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和姨媽是我的淫妓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9)

記得那還是上高中的時候,我就開始與我媽亂倫,那時媽媽叫蓮香,四十二歲,正是如狼似虎的時候,高五尺二吋,三圍38D、28、36。

那是有一天夏天的下午,天很熱,爸爸出差上上海了,家裡沒人,我經常乘著爸爸出去的時候到媽媽的臥室裡撒嬌,這天也不例外。

媽媽正在午睡,當家裡沒人的時候,媽媽總喜歡把上衣脫光只穿著底褲睡。於是我經常可以趁著她睡著的時候透過她的底褲和大腿肉的縫隙大飽眼福,有時候遇到媽媽翻身就能看到他那成熟肥美的淫肉穴,碰巧了還能看到媽媽的穴肉向外翻著,說實在話,我當時真想撲上去用我那大肉棒好好安慰一下媽媽的小穴。

當我進屋的時候,媽媽還沒有睡著,躺在床上瞇著眼,我輕輕爬上床,使勁一嚷,嚇得媽媽一跳,媽媽嗔怪地說:「死孩子,嚇我一跳,你不睡覺下午好上學,又上我這跟我膩味來,快走快走!」

「不嘛,媽……我要吃奶。」說完我伸嘴就叼住了媽媽的一個乳頭,把整個臉貼在媽媽的胸脯上,同時另一隻手捏住媽的另一隻乳房,用力的揉搓。

媽媽輕拍著我的頭,笑著說:「這麼大了,還跟小時侯似的。」

我不理會媽媽,嘴裡叼著她的乳頭繼續用力地吸、吮、咬,有時候弄疼了,媽媽就拍我一下並罵道:「這孩子,幹嗎使那麼大的勁。」

過了一會兒,就見媽媽的乳頭漸漸由耷拉著變成了聳立狀,每到這時,我總是緊抱著她的腰,把嘴在她深深的乳溝裡狂吻,而這時媽媽經常把我轟下床,可能她也受不了了吧,然而這次媽媽卻沒這樣做,任由我親吻,我看媽媽沒反應,心裡膽更大了,索性把嘴向下移動至小腹,

在媽媽的肚臍眼四周狂吻起來,我感到媽媽呼吸漸漸有點加速,於是我把上面摸著她乳房的手伸到她大腿上,在他大腿內側摸起來,這時媽媽有些受不了了,一揪我的頭說:「別鬧了,怪熱的,起來,我去洗洗澡。」

說完,媽媽起身走出門拿了條毛巾向浴室走去。屋裡只留下我一個人,心裡好憋的慌,剛才就差一點就得手了,我現在就像釣得很高,又摔不下來,真想找個沒人地方打手槍洩洩慾。

忽然這時,聽見媽媽叫我,我走進浴室問媽媽要什麼,媽媽說叫我給她撮撮背,我欣喜若狂,拿起一塊手巾就開始為媽媽撮,媽媽的背真光滑,摸著真舒服,我一邊擦一邊偷窺媽媽,只見媽媽只穿著一件半透明的鏤空內褲,乳白色的,隨著我不斷的用力撮,水不斷地流下來把媽媽的內褲都打濕了,緊緊地貼在肉上,媽媽的兩片雪白的肥臀的輪廓逐漸看的清晰了,只見兩片又肥又嫩的屁股蛋中間有一條暗色的溝,那是媽媽的屁股溝吧,一想到這裡,我下面的肉棒開始發漲,真憋得慌啊,我真想扒下媽媽的內褲把我的大碌野插進她肉洞裡,忽然,我靈機一動,對媽媽說:「呦,媽,你的內褲都打濕了,向下拉一拉吧。」

「哎。」媽媽沒反對,我低下頭用手指把媽媽的內褲向下拉了一下,只見內褲和大腿之間露出了一個可以伸進手指的小縫,我低下身裝作投手巾,用眼睛瞟了一眼她的內褲裡,這一眼不要緊,藉著浴室裡明亮的燈光,我第一次這麼近的看到了媽媽的小淫穴,只見媽媽那兩片白白肥嫩的陰唇中間向外翻著兩片粉紅色的嫩肉,那不是媽媽的陰戶嗎?當時媽媽是雙腿叉開站在地上的,她雙手支在一條長凳上,正好讓她的陰戶敞開,我不禁想到了許多毛片上不是有許多在浴室中幹的鏡頭都是女人這樣的姿勢嗎?我頓起邪念,我何不……?

