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婦賤兒

2016-06-06     檢舉     收藏

我叫Cary,46歲了,是一位中學教師,我是一個非常保守的人,後來被兒子搞到好似淫婦一樣!那是兒子設計讓我看了許多情色小說,那些情色小說都是兒子從網絡上找來的。

我和兒子亂倫多年,性生活都是不錯的,但兒子喜歡看色情片,有時我和他一邊看,一邊做,他又會在我耳邊說叫我淫蕩一些,當我叫床時他又會叫我叫得大聲一些、淫一些,當時正在給兒子搞得性慾高漲之時,我多數會依他的話做。

兒子常說我身材好,想我多穿性感的衣著上街,我問他:「你不怕媽媽走光嗎?」他反問我走光會不會興奮。但我未試過,不知道。

而我的工作是不可以穿得性感的,後來兒子叫我和他上街時穿得性感些,試過好幾次穿有少少低胸的弔帶上衣,乳溝微露,短裙暴露出一對長腿,引來街上許多色色目光。起初我有點不自在,誰知慢慢又習慣了,反而覺得有人看,證明自己尚有吸引力,只有兒子在身邊,那就不怕別人怎樣望啦!

誰知有次給自己的同事撞個正著,嚇得我以後不敢再穿得這麼性感了。但兒子越來越希望我多點性感,甚至暴露一些,不過我始終沒答應他。

一天周末,兒子要上班,我在家裡做家務,發覺兒子書桌上有一個透明檔案夾,我從來未見過,便好奇打開來一看。內里放了一些用印表機印出來的文件,隨便翻來看看,好像是一些小說,由於我向來都喜歡看小說,於是便看看是什麼小說。

看下去才發現竟然是一些情色小說,翻開頭一兩篇都是寫暴露媽媽的,心想我兒子也常要我穿得性感暴露,也就看看這些小說怎樣講。誰知一看之下越看越入神,再翻一翻往後的文章,除了寫媽媽裸露外,還有群交、伴侶交換等故事,好些小說更是以女性為第一身的角度來寫,看起來特別有親身的感覺。

情節內容看得我心神難定,一邊看,一邊發覺自己的下面好像很濕,難道自己……我連忙放下檔案夾。那晚自己好像特別需要,兒子也說我變得很騷。

接著下來的幾個周未,我發覺兒子書桌上都有一個和上周不同顏色的透明檔案夾,內里都有不同的小說,我越看越上癮了。

因為自己念書時是選文學科的,雖然平時和兒子都有看A片,但文字的渲染力對我來說更為強烈的,尤其是有好幾篇以女性為第一人稱來寫,刻畫得很有渲染力,且當中有幾篇的場境竟是我熟悉的工作環境,我看過之後,情節常常浮現於腦海中揮之不去。

慢慢地我又發覺自己好像受了小說文字的影響和浸淫,漸漸在思想上覺得有些變化,只要在一些機會的造就下,自己也好想像小說中所描寫的女主角那樣裸露性交,心理上是覺得沒有問題。因此當兒子要求我穿些很性感或者很暴露的衣著時我也接受下來,甚至叫我故意走光我也照做了。

例如有一次,那時是天熱,和兒子出街我多數穿短裙,坐下拉高了裙腳,整個大腿便全露了,我看見車廂里的人有些已色迷迷地盯著我了。這時兒子坐在我對面的座位上,他打手機給我,叫我把兩腿張開一點,我打眼色說不好,他老是堅持要我做。

我只好把腿張開一點點,我不知車廂里其他人的反應如何,但我看見對面的人則不斷望著我一雙腿,我感到有點羞恥,但仍裝作若無其事,任由兒子在對面看著我走光。

有次看電視節目,我跟兒子爭論誰會勝出,我們兩人各有偏好,我不忿兒子那種權威性的語調,便和他打賭,他開出的條件是:輸了的要完全聽從贏的人吩咐做兩件他指定的事,而且不得反悔。

我很有自信自己一定會贏,而且心想若我贏了的話,哼!兒子你有難了!於是想也沒想清楚便答應了。

結果真的是兒子贏了。我見自己輸了,便想用媚功去嗲兒子,平時我一嗲兒子,兒子便會投降了,誰知這次媚功不行了,他反而溫柔地對我說:「媽媽,你不是一個願賭服輸、很講信用的美人麼?」這次倒是我要投降了。

