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交配計劃

2016-06-25     WoKao     檢舉     收藏 (14)

這是一座荒島,植被茂密,猛獸出沒。

廣闊的海灘上,一個赤裸的少年正平躺著,約莫十四五歲的樣子,長相陰柔而俊俏,活脫脫就像少女動漫中正太主角。

不遠處的大海中,一個曼妙的身影緩緩走出,是一個同齡的女孩,左手拖著一條小鯊魚的尾巴。

偏向中性的嬌媚臉龐,齊肩的黑色短發,赤裸的雪白嬌軀,略略鼓起的小腹,冰冷的雙眼與嘴角淺淺的微笑都不是第一吸引人眼球的地方。

她的雙乳。

那是多麼巨大渾圓的雙乳啊,與嬌小的身軀完全不成比例。而且關鍵在於,明明全身赤裸,可那對起碼達到F罩甚至是G罩甚至更大的豪乳卻始終保持著穿戴著塑型胸罩的效果,高高挺立著隨著走動不斷上下顛簸著,粉紅色的乳頭高高挺立,水珠不斷滴落。

小女孩走到沙灘上了,在模特步的作用下,嬌嫩的肥臀不斷扭動著,依稀可見無毛的下體同樣白皙、肥大。

「哥哥,午飯到手了。」小女孩走到少年身邊,伸出一隻白嫩勻稱的小腳,大腳趾靈巧地分開夾住少年挺立的肉棒,腳掌踩在上面開始套弄起來。

陰阜很高,白皙的肥穴被肥嫩的大陰唇緊緊包裹著,粉紅色的菊花不斷滴下水珠。因爲一隻腿跨出的關系,正對少女兩腿間的少年可以清晰地一覽無余。

「櫻空寶貝,你的肥穴要滴水了。」笑眯眯地看著女孩,那蜜穴果如他所言,正有一滴粘稠的液體從陰唇的縫隙中滲出。

「好看嗎?」眼神在冰冷中透出一絲淫穢,左手捧起一隻碩大的巨乳,腦袋微微低下,就這麼輕松地含住了自己的奶頭。隨著手指的緩緩抓揉,竟有一股股奶水噴湧而出,順著身體留下,而大部分則被少女一臉認真地喝下。

淫穢的行爲加上淡然的表情,構成強烈反差。

蜜穴處的粘液越來越多,在肥厚的陰唇上布滿了薄薄一層,閃爍著淫穢而晶瑩的光澤「淩空哥哥,想喝櫻空的蜜汁嗎?」

淩空的肉棒早就膨脹到了20厘米左右,龜頭足有桌球那麼粗,因充血而泛著紫黑色的光芒「櫻空,快讓哥哥解解饞。」雙眼緊盯著那已經開始滴落粘液並扯出細絲的嬌嫩白虎,淩空咽了口吐沫。

櫻空聞言,聽話地伏下身來趴著,把屁股撅起沖向淩空的臉,眼神中首次透露出溫柔的色彩,一隻小手把住肉棒的根部,一邊熟練地輕輕按壓著卵袋,一邊伸出舌頭仔細地舔舐著肉棒,並將上面不知何時留下的精液一並吞入腹中。時不時的,用舌尖輕輕挑弄著龜頭凹槽,淩空的肉棒隨著這刺激不斷輕輕跳動著。

淩空頓時獸性大發,猛地將櫻空的屁股按下來,將舌頭伸入兩片陰唇當中不斷舔著那粒腫大的小豆丁,同時不斷吸允著櫻空肥嫩多汁的蜜穴,時不時用牙齒輕咬陰唇,或含入嘴中吸啄,不斷發出響亮的「滋滋」聲。

櫻空也將肉棒整個含入嘴中,頭部開始不斷上下運動起來,淩空那巨大的肉棒在她的快速吞吐間時而整根沒入,時而僅剩龜頭。而又那麼幾次,櫻空甚至格外將卵蛋也吞到了嘴裡,用舌頭撥弄一番再吐出。

過了一會兒,兩人又分開來。櫻空側躺在沙灘上,一隻腿高高擡起,一隻手不停撫摸著自己的奶子,一隻手伸到下面,食指和中指將陰唇扒開,露出粉紅色淫光閃閃的穴肉。一邊用舌頭饑渴地舔著嘴唇,一邊深深地看著自己的哥哥。