「倫仔你幹嗎呢,投個手巾還用這麼長時間。」

我立刻回過神來,答道:「呵,馬上就好。」

說完,我趕緊把手巾擰了擰,起身又為她撮了起來,我望著她光滑的後背,心一橫,管她呢,我先操了她再說。想到這裡,我輕輕地拉下了我的底褲,只見我的小弟弟一下跳了出來,它早已經受不住了,我一手一邊為媽媽撮背一邊對媽媽說著話,以放鬆她的警惕性,另一隻手提著我的大碌野靠近了媽媽的陰戶:『一定要一下就全插進去,別讓她反抗。』我心裡想。當我的龜頭離媽媽的陰戶只有一指遠的時候,我暗下決心,突然,好像我的龜頭碰到了媽媽的陰毛,媽媽說:「什麼東西在我褲浪裡,這麼熱!」

說完,她伸手向她襠部摸過來,我知道不能再等了,我猛地一甩手巾,一隻手一摟媽的腰另一隻手握住我的大肉棒,腰用力一挺,手指摸索到媽的陰戶龜頭的肉冠就塞了進去,只聽「噗嗤」一聲,碌野就進去了半截,又一用勁,整個碌野全根沒入,媽媽「哎呀」一聲,本來很平靜,突然陰道中插進了這麼一根又粗又長又熱的大東西,但立刻她就明白怎麼回事了,她轉過頭,對我說:「倫仔,你……你……怎敢,不要……不要……啊……我是你媽,我們這樣做是在亂倫呀,快停下來,哦,別……我……哦……我不要。」

我下身開始用力的抽插,我喘著粗氣對媽媽說:「媽媽,我愛你,你太美了,啊……你的穴太緊了,好爽,媽別怕,其實我們已經開始亂倫了,再說,我和你不說出去,誰知道,媽你不是也很想要嗎?」

或許是我這句話打動了媽媽的心,媽媽沈默了,的確爸爸已經出差一個多月了,媽媽其實早想要找個男人來安慰安慰她那小浪穴了。

我見媽媽不說話,知道她動搖了,接著說:「媽,其實我也不想幹,但我實在受不了了,每次我摸著您的乳房我都想和您來這個,您太迷人了,媽,讓我操你一次吧!」

說完,我撲到她背上,一隻手伸到她的胸前在她雪白的雙乳上用力揉了起來,另一隻手伸向她的小腹,忽然,媽媽轉過臉說:「那……那……只準你一次,……以後不許再來了。」

我一聽說,像得了軍令狀,笑瞇瞇的滿口答應,女人這東西就是這樣,一旦被勾起了慾望就再也別想把它平息下去,而且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更加用力的抽插起來,好像要把媽的浪穴幹豁了似的,媽媽這時已經興奮得直喘粗氣,忽然轉頭對我說:「倫仔……等一會,啊……等……等……你……先把碌野拔出來,我們這樣幹誰也不爽,……快……別動了。」

我怕她跑了,繼續的幹著,媽媽著急的說:「倫仔,我不騙你,你的碌野都已經插進我的穴了,你害怕我跑嗎?」

我一聽有理,趕緊扒開媽媽的兩片大屁股把碌野拔了出來,媽媽直起身,迅速摟著我,和我接吻,四片嘴唇相合在一起,兩個人的舌頭相互纏繞在一起,媽媽牽著我的手,放到她的陰部,然後身體向後一躺,有點羞澀地對我說:「你還等什麼,快脫衣服呀,快點,我要。」

我楞了,第一次看到媽媽這麼主動。我回過神來,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脫光,就要騎上去,媽媽說:「來,替我將內褲脫下來。」

我馬上去上前一手擡起媽媽的肥臀,一手拉著內褲邊緣向下一扯,媽媽的內褲就滑落在腳下了,她終於裸體的展現在我面前了。

媽媽又對我說:「把你的衣服拿過來,墊在我的屁股下,這樣你好操些,也可以插得媽媽更深。」

我按她說的做了,一切準備就緒,媽媽迫不及待的說:「快騎上來吧,恩……」說完,媽媽把兩腿高高的分開,讓我把紅紅的肉縫看得看得清清楚楚,我忍不住了。

「媽,來吧,讓我使勁的操你吧!」

說完,我跪到媽媽叉開的雙腿之間手握碌野頂在媽的陰門上,這時媽的陰門裡早已是淫水氾濫,我屁股一沈沒用多大力氣就把十一寸多長的大碌野插了進去,我只感到這次媽的陰道裡熱熱的,不停的有水冒出來,我開始抽送,每次都把碌野跋得只剩龜頭了才狠狠的一下插到底,媽媽樂得渾身直顫,陰道裡也不像開始那樣乾澀的感覺,開始變得越來越潤滑,我的大肉棒像活塞一樣進進出出,和媽媽的肉壁相碰發出了「噗嗤」「噗嗤」肉擊聲,媽媽也越來越興奮,嘴裡不停地浪叫著,整個浴室被我們亂倫的的叫聲充滿了:「啊,媽……你的小穴真小,真舒服,啊……媽……媽……我……操死你,媽讓我親親,來,媽……你看……你的騷穴……流了這麼多水,啊,喲……哦……媽……我要幹死你,媽把穴扒大點兒……對……啊……我……啊……來吧……!」

