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亂倫

2016-07-02     WoKao     檢舉     收藏 (42)

王紅出生在一個很偏僻的小村子,村子在大山里,離最近的一個村子要走兩天山路,基本上所有的人一輩子也沒有出過這個小村,最近的一次還是文化大革命中有一個知識青年被下放到這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來了兩天後人就失蹤了,消失在茫茫的大山中間。王紅家裡還有比王紅大三歲的哥哥王海,父親王山,母親在王紅6歲的時候去世了。王紅從小就長得豐滿誘人,是個聰明伶俐的女孩子,不過這一切都從王紅15那年變了。

王紅15了,農家姑娘出落得水靈靈的,體格也好,好像城裡18、9歲的女孩子。尤其是一雙大奶子鼓囔囔的,比村裡一些小媳婦的還挺拔,肉呼呼的大屁股把褲子頂的翹翹的。把村裡的男人們的眼睛好像塗了膠水一樣黏在上面。那年王紅剛15,哥哥王海已經18了,父親王海就張羅著給王海找媳婦,農村都是這樣,一到18,就找個媳婦把婚結了,但是由於王紅的媽病了好幾年,家裡被折騰的精光,一家混個溫飽還有些困難,哪有什麼錢去給彩禮。於是同村的李老漢就說把自己的閨女李惠利和王紅換親,把李惠利嫁給王海,把王紅嫁給自己的兒子李正。說起來李惠利比王海小1歲,才17,摸樣長得倒是還漂亮,眉眼間帶著幾絲媚意。李正出落得也還可以,只是小時候發過一次高燒,腦子不是很好使,有些呆呆的。不過王海看不上的是李老漢家的門風,李老漢在村子裡也算是名人,主要是李老漢的老婆翠蓮年輕時是個風流人物,幾乎村子裡的男人都在晚上進過李老漢家,李老漢不僅不惱,還笑嘻嘻的說這叫廣種薄收。不過李老漢也不是省油的燈,村子裡有些姿色的女人幾乎都被李老漢搞過,這在村子裡也不是秘密,反正小小的村子裡,到了年齡的男男女女就是那些,誰沒和誰上過床還真不好說。王山看看其他的姑娘,自己家的條件還真沒有辦法挑,於是和王海商量要麼就和李老漢家換親得了。於是王紅的命運就這麼被定了下來。這天李老漢來到王山家:「老哥,你看怎麼樣?兩個孩子的事情也該定了吧。」王山說:「行,這麼倒是個辦法,不過這李老哥,我們家王紅可還是黃花閨女,你們家小利可看著眉眼已經散了,你可別糊弄我。這麼著我們有點虧呀!」村裡的規矩,黃花閨女彩禮比破了身子的女人要多些。「啥!老哥,你可真忍得住,老嫂子都走了這麼多年了,你就守著這麼水靈的閨女也能忍得住。要彩禮你也看看咱們村的人家誰能有閒錢,你們也給我們家一個破身子的女人就行,彩禮我可出不起。」王老漢一聽驚訝道。「這麼不是亂倫嗎?這是我可做不出來。」王山雖然看著女兒的身子越來越水靈,在夢中也把自己閨女弄得死去活來,但是當著別人的面,還是落不下面子,訕訕的說道。「什麼亂倫,就咱們村子這幾百口子,誰和誰不是親戚,這倫早就亂了,不瞞你說,我家惠利還是我給開得苞,那閨女你沒看,水靈靈的,一雙杏花眼,跟她娘一樣是個騷狐媚子,老子14就破了她的身子,省的便宜哪個王八蛋。」