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室春色..

2017-06-17     WoKao     檢舉     收藏 (35)

滿室春色..

多年前的一個炎夏裡,他睡起時已近黃昏了,走出臥房看見餐桌上,我已料理好晚餐…..

這時我走出浴室,邊用大浴巾擦乾身體,邊走向臥房裡換裝。

「哦!小立睡醒啦!」看到他,我並沒顯示出衣不蔽體的尷尬,很大方地邊和他打招呼,邊擦拭著頭髮。

滑動的大浴巾,讓我的裸體若隱若現,一對白滑的乳球,隨著我高舉手臂上下的搓揉,微微地跳動著。

對剛成年的他而言,這樣的景像讓他馬上有了身體最基本的反應。

我到是大方,並沒有面紅耳赤的遮掩,朝著他嫣然一笑走進了臥房。

我那一笑是無可抗拒的磁石,將他的腳步也吸引進我的臥房。

「我今天作了你最愛吃的宮寶雞丁」我站在落地鏡前,將浴巾丟在床上,開始邊著裝,邊交待他「冰箱裡還有西瓜,吃完晚餐才準吃喲!」

「嗯!」他失神地看著鏡中我裸體的影像,淡褐的小奶頭、平滑的小腹、還有兩腿間一小撮黑密的草叢,他不知所措的看著我。

「看你那樣子!」我穿上奶罩調整著角度「你小時候不都是和我一起洗澡的。」

「那個時候」他嚥了嚥口水「我好喜歡媽幫我洗背,好懷念那時候喲!」

「呵!呵!」我笑的很開心,彎下腰穿上三角褲「只要我的小寶貝需要,我就會滿足你的。」

這句話真是一語雙關,逗得我也笑了。

「媽妳自己說的就要兌現喲!」

「傻孩子媽我有騙過你嗎?」我套上恤衫,擡起腳穿上裙子,結束了這場換衣秀。

「好了!」我轉身看著我「我要趕快去公司了」

我的眼神從我的臉往下瀏覽,看到他兩腿之間,高高撐起的褲襠,我很曖昧的又笑了笑。

「我…我送妳去醫院」他窘迫地找話說,試圖掩飾內心的波濤洶湧「順便去賣場幫妳買東西回來」

「小立長大了」我用手指撫著她的臉頰「懂得獻慇勤了」

「還長的很大喲!」她也回了一句雙關語。

「好啦!你別去了」我勾著她的手臂走向門口「你送我去,等你回到家,飯菜都涼了,那不枉費我的苦心」

我的乳房輕輕地抵著她的手,這更讓她神魂顛倒,將我送到門口,看著我坐上計程車,他回去吃晚飯。

我知那一頓一定讓他食不知味,腦中盡是我大又豐腴於的乳房,曲線有致的裸身,那天晚上睡覺時,他忍不住手淫,幻想著我成熟的軀體,由著他盡情地撫吻馳騁…

第二天晚上,我見他走進去洗澡。

一會…

「小立在洗澡嗎?」大媽在浴室門口問起,她回來了!

「是的,才在洗」

我半天沒作聲,突然浴室的門打開了,我只穿著件絲質的襯衣,胸前兩顆肉粒微突在小山峰上,笑吟吟的走了進去。

「我說過答應你的事,就一定會作到,我來幫你洗背了」

我說著就蹲到他的背後,拿起沐浴乳倒在手上,就在他背上搓弄起來。

「…媽……不…潔…」我的舉動,讓他一時不知所措「妳在公司也累了一天了,怎麼…怎麼好意思…再…再讓妳幫我…洗背…」

「呵!呵!」我笑了笑「答應你的事,我可不想老欠著,這樣我會睡不著的」

「好久沒幫你洗澡了,我現在這才發現我們家小立已經長這麼壯了」我纖纖玉手在他背上磨搓著「年輕真是好,看你的身體充滿著朝氣,就覺得我的照顧沒有白費。」

「媽…太疼我了…」我實在不知該說些什麼。

「你好像你爸年輕的時候,但比他還英俊、更帥」

「唉!」我嘆了口氣接著說「你爸他太早走了,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有機會,再幫你洗背了」