「倫仔……哦……你碌野這麼大,操死媽了……用力……啊……太舒服了……什麼……啊……我的穴讓你操爛……爛了,你操死我吧,恩……啊……我要受不了了,啊,我把穴插大點兒,啊……好來吧,用力操吧。操死媽媽吧……啊……哦……快……倫仔……啊……用力……我要來了,啊……用力……啊快……啊……來了……」

我只感到媽媽陰道中一陣強烈的收縮,緊接著一股火熱的陰精只衝我的龜頭,我感到一股強烈的快感直衝我的腦門,同時媽的陰道中有一種強烈的吸取之勢,我忍不住了,我抽送得越來越快,呼吸向發情的牛一樣粗重,我嘴裡嚷著:「啊……啊……啊……媽呀……媽……我操……死……我……啊……媽……我啊……媽……媽……啊……我……啊……射了……」

我緊緊抱著媽的屁股,用盡全身的力氣使勁向下一插,只感到我的龜頭衝破一層肉壁,進入了另一個更深的地方,只聽媽媽叫著:「啊……快……啊……進子宮了,媽的穴讓你插穿了,啊……太舒服了,媽一輩子都忘不了,啊……上天了……」

隨著媽媽一聲嬌嗔,媽的雙腿緊緊纏住了我的腰,身子向後一仰,我的精液如泉湧一般深深地射入了媽的子宮裡,我們興奮地摟在了一起,四片嘴唇緊緊地交織一塊,我的碌野深深地插在媽的陰戶裡,相擁著過了二十分鐘,媽媽才把我推開,悄悄地對我說:「你真棒。操得媽穴裡麻酥酥的,真爽。」

我摸著媽那沾滿淫水的穴,又來了興趣,把媽推倒在長凳上,把嘴放在媽的襠部,用舌頭添著媽媽穴裡流出的淫水,對媽媽說:「媽我還想操一次……行嗎?」

媽媽裝作怒道:「你不是說只操一次嗎?怎麼,再說,現在幾點了,你該上學了。快把你身上收拾收拾,走吧。」

我磨道:「不嘛,媽今天我不上學了,求你再讓我操一次吧。」

「不行,趕快走。」

「不,媽,你的穴真香,真美,我想操一千遍。」我一邊添著媽的小淫穴一邊說:「媽你看你的穴裡又流水了,再讓我操一次吧。」

「哎,你這孩子,好吧,你先上學,等晚上媽媽讓你和我一起睡,你想操多少遍就操多少遍,反正媽的穴已經是你的了。」

我就等她這句話呢,說完,馬上打開水龍頭,摟著媽媽來了個鴛鴦浴,當然不免又借這工夫玩弄了一下媽的肥美淫肉穴,用陰莖又插弄了幾下,然後換好了衣服,當然剛才做愛墊在媽身下的衣服由於沾滿了我倆的淫液只好讓媽媽洗了。

然後我背著書包高高興興地上學去了,臨走時,問媽媽:「媽媽,你不會懷孕吧?」

媽媽衝著我笑道:「放心吧,媽早做了截紮,不會被你搞大肚子的,你就放心操,放心內射媽媽吧。」

「媽媽萬歲,我走了。」說完上學去了。

一下午的課都沒有上好,腦子裡淨想著我媽的肥美淫肉穴和那對美乳,第三節課都沒上就跑回了家。

一進門見媽媽正在做飯,我走進廚房,把媽媽攔腰抱住,一隻手順著媽媽的裙子的鬆緊帶插進了媽的內褲,媽媽嗔怪地說:「幹什麼,倫仔,等一會晚點再幹,大白天的讓人看見多不好,快鬆手。」

我的手繼續在媽媽的陰毛上來回撫摩,並把一根手指塞進了媽的穴眼裡,不停地抽動著,媽媽穴裡漸漸濕潤起來,呼吸也急促了,我把褲口拉開,小弟弟一下跳出來,只見它經過半天的休息,現在又雄赳赳地立起來了,我湊近媽媽的耳邊輕輕說:「媽,你看它已經受不了了,你就讓它塞進你的小穴裡玩玩吧。」