李老漢眉開眼笑的說到。「還有,你看前村的劉家,那傢伙,劉老大家的三個兒子,劉老二家的一個兒子一個姑娘,劉老三家的兩個兒子兩個姑娘,每天劉家三個老哥仨加上四個兒子,八個男的把三個閨女乾的你看看還能走路嗎?哪三個老哥仨連自己的老婆動都不動,要不是幾個兒子偶爾干一次那三個老娘們,現在還不鬧翻天了。」李老漢神秘兮兮的說道,「也就是你老哥還不知道罷了,其他的哪家不是這樣,自己家的閨女自己早早的就操上了。」「不會吧,我說老劉家的幾個閨女老也見不著呢?老哥你說的是真的?」王山心裡一動,想起自己閨女那翹翹的奶子和屁股,一股血液直衝向自己褲襠。「要麼我帶你去看看?」李老漢對王山說道。「好吧,那咱們現在就走。」王山不僅按捺不住心頭的顫動,說道。「看看,還急了,不急,我們等一會,今天不僅讓你看到,還讓你操到一個小嫩屄。」於是王山在李老漢的帶領下來到了前村劉家。雖說是一個村子的,山里人家住的都遠,稀稀落落的再山邊上分布著。剛到劉家的大門口,就聽見裡邊一陣陣淫聲浪語傳來。「啊~親爹呀,你把閨女的小屄操爛了,啊~」「閨女,忍忍,爹也快射了,你的小屄真嫩,我忍不住了,啊~」「大哥,快拔出來,讓我也懆懆小嬌的嫩屄。」「啊~大哥,你和二伯把我操的太爽了,大哥,你的雞巴把妹子的屁眼戳爛了,二伯,別老是磨我的豆豆,啊~又流出來了~二哥,你~唔~唔~~~~」王山聽到此處,雞巴已經硬挺挺的漲了起來,面紅耳赤,只覺得一股熱血直衝頭頂。李老漢一看王山的樣子,不由得心裡笑了起來,李老漢惦記王紅已經很長時間了,現在看來過上幾天就能玩到王紅的嫩屄了,不過現在需要再加上一把火。李老漢拉著暈暈乎乎的王山回到了家裡,笑眯眯的問道:「王老哥,你信了吧,要不要上其他幾看看,正好現在麥前,家家戶戶都差不多,還有的幾家在一塊的。」「好吧,老哥,我答應了,我們換親。」王山說道。「哎,這就對了,既然是親家了,惠利,你好好陪陪你未來的老公公」李老漢對著門外喊道。一陣香風,惠利從門外走了進來,說道:「爹,你就惦記著王紅妹子,是不是女兒的小屄操夠了?」李老漢伸手在女兒的褲襠上抹了一把說:「女兒的小嫩屄爹怎麼也操不夠,今天我和你公公定了,你嫁給王海,王紅嫁給你弟弟,這樣就是親上加親,現在你先把你老公公給瀉瀉火。」「爹,哪有你這樣的,讓女兒操老公公,不是扒灰嗎?」李惠利一邊說著一邊坐在了王山的腿上,手順著王山的褲腰摸了進去說:「是吧,老公公」王山已經慾火中燒,一把摟過李惠利,大嘴在李惠利的頭臉和脖子上胡亂的親著,說道:「乖惠利,讓公公好好疼疼你。」「好好陪陪你老公公,自從你婆婆去世,他已經好幾年沒有操過女人了。」李老漢一邊說一邊脫著自己的衣服。