「媽怎麼這麼說呢?以後…我還要…媽…幫…幫我洗背…」

「我擔心的是,要是有人趕我出家們怎麼辦?」

「誰…誰敢…有我在…誰也不能趕走媽」

我雙手穿過我脅下,環抱著他的胸,整個身體貼在他背上,那對軟乳又勾起他的遐思,他肉棒控制不住挺了起來。

「呼!」我在他耳邊吹了口氣「我就知道不會白疼你的,你自己說的話也要記住喲!」

「嗯!我…我一定不會虧待媽的。」

我的食指,在他的奶頭上輕輕搔摳著,陣陣麻癢的感覺,從胸口直貫入腦門,他遮掩著肉棒的手,已經快壓不住生理的茁壯了。

「後半輩子…我只有全部靠你囉!」我的語氣欣慰中又帶著些哀憐「你 爸的一切,都是由你全部繼承的,你可要好好珍惜呀!」

「我…我會的…我會比…爸更懂珍惜的」

「那就好,來,沖水了」我把他架起身來,拿著蓮蓬頭開始幫他沖洗身體,

蓮蓬頭的水花從他壯闊的肩膀彈跳出去,我的個子當然不如他高大,水珠全數落在我的襯衣上,將襯衣緊緊貼住我的軀體,當我洗他的前身時,他飽覽我若隱若現的雙峰,隨著我的呼吸起伏著。

這讓他全身血脈賁張,而我的手指在他身上輕描淡寫的遊移著,更讓他無法忍耐了。

「你也讀到大學了,對將來你爸會留給你的東西,該開始學著怎麼運用,千萬不可以毀在你手裡呀!」

「媽…媽…不…潔…」我將蓮蓬頭掛在牆上的掛環裡,強力的水柱直接噴灑在我身上,波波的水流,滑過我的乳間,我的身裁完全展現出來「那些事…還…還需要媽…教我…幫我…」

「那是當然,我一定會幫你、教你的」我掛好蓮蓬頭,一轉身幾乎和他貼在一起,他再也忍不住心頭慾火,一張手就將我抱在懷裡。

「…媽…不…潔…教我…現在就教我…」他瘋狂地吻著我的臉,手緊緊地摟著我,深怕我溜掉了。

「立…小立…不行…你…在做什麼…」我輕推著他,但他狂野的慾火一經點燃,所有的理智和道德教條,立刻就被焚燬殆盡了。

「妳說過要教我、幫我的」他狂暴地吻著,亂無章法的任由雙唇在我的頸、臉、肩點啜著「妳說過我能繼承爸所有的東西,那也要包括妳,我要妳,媽」

「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唔…」他不等我說完,狂野地貼住了我的唇,用力地吸吮著。

「唔…唔…」他僅有的性知識應該就是從A片學來的,他將舌伸進了我的嘴裡翻攪著。

我不知是要躲避他的舌,還是回應他的熱吻,我的舌也在狹小的口腔內遊移著,時而與他的舌纏繞,時而輕靈地滑開,這更增添一份挑逗的魅惑。

他撫摸著我的背,捏揉著我的臀,任由蓮蓬頭強力的水柱,將我倆從頭上淋濕。

「唔…唔…」我象徵性地微微反抗著,就這麼點力,怎可能推開慾火勢如燎原的他這粗壯年輕男體呢?

