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最愛--淫奴敏儀

2017-02-07     WoKao     檢舉     收藏 (49)

經過一天的苦讀,我拖著這副倦容滿面的驅體回家,無精打采。

「喀」我轉動門把。「Surprise!」是敏儀!她比我少一年,沒有什麼補課修習,天天都能早我一個小時回家。她這一聲大叫,卻嚇得我不知所措,然後慢慢的關上了門,上前一個箭步,一把抱緊了我。我也對她的熱情如火作出回應,暴力地搓揉著她豐滿的乳房。

敏儀反被我的進攻嚇了一跳,不停的掙扎推開了我,叫著:「不……不要在這裡」敏儀不停地往後退,終於被身後的桌子抵住了。我把書包拋開,把它扔到了旁邊,然後伸手握住敏儀右邊的乳房,雖然隔著制服和胸罩,但那柔軟的感覺仍是那樣直接。「不……不要……放開我……呀……噢……不要……不……」敏儀哀號著,身子不由得向後仰,我順勢用右手抱住她的大腿,把她抱起,再放到了沙發上仰躺著。敏儀在驚悸中急忙試圖坐起,我把她按了回去,左手繼續隔著衣服揉捏著豐滿的乳房,右手則撫摸著裙下的大腿。此時,我心裡悸動不已,下體也已膨脹起來。

「啊!住手……救命啊!呀……噢……你……不要……不……你不可以這樣做!」

我移開大腿上的右手,伸到了敏儀的胸前,雙手用力把制服撕開,鈕扣一顆一顆地飛出,敏儀的胸罩露了出來,胸罩下面挺拔的乳房因為敏儀的掙扎而晃動著。我用手插進罩杯往兩邊一拉,一對秀美的乳房掙脫束縛跳了出來,在下方的罩杯和吊帶的緊繃下更加撩人。我立刻握住這美麗的乳房,俯下身去用嘴含住右邊粉紅色的乳頭。「啊……呀……!」敏儀的眉頭往上一揚,身體微微顫了顫,「求求你不要……她們馬上會回來的!」敏儀哀求的說。我對她說:「不行!看到你這麽性感的身體,我的雞巴已經硬起來了。」

我的舌頭不停地挑逗著乳頭,敏儀的全身猛然一熱,一股電流立刻傳遍身體的各個部位,令自己的反抗越來越弱。眼看著敏儀的襯衣被拉到手臂上,圓潤而又細致的肩頭和飽滿的玉乳在我的玩弄下份外迷人,只覺得下體漸漸緊繃起來。我發現自己舌頭下的小乳頭漸漸立了起來,嘴角不由露出一絲淫笑,我順著敏儀的胸部往平坦的小腹部舔吻下去,雙手同時拉住校裙的裙襬往上一掀,映入眼簾的是敏儀的絲質三角褲,又緊又小的絲帛下,隱隱約約可以看見隆起的陰阜上那一團黑色。

我分開了敏儀的大腿,清晰地看到三角褲的中央有一片明顯的濕痕,將一條肉縫的輪廓勾勒出來。「敏儀,濕了耶!那我可要嘗嘗了。」我的嘴唇貼上了那迷人的地方,一股美妙的女人體香夾雜著酸酸的味道湧了上來,敏儀的蜜汁立刻浸透薄薄的絲綢流入我的嘴裡。

「呀……不要……那裡……不要……不……!不要!那裡不可以!」敏儀夾緊雙腿,可是在這之前,我的舌頭早已經滑入敏儀的淫穴里了。敏儀試圖用手推開我的頭,但是當我的舌頭隔著內褲靈巧地舔弄著肉縫時,她的手竟然越來越無力,只感覺心頭一陣狂跳,體內深處有一股難以名狀的熱流無法阻止地往外奔湧。「呀……!」敏儀的頭不停地晃動著,一抹紅暈漸漸露上面頰,慌亂中她把右手伸到自己嘴裡咬住四個指間,左手緊緊抓著桌子的邊緣,「啊……噢……啊……呀……!」敏儀的呻吟撩動著房間里的我,在這淫靡的場景下心跳不已。