說完,不等媽媽同意,我就一手提著碌野一手撩起了媽媽的裙子,她一邊炒菜我一邊把她內褲扒了下來,一挺機巴:「噗嗤」一聲就插了進去,媽媽急了:「你怎麼回事,待一會睡覺時我不讓你操了。」

我仍然在裡面抽插著,媽媽漸漸忍不住了,也興奮的呻吟起來,我倆幹得正歡,忽聽外面響起了敲門聲,媽媽著急的說:「快拔出來。」

我不情願的向外面開始拔我的碌野,只聽「波」的一聲,鱉的通紅的大碌野冒著熱氣從媽的穴裡抽了出來,嚇了我一跳,媽媽神秘的說:「剛才你操我的時候,我穴裡有空氣,嘬的!別怕,快收拾一下,開門去。」

我馬上撕了綿紙,替她把她陰戶四周的淫水擦乾淨,並安慰地在媽的陰部拍了一下,然後迅速提上了她的內褲,並把我那半挺半萎的小弟弟收了進去,說實在的,我剛才正在節骨眼上,馬上就要射精了,真掃興。我不情願的去開門,一看,原來是姨媽,她嬉笑著對我說:「你們娘倆幹嗎呢,這麼長時間才來開門。」

我姨媽叫蘭香,49歲,身高五尺一吋,三圍卻是42G,30,36。勁豐滿,肉感。

我回答:「媽在做飯。」她沒理會我,逕直走進屋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拿起報紙看起來,我回到我的屋,躺在床上。

這時媽媽把飯菜端上來,我胡亂的吃了幾口就回屋了,重新躺在床上,只聽外面姨媽正在和媽媽說話:「你老公什麼時候回來?」

「嗨,早著那,得倆月。」

昨天我跟你說的,我老公不行,給我買了一件這個,還挺管用的,你試試?

我從窗簾縫裡一看,只見姨媽從後腰裡拔出一根黑色的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一跟橡膠做的假陰莖,只聽姨媽又說:「今天我們兩姐妹一起取取樂。」

媽媽不好意思的搖搖頭說:「被人看見多不好。」

「沒事,誰知道。」媽媽沒辦法,只好同意了,十點鐘過後媽媽來到我的屋輕輕對我說:「倫仔,不是我不陪你,實在是沒辦法,你就忍著點吧,明天白天大禮拜我在家讓你好好操一天。」我點點頭同意了。

媽媽拍了一下我的頭說:「睡吧。」說完,拉滅燈走出了屋。

我躺在床上死活睡不著,約麼十二點鐘左右,聽見媽媽屋裡有動靜,好像是媽媽歡樂的呻吟聲,我悄悄起床,走到媽媽屋前,只見門虛掩著,裡面亮著微弱的燈光,我低下頭,透過門縫望裡看,哇,只見媽媽脫的精光平躺在床上,屁股下墊著一個大枕頭,雙腿高分,而姨媽也是一絲不掛,跪在媽媽分開的雙腿之間,手裡拿著那根假陰莖,正在媽媽那肥美肉穴裡亂捅,媽媽由於興奮不時地發出陣陣歡樂的呻吟:「啊……哦……再用力……好……好爽……呀……真長……啊……啊……哦……啊……」

聽著這熟悉的呻吟,我下面的小弟弟早已是一百二十度了,真憋得慌呀。索性,既然我連自己的媽都操了,我何不。。。,於是我脫了鞋,脫光了衣服,輕輕地推開門,由於她們的注意力過於集中,沒有注意我的進來,到是媽媽仰躺著第一個發現了我,她吃驚地望了我一眼,我把手放在嘴邊示意她不要做聲,媽媽立刻明白了我是什麼意思,繼續她的呻吟。我躡手躡腳地走到床前,只見姨媽撅著大屁股,正在一心一意的在媽的穴裡耕耘,她的穴肉被兩片大陰唇緊緊夾著,稍微有點外翻,畢竟是快五十歲的女人嘛,陰戶就是比媽媽的水,只聽她一邊弄著媽媽一邊說:「舒服吧,哦,你的穴裡出了這麼多水。」

