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壺訓練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

星期六的下午靜香第一次去鷺沼診所。

從靜香的家距離二站的路程,設在清靜的住宅區里,看起來並沒有特別之處的私人診所。招牌上寫著內科、小兒科、泌尿科和婦科,最後有女醫鷺沼美子的名字。靜香來這里最主要的理由是女醫師。

診所玄關門上掛著「本日已停診」的牌子,旁沒有一張紙上寫著「有事請按門鈴」。

介紹靜香前來求治的松永亞紀子,曾經告訴過她,鷺沼醫師將比較費時的婦科治療,與其他的一般患者分開,擺在星期六下午,也就是說,現在這一個時間是婦科的專門時間,而且只有先行預約的患者,才能接受診療,靜香毫不猶豫的按了按電鈴。

「來了,哪一位啊?」

裡面傳來了年輕女子的聲音。

「啊,我靜香,已經預約過了。」

「靜香小姐..啊..請進….」

獲得許可的靜香,於是打開門走進了屋裡,只見放著一張坐椅的候診室里,空無一人。

候診室的地板,是粉紅色的地毯,牆壁則是淺淺的草綠色,感覺上相當的寬敞。午後的陽光,從南面的窗戶,隨著白色的窗簾,暖暖的映進屋內,窗外是一遍綠油油的草坪,窗台上擺著幾益的盆栽。牆上掛著一幅品味極高的石版畫,讓人彷佛置身某人家的客廳一般。

從玄關進來時,正面就是付費的窗口,窗口的右邊,寫的是診療室,而左邊則是洗手間。

大概是最近才改裝好的吧二所以所有家俱還很新,而且乾淨,連拖鞋都像是從來沒有人穿過似的,一點塵汙也沒有,看到這里,靜香不禁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懷疑起這樣的醫生,到底會不會有信用。

雖然候診室里空無一人,可是鞋櫃里卻擺著兩雙女人的鞋子,以及一雙男人鞋子,看來患者大概是在診療室里,接受治療吧!

「你是靜香小姐嗎?」

一位護士打開了診療室的門,探出了頭。年齡大約二十二、二歲,是一個有著圓圓臉的健康型美女,不但身材好,而且白衣里的胸部,也相當的高聳。

「保險證有沒有帶,噢:好上我先幫你辦,醫生現在正在診療中,大概還要再等十分鍾。」

靜香從雜志架上拿起了一本周刊,正準備在沙發椅上,慢慢流覽時,突然電鈴聲響,進來了一位抱著大信封的年輕男子,身上穿著黑漆漆的西裝,好像不是病患。

「你好!?Msc 來了。」

大概是來過好多次了,黑衣男子逕自探頭向收費窗口一喊,只見剛才的護士馬上就走了出來。

「謝謝你,辛苦了….」

青年從護士的手裡,接過一隻小小的紙箱。

「那麽,一切拜託了。」

青年將傳票遞給護士之後,便抱著紙箱走出診所,就在走出診所之前,看了正在候診的靜香一眼,微微的向她點頭示意。

(蠻有禮貌的人啊….)

八成是某家制藥廠公司負責送藥品到這個診所的銷售員吧? 雖然看起來正趕時間,可是還沒有忘記要對候診的病患,表示他的關心,對這位青年不禁有了相當的好感。不久,護士前來招呼她。

「靜香小姐,久等了,請跟我來..」

靜香有點緊張的尾隨護士,走進了診療室。

這里與候診室味道完全不同,四周是貼著齊腰高的白色磁磚,地板也是純白的磁磚,感覺上一切都是整理的整整齊齊的,而且富有機能性。

女醫生這時正側著臉,俯首桌上,不知在病曆紙上寫些什麽,就在她的旁邊,有著一張診療用的痛狀,護士就站在屏風的對面,大概那裡也有另一張診療用的病床吧? 只是沒有在照顧患者。

「拜託你….」

女醫生臉上浮現出令人安心的微笑,示意靜香坐在患者專用的椅子上。

「請坐,是松永先生的夫人介紹你來的嗎?」

「是的。」

鷺沼姜子這位女醫師,遠比她想像中的要來得年輕許多,不過看起來還是比靜香大上一兩成,大概有三十五歲吧!