王山粗糙的大手從李惠利的衣襟伸進去,少女柔嫩的肌膚讓王山著迷,一對大奶子在王山手下被搓的不停的跳動著,王山急火火的解開惠利的扣子,一對青春的奶子渾圓,在王山面前顫動著,把王山晃得有些眼暈,王山地鼻息喘息著,好像又回到了年輕的時候第一次與村子裡的女人操逼的時候,王山一把抱起惠利,把桌子上的東西一掃,把李惠利就放到了桌子上,李惠利躺在桌子上,上身光著,只有褲子還在身上,王山站在李惠利的兩條修長結實的大腿中間,李老漢也脫光了衣服,走到了桌子另一邊,把還有些軟軟的雞巴遞到女兒嘴邊,說「女兒,給爹吸一吸,今天我們老哥倆先好好享受享受我女兒,改天我們老哥倆再好好操你王紅妹子。」王山急吼吼的把自己褲帶一解,褲子掉到了地面上,雞巴挺著來脫李惠利的褲子,急切中,手抖著把李惠利的腰帶結成了死扣,拖拽幾下,看到手邊又把剪刀,順手拿起來把惠利的腰帶一剪,然後順手把褲子和內褲一扒,仍在地上。

李惠利只覺得雙腿一涼,擡頭一看,正看見王山急吼吼的挺著雞巴想自己的雙腿之間戳了進去。「公公,慢點,你的雞巴這麼粗,這麼會戳死我的。」李惠利痛苦的說道。李老漢也沒有想到王山會慾火中燒,趕緊雙手握住女兒的大奶揉動著,只見王山的雞巴足足有八寸來長,上邊青筋怒暴,龜頭有雞蛋那麽大,紫紅紫紅的,比自己的要長上一寸有餘,也比自己粗了一圈。不僅為女兒的小穴擔心起來。不過自己的女兒也經過了自己和那麽多男人的鍛鍊,應該還能承受住吧,李老漢心中暗自揣摩。王山聽到惠利的痛呼,心裡一陣,暗自笑道:「怎麼今天成了毛頭小伙,急吼吼的差點把乖媳婦的小屄操爛,好好,公公這就把你的水給操出來。」王山把惠利的雙腿往上推去,惠利的腿翹在自己身體兩側,茂密的陰毛護衛著紅紅的大陰唇,李惠利的小屄自從14被老爹開了苞,這幾年也是身經百戰,肥厚的大陰唇邊緣呈紫紅色,不過畢竟還年輕,大陰唇和小陰唇以及陰道還是粉嫩的顏色,王山把自己直直愣愣的大雞巴夾在李惠利的大陰唇中間摩擦著,少女熱熱的大陰唇夾著一根粗粗的雞巴,隨著王山的抽動,雞巴在惠利的陰唇中間磨動著,王山怒漲的青筋摩擦著惠利的大小陰唇和陰道口,尤其是小陰唇上的小紅豆,只是磨動了幾十下,李惠利的淫水就從小小的陰道口汩汩而出,打濕了王山的雞巴。「公公,你太會操屄了,媳婦得水夠多了,戳進來吧。啊~~」李惠利只覺得一根熱熱的肉棍在自己的陰部摩擦著,癢的一直深入到自己的子宮裡頭,不僅開口呻吟道。「王老哥,也是個操屄的高手,還沒戳進去就把惠利搞出聲了,你看看那水流的都把你的雞巴能洗澡了。」李老漢在一邊看著自己女兒的騷樣說道。「好,先替王海試試媳婦的屄到底怎麼樣?我可要操進去了,這會不會叫疼了吧,乖媳婦?」王山一邊說一邊把雞蛋大的龜頭頂在惠利的陰道口,只輕輕一頂,雞巴就進去了大半。「啊~真粗,比我爹的還粗,爽死媳婦了,公公你怎麼儘管干,使勁操,就是把媳婦操死了媳婦也不叫疼,啊~又進來一截,頂到媳婦的花心了,啊~」隨著王山的雞巴戳進去,李惠利不停地呻吟著,一聲聲淫聲浪語不停地衝擊著兩個老漢。李老漢聽著女兒的呻吟和淫蕩的話語,雞巴也挺了起來,把女兒上身放平,頭剛好垂在桌邊,李老漢把雞巴挺到女兒嘴邊,李惠利一把抓住,兩個蛋蛋,一邊把小嘴湊了上去,舌尖不停地在李老漢的龜頭馬眼上舔著。「啊哈~好大的雞巴,公公你的雞巴頂死兒媳婦了,唔~爹的雞巴也好,好吃,唔~~」李惠利一邊吃著李老漢的雞巴一邊說道。