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十六歲新娘的淫虐教育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5)

一星期後在相同的旅館舉行熱鬧的結婚喜宴。雙方都是單親家庭,新娘又未成年,所以男女雙方的客人加起來也只有四十人。不過新娘非常可愛,從法國買來的豪華結婚禮服,第一流的菜肴,都使志麻和新娘的母親百合感到滿意。以董事長的工作名義,準備在後天開始到歐洲做蜜月旅行七天。晚上九點,新郎新娘和雙方的母親送走客人時,志麻淫亂的激情已經達到極限,對馬上就要成爲心愛兒子的性奴隸,二處處女花都要殘忍遭到摧殘時,雖然還裝出平靜的樣子,但志麻的眼裡已經點燃虐待狂的慾火。

因爲明治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性交,所以志麻異常興奮,使陰核的脈動和膨脹都超過以前。

想到千繪的可愛亂頭,和敏感而沒有見過男人的肉芽的快感,志麻覺得自己的陰核都快要爆裂。新娘的母親百合,身上穿著昂貴華麗的和服,而志麻本身穿的是夜禮服,夜禮服下面是赤裸的。志麻也看出百合在衣服下也沒有穿三角褲。新郎看有氣質而美麗的嶽母的眼睛,和母親一樣充滿淫邪的欲情,下在幻想成熟女人的陰戶,有什麽樣的形狀和顔色,陰核的大小與淫門和肛門的緊度。

從穿和服的身上仍能看出豐滿的乳房,而女兒出嫁時,母親的喜悅與悲傷使母親的眼睛濕潤,想到這樣的美女受到征服時,會露出痛苦和悲歎的表情,新郎的年輕巨大肉棒開始兇猛膨脹。

想到很快就從百合的嘴裡發出淫穢的屈服聲說。「明治………快一點給我插進來吧。」明治的龜頭就溢出透明的潤滑液,弄濕內褲的前面。發覺明治的反應,志麻只好把憎恨的眼光拚命的緩和,對百合露出虛僞的笑容。「親家母辛苦了,一定很累了吧。現在就我來照顧他們二個人,請你好好的休息吧。千繪的母親就是明治的母親,每天都歡迎你來家理玩,我也要和你做好朋友。明治,對不對?」

配合母親虛僞的寒喧,明治也做出溫柔的表情道謝,然後輕輕摟住百合的細腰在臉上親吻。「就像母親說的那樣,歡迎你來看千繪,做我母親的朋友吧。我也向你拜託。而且有這樣像千繪姐姐一樣年輕美麗的媽媽,我太高興了。」

最後的一句話怕愛嫉妒的母親聽到,是在百合的耳邊悄悄說的。「千繪,你的禮服真漂亮。你太可愛了,恨不得把你吃下去。」

聽到母親就在旁邊抱住新娘這樣興奮的說,明顯的臉上出現淫邪的笑容。「婆婆,我很幸福,我一定會阿明的好妻子。」還不知道丈夫是個冷血的淫獸,婆婆是淫猥的魔女,爲眼前的幸福陶醉的閉上眼睛更不知道他們對她尚未完全成熟的肉體正在估價。乳房是罩吧,但乳頭好像已經充分發達而敏感,屁股和大腿充滿彈性,恥丘也高隆起,恥毛是正適合十六歲的年齡。只要看到嘴唇就能知道,陰唇和陰核都有很好的發育,膣的縮緊度也一定很好,志麻想到這里就對美麗的媳婦産生凶暴的嫉妒。對明治還摟住百合的腰,好像甜言蜜語的樣子,志麻對明治也露出嫉妒的眼光,對明治表示滿意的眼神也點頭表示同意。

子宮和淫門好像有邪惡的慾火燃燒,充血膨脹的陰核爲期盼美麗處女的淫肉而脈動,溢出的蜜汁流到大腿上。「明治,差不多該走了。親家母和千繪都累了,明天你還有很多事,該回去休息了。」

「親家母,千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請你多多教導她吧。」百合含著眼淚向自已的睡袍里,在已經濕淋淋的陰唇和勃起的陰核上揉搓。

「啊………好舒服………。在明治把千繪變成女人以前,我想要處女的陰戶,我要徹底的折磨她,聽到她用可愛的聲音吠叫!」志麻自己扭動屁股,這時候她已經變成同性戀的男角,像魔女一樣的說。

