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奇緣-完

2016-06-08     WoKao     檢舉     收藏 (23)

第11章[一棒挑天慾]

「粗大火熱的大肉棒好好吃喔,教主,玲兒好愛你喔!」玲兒的小香舌繞著楊過那巨大的龜頭舔弄著,還用舌腹貼著肉棒來上下愛撫著,然後溫柔的舔舐整條粗大的大肉棒。

「喂,幫我夾一下吧,玲兒的一對巨乳感覺很棒的呢!」楊過如此的要求著玲兒,要她做一些淫蕩的動作。

「好呀,嘻嘻∼∼只要是教主吩咐的,為了讓你高興,玲兒什麼都願意替你做。」玲兒淫蕩地回應著楊過。

玲兒兩手抱起自己那一對98(F)的巨乳,把楊過的粗大肉棒夾進那深深的谷間後,雪白的雙肩微向前頃,夾緊了大肉棒,又大又軟的擠壓套弄著,巧妙的服侍著楊過,不時的還伸出小香舌來舔弄著那巨大的龜頭。

在經過一陣子的柔軟火熱的巨乳揉搓後,楊過胯下的那粗大的肉棒,變得更加兇猛了,肉棒上的溫度也顯得火熱異常。

在玲兒那淫媚又熟練的口技吸吮之下,楊過的大肉棒漲大到最大的程度,許久後才輕輕的拍上了玲兒的裸肩,在她依依不捨離開的一瞬間,楊過將玲兒一把推到了牆邊,慢慢欣賞著眼前嬌美的人兒,一對豐滿高挺的巨乳,纖細不盈一握的細腰,渾圓彈手如玉球般的圓臀,和修長泛紅的一雙美腿。

接著楊過伸出了雙手從下往上,慢慢的撫摸上去,最後停在玲兒一對巨大豐滿的雙乳上,五指分開來,輕輕搓弄著她那一對柔軟豐滿的巨乳,又揉又捏的玩弄起來。

原本玲兒那渾圓驕挺的一對巨乳就很是敏感,現在給楊過的雙手一陣撫摸之下,粉嫩的乳頭充了血,漲的更加可愛,整個挺立了起來,那不住衝入身子裡的火熱酥麻更讓玲兒閉上了一對美目,小嘴也忍不住的輕吟了出來,敏感火熱的淫豔胴體被他揉捏的全身顫抖不已,尤其當楊過的手指擰著了她的一對乳頭之後,那無法形容的酸麻、酥癢、嬌吟聲更加淫媚了。

「啊……教主那裡別再捏了……啊……對,對……揉……用力揉……啊……

喔……好舒服喔……用力吸……啊……真好……吸的真好……喔……」被楊過的手口不停舔咬搓揉著巨乳的玲兒,淫蕩地呻吟著。

接著楊過那空出來的一隻手,從玲兒那雪白的小腹往下,到了那高聳淫蕩的肉洞,先揉捏一下那敏感的陰蒂後,才伸出了食指與中指來挖扣著肉洞,逗的玲兒更加情熱如火,淫蕩的肉洞左右敞開著,那大量的淫水沒一絲阻滯地大量氾濫流出,讓玲兒濕滑的再沒有一絲的矜持。

在強大的慾火摧動下,玲兒水蛇般的雙手先圈住了楊過的脖子,任由他低下頭來,用那靈巧的口舌在自己敏感淫蕩的紅豔乳頭又吸又吮,接著一雙足可媚死男人的修長玉腿,自動的緊緊箍上楊過的熊腰,戰慄地輕輕搖著,讓火熱淫蕩的肉洞大張在他粗大的肉棒前,圓臀輕輕的挺動圓臀來,淫蕩的肉洞上下的輕磨著楊過粗大的肉棒,大量的淫水也沾上了肉棒,敏感淫蕩的陰唇觸著了那滾燙猶勝烈焰的巨大龜頭,讓玲兒的纖腰一陣軟顫、媚眼如絲,不住妖嬈地輕喘著。

「咯咯……給我吧……教主……把你那粗大的肉棒插進來吧……淫婦要……

啊……別啦……不要再磨了……不要嘛……別再欺負人家了……快給我啦……嗚嗚……人家忍不住了……快給我……真的……」玲兒不斷地在楊過的身上扭晃著她的圓臀,還以極為煽情的言語及動作挑逗著楊過。

「不能這麼快就忍不住了,別急啊,小玲兒,性慾的淫樂才剛開始呢,我會讓妳知道什麼是女人真正的樂趣,保證妳爽了之後再也離不開我。」楊過不斷地在玲兒的耳邊,說著淫邪的話語來挑逗著她。

「美……美死人家了……好哥哥……求求你……求你快……快點吧……」在被楊過的一雙火熱的魔手不斷撫弄下,理性已快崩潰的玲兒,正淫蕩地懇求著楊過,要他快點提槍上馬,用他胯下粗大的肉棒來不斷地姦淫她,現在的玲兒已是個完全受肉慾操控的淫蕩女人,是個希望被男人用粗大肉棒勇猛無比的姦淫著,一次又一次的將她的身心徹底蹂躪,直到崩潰的騷媚浪貨。