後發稍的頭發剪得相當的短,前面的頭發則整整齊齊梳向兩側,薄施脂粉的肌膚嬌豔欲滴,全身好似充滿了蓬勃的朝氣,而且令人吃驚的是她還擁有一張日本人所罕見的嬌顔。

甚至電視的女演員都還不及她的十分之一。

如果說她是寶冢劇團中的男主角,靜香一定不會有所懷疑的。

「靜香小姐,今年三十三歲,住在田園釘約二丁目三九番地….有一位五歲的女兒….是嗎? ..」

女醫師一邊發問,一邊將必要的事項,詞人病曆表中。就在極短的時間里,靜香便被女醫師爽快的態度與口氣所征服,對她産生了信任感。

「這麽….好有什麽問題要來求診呢?」

這位美麗的女醫師擱下筆,開始發問,靜香就在女醫師的詢問之下,毫不猶豫的將自己肉體的秘密,連自己丈夫都不會對他提過的心事,說了出來。

「這個嘛!實在最近好像發覺自己的陰道:鬆弛了許多。」

靜香對自己性器官的注意,是生完獨生女由加利以後才開始的,當時生産的醫院,是在該地區最大,最值得信賴的夢見山市立醫院。

最初夫妻倆爲了小孩,忙的人仰馬翻,兩人之間性生活也大受影響,所以也不怎麽留意到陰道的鬆弛。

當由利利開始學爬時,才終於發覺老是不能得到性滿足,而開始産生了疑問

丈夫治彥本來就不是一位耐久型的人,在産前,從插入到射精,最長也不過五分鍾,可是最近卻常常延長到二十分,甚至三十幾分。

射精時間的延長,對女性而言,應該是極受歡迎的才對,可是或許是因爲靜香陰道的感覺遲鈍了,所以不再有被插入達到絕頂顛峰的記錄,普通都是在前戲或者後戲中,陰核的被刺激,才體會到高潮的來臨,反而長時間的性交,卻帶來了痛苦的不適感。

丈夫有時雖然奮門的滿身大汗,可是卻始終無法射精。

「今晚身體有點不適,就到這里爲止吧。」

說完便中斷了性交,翻過身去背對靜香而眠也是常事。

當時,丈夫雖然將射精延遲與中斷的理由,推諉是他自己身體的關系,並沒有清楚的說出「鬆弛了」的字眼,可是靜香卻總覺得有什麽隱瞞,不由得開始懷疑自己的身體會不會什麽地方出了問題?

除此之外,丈夫求歡的次數,也明顯的減少,雖然心裡認爲丈夫的工作非常的忙碌….所以….

後來,曾經一度前往夢見山市立醫院,與當時幫她接生的醫師懇談,那婦産科的主治大夫,曾經告訴她:「會陰部的縫合很好,而且觸診也沒有問題,如果還在意的話,那就……」

於是這位中年醫師教她做肛門括約肌的收縮訓練。

靜香雖然非常認真的做收縮訓練,可是一切還是一點改變也沒有。

就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里,隔壁的鄰居松永亞紀子,這位與靜香感情相當不錯的女子,前來拜訪時,兩人很偶然的聊到夫妻生活,而且這一天剛好靜香的丈夫治彥,長期出差不在家裡,治彥是一位自由約攝影記者,因爲曾經擔任過自衛隊的隊員,所以擅長於軍事、兵器方面的攝影

因此他的邀約大都來自出與這方面有關的雜志社。這回正是受綜合周刊與軍事關系雜志的拜託,前往某地或PKo部隊活動的現場,收集相關的資料與攝影。大概會有三個月不在家。

亞紀子是她的鄰居,所以兩人閑暇的時候,經常彼此往來,話東說西的機會很多。

「你實在是可憐,老公不在身邊,忍耐得住嗎?」

亞紀子同情的問著靜香。

「我想應該是沒問題。」

「怎麽搞的?最近一提到你老公,就變成這種表情,該不會是治彥有了外遇吧!」

「不是啦!」

「那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沒..沒什麽?」

「胡說,我看你就像是滿腹心事的樣子,來吧!告訴我這個歐巴桑,彼此好有個商量。」

亞紀子敏銳的讀取靜香臉上的表情,熱心的挺身而出。雖然稱呼自己是歐巴桑,可是事實上,她卻是一個只比靜香稍長兩二歲的成熟女性,不論是以主婦,或是母親的身份來說,都是靜香的前輩,而且個性豁達開朗,所以靜香往常會找她商量事情。