這時候又想到,今晚□辱新娘的戲劇,是不是完全按劇本進行,在志麻的美麗臉上出現殘忍的淫笑。就好像子宮已經溶化,從肉門流出火熱的粘液,手指在那裡愛撫時,發出淫靡的水聲。應該很快從明治那裡傳來做信號的聲音。把皮鞭、繩子、假陽具、狗圜等淫虐用具裝進皮包里。

「阿明!快一點,媽媽要泄出來了!我要讓千繪的舌頭給我弄!」

就在拚命的忍耐不要一個人在這里泄出來時,聽到明治在二樓呼叫的聲音。

「媽媽!快來!媽媽!」

「不!不要叫媽媽!」

聽到千繪可愛的呼叫聲,然後是打到肉體發出的聲音,志麻知到淫虐的戲劇完全照劇本進行,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怎麽回事?這麽快就打架了嗎?怎麽可以這樣呢?」志麻帶著皮包走上樓梯時,勃起的肉芽,被千繪的可愛哭聲,以及明治急促的呼吸剝衣服的聲音,刺激得更敏感。

走進臥室時,看到下半身赤裸的明治,把千繪推倒在床上,還騎在她的肚子上,正粗暴的脫身上的衣服。美少女的雪白大腿,因爲掙紮在半空中飛舞,從撩起的裙子下,露出白色的三角褲。

「這是做什麽?對什麽都不懂的千繪,不可以這樣粗暴。」

被強烈的殘忍慾火燃燒的志麻聲音開始顫抖,但從皮包拿出自己最愛用的沾上淫液的紫色絲綢和尼龍的繩子。同時看著美少女的胸上露出醜惡的肉棒。那個東西好像和志麻用習慣的不一樣,好像比以前更巨大也更充滿魅力,使志麻對年輕美麗的媳婦忍不住産生邪惡的嫉妒和憎恨。這時候明治轉過頭來對母親露出淫邪的微笑,志麻也報以媚笑,然後拿出自己最常用的黑色皮鞭放在床邊。

現在終於要開始對年輕的媳婦做淫虐教育。

「千繪!不要哭。要看清楚!你也應該知到結婚的男女在床上做什麽事情。媽媽沒有教你嗎?爲什麽要反抗呢?」

明治發出虛僞的怒吼聲,抓住千繪□亂的頭發,在淚珠發出光澤雪白臉上掌摑。

「快看!我這個勃起的肉棒!把這個東西插入你的陰戶里,就表示我們是夫妻了。快張開眼睛看清楚!」

千繪對自己的丈夫,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流出眼淚哭著說。

「明治………我怕。饒了我吧………不要這麽凶暴………我快要羞死了。」

美少女的臉色蒼白,轉開臉不敢看男人醜怪的肉棒啜泣。看到這樣可愛的羞恥和反抗的模樣,志麻眯縫起眼睛,用力揉搓在睡袍下充滿騷癢感的陰核。

「媽媽,這個女人太倔強,氣死我了。」

「從第一次就這麽性急是不行的。千繪還是高中生的小女孩。突然看到那樣可怕的東西,她會嚇壞的。媽媽會慢慢說給她聽,你到樓下喝咖啡鎮靜一下吧。」

「好吧,這里就交給媽媽了。」

明治對媽媽露出笑容走出臥室。志麻抱起雙手蓋在臉上哭泣的美少女,在眼淚潤濕的臉上親吻。

「千繪,原諒明治吧。他真是壞孩子,第一次就讓這樣可愛的新娘嚇得哭泣。男人的身體那麽可怕嗎?是第一次看到嗎?」

「是………媽媽………第一次看到。」

少女用可愛的鳴咽聲回答,又好像想起醜陋的巨大肉棒,全身顫抖。「是嗎?可是任何男人在擁抱心愛的女人時,都會變得那樣又大又硬。不論我或你的媽媽,第一次時是又怕又羞,而且又很痛。可是很快就會習慣,把那個東西插入肉縫里時,會覺得很舒服。對少許的疼痛或羞恥必需要忍耐,不然就不能做個好妻子。你討厭明治嗎?」

