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3P經歷-姐妹同床

2016-07-08     WoKao     檢舉     收藏 (17)

古人云:計劃沒有變化快,我怎麼也沒想到這次的十一出行會有這麼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這次十一我和老闆請了4天假,準備去大連玩一玩。上次去還是1年多以前呢。時間很緊,所以我坐1號早上6點的火車。運氣比較好,30號下午買的票竟然還有座。在我之前之後一段時間買的人都沒買到,出行開門紅,感到高興啊。才坐到位置上就發現旁邊的座位上有4個學生。聽他們說話原來是離我工作不遠的師專的學生。裡面有一個女孩子,3個男生。因為女的不漂亮,所以我不感興趣就沒和他們聊天。坐過2個站地後我突然聽到一聲很嗲還有點發顫的聲音:「可找到你們了!!!」

我睜眼一看,我的面前站著一個張的蠻可愛的女生在和那幾個學生說話。終於有個養眼的小女可以欣賞了。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蠻可愛的。豐滿圓潤的身體,大概有35D的豐乳加上她那嗲嗲的聲音,確實很燎人。我就做在那裡開始欣賞起她來。隨著他們的說話我知道了她叫月如,3個男生裡面有一個是她姐夫(寢室大姐的老公),她自己在另一個車廂有點害怕,就跑過來找他們。

隨著她越來越多的語言和動作我發現了一個事情,她和我那個喜歡了9年的女孩除了容貌不一樣外其他的諸如聲音,皮膚,動作,身材,穿著甚至連開心歡笑時那誇張的肢體動作都一模一樣,這讓我越來越喜歡她。他們聊天時總喜歡逗月如,我就時常搭話的幫她,到後來就變成了我們倆和另4個開戰。他們的語言讓我們越來越默契,我們總會不時的相一笑。

這讓他們發現了,調笑著對我們說:「不是一箭鍾情了吧?」我就厚著臉皮說:「我是一箭飛出去了,也不知道人家中箭沒啊!!」月如當時就拿眼睛白我說到:「我可小呢,啥也不懂啥都沒聽到啊。」逗的他們哈哈大笑。

他們在離大連2個站地下了車,這下只剩我們倆個了,我就跑到她對面坐著。也不說話就看她,看的她不好意思了就瞪我:「看啥呀,沒看夠呀?」「沒有,才看了這麼一會那能看夠啊,不看以後就沒機會看美女了。」我如是說。白了我一眼「我可不是美女啊!在說了,離的那麼近,回去了想去就去唄。誰還能攔你嗎?」

我笑嘻嘻說:「那這幾天可夠我受的了,咋辦啊?」說著我就跑她的座和他一起坐著,又捉到她的小手,她掙了幾下也沒掙開,又不好意思讓別人知道看笑話,瞪了我一下,小聲說:「真討厭,快放開。」我笑笑也不吱聲,沒辦法月如只好讓我握著,還說著:「一會就點放開我啊。」

握著她的手我一邊和她聊天一邊輕輕的捏她的手心,氣的她直說,握著也不老實點。2個站地3小時,讓我們互相瞭解了許多,原來我們的性格有那麼多的相像。她這次是去大連看她懷孕5個月的姐姐,她姐夫出國2個月了還沒回來呢,她要去照顧照顧姐姐。

美麗的大連終於到了。我牽著她的手才一出站台就聽到有人喊「月如,這裡!! 月如,這裡!!」我擡眼就看到一個渾身散發著成熟韻味的美艷少婦向我們揮手。一身粉色連衣裙,隆起的腹胸,挽起的長髮,看的我和旁邊那些男人個個眼睛發亮。月如小跑過去,我拿著東西跟在後面。

月如拉著美婦的手搖晃著說:「姐姐你又漂亮嘍!十一放假我來照顧你咯,順便好好的玩一下!嘻嘻!!」「你呀!就知道玩,你是來照顧我的嗎?說的真好聽!!」「你怎麼這麼說人家嘛,真不夠意思!蕭遙,快過來啊!!這是我姐姐,如雪!」「哎,來了」我連忙應到,快速的走到她們身邊。

「姐姐,這是我朋友,蕭遙,他來大連玩,我們一起座車來的。」她不敢說是在火車上認識的,直接就說我是她朋友。「雪姐好,我上大連來走走,一年多沒來了,正好月如也要來,我們就一起了」「嗯,這樣不錯,她自己座車有個人陪伴省的害怕,謝謝你啊!」「你太客氣了,這沒什麼的!既然月如也和你碰面了,那我就先走了,我要先找個旅店住下,有時間在去打擾!」雪姐看了看我「既然一起來玩,那就去我家吧,反正家裡地方也夠,而且就我一個人,你們正好陪陪我。」

