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

在一次夜襲行動中,激烈的戰火逼的我必須找地方藏身,但也因此錯過和隊員會和的時間,我晚了兩天才回到集合地點,可想而知,隊員已經不在那裡了,我輕聲前進,想找出任何隊員前進方向的線索,隱約中還能聽見遠方的砲火隆隆,但由於身在山谷中,迴音擾亂了聽覺,我在微弱的月光中摸索著,一時間我以為看走眼,一絲反光略過眼角,我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慢慢朝反光方向前進,在一處比人高的草叢中,來到反光處,那是一把刀子,就掛在草叢中間,我撥開草叢,只見一把槍出現在我鼻尖處,瞄準著我的眼睛,當時時間似乎停住一般,我慢慢移開手中的槍,輕輕放到地上,身旁的草叢突然動了動,竟然全是偽裝過的敵方部隊,看來我只能跟他們走了。

他們將我帶到一處軍營,拿走我身上的所有物品,剝光我身上所有衣物,只剩一條內褲,便把我關到廣場上一個只有半人高的狗籠裡,那裡頭空無一物,難不成這段時間吃喝拉撒睡全在這裡解決,正想轉頭找個人理論,人卻全走光了,只留下兩人站在遠遠的營房門口,我無奈地坐著,就這樣沒吃沒喝,曬著太陽,過了一天。

第二天,兩個留著大鬍子的壯漢來到我面前,打開狗籠,粗魯地連踢帶拖將脫水的我架到一間門上寫者「拷問室」的房間裡,一個也是滿臉落腮鬍的壯碩軍官已經在那裡等了,看見牆上各式各樣的刑具,我知道今天將不太好過,那兩個大漢把我綁在一個ㄇ字型的架子上,兩隻腳也綁在腳樁上,讓我呈「大」字形站著,我的心跳加速,準備接受緊接而來的痛苦,那軍官向兩個大漢點頭示意,他們便硬扯下我身上僅存的內褲,讓我全身一絲不掛,紅著臉呆站著。

軍官慢慢走到我面前,隨手點了一根煙,吸了一口便吐在我臉上,我忍不住輕咳幾下,心裡正納悶他想幹嘛,只見他拿起煙,將菸頭慢慢往我乳頭靠近,我下意識的想後退,但繩子讓我動彈不得,菸頭越靠越近,我的乳頭逐漸感到一陣灼熱,我全身緊繃,低吟了幾聲,就當我快失聲大叫時,他終於將菸頭拿開,我全身也漸漸鬆懈下來,不過乳頭仍隱隱作痛,突然間,他抓住我屌,撥開包皮,將菸頭狠很往龜頭上燙去,我忍不住大叫,全身也痙攣起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慢慢將菸頭拿開,我雙腳一軟,沒力地吊在那兒,也顧不了繩子在手腕上摩擦的痛,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勃起,不斷抖著,其中一個大漢拉起我的頭髮,讓我面對著軍官淫笑的臉,我不知道他們想幹嘛,真的不知道。

不一會兒,一個大漢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台儀器,儀器接著四條電線,電線一端是鐵夾子,在軍官的示意之下,他們將夾子分別夾在我兩個乳房、龜頭和睪丸上,這時我的屌已經硬的像根鐵棒了,加上夾子就夾在剛才菸頭燙過的地方,疼的屌不斷抽動,其中一個大漢慢慢轉動儀器上的轉盤,身上的四個點逐漸感到電流流動,原來是電擊器,不過現在發覺已經太晚了,電流逐漸加強,我從低吟再度尖叫起來,乳頭像撕裂一般,龜頭像千萬根針不斷刺痛著,而睪丸也緊縮起來,隱約之間,可以聽到自己因龜頭的疼痛而發出淫蕩的尖叫聲,隨著電流越來越強,漸漸地聽不到尖叫聲了,不過我知道,我仍然在尖叫著。