此時,敏儀的絲質三角褲在不斷湧出的淫液的浸濡下已經濕了一大片,變得越發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美妙的部位。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膨脹的下體,我急速地解開腰帶,脫下牛仔褲和內褲,那昂首挺立的陰莖像一門進入待發狀態的火炮指向敏儀淫靡的胯間。

「我會給你買一件更性感的!」我把右手插到敏儀右邊腰間三角褲里,抓住花邊松緊帶:「我喜歡這樣……!」「呀!不要……」「嘶拉!」一聲清脆的破裂聲,敏儀只覺下體一涼,三角褲從右邊被撕裂飛向左邊的大腿,遮住羞處的絲帛離開了胯間,上面殘留的稠密淫液與陰部拉出一道絲線然後斷開。

我拉住三角褲的殘餘部份往下一拉,破碎的三角褲順著左大腿滑到了左腳踝上,敏儀赤裸的陰部暴露在我的面前,不太密但也不稀少的陰毛微微向上聳起,隆起的陰阜下,鮮紅的肉縫被湧出的淫液浸潤得份外迷人。

我上前摟起敏儀白晰的大腿往上提了一下,把她往自己面前拉了一點,用陰莖在肉縫上輕輕地摩娑著,我扶正自己的陰莖,碩大的龜頭已經抵在敏儀的肉縫處,我抱住敏儀的美臀控制住力量慢慢收緊自己臀部的肌肉,龜頭把肉縫緩緩擠向兩邊侵入了敏儀的身體!

「咿……咿呀!……痛!……」

我感到敏儀的陰道內有一層粘膜阻住了龜頭的前進,不由的立刻亢奮起來,(敏儀……還是處女!)我立刻用力把陰莖往敏儀濕熱的陰道內猛地一送……「咿啊呀!!……」敏儀發出一聲長長的悲鳴,只見她的下巴往空中一仰,緊閉的雙眸猛然睜開,彎曲著的美腿因為疼痛往空中一蹬,原本掛在腳踝上的三角褲順勢飛了出去。

此時,我並沒有急著抽送,我要好好感受一下被敏儀的窄小陰道緊緊包住的感覺,同時,我也在給敏儀適應的時間。幾秒後,我拔出粗長的陰莖,只見一抹血絲伴隨著淫液被帶了出來。(敏儀的處女時代結束了!)我再次用力往前一送,然後狠狠地開始抽送起來。

「咿……呀……噢……噢……啊……呀……呀……啊……招志……不……呀……不行……啊……!我……不……不行……了……咿……呀……!」

隨著我的抽送,我的睪丸也不停地撞擊著敏儀的美臀,敏儀的身體也應著我的抽送晃動著,一對乳房像鍾擺一樣來回搖擺,她的雙手緊攥著腦後的桌沿,雙眸微閉,眉頭緊皺,朱唇輕啟,自喉中擠出讓人銷魂的呻吟聲。下體不斷湧出的淫液把她和我的陰毛都弄得一片潮濕。粗大的陰莖與緊窄的陰道壁之間的劇烈磨擦刺激著二人體內的潛在淫慾……

此時,敏儀的意識已經完全被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吞沒,她已忘記自己正是被房東壓在身下強奸,只是隨著我的沖擊忘我地嬌喘著。一根熱燙的肉棒在自己的陰道里做作激烈的活塞運動,像是飛速運轉的機器般沖擊著她的性器,敏儀的原始本能被喚醒了。

突然,她明眸一睜,頭再次往後一仰,腰部本能地往上一挺,只感覺全身像要虛脫似的痙攣了幾下,從喉中發出一聲哀號:「咿……呀……!」體內深處有一股激流猛烈地噴灑出去……我的龜頭感受到一股暖熱的甘霖,我知道敏儀已經高潮了,敏儀的身體向後仰,強烈的高潮,使已經擡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體一陣顫抖後,跌落在地上,雪白的臉變成紅潤,下體微微顫抖。

聽到敏儀如泣如訴淫蕩的哼聲,我感到強烈的興奮,「噢噢噢……噢噢噢噢……啊……!」敏儀正在我的強奸下啜泣。於是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性技巧都發揮在敏儀的身上,我反復地用肉棒進行三淺一深,插入後改變肉棒的角度旋轉,同時用手指捏弄勃起的乳頭。敏儀的淫穴里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壁緊縮地纏住肉棒。