而在剛才就已經與玲兒彼此做了不少愛撫前戲的楊過,強大的性慾早已熊熊燃起,再經由玲兒如此淫蕩露骨的挑逗著自己,他哪還能再忍受了面前這美豔迷人的淫女強烈媚態的淫蕩挑逗,「啊……玲兒……我來了……」叫了一聲玲兒的名字後,楊過握住自己早已脹硬難受的粗大肉棒,就往玲兒淫蕩的肉洞裡插入猛力的抽幹著。

「啊……死了……大肉棒的親哥哥你要……要插死玲兒了……啊……別……

不要磨……啊……再更用力地……大肉棒哥哥請……請插死淫婦吧……啊……要死了……親哥哥的大肉棒頂死人家了……啊……」

從玲兒那紅豔的小嘴中傳出的淫聲浪語越呻吟越媚蕩、纖腰也頂搖的越來越用力全力的迎合著楊過粗大肉棒的插幹,這時玲兒她已不能自己的獻上淫媚動人的胴體,那火熱的肉棒插入肉洞深處的舒暢感佔有了她的全身,這時楊過的手也緊抱上了她的腰,好帶動著她的腰臀配合著自己那粗大火熱肉棒的深戳淺插,吸吮著一對巨乳的嘴也愈來愈是用力,讓這美豔的落凡仙子小嘴淫叫得更加騷媚,全然不知楊過正帶著她在大廳上走動著,肉洞中流出的淫水灑了一地。

「咯咯……要死了……教主……玲兒被你姦得好爽……你粗大的肉棒幹得玲兒要死了……啊……啊……頂到最深處了……喔……別磨……啊……咯咯……這樣人……人家會……會爽死的……啊……要頂死人家了……」淫蕩的玲兒不斷地浪叫著,現在的她身心皆臣服在楊過那粗大肉棒永無止盡的姦淫下,成為了他床上最淫蕩的性感尤物。

接著楊過抱著玲兒來到了一邊的大床上,坐在床邊,任由玲兒妖媚的扭擺纖腰套弄著他粗大的肉棒,再來大口一張,含住一粒漲大的豔紅乳頭開始吸吮起來後,玲兒像是被電到了一般,無比強大的狂猛慾火從乳尖上傳了進來,燒得她全身皆酥,快感倍數般地加強著。

接著楊過雙手抱著玲兒那高翹滑手的圓臀,先用力抬起少許後,猛力放下,那力道之深,讓玲兒爽到全身酥麻不已,楊過的手已從玲兒的圓臀改移到她的纖腰上輕扣著了,協助著那已情熱到極點的玲兒的挺送扭搖著,還不時挺了挺腰,好讓粗大的肉棒能頂得更深些,逗得玲兒更加情濃難抑。

而另外玲兒這邊呢?一絲不掛的絕色美女像是已完全被慾火所支配了,玲兒一邊努力地挺動著纖腰,好讓淫蕩的肉洞裡能更深刻地承受著楊過那粗大肉棒的猛力衝擊,一邊還用那春蔥般的纖細玉指,火熱地揉弄著胸前那對豐滿高挺敏感巨乳。

玲兒那本是凝脂軟玉般的雪白肌膚,此刻已完完全全被強大猛烈的淫慾狂燄給催成了冶豔無比的豔麗酡紅,隨著她淫蕩的動作泛出的陣陣香汗,更將她少女的體香淋漓盡致地散放出來,口中淫浪狂野的呼叫著,卻難以形容她的熱情於萬一,令得一室皆香,情景豔媚誘人異常。

「啊……不行了……死……要死了……啊……啊……真是太……太爽了……

天啊……好……好棒……真是要舒服死了……大……大肉棒……用力地插啊……

爽……要爽死玲兒了……教主你……你的肉棒……好粗大……啊……大肉棒的親哥哥……啊……洩了……人家要洩……受不了了……玲兒……好……好爽喔……

啊∼∼啊∼∼啊∼∼不行了……玲兒要……要給教主的大肉棒幹死了……啊……

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洩……洩了啦……啊……」

玲兒狂放淫蕩地浪叫著,連她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是痛苦還是舒服,而在玲兒那淫蕩嬌媚的浪叫聲中,楊過的粗大肉棒幹得一下比一下猛烈,終於還是把玲兒推到了最高潮。而從玲兒的淫蕩肉洞深處大量洩出的淫水隨著肉棒的抽插,噴得楊過的小腹,陰囊,大腿及玲兒的圓臀都濕了一大片。