淩空跪起來,將櫻空擡起的腿扛到自己的肩膀上,一隻手大力揉捏著櫻空的另一隻乳房,然後把占滿自己妹妹口水的肉棒插進兩腿間那鮮嫩的肥穴里,開始抽插起來。

抽查了沒幾下,淩空發現這穴里竟格外的滑膩。低頭一開,隨著自己「撲哧、撲哧」的抽插,竟有白色的精液從中不斷流出。

「哎呀,露陷了……」櫻空見到哥哥低頭看,便知道已經被發現了,邊咯咯地笑了起來:「虧我把小穴閉得緊緊的,還是流出來了……」

「怎麼回事,嗯,寶貝?被誰給乾了?」淩空發現自己妹妹體內流出了精液,頓時感到肉棒格外的堅挺。

「是綴空哥哥啦……人家正在海里捕魚呢,結果他突然從後面抱住我,把他的雞巴插進我的穴里狂干,還喝了我很多奶水呢,要不是我能夠修改基因製造奶水……」

「然後他就在你體內射精了?」淩空使勁抓著奶子,留下了道道手指印,下體瘋狂地挺動著,「啪啪」聲中更多的精液從櫻空的蜜穴中飛濺出來,沾滿了兩人的下體。而那原本略微鼓起的小腹卻漸漸趨於平坦。

「那當然了,射了好多呢……」略微有些喘息,櫻空一隻手不斷撫摸著自己的小腹,胯部不斷挺動著配合淩空的抽插「放心哥哥,我的卵子再過幾小時才會排出,肯定是讓你下種的。」

「呵呵,櫻空,這次荒島交配,我是贏家……」一邊輕輕喘息著,一邊不斷操干著自己妹妹不斷留著他人精液的肉穴。

&&&&&&&&&&&&&&&&&&&&&&&&&&&&&&&&&&&&&&&&&&&&&&&&&&

這是一座荒島,位於牙買加以西,面積約20平方公里,有著茂密的叢林,廣闊的海灘、

遠方傳來螺旋槳的聲音,兩架Mi-26運輸直升機和六架阿帕奇武裝直升飛機以及一架黑鷹武裝直升機先後在沙灘降落。

艙門打開,140名赤身裸體的少男少女從兩家Mi-26中陸續走出,自覺地按照性別排成兩隊。

黑鷹中走出六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老人,均是一身黑衣。

那老人雖一頭銀發,卻精神抖擻,面部也並無過多褶皺斑痕,看得出只是爲了身份而保持比較年老的摸樣。

老人認真地審視著眼前的兩支隊伍,100男,40女,均是十五歲的年紀,均是各種類型的俊男靚女。

「我東方刺客世家,雖殺手衆多,但核心成員始終都是『趙』姓者,實力也最爲強悍。均因我族自公元千年之際便開始實行硬性近親通婚,千年來無一人違背,使我族獨特而強悍的基因得以延續。然基因之中自然是優劣共存,總是到達四階基因鎖可以修改基因也難以避免,畢竟能達到四階成爲『空』成員的始終是少數,大部分族人終其一生無法授予『空』之名。

爲使強悍基因得以産生並延續,我族於百年前開始實行『荒島交配』計劃。在這里,常規已被打破,一切皆爲弱肉強食。強者尋其配偶,戰勝並與其交配,留下後代。」

說到這里,老者喊道「『空』成員出列!」

話音落下,數名男女從人群中走出,四男兩女。

「淩空、籬空、綴空、福空、櫻空、蕊空,你們均是『空』成員中的新銳成員,也是此次計劃的重點。櫻空和蕊空,給你們注射的藥物與其他女性不同,不只是只是縮短懷孕時間的藥物。更可以使你們排卵次數變成10日一次,並可以同時接受成百上千名男性精子受精的特殊藥物。

因此,你們的任務格外重要。淩空、籬空、綴空、福空,你們一定要在島上盡情播種,留下後代。櫻空、蕊空,你們也一定要多次受孕,不要辜負家族的期待。明白!」最後一句是用喊的,滾滾聲浪如波濤般傳出,一時間回聲不斷,盡顯四階風采。