由於兩人都有小孩的家庭主婦,所以即使是性生活方面的話題,也經常成爲彼此間閑聊的話題,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亞紀子的臉皮比較厚,抑或個性始然,常常喜歡故意的繞著那個話題打轉,有時甚至曾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告訴靜香,她曾經特意的實踐過「雞奸」,常常使得知識貧的、,嚇得一愣一楞的不過有時也感到很有趣。

「其實….」

靜香終於將自己的疑慮,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專心聆聽的亞紀子,同情的點了點頭。

「其實我也曾經有過同樣的煩惱,軌在比呂志出生不久,家裡的男人告訴我鬆弛了許多,害我大受打理。」

「真的嗎?亞紀子也曾經這樣嗎?」

靜香聽言不由得瞪大了雙眼,以前雖然常聽她說些亂七八糟的事,可是這還是頭次聽到她這麽正經的說,亞紀子苦笑的點了點頭。

「嗯….這種事實在是有點難以啓齒….自從老公對我這樣說了以後,我確實煩惱了好久, 因爲年輕時,男人還常誇贊我那兒很緊的呢!」

亞紀子的身材,是男人人見人愛的豐滿體型。她曾告訴靜香─年輕時交過不少的男朋友,沒有想到靜香的煩惱,竟然曾經是亞紀子的親身體驗。

「這種病到大醫院是不行的,在大臀院的眼中,只會關心那些重病的患者,像我們這種陰道鬆弛的患者,根本沒被擺在眼裡,所以你還是應該去另外找比較合適的醫生,如果可以的話,我幫你介紹一個。」

「咦….你怎麽會認識呢?」

「我也是這種症狀,你忘了嗎?後來聽說我老公高中的一位學妹,在當婦産科的醫生,所以找就到她那兒求診。」

這就是鷺沼美子。亞紀子的先生松永武志,所經營的是一種專門負責製作大企業的宣傳雜志,以及公司刊物的編集作品公司,高中時兩人都是國立大學附屬高中的同學,大學時武志直升該大學的文學院,而鷺沼美子則進入醫學院,不過兩人還是時常會往高中同學會上碰面。

「是我老公先打電話預約之後才告訴我,我也只好去了,不過因爲去投訴性煩惱的女性很多,所以她有定下特別的診日,親自幫患者診療與治療,她是一位相當優秀的女醫生,很清楚我的苦惱。所以在半年多的特別訓練之後,我的陰道就不再鬆弛了,像這種苦惱的確是要一位女性的醫生不可。我看你最好也是去她那一趙吧!我打個電話幫你先預約,你老公不在的這段期間,正是最好治療時機。」

在亞紀子熱心的推薦下,靜香終於動了心。

「你先生快四十歲了吧?男人在三十幾歲快四十歲時,會失去性慾,勃起能力明顯減退,而且射精也會出現遲緩的現象,除了先生射精時間的延緩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自覺症狀? 尿失禁等….」

靜香微微的領首。

「嗯..常常….有時候嚇一跳也會,有時候大笑也會有點泄出來,啊….對了搬重物走動時也會….」

「這些症狀是出現在産前,還是産後?」

「是在産後,我記得産前不曾這樣過。」

鷺沼美子托著形狀姣好的下巴,開始思考了起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大概就是腹壓性的尿失禁,也就是說,有可能是膀胱與陰道四周的肌肉鬆弛,現在請過來這里,我們先做一下內診。」

女醫生向護士微微示意,打開了診療室裡面的門。

看過去是一條走廊,沒有窗戶,全部都貼著磚紅色的壁紙,采柔和的間接照明,與剛剛的白色的診療室,氣氛完全不同,靜香不禁稍感吃驚,不是應該在這個診療室接受診療嗎?

「這是婦科與泌尿科特別門診的專用室。」

護士向滿臉驚訝的靜香,提出說明。

一走進走廊,便看到左右兩邊各有兩個門,左手邊是「x光室」對面是「內診、超音波檢查室」,右手邊則是「第一治療室」,再裡面是「第二治療室」,再轉彎的地方還有一道門,可是外頭沒有招牌,看不出是什麽地方,這個診所真是出乎意料的寬廣。