鈴兒也因為這次洩身太過興奮,而暫時的昏迷了過去,淫豔胴體整個軟癱在楊過的身上。

休息了一會兒,玲兒醒了,她用著瞇矇的雙眼看著眼前帶給她莫大高潮的男人。楊過這時雙手抱著玲兒的纖腰,並坐在床上低頭在吸啜著她那一對巨乳的乳頭,豔紅的乳頭被楊過吸得發漲不已,而玲兒還感覺到楊過粗大的肉棒還未離開她的體內,而且還是非常火熱硬挺的插在她淫蕩的肉洞裡,可見楊過剛才並未與她一同達到高潮。

「嗯……教主,你還沒射精嗎?」玲兒幽幽的軟語討饒著。

楊過見玲兒甦醒了,就改用手玩弄著她的巨乳,一面回答她:「我還沒射精呢!玲兒,我要幹到妳爽死,才會射精的。」

「嗯……淫婦的大肉棒教主……你怎麼這麼持久?玲兒都被你幹得洩身兩次了……」玲兒淫蕩的在楊過的耳邊獻媚討饒著。

「玲兒,我們來換個花樣好不好?」

「嗯。」此時的玲兒還能說什麼,還沉醉在高潮餘韻中的她全身早已酥軟無力了,現在的她也只能任由楊過來擺布了。

這時楊過把粗大的肉棒自玲兒那淫蕩的肉洞抽出後,伸手把她那豐滿的胴體給翻轉過來。

「啊……教主你……你還要來啊……?」玲兒的小嘴無意識地吐出夢囈般的話語來,很顯然的她還未從高潮後的餘韻中掙脫出來。

「嘿嘿∼∼當然啊!還沒讓淫蕩的小玲兒妳爽夠以前我是不會結束的。」說完,楊過伸出雙手來分開玲兒的雙腿後,將粗大的肉棒對準了淫蕩的肉洞後,狠狠地猛力一插而盡後,便開始狂暴地抽送起來。

「喔……教主你的……肉棒好粗大……要插死玲兒了……壞哥哥……喔……

你的大肉棒會……會把人家的小肉洞給……給插壞的……好哥哥……你的肉棒真的太大了……淫婦會受不了的……」玲兒淫蕩地浪吟著。

楊過這時聽到玲兒那淫蕩的呻吟後先一邊慢慢地抽送,在一邊將玲兒那一雙修長的雙腿扛起來,然後讓玲兒的下半身懸空,這樣肏幹的方式也是玲兒她最喜歡的方式之一,而且這樣一來更可以讓楊過的粗大肉棒深深地插入玲兒的淫蕩肉洞裡面,並且讓大龜頭一次又一次地頂弄著她的花心。

「噢……啊……好哥哥……親丈夫……你粗大的肉棒……要幹死人家了……

哦……哼……啊……玲兒好……好爽啊……好舒服啊……噢……人家淫蕩的小肉洞……爽死了啦……噢……啊……哼……大肉棒用力呀……再快些……啊……來插死淫婦吧……插爆我的小肉洞吧……啊……啊啊……」

不甘示弱的玲兒開始不停地扭動著纖腰,圓臀也拚命往上頂弄迎合著楊過粗大肉棒的抽插,整個人全身都熱烘烘地,一頭秀髮飛散,小嘴浪叫不絕於耳。

「咯咯……教主……你好……好厲害……人家都已……經洩好幾次了……你還……沒有啊……啊……玲兒會……會被你的大肉棒給……玩死……會被你……

插死的……再搞我……啊……要大力的頂弄我……花心要頂死人家了……哦……

喔……爽死玲兒了……我喜歡……你這樣姦淫我……啊……唔……唔……」

楊過肉棒前端的巨大龜頭不停的在玲兒的敏感花心上磨轉著,肉棒也不斷地往她淫蕩的肉洞裡猛力的插送,這對玲兒來說是非常舒爽的,只見她一頭秀髮凌亂,俏臉不斷地扭擺著,嬌喘噓噓,雙手緊緊的抓著床單,那種受不了,又嬌媚的模樣,令人色慾飄飄,魂飛九天,突然間……

「啊……玲兒好舒服……啊……要丟了……淫婦要……洩啦……啊……人家還要繼續……哼哼……喔……教主你怎麼還沒有要射精呢?!快嘛……趕快射到人家的淫蕩的小肉洞內嘛……快……」

玲兒淫蕩的子宮不斷地強烈收縮,滾燙的淫水也大量從淫蕩肉洞的深處噴灑而出,伴隨著尖銳的叫聲,楊過粗大的肉棒受到這股又濃又燙的淫水所刺激後,覺得腰部一陣麻酸,但為了使她更爽,便用力地頂著肉棒在做最後的衝刺了。

「啊……死了……玲兒要……要被教主玩死了……大肉棒的親哥哥……你就饒了人家吧……」

這時楊過發狂的揪住了玲兒淫蕩的身體,肉棒猛力的向前一挺,將大量灼熱火燙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進了玲兒淫蕩的子宮深處……