「是,遵命!」百餘人怒吼如雷。

&&&&&&&&&&&&&&&&&&&&&&&&&&&&&&&&&&&&&&&&&&&&&&&&&&

「啪嘰、啪嘰」

這是另一名少女,櫻空和淩空的母親和自己親哥哥所生,蕊空。

此時,淩空正挺著巨大的雞巴不斷操干著蕊空的菊花蕾,一旁的櫻空則在一旁休息。

當時櫻空和淩空剛剛大戰一番,就在相愛的兄妹決定下種時,蕊空忽然出現,搶了留位置。淩空倒也不必客氣,就和蕊空也操干起來。

「哥哥……有人來了……」不斷喘息的蕊空不忘施展精神力掃描。

「撲哧!」淩空將肉棒從菊花中拔出,留下一個鮮紅流淌著白漿的洞口。

這時,忽的一把氣浪向櫻空襲去。

櫻空迅速消失在原地,空留一個一米直徑的沙坑。

「哎喲!」樹林中突然傳出驚呼,一個高挑英俊的少年和櫻空先後從中跳出。

看到他貪婪地盯著自己的奶子和流淌著精液的下體,櫻空嫵媚地笑了笑,伸出中指在蜜穴中摳弄一番,挖出一股精液送到嘴中,並淫蕩地吸允著手指說道:「福空,昨天不是已經讓你和籬空插過我的穴了嘛,做人不要貪得無厭啊。」

說著,另一隻手輕輕撫弄著乳頭。

「但今天才是你的受孕日啊。」一隻大手從後面把櫻空緊緊抱在懷里,粗大的中指摳弄起無毛的穴肉。

「籬空,櫻空是我的禁臠,只有我才能給她下種。」一旁的淩空迅速出手,黑色的火焰迅速襲向趙籬空的後背。

「不愧是新銳中最接近四階中級的存在啊,心靈之光的雛形……」趙綴空忽然出現,伴隨空間一陣扭曲,火焰消散。

「我們不都是這個檔次嘛……」手中黑焰形成巨劍,猛地向趙綴空擊去。趙綴空不停地發出一道道淩厲的空間波動,卻只能暫時延緩巨劍的行動「但沒人是你對手啊,我只是拖延時間罷了。」

淩空暗覺不妙,扭頭一看,足有八十餘名非『空』成員已經將兩個妹妹包圍起來了。而自己在不斷的戰斗中已經遠離海灘。

「此次交配計劃,只剩下櫻空和蕊空一直被你守著,沒有被下種了,我們可很不樂意呢。」

「八十多名三界巔峰強者和兩名四階強者,蕊空和櫻空被下種已經是定局了。」雖然不停地盡力往回趕,但淩空很清楚結果。

果不其然,櫻空的四肢分別被四名族人捧著做著足交和手淫,雙腿分開,健碩的趙籬空挺著25厘米長的巨炮正操干著不停溢出精液的肉穴。櫻空的肚子搞搞鼓起,仿佛懷胎六月版,是至少八人的精液量。奶子上滿是抓痕和濃稠的精液,滿臉和秀發也沾上很多。此時性感紅唇正含著一名族人的肉棒,雙目盡是淫慾。

「糟糕,陷入心魔了!」

刺客世家成員的心魔多屬於性慾有關。淩空知道,若非陷入心魔,櫻空必然不會陷入慾望中的,因爲她只想讓自己下種。可現在,應該討論的問題卻是已經被幾個人下種。

至於蕊空,處境也一樣,區別在於現在是同時兩個人操干她的蜜穴。

「媽的。」暗罵一聲,淩空立刻發出一道淩厲的火柱,卻被十名族人聯手攔了下來。

「唔……」渾身一陣戰栗,趙籬空第二次在櫻空體內射出精液,感到體內再次被注入一道滾燙的熱流,櫻空被刺激得呻吟起來,被肉棒填滿的嘴唇溢出縷縷精液。

「啊!!!」就在這時,只聽一聲淒厲慘叫聲響起,趙籬空狠狠地抓住櫻空被180度分開雙腿,兩人胯部緊緊相貼,大量的精液源源不斷地盡數攝入櫻空體內。而此時,櫻空全身每一寸肌膚都布滿了一種黑色蝌蚪狀符文,私處的符文則形成一種線狀花紋,此時這些符文正閃耀著妖異的銀色光澤,似乎有一股銀色的能量不斷流過。隨著櫻空的小腹因注入精液不斷膨脹,私處和小腹處的符文閃耀得越發明亮。

