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實錄十九】姦母妹(上)『辛苦創作請給愛心』

2017-04-10     WoKao     檢舉     收藏 (52)

靈異小說看多了,可是我真的沒想過會發生在我自己身上,因為一次不小心救了一個很怪的貓,沒想到那隻貓竟然是靈界之主的唯一兒子,因為轉體失敗暫時被困在貓身,可是…救了牠..我卻死了,他為了報答我,特別找了一個剛因為噎死不久的肉身讓我復活,….就是現在的我,值得一提的..我現在的媽媽還有妹妹…真的很可愛….。

父母是開百貨店的,經過他們的苦心經營,使原本一間不起眼的小百貨,變成有五、六間分店的連鎖店。父親和自己長得很相像,今年已有五十歲了,由於年青時過度的縱慾,現在已不能滿足正是狼虎之年的妻子。志滿的母親柳菲菲年輕時就異常風騷,到現在還只是位三十四歲的美婦人。

柳菲菲睡到快十一點才起床,她站在梳妝台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裸體,在她的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即使扣掉偏心的眼光,仍然可以說是有美妙的身材,不像有一個十六歲兒子的母親;看那碩大的雙乳,形狀佼好;乳頭有成熟的色澤,向上挺出,表示現在正是可吃的時候。還有細細的柳腰,向下擴大的肥臀,雖然生產後大了一些,但仍末損及身材,反而比過去更為性感。即使自己看了也會陶醉,還有在下腹部,有顯示成熟女人深厚官能的艷容。

就這樣檢查自己裸體的菲菲,突然產生淫猥的意念,身體的深處出現甜美火熱的搔癢感,從鼠蹊部傳到大腿根內側。她想:這也難怪,這樣成熟的胴體,已被閑置二、三個月了。在這種情形下感到迫切的需要。菲菲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老公,以前老公是多麼英勇善戰,每回都把自己幹得高潮疊起、死去活來似的;可恨現在卻……她越想越覺得渾身騷癢難當,口中不由得發出呻吟聲……。

只見媽媽的衣裳半褪,媚眼如絲,玉乳微露雙手一上一下探入半開的衣內,忘情的活動著。志滿這下可明白了,原來媽媽在「自摸」啦,心中微一琢磨,還是不要現身撞破的好。雖然我心中實在是非常想現身一解媽媽的飢渴,但是他卻不敢,況且他也想看看,一個女人是如何來滿足自己的慾望……

柳菲菲繼續忘情的撫慰著下體,揉捏著挺起的乳頭。志滿目不轉睛的瞧著。忽然媽媽一轉身,身上那半開的衣裳慢慢的滑下來,那近乎完美的軀體,惹得我胯下的巨形雞巴高高勃起,完全渾忘眼前的玉人是自己的媽媽了。

此時他眼中的媽媽只是一個在「自摸」的大美女,什麼倫理道德觀念全拋到九霄雲外了。由於衣服已經滑下,我可以很清楚的觀察媽媽的每一絲動作,媽媽的右手指頭輕輕的揉搓著微微外翻的陰唇,間歇地將手指頭插入浪屄中,不過大部分時候都是輕柔的划著圓圈的撫摩著陰核。

每一次指尖滑過陰核,都可以明顯的看到媽媽小腹的收縮。左手也沒閑著,如同豺狼攫取獵物似的,不斷的捏著雙峰,乳尖高高聳立,像是在指引指尖的燈塔,引領著指尖探尋歡愉的源頭,指尖的動作有如在彈奏樂器一般,輕盈優雅,有著特殊的節奏,任何一個微小的變化,都會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

媽媽顯然是箇中高手,對於自己身體相當熟悉,因此每一個音符都能勾出最深層的快意,高潮迭起,佳作連連,而身體正是最好的聽眾,每當有佳音流瀉,身體便忠實地反應並產生共鳴。

媽媽的動作愈來愈快、愈來愈大,豐滿的秘穴已經吐出渴望的液露,沾在指頭上,並在陰唇上閃亮著;口中發出的不再是呻吟,而是陣陣急速的喘息聲。胸脯和臉頰已經現出紅潮,雙乳也脹得微微發亮,就像「十面埋伏」的曲調,媽媽已經彈到最緊要的一節,十指如雨珠般灑落在全身每一個敏感帶,匯聚到快樂的巢穴,雨珠激起的漣漪,層層疊疊,慢慢的疊成了波浪,一次又一次的拍打著岸石,激射出超越浪峰的水花。