李老漢和王山一人站在桌子一邊,李惠利躺在桌子上,頭的一邊是李老漢的雞巴在嘴裡不停地進進出出,另一邊雙腿緊緊夾住王山壯實的腰,王山的雞巴象打樁一樣在李惠利的雞巴不停地戳動著。兩個老漢一邊操著小嘴小穴,一邊不停地撫摸著李惠利那還有些青澀的軀體,兩人還時不時的交流著。「啊~老哥,你家閨女的屄真緊,就是奶子有點小了,看著還沒有我家王紅的大,嘶~惠利的屄芯子還會吸,真舒服,媳婦,再吸一下公公~」「王老哥,那是你的雞巴長,老子每次都要把她雙腿使勁往上兜才能偶爾碰著屄芯子,不過你家王紅那奶子、那屁股,幹起來肯定也舒服,什麼時候我們也像現在操我家惠利一樣操一次王紅?」李老漢一邊把雞巴在女兒嘴裡抽動一邊說道.「唔~唔唔唔~」李惠利被倆個老漢操的呻吟著,嘴裡含著自己爹的雞巴,想說話也說不出來。王山只覺得龜頭頂著一團又熱又軟中間還有一些硬硬的屄芯子,龜頭上帶來的快感直衝上來,於是每次戳進去後都把小肚子緊緊頂著惠利的腿胯間然後把雞巴深深地插進去,用龜頭去研磨惠利那熱呼呼的屄芯子。李惠利平時和男人操屄還沒有碰到過這麼粗長的雞巴,再說畢竟是個十六七歲的孩子,那經得住這種操法,只覺得屄芯子被王山的龜頭挑的一動一動的,一陣陣酸麻從子宮裡傳到全身,渾身泛著妖艷的粉紅色,嘴裡含著老爹的雞巴,已經沒有力氣去吮吸,鼻息也沉重起來,一股股熱氣撲在李老漢的陰囊上,李老漢把女兒的小嘴當成的陰道,一下下抽動著,每次都連根插進女兒張開的小嘴裡,陰囊啪啪的打在女兒的鼻樑上。李惠利兩個老漢乾的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尤其是她爹的雞巴深深地插入自己的咽喉,自己又是躺在桌子上,頭垂下來,剛好把喉嚨整個的伸平了,不像平時自己能掌握主動。而王山的雞巴也是李惠利遇到的最粗大的一根,把自己的花心攪得象要揉碎了一般.

李惠利雙手無力的推著爹的腹股溝,想把雞巴拔出來,但是有沒有力氣,只是無力的喘息著,誰知道這可把李老漢刺激壞了,李惠利的喘息無意中變成的對雞巴的按摩,尤其是自己的雞巴深深地插進去後,女兒的喉嚨整個的裹著自己的雞巴,現在再一喘息,就像是用喉嚨整個的夾著自己的龜頭和半截雞巴按摩一樣,李老漢再也忍不住了,雙手緊緊地抱著女兒的後腦勺,把雞巴死死的插進女兒的嘴裡。「啊~好女兒,真會吸,爹要射了~啊~~~~」李老漢一邊叫一邊抖動著,一股股精液直接射進了女兒的食管。李惠利只覺得自己要窒息了,硬硬的雞巴深深地插在自己的喉嚨中,本來就急促的呼吸更加困難了,好在時間不長,咽喉中間的雞巴一陣跳動,一股股熱流順著自己的喉嚨噴了進去,然後雞巴又抖動了幾下,慢慢的退了出去。一股精液流了出來,嗆得李惠利咳了起來,精液從鼻子和嘴裡噴了出來,和著口水掛在臉上。「咳咳~爹,你要捂死我,咳咳~~」李惠利一邊咳一邊說道。「真舒服,比第一次給你開苞還舒服,爹一時把不住了」李老漢訕訕的說道。「乖媳婦,你把你爹吸得射了,現在好好用你下邊的小嘴吸吸公公的雞巴。」王山一邊說著一邊把惠利從桌子上抱了起來。