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婦秀婷(轉貼+重新整理)-3

2016-08-07     WoKao     檢舉     收藏 (17)

*** *** *** *** ***

當她再次醒後已是晚上了。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已經八點多了,公公還沒回來,她想或許公公也在躲開她吧,就像她想躲開公公那樣的躲她。

當她這麼想時,公公將門打開走了進來,秀婷不敢看公公的臉,而程儀也低著頭走進來。

當他打開自己的房間要進房時,他開口問:「秀…秀婷,逸凡什麼時候回來?」

「明、明天。」秀婷簡短的回答。

「哦…明天嗎?」說完後,程儀走進自己的房間。

秀婷看著公公隨著門關上而消失的背影,她的心突然有種輕鬆的感覺,她也跟著回到自己的房間。

當她洗完澡後躺在床上時,她一直在想,公公剛剛的話有什麼涵意,她想難道公公要將事情告訴丈夫?

一想到丈夫知道後可能的反應,她就感到害怕。

但她的腦海馬上又想到,會不會公公知道逸凡明天才回來,今夜又會過來和她……?

她不由自主的露出沈醉的笑容。

但她又想到她們的關係,她是他的媳婦,他兒子的老婆,她就嚇的發抖。

她的內心開始掙扎著,她一方面渴望公公能再次帶給她性的歡愉,一方又想到她和程儀的關係是社會所不能容許的倫亂禁忌。

而程儀躺在床上,被子裡充滿了媳婦體香的餘味,他不知不覺的腦子裡浮現他和秀婷做愛的景像。

秀婷那雪白的肉體、誘人的身材和那柔中帶緊的美妙觸感,讓他翻來覆去的。

程儀爬起來走到秀婷的門口,內心掙扎著該不該敲門?

秀婷躺在床上看著從門縫映入的影子,她知道公公站在她門外跟她一樣在掙扎。

她一方面希望公公會進來然後粗暴的佔有她,一方面又害怕公公的進來。

自從妻子死後程儀從來沒碰過別的女人,但昨天激烈的性愛讓他沈迷了。

他沈迷在媳婦美麗的肉體上,深藏在他體內的原始慾望源源不斷的湧出。

但一想到秀婷是他兒子的老婆,他就感受到強烈的罪惡感。最後終於倫理戰勝了慾望,他轉身準備回到自己獨單的房間。

當秀婷發現公公要走時,她忍不住的從床上爬起來將門打開。

「爸!我們…」秀婷低著頭說不下去。

程儀伸手將秀婷的下巴擡起,看著因害羞而臉紅的媳婦,程儀的心瓦解了,心中的道德感再次被慾念驅除。

秀婷的眼睛則充滿淚水看著公公,程儀低下頭狂野的吻著秀婷的唇,秀婷也開始熱烈的回應公公的吻。

「唔…唔…」程儀的手扯開秀婷的衣裙。

秀婷雖然對公公的狂野小聲的回應,但也自主的配合程儀的動作脫掉襯衣褲,此時的她也期待和公公瘋狂的做愛。

程儀脫掉秀婷身上的衣服後,也迅速的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掉。

他緊緊的抱住秀婷,讓秀婷那美麗誘人的肉體緊貼自己快要爆炸的身體。

他們緊緊的相擁,皮膚與皮膚緊緊的貼在一塊,他們已經無法抗拒亢奮的情慾,盡情的吸吮著彼此的舌頭,貪索著對方的唇!