「喔……好哥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燙……好強勁……嗯……

哼……」一場激烈的性交過後,兩人皆已經疲倦不堪,兩人就插著一起坐在床上互相愛撫休息著。

玲兒伸出水蛇般的手主動地摟著楊過,豔紅的小嘴也主動的與楊過熱吻著,美豔的俏臉上露出一副滿足的神情。楊過知道他已經征服眼前這淫蕩妖媚的天慾聖女了!這時候楊過也深出雙手來摟住她,讓玲兒拚命地在他身上扭動,讓她好好地滿足她自己。

玲兒這般地扭動的差不多半個時辰後,終於由激動恢復到平靜。她身出手來撥了撥凌亂的頭髮,抬起上身,看著我,一臉嬌豔的笑容說著:「教主,你的大肉棒怎麼又硬起來了!」楊過對著玲兒點點頭,熊腰也挑逗似的向上頂了幾下,這時玲兒趴回到楊過的身上,小嘴撒嬌不依的說著:「可是人家已經受不了了,哪有人像你這樣厲害,把人家幹得都快死了,你還像個沒事人一樣!」

楊過一把抱起玲兒,要她乖乖地睡一下回復體力,好讓待會可以繼續再玩下去,玲兒搖搖頭說:「人家叫雙豔進來陪你玩好了,玲兒已經太累了!」伸出手來的玲兒她拉了一下床邊的搖玲,對外說著:「叫思幽、媚蘭進來!」玲兒這時候繼續地趴在楊過的身上,像隻溫馴的小貓。

「請問聖女有什麼事?」兩個清脆的聲音傳來,玲兒要她們進來。當她們看到自己的聖女全身赤裸並趴在楊過身上的時候,兩人露出又驚又怕的表情,不知如何是好?

「妳們要幫我好好服侍過哥哥喔!好累喔,人家要先去休息了。」玲兒要從楊過身上爬起來前,對楊過說了一下悄悄話:「跟妳說喔,雙豔她們倆啊,身具女子特異的天媚豔骨與絕豔淫骨,她兩人一定能讓過哥哥你的大肉棒舒服的。」

說完就起身了,肉棒從她淫蕩的肉洞中脫出後,她還親了楊過的大龜頭一下,才妖媚地走出房間。

楊過這時起身欣賞著眼前的兩女,一臉絕美豔麗的嬌容,兩女一舉手一投足間都帶有無盡的媚態,一雙鳳眼中更是淫光流露,絲毫不掩自己那上天賦與的絕豔,雙手也不遮掩自己那淫豔絕美的嬌豔胴體。

看著兩女美豔絕倫的嬌媚胴體後,楊過胯下那粗大硬挺的火熱肉棒又再殺氣騰騰的硬起來了,這時雙豔之一的思幽不斷地媚惑著楊過,要引誘他先來姦淫自己,但一旁的媚蘭也不甘示若的猛拋媚眼,一臉淫媚的表情,雙手也不斷地撫摸搓揉著自己身上那一對98(E)的巨乳。

在楊過面前不斷爭寵的兩女,終於有了勝負,這時楊過開口了:「媚蘭,過去一邊的床上躺好吧,這麼淫騷,讓本教主的大肉棒先把妳餵飽吧,哈哈∼∼」

聽到楊過如此說之後,媚蘭就順從地走過去已經躺在那寬大的床舖上,這時她那淫豔的胴體上滿布著一片豔紅,一雙鳳眼中滿是淫慾,媚蘭她那最為豐滿的巨乳並沒因為躺下而有損美感,微微一握的纖細腰肢,再打開雪白修長的雙腿,在淫蕩肉洞上滿布的陰毛將肉洞整個遮掩了起來,這說明了此女是天生的淫蕩嬌娃,但仔細看在一片濃密的陰毛之中隱約可見那紅豔的肉唇,媚蘭的淫蕩肉洞已微微的張開,還不時地有淫水從內中流出。

「嗯……來嘛……好教主你快點來嘛……媚蘭要你的大肉棒來幹……人家的小肉洞好癢喔……嗯……大肉棒的親哥哥……快點來嘛……」媚蘭不斷地在床上扭晃著她的圓臀,以極為煽情的言語及動作挑逗著楊過。

楊過在剛才雙豔未到之時,就已經與玲兒彼此做了不少愛撫,性慾也已熊熊燃起,再經雙豔之一的媚蘭如此淫蕩露骨的在旁人面前挑逗著自己,他哪還能再忍受得下眼前著美豔迷人的淫娃那淫蕩的挑逗,「啊……妳這騷浪的小淫婦我來了……」大叫一聲後,楊過急色的爬上了床,一手握住自己那火熱硬挺的粗大肉棒,就往媚蘭那淫蕩的肉洞裡插入抽幹。

媚蘭本來就身具絕豔淫骨,每日睡前若是沒與男人性交個三、五次,體內那強大的慾火就會不斷地灼燒著她的身心,在閨中密友百合的推薦下,知道楊過那粗大的肉棒有別以往的男人,因此媚蘭有著一種開心愉悅的心情,所以兩人在不經前戲的情況下,很快就投入了淫蕩性交的激情之中。

