Ben的男人的情態好像很欣賞面前這位中國美少婦被奸操得上不來氣兒的樣子,看著她被操得滿臉嫵媚的羞臊表情,似在享受媽媽被奸操出來的淒美和羞 臊,他腰部向後一擼,拉出怒漲沖天的粗大白肉棍,帶著幾絲清亮亮的水線,離開了媽媽水汪汪的東方桃源蜜洞,把顫動著的龜頭送入媽媽嘴裡:「get on your knees and suck my meat stick, yellow cunt!(跪在地上, 吸我的肉棒!你這黃種賤逼!)」

「嗯……嗯……」媽媽乖乖的以極優美的姿勢跪在那白人的下面,準備爲那雄大的美國肉棒服務。她嬌羞仰起臉兒,美妙已極地用那一雙杏仁兒眼瞟看著他,先是 不停地用櫻桃小嘴舔抿,接著就垂下眼瞼,慢慢地張嘴含嘬吮舔起來……。她舔得溫柔而細膩,白嫩的玉手把扶著白人粗長嚇人,布滿青筋的陰莖,吸得美國人舒服 地喊叫起來「ohh…this chink slut is born to suck cock…her mouth feels so good」(這中國騷貨生來就是給白人添雞巴的……她的小嘴真舒服)聽到誇獎,媽媽更賣力的上下擺動著頭,一吸一放,本來已經勃起的陽具,現在顯得更大, 立得更高,口水使得它閃閃發光。媽媽的嘴上下套動,不時能從她吸緊的臉頰上看到龜頭頂出的痕跡。

Ben一邊發出滿意的咕噥聲, 一邊欣賞著媽媽爲他口交時所發出的口水聲。顯然,看著自己的白色肉棍在一個豐滿中國女人的口中進進出出,是很有侵略占據感的。 不可思議的是,我的小陰莖在偷看中也慢慢的升起了頭……

這時,旁邊等的傑克不耐煩了,他把媽媽的雙手繞到了她的背後,接著拿住系在媽媽脖子上的狗鏈緊緊的將她的兩支細手腕綁住。媽媽恥辱的姿勢使她散發出東方 弱女子的性感。這真是奇妙的景像:一個被狗鏈子牢牢的困住的肥美中國女人,正爲一位大的不像話的白人男性而努力的奉獻自己,只爲了讓那他爽快。而旁邊還有 另個男人在等待用他的美國大棒來欺負這中國性娃娃。

不久,那個叫Ben的男人就瀉了,倒在了沙發上,呼呼的喘氣。不過媽媽並沒有就此停止。捷克幾乎沒有給媽媽任何的喘息時間,就把他的美國大炮戳進了媽媽 的已被侵犯的櫻桃小嘴裡。她那粗暴的動作讓媽媽小小得吃了一驚,不過,她馬上又乖順地恢複了性服務。爲了要幫助他泄精,淫蕩的媽媽加倍努力地吸吮著他的龜 頭。在一吸一放之間,他的的陽具越來越硬。比起他的朋友來,捷克更能持久。不管媽媽怎樣賣力的前後擺搖著她的頭,還是不能滿足那美國人的獸欲。他那巨大的 陽具在媽媽嘴裡毫不憐惜地沖撞大約二十分鍾後,終於看起來要射精了。捷克大吼一聲, 「EAT MY FUCKING CUM, CHINA WHORE!」 (吞下我的精液!你這中國賤貨!)他牢牢地抓住媽媽那黝黑發亮的秀發。我以爲他會把他那粗大的陽具從媽媽嘴裡拿出來,可是,他竟然毫不客氣的把精液噴射到 媽媽的嘴裡!!!