程儀讓秀婷躺在沙發上,他的舌頭開始從秀婷的粉頸一路往耳朵、嘴巴吻去,程儀的舌頭並未稍歇而且技巧的,舔一下又再吸一下。

程儀技巧的舞弄著舌尖,好像要把秀婷沈睡的性感地帶逐一喚醒般,他的舌頭終於逼近了胸部,可是並不是一下子就欺近即使是平躺依然高聳的乳房,而只是繞著乳房外側舔過,接著就轉向腋下了。

秀婷沒想到公公會吸吮她的腋下,一股強烈的快感流過體內。

「啊!……」秀婷在瞬間如受電擊的快感刺激,下體輕微的顫抖,小聲的呻吟起來。

程儀再度用力吸吮,秀婷的快感繼續增加,身體更加戰慄起來。

接著程儀從另外一邊沿著腰線舔著小腹側邊。

「啊……啊……」秀婷的側腹部也感受到了甜美的快感。

程儀再度把舌頭轉向秀婷的胸前向掖下遊過去。

這樣的愛撫對秀婷而言還是第一次。

丈夫逸凡只是粗暴的接吻,揉著乳房,吸吮乳頭,用手指撥弄陰唇,有時會用舌頭愛撫而已,這樣簡單的愛撫對秀婷來講還不夠。

但丈夫只顧著自己的性慾,從沒想到她的感受。

她不明白公公為何如此做?

為何不直接的就吸吮乳房。

程儀的舌頭已經爬過小腹兩側逐漸接近豐滿挺立的雙乳,他從外圍像畫圈圈一般的向內慢慢的舔乳頭。

秀婷驚訝的發現自己的乳頭不知不覺已經像著火般的發熱,公公的舌頭才接近觸到外圍,如浪潮般的快感即傳遍了全身,已然成熟的乳房正中那一點稚嫩的乳頭被舌尖翻弄沾滿了口水,眼看著逐漸充血硬了起來。

「啊…好……舒服……」秀婷眉頭雖然皺起,但是乳頭和乳暈被程儀的嘴一吸吮,流遍體內的愉悅卻是難以抗拒的。

乳房被公公吸吮著,秀婷不禁挺起了背脊,整個上身輕微著顫抖著。

次此番的強烈快感卻是平生第一次的經驗,此時秀婷才明白為什麼公公的愛撫一直避免觸及最敏感的部位,公公只不過是為了煽動期待愛撫胸部的焦灼罷了。

程儀吸完了右邊的乳房,再度換上左邊再來一遍,用舌尖輕彈著嬌嫩的乳頭。

「喔……喔……啊…舒服死了……喔……」

程儀的手揉捏著乳房,他像要壓擠似的揉捏著乳房,他先是把左右的乳房像畫圈圈般的揉捏著,再用舌頭去舔著那稚嫩的乳頭,使秀婷全身頓時陷入極端的快感當中,全身抵抗不了尖銳的快感,肉體的官能更加敏銳。

雖然程儀知道,這樣的愛撫是很不尋常的,一般性無能的人或許會做,但常人用這種的愛撫方式實在可說是少有,但他也不能控制自己,他想可能是因為秀婷的肉體,不論怎麼樣的愛撫,揉捏舔都不會厭倦的魅力吧!

「喔……爸…我好舒服……喔……」

終於程儀的舌頭往下舔了,他快速的滑過秀婷平坦的小腹,來到陰阜上。

秀婷反射的夾緊大腿,他並沒有強去拉開,只湊向細細的陰毛,仔細的聞著充滿香味的私處。

最後他才慢慢的拉開秀婷的大腿根部,覆蓋著陰毛的三角地帶柔軟的隆起,其下和乳頭一樣略帶淡紅色的陰蒂緊緊的閉著小口,但或許是經過漫長持續的愛撫,左右的陰唇已然膨脹充血,微微的張開著,他把嘴唇印在半開的陰唇上。

「喔……」突然秀婷的下體輕輕的顫抖的,混合著肥皂和女體體香的氣味刺激程儀全身的感官,他伸出舌頭再由陰唇的下方往上舔。

「啊…爸…喔……」秀婷發出呻吟。

只是來回舔了兩三次,就令秀婷的身體隨著輕抖,不斷地流出淫水。

程儀把臉埋進了秀婷雪白的大腿之間,先是沿著陰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頭舔著。

「啊……好癢……喔……」秀婷的腰部整個浮了起來,配合著程儀舌頭的滑動,接著又重複了一遍。

這次公公的舌尖抵住了窄縫,上下滑動。

秀婷的腰枝已然顫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著大腿,一面擺動著腰,在陰唇裡,淫水早已將陰道塗抹的亮光光的。

