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女師徒風流亂倫篇

2016-06-13     WoKao     檢舉     收藏 (6)

Mr.F笑道︰「Adam年紀已經不小,他老婆居然還是這般年輕貌美。」Mr.C笑道︰「相貌自然不錯,年輕卻不見得了。我瞧早四十齣頭了。Mr.F若是有興,待拿住了Adam,稟明主公,便要了這婆娘如何?」Mr.F道︰「要了這婆娘,那可不敢,拿來玩玩,倒是不妨。」

Daniel大怒,心道︰「無恥狗賊,膽敢辱我師娘,待會一個個教你們不得好死。」聽Mr.F笑得甚是猥褻,忍不住探頭張望,只見這Mr.F伸出手來,在Eve臉頰上擰了一把。Eve無法反抗,一聲也不能出。眾人都是哈哈大笑起來。Mr.C笑道︰「Mr.F這般猴急,你有沒膽子就在這裡玩了這個婆娘?」Daniel怒不可遏,心想這Mr.F倘真對師娘無禮,非要和這些奸人拚個死活。

此時只聽Mr.F一陣淫笑道︰「Mr.C可是當真要小弟獻醜?」Mr.C嘿嘿一笑捉狎道︰「Mr.F又何必客氣,誰人不知你是?你就一展長才讓大夥開開眼界吧!」語畢眾人又是一陣大笑。Mr.F受激之下,不禁色膽橫生,他大步向前來到Eve身前,三把兩把便將Eve剝了個精光,眾人眼前一亮,頓時鴉雀無聲;就連Mr.F也為眼前艷色所迷而愣在當場。

原來Eve雖已年過四十,但面貌與週身肌膚絲毫未隨歲月衰老,反而益發嬌滑柔嫩。只見Eve赤裸的胴體在日光照耀下,是那麼的嫩白光滑;豐滿的雙乳充滿彈性高高聳立,櫻桃般的乳頭顫巍巍的隨著呼吸抖動;圓潤修長的雙腿美好勻稱,呈大字形展開,腿根盡處一叢柔順的陰毛,俯蓋著如水蜜桃般飽滿成熟的陰戶,整個身體曲線是那麼的玲瓏婀娜,那麼的誘惑迷人。

此時Mr.F已按捺不住,他飛快的除去衣褲跪在Eve的雙腿之間,眾人不覺又是一驚。原來Mr.F身形猥瑣又瘦又乾,但胯下之物卻完全不成比例的又粗又長,並且周邊長滿疙瘩,簡直就是一個大號的玉米棒!Eve身不能動,神智卻清醒,又羞又氣之下全身血液加速運行,雪白的肌膚泛起一陣潮紅,反而更形誘人。

Mr.F見Eve杏目圓睜粉臉通紅,不禁得意萬分,他伸出雙手揉搓Eve豐滿的乳房,觸手之下嫩滑無比且充滿彈性,饒是他摧花無數,也不得不承認這是萬中選一的極品。

一旁的Daniel早已無法忍耐,只是苦於體力不足,無法挺身而出,此刻見師娘受辱,義憤填膺之下,突覺氣衝腦門,精力大放,當下大喝一聲衝了出來。但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敵人,激憤之下的一記Sweet Chin Music,竟然踢偏,這麼一著,全身破綻大露,眾人一擁而上,傾刻間就被壓制住了。

眾人由驚而喜不禁大說風涼話。「他媽的!Daniel這小子難道跟他師娘有一手?要不然為什麼自己死氣活樣的,還不要命似的衝出來送死?」「哼!你沒看到他師娘那模樣?那個徒弟能不想她?」眾人七嘴八舌極盡猥褻之能事。

此時Mr.C突然大喝一聲,道︰「各位靜一靜!Mr.F也緩一緩!且聽兄弟說話。」Mr.C頓了頓接著道︰「大夥今個出來就是要幫助主公一統天下,主公對Daniel這小子不太滿意,但公主又傾心於他,為此主公很不高興;如今有個一石二鳥之計,既可讓公主對Daniel死心,又可叫Daniel與Adam生死相搏,如此在主公面前豈不是大功一件。」眾人一聽有理紛詢計將安出?