有這樣美女天天看著也不錯啊,我心裡這個高興啊,臉上卻一臉難為情的說「謝謝雪姐,真實不好意思啊,打擾你了。」

我們打車,一會就到了雪姐的家裡,雪姐到家就到臥室裡面換衣服去了。雪姐一會就出來了,但是換了一套睡衣,看著若隱若現的身體,我的肉棒就開始膨脹起來,為了不讓雪姐發現,我只好在沙發上坐著把身體縮在一起。雪姐坐到沙發上和我聊天,看著她一張一合的嘴唇我就不由的想像著自己的肉棒被她含著的樣子,肉棒就越發的漲疼。

終於在我要受不了的時候月如出來了,我也顧不上欣賞美女出浴的樣子就急急的跑向浴室。雪姐看到我的樣子突然一楞,然後身後就傳來了她誇張的笑聲和月如的疑問聲。

喘著粗氣,進了浴室我一眼就看到了浴欄裡面月如換下來的衣服。上面應該是月如換下來的棉質的白色小褲褲,一看就知道是小女生穿的。聞著上面的味道我的弟弟終於吐出了滿腔的苦水。我剛出浴室月如就跑進去把小褲褲收到浴欄底下,逗的我哈哈大笑,忍著疼,讓她狠狠的錘了我幾下。結果雪姐對我淡淡的一笑就讓我噶冉而止滿臉通紅。

雪姐讓我在客房休息,才睡了3小時就讓她們把我搞起來去陪她們逛街。還好已經休息好了,要不然我還真擔心我會不會累死。十月的大連氣候宜人,帶著倆個漂亮的美女走在街上真是開心啊。先是家樂福,在是秋林,最後沃爾瑪。在我累倒之前,倆個女人終於停止了瘋狂的逛街行動,帶著一堆的東西回家了。

雪姐一到家就笑著對我說:「為了獎勵你這麼辛苦,做一頓好吃的補償你。」說實話,我對雪姐的廚藝真的保持懷疑態度,但是我可不敢說。半個小時後的我驚訝的看著雪姐做出來的一桌美食,顧不上誇獎就大吃起來。還不錯,蠻好吃的。陪女人逛街,累啊!多吃點補償一下。沒想到雪姐還拿出了一瓶紅酒,對我們說:「我懷孕,就陪你們喝一小口吧,你們自己盡興。」

對紅酒咱還是有一點知識的。我執瓶慢慢的把酒倒入杯中,看了看,色呈石榴紅,酒色不錯。將酒緩緩的「搖醒」,有股淡淡的玫瑰花香味,嗯,這是二年左右的新酒。喝了一小口,入嘴圓潤可口。看著月如和雪姐一臉的驚訝我隨口說到:「不錯,是瓶精美型的紅酒。柔和口味,在國內不會太便宜的。」

雪姐笑著說:「這是你姐夫去年在法國帶回來的,說是別人送的,應該不錯!沒想到蕭遙你還懂這個啊?看你的樣子蠻有水平的啊!」

月如一臉興奮的說: 「也不看看是誰的朋友,當然厲害啦!」「就你行!」雪姐笑著說月如。我說:「就是上網的時候瞎看唄,啥都看一點,記住了就懂了點,沒記住就忘記了!」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我們把這瓶都喝光了。看著她們臉蛋緋紅,水潤的小嘴,丁香小舌不時的還出來舔一舔,我的肉棒就越發的強硬,忍吧。

吃了好久,雪姐妖嬈的走進自己房間。餐桌前就剩我和月如,看著那水亮的嘴唇我在也忍不住了,撲抱著月如吻了起來。開始她還推拒著我,慢慢的開始有了回應,小舌頭調皮的和我糾纏起來,當我們熱吻分開時,唾液就像絲糖一樣連在之間,羞的它把頭扭向一邊。

我嘿嘿一樂,用舌頭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嗯……」她猛的一哆嗦,呻吟了一下。哈哈 ,原來這裡是敏感帶。我抱著她來到沙發上,我用嘴唇夾住的耳垂,輕輕舔它…撕咬…,我輕輕的向她的耳朵裡吹氣,「咯咯…不要…好癢啊!!」我每吹一次她就癢的直往後搖頭。我慢慢的在她後背,臀部撫摸,月如的眼睛一片水汪,像是迷霧充滿了迷濛,彷彿是在期待什麼,又好像在渴望什麼,是那樣的美,看得我有點發慌。

順著月如的眼睛瞧下去,她那挺直而高的鼻子微微的伸張著,紅潤的小嘴,也在微微的輕啟。 我的一隻手在她的背後輕撫,一隻手則隔著T恤,按著她的乳房。而月如經過酒精的催發似乎早己飢渴難奈,熱烈的出乎我的意料,她的鼻孔中傳出了陣陣的熱氣,口中也開始輕輕的哼著:「嗯……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