一陣冰涼從臉上襲來,我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正全身赤裸而且濕透,無力的吊在架子上,慢慢回想也許是十秒鐘前的情況,瞄了一下兩旁,那兩個大漢還站在兩邊,而軍官則站在前面,手上拿著剛潑完水的瓢子,兩個大漢動手把我身上的夾子硬扯下來,由於夾子上的防滑鋸齒,我又痛的叫了幾聲,接著他們搬來另一個ㄇ字型的架子,放在我面前約兩步的距離,將我腳上的繩子解開,繞過另一個架子上一拉,我全身便騰空起來,屁眼也跟著一覽無遺,我終於漸漸瞭解他們想幹嘛了。

一個大漢將我的屌和睪丸往上拉,用繩子綁緊,讓睪丸和屌隔有一段距離,再把剩餘的繩子往下拉,開始在我的屁眼上摩擦,我痛的想彎起腳,但睪丸卻又不斷往下扯,突然間發現自己正發出淫蕩的聲音,我趕緊停止出聲,但繩子一拉卻又忍不住叫了出來,只好任由他們擺布了。

摩擦了好一會兒,我可以確定我的屁眼一定紅的像蘋果一樣了,繩子摩擦的感覺在他們停止後還隱約持續著,我偷偷看一下那三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其他兩人已經脫的一絲不掛了,還沒脫的大漢和另一個接手後,也開始脫了,一時間,整間拷問室站著三個性慾高漲的毛熊,壯碩的身材加上鬍子、體毛,剛才的恐懼一時被春心侵佔。

正當我遐想同時,兩個大漢各拿了一根皮鞭,一個在前面,一個繞到後面,軍官則坐在一旁看著我,說時遲那時快,兩根皮鞭同時落到我的背上和睪丸上,我大叫一聲,還沒回過神,兩鞭又抽了一下,這次其中一鞭則打在屌上,就這樣前一鞭,後一鞭,在我的背上、屌上、睪丸上和屁眼上不斷抽打,我叫的聲嘶力竭,嘴裡忍不住喊著:「不要打了,你們要我說什麼我都招,不要再打了!」沒想到兩人不但沒有停止,還越打越兇,連軍官也加入打屌這一邊,三根鞭子一時間將我的身體布滿邊痕,不知多久,他們停止鞭打,軍官拿了一根警棍,直通通地往我的屁眼桶去,剛才被繩子摩擦後的疼痛加上堅硬的警棍,我覺得我的屁眼幾乎快爆開了,當警棍抽出來時,我的屁眼便開始收縮,緊繃的肌肉也隨著鬆弛下來。

這時軍官又拿了一支細蠟燭,握住我的屌,開始把蠟燭往尿道裡塞去,我痛的大叫,卻又不敢動,深怕他折斷我的屌,他一邊塞,我一邊叫,兩個大漢則開始玩弄我的乳頭,又捏又搓的,軍官把蠟燭插到只剩棉線和一小部分蠟燭漏在外面,便把蠟燭點起火來,蠟油一點一滴慢慢融化,流到龜頭上,灼熱的疼痛讓我的屌軟了下來,但綁住睪丸的繩子又讓它硬起來,我急促的呼吸著,而兩個大漢這時正咬著我的乳頭,想縮起手,卻全身無力,只能以呻吟來抒發痛苦。

軍官看著我,吐了幾口口水在手上,便用手撫摸我的屁眼,同時把口水塗在我的屁眼上,然後他的屌就在我的屁眼四周摩擦著,我可以感覺到他暖暖的屌漸漸變熱、變硬,而蠟油則在搖晃時,濺到我肚臍附近,我悶哼幾聲,接著他的屌便插進我的屁眼,我緊緊夾起屁眼,卻阻止不了他堅硬而潤滑的屌,它滑進滑出,不斷抽送著,而我的屁眼也不自覺的一張一縮,漸漸的我覺得龜頭越來越熱,原來是燭火快燒到底了,我抖了抖,以為這樣可以引起他的注意,非常幸運的,軍官看看我,又看看蠟燭,不過看來他並不想把蠟燭吹熄,我開始緊張了,不斷搖著身體,想把蠟燭弄出來,不過蠟油已經把蠟燭固定在尿道口了,我不斷的搖,而軍官好像也因此越來越興奮,兩個大漢不斷用舌頭舔著我的身體,偶爾會在我的脖子附近相吻,而兩隻手也不忘在我的乳頭上搓揉,就這樣,我大叫著,當燭火燒上我的龜頭時,我幾乎全身沒有一處不在扭動,頓時感到軍官似乎把精液射在我的體內,但我也顧不了那麼多,炙燙的火焰在我的龜頭上搖曳著,我以為我就要這樣死去了,兩個大漢握住我的屌,刷的一下把蠟燭從我的尿道中抽出來,同一時間軍官的屌也抽離我的屁眼,我痛的叫了一聲,不斷喘著氣,全身留著汗水和口水,

