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誘母上床

2016-06-08     WoKao     檢舉     收藏 (0)

我叫王標,55歲,做差人的,和我45歲的老婆蘭香和23歲的兒子一同住。我老婆是個肉肉的熟婦,5尺2吋高,三圍是36D、27、38。雖然生活中有時也有過不愉快,但總體來說還算相處得不錯。

5月的一個晚上,家裡來了一個戴墨鏡的男子,看起來好像是我兒子的熟人,一來就與他寒暄著走進了裡屋。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那人對兒子說:「我一會兒再來。」就急匆匆地走了。

我不解地問我兒子:「哪的人呀?這麼神神秘秘的!」

我兒子把我拉進屋,關上了門,支吾了半天才對我說:「爸爸,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嘿,有事就說唄!」我輕鬆的答道。

「嗯,剛才來的是位導演,我們很早就認識了,他是三級片的。」

「啊,三級片?兒子,你還認識這樣的人吶?」我不禁大吃一驚。

「對,他現在要拍一部成人電影,想讓我當男主角,女主角的人選是……」兒子不說了。

我當時聽得目瞪口呆:「什麼?你要拍成人電影?我的天,你不怕被人知道?」

「嗨,我還是直說了吧!這是一部亂倫電影,女主角是媽媽蘭香!」

「什麼?!這也太離譜了吧!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兒子,我……我就……」我惡狠狠地盯著我兒子,拳頭攥得緊緊的。

我兒子一看就馬上說:「爸爸,拍這部電影人家可給五十萬塊呢!如果再算上發行的收入,可以得百幾萬沒問題!我的片酬一分不要,都給你,怎麼樣?」

我思索著,百幾萬,我可從來沒有過這麼多錢,老婆又不是上別處去做雞,肥水不流別人田,也算比較劃算。考慮再三,我終於點了下頭同意了。

大約過了半小時,剛才來的那個男人帶著攝像器材匆匆趕來了,可這事怎麼對老婆講呢?

「沒關係,老友,我有辦法。」那個男人對著我耳朵輕聲說了幾句,我問道:「能行嗎?」

「我來上你家拍,就是聽你兒子說你老婆叫床的聲音特別大,在床上很風騷,所以才讓她當女主角。」

「什麼!我兒子居然偷聽偷看我們做愛?」我轉頭盯著兒子,我兒子不安的說:「媽媽的叫床聲是很大,我在隔壁都聽得清清楚楚的,我還藉著媽媽的叫床聲打過飛機呢!」

我聽得很不自然,但因為畢竟還有外人在,也不好再發作什麼,況且想到這麼容易就能賺百幾萬,豁出去了,於是我就按著攝影師的安排忙碌起來……

我找來了一張成人影片的光碟,放在播放器裡,把聲音開得很大,然後我就和他們躲在門後偷偷的監視著。果然,一會我老婆就下班回來了。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長裙,再配上白嫩的肌膚和豐滿的曲線,怎麼看怎麼讓人有性慾。

當她聽見、看見電視螢幕上播放的影片時,一下就不動了,看著看著就急促地喘息起來,身體微微顫動,一隻手不由自主地揉著自己的乳房。這時,攝影師捅了我兒子一下,我兒子急忙躡手躡腳地走到他媽媽的身後,而此時老婆還渾然不覺。

我兒子猛地一下從後面抱住了我老婆的身體,已經膨脹的下胯頂在了她的豐滿屁股上。蘭香突然驚醒過來,拚命地扭動圓翹臀部,想擺脫我兒子的下體,但看上去她豐腴的屁股卻好似在淫蕩地主動磨擦著硬挺的肉棍。

此時我兒子空出的右手快速撕扯下蘭香的長裙,蘭香翹著豐臀被壓趴在桌面,長裙被扯落在地,上身不斷掙紮,兩條白嫩誘人肉腿不時踢蹬抗拒,偶見扭出的屁股弧線圓美,臀肉繃顫,說不出的淫穢刺激。

蘭香再三掙紮,仍是被緊緊壓制住,她一看猥褻自己的原來是親兒子,不由得大驚失色,呼叫著:「兒子!你怎能這樣?快放開我!老公,你兒子想強姦我,你快來救我呀!」我聽得面紅耳赤,但事已至此,也不想別的了,只想那百幾萬塊錢早些到手。

只見攝影師的鏡頭裡,我兒子用頭把蘭香壓貼到桌面,蘭香的一頭如雲秀髮淩亂披散,我兒子右手掌猥摸數下她豐腴圓翹的右邊屁股,再迅即往下恣意地狎摸她性感的右大腿,觸感光滑柔嫩,不由得滿心歡喜,陰莖膨脹得更加厲害。