Mr.F赤著下身,得意的道︰「這還看不透?讓Daniel這小子和他師娘姦上一姦,這Adam戴上綠帽,不殺了這小子還能作人嗎?那公主聽了這事還會要他嗎?」說罷哈哈大笑。

Mr.C聞言也哈哈大笑道︰「Mr.F真是明白人,只是如此Mr.F可犧牲大了,眾家兄弟也看不到Mr.F的摧花雄姿了。」Mr.F心不甘情不願的穿上衣褲,順手又在Eve圓潤的大腿上摸了一把,然後尷尬的乾笑兩聲,開口道︰「我當然是以大局為重,現在廢話少說趕緊讓這倆人姦上一姦!」

Mr.C一改嘻皮笑臉的神態端凝的道︰「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像,此地荒郊野外的並不適當。離此不遠有一處莊園環境幽雅,戒備起來也方便,作這檔子事最是適合。我看先將這倆人移往該處再詳為計較。」

山莊大廳中,諸人必恭必敬的簇擁著主公Charles;只聽得Charles朗聲道︰「此計妙則妙矣,但那Eve與Daniel都是寧死不屈、寧折不彎的臭脾氣,要如何令他二人行那

Daniel看的口乾舌燥,慾念油然而生,不禁回想起了與Eve纏綿悱惻的那段孽緣。原來當日倆人神智清明後,由於淫藥效力已消,因此心中都存有若干羞愧。雖說當時彼此都懷抱自我犧牲的高貴情操,心中並無太大的罪惡感,但對於這種不該得而得的銷魂際遇,卻總覺得違背倫常,是故在道德的束縛下,倆人匆匆話別,未再發生任何違反禮教的事情。如今Eve豐盈美好的裸身再現眼前,不禁又勾起他陣陣遐想︰「如果能再和師娘……那該多好。」

Alice白日裡與Eve裸裎相對一同洗浴,感覺上更形親密,當晚便膩纏著要和Eve同睡。倆人親暱的盡說些有關閨閣風情的私房話,耳鬢廝摩,肌膚相親之下,雖同為女子,但仍不免動情,忍不住便相互撫摸戲謔起來。Alice處子之身未經人事,因此只是在Eve柔軟光滑的肌膚上胡亂撫弄,並未觸及重點;而Eve曾經滄海出手自是不同。

她由Alice柔滑的臀部開始,順著圓潤的大腿向下延伸至膝蓋,復轉至腿彎由大腿內側向上游移,最後手掌停留在陰戶上輕輕揉動起來。Alice只覺全身趐麻騷癢,奇妙舒暢的感覺,由下體逐漸蔓延至全身,她不禁舒服的哼了起來。Eve見狀,進一步含住她嬌嫩的乳房吸吮,並輕舔那椒豆似的奶頭;在雙重刺激下,Alice全身一陣哆嗦,在瞬間到達高潮,並射出了第一股寶貴的處女元精。當時民間傳說處女元精乃大補之物,集固本、培元、美容、養顏各種功效於一身,Eve亦不能免俗而深信不疑。她身子一低,嘴唇湊上Alice的嬌嫩陰戶,香舌捲動,片刻之間,將Alice的下體舔的乾乾淨淨。

這一陣舔弄,又帶給Alice截然不同的快感,那種蟲爬蟻行的騷癢感似乎直透心房,強烈的刺激使她的身體扭轉,並發出暢快的呻吟;Eve此刻也是春心蕩漾,她順勢翻轉身子趴伏在Alice身上繼續舔弄;自己濕漉漉飽滿的陰戶則湊向Alice的臉孔,Alice自然的扶住Eve白嫩嫩的屁股,臉一仰也舔弄起Eve濕潤的陰戶,一會功夫倆人身體均發生輕微的顫抖,嫩白的豐臀也快速的上下聳動……