程儀把整個嘴唇貼了上去,一面發出聲晌的吸著淫水,同時把舌尖伸近陰道的深處。

「啊…爸……好…再裡面一點…喔……」

秀婷的淫水又再度的湧起,淹沒了程儀的舌尖,他感覺這些從體內流出的淫水都如同秀婷裸體的感覺般那樣嬌嫩甘美,他驅使著舌尖更往裡舔。

他不僅有讓自己滿足的想法,更想讓秀婷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高的樂趣的心。

他把秀婷美麗修長雪白的大腿更為大膽的撐開,從秀婷左右對稱的陰唇的最裡面開始用舌尖一片片吸吮著。

「喔、喔…對…爸…嗯…就這樣…你舔的…喔…我好舒服……喔……」秀婷忍不住的叫出來,隨著舌尖仔細的愛撫陰唇,從她身體內不卻不斷的湧出熱熱的淫水。

程儀吸吮著淫水,並用舌頭把陰唇分開,就在正上闔閉著部份露出了淡粉紅色的縐褶小尖頭,被淫水浸濕著閃閃發光。

那光景刺激的令人昏眩,他甚至帶著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紅色的小豆子吸了起來。

此時秀婷突然激起了小小的痙攣,程儀更加用著舌尖刺激著陰蒂。

「喔!…爸…我不行了…喔……」隨著秀婷的呻吟聲,她的陰唇處噴出了一股淫水,不僅是陰唇已然顫動,連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開的大腿都戰慄了起來,在受到刺激後微微的擡了起來。

「啊……爽死……爽死了…喔……」程儀再一次把陰蒂用唇吸進嘴裡,秀婷整個下體全部發出了顫抖。

舌頭沿著黏膜的細縫爬行,一直衝進那深處,大腿擡起張開的下體如此的修長,以及使淫水不斷湧出的陰唇充滿迷人的魅力。

他想著媳婦這一副肉體讓他整日都想去舔,去吻,他把裂縫更加擴大,用舌頭舔向內側小小的陰唇。

秀婷在甜美的官能刺激之下,不斷湧出淫水。

程儀更用中指整個伸進裂縫中,並且揉開內側的小陰唇,他一面吸著滴下來的淫水,一面用嘴按住整個陰唇用力的吸吮。

「啊…爸…爽死我了……爸…你舔的媳婦好爽……喔……爽……」秀婷下體不由自主的挺向程儀,程儀的舌尖也再次向性感的陰蒂滑去。

秀婷的陰蒂早已被淫水浸濕透,直直的挺立著,程儀用鼻尖頂著,再將舌頭滑進開口。

秀婷的下體再次起了一陣痙攣,公公舌尖和手指不斷愛撫閉她最敏銳的性感地帶,她已經完全的墜入貪婪的深淵。

「啊……爸…我受不了了!…喔……快……喔……」

程儀的唇一旦接近,秀婷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兩隻手更加無法克制要爆發出情慾的緊抓沙發。