緊緊地把惠利抱在懷裡,李惠利的雙腿緊緊地盤在公公的腰上,雙手抱緊公公的脖子,雞巴還在自己的屄里插著,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王山一邊抱著李惠利一邊走動著,每走一步,就把李惠利的身子往上一擡,然後再放下來,李惠利只覺得自己全身的重量都靠公公的一根雞巴插在自己的身體里頂著,雞巴硬梆梆的在自己的陰道內,每次公公把自己往下一放,雞巴再一頂,把自己的小肚子都挑的生疼,於是上邊緊緊地抱著公公的脖子,下邊雙腿緊緊的夾著公公的腰,生怕自己一鬆手公公那堅硬的雞巴會把自己的小屄撕裂。這樣一來王山可是舒服極了,身上是媳婦一對軟中帶硬的奶子揉動著,雞巴是媳婦的陰道按摩著,因為緊緊夾住自己的緣故,少女緊緊的陰道又更加的緊縮了起來。「王老哥,你這招可是新鮮,女兒,乾脆等你過門的時候就讓你公公把你這麼抱回去算了」李老漢看著王山一邊走一邊操著自己的女兒,自己女兒在王山的大雞巴上被頂的渾身發顫,不僅打趣說道。「爹~公公的雞巴太硬了,把我的小穴都頂的生疼,哎吆~又頂到我的屄芯子了~啊~尿了~啊~~~」李惠利一邊迷迷糊糊的說著一邊緊緊的抱著王山的身體。畢竟年紀大了,圍著桌子走了幾圈,王山也覺得有些累了,於是把李惠利的屁股擱在桌沿上,雙手抱住穿過李惠利雙腿彎緊緊抱住她的腰,站在李惠利大張的雙腿間,李惠利雙腳搭在王山的肩上,兩腿被向上推到了極限,兩腿之間的陰部鼓鼓的突了出來,王山挺動著雞巴,每次都盡根而入,兩個人的小肚子和陰部啪啪的撞擊著,由於這種姿勢李惠利的陰道和王山的雞巴有一個角度,摩擦更加激烈,只是幾下,李惠利就被操的哎吆哎吆的叫起來,淫水也隨著兩人的動作而流了下來,滴滴答答的順著王山的雙腿和李惠利的屁股流了下來,在桌沿上和地下流了一灘。王山也到了發射的邊緣,他不停的用自己的雞巴去摩擦李惠利的陰道,自己的龜頭邊緣刮著少女那因為高潮來臨而緊縮的陰道,這個姿勢是他很明顯的感覺到每次抽動時,龜頭後邊緊緊的頂在李惠利的陰道後壁上,颳得他舒服極了,李惠利已經被王山操的快昏過去了,那粗大堅硬的雞巴在自己柔嫩的陰道里不停地進出著,一陣陣快感不停地把自己頂上最高的頂點,然後有一個更高的頂點有襲來。自己的身體只剩了一個陰道,不停地抽搐著。

劉老三看著哥哥干著自己最小的女兒,剛剛射了的雞巴又挺了起來,於是把手在女兒的陰道上抹了一把,把淫水在女兒的屁眼上抹了些,然後一頂,把雞巴連根戳進了小嬌的屁眼裡。兄弟二人把小嬌小小的身軀夾在兩人之間,然後一起鬆手,小嬌就靠著前邊陰道里大伯的雞巴和後邊肛門裡爸爸的雞巴吊在兩人中間。劉老二和劉老三四手相握,你進我出,你出我進,要麼同時向中間擠,小嬌被兩根雞巴頂在半空中,手足無助,只能接受父親和二伯的操弄。兩人一直操了小嬌有將近十分鐘才一起射在了小嬌的身體里。第二天一起玩的時候,王紅悄悄地問小嬌,小嬌說:「沒什麼,當時疼,但是也舒服,在家裡邊我幾個哥哥和我爹我大伯二伯最喜歡這麼操我,原來這這麼操我姐她們,不過現在她們都大了,上次我大伯和我爹這麼操我姐的時候差點把雞巴折斷了,我姐的屄和屁眼都被干出血了,所以現在我們家就我還能被這麼操。」