激情之後,Alice慵懶嬌聲的道︰「師娘!你怎麼弄的?人家舒服的幾乎死了!」

Alice初嘗銷魂滋味,情慾勃發不可遏抑,每晚都纏著Eve取樂;不數日口舌功夫大進,竟將Eve也撩撥的情慾盎然。

Daniel躺臥草地,仰觀天際白雲,耳聽鳥叫蟲鳴,心情覺得無比的輕鬆;此時突聽一陣急遽的腳步聲向此奔來,他起身一看原來是怒氣沖沖的Alice。他心中不僅詫異,Alice近來與師娘相處融洽,每日均是笑逐顏開,就是夜晚也都和師娘一塊睡,還有什麼人能給她氣受?

「Alice,你怎麼了?」Daniel柔聲問道。

Alice圓睜雙目氣鼓鼓的道︰「要問你啊!你和師娘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Daniel一聽此言,頓時神色大變,平日靈活便捷的口才,如今竟是吶吶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中正尋思,到底要如何措辭,只見Alice纖手一擺,高聲道︰「你不用說了!師娘已經告訴我了!」

Daniel一聽更是緊張,臉紅脖子粗的已是滿臉大汗。

Alice見他那狼狽相,不禁「噗嗤」一笑,隨即又板著臉道︰「要我不生氣!原諒你!也可以;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Daniel忙道︰「我答應,別說一件,就是十件我也答應。」

Alice笑道︰「你沒問我什麼事,就答應的那麼快,是不是存心哄我?」

Daniel見Alice面含笑意,不覺也輕鬆起來忙道︰「我的好妹子,我怎麼敢哄你這厲害的小姑娘!」

Alice道︰「既然如此,你附耳過來……」

Daniel聽罷面有難色,結結巴巴的道︰「這……怎麼可以……這……怎麼可以。」

原來昨晚Alice與Eve縱情之餘,聊及洞房花燭夜之諸般趣事,免不了論及男人那話兒的大小,Alice聽得入神不禁自語道︰「不知Daniel那兒有多大?萬一太小,豈不是美中不足……」

Eve順口回道︰「你放心,Daniel那尺寸驚人,定能弄得你欲仙欲死。」

Alice一聽不禁疑心大起,急忙問道︰「師娘,你怎麼知道?難道你看過?」

Eve自知失言,一時之間臉紅過耳,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Alice見狀,頓時醋勁大發妒火中燒,激動之下不禁嗚咽淚流,她抽搐的道︰「師娘!你……你和Daniel……到底……到底……作了什麼?……」

Eve見Alice梨花帶雨,真是又憐又愛;但另一方面,自己心中也是又羞又愧,於是將當日情形一一告知Alice。Alice聽罷心中釋然,但見Eve趐胸似雪,胴體如玉,渾身充滿成熟的誘人風韻,不禁又暗暗擔心︰「對Daniel而言,師娘恐怕較自己還更具吸引力……」

但她心胸本就豁達,加以兩人又都是她的最愛,因此心中經過一陣矛盾掙扎後,便也坦然。她好奇心又起,不禁又問道︰「師娘!你還想不想和Daniel……那個?」

Eve心情方稍為平復,聽她又問出這個問題,不覺心慌意亂的道︰「你這丫頭!師娘怎麼會……哎呀!不跟你說了!」

Alice見她俏臉飛紅,欲言又止的模樣,不禁靈機一動,計上心頭。她心想,如能讓師娘和Daniel再續前緣,豈不是美事一樁?