程儀的手指不斷的撥弄著陰唇,熱熱的淫水也從子宮不斷的滲了出來。

程儀並沒理會秀婷的哀求,他把中指伸了進去。

此時秀婷陰唇的入口處從最深處傳來一陣強烈的收縮,隨著手指的滑動腰部整個浮起來。

「喔…爸…我…不行了…喔…快…癢死我了……」秀婷雪白的大腿間略帶粉紅色的極為誘惑的凹陷。

還有那外側充血豐厚的大陰唇。不論是哪一個部位,此時都淹沒在淫水之下,閃閃發亮,充滿官能之美。

程儀跪在地板上仔細的一個個的去舔,隨著舌尖撫過之處,淫水不斷的泊泊流出,程儀更加起勁的吸吮,幾乎是粗暴。

而秀婷的身體不論舌頭如何去挑逗都呈現尖銳的反應,柔細腰枝更加挺起,淫水更加速的溢出。

程儀完全沈浸在秀婷的肉體快感中,雖然這樣舌頭很酸,而且舒服的是秀婷,但他卻一刻也不想停下來。

不只有今天,程儀渴望能讓秀婷每天都能感到快樂,讓他每天去舔秀婷的每一根陰毛,和每一片陰唇,還有陰道的裡裡外外,只希望能吸吮個夠。

當程儀擡起頭時,滿臉早已沾滿秀婷的淫水。

「爸!快……快來呀……我要你…的肉棒……」秀婷充滿色慾的聲音和表情讓程儀直吞口水。

程儀跪在地上,抓住硬直堅挺的陰莖去摩擦秀婷那已經濕淋淋的陰蒂。

秀婷忍住要喊叫的衝動,閉上雙眼,接著剎那間公公灼熱的肉棒已經深深的插入了她充滿淫水的穴中了。

「啊……啊…喔…好…爽……喔……」一瞬間秀婷皺著眉,身體挺直,那是比丈夫還要大一倍的肉棒,不過痛苦只是插入的瞬間而已,當龜頭穿過已經濕潤的黏膜陰道,進入肉體時,全身隨即流過甘美的快感,隱藏在她體內的淫蕩慾望爆發出來了。

「啊…啊……好…爸…你幹的我爽死了…喔……喔…用力插…喔…」秀婷淫蕩的呻吟著,程儀的抽送速度雖然緩慢,可是只要是來回一趟,體內深處的肉與肉擠壓的聲音令秀婷無法控制發出呻吟聲。

程儀的抽動速度變快,歡愉的擠壓更為加重,不斷挺進秀婷的體內。

秀婷淫蕩的身體已到達無法控制的地步,但對進出在陰道的肉棒所帶來的歡愉卻照單全收。

「啊……啊…對…爸…快…再快一點…啊……快幹你的媳婦…幹死我……喔…不行了…喔…爽死我了……啊……」程儀抱起了已經達到高潮的秀婷身體放在自己的腿上。

對秀婷來說和丈夫做愛都是正常體位,坐在公公腿上由自己主動,這還是她第一次嘗試的體位呢。

「秀婷,自己用力擺動腰枝,來吧!」程儀抱著秀婷由正下方把陰莖插了進去。

「啊…啊……好…好爽……喔……」公公亢奮的粗大的肉棒抵到陰道時,讓秀婷如火花迸裂的快感流遍全身,幾乎是在無意識下,秀婷披著秀髮以陰莖為軸,腰部開始上下擺動起來。

隨著上下的擺動,股間的淫水發出異樣的聲音,而豐滿的乳房也彈跳著。

因為是從不同的角度插入,使以往沈睡在未知的性感帶被發覺出來,官能的快感,洋溢在秀婷的體內。

「啊…爸…好爽…喔…媳婦讓你幹的爽死了……喔……」程儀抓住了秀婷的腰,秀婷更隨著程儀的手上上下下的沈浮著。

她自己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她的身體完全被強烈的快感所吞蝕,她忘我的在程儀的腿上,擡高臀部一上一下的瘋狂套動著。

程儀則舒服靠躺著享受秀婷的套弄,手一面撐著晃動的巨乳,下面也狠狠的朝上猛頂秀婷的小嫩穴。

秀婷在那身豐滿雪白的肉體,不停的搖擺著,胸前兩只挺聳的乳房,隨著她的套弄搖蕩得更是肉感。

「喔…爸你的大肉棒……好粗…好長……喔…喔……好舒服……好爽……嗯……爽死我了……受不了了!……」秀婷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上身整個向後仰,長髮淩亂的遮住了臉,忘情的擺動著腰配合著公公的抽插,同時把豐滿的胸部伸向程儀的雙手。