反正村裡的女孩子們大部分都在13~4歲就被開苞了,自己到現在還沒有被父親和哥哥操也算是異數了。想到這裡,王紅不僅暗自決定,明天就把自己給他們吧,反正村裡都是這樣的。第二天,王山早早帶著滿心忐忑的王紅往李老漢家走去,剛剛到山坳的張家院邊,就聽見裡邊傳來張老漢的聲音,「死老婆子,趕緊把那個屄蓋子給拿來,大丫頭把腿翹高,別把老子的種子給流出來了。」張老漢家沒有兒子,自從張老漢的女人進了門,每年一個連著生了5個女兒,然後就肚子就再也沒有動靜了,張老漢愁的是早早的白了頭髮,不過隨著女兒一天天長大,張老漢的心思有活動了起來,自從幾個丫頭越來越水靈,看著一個女兒的奶子一天天漲了起來,屁股一天天也越來越翹,張老漢覺得自己已經破滅的希望又慢慢升了起來,兒子,既然自己的女人不能生了,女兒能不能懷上自己的種?雖然說自己的女人那塊鹽堿地怎麼也種不出好莊稼,看看慢慢長大的女兒們不就是五塊良田嗎?只要自己辛苦點,還怕種不出好種子?張老漢和女人商量,女人雖然有些反對,但畢竟在農村,沒有兒子就是絕後的事情,最終還是同意了張老漢的主意。張老漢的女人翠花拿著幾根六七寸長的短棍子走了出來,短棍是一種詭異的黃褐色,有一寸多粗,這個棍子是張老漢專門從花五爺那裡拿的,花五爺說操完後把這個棍子塞到女人的屄里,可以提高生兒子的機會,為了這幾根棍子,張老漢的三丫頭整整在在花五爺家住了幾天,回來時在床上躺了四五天才能下床。

翠花來到院子中,只見17的大丫頭躺在院子中間的草垛上,兩隻手抱著自己的大腿,屄眼裡白呼呼的對著喘息還在冒著泡泡,張老漢正抱著二丫頭的屁股,雞巴在女兒的小屄里像打樁機一樣戳動著。「老頭子,你也兜著點,別把身體累壞了。」翠花一邊說一邊把一根木棍塞進了大丫頭的屄里,大丫頭本來就被自己的老爹操的暈暈乎乎,木棍塞進去不由得舒服的又開始哼哼起來,翠花在大丫頭的屄上拍了一下罵道:「欠操的小屄,天生就是個挨操的貨。」「啊~閨女的屄就是緊,啊~要不是你那鹽堿地,老子還用這麼辛苦,啊~閨女,再夾爹一下,二丫頭的屄最會夾了,嘶~爹要射了,快把屄塞子給我。啊~~~~~」張老漢操翠花手裡抓過一個屄塞子連根戳進了二丫頭還微微張著的小穴里。「去,和你姐一樣躺著,讓老子的種子趕緊種上,要不是花五爺的藥,老子一天種兩塊地那受得了。」「你個死老頭子,自己想操閨女的屄就是了,要是為了生兒子,大丫頭17,二丫頭16,三丫頭15還有可能懷上,四丫頭、五丫頭才剛13~4歲你也操,能生嗎。」翠花一邊嘮叨一邊給張老漢披上衣服。王紅臉紅紅的對自己爹說:「張叔給他們家的五個丫頭說,一直到她們五個給自己生個兒子才算數。要麼張家大丫頭都17了還沒有找人家。」「你張叔也是的,這麼就是生了男孩,那是他外孫還是他兒子,不過他們家五個丫頭倒是挺水靈的,難怪你張叔忍不住。走,我們去你李伯伯家。」路上路過花五爺家,只聽得花五爺院子裡傳來一陣陣呻吟和撲哧撲哧的聲音,兩人不僅悄悄上前觀看。