Daniel心中思潮洶湧,亂七八糟的各種想法,簡直擠爆他的腦袋,他踱來踱去不知如何是好。

此時「颼」的一聲,Alice竄了進來,急急的道︰「好了!你進去吧!」

Daniel望著Alice,吞吞吐吐的道︰「這……這樣行嗎!師娘……她……難道答應?」

Alice臉一板道︰「當然答應了,要不然我怎麼敢要你去?不過師娘怕羞,不會理你的,你自個進去,服侍師娘就是了。」話說完見Daniel仍是猶豫不決,不禁使力推了一把,佯怒道︰「你再不去!我可跟你沒完!」

其實此事Eve壓根兒不知,更別說答應了;方才Alice在她身上廝纏,趁她動情之時,給了她一記Oklahoma Slam,登時將她摔得不易動彈,並對她說︰「師娘,待會Daniel會進來服侍您……」

她一聽之下驚駭莫名,但又動彈不得。此刻她赤裸裸的躺臥床上,心中直是又驚又喜,又羞又急。她不由得想到︰「難道Daniel真的會進來……」頓時之間,只覺心中一蕩下體騷癢,泊泊的淫水再度滲了出來。

Daniel進入屋內,只見紅燭高燒,燈火通明,俏麗的師娘竟赤裸裸的躺臥在床上;她兩眼緊閉,面帶春色,雪白的肌膚在燈火照耀下,真是說不出的嬌媚動人。Daniel輕呼了聲「師娘」。Eve似有所感,身軀微微顫動了一下,但並未開口回答,只是眉頭輕蹙,臉色更紅,週身也逐漸泛起一股淡淡的粉嫩光彩,使得原本光滑潔淨的豐腴胴體,更形誘惑迷人。

Daniel心中不由想到︰「難道真如Alice所說,師娘答應了,只因怕羞所以不理我?」

他誠惶誠恐的除去身上衣褲,戰戰兢兢的跪在床前,雙手顫抖的伸向Eve白嫩的玉足,準備享受這意想不到,又莫名其妙的曠世艷福。而身不能動的Eve,也只能懷著複雜矛盾的心情,靜靜等待愛徒的入侵。

Eve的腳掌軟滑如棉,腳趾纖細密合,根根就如臥蠶一般嫩白光滑,Daniel一觸之下,愛不釋手,忍不住將臉貼上去又嗅又舔,最後乾脆含入嘴中,一根根的吸吮了起來。Eve身不能動,心卻明白,全身感覺異發敏銳,在Daniel嘴吮、舌舔、鼻觸之下,那股子搔癢直透肌膚深層,並由足趾向上漫延全身。那種說不出的感覺,竟牽引得下陰深處肌肉,起了陣陣的痙攣。

Daniel此時,將Eve白玉似的大腿架在肩膀上,Eve誘人的陰戶,也清清楚楚的貼近眼前;只見那迷人的方寸之地,此刻恰像雨後的森林,到處沾滿晶瑩的水珠,鮮嫩的肉穴,尚不斷滲出可口的山泉。Daniel一見之下,慾火勃發,湊上嘴去就是一陣狂吮亂舔,直舔得Eve嬌喘不斷、呻吟連連,慾火焚身、不可遏抑。Eve不禁在心中暗罵︰「你這傻小子!還磨蹭什麼?快上來啊!」

Daniel像是聽到了她的心語,站起身來扛著她那嫩白的大腿,腰一扭、臀一挺,只聽「噗嗤」一聲,那根熱騰騰、硬梆梆、又粗又大的寶貝,已盡根沒入Eve那極度空虛,期待已久的濕滑嫩穴。Eve連日來和Alice假鳳虛凰的取樂,雖可疏解欲情,但功效僅止於潤喉,並不能真正解渴。此刻Daniel生機蓬勃,充滿活力的一插,頓時使她有如枯井生泉,草木逢春一般的酣暢愉快。