我問兒子想我做什麼,他說要我脫光衣服到樓下倒垃圾。

我問他:「你不是講笑吧?」

他說:「不,我是說真的。」

好,願賭服輸,剝清光到樓下倒垃圾就剝清光到樓下倒垃圾!於是我二話不說,把睡袍從頭頂脫了下來,因為那時的我已習慣在沖涼後只穿上睡袍,不再著胸圍內褲,我脫了睡袍便是赤裸裸的了。

我渾身光溜溜的拎著垃圾袋出門,我打開門先看看走廊沒有人,便迅速走出大門,去到後樓梯(由於我們的大廈不准把垃圾丟在樓梯間,必須由住戶自己把垃圾拿到後樓梯地下的垃圾桶內)。

我估計現在是半夜,應該沒有人會出來丟垃圾了吧?因為多數住戶都是等到第二天清早上班時才順便把垃圾拿出去丟的,但我還是小心翼翼的走下去,恐怕突然有人走出來,那就什麼臉都全丟光啦!我把垃圾丟了之後,再赤裸裸的返回屋內,心還在「噗噗」亂跳,那種刺激衝擊得我很厲害。

「媽媽,刺激不刺激啊?」

「哼,你不怕媽媽被人看光光嗎?」我嘟起小嘴說。

「別忘了,你還有一件事要做喔!」

「你又想怎麼樣呀?」突然一種莫名的刺激衝上心頭。

這時兒子拿了一件風褸叫我穿上,我問:「幹嘛?」

他說:「去公園逛逛。」

「這麼晚?」

兒子沒理會我便拖著我出門,這時我身上只有一件風褸,內里什麼也沒有。我和兒子悄悄離開大廈,管理員沒注意到我們。

這時公園裡所有燈都關了,只有外面微弱的路燈光亮照進來,兒子把我帶到公園中的球場,球場的燈已熄了,四周都是陰暗一片。

兒子這時叫我把風褸脫了,我說:「你瘋了?這可是公共場所啊!」

兒子望著我笑笑說:「願賭服輸,如果我輸了,你叫我幹嘛我也會照做。」

剛才全裸到大廈樓下丟垃圾的刺激猛然湧上心頭,好,你這死鬼這麼喜歡媽媽在戶外脫光,脫就脫!誰怕誰?

我把風褸脫下來,赤裸裸的站在球場的看台旁,兒子居然還叫我走出跑道圍著球場繞個圈,他卻坐在看台上看著我全裸的在跑道上步行。當我赤裸裸地在球場上沿著跑道繞了一個大圈之後,兒子才讓我穿迴風褸回去。

我當然從未試過這樣在戶外裸露自己,只有在情色小說中看過,想不到今晚就現在發生在自己身上,那種莫名的刺激真的讓人很興奮,一回到家,兒子便急忙把我的風褸脫去,我也摟著他要他干我了。

兒子一邊操我,仍不斷問我剛才在球場裸露時,有沒有幻想在看台上有很多觀眾正在欣賞我的裸體,我可沒空去回答他,嘴裡只顧叫他「插我……干我……用力……」的不斷叫床。我的暴露看來對兒子也很刺激,他今晚的性能力似乎比以往厲害,把我乾得欲仙欲死,很快就到了高潮。

不過因為我仍未完全適應這樣的暴露,在球場上全裸行走時心裡不免覺得有些驚慄,既怕有人看到,但又想真的給人看到自己一絲不掛的胴體,那種予盾的心情令自己有一種莫名衝動,不懂得怎麼去形容。

後來每當兒子操到我忍不住時,他總會在我耳邊要我說些「喜歡在街上脫光衣服裸露」、「喜歡讓陌生男人干」之類等等的淫話,起初我不肯,後來依他說出這些淫話後,兒子聽了操得我更起勁,我的快感也來得更強烈,我們的房事從此變得多姿多彩了。

有一晚兒子已經把我剝清光了,我躺臥在床上,他正在又摸又吮我的兩個奶子,又把我下面摸到濕漉漉的。

剛才外面的風吹起床頭的窗簾,我躺在床上看到別人的窗戶沒有燈光,也望不到別人,我們自己屋內也是黑漆漆的,別人根本望不到我們正在做什麼。一種好像想讓別人偷窺的感覺油然而生,突然感到好刺激,反而真的希望有人看到我正在被兒子操著,於是便叫兒子打開窗簾。

兒子先是呆了一呆,之後立即把床頭和床側的窗簾全部打開,我臥在床上望出窗外,雖然窗外的燈光會映照入內,也望到別人的窗戶,心裡想,別人真的會不會望到我呢?