終於,在一聲驚雷後,媽媽忘情的吶喊,四肢有如滿弦的弓箭般繃緊著,夾雜著一陣一陣的顫抖。志滿看得目瞪口呆,他從未看過一個人所能承受的快感竟然能如此的暢快淋漓,無與倫比。

媽媽失神的趴在床上,而我的肉棒已經硬到有點脹痛,我輕輕推開門,掏出硬挺的肉棒套弄著心想:『反正在心理上她只是一個漂亮又淫蕩的女人,上吧!』這樣的心理驅動著我..。

我看著床上全身赤裸的媽媽,渾圓的屁股、纖細的腰身跟嫩白的皮膚,我坐到床邊伸手撫摸著媽媽的股溝,開始用手指刺激著媽媽的小穴,一經接觸..濕濕滑滑的觸感真好,這時媽媽動了一下我想是感覺有人在碰她,緩緩回頭一看吃驚的張開嘴巴結巴說..「..你..志滿…你…在幹….麻…?」,可是我的手指趁機侵入他的小穴,開始進進出出的揉虐起他的小削了。

「啊…啊…什麼……?」媽媽問道,往下看著她腿間分叉處,還有我!

「志滿!」她哭喊聲,「你在幹什麼?把手抽出去!下去!」她試著把我推開,但立刻被我抓住手腕,我無法停止了。

「閉上妳的嘴,媽媽!」我道,「讓我幹妳……!」她拚命試著抽回手臂,但我將她的手壓下。

她更努力地挺動臀部、彎曲身體,試著離開我的手指,但我只是更用力地插入,大聲道「媽媽,你那都已經濕的不像話了,別亂動!讓我幹你!」但她依然掙扎,逼得我手指快速抽插了幾十下,讓她翻了翻白眼,忘記了掙扎。

跟著,直到最後,她只是認命地躺在那裡,一直引咬著下唇,努力著不讓聲音發出來,除了一雙豐乳,還有腰部隨著我的手指抽插而擺動,媽媽小穴的蜜漿染得濕滑,我覺得時機成熟了便把手指抽出,把媽媽的身體用成狗趴式,準備享用了。

「至..滿,不要…放過媽..媽..好嗎?不要..插進去..啊..不要磨….啊!」媽媽驚恐的看著我,可是小穴已經被我的龜頭抵住,正在上上下下的磨著她的花蕊,讓他不自盡的又勾起慾火。

「不要啦……不要啦…」不到一分媽媽就屈服在我帶來的刺激裡。

「媽媽想讓我插進去了嗎?」我淫穢的話語刺激著媽媽。「…啊….不要磨了…」本來就高潮過一次的媽媽,瞪大眼睛看異常的兒子,被勾起的慾火已經慢慢的點燃全身。

「唔……唔……」有如啜泣的甜美哼聲從紅唇溜出,豐滿均衡的裸體為體內湧出的快感顫抖,媽媽的體味和汗味混在一起,更增加我的興奮。

我露出直挺梃的肉棒,兩手壓著一副想逃跑的媽媽,一邊用膝蓋分開她的兩腿,一邊用龜頭對准媽媽的肉洞……。

(那樣大的東西馬上要插入媽媽的裡面了。啊……媽媽……)虐待和亂倫的感覺形成的戰慄,從我的心裡掠過。

「不要……住手,住手啦……不……」我一邊快樂的聽著媽媽的絕叫,一邊用肉棒挑逗著她的陰核,然後從背後看著媽媽,觀察她臉上的淫樂表情。

「嗚……太過分了……我是你媽媽……你竟然……』

媽媽近乎發狂的搖著頭,並且發出巨大的悲鳴聲,她的下體已被兒子的肉棒所侵犯了,那是曾經生育他的地方,現在卻毫無抵抗的接受兒子無理的插弄,伴隨而來的只有更大的弄苦而已……。

「媽媽…媽媽的..小穴..真是好緊啊..媽媽搖晃你的腰部…對…就是這樣…。」這時候媽媽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搖晃起來。