伏在窗外的Alice,這時看得血脈賁張,慾念勃發;Daniel的粗大雄壯,使她觸目驚心,但Eve概然受之,甘之如飴的舒爽媚態,卻更加刺激她的欲情。

Alice只見Eve杏眼含春,檀口輕啟,喉間發出愉悅的呻吟;雪白的大腿,不停的開開合合搖擺晃動,豐聳的臀部柔嫩的下體,也不斷向上挺聳,迎合Daniel的抽插。Alice看的口乾舌燥,淫水直流,不自覺的將手伸往下體撫弄了起來。

此時只見Daniel加快速度,狠狠的抽插了起來,而Eve修長圓潤的雙腿也越翹越高,五根足趾也緊緊併攏蜷曲,就如僵了一般。一會兒功夫,Eve全身顫慄,朝天的雙腿也越伸越直,Daniel識趣的伏身親吻Eve嫩白的雙乳,Eve雪白的大腿猛然向上一蹬,口中發出一股悠悠蕩蕩,蠱惑媚人的愉悅呻吟,既而,一切歸於靜止,那高翹的雙腿,也緩緩的放了下來。

此時,Alice只覺下體盡濕,兩腿發軟,不由得坐了下來。

Alice癱軟在地,正回想屋內驚心動魄的激情畫面。突然窗戶一開,Daniel竟隔窗將她提進屋內;她尚未回過神來,已被放躺在床上。只見赤裸身軀,滿含春意的Eve,正笑吟吟的望著她。但可怕的是赤裸裸的Daniel,他那胯下之物已雄赳赳、氣昂昂的聳立在她眼前,並且一顫一顫的,就像是在和她打招呼一般。

她頭腦是清醒的,但意識似乎是模糊的,不知何時,她已全身赤裸的仰臥在床。而此刻Eve正溫柔的舔吮,她那小而堅實的乳房;Daniel則在她的下體,用口舌辛勤的耕耘。她只覺得全身癱軟,一片趐麻,無邊無際的暢快感川流不息的遊走全身,時間好像完全靜止了下來。

Daniel見Alice的雪白下體已濕潤滑溜,鮮嫩的小穴也嗡然開合,顯是欲情已熾,便扶住陽具緩緩的在肉縫中上下磨擦。Alice此時只覺一根火熱的棒槌侵入下身門戶,游移之間似乎有破門而入的趨勢,不禁內心惶恐,但卻又有一股深沉的期待,似乎盼望著肉棒的侵入,以填補那原始的空虛。

突如其來的劇烈疼痛使Alice「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那種火辣辣的撕裂感穿透整個下體,感覺上似乎整個人都被劈成了兩半。Daniel此時停止動作,溫柔的親吻她的香唇,Alice只覺體內火熱的肉棒,不停的膨脹顫動,疼痛感逐漸消失,代之而來的是一股趐趐、麻麻、癢癢、酸酸夾雜著舒服與痛苦的奇妙感覺。

Daniel見Alice緊蹙的眉頭已然開展,面部也呈現出一股恍惚迷離的媚態,於是便緩緩的抽動起來,Alice立刻感受到截然不同的奇妙律動,說不出的舒爽,隨著抽插的陽具一波波的進入體內,她不由自主的哼出聲來,並扭轉纖腰,挺起嫩白緊繃的豐臀,迎合著Daniel。當熾熱的陽精噴灑衝擊她的花心之後,那股飄飄欲仙的歡暢滋味,竟使她當場舒服的暈了過去。

此後數天,三人幾乎日以繼夜,沉醉在肉慾的歡愉中。Alice由青澀的少女,轉變為美艷的少婦;Eve也徹底的填補了過去二十年來獨守空閨的空虛寂寞;至於Daniel更是左右逢源得其所哉,Alice的青春活力,Eve的成熟風韻,在在均勾起他無邊的慾念。