與此同時,不光是趙籬空,正跟櫻空做著口交、足交和手淫的幾名族人也開始慘叫著源源不斷地射起精液來。因爲一直做著深喉的關系,櫻空輕易地蠕動著喉部不停將精液盡數吞下。大量的精液不停地射到她的四肢、胸膛和臉上,在超強的身體素質下,很快櫻空的全身都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精液。

「姐姐需要下種……姐姐需要下種……」與此同時,同樣全身沾滿精液的蕊空緩緩飄浮起來。蕊空的乳房並不是特別大,大約C罩的程度。此時她一邊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和下體,一邊漂浮在距地面半米的地方喃喃自語。

頓時,所有人包裹淩空在內,突然發現自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緩緩地向兩個女孩走來。

「精神力控制!蕊空,你要做什麼!?」同是四階,淩空無法擺脫束縛,大聲叫喊道。

蕊空撫摸著身體,笑嘻嘻地看了眼淩空「姐姐需要大量優秀的基因來配種,此時人數已經差不多了。哥哥……你的就交給蕊空吧!」

很快的,趙籬空倒了下來。是的,倒了下來。此時的他似乎被抽乾了全身的力氣,躺在地上抽搐起來。最先在櫻空身上射精的幾名族人也相繼倒下,在在櫻空體內和身上留下大量精液後,筋疲力盡地抽搐著。

銀色的光芒不斷閃耀著,即使穴口大開,櫻空的小腹始終保持者懷胎十月的大小,從外面能清晰地看到粘稠乳白的精液似乎被一股力量阻隔住了,在蜜穴處只是一片粘稠,絲毫不滴落。

大量族人來到櫻空的身邊,一根根在二階基因鎖下顯得異常巨大的肉棒插入蜜穴、菊花和紅唇中抽插起來。沒撈到洞插得則捧起手腳擼了起來,趙綴福空則在蕊空的控制下其在櫻空身上用那碩大的奶子做起了乳交。

「嘻嘻,哥哥,你的肉棒真大。」漂浮在空中的蕊空一對小腳丫不斷挑動著淩空的肉棒,自己則和淩空深吻起來。

淩空在生理和心理的雙重刺激下也陷入到了心魔當中。舌頭伸入蕊空的口中,吸允著帶有精液味道的唾液,一雙手攀上雙峰輕輕抓揉起來。蕊空輕輕一坐,便把哥哥的肉棒插進了小穴中,撅著屁股主動挺動起來,同時不忘了保持著交換唾液的法式深吻。

「唔唔……好樣的……哥哥……肉棒真大……要射啊……蕊空也到需要交配産子的時候了……」腦海中響起蕊空的淫言穢語,淩空停止揉捏而是將雙手垂下抓住了蕊空的屁股蛋,雙方一起用力運動著。

趙綴空來到了兩人的身後,也陷入了心魔中。事實上,因爲幾乎所有刺客世家成員的心魔都與淫慾有關,所以凡事陷入了心魔,蕊空便不用再去控制。但這里也只有這幾名『空』成員有這資格,趙綴空便是其中之一。

趙綴空將自己的三根手指一下子全部查到蕊空的菊花中,一邊旋轉著一邊抽插著,蕊空的腸液受到刺激緩緩地流淌出來。

「唔……福空哥哥直接插嘛……別用手指嘛……」心靈鎖鏈再次使用,趙綴空嘿嘿一笑,便把自己的肉棒插入了嬌嫩的菊花中。

就這樣,蕊空被自己兩個哥夾在中間,下身兩個洞穴被肉棒插入,一先一後地來回操干著。

入微下淩空感受著自己的肉棒與趙綴空的肉棒只隔著一層薄膜,不斷的摩擦産生了另類的快感,便一把將蕊空的下吧拽脫臼,使其無法合攏不斷躺下口水,然後和趙綴空一前一後地親吻舔弄起蕊空性感的脖頸和鎖骨起來。三個人的唾液混合在一起,心魔中的淩空和趙綴空還是不是地互吻幾次,當真是淫亂至極。

