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母是按摩女郎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6)

我外母叫黃麗瓊,48歲,樣子看上去只像30多,而且她有一副魔鬼的身材,三圍應該有36D-24-36,想到她豐滿堅挺的乳房,玲瓏浮突的曲線,她那成熟,性感,豐滿迷人的胴體,不停的在我腦海中出現,生理的激動,經常幻想她是我性交對手。

外母早年已離婚,我和她女兒結婚後,就成了獨居,因為太無聊,我老婆一直叫外母找些工作做,不必要為錢,只是想有些寄託吧,就找些輕鬆又是自己一直想做的事就可以了。

今天下午我接到外母的電話,約我去她家裡吃飯因她的洗手間內花灑水喉有水滴,於是我立刻答應當晚和她修理,看看單身已久的外母,當晚她穿著一件白色紗質的短衫裙,薄薄的衣服下,更凸出豐滿的乳房,白色的衣服,表現出她雪白嫩滑的肌膚,我可以看到二粒迷人的粉紅乳頭,她應該沒有穿bra,乳房堅挺不會下墮,更加誘人。玲瓏浮突的身材,艷光四射,豐滿的韻味,令人有一種極大的誘惑。

我盡快的修理完後便一同吃飯,我只覺得機會來了,今天吃完晚飯還沒叫我回家,於是乘機說今天工作多多全身都很疲所以想多坐一會。但外母立即說不如和我按摩來報答我,原來外母參加了個按摩課程,外母一直都想做個按摩女郎,在女兒的推動下正好一試,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啦!

外母取了一支按摩油還叫我脫去內衭,她摸到臀部時,這樣是很容易有反應的。

我說:「外母,你要想清楚啊,外面的按摩浴場,做的服務可不只是『按摩』這麼簡單啊!」

「我也知,這不就是外母我一直想試的工作麼?」外母說「我就知道按摩女郎是做什麼的!別告訴你老婆啊!你就當外母是外面的按摩女郎,照真實的情況來謱外母『實習』一下吧!」外母用『你老婆』來形容自己女兒,而且那『實習』兩字實在說得誇張,這令我有個不得了的想法。

突然,她撫摸我大腿外側,我只覺得我的弟弟豎了起來,按到內側地帶時,我也發覺她裙內內衭滲出大量的淫水,外母巳春情氾濫,完成了交合的準備。

我也是第一次被外母這樣撫摸,膽子不大,沒敢多看,就是因為我沒有勇氣走出那一步所以我只能見步行步。

過了一會,她壓在身上和小弟弟擦時,我就湊上去瞧瞧,哇靠,她的乳房奶頭尖尖的,臀部渾圓上翹,肌膚光滑細嫩,於是我也不客氣地手握她衣內渾圓堅挺的雙乳,不停的撥弄那兩粒捏不爛捏不扁的粉紅的奶頭,我抽搐、挺拔、擠壓、揉捏而外母也在我上面不停地呻吟、搖擺。

「啊……。我快不行了,啊……。饒了我吧老細!啊……。」外母真的投入做色情按摩的角色,淫水就像洩洪一樣從她的洞口流出。

我忍不住用嘴去舔,其味兒美無比。於是我索性把她的小陰唇扒開。

「……啊……」她的叫聲更大了!

我再把整個頭都埋在了她的乳房之間,在她的哀求聲中狂吻她的胸部,雙手搓著她的乳房。我的下體更加堅硬,陽具似乎要『破繭而出』。我迫不及待的探入了她的陰部,我遇到一種緊緊的阻力,外母可能太久沒造愛,陰道很緊,這樣做不了生意的!

我知道外母想把自己好好開發才上班,我更加激動了,外母把這『重開』的任務交給我,我要努力地把外母開通開通!

我的腰部猛一用力,『噗嗤-』一聲穿刺到底,無情地直入子宮,沈了下去。她的整個身體都繃緊了起來,眼珠翻白,雙手抓緊了我的身體,指甲陷入了我的肉中。我抽出粗壯的陽具,帶著一股殷紅的血,想必是陰道因為被強行開通,被撕裂了。