志麻用邪惡的甜美聲對千繪悄悄說完,就吻美少女的像花瓣般的嘴唇,手在三角褲上像迫不急待的撫摸處女的肉縫。

「啊………媽媽………不要那樣………羞死了………」

可愛的少女做夢也沒想到婆婆會有這種舉動,皺起眉頭掙紮,可是志麻的手更用力。

「千繪,你不要動。婆婆會讓你更舒服。教你女人的快樂滋味。」

在手指上感受到陰核已經充血變硬,還有從處女的肉縫溢出的粘液時,刺激的充滿淫邪血液的志麻的乳頭和陰核猛烈顫抖。

「不要摸那裡………饒了我吧………」

雖然用可愛的聲音哀求,但志麻她的反應知道她是一個手淫的習慣者。

「嘻嘻嘻,千繪,很舒服了嗎?每天都是自己愛撫這個又硬又淫蕩的肉芽吧。那時候你在心裡想什麽呢?你是不是看過媽媽和爸爸以外的男人性交呢?」

志麻陶醉在折磨美麗年輕媳婦的快感里,把淺紅色的襯裙拉到隨著哭泣不斷起伏的,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上,也粗暴的取下乳罩。

「這是多麽可愛的乳房和乳頭!」

志麻用手指在新鮮的乳頭上輕輕撫摸,也在膨脹變硬的乳房揉搓。千繪把臉靠在志麻的肚子上啜泣,半裸的年輕肉體突然緊張後顫抖。透過薄薄的三角褲,濕濕火熱的花瓣夾緊志麻的手指。

「你泄了,是很舒服嗎?從今天起,每晚有婆婆和明治給你玩弄這里,讓你很舒服。可是只有我和明治的命令時,你自己才能玩弄這里。如果瞞著我們偷偷玩弄這里,你會受到嚴厲的處罰,那樣的處罰會讓你後悔是個女人,知道嗎?」

志麻這麽熱情的說,同時也變成同性戀的男角。

「千繪,聽清楚了嗎?」

再一次用力擰一下火熱脈動的年輕陰核。

「是………媽媽………」

美少女用快要聽不見的聲音說完微微點頭。

「這樣就對了。可愛的媳婦,對丈夫和婆婆的話要徹底的服從。尤其是在床上絕對不許可反抗。我過去就是這樣的。千繪也要快點學會床上的禮貌,做一個最標準的妻子。今夜是第一天,我會仔細的教你明治最喜歡的做法。」

聽到從婆婆豔麗的嘴裡吐出蠱惑性的淫話,純潔的少女全身顫抖著哭泣。

「你還沒有回答。要主動的露出陰戶給丈夫看,還是選擇捆綁後吊起來用皮鞭打呢?」

美少女在淫虐的威脅下,可愛的嘴唇忍不住顫抖。(這個女孩太可愛了,在明治和她性交前,我要先盡情的折磨她,讓她發出可愛的哭聲!)志麻對自己的火熱子宮和勃起達到極限的陰核,感到異常的刺激,拿起皮鞭,在少女哭濕的雪白臉上輕輕的碰一下。這時候突然發現全身赤裸的明治,在健壯的身體中心勃起巨大的肉棒,面帶淫笑,靠在房門上喝咖啡。

「快回答,你要選擇那一種。」

志麻用粗暴的聲音說完,就把少女的雙腿分開,在兒子面前露出因沾上淫水能透明看到的處女肉縫。

「媽媽,原諒我吧,那種事情我都做不到,求求你讓我回家吧!」

「這樣就沒有辦法了。只有赤裸的把你綁起來,要處罰你到自己跪在明治的面前舔大肉棒爲止,我一定會讓你自己說出要求性交的話。」

「不,我做不到的,怎麽可以給她看………」

少女發出絕望的哭叫聲。

「千繪,你可不要後悔。明治,你過來。媽媽會讓這個愛反抗的媳婦完全服從。現在要赤裸的把雙手綁在背後,不要看她這樣可愛的模樣,她是經常手淫的人,剛才媽媽用指就讓她痛快的哭泣。無論如何都不肯做你的女人時,就把她的母親叫來,讓你和她的母親性交給她做示範,快把她綁起來吧。」

明治第一次看到母親變成男角的模樣,同時向拚命反抗的美少女走過去。

「在我給她破瓜以前,先讓我看一看她舔媽媽的陰戶,和同性戀的樣子。一定會用很可愛的聲音唱歌吧。

「你要看什麽都可以。在她變成你的奴隸以前,媽媽要變成殘忍的魔鬼。啊!這是多麽又大又硬的肉棒,千繪的處女的肉洞會裂開,和屁股的洞變成一個了。」

志麻這樣說著就騎到瘋狂掙紮的美少女身上,同時好像很疼愛握緊兇猛的肉棒。想到美少女還沒有男人經驗的新鮮淫門,會把這個東西吞下去,就在她的面前使明治發出痛快的哼聲,就非常嫉妒,恨不得把她殺死。明治好像看出母親的嫉妒和憎恨,就熱情的抱緊,雙手伸入睡袍下,握緊豐滿的乳房,愛撫最熟悉的濕淋淋的陰核和肉洞。