感覺有溫溫的精液慢慢滲出,大漢把我的腳放下,再度綁在腳樁上,精液便順著大腿緩緩流下,我則兩腳無力的任由手上的繩子吊著。

兩個大漢一個站前面,一個站我後面,兩面毛茸茸的胸膛緊貼著我的胸和背,而兩根似軟似硬的屌同時在我的屌和屁眼附近摩擦著,四隻手則環繞著我,他們互相擁抱,撫摸著彼此,後面的大漢從我兩腳間用手括起剛才軍官的精液,塗抹在我身上,甚至將手指伸進屁眼裡括,我已經沒力氣再發出任何聲音了,只能任由兩張粗糙的手掌在身上不斷遊移、撫摸,而另一個大漢則拿起一雙軍用靴,將他們綁在我屌上的繩子,然後任由兩隻鞋前後上下擺動著,我的睪丸也隨著擺動,牽動著一聲聲呻吟聲。

之後一人玩弄著我的屌,用雙手在我疼痛的龜頭上「鑽木取火」,而另一人將屌插入已被軍官精液潤滑的屁眼,雙手搓弄著我兩個乳頭,由於剛才我的屌已經受過太多刺激,沒兩三下便想射了,但睪丸被繩子綁的死死的,只流出兩三滴乳白色的精液,玩屌的大漢看了便湊過嘴來,在我的屌上吸著、舔著,後面那位不一會兒也射在我的體內,精液順著大腿流了出來,另一個見了也用手將它們括起來,塗在我身上,然後兩人對調,同樣是一人在後面插我,一人在前面玩屌,不過這次玩屌的大漢解下綁在我睪丸上的繩子,剛才應該已經射出的精液慢慢流出來,他用嘴巴吸著,然後在我全身上下親吻著,把精液弄得我滿身,現在我身上布滿了三個人的精液,他撫摸著我的睪丸,冷不防緊緊一掐,我叫了一聲,他可能覺得好玩,就玩一會兒掐一下,而我也跟著一叫一叫的,而在後面這位毛熊似乎比較持久,久久不射出,軍官在一旁休息夠了,又過來加入戰局,這次他在我的龜頭上不斷的激烈搓揉,本來軟下來的屌被他這麼一搓,又脹紅起來,他拿了一根細鐵棒,將它插進尿道裡,不斷進進出出抽送著,我以為我的屌就這樣要爆掉了,沒想到他將鐵棒一直往裡頭送,直到整根鐵棒插進去只剩一點點頭,又猛然一抽,再插進去,猛然一抽,就這樣前後夾攻,我的身體不斷抖動,不久後面的毛熊又射在我體內,同樣的,其他兩人將他的精液再度塗在我身上,汗水、口水、精液,就在我身上流動著。軍官抽走我尿道裡的鐵棒,擦擦身子,穿好衣服便離開了,臨走前還不忘用鐵棒猛抽一下我的屁股。

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不過我錯了,兩個大漢衣服也不穿,身子也不擦,把桌子搬到我面前,坐下來輪流搓弄著我的屌,當我射在桌上,就又將精液塗在我身上,由另一個人開始搓弄,就這樣一次接一次,偶爾再到後頭插插屁眼,我想他們會不會要我就這樣精盡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