我命令著我的陽具在她的體內慢慢的蠕動。他帶著她的鮮血愉快地抽送著,而我卻盡情的享受著蹂躪和摧殘外母的快感。

她的身軀隨我的抽插而一起一伏。親吻,撫摸,一連串長時間的動作使我蠢蠢欲動,她的喊聲也由哀求漸漸變成了快感的宣洩。

「啊∼∼∼∼啊∼∼∼∼不∼∼∼∼不∼∼∼∼哎呦!」

性交的高潮就要來臨。抽插的聲音是那樣的悅耳,只是頻率越來越快沒有間斷。我再也忍不住了,她也忍不住像蛇般的扭動她纖細的腰,配合著我的動作。

三十分鐘的抽送後,她配合著陰陽交合處傳來『噗吱……』的聲音,她的叫床聲是那麼動人心弦,我忍不住要洩了。

「啊…………」我一洩如注,射向她的子宮深處。

後來她再以握住我的陽具,輕輕上下套弄著,小弟弟被她這樣一弄,很快就又雄赳赳的豎立了起來,準備好要給她再好好快樂一下了。

我起身壓在她身上,用龜頭摩擦她的大腿內側,輕輕點在她的陰唇上,她的呻吟越來越大聲,尤其碰到她的陰部時,很明顯的特別刺激;她突然把我緊緊抱住,閉上了眼。

我瘋狂的搓弄,舔吮乳房,乳頭,腰部,再來到三角地帶,肥美的陰戶,鮮嫩桃紅的陰唇,烏黑的陰毛也沾上濕滑的淫水。

外母滿臉通紅,兩眼微合,口唇輕開,嬌聲急喘,春情蕩樣,我喜歡這種充滿淫蕩的女人。

我輕輕用舌舔她挺陰戶,她分開大腿其實我不喜歡吻女性的陰唇,為了取悅外母,用舌頭舔她的陰唇,用手分開陰唇,舌尖舔她的陰核,舌頭深入陰道不停的打轉,她忍不住呻吟起來,不停的扭動臀部,挺起肥美的陰戶,配合我的動作,我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陰核陰道,+分享受,淫液大量的湧出來,她大聲的浪叫,真是蕩人。

「快……快……快給我……內面好癢……快……」外母再忍不住要我充實她。外母握著我堅硬粗大的陽具,帶到水汪汪,

鮮嫩濕滑的陰穴,我一挺腰,堅硬的陽具,再次進入兩片柔嫩陰唇,深深插入空虛寂寞,極度餓渴濕滑的嫩穴,我感到陽具被溫暖的陰道包得密實,配合得完美無缺,如魚得水。

沸騰的情慾,得到了完全充實,她的臉上露出一種刺痛,癢酸,漲滿和酥麻,銷魂蝕骨快感的滋味,我開始慢慢的抽動起來,一面欣賞她的騷態,配合我的動作一起一落,『吱吱,吱吱』的抽插聲,急促的喘息聲,不停的摸擦著陰道和子宮,那種蝕骨的快感,令她飄飄欲仙,大聲的呻吟和浪叫,這是女人得到激情快感的反應。

外母那蕩人的淫態,澎漲得更加豐滿堅挺迷人,我大力搓摸玩弄,吮吸著發硬的乳頭,她放浪起來,柔軟的腰,快速有力的扭動,酣暢淋漓的呻吟著。我知道她需要更瘋狂的刺激。

「操啊!……老細……快……大力……插深的……!」外母風騷的點頭說。

我加快道度,大力的抽插,大腿也高高的架起,自由地挺起臀部,迎接我的衝刺,我們激烈的動作,使到6尺大床,搖動得很厲害,極度的快感,使到大量的淫液湧出來,急促的喘氣聲,蕩人的呻吟聲,房內充滿淫蕩,色慾昀氣氛。

外母劇烈的呼吸,全身是汗,乳頭發硬突起,口水直流,陰道收縮,我知道她已到了瘋狂境界,我的陽具在她陰道更加堅硬,瘋狂的抽插,她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呼叫,

她拚命地,瘋狂地,快速的扭動,臀部不停的旋挺,強烈的高潮終於來臨,她全身顫抖,死命摟緊我,一對雪白的大腿死命的夾實我的下身,她的陰道不停的收縮,已到達了欲仙欲死的境界。我的陽具在陰道緊縮下,感受到銷魂快感的滋味,我把它插到她最深的地方,向她再次發射精液,她的陰道不停的抽搐,她矯艷的臉,現出極端滿足的淫笑。

「不要抽出,我要它留在內面。」我們全面放鬆,外母雙手緊抱我,不讓我離開。

只看到大量的淫液把床單弄濕了一大片,我們要擁抱到晚上。

「外母……舒服嗎?」我輕聲的問她。

「你好厲害,差點給你弄死。」帶羞在我耳旁說。

「外母,真正的客人才不會給你高潮,他們自己來了就了事。」

「那我想要的話,那…………那不就一定要找你!」外母淫笑著說。

「外母,那我到你上班的地方找你好嗎?做你的真客人!」我說。而且我也想不真正的色情場所,更盡情地『嫖』自己外母啊!

「我在旺角工作,今晚就開工了!」

「那我現在就送你過去上班吧!反正……我今天也有點累,正想找個熟女按摩一下,出出火,外母你有那個淫婦可以介紹我嗎?」

「唔!我今天才第一天上班,只知道自己是112號啊!」外母面帶媚態地說。

「那就112號吧!」我們兩直驅旺角,再來一戰,我還為外母起了個外號:『中出淫殘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