媚蘭那淫蕩肉洞中的陰道本來已經十分潤滑,加上楊過極有技巧的抽插下,變得更加濕潤,因而楊過的大肉棒能順利插幹媚蘭那淫蕩的肉洞,且更是賣力抽送著他的大肉棒及緊搓著媚蘭那對豐滿的巨乳,發誓要讓他胯下的這絕美的淫蕩美娃達到最大的快感。

「哦……嗯……好哥哥……啊……教主的大肉棒真是好厲害……再來!蘭蘭好爽喔……嗯……嗯……」短兵相接,媚蘭已經忍不住那強烈的快感而發出淫蕩的呻吟,兩人簡直無視他人在旁,完全投入了淫蕩的性愛世界,只為能帶給對方舒服及快樂。

「咯咯……喔……淫婦的……親……親哥哥……哦……大肉棒的好……好哥哥……你插得美死……人家的……小……肉洞了啦……唷……好哥哥……呀……

哼……美……美死蘭蘭……喔……大肉棒的親哥哥……美……喔……太美了……

啊……啊……」

楊過聽到了媚蘭那淫蕩的呻吟,更是賣力地挺動著肉棒猛力的插幹著,當巨大的龜頭頂到媚蘭淫蕩肉洞的深處時,又把大肉棒旋動了幾下,磨揉著她肉洞深處裡的敏感花心,這一下讓媚蘭又忍不住又騷淫地浪叫著。

「啊……教主你……你幹得……人家要……美死了……嗯……嗯……大肉棒的……好哥哥……呀……你的大肉棒……幹得蘭蘭好爽……爽死了……喔……淫婦要洩……要洩……出來……了……唔……親……哥哥……啊……啊……」

媚蘭這時已經被楊過的粗大肉棒插得爽到欲仙欲死地全身又扭又顫,豐滿高翹的圓臀也不要命地往上直挺著,小嘴裡叫著亂七八糟的浪淫聲,也聽不很清楚她到底在叫些什麼,快感一陣陣流遍了她的全身,只見她又扭、又磨、又頂、又晃地一直蠕動著她全身的肢體和嬌軀。

楊過的粗大肉棒越插越快,越幹越起勁,媚蘭水蛇般的雙手緊緊地抱著楊過的身軀,一對豐滿的巨乳,貼著他的胸前直磨直揉著,小嘴裡的浪叫也從不間斷地浪吟著。

「喔……教主……蘭蘭……爽死了……人……人家的……大肉棒哥哥……喔……抱……抱緊……淫婦的……身體用,用力地……幹吧……人家……要死……

死給……你看了……大肉棒的好哥哥,快插……人家的……淫蕩肉洞……嘛……

別停啊……人……人家……喔……要……美……美死了……你……你才是……人家的……好哥哥……大肉棒的親哥哥……喔……喔……」

就這樣楊過的粗大肉棒猛力的抽插連續幾百下,每一次都幹到媚蘭淫蕩肉洞深處的敏感花心裡,而媚蘭她每一次接受楊過的幹弄也都胴體也是一陣抽搐,使她週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只見她緊咬著櫻唇,俏麗的嬌靨上一副非常美妙舒暢的表情,終於在一次更大的顫抖中,淫媚地浪叫著:

「啊……啊……喔……我……我……受不了……了……哎唷……舒……舒服……透了……呀……我……我……快……快要……丟……丟了……你……呀……

喔……幹得……我……真爽……嗯……嗯……哎……哎唷……我忍不住了……呀……我……丟……丟出來……了……喔……喔……喔……」

淫蕩妖豔的媚蘭伸出雙手緊緊抱著楊過,一對巨乳也不停的在他身上一直揉磨著,淫蕩的肉洞裡一陣陣的強力緊縮猛咬,又從淫蕩肉洞的深處衝出了一股又一股火熱的淫水,這一次媚蘭真得爽到全身酥軟了,兩手兩腳都無力地垂放在床上,一雙媚眼翻出白眼珠,淫蕩的嬌軀還不時的一抖一抖地舒暢得全身骨頭都鬆了。但這次楊過並沒有洩精,讓他感到很失望,只能趴在媚蘭迷人的嬌軀上休息著。

而這時在一旁的思幽早已被兩人淫蕩火熱的性交激起了強大的慾火,她一看媚蘭已經洩身了,思幽就只好趴在一張椅子上面,然後將圓臀高高聳起,像是一條極為淫蕩的母狗,正在不斷地搖擺著圓臀,勾引著楊過來肏幹她。

看著思幽淫蕩的神情已是七情上臉、六慾攻心之樣,若是再不疏通一下,極有可能內陰自焚,因此楊過先慢慢的把粗大肉棒從媚蘭的體內慢慢的抽出,楊過將肉棒從媚蘭那淫蕩的肉洞中拔出後,對著思幽勾了下手指,並躺在床上對她說著:「思幽,想要的話,自己過來到我的肉棒上坐下吧!」