我早已忍不住了,站在她的後面,碌野一挺就頂在了她的陰戶上,她還不知道,對媽媽說:「你還和我鬧,把腳趾伸到我穴裡,哇,你的腳趾怎麼就一根,她一轉身,說時遲那時快,我雙手一抱她的腰,下身一用力,只聽「噗嗤」一聲,堅硬火熱的十一寸多長大碌野插進了一半,她的穴比媽的穴還小還熱,我又一用力,我的大碌野一下全部塞入了姨媽的陰道,姨媽發出了「啊」的一聲痛苦的呻吟,他轉頭看到是我,馬上對媽說:「快阻止他,倫仔要強姦我,啊,我是你姨媽啊,快,我的下身快裂開了。」

媽媽一摟姨媽,笑瞇瞇的說:「你就別掙紮了,他碌野都塞進去了,要算強姦也早算了,你不也正需要這個嗎,讓他來吧。更何況他和我早已幹過了,很舒服的。」

由於媽媽摟住她,她沒法動彈,只好任我強姦,我開始抽送,她的陰道裡已經開始流出了一絲絲血跡,我開始來性子了,雙手扳開姨媽的兩片雪白的大屁股,狠狠地抽送起來,姨媽的陰道太緊了,但由於她剛才和媽媽幹了很長時間,陰道裡早已充滿了愛液,所以抽送起來並沒有第一次操媽媽時的乾澀感,相反還很爽,每一次我都是把碌野拔到只剩龜頭了才又用勁一下插到底,次次深入,只見幾十下過去後,她陰道裡流出的血已經把我的碌野染紅了,好像在操處女,每次我都看著碌野把她陰道裡的嫩肉帶得翻了出來,然後又被我的陰莖頂進去,真的很過癮。

起初姨媽還反抗,但由於媽媽的一席話,雙手又被媽媽攥著,相反下身那麼小的陰道裡插進了十一寸多長的一根大肉棒,而我更是每次都能插到她子宮裡,她下身開始由開始的緊緊夾著開始變得配合我了,反抗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代替它的是急促的呼吸和歡樂的呻吟:「啊……啊……哦……啊喲……倫仔,你不該操我……啊……會懷孕的……,啊……痛……好痛啊……啊……快拔出來吧……啊明……你的碌野太粗了……啊……插進子宮了……啊又進去了……啊……進去了……進子宮了,啊……姨媽的……啊……陰……陰道……裂了……啊!……好爽……啊倫仔……你幹得真好……操得我穴裡麻酥酥的,啊……開始癢了……快用力插,啊……用力……插死我吧……姨媽的穴是你的了,你愛怎操就怎麼操吧……」

她讓我操得開始發浪了,屁股開始前後的動,開始配合我性交,畢竟姨丈已有多年沒操她了,性慾今天全發洩出來,漸漸我覺得在後面操不太舒服,於是讓媽媽把她放開,拔出了我的碌野,把她掀過來,只見我碌野剛一拔出來,她立刻就叫起來:「別……快插進去……我裡面癢……啊……快操我呀……來……」

我故意慢慢騰騰地說:「急什麼,來來,讓我墊個枕頭,再說我還得帶上保險套,等會幹出事來就壞了」

我爬上床,跪在姨媽的雙腿中央,兩手握住我那有點麻木的大碌野,把龜頭在姨媽的肉縫裡輕輕地磨,姨媽早已忍不住了,陰戶裡的愛液潺潺而出,同時嘴裡也發出了更加淫蕩的呻吟:「啊……我受不了了……啊……別……蹭了……啊……哦……嘔……啊……癢……倫仔……我的親親……快……啊……快……啊……把你的碌野插進去吧……啊……別弄了……別弄了……快操我……當我……當姨媽是……妓女……操吧……!」

看著姨媽的浪樣,我也忍不住了,我一手揪住我的碌野,把龜頭在姨媽陰道口沾滿了流出的淫水,把碌野放在她的陰戶裡,扶正了,雙手一攬她那兩片圓滾豐滿的大屁股,嘴裡叫著:「姨媽,來吧!」

說完,我下身猛一用力,只聽「撲哧」一聲,十一寸多長的大碌野推開她那兩片粉紅嫩嫩的小陰唇,順著她滑潤的陰道一下插進了子宮:「啊」她發出了一聲嬌嗔,我感到這次她陰道裡特別熱,特別滑,相比媽媽的陰道,她的更淺,很容易插進子宮。我開始用力的抽送,和操媽媽時一樣,我每次都把碌野快拔出來時才用力插進去,和媽媽不同的是,每次我都能插進她的子宮頂,她也用力地配合我,下身每次都配合我向上一挺,好像生怕我插不進似的。