護士打開了第一診療室的門。

「就是這里。」

室內約有四坪大,軌在這間正方形的小房間中,擺著一台婦産科專用的開腳診療台,照明依然是天花板的間接照明,要比走廊暗點。

護士比了比門邊的衣物籃。

「請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放進這里,然後換上這件袍子。」

說著將綠色的長袍,放進衣物籃里。

「對不起,內褲也要嗎?」

「是的,換好了衣服後,請坐在這里稍候,醫生馬上就來了。」

護士關上門後,便自行離去。

靜香遵照指示,將身上的衣服脫下後置於籃中,全裸的穿上長袍,長袍約兩側是采自粘式的膠布,既無鈕扣,也無腰帶。

靜香在衣物籃旁邊的診療用病床,生了下來等待醫生的來臨,這時她的眼睛漸漸的習慣黑暗,慢慢可以看清楚房間里的設備。

在診療台的旁邊,是一個有輪子的小台子,上面放著鉗子,消毒劑,脫脂綿花….等的物品,兩另一邊則是一個放著某種電子儀器的台子。

在診療台的對面,是一個簡單的流理台,以及藥品器物的框子,至於旁邊的門,大概就是通往第二診療室。

(隔壁大概也是這樣的設備吧口)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對一個私人診所來說,設備上豈不是要花很多錢。

房間里大概是有什麽隔音設備吧,完全聽不到外頭的聲音,只有抽風機的聲音,微弱的傳音。

(怎麽有那種被獨自一人監禁起來的感覺……)

就在有點胡思亂想的時候,剛才的護士又開了門進來了。

「來,請坐上這里。」

靜香於是爬上了婦産科的診療台。

已有過過妊娠、生産經驗的靜香,早就在這種診療台上上下下周好幾次,剛開始時還有羞恥屈辱的感覺,可是現在卻也不怎麽在意了。當靜香兩腳分別擺在是兄台上時,護士迅速的用皮帶固定烴骨的部位。

平常在內診時,爲了消除患者的羞恥心,會有一片布簾遮斷在上半身與下半身之間,可是這里卻沒有這種設備。不過由於照明集中在它的下身,所以臉部很暗,也就比較不會害羞了。

「我們先抽血檢查。」

抽血結束時,鷺沼女醫生終於走了進來。而護士則走了出去,女醫師臉上帶著白色的口罩。

「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簡單的全身檢查,請放輕松。」

女醫師伸手解開了靜香的長袍,兩手最先碰觸乳房,然後按揉腹部,進行平常的觸診。

「營養狀況不錯。」

就在她自言自語中,靜香本來以爲她的手會繼績移到恥丘的部位,可是卻一點警告也沒有的用手掌,在恥骨的附近,猛力一壓。

「啊!」

意外的叫了出聲,而且尿液也隨著泄出。

「果然有點失禁。」

女醫師將儒濕的部位,用紗布擦淨,然後戴上了手套,拿起了白色的凡士林。

「現在要做的是陰道與肛門的檢查,請放鬆,然後吐氣。」

不知道爲了什麽,女醫師在做陰道內部的觸診時,同時將中指插入肛門,雖然她說這是醫學上所謂的雙合診,可是靜香卻感到了屈辱與痛苦,因此身體不由自己的僵硬了起來,可是鷺沼女醫師的手指,還是幾乎毫不受阻的在兩個洞中,順利的向深處滑進。

潛進肛門與陰道約兩根手指,在深處不停的騷動。

「唔!」

靜香發出了呻吟。可是並不是因爲快感,也不因爲痛苦,而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讓她喘不過氣來。

「陰道、肛門的裡面,都沒有特別的異常….」

拔出了手指,然後將手套脫下丟到垃圾筒,再從衣服的口袋裡,取出新的手套,重新戴上,這次從對面附有輪子的台子上,拿來一隻棒狀的東西,外形像是試管,底座則裝有電線。

女醫師伸手打開了身旁的儀器。

「這是腔壓計,主要是用來檢測腔內的壓力與溫度,一開始時,請你全身放清松,不要用力。」

說完,便將塗上凡士林的黑黑亮亮的橡膠製品,塞進靜香的腔內。

當這根遠比丈夫的陽物大上一倍的東西,侵入體內時,靜香不禁全身起雞皮疙瘩。

「現在跟著我的口令做,來!用力的收緊肛門….就像解尿時突然停止一般,好!現在放鬆….再收緊..放鬆….」

「好….現在放清松….我們來量量裡面的溫度。」

「嗯….果然是鬆弛了,而且腔溫也過低….大概是生産時的後遺症吧!不過你不用擔心,這種現象只要你肯勤做練習,一定會很快的痊癒。」

「要做練習?」

「我說的練習..就是要你坐在椅子上,專心的做肛門的收縮與放鬆運動..」

女群師將腔壓計拔出,然後輕輕的清拭靜香的恥部以及大腿的周圍,擦拭完畢之後,自己也在椅子上生了下來,搖動診療台下的操縱杆,使靜香的背部擡高了起來,變成仰躺在躺椅上的姿勢。能夠輕松的與她面對面交談。