這天Eve與Alice相偕至瀑布戲水,Daniel樂得清閒,便下山找地方喝酒,三人居處頓時空無一人。此時突然一條人影竄入Eve臥房,只見他翻箱倒篋的搜尋,而後又仔細的將諸物還原,銀兩手飾都不要,獨獨取了一件Eve穿過未洗,尚餘體味的淡紅肚兜。只見他喜形於色,將肚兜放置鼻前猛嗅一陣,喃喃自語的道︰「嗯!這娘們的味道可真不錯!」

這人取了肚兜,循原路飛奔而去,日光下只見他身軀瘦小,長相猥瑣,赫然便是那嗜色如命的Mr.F。說起來諷刺,這Mr.F的一條命,竟可說是Eve救的。原來那日Mr.F身受重傷,雖未當場斃命,卻也危險萬分;只因他心中念念不忘,想要姦淫Eve;也就因為這股堅強信念,激發生命中的潛力,竟然使得他度過危險,撿回一條老命。

他傷癒之後,全副心力都投注在「如何姦淫Eve」之上。第一個步驟就是掌握Eve的行蹤,熟悉Eve的居住環境。經過半年多的觀察窺探,他已熟悉萬分,瞭若指掌,正準備展開行動,卻逢Daniel及Alice的來訪。這不僅打亂了他的計劃,也使他預計的行動落空。不過三人之間的淫慾姦情,落入了他的眼中,卻也使他靈機一動,想出絕妙好計。

Daniel和Alice來到已有月餘,二人於是拜別Eve回家。Eve的生活頓時也由絢爛復歸於平淡。相對於Mr.F而言,那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他心中不由暗道︰「皇天不負苦心人,機會終於來了」。

Eve練完武後,沐浴更衣,躺臥床上,一時之間難以入眠,便點起床頭油燈,翻看唐詩;看了一會,突感全身燥熱,下體奇癢,心中竟然慾念叢生;她不禁大為詫異,跟著發現渾身無力,不覺有點驚慌。她心中暗道︰「怎麼感覺起來,和上回落入奸賊手中一般?難道有漏網餘孽暗算於我?」

她想的沒錯,這正是Mr.F的得意傑作。原來Mr.F窺探多時,偷空趁虛而入,在她床頭油燈裡,下了欲心散及化功散。只要一點油燈,藥力便自然發散,並且無色無味,端的厲害無比。這各藥均分丸、散、香、膏,在運用上則分服食、嗅聞、觸體、強進等不同方法,此次Mr.F用的是嗅聞之法。

Eve心想,敵暗我明於我不利,於是伸手熄了油燈。誰知如此一來,正合Mr.F之意;他趁黑穿窗而入,一舉手,便打倒了渾身無力的Eve;隨即,取出一塊黑布, 住Eve雙眼。

Eve此時功力全失,眼睛又被蒙住,心中實是惶恐萬分,但仍強作鎮靜,厲聲喝道︰「什麼人?竟使卑劣手段擾我!」只聽一個熟悉親切的聲音答道︰「師娘,莫慌,是我。」

Eve心情大定,如釋重負的道︰「Daniel!你搞什麼鬼?還不快將師娘穴道解開。」Daniel低聲道︰「師娘,解開穴道可就沒趣了,我這還要將師娘綁起來哩!」

Eve心想︰「Daniel不知又有什麼新花樣,這麼大了,還是老沒正經!」Eve可萬萬沒想到,她口中的Daniel竟是Mr.F。

原來這Mr.F有項絕技,就是善於模仿他人口氣腔調,只要話聲入耳,他立即便能依樣模仿,並且男女皆宜,唯妙唯肖。他暗中窺探Eve甚久,對於Daniel的聲音腔調已甚為熟悉,如今一試之下,果然連Eve都被瞞過。他處心積慮欲姦淫Eve,謀略愈深,思慮愈周。他想︰「如若用強,定然不美,最好讓她心甘情願;如何使她心甘情願?莫若假扮她的小情人Daniel;但聲音可仿,容貌身材則不能,因此必需遮掩Eve雙眼,使其不能視物。」