開始我速度不快,隨著越來越興奮,我的速度開始加快,我的呼吸也越來越快,她也叫地越來越來勁,媽媽也在一旁一邊看著我們倆幹一邊用假陰莖用力往自己裡面塞,同時興奮地叫著,只聽見屋裡被我的歡樂的呻吟聲充滿了:「啊……啊啊……爽……好爽……倫仔你的碌野真長,插得我爽死了,啊……姨媽的穴快讓你操穿了,啊……用力……用力操……你操死我……我都……甘心……快……用力……別停下來……啊……我的穴快讓你操爛了,……我……好好……我做你……你的妓……妓女……啊……你的龜頭操到我的肚子裡了……啊……用力……你幹死姨媽吧……姨媽永遠是你的妓女了……操啊……用力操……沒事……姨媽好爽……」

我用力操作著,嘴裡喘得像牛一樣:「啊……姨媽……你的穴真好……夾得我好爽,啊你這妓女……真淫,看你流了這麼多騷水,……哦……我操……你的子宮真淺……下下頂到子宮頂……我插死你……我操死你……操死你再操我死媽……早知道你的穴這麼好……啊……我要操你一千遍……啊……姨媽給我生個野種吧,……啊……姨媽……姨媽……我……啊……你的陰道好熱……啊啊……姨媽……不行……啊……啊……啊……我我……我忍不住了……啊……」

這時,媽媽在一旁忽然把假陰莖一拔,猛一推我,我一驚,碌野已經滑出了姨媽的陰道,只見媽媽急切的說:「倫仔,別在她那裡射精,她會懷孕的,你還是操我吧,我讓你在裡面射精。」

這時姨媽急了:「別……別……快插進去吧……我不怕……倫仔……你射吧……我雖然是危險期……但……啊……不怕……射吧……射在我裡面吧……我是妓女……啊……吃理我死活……啊。」

說完一拉我的陰莖把自己的陰戶又湊過來,經過剛才的變故,我冷靜了許多,陰莖一時軟了下去,但是當我看到媽媽和姨媽發紅的陰戶,我的碌野立刻又立了起來,我迅速握住我的陰莖,一隻手一攬媽媽的腰,大碌野「滋」的一下就滑進了媽媽的陰道,我又開始前後大力的抽送,這回媽媽陰道裡換了真傢夥,爽得她直顫,嘴裡不停的呻吟:「啊……不……不要……啊……停用……力……啊……倫仔。你的傢夥真粗,啊……插進子宮了……啊……爽死媽媽了……用力……媽媽的穴裡好癢……啊又進去了,啊……好熱……啊……我我……啊……爽死了……啊……媽媽的穴裡癢……啊用力呀……操死媽媽吧……媽媽的穴是你的了……啊……你的碌野變得更長了,啊……插進子宮了……進去了……好深……好漲……媽媽樂死了……快操……媽媽讓你操一千遍……啊……啊……」

這時在一旁的姨媽又受不了,一邊手淫一邊在我的屁股下面親吻,親得我肛門好爽。這時忽覺媽媽陰道裡一陣劇烈的收縮,緊接著一股濃熱的淫水沖著我的龜頭,媽媽急促的呼吸噶然而止,整個人向後面一仰,腰一弓,陰戶緊緊叼著我的大碌野,雙腿死勁的纏著我的腰,我知道媽媽已到高潮了,我還沒有射精的慾望,於是,摟著媽媽下身又用力的緊插了兩下,然後迅速把碌野從她的陰道中拔出,只見我的碌野冒著熱氣從媽媽的陰道裡剛一拔出來,一股陰精就從媽的陰戶裡冒了出來,順著媽兩片白白的屁股之間的溝流在了床上,那麼多,把床單弄濕了一大塊。

而這時我正在興頭上,姨媽也還沒有盡興,於是她一見我把碌野拔出來,就馬上象狗一樣爬在床上,雙腿分得開開,我挺起碌野照著她的陰戶用力地插進去,並大力地開始抽插,姨媽又開始快樂的呻吟:「啊……倫仔,你真棒……啊……用力……啊……你用力……操死我……啊……操爽死我了……我從……從來……沒這麼快樂……啊……要來了,快用力……啊……來了……啊……這樣可以……插得更深……啊……插啊……深入妓女姨媽的……子宮……啊……」

我感到姨媽陰道裡一陣強烈的收縮,比媽媽的還強烈,更爽的是她陰道還有吸取之勢,濃熱的陰精環繞著我的龜頭,弄的我麻酥酥的,一股強烈的快感順著陰莖傳向全身,我渾身不禁一顫,大聲叫著:「啊……姨媽……妓女……啊……你的穴好緊呀……不不……啊……好熱……啊……啊啊……哦……啊……我……受不了了……啊……姨媽……我要射了……啊……射了……姨媽……準備為姦成孕吧……淫婦……賤妓女……母狗……」