「媽媽,我愛你。就是和她結婚,我和媽媽的關系是不會變的。媽媽的像火熱蜜壺的陰戶,是只有緊的少女的肉洞無法比較。最好讓千繪知道媽媽是我最愛的女人。千繪是我和媽媽的奴隸。」

「明治,我聽你這麽說真高興。這樣吧,就用沾上媽媽淫水的肉棒,讓千繪變成女人吧。媽媽想要了!」

可憐的年輕妻子,看到被亂倫的肉愛緊密結合的男女,擁吻和愛撫的婆婆和丈夫,已經忘記掙紮,呆呆的看著他們的表演。亘相確定彼此的愛情沒有變化後,母親和兒子好像很難舍的離開身體,明治把失去反抗意志的呆若木雞的千繪雙手捆綁,從床上拉下來讓她站在全是鏡子的牆前,抓緊捆綁的繩子。

「千繪,你不聽話就要受罪了。」

明治在嚇得發抖的美麗新娘的脖子上輕吻,同時愛撫還沒有完全成熟的可愛乳房和充血的乳頭,用令人聽到會害怕的溫柔聲音說。

勃起的肉棒在年輕屁股的肉溝摩擦菊花蕾。

「明治,饒了我吧。不要對我做出可怕的事。我怕………想回家………」

可愛的哭求聲煽動虐待的慾火,肉棒不由得跳動。

「怎麽會對可愛的千繪做可怕的事,只要你聽從我和媽媽的話。」

志麻的臉上露出邪惡的淫笑,走到啜泣的年輕媳婦身邊,掀開睡袍的腰帶,扭動一下身體讓睡袍落在地上,露出淺藍色襯裙和豐滿的肉體。

「千繪,怎麽樣?媽媽的身體很美吧。你的媽媽百合大概也有很美的裸體。有一天會讓你們在這里排列同時性交。」

聽到自己的丈夫說淫獸般的話,可憐的少女大聲哭泣,扭動被綁起來的身體。

「你和婆婆都是魔鬼!都瘋狂了!讓我馬上回家!」

千繪這樣喊叫時,猛烈的一掌打在可愛的臉上,幾乎脖子都會斷裂。

「住口!你已經是明治的妻子了。怎麽可以說不願意做妻子應該做的事!」

志麻用無情的動作把千繪的白色三角褲,像撕裂一樣脫下來。

「饒了我吧………」

空虛絕望的慘叫聲,在六坪的臥房裡發出迴音。

「千繪,你把雙腿分開,要檢查你的陰戶。如果不是處女就要受到嚴厲的處罰。」

志麻興奮的用充滿淫慾的聲音對媳婦宣告,就用手指撫摸處女的肉縫,確定陰核的敏感度和勃起的程度,也找到處女膜。被同性而且是婆婆撫摸性器的感覺,使美麗的年幼妻子痛苦,明治從牆壁的鏡子上盡情欣賞,抽搐的菊花蕾帶來愉快的觸感便明治陶醉。

「明治,這是很好的陰戶。毫無疑問是處女。而且她是習慣手淫的人。陰核異常地大又敏感。很快就會用皮鞭就能泄出來。千繪,你每天都玩弄這里吧?你不說出來就會受到到更羞恥的處罰。」

「不,那種事我說不出來,饒了我吧………啊,不要!」

志麻的手指在年輕的陰核用力摩擦。

「我會讓你說出來。你這個淫浪的女孩。明治,用皮鞭打她的屁股!」

過去百分之百是被虐待狂的母親,現在表演出同性戀男角的魄力,使明治非常感動,同時毫不留情的用皮鞭打在痛苦掙紮的美少女屁股上,還用手揉搓自己膨脹脈動的肉棒。一面玩弄自己充滿淫邪熱血的肉芽,還用二根手指撫摸自己的陰囊,同時把千繪的陰核包皮撥開,志麻的只穿一件襯裙的肉體,表現出淫靡的美感,都對明治形成強烈的刺激。美少女爲痛苦和羞恥哀求的表情,遠超過母子邪惡的預測,母子二個人不止一次的露出滿意的笑容,繼續用皮鞭和手指折磨。可是千繪只是痛若的從美麗的大眼睛流下淚珠,仍堅持不肯說出屈辱的回答。