他一手摟緊我,一手從我倆身體的夾縫中擠進去,握住我一隻乳球,猛烈地揉捏著。

「不…不…小立…」我偏開頭,但他隨即將手抽出,緊按著我的頭,繼續索求我薄唇的香吻。

「呼…呼…呼…」他像隻飢惡的猛獸攫住獵物一樣,肉棒已翹的老高,抵著我的小腹。

「嗯…嗯…」大媽已放棄了抵抗,兩手也輕摟著我的頭,用她的舌回應著我的吻。

水柱仍持續從我兩頭頂灌下,澆不熄他年輕男體,第一次的燎原慾火了,也淋不熄成我熟女體誘惑的反應。

「噢…噢…」他的唇滑到大我的頸,吸吮著蓮蓬頭流下的溫液,我的手插進他的髮裡,逼迫他供應我慾情所需的能源「立…小立…我好熱…噢…好熱…」

他的手再次探到我胸前,揉捏著那對誘人的肉球,另一隻手撐著我虛軟成熟的女體。

「呵!媽!妳的奶頭好硬」

「是的!我的奶也好脹」我撇開頭,眼神迷濛地望著他,眼裡滿是淫淫的愛意。

「不要那麼急,小立」我一隻手輕撫著他的臉「在這裡不方便,把身體擦乾到臥房去,讓我好好教你,怎麼樣享受人生最美的快樂」

我關了水龍頭,拿著浴巾擦拭著他的身體。

「這麼大!這麼挺!」當浴巾順著他的小腹往下擦時,我忍不住讚賞著我的肉棒「等一下,我要讓你好好享受」

我捉狹地輕彈了一下他的肉棒,等我把他全身擦乾站起來後,我主動地啜吻了他的唇。

「先去床上躺著,我馬上就來」他遵照我的吩咐,走出浴室進到我臥房裡,躺在我潔淨的床上,肉棒直挺挺地矗立著,等待我的到臨。

我並沒讓他等太久,隨後擦乾了身體,換了件乾的襯裙,將頭髮盤在腦後,進到房裡來。

「小立…你…你真的…要嗎?」我帶著羞怯的神情,不敢正視著我「我們這樣…會不會…會不會…不好…」

「我真的要…媽…我…我昨天晚上…想著妳…就自慰了…我…我好想要妳…」

「可憐的孩子…」我聽到他的話,曲膝爬上了床,用手指輕輕愛撫著他的臉「憑你的條件,在外面多的是女孩子,願意滿足你,我…只是個沒人要的老女人,你…」

「我就是要妳,媽」他將我攫進懷裡,緊緊地摟著我「我要保護妳一輩子,絕不讓任何人把妳趕走,媽…滿足我…求求妳…」他吻著我的額頭,苦苦哀求著。

「唉!」我嘆口氣「我也只能靠你了,你躺好,放輕鬆,就讓我好好伺候你吧!」

我離開了他的懷抱,跪到他雙腿中間,將他的腿向外分開,用手輕輕握住我的肉棒,上下慢慢套弄著。

「這樣舒不舒服?會不會太用力?」

「媽…這樣很舒服…但…但我想更舒服…」

我對他輕笑了一下,虛嘟著嘴,朝我的龜頭輕輕呼著氣。

『我不只要這樣』他喊著

這時,我開始親吻我的肉棒,柔柔的,就像少女的初吻一樣,我的唇緩緩順著我的肉棒向下吻去,輕啜著肉棒下的小丸子,再滑下去對著他的屁眼吹著氣。

那輕暖的麻癢,像電流一樣,從他的腦門竄起。

「哦…哦…媽…」他話還沒說完,我就一口含住他的肉棒,猛烈地吸著。

他微擡起頭,看著我凹陷的雙頰,我吸的如此用力,就在他幾乎要忍不住時,我將我的肉棒吐了出來,緩慢稍用力地套弄著,讓他已放出的精彈,又緩了下去。

「快射出來了…是不是?」我擡起頭看著他。

「嗯…媽…我好想…」

「嘻!」我打斷了我的話「先別急,放心,我會讓你滿足的。」