「現在我先來說明何謂腔鬆弛,也就是所謂的陰道鬆弛症。」

女醫師伸出手,出其不意的觸摸靜香的恥部,感覺上不像是在做檢查,而像是在愛撫。

「這里是膀胱恍的位置,而子宮就在它的後面,噢!大概….就在這個位置….這里是陰道與肛門的位置….」

兩根手指再次伸前後滑進。

「來!收縮肛門看看….」

「收縮時,入口會緊閉,這就是肛門的括約肌,事實上陰道入口的肌肉也與它相連,兩著成八字狀緊緊相系,所以肛門一夾緊,陰道口也就緊閉了,懂了嗎?現在就讓你自己用手指來確認一下。」

女醫師消毒了靜香右手的食指,然後命她插入自己的陰道,靜香雖然從未如此做過而有點害羞,可是還是依言伸入手指,並且收緊肛門。果然入口處緊緊的密合了起來,可是再深處卻毫無變化。

「里邊….不怎麽動啊….」

「沒錯,因爲肛門是隨意肌,而陰道的深處卻不是,所以單單進行肛門的收縮的訓練,並不能矯正陰道的鬆弛。」

「是嗎?」

「因爲男性的醫師,並不十分清楚女性陰道的構造,往往認爲只要鍛鏈括約肌,就能治癒鬆弛症,所以他們患者的痊癒率大爲偏低,大概只有十分之一而已。」

「那….現在所做的豈不是徒勞無功嗎?」

「可以這樣說。」

靜香心中對這位女醫師的無用指導,不禁有點惱怒。

「那倒底該怎麽辦才好呢?」

「問題就是在骨盤底肌群的鍛鏈。」

「骨盤底肌群?」

靜香對這個從未聽過的名詞,大惑困惑。

「這里是骨盤,在它的底下聚集的好幾條橫向的肌肉,我們稱之爲「骨盤底肌群」,不但膀胱、子宮仰賴它的支撐,連胃、腸都不能例外,你生産時是不是順産?」

「不是….是難産。」

「那就沒錯了,難産或者生産次數較多時,這個骨盤底肌群會因爲過度的延伸而變成鬆弛,以致造成腹部的肥滿,或者嚴重的便秘。一旦這個肌肉群鬆弛了之後,膀胱、子宮通常也會恨著下垂。而收縮尿道的括約肌,角度也會發生偏頗。因此,只要腹部稍一用力,便會出現尿失禁的現象,所以單單鍛鏈括約肌,而不將器官的位置的回位話,是無法治癒陰道鬆弛腹壓住尿失禁。」

「如此說來,單做體操是沒用的羅?」

「幸運的是你還沒有嚴重到開刀的程度,我想….你只要做做訓練體操大概就會痊癒,現在我就來教你做這種骨盤底肌群的訓練,你先看看這個。」

女醫師從台上取來其他的器具,這是一個與Rrl剛的腫壓計外形一模一樣的試管狀棒子。不過不同的是它有凹有凸,粗的地方大概是直往二時,材質是肉色,很有彈力的橡膠製成。底座一樣附有電線,而且另外還有兩三條皮帶。形狀就像男人口中的「女同性戀的用品─假陽具。」