「啊……謝謝教主……」這時的思幽早已體力不支,全身酥軟,但面對楊過的命令,她仍是不敢稍加違背,努力地爬起身來,跨坐到楊過的上方,小手握著楊過那灼熱硬長的粗大肉棒在她那長滿陰毛的肉洞上摩擦著,接著另一隻手從圓臀後方,用手指打開了肉洞,將楊過那粗大的肉棒迎了進去。

「哦……好……好呀……教主的大肉棒好粗好熱……哦……啊……」思幽那淫蕩的小肉洞緊緊地套住了楊過粗大火熱的大肉棒,此時的思幽受不住楊過粗大的肉棒帶給她的淫蕩肉洞中那不斷傳來的騷癢充實感,而主動地扭動著纖腰及晃動著圓臀來上下套弄旋磨起來。

「啊……對……思幽就是這樣……想怎麼爽……就怎麼扭……喔……對……

啊……真是舒服……喔……妳淫蕩肉洞真是……啊……又夾緊了……」楊過他的淫言浪語讓聽著的思幽渾身慾焰高漲,她的心思已被慾焰徹底佔領,淫蕩的肉體正本能的追求著快樂的泉源。

第12章[重棒無鋒、大巧不工]

被性交的快樂充滿全身的思幽雙手撐著楊過精壯的小腹,高翹的圓臀猛烈地套弄旋磨著,俏麗的臉龐上一臉爽到欲仙欲死的表情,使得她天仙般的絕色更加的千嬌百媚,那高挺的豐滿的雙乳一陣乳波蕩漾,光看都迷得死人。

「啊……教主你……弄得人家好……好舒服啊……小幽……從來就沒有……

沒有這樣快活過……咯咯……好哥哥,你咬輕一點嘛……人家……那邊會痛……

啊……你下面不要動……別……頂到底了啊……這樣幽幽會受不了的……啊……

啊啊……要死了……幽幽要死了,要被大肉棒哥哥給頂死了……啊……啊……」

原來楊過一邊用手把玩著思幽那一對豐滿的巨乳,另一邊還故意將粗大肉棒用力地往上猛頂旋磨著,每一下的頂弄都深深的頂到了思幽那淫蕩肉洞深處的敏感花心上,這樣的動作讓思幽幾乎要瘋掉了。

「咯咯……幽……幽幽要死了……被大肉棒的親哥哥幹死了……再……再大力地頂死小淫婦吧……啊……好……就是那裡啊……再磨……重重的磨啊……嗯……對……就是那樣……不要停……啊……喔……死了啦……幽幽要……要被大肉棒哥哥幹死了……咯咯……啊……」

這時楊過已抱著思幽去到了床上,只見她一雙粉臂反撐腦後,抬起了纖腰圓臀,一雙細長的玉腿緊緊的纏在楊過的腰間,隨著他下身粗大肉棒的旋磨狂頂不斷地挺動迎合著,紅豔的小嘴在高漲的慾火衝激之中,不斷地傳出誘人無比的淫呻浪吟。

「啊……美死幽幽了……咯咯……大肉棒的親哥哥……你幹得人家全……全身酥麻死了……啊……嗯……幽幽受……受不了了……嗯……從沒這麼爽過……

啊……啊……要死了……幽幽要被親哥哥插死了……啊……」

楊過眼看著眼前的思幽如此淫蕩,縱情無比地旋動著圓臀迎合著,讓楊過一雙扣著她纖腰的手都快濕滑得抓不住了,本就是色魔轉世的楊過早已忍受不住,再加上耳聽如此嬌媚淫蕩的浪叫聲,叫楊過怎壓抑得了呢?他深吸了口氣,穩定住了精關後,下身粗大的肉棒磨轉抽插得速度更加猛力了,還故意朝著思幽纖腰旋轉的方向逆向磨轉,勇猛強悍的抽插著思幽淫蕩的肉洞,這一下讓思幽的淫叫聲更形妖淫了。

「啊……死了……幽幽洩……洩給大肉棒的親哥哥了……唔……蘭蘭……別舔那……啊……喔……不要……別……啊……那裡是……是人家最敏感的……別再舔了……啊……死……死了……洩給親親好哥哥了……啊……」

這時候思幽幾乎要瘋掉了!因為她淫蕩的肉洞一邊被楊過那粗大的肉棒不停地插幹著,一邊被媚蘭舔弄自己最敏感的陰蒂,思幽這時所感受到的快感是加倍的,弄得她是不斷的淫浪的呻吟,立刻就進入了極樂的高潮!