下體不停聳動著的蕊空被動地迎合著,雙目茫然發出時斷時續的呻吟聲。在兩個哥哥入微狀態下的雙重操乾的舔舐中,十四歲心魔中的蕊空完全迷失了。

「淩空,咱們一起干她的穴怎麼樣?蕊空的穴雖然沒櫻空那麼極品,但也是頂尖的肥嫩啊。要知道她們可是同源」

淩空和櫻空的母親趙雲空,是他們的爺爺,當代東方刺客世家家主趙聖空與自己親姐姐的孩子;而淩空和櫻空的父親,卻又同時是自己母親的父親。也就是說,淩空和櫻空,實際上是他們爺爺趙聖空和他跟自己親姐姐生的女兒趙雲空亂倫後的結晶。而蕊空和綴空,則是趙雲空與自己同胞哥哥在多年前荒島交配時生下的,亦如現今。至於福空和籬空,則隔得「比較遠」,是家主趙聖空和他侄女的後代……

(夠亂的吧,看懂沒)

「好啊。」淩空答應的同時,福空已把閃閃發亮的肉棒拔了出來。淩空把蕊空放躺到地上,將兩條腿向上180度擡了過去,兩條嬌小的玉腿筆直向上交叉在腦後,使得蕊空的後腦勺枕在自己的雙腳腳背上,可口的蜜穴和菊花充分露出。

櫻空的小穴很肥,非常肥。陰阜很高且陰唇很厚,插入後感覺會感到被一邊絕對溫暖濕熱的厚肉緊緊包住,而且她的小穴還會不停蠕動,陰道呈漏斗形,先窄後寬會使每次抽插都産生給處女開苞的感覺。蕊空則有所不同,她的特點在於陰道口十分窄小,就好似幼女一般(當然她本來也不大),鮮嫩而誘人。

趙綴空先一步插了進去,立刻被緊湊的小穴擠得舒爽萬分「哇塞,蕊空的嫩穴可真緊啊」淩空嘿嘿一笑,把自己的肉棒緊貼著插了進去。兩根碩大的肉棒擠在一個嬌小的洞口中,彼此緊緊貼著,淩空感受著另一個肉棒的熱度,感到無比興奮。

「啊……好哥哥……好脹啊……舒服死了……嗯哼……」蕊空的上身猛地弓起,肢體被束縛住的她只能不斷地發出呻吟。

「嘰咕、嘰咕」兩根肉棒一先一後地在嫩穴當中抽插著,不斷分泌出的淫水充當了潤滑劑,因爲過於緊湊甚至産生出氣泡。

蕊空被扳道腦後的腳掌緊緊繃住,全身因爲興奮而布滿了汗珠,雙眼半閉半合不斷喘息著,淩空兩人「咕嘰咕嘰」的操穴不斷將透明的淫水和乳白的精液擠出,浸濕了粉嫩的屁股蛋。

「嘿,看那邊。」趙綴空一句話,正忙著抽插淩空才想起櫻空來。

多人群交之後,櫻空全身早已仿佛被用濃稠的精液洗了澡般,渾身黏糊糊沾滿精液,散發著腥臭的味道。任何一縷頭發輕輕一擼就能刮下大量類膏狀精液,臉上一片粘稠,時刻都有精液在滴落。

此時櫻空正撅著屁股,趙福空正把肉棒插在她那狼狽不堪的肥穴中不斷抽插著,一旁的趙籬空正享受著櫻空的口舌服務。一對沾滿亮晶晶淫液而又混合著乳白色的巨乳下墜著,顯得更加巨大,乳頭正被趙籬空用手指玩弄著,又是輕捏又是旋轉時不時輕彈幾下。又是而其他人則盡數躺在倒在地上,處於昏迷狀態。

「啊……啊……夾死我了……」趙福空緊繃著臉,下體抽插的速度不斷加快,似乎在強忍著不讓自己射出來。櫻空的唇肉不斷地被翻卷出來,又迅速地收縮回去,緊緊包裹著粗大的肉棒。每一次抽插都會使更多的白色漿液向外溢出,整個肥嫩的屁股沾滿的許多人的精液。