「這就是訓練時要用的器具,你可以摸摸看。」

靜香依言伸手摸摸看那根棒子,果然就像男人的陽具一般,極富彈性,而且中心部分是堅硬的材質。

「這是什麽?」

「這是一位我所認識的婦産醫生,精心鑽研出的道具,其功能就是強化骨盤底肌群,與提高腔壓,也就是所謂的腔壓強化器,我們這里稱之爲Pv訓練器。」

女醫師握住這根類似電動蕩器,然後按下儀器幾個的按鈕。

「現在看著這個儀器,有沒有看到亮起的燈?」

電子儀器的儀器錶板上,有三個並排的小燈,其中一個亮了又滅,靜香握的位置一變,燈也隨著往左邊跳動,再往左跳動。

「看的懂吧? 這個燈號與PV訓練器的位置相對應。如果放入陰道中,陰道內的肌肉便會將這圍繞,如果圍繞是底部的肌肉,亮的會是最左邊的燈,如果是中間的話,便是中間的燈,如果是入口處的話,便是右邊的燈。它的壓力設定爲水銀柱二十米厘,現在在你身上所測得的腫壓是大米厘到十六米厘。不過,一般正常女性的腫壓,平均是在一到二十米厘之間,收縮時有時會到四十米厘,而在男人口中的名器,其腔壓甚至可達六十米厘,這時還可以夾斷一根香蕉。」

「這麽說來,我的陰道真的是鬆弛了。」

靜香當下歎了一口氣,難怪丈夫治彥總是難以射精。

「沒關系,這只是生育的後遺症,並不是你本身的不好,所以不用在意,只要從今後,勤加練習就衍了。」

女醫生讓靜香擡起下半身,然後再將Pv訓練器塞進她的陰道里,將所附約三條皮帶緊緊固定在腰部。靜香這時的感覺,就像被一個大號的瓶塞所塞住一般 。

「好了,現在你就試試腰部用力,看看那一個燈會亮吧!」

「好….」

靜香拚命的縮緊肛門,就像憋尿般的努力,可是面前的儀器 紋風不動,一個燈也不亮。

「沒辦法啊!」

靜香大感泄氣的自言自語,沒想到自己用盡了吃奶的氣力,還達不到正常的平均腔壓。

「那….現在來做點不一樣的運動好了。」

女醫生再度搖動搖杆,讓診療椅的上半部向下傾斜,使得靜香腰在上,頭在下的變成倒v字型的姿態。

然後就如同變魔術一般,從它的身體兩側浮出包著人工皮革的操縱杆,就像小船的劃槳一般。

「現在牢牢的抓住這兩個操縱杆,腹部用力將身體上擡。」

這時,腹部一用力,紅燈果然一個亮起。

「啊!亮了….」

「嗯!在骨盤底肌群鍛練時,是不能只做局部的鍛鏈,而是必須全身都動,尤其是腹肌與背肌的部分,現在我們再度做相反的運動,請留意。」

一度被放倒的背部,又再度的緩緩升起,同時放著腳的走台,也升了土來,整個身體就像蝦子般的彎曲著,原來這個診療白也同時,擔任著練習道具中的一種。

在診療台下,有一個小型的馬達,可以讓診療台輕易的變成v字型,或者倒v字型。

「有機械的幫助,身體比較容易彎曲,現在用背與腳頂住台子,用力。」

結果如此一來,紅燈反而滅了。

「你只動到陰道的入口處肌肉而已,這樣不行,再來一次,盡可能的縮緊肛門,就像要把肛門吸進體內一般,用力試試看。」

女醫師將長袍從靜香的身上剝下,讓她全身赤裸。

「不要害羞,我們要做的是比較吃力的運動,呆會一定會滿身大汗,長袍到時反而會成爲累贅。」

又在她右手的手臂上綁上帶子,帶子上有電線與背後的儀器相接。

「現在我還有其他的患者要看,剩下的這三十分鍾,你就一個人呆在這里做做看..沒關系,你放心吧二如果有什麽異常的話,這機器會自動停止的。」

女醫師說完回身走出了房間。

於是靜香便在診療室,百力的重覆劃槳的動作。

不知過了多久,機器終於自動停止了。

就在這時候,鷺沼女醫師就像心電感應似的同時走了進來,不過,這次是從旁邊的側門進來,可能是隔壁還有其他患著吧。

「結束了嗎?那….我們來看看效果如何?」

女醫師拿掉了靜香陰道中的PVB訓練器,再度將腔壓計插入。

「腔壓八米匣,腔溫三十八 五度。果然有效,我看你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每周來做兩次的練習,除此之外,我會給你一本小冊子,好讓你在家也能繼續做肌肉的強化體操。」

靜香從診療台上下來時,腳步有點蹣跚,而且相當的疲憊,下腹也有一點刺痛的感覺。

令靜香大感意外的是,在這個診療室里,竟然附設一個小型的沖澡間,以及乾淨的馬桶,體貼的照顧在這里訓練的人,靜香不禁爲之感動不已。

(只是….這些設備一定耗資不少吧!)

心中不由得浮出了這樣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