可憐美麗的媽媽,身爲玩物的她,只能被有錢外國人肆意的玩弄。她被那濃濁的精液嗆得都流出了眼淚。可是沒有辦法,她的頭被緊緊抓住,沒有辦法吐出來,而 且手被綁在後面,沒辦法把他推開。那該死的白人的精液非常多,多得讓媽媽跟本來不及吞下就滿了出來,粘稠的精液順著她的嘴角從下巴流到乳房上,沿路流到了 她的陰毛。

那美國人驚人的射了足足一分鍾才終於結束,接著從媽媽玉口中抽出他的陰莖,當他的龜頭才一拔出來,立刻就有好幾滴精液滴在她的秀臉上。他接著把他的陰莖 往媽媽秀臉與白嫩乳房上抹,抹的她皮膚亮晶晶的,就好像末了護膚膏後一樣。接著,媽媽將那根陽具放入口中,吸那陰莖所上沾的精液,發出滋滋的聲音。她慢慢 的伸出舌頭,將他那仍在跳動的肉棒上舔的一干二淨,還吃下了去。媽媽的臉上沾滿了眼淚和精液,雖然如此,她還是擡起了頭不知羞恥的對男人抿嘴一笑,好像要 感謝對她肉體的糟蹋。

那男人把媽媽的狗鏈解開後,就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用手指著他那還在硬挺著的雞巴示意讓媽媽清理他和他的朋友。媽媽小心翼翼的用熱毛巾擦淨了他們的身 子,還爲他們穿戴好了衣服。 那個叫Ben的朋友滿意的拍打著媽媽的白嫩屁股,對捷克「誇贊」著: 「you lucky bastard! Where did you find such a fine piece of submissive asian meat? I betcha empty your load into her slanted twat every night」。(你這幸運的混蛋,你是在哪裡找到這麽漂亮聽話的亞洲嫩肉的?我敢打賭你天天晚上給她灌注你的精液。)說後兩人哈哈大笑。可見,在他們的眼 里,媽媽不過是一個供他們白人瀉欲用的中國精液尿壺!媽媽的白人主人在桌子扔了幾張鈔票,就直徑的和他的朋友走了。而媽媽她卻不顧羞恥的搖擺著大白奶子和 肥屁股歡笑著把他們送出了門。

經過這件事後,在我那早熟的心靈中,媽媽已經變成了一位爲金錢和在外國居住權甘願自身爲一隻下賤的中國母狗。爲了出國,她不屑出賣自己的人格和國格給美國男人舔他們的大肉棒。媽媽認爲她可以靠著這位叫捷克的在美國長久的呆下去,可是,事情並沒有這樣簡單……

不久以後,一個星期六的早上,媽媽正在沖澡,而我正在中廳里看卡通片。正當我看得上勁的時候,門鈴「鐺,鐺」的響了。媽媽剛剛沖完了澡,就匆匆忙忙的穿 上了一件睡衣去開門。只見門外站了一位大約十八,九歲的高大美國青年,打扮的呼里呼哨的,就像一個流氓一樣。「Are you Ms. Lin?」 他問道。媽媽點了點頭。那年輕人,往屋裡看了一看,見只有我和媽媽在家。他又小聲地在媽媽的耳朵里咕嘟了什麽,不知說了什麽,不過這使媽媽大吃一驚。媽媽 馬上叫我關了電視,回到我的小屋去,她要和這位大哥哥說話,小孩最好不要在旁邊礙事。

好奇心驅使著我「乖乖」的假裝溜到了我的房間,可是,我實際上是躲在了離門口不遠的牆背後。我要聽媽媽和這位陌生人要談什麽。

這個年輕人用輕蔑的口氣跟媽媽說他的名字時Brad,而他竟然就是私養媽媽那個美國有錢男人的兒子!聽到這里,媽媽驚得不知說什麽好。接著,他又凶惡的 要挾起了可憐的媽媽。雖然我的英語也不是非常的好,不過,他好像是在嚇媽媽說他要把他送到移民局然後遣返回國,因爲她勾引了他的父親要騙他家裡的錢。

一提到移民局,媽媽馬上嚇的花容失色,全身顫抖。媽媽緊張的拉著那男人的手,用她那不很流暢的英語哀求說要她干什麽都行,就是別把她遣返回中國。見媽媽 那驚恐的樣子,brad的口氣沒有剛剛那麽強硬了。他色迷迷的打量著我媽媽那豐滿奶白的身體了。我媽穿著平時在家穿的無袖吊帶睡裙,腳上是雙粉色僞絨毛拖 鞋,她的吊帶睡裙是紗質的,料子也很薄,甚至可以看到她裡面穿的粉紅色三角褲和隱隱約約兩個乳暈的位置。媽媽慌亂中忘了帶乳罩,上身什麽都沒穿!加上了媽 媽那一頭才洗過的長發和她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香皂味,構成了一幕誘人的春景。