我只覺大碌野連續地跳動,精液像機關鎗似的射進了姨媽的子宮深處,我爬在姨媽的身上,伸手到前面揉著姨媽的一隻肥碩的乳房,摟著姨媽的腰,在一陣陣強烈的射精快感中完成了我們的生命孕育工程,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鐘,我才慢慢地從姨媽的肉體上爬起來,只見我的碌野還在她的陰道裡,雖然已變小了不少,但姨媽的陰道還是夾得很緊,好不容易才從她的陰戶中拔了出來,而且一滴精液也沒流出來。

看看錶,已經一點鐘了,天很熱,也實在是幹累了,又和媽媽與姨媽溫存了一會兒,就三個人一絲不掛的躺在一張床上昏昏地睡著了。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睜開眼,不見了媽媽,只聽見外面廚房裡有聲音,大概是媽媽在做飯吧,姨媽還在床上四仰八叉的睡著,身上還可以看到昨天晚上做愛的痕跡,白白的乳房上還有我的咬痕,陰毛因為沾了過多的淫水而扒在陰部的皮膚上,隱約還可看到姨媽的大腿內則還有著一絲絲血跡。

這時聽外面媽媽走進來,看到我起來,招呼一聲:「倫仔,昨晚上累了吧,我給你準備了好東西,快起來吃,對,把你姨媽也叫起來,我們一起吃。」我答應了一聲,拿起了那根假陰莖,對著姨媽的陰戶,一下插了進去,並用力地搖著說:「姨媽,起來,吃飯了。」姨媽驚醒了,但一見是我,也沒生氣,一骨碌爬起來,要帶上乳罩,我一把奪下來說:「今天家裡就我們三人,穿什麼衣服,你是妓女啊,妓女不用穿衣,裸著好了,你是沒有尊嚴的。

姨媽聽這麼一說,也沒反對,跳下床,就去洗臉,我也一同走進衛生間,等我們出來的時候,媽媽已經把飯菜準備好了,她一仰頭見我們倆光著身子走出來,指著我們笑著說:「瞧你們倆,還不把衣服穿上,等會讓人看見多不好。」

我一邊用手刺激著姨媽的陰部一邊說:「媽,害怕個啥,幹都幹了,你就把窗簾也拉開吧。」

說完,我不等媽媽同意,就解開了媽媽的上衣扣兒,媽媽那兩隻豐滿雪白的巨乳立刻露在我的眼前,媽媽不好意思的說:「被外面的人看到怎麼辦,別……別,讓人看見怪不好意思的。」」

媽,你看我和姨媽都這樣,你還要扮貞潔嗎?」順勢我又一下把裙子扒了下來,媽媽已經換了乾淨的內褲,我說:「媽,你看你,等一會我操完你又把內褲弄髒了,哪如脫下來。」

說完,就要扯下媽的內褲,媽媽搖搖頭「哎」了一聲,眼看著我扒下了她的內褲,這時我們又都一絲不掛了。

我走到餐桌前,啊,早飯真豐盛呀,媽媽特地買來鮮牛奶和果醬、麵包,還有牛肉等。我摟著她兩個光光的肉體並排坐在沙發上,開始吃早飯。

媽媽把抹好了果醬的麵包遞給我,說道:「倫仔,昨晚上累壞了吧,你真行,能同時操我們兩人,我的穴快讓你操穿了,給,多吃點。」

這時姨媽已為我倒好了一杯牛奶送到我嘴邊,說:「來喝點這個,補補身子。」

我摸著她兩個光滑的肉體,豐滿的圓臀,高聳的乳峰,忽然想冒壞,對媽媽說:「媽,我想吃你奶。」

說完一摟媽媽的腰肢,把嘴貼在她那對大乳房上,只見她的乳暈很大,乳房有點下垂,我叼著乳房用力的吸,媽媽急切的說:「別……昨晚剛來,你怎麼……等會吃完飯,你別……啊……爽……啊……倫仔……別吸了……」

我的手已經摸到媽媽的陰戶中這時已經又流出愛液,這時姨媽在一旁急了,說:「別啊,倫仔,吃完飯再幹吧,到會把身子弄壞了。」說完把牛奶又遞過來,我放棄了媽媽的身子和乳房,轉身接過了她的杯子,一飲而進。