這時兒子已經把他的屌插入我的屄內,他的屌很堅硬,又勇又狠地插我,乾得我不斷「咿咿呀呀」的叫。兒子要我叫得更淫蕩些,於是我呻吟道:「呀……兒子你的肉棒好硬……用力點……呀……操我……大力點操我……呀……噢……我要……噢……」

兒子聽到我這樣的淫叫,更加賣力地插我,操到我三魂不見了七魄。那晚兒子雞巴一硬便來插我,我被他操到高潮不斷,整個人迷迷糊糊的,累得第二天幾乎沒力氣去上班。

後來兒子每次和我做愛都要拉開窗簾,有時兒子又會邊抽送邊在我耳邊說:「有人望到我們了,你就讓別人看一下全裸的身體啦!」然後把我的身子轉到窗前,讓我的乳房和陰戶都向著窗口,他就從後面插入我的屄內,雙手則伸到前面揉著我的奶子,我給兒子操得爽到上天落地,也不理會是否真的有人看到了。

有時兒子又會問:「媽媽,喜不喜歡有人望到你的裸體呢?」

我只是答道:「你好壞耶!」

這時候兒子就會把我的奶子和陰戶對著窗口,一邊摸我,一邊在我耳邊講:「媽媽,你的奶子好棒,淫屄好騷,引死那些色狼了啦!」

我就說:「唔……你好壞,你媽媽被人看光了還這麼高興!」

雖然知道未必真的有人會望到自己,但被兒子這麼一說,內心卻興奮不已,便任由兒子擺布,總之這天我一定被兒子操到渾身癱軟。

後來兒子又引誘我在客廳的落地玻璃窗前做愛,起初一兩次我上身都有穿睡衣,但誰知有次被兒子搞到好亢奮後就……

首先說一說我家客廳的窗子,基本上可以說是落地窗,因為人站在窗前,只有腳踝以下給牆遮擋,但我家客廳的窗子並不是一大塊玻璃的那種窗,而是分開三截的。

我們住在低層,客廳的窗口斜斜的可以望到馬路,不過晚上沒有太多行人,有的只是附近街鋪下班的職員。而跟對面的樓宇也是斜對的,所以望到的不是他們的客廳,而是他們的臥室,距離也不太近,但如果屋內亮了燈,是可以看到屋內的人在做什麼的。

當然我們如果開了屋內的燈,對面樓的人只需仔細地看過來,同樣也可以望到我們客廳窗後的情景,如果我光脫脫的站到窗前,從對面樓看過來的話,我的奶子和陰戶都一覽無遺。

兒子每當和我在客廳里做愛,他總會特地打開窗簾,可以說是在上演一場春宮劇給對面樓的人欣賞,所以頭一兩次我死都不肯讓兒子把我脫光,但在這樣的環境下做愛,我兒子固然顯得很興奮,我也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內心有時真的想給人看到,但當然又很怕給人看見,那種矛盾的心理刺激著我衝動的情緒,越衝動就感到越興奮。

那次兒子關掉客廳里的燈,脫光了衣服,然後站在我身後。那晚洗澡後我穿了一件半透明的弔帶睡裙,內里什麼也沒有穿,兒子就隔著睡裙撫摸著我的兩個乳房,摸得我的兩顆乳頭在睡裙後激凸出來,而我一邊享受著兒子的愛撫,一邊觀察著對面樓的人家及街道上的動靜。

過了一會兒,兒子把兩隻手從我的睡裙下伸了進去,一邊一隻手抓著我的兩個奶子在捏弄挑逗著,又用大拇指不斷地撥動我已翹起的乳頭,搞得我開始有點喘氣。我一邊被兒子摸玩著兩個奶子,一邊看著對面樓層和街道,一種莫名的衝動湧上心頭,我開始興奮起來。

兒子也興奮起來了,他掀起我的睡裙,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屄,其實我已經很濕了,他又用手指挑逗著陰唇,我便把腳再張開一點,好讓兒子的手更方便去逗弄我的陰戶。