秀婷拚命的套弄、搖蕩,她已是氣喘咻咻,香汗淋漓了,子宮一陣陣強烈的收縮,銷魂的快感沖激全身,一股濃熱的淫水灑在程儀的龜頭上。

「喔…爸…我不行了…爽死我……喔……好爽……真的好爽……」秀婷達到飄飄欲仙的高潮後,軟綿綿的抱住程儀的頭。

程儀吸吮著秀婷的乳房,讓她休息一會後,他把秀婷摻扶起來讓她站在沙發前面。

「秀婷,來!把屁股翹高一點。」秀婷兩手按著沙發,彎下上身,突出了屁股,把兩腿左右分開。

程儀站在秀婷的後面用雙手摟住秀婷的腰,把肉棒對準秀婷的淫穴。

「噗滋!」的一聲程儀用力的插了進去。程儀抽動剛開始,秀婷的腰也配合著前後搖動著。

程儀從腋下伸過雙手緊握住豐滿的乳房。

「啊…快…爸再快一點……喔…對就這樣…喔…爽死了…」秀婷上下一起被進攻著,那快感貫穿了全身,公公的手指忽然用力鬆開,令她感到爽得飛上了天,秀婷的呻吟逐漸升高,在體內肉棒的早已被淫水淹沒了,秀婷的體內深處發出了淫水汗黏膜激盪的聲音和客廳裡不時傳來肉與肉的撞擊的「啪、啪」的聲音,程儀配合節奏不斷的向前抽送著。

「啊……我不行了…喔……肉棒幹死我了…喔…快…喔…爽死了……大肉棒幹的…我好爽…喔…爽死我了……」秀婷淫蕩的呻吟聲,更加使程儀瘋狂,他雙手扶著秀婷的臀部,瘋狂的將肉棒從後方直接插入秀婷的小穴裡。

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秀婷流露出類似哭泣的歡愉叫聲。

在她體內不斷的被公公巨大肉棒貫穿之下,下體的快感又跟著迅速膨脹,加上全是汗水的乳房,不時的被公公從背後揉搓著,秀婷全身僵硬的向後挺起。

程儀從肉棒感受到秀婷的肉洞達到高潮的連續痙攣。

「啊…死了…啊…肉棒幹死我了…啊……爽死我了……喔……」在激情之中程儀克制了射出慾望,抽動緩和下來。

他擡起秀婷的腿,將秀婷的身體翻轉過來。

隨著身體的翻轉,肉棒也在秀婷的小穴中磨擦的轉了半圈。

高潮後陰道尚在痙攣的秀婷,陰道傳來更激烈痙攣,小穴更緊緊的夾住肉棒,子宮也吸住肉棒。

程儀雙手伸到秀婷的雙腿中,把秀婷抱起來。

「喔…喔…爸…你做什麼?…」秀婷看著公公,聲音沙啞的問著。

「我們到房間去!」程儀抱秀婷走向房間,此時程儀的肉棒仍插在秀婷的陰道裡,隨著走動,程儀的肉棒也跟著抽動著。

早已達到高潮的秀婷,在這每一走步更感到難以言語的快感,雖然抽動的幅度不夠大,在歡愉的同時卻激起了秀婷更加焦灼起來。

她的呻吟聲更為大聲,而體內也發出異樣淫穢的聲音。

終於來到了房間,途中程儀的肉棒一直沒有抽出來。

來到床上後程儀就把秀婷的左腳放至在右腳上,自己也躺在秀婷的旁邊,正好是把身體左側下方的秀婷從背後抱住的姿勢,肉棒直直插入秀婷向後突出的屁股裡去了。

他一面抽送,一面用一隻手揉捏著豐滿的乳房,還用嘴唇吸吮著耳朵。

「喔……喔……爸…快…我…喔……幹死我吧……喔…」新的快感再度從秀婷的體內升起,第一次經驗到從三方面的侵襲,秀婷的理性已經完全喪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淫蕩。