他的謀略既周詳又嚴密,此刻Eve果然一步步的進入了他預設的圈套。

Mr.F除去Eve身上衣衫,取繩子將Eve雙手縛在兩邊床柱上,雙腿卻未綁住;這正是Mr.F高明的地方。要知縛住雙手有固定之功效,如若雙腿也一塊縛住,則身體整個平貼床上,如此只能攻擊正面,樂趣將大為降低。如今雙腿不縛,則要抬就抬,要挪就挪,前後左右,皆可隨心所欲的任意觸摸玩弄。

Eve此時除了蒙眼黑布外,已是身無寸縷,她赤裸裸的胴體,再一次的呈現在Mr.F的眼前,Mr.F看得兩眼發直,口水直流,心中不由暗道︰「他奶奶的!老夫玩了一輩子女人,可真算是白玩了!竟然沒一個比得上這婆娘……可也真邪門!這婆娘怎麼愈看愈年輕,難道她會採補大法?……」

他心中胡思亂想,眼睛可沒閒著,他仔仔細細,一寸一寸的品評欣賞,Eve那經過Daniel辛勤耕耘後,益增嬌媚的誘人胴體。

只見Eve那赤裸的身軀,圓潤光滑,晶瑩剔透;原本雪白的肌膚,如今白裡透紅,煥發出一種聖潔媚艷的眩目光彩。此外,隱約可見的嫩穴、修長勻稱的玉腿、渾圓挺聳的豐臀、飽滿鮮嫩的雙乳、纖細嫩白的腳趾,在在都激發Mr.F對Eve的強烈佔有慾。Eve那種驚心動魄的美感,使得下流齷齪的Mr.F,不禁產生自慚形穢的感覺。

Mr.F除去衣褲,跪在Eve的雙腿之間,像朝聖一般的捧起Eve的纖纖玉足;他先放在鼻端狂嗅一陣,而後伸出長舌舔了起來。

Eve身不能動,眼不能看,只覺得癢澈心肺,但卻另有一種奇異微妙的快感。她心中不由暗想︰「Daniel怎麼老是喜歡舔我的腳,難道我的腳真有什麼好味道?」

Mr.F愈舔愈有勁,忍不住將嫩白的腳趾含入口中吸唆。他宿願即將得償,興奮得幾乎流下淚來,身份、地位的懸殊,激發他內心潛藏的禁忌欲情。此刻Eve正赤裸裸的仰臥在他眼前,任他隨心所欲的擺布。這種居高臨下的支配感,配合上期待已久,即將來臨的凌虐姦淫,怎不叫他肉棒挺硬,情慾沸騰?

Mr.F在腳趾上作完了功夫,便順著小腿內側緩緩向上舔唆,Eve身不能動,眼不能視,癢的直如萬蟻鑽心,全身不禁起了一片雞皮疙瘩;而眼不能視,更使她產生一種茫然的未知感,種種感覺加在一起,竟使她產生前所未有的飢渴需求。她顫聲道︰「Daniel!師娘受不了了!不要舔了!快上來吧!」。

Mr.F聽到她欲情難耐,呢喃淫糜的傾訴,不禁心癢難耐;但畢生難得的機會,可不能隨隨便便的就輕易浪擲。因此仍好整以暇,按部就班的,繼續舔唆Eve春潮氾濫的濕潤陰戶。他的舌頭堪稱一絕,又長又靈活,舔、刷、鑽、探、吮均各具其功,頓時將平日端莊高雅的Eve,弄得呻吟不斷,嬌喘連連,瞬間已是二度高潮。

Eve情慾激盪之下,渾身亂顫,大口喘氣,兩個飽滿白嫩的奶子,也隨著呼吸抖動搖晃。Mr.F一見之下立即轉而攻之。他伸手握住那兩團嫩肉,觸手之下,棉軟滑溜,韌性十足,就像是要將手指彈開一般;他心中不覺暗讚︰果然是人間極品,曠世難求。