姨媽問道:「甜嗎。」

我笑著說:「甜,但是沒姨媽你的穴甜。」

姨媽拿手指點了我的頭一下:「就知道穴呀穴的,姨媽昨天的穴差點讓你操闊了,你也不輕一點,不知道姨媽陰道緊嗎,這麼粗暴,還在裡面射精,不怕我真懷孕,真給你弄大了肚子我有口也說不清,哎,你有避孕藥嗎,給我拿點。」

媽媽馬上起身到屋裡拿出一小瓶藥,倒給姨媽幾粒說:「一次都吃了,女人那,這玩意得時刻備著點,萬一男人出了點差錯,就用的著。」

我把那藥接到手,就走到廁所,把藥全倒掉了,「姨媽!你是個妓女啊,你的工能就是被幹,不用避孕了,這才是刺激!」

姨媽沒法,就依我的,又開始給我抹麵包,看著姨媽手拿麵包,另一隻手拿著刀子往上面認真地抹果醬的樣子,我忽發奇想,摟著姨媽的腰撒嬌說:「姨媽,我要吃你的穴。」

沒等說完,我的嘴就湊在姨媽的乳溝裡,接著迅速向下移,順著光滑的小腹,逐漸向她的陰戶靠近,姨媽還在抹,沒理睬我,我的嘴輕而一舉的就貼在了姨媽的兩片肥嫩的大陰唇上,在上面忘情的添,這下姨媽可受不了了,著急的說:「倫仔,你幹什麼,給你,先吃飯。」

我不理會姨媽,把她向沙發上一擁,一手扳開姨媽的一條腿,只見藉著窗戶縫裡透過的陽光,我第一次仔細的欣賞著姨媽那美麗的下身,只見在兩條修長的美腿之間的小腹下面,被一叢稀疏的陰毛掩映著一個雪白肥嫩的小肉丘,她的陰毛是黑色的,亮亮的,很少。

我用兩根手指分開姨媽肥美的陰唇,用舌頭在她上端的小肉豆上輕輕地添著,原來女人這個部位是最敏感的,我剛添了兩下,姨媽就受不了了,身子向後一仰,發出了快樂的呻吟:「啊……別動……啊……爽……啊……別添了……啊……我受不了了……啊……」

我抄起桌子上的果醬,把它抹在姨媽的陰唇上,又拿起一塊麵包,一邊吃麵包一邊添著姨媽的肉穴上的果醬,姨媽不時發出興奮的呻吟聲:「啊……倫仔……啊……爽死了……別添了……我裡面癢……癢……啊……我要……我要……快把你的……啊……肉棒插進來吧……啊……啊……哦……快插……啊……」

她不斷扭著身子,陰部不斷向我的嘴處擠,我也把她陰戶中流出的愛液和著麵包果醬吃進了肚裡,當我添乾淨她陰部的果醬後,我讓媽媽擡起了姨媽的臀部,讓她陰戶向上,我把她的雙腿扳得極限大,讓她的肉洞張開,我拿起桌子上的一杯牛奶,倒進了她那個小淫洞,我伸下嘴去用我的嘴堵在她的淫洞口,用我的長舌向裡面探索,她在也忍不住這種刺激,淫洞裡冒出了許多淫水,我和牛奶又喝了下去,好爽呀。這麼說吧,一頓早飯我吃了一多鐘頭,媽媽和姨媽淫洞裡的愛液快讓我吸乾了。

好容易吃完了這頓飯,收拾完東西,清掃完我們流下的痕跡,我擁著她們躺在地毯上,打開電視機,一同看電視,這時,媽媽突然想起了什麼,跑進屋裡,一會拿張光盤出來,這時我正把姨媽壓在身子底下玩弄,媽媽對我說:「來,上次你爸爸去上海帶回來一張毛片,我們看看。」

說完就迅速把光盤插進VCD機放起來,只見螢幕上一對男女正在親熱,那男的碌野好大,插的那女的爽的直叫,我一看這個,興趣又來了,把媽媽拉倒我身邊,讓她雙腿叉開躺在我前面,我身下壓著姨媽柔軟的肉體,挺槍就插進了姨媽的小淫洞,手裡拿著那根假陰莖塞進了媽媽的陰戶,就這樣,在這一個星期天裡我在家中與媽媽和姨媽享盡了天下最快樂的事,我九進九出幹得姨媽和媽媽爽死了,從那以後,我和媽媽一直保持著亦母亦妻的性關係,經常通宵達旦的與她性交,爸爸一不在家,我就把姨媽也叫進來,一起過一龍二鳳的性生活,真是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