她全身香汗淋漓,小穴不停的傳來酥麻的性快感。

對她來說,丈夫在肉棒的尺寸上當然有差別,就連在持久力和技巧上都不能比,不要幾分鐘,就是連一分鐘也支持不了。

而程儀卻仍不放鬆,繼續帶領秀婷探索未知的領域,他從背後抱住秀婷,讓秀婷俯身向下時,自己的身體和秀婷的身體一起擡高。

「啊…爸…我好爽……你幹的我爽死了……喔…受不了了…」程儀的嘴在秀婷的頸背吻著,讓秀婷如同被電流擊中,身體顫抖著。

程儀的嘴唇從肩膀後滑過頸子,來到面頰時,秀婷不自主的轉過頭將唇迎上去,已經在燃燒的官能刺激下,用力的回吻過去,把公公伸進嘴裡的舌頭,貪婪的吸吮著。

「啊…啊……喔……爽死了……爽死了……」程儀加快速度的抽插,肉棒正用力時,突然秀婷體內的子宮像吸管一般緊吸住程儀的肉棒。

秀婷感覺自己的四肢被強烈的痙攣貫穿,全身融化在無可言喻的絕頂高潮當中。

「喔…舒服死了…哦…不行…我不行了……」

程儀也從爆漲肉棒的龜頭中射出熱騰騰的精液,一股腦地灌進秀婷的穴內。

秀婷體內深處在承受這大量溫熱的精液後,似乎獲得了更大的喜悅,精液似乎深深進入秀婷的血液中。

程儀一邊撫摸著還在高潮餘韻的秀婷,一邊把唇靠上秀婷的櫻唇。

此時,還在深沈歡愉裡的秀婷,微張著濕潤的雙眼,不由自主的迎了上去,她回味著剛才的快感。

秀婷靜靜的躺在程儀的身上,手指輕撫程儀的嘴唇。

程儀也輕輕的撫摸秀婷那因性歡愉而微熱的背。

他們就這樣靜靜的躺著,他們像是在享受這難得的存在,誰也不願意開口破壞這美好的感覺。

「爸,…我們怎麼辨?…」對於秀婷的問題,程儀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只有開口用牙齒輕輕的咬著秀婷的手指,他也在想這個問題,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辨。

「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辨?我只知道我已經不能沒有妳了!」程儀說完後在秀婷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

他所說的「不能沒有妳」或許是他的真心話,因為自從昨晚和秀婷發生關係後,他發現他已經愛上秀婷了,就連白天上課時,他的腦海裡不時的浮現秀婷的身影,他甚至想跑回家和秀婷親熱。