Brad色迷迷的盯著我媽的胸脯看。我媽似乎察覺不妥,臉一下脹得通紅。那該死的brad看著看這一下把我媽的胳膊抓住,又湊上去握住了我媽柔軟的胸脯。自己的奶子被陌生男人把弄著,我媽頓時癱軟下來。

轉眼過去三周了,在這三周里Brad沒有再找我的麻煩,可是好景不長,一天我身體不舒服,中午請了假,我早早地回了家,準備在家吃中午飯。我輕輕地打開 門,想給我媽一個驚喜。剛把門打開,我就聽見一陣從我媽的房間里傳出的騷動聲,接著是一陣含糊不清地說話聲和笑聲。我輕輕地走到我媽媽的房門口,發現門沒 有關上,留有一條比較寬的縫。我偷偷往裡一瞧,驚得我目瞪品呆。房間里居然是Brad和他倆個朋友,還有一個全身赤溜精光的黃種女人,她的頭被夾在一個高 大的美國青年的胯襠里。只見那女人全身肌膚光滑柔嫩細膩,兩只大奶子飽滿而又挺翹,煞是惹人愛不釋手,在另一個青年人手裡變化出各種各樣不同的形狀,而這 時的Brad則正在狠插著那個女人的小肉穴,不時的還用力拍打著那女人非常豐滿地大屁股。而那個女人被他們三人玩弄的十分地狼狽不堪,嘴裡還不時地發出吱 吱唔唔地悶哼聲。

不用問也知道,這個眼前被三個高大的美國年輕人玩弄欺侮的亞洲女人就是我那可憐的媽媽。她那兩只原本就很大的乳房,現在更大了,差不多比原來要大上一倍 了,臉上還常常帶有一絲紅暈,顯得十分地紅潤。這時,只聽Brad:「Ahhhh」 大叫了一聲。我猛然驚醒,只見brad的朋友拔出自己的雞巴,用大雞巴敲打著媽媽的臉:「Go clean up his pipe you submissive chink whore!」 (去給他添干淨雞巴,你這乖順的妓女!)而那個美國人這時猛然用雙手捏住了媽媽的兩粒黑色大奶頭,用力往上一提,只聽得媽媽:「哇 」的劇叫了起來。我看見媽媽被那個高壯的白人的硬生生地從床上給拎了起來。只見媽媽被他捏著兩粒大奶頭愣是給轉了個身,變成了躺在brad的胯襠間。只見 brad用他的美國大雞巴狠狠地敲打著媽媽她可愛的中國櫻桃小嘴, 「lick my cock, you piece of yellow meat!(黃種賤肉,來添我的雞巴!)」 他邊說邊把媽媽的雙腳抓住往媽媽的頭下方用力一摁,這一下,我見媽媽她那十分豐滿的大白屁股被擡舉在了半空中 了,就見 brad一手拎住媽媽肥大的一片陰唇,用另一手重重地拍打著媽媽的小肥穴,耳中就聽得啪啪啪的一陣拍打聲。我見媽媽那又白又嫩的小肥穴立刻變成了通紅通紅 鮮嫩鮮嫩地大肥穴了。我見了不由得驚訝不已。

過了一會,我見brad松開了拎著媽媽陰唇的左手,改用右手抓在媽媽的股溝里,大拇指摳進了媽媽的肥穴中。只見他右手一用力,就像耍雜技一樣把媽媽往上 用力一拎,手腕一翻,我就見媽媽硬是在空中被brad給翻了個身,變成了媽媽憑空坐在了brad的右手上,實際也並不是完全坐在brad的右手上,準確地 應該說是被插在brad右手的手指上而已,而媽媽的整個人完全就靠了她自己的小肥穴和屁股溝中被brad插入的右手上了,而此時坐在了brad的右手手指 上,被插在半空之中的媽媽,又由於她的雙腿剛才被擺放在了她的腦後,一時之間,雙腿無法自己放下,因而,她不得不用雙手去搬自己的雙腿。