揉捏搓弄了一會後,他開始施展嘴上功夫;只見他長舌一捲,略過嫩白的豐乳,環繞那粉紅色的乳暈,便刷了起來,舌尖轉來轉去,就是不觸及那櫻桃般的乳頭,撩撥的Eve慾火焚身,不知如何是好,竟嗚咽的啜泣了起來;她口中充滿哀怨的道︰「Daniel!師娘實在受不了了,你快一點上來吧!」

Mr.F見時機成熟,自己也實在耐不住了,於是托起Eve雪白的大腿,準備澈底的攻堅。他跪在Eve兩腿之間,胯下昂然挺起之物,粗黑巨大;像是玉米棒,又像是個熟透泛黑的苦瓜。他扶住滿是疙瘩的陽具,緩緩插入Eve期待已久的濕滑嫩穴。

Eve既受淫藥誘發,又被他挑逗良久,飢渴空虛已瀕臨崩潰,如今經他一插,那真是暢快無限,極樂無邊。她「啊」的一聲長歎,白嫩的大腿竟高舉過頭,夾住了Mr.F的脖子。

猛烈的抽插開始進行,Eve只覺粗大的陽具像根火熱的鐵棒,不斷撞擊她花心深處,棒上隆起的無數疙瘩,更不停磨擦她嬌嫩的肉璧,那種舒爽,簡直無法言喻。她瘋狂的扭動腰肢,挺聳豐臀,意圖攫取更大的快感;但腦際靈明一閃之時,又隱隱覺得「Daniel今個似乎有所不同」,不過銷魂蝕骨的肉慾快感,已蒙蔽她的理智,使她根本無法仔細思考;此刻,她已完全沈沒在,波濤洶湧的情慾浪潮中。

排山倒海的欲焰狂潮,一波波的衝擊著二人,持續不斷的抽插反覆的進行,此時Mr.F趴伏在Eve碩大白嫩的臀部之前,舔吮他垂涎已久的水漩菊花穴。花瓣不停的收縮旋轉,飄散出一股濃郁的雌性香味,也激起Mr.F殘存的精力,他奮身而上,將陽具挺進平生僅見的極品花穴中,Eve立即搖擺豐滿渾圓的臀部,激烈的回應。那股浪勁,Mr.F真是從所未見,Eve的搖擺不但是臀動腰動,就連整個身軀都跟著動;她不僅是左右動上下動,而是上下左右一起動,並且還轉圈子動。陣陣的瘋狂搖晃擺動,對Mr.F而言,可真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

一圈圈的肉箍不斷收縮,磨擦著粗大陽具上的肉疙瘩,Mr.F只覺得一陣要命的暢快與趐麻,而後突然就尾椎一麻,精關不固,竟狂洩不止。他知道情況嚴重,大驚之下,立即指掐人中,拔出陽具,但已是心虛腳軟,頭暈眼花。他情知不妙,急忙起身著衣,而後倉皇奔往藏身之地,欲待服食救命靈丹。誰知體力耗盡,夜黑路滑,一失足竟跌落山谷,成為谷中餓狼口內的佳餚。

Eve連番激戰之後,只覺全身酣爽暢快,化功散的藥力已消,下體前後兩穴肉璧,仍緩緩收縮蠕動,高潮快感餘韻仍一波波的湧上來,只是其勢漸緩,逐漸消退。

她待了一會,不見Daniel替它解縛,便運力兩臂一縮,繩索立斷。她取下蒙眼黑布,起身著衣,見床單盡濕,不禁羞澀一笑。心中暗想︰「Daniel這孩子也真是的,分別才十來天就偷溜回來,還弄出這些個怪花樣;唉!也難為他了,弄得還真舒服!只是也不打聲招呼,人又溜了,唉!未免也太不像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