我讓敏儀躺在我的身上,不斷地將屁股上下擡動,汗珠從她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溝上,肉棒和淫穴的結合位置發出摩擦的水聲,豐滿的乳房不停的搖動,原來窄小的陰道慢慢鬆弛,分泌出更多淫水的肉壁包圍肉棒。

我看著敏儀的臉,雖然是被強奸,但還是可以看出來敏儀滿足的淫蕩表情,看敏儀自主的搖動屁股套著肉棒,有時當肉棒完全插入她淫穴時,敏儀還會轉動屁股讓肉棒在淫穴里磨著,就產生極大的興奮。我強忍著射精的沖動,就這樣一來一往地抽插著,又讓敏儀坐在我的腰上,頭向後仰,屁股也不斷地擡上擡下。我也開始做猛烈的抽插,敏儀露出忘我的表情,搖頭時黑發隨著飛舞,雙手抓住我屈起的雙腿,指間陷入肉內。我每一次深深插入時,敏儀美麗的雙乳就跟著搖動,汗珠也隨著飛散。

我抽插的速度加快,經過最後猛烈插入後,敏儀陰道里的嫩肉又開始痙孿,「不要了……我不行了……!」同時身體就像斷了線的木偶向前倒下。

這時候敏儀的身體留下強烈余韻,全身微微顫抖,可是身體無法就離開男人的身體,於是我不失時機地用力插向她的體內最深處,將蓄勢已久的精液猛烈射向敏儀的子宮,敏儀感到滾燙的液體打在自己的子宮內壁……

休息了一會,我看了看一旁的敏儀,只見她還昏昏沈沈地躺在地上,我搖搖頭,走過去抱起敏儀,微笑道:「敏儀,你要再上場了。」說著我蹲下身抱起了她,然後站起來,走向我的臥室。

我抱住她的纖腰將敏儀放下來,看著全裸的敏儀,心裡不住狂跳,下身的陰莖又緩緩地立了起來。我騰出一隻手從身後抱住敏儀的大腿,然後像抱小孩似的抱住另一隻,讓敏儀的背倚在自己胸前。

「快樂的時間到了,敏儀,我們再來一次吧!」我將敏儀的雙腿分開,讓她的私處對著我的龜頭,猛地向前一挺,陰莖便整根地吞沒在敏儀緊窄的陰道內,「啊……!」敏儀同時發出了呻吟。

我又將敏儀提了起來,然後又放下,隨著我的動作,敏儀的身體在我的身上起起伏伏,淫液順著我的陰莖往下流,很快就把二人的陰毛弄得一塌糊塗,我適時地把敏儀的身體往前一送,敏儀的身體往前一傾,她的手便本能地撐在我的肩旁。她的身體已經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而我也在不停地向上送著腰身,我的神智此時已經越來越迷茫,喘息聲也漸漸粗重,我伸出手握住敏儀晃動的乳房,用力地揉捏著。我感覺自己又有些反應了,我站在敏儀的頭上方跪了下來,那巨大的肉棒在她臉上不停的晃呀晃。

我抓住敏儀的秀發,讓她那美麗的臉仰了起來。她睜開迷濛的眼睛,我用暴力把敏儀掙扎的頭轉過來,讓她那可愛的小嘴壓在他的肉棒上。敏儀為自己不幸命運感歎,因為沒有能力拒絕我的威迫,傷心的流下眼淚。

在這剎那間,敏儀聞到一股魚腥的味道,她忍不住把臉轉開,「呀……!」敏儀嚇得尖叫一聲,當她明白過來時,我已經抓住她張口的一剎將陰莖送進了她的小嘴裡,我堅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嚨深處,立刻引起敏儀的嘔吐感:「嗯……唔……唔……唔……!」我的陰莖在敏儀的口腔中肆虐著,每次都插到她的喉頭才收回來,敏儀只覺得口中有一股強烈的酸澀味道,有我肉棒上殘留的自己的淫液、血漬、還有我的精液。