只見院子裡,花五爺和兒子花虎兩個人正把自己的女兒花蕊和孫女花子心放在院子裡的石台上操著,花五爺已經七十多了,但是雞巴又粗又長,黑黝黝的,正在自己孫女幼嫩的屄眼裡進進出出著。「花五爺好體力」看到花五爺已經看到自己父女,王山訕訕的搭話道。「王山呀,快進來,怎麼捨得帶著閨女來我這兒了?」花五爺問道,一邊把自己粗大的雞巴頂在自己孫女的小屄里說道。王紅躲在門口不好意思進來,王山走進院內看著花家幾個男女亂倫交歡著,說:「沒想到五爺體力還這麼好,真不像快七十的人了。」「王山,你閨女還是個雛吧,瞞不過我的眼睛,來,五爺給你說說,到時候可是比五爺還厲害。」花五爺邊說邊把雞巴從孫女花子心的屄里拔了出來,就那麽濕漉漉的挺著進了屋裡。

王山跟著花五爺進了屋子,就見花五爺摸出兩個竹筒,有三寸長,一寸粗細遞給了王山。「這是什麼?五爺。」?王山不解的問道。「好東西,你看看」王山拔開蓋子,只見竹筒里一隻怪異的小蟲子趴在筒底。不由得奇怪的問道:「這是什麼蟲子,怎麼這麼怪的?」「這個你拿上,等你給王紅開苞的時候把女兒的處女血接到筒子裡,半筒就可以,這個蟲子可是好東西,見了處女血就會變成一種奇藥,你把雞巴浸進去,等要吸收完了,再把雞巴放到女兒的屄里養著,只要兩個小時,以後不僅你的雞巴增粗變大,還能百戰不泄,這兩個你和王海一人一個,記住只能自己的至親的處女血能用。」花五爺神秘兮兮的說道。王山一直知道花家有很多祖傳的秘術,在村子裡傳的很神,真沒想到花五爺居然有這種奇術。「這真是太謝謝五爺了。」「沒什麼,去吧,等過兩天王紅開了苞讓我也嘗嘗,這個小妮子可是身懷名器,那個藥你和王海用,王紅可要受苦了,不過這個藥對她也有好處,你看看我那孫女的小屄怎麼樣?」花五爺一邊陪著王山出了房子走到孫女身邊一邊對著王山說道。用手分開了孫女白嫩的大腿。花子心順從的雙腿大張,一朵鮮嫩的花朵在陽光下泛著粉潤的光芒,淫靡而誘人。「子心已經快三十了吧,怎麼看著屄比李惠利的還嫩,好像剛剛發育的處女,五爺,子心是不是這幾天才開苞的。」「哈哈!王叔你真逗,人家可是13就被我爸給開苞了的,每天我爺爺、我爸、還有我男人可是不會讓人家的小屄空著的,不過這個可是我爺爺的功勞。」花子心聽到此處不僅插言道。「這個就是受苦的後果了,這個藥雖然讓女人要開苞的時候大出血,還要忍者開苞的疼痛給男人養雞巴,但是這個藥對女人的作用就是小屄會很長時間的保持開苞的時候的狀態,包括顏色、大小等等等等。」「謝謝五爺,大恩不言謝。」王山聽到這個消息,已經按耐不住,急匆匆的從五爺家告辭出來,把兩個竹筒珍重的藏好,拉上在門外的王紅就往家裡趕去


700
700
400
400
300
300
300
300
100
100
100
100
2070
2.1k
3790
3.8k
11940
11.9k
1820
1.8k
6920
6.9k
1770
1.8k
3720
3.7k
3570
3.6k
500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