思幽她再也頂挺不起來了,酡紅的俏臉上眉宇之間儘是那高潮洩身時的甜蜜嬌媚,在一聲長長的尖叫聲後,嬌豔淫蕩的胴體也軟癱了下來,一雙媚眼中原本望著楊過那充滿淫慾的眼神也茫然了。

當楊過正想要抱著思幽的淫豔胴體來休息一下時,媚蘭的一雙玉手已圈上了楊過的熊腰,必且開始用力往後拉扯,那淫蕩的動作,似乎是想把楊過那粗大的肉棒從思幽那淫蕩的肉洞中強行拔出的模樣。

看著媚蘭如此淫蕩的動作,楊過他只好放棄原本的想法,一雙手溫柔而又甜蜜地輕按著思幽那一對渾圓又雪白的巨乳,惹得思幽是一陣嬌聲輕吟,慢慢地將肉棒從她淫蕩的肉洞中退了出來。

當楊過將粗大肉棒抽離思幽淫蕩的肉洞,在抽離時一絲淫液連著她淫蕩的肉洞與楊過粗大的肉棒,而這時媚蘭也配合的跪在床上,並將她細長的秀髮甩至一邊,接紅豔的小嘴一張,開始吸吮起楊過那粗大的肉棒,還不時用收縮著柔媚的雙頰來舔弄著。

楊過一邊看著媚蘭努力吸吮肉棒的樣子,另一面伸出手來撫摸她胸前那豐滿的雙乳,另一手則是在媚蘭全身那敏感的玉肌上遊走著。

「媚蘭,是不是很好吃啊?嗯……」這時楊過把肉棒從媚蘭那紅豔的小嘴中抽出,淫蕩地問著她。

「當然……好吃……了……」媚蘭抬起頭來,淫蕩地回應著楊過,小手也主動地在他粗大的肉棒上撫摸套弄著。

「是不是又想要了?嗯……又想被幹了對吧?」楊過的手已經撫摸到了媚蘭那淫蕩的肉洞,大量流出的淫水把楊過的手弄得濕淋淋的。

「啊……對啦……嗯……早就想了……啊……就……就是那裡……再摳得重一點……嗚……別啦……你怎麼停下來了……再給人家啦……」淫媚的扭擺著纖腰與圓臀來,迎合著楊過的手指挖扣,但他似乎完全沒聽到媚蘭的要求,那靈巧的舌頭很快就舔上了媚蘭敏感白嫩的柔軟肌膚,從上到下沒有一寸遺漏。

一路從頸子到腳趾,媚蘭的身上沒有一個地方被遺漏地任由楊過舔吮吸咬,那種感覺到底有多刺激呢?現在的媚蘭已沒有辦法找出言詞來形容了,楊過才週而復始舔到了第四遍,她已經再次洩陰,偏偏楊過胯下那粗大的肉棒才是如日中天,正要發揮威力呢!

「嗯……真是太……太妙了……好哥哥,你……你真強喔……光是用嘴跟手就……就要把人家給玩死了……啊……不要啦……喔……你好棒喔……舔得人家的奶子好舒服……對……用力點……吸我的奶奶……」媚蘭淫媚的呻吟聲如此無力,如此啞然嬌軟,這次她可是浪得眼前發黑,已經半虛脫了呢!

「咯咯……教主……大肉棒的親哥哥……蘭蘭……蘭蘭好爽……啊……人家愛死你了……不要嘛……啊……再來人家會洩死的……啊……」媚蘭洩得全身無力的嬌豔胴體軟癱在床上。

「抱歉了……淫蕩的小蘭蘭……」楊過挺起身子,將媚蘭那酸軟無力的淫豔胴體撲倒在半濕的床上,然後抬起她的雙腿,將粗大的肉棒插入她淫蕩的肉洞,並且緩緩地繼續抽送起來。等到楊過的肉棒完整的插入之後,媚蘭才發現自己已經再度地陷入了這個男人的性愛漩渦當中,早已無力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緊緊的抱著楊過,她那已是濕潤泥濘的淫蕩肉洞,正緊夾著他粗大硬挺的火熱肉棒不斷的吸吮著,準備迎接接下來的那瘋狂的狂風暴雨的淫蕩性交了。

「我要洩……我要在你的身上洩出來……所以我要再來一輪……可憐的小蘭蘭……我知道你已經洩到頭再也受不了了,但我還是要發洩出來……」

「大肉棒的好哥哥……」媚蘭主動的獻上紅唇,溫柔地吻上楊過,她嬌滴滴地輕吟著,軟媚的話語中帶著無比淫蕩的回應:「咯咯好啊你盡量……狂野地發洩吧……蘭蘭好久沒這麼爽了……請大肉棒的親哥哥……讓淫婦一次爽個夠……

讓教主你火熱的精液射……射滿蘭蘭淫蕩的子宮吧……哎……啊……」

媚蘭那淫蕩的回應,激起了楊過那早以高漲的慾火,再加上插在媚蘭那淫蕩肉洞中的粗大肉棒也脹痛不以,因此楊過這次毫不留力的,猛力挺動著肉棒來,他要征服胯下的這個淫蕩的熟婦,讓她以後成為他床上的性感尤物。

「哎唷……親哥哥……你插得淫婦舒……舒服……死了……哼……哎唷……

好哥哥……我的……大肉棒……親哥哥……親……丈夫……你粗大的肉棒……幹得……人家……樂死了……喔……人家……會給你……幹死……了……嗯……嗯嗯……哼……教主你頂得……蘭蘭……好……好舒服……唷……」