自從妻子死後,他一向淡薄名利,只想過一天算一天。

但現在的他卻有想要讓秀婷過的幸褔的日子的衝動。

他覺得自己就像回到年經時一樣,全身充滿了活力和幹勁。

「爸,媽媽以前一定過的很幸褔喔!」

「我不知道妳媽媽以前是不是過的幸褔,我只想知道妳現在幸不幸褔?」聽到程儀的話後,秀婷更緊緊的抱住程儀,同時點頭回答。

「那我們就維持這樣的生活,暫時不要讓逸凡知道。」

「嗯!」秀婷擡頭看著程儀帶著少許縐紋成熟的臉,心裡想她愛上了眼前的這個男人了。

雖然他是她丈夫的父親,但她確實是真的愛上他了,就像程儀所說的,她也離不開程儀了。

她不由自主的將嘴唇貼上程儀的唇,程儀的舌頭伸進她的嘴裡翻攪著。

當程儀的舌頭縮回去時,秀婷的舌頭也跟著伸進他的嘴裡,程儀用力的吸吮著秀婷的舌頭。

當他們的嘴分開時,唾液在他們的嘴唇連成一條綿長的線,秀婷想他們的愛就像這線一樣的連在一起了,而且是一條不會斷的愛。

秀婷將臉頰緊貼在程儀的臉頰上不停的磨蹭著。

「爸,我想洗個澡。」秀婷身上裹被子坐在床上。

「嗯,我陪妳洗,好不好?」

「嗯……」秀婷害羞的紅著臉點頭回答。

程儀抱起秀婷走向浴窒,秀婷雙手抱著程儀的脖子溫柔的依偎在他懷裡。

此時的她感覺自己和程儀就像是新婚恩愛的夫妻一樣。

進到浴室,程儀拿蓮蓬頭沖秀婷的身體,而秀婷則到處閃躲,他們就像小孩一樣的戲鬧著。

最後程儀才拿沐浴乳抹在秀婷的身上,他的手從秀婷的肩旁慢慢往下抹,程儀的手在秀婷的豐滿堅挺的乳房上溫柔的抹著。

秀婷也主動的幫程儀抹上沐浴乳,程儀的手在秀婷的乳房上停留了很久才繼續往下抹,他溫柔的清洗秀婷的陰毛和小穴,另一手則伸到秀婷的臀部上。

秀婷的手來到程儀的肉棒時,她遲疑了一下,但很快的她就雙手握程儀的肉棒搓揉清洗,因為在她的心裡,眼前的這個男人己不是她公公了,而是她所愛的人,而她所做的就是愛的表現,就像程儀一樣也是一樣的愛她。

最後當他們全身都充滿泡沫時,他們緊緊的抱住對方身體相吻著,他們像要將他們倆人的身體容為一體似的緊緊的抱住。

他們此時什麼也不想,只想用身體傳達彼此的愛和感受對方的愛。

程儀讓秀婷轉過身去,從後面抱住秀婷,他不停的吻秀婷白晢的脖子,手也在秀婷乳房上搓揉著。

秀婷的手也向後抱著程儀的頭,她的頭隨著程儀的吻不停的扭動著,他們恨不得時間就這樣停止,好讓他們就這樣纏綿下去,就這樣表達自己的愛和感受對方的愛。

程儀坐進浴缸後,讓秀婷坐在他腿上,他們靜靜的躺在浴缸裡邊,秀婷細滑的背緊貼著程儀的胸膛,而臀部則坐在他大腿根上。

程儀在背後嗅著秀婷秀髮的幽香,雙手不安分的在她雙乳上搓揉。

而秀婷則閉著雙眼享受程儀的愛撫,她喜歡程儀雙手溫柔撫摸她的感覺。

程儀的肉棒慢慢的硬挺頂在秀婷的美臀上,他對自己又硬挺的肉棒感到吃驚,他已五十多歲了,在不久前才射過一次,現在卻又精神奕奕了。

他不曉得自己的精力是從何而來的。最後他想或許是秀婷的肉體引發出他的精力吧!

他吻著秀婷的耳垂,接著開始吮著她敏感的頸子。

「啊…嗯…嗯……啊……」秀婷的美妙呻吟聲,挑起程儀聽覺的慾望,他右手離開乳房,慢慢移向秀婷的小穴輕輕的撫摸,左手則持續搓揉捏弄著她柔軟的乳房,而秀婷的乳頭早已經充血硬挺了。

「啊……啊……喔……嗯……」

他們就這樣靜靜的躺在浴缸中,除了愛撫之外,還是愛撫。

彼此都沒有開口說話,對他們來說,他們並不需要什麼言語來表達他們的愛,他們是用動作來表達自己的愛,從彼此的反應來感受對方的愛,或許他們知道他們並沒有資格對對方說出愛吧!

回到房間後,秀婷仰躺在床上很自然的閉起了雙眼。

程儀站在床邊仔細的欣賞秀婷成熟豐滿的肉體,對他來說秀婷誘人的肉體可說是上帝的傑作。

秀婷赤裸裸的肉體讓程儀的眼光看得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發熱,她羞的轉過身讓身體成ㄑ字形側躺著。