我又低下了頭,將他的肉棒含在嘴裡,這次我緩慢柔和地吸吐著,敞開的襯衣,一對肉球隨著我的動作,緩緩地搖晃著。

我將他的肉棒吐出時,抿緊了唇,將他的龜頭啣在唇間,口腔內的舌頭,舔撫著他的龜頭。

「唔…媽…」這樣的動作,讓他全身每個細胞都舒麻了,肉棒又再次瀕臨激射的邊緣「好棒…好爽…唔…唔…」

「嘻!」我滿意的笑了「小立的肉棒也好棒,一碰就這麼硬。」

「媽…媽…」我輕呼著。

「是的…我的寶貝…還要我做什麼?」

「媽…妳把…衣服脫了…我要…看妳的身體…」

「好的…」我起身,將襯衣從下往上脫去。

我柔滑的雙乳,隨著急促的呼吸,輕微地抖動著,平滑的小腹,像少女一樣,沒有一點贅肉,他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直直地盯著我身上看。

「真丟臉…這樣…脫衣服給你看…」我臉頰緋紅,盡管我嘴裡這樣說,但我並沒有停止動作。

襯衣脫掉以後,我起身,將三角褲向下剝除,動作很慢、很慢,好像要他好好欣賞這場淫蕩的脫衣秀一樣。

我密黑的陰毛,一吋一吋的露出來,不知是剛才洗完澡沒擦乾,還是春情盪漾,在我蜜洞周圍的草叢,閃著晶螢的露珠。

「真是的…」我一邊動作一邊唸著「為什麼…我忍不住…會在你面前…脫衣服…」

「因為…妳也要…媽…妳也需要…妳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妳也要…男人的安慰…」

「可是…你爸以前都不理我…」

「那是爸…不懂欣賞…不懂享受…」

「你會欣賞我嗎?你會好好享受我的身體嗎?」

「會的…媽…我會…」

我終於將三角褲退下,身體完全赤裸的展現在他面前。

喔…小立…我捧著一對奶球撫弄著,張開雙腿跨坐在他腿跟處。

「你這樣看我…看得我身體好熱…奶好癢…」

我身體上下慢慢擺動著,陰毛也慢慢刷著他的肉棒。

「噢…小立…你的…你的那根…怎麼這麼硬…這麼熱…噢…噢…」

「媽…過來…」他伸直了手,招呼著我將身體送來他面前「我要玩一下妳的奶…」

「不可以…不可以…」我嘴裡雖拒絕著,身體卻慢慢俯身向前「…立…我們這樣是亂倫…不可以的…」

他的手才剛碰觸到我的身體,就迫不及待地握住了我的奶球,激烈狂野地搓弄著。

「我的奶是不是太小?」我的身體隨著他的捏弄搖晃著「你爸都嫌我的奶太小」

「不會的…妳的奶好漂亮…」

「真的…你不嫌棄?」

我低下頭,主動的吻著我,身體前後磨蹭著,用我的陰毛撫著他的肉棒,也用我硬挺的奶頭碰觸著他的胸膛。

「唔…唔…立…小立…」不知如何,他的龜頭已有一半攻進我的蜜洞口「不可以進去…不要進去…」

「要的…媽…」他緊抓著我的大腿,讓我的身體無法向前脫逃「啊…啊…我要進去…」

「這樣不好…嗯…嗯…」我的身體只有往後,我的蜜洞一吋一吋將他的肉棒含吸進去。

「對…對…噢…噢…媽…」

「你的…怎麼…那麼大…啊…啊…不可以再進去了…啊…啊…不可以…」

他的肉棒終於完全進入我體內,我的蜜洞緊緊地包裹住他的肉棒,裡面好濕、好熱!