這樣一來,我就看見了一副極其淫蕩地景像。一個體態豐滿的東方少婦,全身赤裸,雙手和雙腳高舉,全憑她自己的肉穴和屁股溝,憑空地坐在了一個強壯白人男 子的手指上,這幅慘樣令我目不忍睹,同時也驚歎brad的神力。一時之間我看呆了。這時,耳中聽見從房間裡面傳來瘋狂的笑聲,以及叫好聲,同時,也夾雜著 女性細微的呻吟聲。我擡頭見brad神氣活現的高舉著自己的媽媽,同時,命媽媽保持著這個令媽媽感到十分羞臊不堪的姿勢不準動。他自己則舉著我的媽媽慢慢 地從房間裡面往客廳里走來。

我見了嚇得忙躲進了自己的房間,把門打開一條縫,從門縫里往外看著客廳里即將發生的一切。我見媽媽被brad用右手插進她的肉穴中,舉著進了客廳,後面 緊跟著手中拿著數碼攝像機的另外兩個美國青年。這時我發現媽媽的雙手改成了在胸前托著自己的兩只大奶子,做出一副獻禮的羞臊樣子,隨著葉少陽舉著她在客廳 裡面兜了一圈後,她的雙手又改成了在胸前合十,用兩只小手臂托起自己的兩只碩大的乳房,猶如觀音坐蓮,所不同的是觀音是坐在蓮花上,而媽媽她則是光光地大 屁股被插在了葉少陽的右手手指上。"

兜了幾圈後,我看見brad把媽媽擺放在了客廳中間的餐桌上,而且,是倒放在了餐桌上,實際上就是手腳頭朝下,只有光滑柔嫩的大肥屁股被擺成凸自朝著半 空中,這時,我看見brad的朋友拿來二束鮮花,往媽媽她的肉穴和屁股上各插了一束,而另外的一個朋友則拿著攝像機對著媽媽擺的姿勢,細細地拍了起來。我 看得目不轉睛,半天不敢吭聲。

三個十幾歲的男孩把37歲的成熟美豔的女人玩弄的服服貼貼,媽媽的嘴,比,肛門全被雞巴插入,媽媽賣力的迎合,媽媽的三個肉洞被灌滿了精液,媽媽從此成 了他們的玩物,他們把媽媽扒光,讓媽媽給他們唱歌跳舞,媽媽的細腰,大屁股,大咪咪風騷的扭動,他們命令媽媽喝他們的尿,媽媽不敢不聽,張開淫嘴,任由他 們把尿撒在嘴裡喝下,來淫辱自己,他們把媽媽的淫蕩畫面排了下來,還用擀麵杖和啤酒瓶捅媽媽的比和肛門。

媽媽被玩得越來越乖順, 她有時候還陪這些高中生去聚會,然後他們都叫媽媽脫光衣服跳舞給他們看, 然後一個一個欺負她……

不久,萬聖節就到來了。爲了能融入社區里鬼節的氣氛,媽媽也在中廳里擺設了各樣的鬼節道具,還爲我買了一套面具,好讓我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去他人家討 糖。鬼節的晚上,吃過晚飯,媽媽就一直催我,問我什麽時候出去討糖。我發現他的表情很急促,就好像記者把我趕出家門,但是趕不走,所以心裡慌亂。過了很 久,我春備好了我的面具和袋子,才跟我媽說「我走了」,她心不在焉的應一聲,看錶情明顯有些緊張。

我出去後,找到了我班上的另一個中國小孩,我和他是好友。我們一家挨一家的敲門討糖,很快大獲豐收,裝了半袋子多的糖。兩小時後,我們繞著社區轉了一 圈, 又回到了我住的小房。 奇怪的是, 我們家的門前爲了很多的人,而且都是十八,九歲的高中生。難道他們也討糖嗎? 我心裡寫了一個大問號。於是,我更朋友道了別,跑回了家。哇!人太多了,我憑著我矮小的個頭,終於鑽進了我自己家門。嘩,在微暗的中廳里,Brad和他的 一個朋友正忙著在我媽的臥室門前收錢呢,他們還種著拍著隊的人還叫, 「e in, e in! Step into the room of pleasure. Get a taste of the orient! Ten bucks a person!」(來吧, 來吧! 進來看吧!來嘗一嘗來自東方的美味!每人十美元!)。咦,他們在我家裡看什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