媚蘭她的這陣淫蕩的嬌態與騷媚的浪叫,刺激得楊過像發了瘋也似地拚命地猛抽猛插著粗大的肉棒,努力地幹,只搗得媚蘭的身心暢快得像在空中不停的飄盪,喘吁吁地張大小嘴淫浪的呻吟著,敏感的嬌軀也一陣一陣地顫抖著,爽得連連死去活來,大量的淫水流了滿床,洩了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小嘴兒裡淫蕩的浪吟著:

「哎……哎呀……親……哥哥……你幹得……蘭蘭……美……美死了……淫婦的……命……要交給……你了……唔……花心好……好美啊……喔……唷……

唷……好麻……又癢……又爽……蘭……蘭蘭又要……要洩了……啊……啊……

洩了啊……丟……丟……給……大……肉棒哥哥……了……喔……喔……」

媚蘭那嬌美的身子急促地聳動及顫抖著,一雙媚眼緊閉、嬌靨酡紅、淫蕩肉洞的深處花心也顫顫地吸吮著,連連洩出了大股大股的淫水,浪得昏迷迷地躺著不能動彈。

楊過一見媚蘭如此,也只好休兵停戰,雙手把玩著她胸前尖挺豐滿的一對巨乳,玩到愛煞處,還會忍不住的低頭在那鮮紅挺凸的奶頭上吸吮了起來。

媚蘭被楊過這吸咬乳頭的動作弄得又舒適、又難過的一臉春情蕩漾,小嘴也嬌喘連連;小腹底下那敏感濕滑的淫蕩肉洞上,楊過正用他肉棒前的巨大龜頭在旋轉磨擦著,更始得她全身一陣酥麻、急得她是媚眼橫飛、騷浪透骨地在她身下淫蕩的扭擺著嬌軀,小嘴裡更是不時地傳出一兩聲浪媚迷人的婉轉呻吟。

「別……啊……別再磨了……咯咯……蘭蘭要碎了……啊……別再欺負人家了……教主……快啦……把大肉棒插進人家的小肉洞裡……轉一下嘛……」媚蘭已快被楊過的這一陣動作搞瘋了。

原來楊過的粗大肉棒在深深插幹進媚蘭那淫蕩肉洞深處裡的敏感花心時,總不忘在她的子宮口先磨幾下,然後猛地抽出了一大半,再用大肉棒在她的洞口磨轉,再狠狠地猛力插幹進去。大量的淫水在他們的下身處發出了「嘖!嘖!」的聲音。

淫蕩的媚蘭這時兩條玉腿上舉,勾纏在楊過的腰背上,使她緊窄騷媚的淫蕩肉洞更是突出地迎向楊過那粗大的肉棒,兩條玉臂更是死命地摟住他的脖子,敏感美豔的嬌軀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扭搖著,迷人的哼聲叫著:

「啊……啊……我……我的……好哥哥……大肉棒的教主……蘭……蘭蘭要被……被你的大……大肉棒給……幹死了啦……喔……真……真好……你插……

插得……淫婦……要舒服……死了……嗯……嗯……蘭蘭的小……肉洞裡……又酸……又……又漲……啊……淫婦……好舒服……好哥哥……你……要把……人家……插……插上天了……喔……好……好爽……唉唷……小冤家……媚蘭……

的……親……丈夫……你真會幹……粗大的肉棒插……插得……人家……好快活喔……唷……喔……喔……不行了……人家……啊……蘭蘭又……要洩……洩出來……了……小肉洞要……受……受不了……啊……喔……」

媚蘭長久以來堆積在身體裡的慾火獲得了最大的解放,使她的玉體嫩肉微顫著,媚眼微瞇,射出迷人的視線,搔首弄姿,媚惑異性的蕩態,騷淫畢露,勾魂奪魄,妖冶迷人。尤其在楊過身下婉轉嬌啼的她,高翹雪白的圓臀隨著楊過的粗大肉棒插弄搖擺著,高聳柔嫩的豐滿巨乳在楊過的眼前搖晃著,更是使他心旌猛搖,慾火熾熱地高燒著。

楊過他猛力地插幹著媚蘭那淫蕩的肉洞,粗大的肉棒被媚蘭的淫水浸得更是粗大硬挺地在她的淫蕩肉洞中深深淺淺、急急慢慢地抽插著。楊過挺動著粗大的肉棒,不斷地搗插挺頂、狂幹急抽、斜入直出地猛肏著媚蘭淫蕩的肉洞,直幹得她陰唇如蚌含珠,花心也被楊過他頂得浪肉直抖,弄得媚蘭搖臀擺腰,淫水不停地往外狂流著。這時的她已洩得進入了虛脫的狀態,爽得不知身在何處,心在何方,肉體的刺激讓她陶醉在性交狂歡的淫樂之中。這一刻的甜蜜、快樂、舒暢和滿足,使她欲仙欲死,恐怕一輩子也忘不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