突然兒子把手指一下子插進了我的屄里,還不停地挖弄著,我感到下面越來越濕了,忍不住對兒子說:「兒子,我要……」

兒子故意問:「要什麼?」

我說:「你壞……我要你用大雞巴操我。」

於是兒子便把他的大雞巴對準我的屄口,但他沒有插進去,卻在慢慢的廝磨著,我更加忍受不住了,於是說:「兒子,我要……給我……」

兒子沒有理我,繼續在折騰著。

我說:「兒子……插我呀……」

於是兒子用他的大雞巴在我的陰道口插入一點點,然後又退了出去。

我急了:「兒子……快點插啦……」

兒子又插入一點點,只比上次多些,隨即又退了出去,我被他撩撥得半天吊的很難受,小穴里空虛的感覺反而越來越強烈了。

我懇求他:「兒子呀……快點插我啦……」

這時兒子突然把我睡裙兩旁的弔帶撥開及拉下去,我的兩個奶子立即暴露出來,我說:「兒子,別……」我的話還未說完,兒子的嘴已把我的嘴封住了,而他的大雞巴也同時快速的插入我屄里,本能反應的「啊」聲因嘴巴被兒子封住叫不出來了,只卡在喉嚨中。

兒子的大雞巴這時才猛然一下全根盡沒,並隨即在我的屄里抽插起來,這時兒子嘴巴離開了我的嘴唇,在我的耳邊說:「媽媽,你的咪咪又大又白,就讓別人看一下嘛!」

兒子的說話激起我內心的衝動,我顯得更加興奮,由於已有在窗前和兒子做愛的經驗,今次不再像上兩次那樣忍著不出聲,淫話也叫出來了:「兒子,你操得我好舒服哦!快……大力點操我,我要……」

兒子一聽到我這樣淫叫,他也覺得特別刺激,插我插得勇猛無比,淫水開始止不住地在腿間往下流。

這時兒子又把我的睡裙向上拉起,穿過我的頭,我這時全無抗拒地任由兒子把睡裙徹底地從我身上完全除了下來,這下我變成全裸的站在窗前,但我被兒子插得神魂顛倒,已無暇去理會他怎樣做了。

兒子又在我耳邊說:「媽媽,就讓對面樓的人看看你剝光的全裸身體吧?」說完便把我推前更貼緊玻璃,並要我舉高雙手扶著窗框。

這下我更是毫無保留的站在窗前,行人和對面樓的住戶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全裸身體,從兩個奶子到陰戶,全部一覽無遺,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赤裸的我在窗前給兒子狂操著。我感到自己全身一絲不掛的裸體好像真的任由陌生人觀賞,強烈的刺激不斷衝擊著內心。

這時兒子的手從我的腰間慢慢地移動到我的兩個奶子上,用兩隻手指捏著我的乳頭,然後從捏乳頭變成了握奶子,並且讓我的乳頭從他指縫中露出來,接著

又用兩隻手指用力夾緊我的乳頭,同時兒子的大雞巴仍不停在我的屄里抽插著,這樣上下夾攻的招式搞得我呻叫連連:「噢……兒子……好爽呀……噢……」

操著、幹著,兒子突然說:「咦?媽媽,對面真的好像有人望到我們耶!」

我微微張開眼睛看了看,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內心的刺激反而更加強烈,心想就算真的有人看到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只要兒子繼續干我就行,你們要看就給你們看個夠吧!

兒子又說:「媽媽,你的奶子和屄屄被人看得好清楚呀!」

我無力地呻吟道:「唔……唔……你好壞,你媽媽什麼都被人看光光啦……噢……呀……」

兒子抽插得更猛烈了,同時又說:「媽媽,現在你連被兒子操的樣子都讓對面樓的人全看到了!」

聽到兒子的說話,我全身竟然也會隨之顫抖一下,一股衝動湧上心頭,陰道壁開始收縮,而兒子也終於忍不住射精了,一陣熱流溫暖著我的子宮,兒子和我同時達到了高潮。

兒子把雞巴拔出來,他的精液從我的屄里緩緩流出。兒子抱著我到沙發上躺下,他仍摟著全裸的我,雙手仍沒忘抓著我的奶子。

兒子問:「媽媽,這趟爽嗎?」

我說:「咿……不告訴你!你媽媽全身都被人看光了……」

兒子說:「呵呵,你不是也滿想讓人看的嗎?」

媽媽說:「哼!不跟你說,你壞……」

一天,兒子和三位朋友來我家作客,兩男一女,男的分別叫Peter和Dick,女的叫,他們都是兒子生意上的老朋友,飯後兒子和三位朋友在打撲克耍樂。

我在廚房弄好後便出來陪兒子,他們打了一會牌,Peter便說要玩得激一點,其他的人都不反對。我小聲問兒子是怎樣的激法,兒子說輸了的要脫衣服,直到四人都剝清光為止。

這時Dick提議說:「只有三男一女玩沒意思,不如請伯母也落場,兩男兩女,大家認為怎樣?」Peter和Tracy沒有反對,Dick望向我兒子,兒子望一望我很快便說沒問題,他做我的Support。