「嗚嗚……唔……」我的肉棒在媽媽的肉洞裡來回穿刺著,似乎向受著變態亂倫的快感……他盡情的擺動他的腰,玩弄著媽媽的肉體……。

「唔……唔啊……啊……」媽媽的聲音開始變了紅唇中流入出來的是嘶吼的呻吟聲,膝蓋的顫動,顯示出她被兒子強暴已有感覺……。

「媽媽……舒服嗎……?」我緊抓著媽媽的腰,微妙的碰觸讓肉棒在裡面持續抽送著,媽媽已開始感到輕微的痙攣。

「讓高潮吧!好嗎?」我靠近媽媽耳邊說。

「唔……不..…啊……好…唔…… 」媽媽的聲音變的嬌媚,她淫蕩的搖著她的腰……

在溫濕的肉洞裡,我使勁的讓龜頭達到最刺激的一刻……

「嗯嗯……唔……姆唔…… 」媽媽的眼神已失去焦點,黑色的瞳孔透露出無奈與興奮,雖然嘴巴喊出她喘息不已的聲音,母親正不斷地承受被兒子狂搞肉洞的刺激………。

終於……兩個身體產生痙攣時,因媽媽肉洞的收縮而使我感到無比的興奮。

「太美了…我射給你了…射了…啊..!」

「媽媽…也洩了….不要射在…裡…面….好燙….好爽….」

把精液射入媽媽的下體裡,為成熟肉體的美感完全陶醉。

兒子和媽媽肉慾的交歡繼續展開,不知何時才能終了。很久後我才從美麗的媽媽肉體深處完成第二次的噴射。

我將精液深深地射進蜜穴,我感到她的蜜穴有著額外的膠黏,混合了我的精液與她自己的蜜漿,我翻下她的身體,站立那裡。肉棒凋萎,筆直吊下,看著她蜜穴中的精液一點一滴地掉在地板上,結果不久媽媽起身走去浴室,而我快步跑離開,回到房間就寢。

隔天..媽媽沒有說話,只是..看到我臉上會不自盡的紅了起來,我看到紅著臉的媽媽,不由得壞壞的笑了看著她。

媽媽在廚房忙著洗菜,而我在客廳看著穿著短衫配上一條超短裙的媽媽,眼尖的我發現她身上並沒有穿著胸罩,乳頭很明顯的突出衣服,她知道我在看她臉上紅潤越發明顯。

這時我走向廚房,從背後抱著她,開始搜尋著她的乳頭,媽媽驚呼了一聲「啊..不..要..現在是白天..。」

我邪惡的笑了一笑「在這比較刺激啊!媽媽也想被我幹對不對。」

「我….我沒有…」媽媽搖著頭說

「媽媽,我要你嘗嘗我的肉棒,可以嗎?」我命令著媽媽

媽媽臉紅紅的說「是!」便伸出手朝我硬挺的陽具上下搓揉了起來,舌頭便開始舔弄著我的乳頭,這時我感覺到一陣激靈,把媽媽的頭往我跨下壓去,媽媽也知道我的意思扶著粗大的陽具開始吞吐了起來,我站著往下看著媽媽手開始順勢扶著媽媽的頭,讓她口交的速度越來越快。

「真好…我們到床上去吧!我想舔你的小穴,媽媽。」說完..就把媽媽抱著走向房間。

一到房間,開始把媽媽的衣服都脫光,自己也脫光衣物,開始趴開媽媽的雙腿,開始撫摸著已經開始氣喘喘的媽媽美麗的小穴,先用手指畫圓逗弄著媽媽的小豆豆,這時媽媽弓挺著身體發出一陣低吼「喔…..好爽~~」一股淫麋的味道在房間散開。

赤裸的媽媽戰戰兢兢地分開雙腿,張開的雙腿,小穴向兒子挺出,雙手分別抓住肉球分開時,隱藏在那裡的菊花蕾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媽媽的肛門很美…。」淫邪的話使媽媽的雪白肌膚更紅潤。我的手毫不客氣地從前面的蜜壺把黏黏透明的淫液引到可憐的屁股洞上。

「你要做什麼?」美麗的媽媽因肛門受到揉搓,忍不住扭動屁股。「媽媽的這個地方還沒有男人用過吧?所以我要這個地方的處女。」

「不..要…不…」媽媽驚恐著搖著頭「連媽媽的屁股也不放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