「噢…噢…都進來了…噢…小立的肉棒…都插進去了…」我扭擺著臀部,忘情地輕聲嚷著「我終於被小立插進來了…我的身體…以後都是小立的了…」

不知是興奮還是羞愧,我流下兩行清淚。

「噢…媽…太棒了…噢…他終於插進到我的蜜洞裡了…啊…啊…好棒…媽…妳的洞…好棒…」

「好好享受…小立…嗯…嗯…好好享受我的身體…」

一旦完全容納了他的肉棒,我連口頭的拒絕都停了,配合著他臀部向上突挺,我的身體也隨著擺盪。

「噢…噢…媽…媽…」

「叫我…嗯…嗯…求求你…當我是你老婆…」

「老婆…老婆…啊…啊…妳的身體…幹起來…好棒…好爽…」

「嗯…嗯…」我緊閉著眼,用力抿著唇,更主動地讓蜜洞吸吐著他的肉棒「幹我…老公…幹我…好久都沒人…幹我了…」

那時,我懷疑究竟是在姦淫他,還是立在強暴我,不過,年輕的男體和成熟的女體結合,如何享受人間極至的愉樂才是重要的。

「啊…啊…老公…」我蜜洞裡隱隱傳來,淫汁被肉棒壓迫的啵啵聲「好棒…嗯…嗯…老公的肉棒…好棒…」

他雙手托著我的臀部,協助我上下起伏,共享著雲雨巫山、春情蕩漾的快感。

「呼…呼…媽…老婆…潔…我忍不住…要來了…」

「來…來…啊…啊…我也…忍不住了…」

他猛一挺腰,將我整個身體撐起,腦海中一片混亂,卻也一片清明,一股濃濃的情慾,從腦中直貫至肉棒,小肉彈一緊,熱情直衝出肉棒。

「吼…」我狂嚷了一聲「出來了…出來了…。」

「啊…啊…噫…噫…」我也直挺著身,蜜洞緊緊夾吸著他的肉棒,肉璧傳來陣陣抖動,蜜洞深處湧出一波波的熱液,激衝著他的肉棒。「好熱…好多…啊…老公的精液…好多…」

我的蜜洞盡情地吸納著他的精液,我也毫不吝嗇地釋放出我的熱情。

「噢…好棒…」他放鬆了腰肢,全身無力地平躺在床上。

「太好了…小立…」我也俯貼在他身上「這就是高潮嗎?我從來…都沒這樣過…」

「是的…我們一起…達到高潮了…」我身上騷熱的汗液滑在他身上,和他的汗珠混在一起,我的蜜洞仍念念不捨,緊緊挾著他的肉棒,天下沒有比這一刻更美好的時候了!

「小立真是好棒…」他的肉棒慢慢軟退,終於滑出了我的蜜洞「讓我一下子…就高潮了…」

我的身體貼著他的身體向下滑,捏著他的肉棒玩弄著。

「媽…老婆也好棒…讓我…射了這麼多…」他也稱讚著我「我在妳裡面…射這麼多…妳…會不會懷孕呀?」

「嘻!嘻!」我擡起頭笑咪咪的說「要是能懷孕,我就讓他懷孕了,那你就會成了我親生兒子的爸了」

「我如不是妳親生的,妳還願意和我這樣做愛嗎?」

「只要你想要,做媽媽的當然要滿足你呀!」我的手輕輕在我胸口撫摸著「作愛就是愈作愈愛嘛!」

「你都成年了,有成年男子的需要,我愛你,所以願意讓你發洩,以後你想要,就來找我吧!來,躺舒服一點,讓我幫你清理一下。」

我一口就將我沾滿精液,和我淫汁的黏溼肉棒含進嘴裡,仔細地舔吮著。

「呵!」我清理了好一陣子,才擡起頭「這是我倆愛的汁液,好香!好醇!」

他躺在床上,任由疲憊的身體沈沈睡去。

我遵守我自己說的話,在那段炎夏時間,只要和他單獨在家時,我就任由他在我身上,盡情發洩性的慾求,讓他的肉棒一次次的插入,一次次在我蜜洞裡激射狂野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