我聽了Dick的話,先是是呆了一呆,想不到恍如情色小說的情節竟然出現在自己的真實生活中,一種莫名的衝動突然衝擊著我的內心,於是把心一橫便落場和他們玩一玩,又不是只得我一個女的。

玩了幾手之後,我的運氣不錯,只是脫去上衣,還有內衣褲和短裙。兒子摟著我在我臉頰上吻了幾下,說是給我的獎勵。

而Peter和Dick只輸剩平腳內褲,Tracy則輸剩胸圍和內褲。Tracy的身材也不錯,一對奶子很豐滿,兩腿也修長,我看到Peter和Dick不時望著Tracy只穿內褲胸圍的身體,我也見到他們的褲襠有隆起,而Tracy則神色自若。

Peter說:「伯母運氣真好,我們快被剝光豬了。」

這時氣氛都很High,大家的情緒都很高漲。

接下來我卻連輸了幾把,先是脫去短裙,跟著脫胸圍,最後還要脫內褲,結果我輸到要剝光豬,奶子和屄屄一覽無遺,全身被他們看清光。我看看兒子,他卻若無其事似的,任由自己媽媽的裸體給人看光。

我全身光脫脫地面對兒子的朋友,起初有一點點不自在,但內心竟然感到有些興奮。我不敢想像如果我再輸下去會是什麼狀況,因為此刻瞄到Peter和Dick的褲襠已高高隆起。

再接下來是Tracy連輸了兩鋪,她終於也要剝光豬了,兩個奶子和屄屄都給我們看清光,她胯下的陰毛很濃很黑,襯得她的皮膚顯得特別白皙,我瞄到兒子的褲襠也高高的豎起。

我們兩個女士都剝光了,Peter、Dick和我兒子不時望著我和Tracy一絲不掛的裸體,不知怎麼回事,我被他們三個望得內心竟有點興奮,下體好像有點濕淋淋的。

五人繼續玩下去,我又輸了,結果是我要給贏了的人在我身上摸上一摸,Peter和Dick摸我的奶子,Tracy竟然摸我的屄屄,我心想如果等下我贏了,哼!有你好看。

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終於贏了,要Peter和Dick摸Tracy的奶子,而我則用手指插入Tracy的屄屄一下,她「呀」一聲叫了出來,說:「Oh!No way……」大家都哈哈笑了。

再下來是Peter、Dick輸了,他們要把平腳內褲脫去,露出他們的雞雞。我是第一次看到兒子以外男人的生殖器,Peter和Dick的雞雞已經有反應了,嘩,好大啊!我瞄一瞄Tracy,見她臉紅紅的。

這時Peter、Dick、Tracy和我四人都變成了剝光豬,於是牌局也就結束了。

牌局結束之後,Dick到洗手間去,Peter則摟著Tracy在她耳邊說了些話,我當然不知道他說什麼啦,只見Tracy白了他一眼,兩人就穿回衣服,Dick也穿好衣服從洗手間出來,我仍是光脫脫在門口送他們三人離開。

客人走了之後,兒子已急不及待地把我按倒在客廳的沙發上,把他那脹得硬梆梆的雞雞毫不客氣地插入我的屄屄內。

「媽媽,你的屄屄好濕呀,全裸被人看著是不是很刺激呢?」兒子在我耳邊說。

「別……別講這麼多了,快來干我啦……大力干我……我要呀……」我只想兒子的雞雞充實我的屄屄。

兒子一插進來,我便扭動屁股迎合著他的抽插,並且不斷淫叫:「噢……操我……呀……大力點……呀……噢……不要停……兒子……用力操我……噢……噢……」兒子聽到我的淫叫,操我操得更勇猛了。

一輪大戰之後,我依偎在兒子的胸膛上喘息,突然我發覺客廳中的吊燈是熄了,但座地燈沒有熄,而且窗簾也是拉開的,那我和兒子剛才……豈不是都給對面樓的人看到了嗎?我發嬌嗔的捶打著兒子心口。

「嘿嘿,怕什麼?今晚你不是已經被人看光了嘛!」兒子摸著我的奶子說。

「你壞……還故意把媽媽脫光給人看……」

「那你興不興奮呀?」

「不理你!」我起身返回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