而蘭香嘴裡呻吟著,身體不斷慌亂地猛烈掙紮,我兒子老練的右手已由她滑如凝脂的右腿根處斜滑下去,直接伸入內褲裡,靈活的指頭探出蘭香陰毛的柔細濃密,手掌往上倒捧住敏感的陰唇,中指揉搓著細嫩柔軟的陰唇嫩肉,中指前探,微微伸入嬌嫩的裂縫口。剛才兒子還在手指搽了些烈性春藥,果然有見地。

我兒子空出的那隻手迅速解下自己的褲子,握著已充份勃起的肉棒,右手猛然將蘭香右大腿用力往右邊掰開,雙腿擠入她兩腿之間,再辛苦地屈膝彎腿,龜頭往前慢慢駛向肉縫。

媽媽感受到我兒子的龜頭形狀碩大,但硬度較軟,這時龜頭已頂開了自己的穴口嫩肉,我兒子把肉棒微微刺入肉縫,但僅在穴口摩擦。蘭香身體已不似先前的緊繃,掙紮動作也變得半推半就,似是頹然默認木已成舟。

我兒子突然放開媽媽的右手,一手一腿同時抱起媽媽的雙腿,將她下半身整個擡起,兩手往外拉開,媽媽的雙腿立即大角度地張開,迷人肉縫全然暴露。我兒子挺腰往上一頂,肉棒狠狠地往肉縫深處刺入,媽媽僅剩上半身擱在桌面上,雙手不由自主地壓住桌面撐起全身重量,彈性充沛的陰道壁肉終於容納下了我兒子的整根粗大肉棒。

利用肉棒深埋在陰道裡、蘭香不敢亂動的時刻,我兒子趁機雙手由腰下攬起她抱入睡房,我和攝影師也連忙緊跟在後,躲在門邊繼續窺視著事態發展。

兒子將我老婆的嬌軀平放側躺在床上,自己貼躺於後,像兩隻弓形蝦子。他右手攬住蘭香柔軟的腰肢,讓她無法亂動,一直插在小穴裡的粗大肉棒開始緩緩抽出,又擠過層層疊疊的穴壁嫩肉再次插入,直至整根消失無蹤,深深插入我老婆狹窄的小肉縫裡。

不知是我兒子有意擺布或是剛巧如此,兩人交合的部位恰好正對著門外,因此所有淫糜的細節都一點不漏地被全部攝入鏡頭,只見媽媽光滑無瑕的右腿被扳擡在半空中,穿著高跟涼鞋的白腳美趾隨著我兒子急速的強烈抽插節奏在晃蕩著……

望著老婆那個一向只有我專用的淫洞此刻卻插入了我兒子的超大肉棒,一股難以名狀的異樣刺激油然而生,褲內的雞巴不自主地翹硬起來。眼見我兒子越幹越勇,我的雞巴就越勃越硬,終於忍不住掏出來對著面前的活春宮打起了手槍。

蘭香柔媚成熟的性感身軀讓初嚐滋味的兒子沒多久就潰決了,他快速抽送著雞巴狠操猛插,其如狼似虎的奮勇情度,連我也自歎不如。幾百下拼盡老命的衝刺後,兒子終於繳械清倉,把我的萬千兄弟全部傾瀉入我老婆,他親媽媽的子宮裡。

射精後,我兒子抽出疲軟的陰莖躺在蘭香身旁喘著氣。經過剛才的一番樁搗,我老婆的性慾卻被調動了起來,全身酸麻騷癢難耐,她愛惜地用手捧著我兒子粗大的陰莖,輕聲嗔罵道:「這麼粗,卻一點也禁不起折騰!」說完竟用嘴舔起了我兒子的陰莖。

這麼悖乎倫理的場面真是看得我目瞪口呆,一股無法形容的滋味忽然湧上心頭,不由得加快了套弄雞巴的速度,攝影師卻還一邊拍一邊對我說:「你老婆真淫賤!被親兒子強姦還在發姣!確實沒有選錯人。」我再也受不住了,精液立即噴射而出。

在老婆的刺激下,我兒子的陰莖不一會就恢復了元氣,他抓握著我老婆36D極有彈性的乳房揉捏、吻著她的額頭和脖子,漬漬的汗水一直滴流在兩人身上。悶熱的氣氛中,我兒子舔著自己媽媽深紅色的乳頭,碰觸著乳房的上下部位,蘭香閉著雙眼,表情有點扭捏又有點動情。