櫻空的屁眼已經被大量的抽插撐出個洞來,露出裡面鮮紅的肉來,但更多的則是不斷冒著泡向外湧出的精液。即使屁股高高撅起,裝滿精液的小腹依舊緊貼地面。也不知這麼一會兒究竟有多少精液射進了這兩個誘人的洞口。

身上的銀色流光繼續閃耀,緩緩地吸收著精液中蘊含的能量?淩空很是詫異,他可以清晰地感到精液中蘊含了家族成員大量的能量,此時正被櫻空緩緩地吸入體內。

似乎終於忍不住了,趙福空全身突然一陣不正常的顫抖,臉上顯露出絕望的神色,精液在肉棒一跳一跳的抖動中射進了肥大陰唇包裹下的洞口。在櫻空緋紅的俏臉上露出銷魂的表情時,趙福空軟軟地癱倒在地上。

「啊……啊……我也忍不住了!」在櫻空香舌的舔弄下,趙籬空也到了爆發的邊緣,立刻緊緊抓住櫻空的後腦將她的腦袋擡起,把那25厘米的巨炮硬是全部塞進櫻空的紅唇中,只剩下卵蛋露在外面,再次爆發出來。

「唔唔……唔……嘔……」過多的精液過快地射出,櫻空無法一口氣吞下,而腦袋又被緊緊按住,頓時開始嘔吐起來,大量乳白色精液從被塞得滿滿的嘴中溢出,順著下巴不斷流淌到雙峰上,更有不少順著那深邃的乳溝緩緩彙聚到小腹上。

當趙籬空將肉棒拔出時,龜頭拉扯出一條小拇指粗細的精液來。櫻空滿是興奮地擡起頭伸出舌頭。像小狗乞食般用舌尖接著這條精液湊過來,最後用那性感的小嘴在趙籬空雞蛋大小的龜頭上輕輕啄了一口。

所有人都倒下了,櫻空最後的一啄似乎吸走了趙籬空最後的力氣。然而,似乎依舊沒有滿足,櫻空轉過頭來,瞅見了正玩著3P的淩空的人,便似小狗般撅著屁股爬了過來。

「淩空哥哥、綴空哥哥,還有蕊空妹妹,人家還很饑渴啊,和我玩玩唄。」當一臉淫蕩的櫻空握住淩空的肉棒時,她胳膊上的黑色紋路銀光閃過,淩空頓時感到自己的肉棒仿佛要爆炸似的充滿了射精的慾望,但偏偏一滴都流不出來。

強大淫慾下,淩空在心魔的泥沼中陷得更深了。很是痛苦地怒吼了一聲,淩空對準那高高覺撅著的屁股,狠狠捅進了肥厚的騷穴里。

隨著「撲哧」一聲,淩空感到自己的肉棒似乎被一張食人花的花瓣緊緊抱住了似的,但是沒有疼痛,而是無盡的溫暖濕熱。肉棒繼續向下,不斷被緊湊的陰道不斷蠕動吸允著。直到來到一處更加緊湊的關卡,前進受到阻礙。淩空稍微用了下力,似乎突破了那兩片櫻空用來模擬破處的緊窄處而自己製造的薄肉片。

突破後不由自主地一個加速,淩空感到肉棒來到了一個十分溫熱的水池,那是充滿了液體,充滿了櫻空的淫液和兄弟們精液的子宮。

運起二階基因鎖的力量,肉棒開始膨脹,在龜頭抵到子宮頂部時終於停了下來。

淩空開始抽插起來,似乎沒有見到隨著櫻空的深喉,因射精不斷由興奮變成抽搐的趙綴空。也沒有注意到地上的蕊空在櫻空不斷吸啄蜜穴而由不斷地浪叫變成淡淡呻吟的虛弱。他就是插著,忘我般的插著,「撲哧」「啪嘰」似乎成了唯一的存在。

當他也射出精液時,櫻空全身的紋路都亮了起來,淩空和蕊空的身體似乎融化了。蕊空不斷融進櫻空的身體,而淩空則化爲一縷肉色液體,倒流進櫻空肥厚的騷穴、被80名兄弟們抽插射精的騷穴、白嫩無毛不斷蠕動著等待侵犯的騷穴,和她子宮內大量淫液精液混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