程儀坐在秀婷身旁,用手指溫柔的撫摸秀婷的肉體,從頸部、背部一直到腰部下的臀部慢慢的撫摸著。

那種指尖若即若離、似有若無的溫柔讓秀婷的感覺敏銳起來。

當程儀的指頭到秀婷的臀縫時,秀婷再也無法忍受的呻吟出來。

「嗯……哦……嗯……不要……哦……」

身體的舒服轉變成酥癢難耐的感覺,讓秀婷的肉體再也無法平靜,她拚命的扭動身體,逃避似的不斷扭動身體。

程儀將秀婷的身體扳轉讓她仰躺著後,指尖輕撫著秀婷的乳頭四週,他憐惜的反覆揉弄著。

秀婷的乳頭已覺醒似的突起,程儀低下頭,輕吻右手捏撫的乳頭,手則觸摸著秀婷兩腿之間喘氣的小小陰核。

「嗯…喔…啊…好…舒服……喔……」

程儀含著秀婷的乳頭,指尖似觸若離的輕柔觸感。

這讓秀婷的感覺敏銳,她感受著程儀的溫柔,身體也跟著湧起渴望的感覺。

她感覺自己的身體此時是多麼的希望程儀的到來,她不斷的扭動身體渴求著。

程儀發現秀婷的變化,但他仍含著乳頭,手指也輕揉著陰核。

「啊…爸…不行了……喔……快點……」秀婷慾焰狂燃的肉體已像火一樣的燃燒著,稀疏整齊的陰毛已沾濕淫水,她的下體渴望公公的肉棒,渴望地又熱又急,陰唇之間甚至疼痛起來,她不斷的挺起臀部哀求程儀的到來。

「喔…爸…快點…不要折磨我了…啊…快…給我吧…喔……」程儀來到秀婷的兩腿之中,把肉棒抵著秀婷濕潤的陰道。

和那楚楚可憐的陰唇相比,他的肉棒顯的實在大得可以。

正當程儀用龜頭在秀婷的陰唇輕磨時,秀婷卻忍不住的擡起腰來,自動的將程儀的龜頭給吞沒。

程儀用力慢慢的將肉棒插下去時,秀婷的陰唇竟然自動的將他的肉棒給吸了進去。

隨著程儀肉棒的抵達體內最內部後,慢慢地抽動時,秀婷在強烈衝擊的快感下,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

雖然有人說不一定大才好,但那是不實的,越是大越有滿足感,抽動時摩擦著陰唇的強烈也越大,當然滋味也不同。

「啊……啊……好…舒服…喔…爸…快…再快一點……」秀婷的理性完全被程儀巨大的肉棒所抹滅。

龐大的肉棒一進一出,使她忍不住呻吟起來。

秀婷已然等待不及了,此時程儀的抽插所帶來的快感讓她舒服極了。

從肉棒進出時的灼熱和疼痛,讓秀婷的下體獲得如雪要融化般的快感,而且隨著公公肉棒的抽插,快感更加劇烈、深刻。

「喔…喔…好…喔……快……受不了了…喔……好…爽…好爽……」秀婷雙手抱住程儀的背部,高潮的波浪襲秀婷的全身,四肢如同麻痺般戰慄不已,她快要沒頂愉快感的浪潮之中,隨著呻吟她感覺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快散掉了。

程儀仍然繼續抽插著,接著又是一陣強烈的高潮襲來,這是秀婷第一次經驗到這種連番而來的高潮感受。

以為最多不過兩次,卻不意緊接著是第三次的高潮。

此時的秀婷早已忘我,只是呼應著速度更快的抽插。

呻吟已然變成了哭泣,陰道裡的肉褶呈現波浪起伏般的痙攣,更是緊緊的吸住程儀的肉棒!

「啊……不行了……喔…死了……喔……爽死了……」在秀婷像脫韁野馬似的煽惑、剌激之下,程儀也將體內火熱的精液射向秀婷的子宮裡。

射精後的程儀並沒將肉棒抽出,他抱著秀婷轉了身,讓秀婷躺在他身上,他喜歡在射精後抱著秀婷躺在他身上的感覺,這樣抱著秀婷躺在他身上讓他感到擁有秀婷的安定感。

秀婷只是隨著愉悅後全身酥麻的躺在程儀的身上,她身體還留著高潮餘韻的滾熱。

程儀抱著秀婷,輕撫她的背。

「舒服嗎?」

「嗯!」得到秀婷的肯定後,程儀感到相當自豪。

他將秀婷抱得更緊,同時吻著秀婷的嘴唇。

「睡吧!」說完後,他們緊緊的相擁著對方無盡溫柔的肉體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