我兒子握起媽媽的乳房,手按撫著她光滑的腹丘,稍微動偏了就摸到肚臍下的私處。雜亂的陰毛分布在大腿內側,毛下暗紅色的陰肉也微微顯出來,那裡的肌膚摸起來比較細緻,嫩嫩的,平常男人的眼光是無法透視到這裡。

我兒子抓緊媽媽的肉腰,撫摸她豐滿的臀部曲線,然後分開她兩條肉腿,陰唇淫蕩地張開著露出裡麵粉紅色的淫肉,上面沾滿了饑渴的淫水。我兒子把他那鴨蛋大的龜頭對準我老婆被挑逗得已然是蓬門洞開、滿是淫水的亢奮洞口輕輕一推,「啵」的一聲便插進去一大半。

我兒子的陰莖比我的要粗要長,「喔……輕一點……好粗……好大呦……」粗壯肉莖的侵入,使得我老婆忍不住高聲浪叫著。

「淫婦!妓女!你的陰道被我爸爸用了這麼久,又生了我,居然還這麼緊!哦……好熱……夾得我好緊啊……」我兒子聳動著屁股一進一出地操了起來。火熱緊窄的肉洞緊緊包裹著他粗壯的陰莖,每一次抽送都給他帶來無盡的快感。

兒子越操越暢順,藉著我老婆的淫水滋潤快速馳騁起來,「啊……好爽……你好棒……啊……」蘭香呻吟著,雙目微閉,滿臉紅暈,微啟的櫻唇吐出誘人的嬌吟:「喔……用力點……對……操……操死媽媽吧……啊……」

媽媽風騷的叫床聲使得兒子越發興奮,他加快了節奏,每一下都進入我老婆身體最深處。蘭香胸前那對白胖的大奶子被操得忽悠忽悠地晃動起來,隨著兒子的進出頻率前後左右顫蕩著,泛出一片誘人的乳波。

兒子伏下身在我老婆那飽滿白嫩的肉峰上舔弄著,不時把乳頭含到嘴裡吸啜一番,下身更加粗魯地在她體內抽送著,壯碩的身體碾壓著媽媽那具粉嫩熟透的肉體,撞擊得她肥嫩的大腿根部「啪啪」作響,淫蕩的老婆則不斷上下篩動著屁股極力迎合,嘴裡「啊……啊……」地浪叫著。

忽然她小手伸下去推開我兒子,主動將豐腴白嫩的嬌軀翻過來趴跪在床上上,翹起小巧圓潤的屁股,把淫水淋漓的肉縫毫不羞恥地撅向我兒子。兒子雙手撫摸著親媽媽圓潤的屁股,然後掰開她的兩臀嫩肉,肉棒緩緩刺入,深抵花心,然後左手撐在床上,右手則抓握住媽媽下垂晃動的白嫩乳房大力搓揉。

不待我兒子抽插,蘭香已忍不住自己搖擺豐臀往後頂撞,主動用小小的淫洞去吞噬兒子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將肉棒吞噬得消失無蹤。隨著我老婆白皙圓潤的臀部不住地向後用力撞擊,忘情地交合,連我兒子也幾乎招架不住,而蘭香自己則操得咬唇仰頭、長髮散亂,柔嫩的雙乳前後搖擺、亂晃亂動。

這時媽媽已不再計較是哪個男人在操她,也不管這根肉棒是她自己兒子的,幹著為人所不齒的亂倫勾當,只想著這根肉棒要一直硬挺下去,讓她淫水淋漓的騷穴能夠繼續享受充實的快感和緊迫的磨擦。

蘭香一面撅著豐臀不停往後挺聳,一面呻吟,嬌喘籲籲、歡暢淋漓、欲仙欲死……突然她高高仰起上半身靜止不動,香汗涔涔的白嫩嬌軀猛地狂顫幾下,然後仆跌在床上,嬌軟無力地攤趴著,雪白誘人的大腿叉開,仍插著我兒子陰莖的淫穴一片狼籍、盡覽無遺。

看著老婆淫蕩的樣子,我的老二再次硬勃而起,忍不住又打起了手槍來。我已把自己代入在兒子身上,彷彿此刻把老婆操得高潮疊起的那個人是我,那根在蘭香陰道中耀武揚威的大雞巴是我的銳利武器。

蘭香高潮時我兒子也停止了動作,只是把肉棒緊緊地抵住她的淫穴以免滑脫出來,兩人就這樣交纏了很久,待我老婆高潮退卻後才拔出沾滿著淫水的陰莖,拍拍她屁股說:「你在上面吧!」