而我的抽送也不斷加速,令敏儀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每次插到底時自己的睪丸撞擊到敏儀的下頜和敏儀的嘴唇觸到陰莖根部的快感都令我異常興奮。我用力把敏儀的頭往自己的陰莖按,漸漸地我露出一絲淫笑,此時的我已經快把持不住,我突然捏緊手中的乳房,猛地把腰一挺,向敏儀的口內猛烈噴射著濃精。

一股白色的粘液向自己的口中噴了出來,「嗯哼……!」敏儀只感覺到一股股滾燙的液體不停地噴灑在自己口中。我把敏儀從身上拉到一邊,將她的校服襯衣拉下,從背面解開胸罩背扣,揭罩杯從她的頭上繞過,胸罩肩帶順著兩臂滑到手腕上。「你……你……又想要做什麽?敏儀怔怔地問。我一面用胸罩捆著她的手腕一面說:「你待會兒就會明白了!」捆好敏儀的手,我再次來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秀發使敏儀的臉盡量後仰,然後把自己還未完全軟下的陰莖在敏儀臉上來回磨擦,不一會兒就讓陰莖上塗了一層精液。敏儀不明白我的意圖,只能呆呆地任我擺弄。

我又走到敏儀身後,我把敏儀推倒俯臥在地上,掀開它的校裙,讓敏儀圓潤的臀部對著自己。「喔……!好美的風景!」我感歎道。只見敏儀的肉縫上一片濕漉,肉縫的上面有另一個菊狀的肉洞,我伸出手在敏儀的肉縫上撈了一把,一股混合的液體便流到了我的手上。

「嗯啊……你……干什麽?」我淫笑著將手中的液體往敏儀的小穴里一抹,「呀!!……你……」敏儀眼睛一睜,立刻明白了我要從後面再干她一次。「不……要……不要!……不要……!」敏儀哭喊著,試圖掙扎,但手被自己的蕾絲胸罩緊緊縛住,一切是那麽徒勞。

我扶正敏儀的玉臀,扶正龜頭抵在陰戶的口上,用力一挺腰,「呀……!」敏儀感到自己的小穴似乎要被劈成兩半似的,劇烈的疼痛使她流出了眼淚。雖然有液體的潤滑,但我還是感到了巨大的阻力,我不顧敏儀的哭喊,用力地往前推進,直至整根陰莖沒入她的體內,然後狠命地抽插。

「呀……哦……噢……啊……!」敏儀被撞擊得無意識地呻吟著,眼淚順著白晰的臉頰流到地上,將那殘留的精液也沖了下來。此時,我看到淫靡畫面,下體又有了反應,「啪!啪!啪!」撞擊聲回蕩在房中。

敏儀的雙腿夾緊了我的腰部,並攏伸直,我明白這是敏儀迎接高潮來臨的姿勢,我低哼一聲,連連又快又深的插入。我也跟著敏儀屁股的搖動而改變方式,他的屁股像波浪一樣的拋動,肉棒在敏儀的淫穴里慢慢的抽插,當敏儀擡起屁股時,我就用雙手抱住屁股,肉棒往上深深插入,然後又變成在淫穴口戲弄。

「啊啊啊……啊……啊……啊……喔……!」每一次都使敏儀都發出痛苦和快樂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聲。敏儀也以夾緊屁股的肌肉,挺起淫穴作為響應。她早已迷失自己,因為身體湧出來的快感讓她沒有時間考慮自己的響應,她只能本能的響應著男人的抽插。

敏儀尖叫一聲後,全身隨即僵硬,身體粉碎般的強烈高潮襲擊著她的大腦,全身都不斷的顫抖。「啊……!」我發出一聲低沈的吼叫,我用力往敏儀的體內一挺,將第三股濃精噴在了敏儀的陰戶里。我重重地往前一倒,將敏儀壓倒在身下,敏儀也在同時噴出了淫液,飛散的白濁液體撒到了敏儀的美臀上……

整個房間里充斥著濃烈的精液味,我們都累的不成人樣,偏偏還要每天都進行這樣激烈的運動……但經過一次次的「訓練」,一開始時被動受制的敏儀已然不復存在了,天天還要像個淫奴撲上我的身上,求我和她登上極樂,我們的感情也與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