蘭香遲疑了一會兒,勉強撐起無力的嬌軀,動作緩慢地跨過他腳邊,張開兩腳蹲在我兒子胯上,一手抓住他的肉棒,一手撐開自己的陰唇,貓著身子將臀部接近他的下體,對準位置預備把屁股坐下去……

兒子摁著我老婆的肥臀出其不意突然用力往下一拉,「嗯……」媽媽立即坐落我兒子腹下,整個人的體重加上我兒子的拉力,一根偌大的雞巴眨眼間就全部被壓入她陰道內。

只見攝影師的取景屏裡出現這樣的鏡頭:我老婆全身赤裸地騎在我兒子身上,兩手撐著他的肩膀,上下搖擺著自己的屁股「噗嗤、噗嗤」地套弄插在穴裡的雞巴,胸部懸垂的兩顆大奶在鏡頭前晃呀晃,我兒子還不時用手去抓握那對奶子、捏弄兩粒乳頭。

我老婆不好意思直視兒子的目光,別過羞紅的臉,長髮因身體搖晃而散亂披肩,仰著頭、挺起胸接受來自陰道裡的衝擊。她「嗯……嗯……嗯……」地低哼著,一下下擡動性感的臀部藉吞吐肉棒來宣洩自己的淫蕩。

我兒子也沒有閒著,他挺起雞巴努力地向上頂,這不單幫了蘭香一臂之力,既可讓兩具性器交接得更親密,又能使肉棒每下都操入至盡根。從下面看,大奶的晃動加上「撲嗤、撲嗤」的聲響更是刺激萬分,讓他的快感沸騰到極點。

兒子一邊與我老婆互操,一邊欣賞著她胯下的美妙春光,只見自己那條粗壯的大雞巴在我老婆兩片嬌嫩的小陰唇中出出入入,拉出來時,把陰道口的嫩皮拖得又長又薄;插進去時,將流出外的淫水撞擊得飛濺四散,整個小穴因充血而變得通紅。

一會,我兒子操得性起,乾脆擡高我老婆雙腿架上肩膊,讓陰莖可以插得更深入,抽得更爽快。蘭香看來也心有靈犀,兩手放在腿彎處,用力把大腿拉向自己胸前,讓下體可以挺聳得更高、肌膚貼得更親蜜,隨著肉體的衝擊,快感不斷增加,都快讓她爽到昏過去了。

強猛的抽插撞得媽媽的屁股不停上下搖擺,一對乳房也隨著節奏前後蕩漾,我兒子邊操邊伸手過去輪流撫摸,一會用力緊抓,一會輕輕搓揉,上下夾攻把她弄得雙手在床上亂抓,差點把床單也撕碎了,口中一面喘著粗氣,一面大聲叫嚷:「喔……心肝……啊……啊……不要停……啊……好爽……啊……啊……插死媽媽」

話音未落,蘭香的陰道便一陣緊縮,嬌軀像觸電般強烈顫動,一大股淫水就往我兒子的龜頭上沖去,「兒子……啊……啊……啊……射吧……把精液……射給媽媽……」我老婆已達到高潮了。

鮮艷欲滴的小穴一張一合,濕熱的陰道夾著我兒子的大雞巴頻頻抽搐,蘭香的淫穴使我兒子感到龜頭越來越酥麻,再也挺不下去了,趕緊用力抱緊老婆,狠狠抽插十幾下便隨她一同洩身,小腹貼緊恥部「咻咻咻」地把精液射進我老婆的子宮內。

我兒子發洩完後疲累地抽出陰莖,躺到一旁喘息著,蘭香像散了骨架一樣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兩腿張得開開的,只見一股白稠的精液緩緩地從她兩片泛紅的陰唇中流出來……兒子都算離譜了,也不管自己媽媽正是排卵期就多次內射,我真擔心老婆會懷上我兒子的種。

自從經過這次拍攝之後,竟把我老婆的淫蕩本質發掘了出來,她開始喜歡上了我兒子的大雞巴,經常和他出雙入對,如膠似漆,甚至當著我的面也肆無忌憚地打情罵俏,像我不存在似的,後來我還發現她為我兒子作過幾次人工流產。

那百幾萬塊的拍攝A片酬金我始終沒有到手,也不知是讓兒子給獨吞了,還是有意和他朋友布下這個局,引誘我同意讓他操自己媽媽。

從此以後,我家就開始了一種新型的親情性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