「快回答!你這個倔強的女人。媽媽是我最愛的女人,決不仵你反抗。」

感到急躁的明治,就用皮鞭的柄尖刺菊花蕾。千繪的回答是甜美的痛苦悲叫,和美麗裸體的痙孿。志麻停止折磨陰核,在充滿淚珠的臉上,和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上,用手掌用力拍打,同時勉強克制想用自己的手刺破處女膜的沖動。剝開陰核的包皮産生的淫邪痛苦,就是現在的志麻都難以忍受的痛苦,還是黃花閨女的千繪能拚命忍耐,使志麻不敢相信。

「沒有關系,明治。不會輕易就答應,我們會更有樂趣。就用皮鞭打她的屁股溝。如果還不答應,就用針和火烤一定讓她說出來。」

「媽媽,把她的母親叫來,這樣讓千繪完成妻子的任務。媽媽也想折磨玩弄百合吧。」

「不,快樂要一件一件享受。要等千繪變成女人以後,再做那件事。」

(媽媽………快來救我,我要被野獸折磨死了!)

美少女無言的求救也沒有效,對她再度開始淫虐的行爲。

志麻的手指開始迅速動作,剝開處女肉芽的包皮,扭轉乳頭,明治手裡的皮鞭打在陰唇和菊花蕾以會陰上。千繪發出痛苦的哭叫聲,但也知道到了必需屈服的時候。爲了不要使親愛的母親百合變成淫獸母子的犧牲品,她告訴自己要接受任何殘忍的□辱。當第十三次皮鞭打在菊花蕾上時,不幸的少女忍不住說出屈從的話。

「我說………我從小學六年級時………就自己玩弄了………」

聽到含淚的告白,從志麻美麗的嘴唇發出勝利的冷笑聲。志麻和明治又發出很多問題,何時、何地、如何手淫,從幾歲開始有月經。

母親百合的肉體魅力,乳房和屁股以及陰戶的形狀和顔色。用皮鞭和手指的無情恐嚇,使千繪不得不回答。少女發出屈辱和痛苦的哭聲,不得不回答丈夫和婆婆的淫靡問題。千繪是九歲的春天開始有月經,十二歲時偷看到父母性交,也開始知道手淫的快感。

「千繪,你是無恥的淫浪女孩。從今天起,如果瞞著我和明治手淫就絕不饒你。現在我要你和以前一樣手淫,也要泄出來。明治,快來擁抱媽媽,讓媳婦看到相愛的母親和兒子,是怎樣熱烈性交的。啊………快插進來吧………」

聽到母親狂熱的呼喚,明治把啜泣的千繪抱緊,熱吻顫抖的香唇,掀開捆綁雙手的繩子,讓她站在鏡子的前面。

「你要用力扭動屁股手淫,我和媽媽要做真正的性交給你看! 一星期後在相同的旅館舉行熱鬧的結婚喜宴。雙方都是單親家庭,新娘又未成年,所以男女雙方的客人加起來也只有四十人。不過新娘非常可愛,從法國買來的豪華結婚禮服,第一流的菜肴,都使志麻和新娘的母親百合感到滿意。以董事長的工作名義,準備在後天開始到歐洲做蜜月旅行七天。晚上九點,新郎新娘和雙方的母親送走客人時,志麻淫亂的激情已經達到極限,對馬上就要成爲心愛兒子的性奴隸,二處處女花都要殘忍遭到摧殘時,雖然還裝出平靜的樣子,但志麻的眼裡已經點燃虐待狂的慾火。

因爲明治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性交,所以志麻異常興奮,使陰核的脈動和膨脹都超過以前。

想到千繪的可愛亂頭,和敏感而沒有見過男人的肉芽的快感,志麻覺得自己的陰核都快要爆裂。新娘的母親百合,身上穿著昂貴華麗的和服,而志麻本身穿的是夜禮服,夜禮服下面是赤裸的。志麻也看出百合在衣服下也沒有穿三角褲。新郎看有氣質而美麗的嶽母的眼睛,和母親一樣充滿淫邪的欲情,下在幻想成熟女人的陰戶,有什麽樣的形狀和顔色,陰核的大小與淫門和肛門的緊度。

從穿和服的身上仍能看出豐滿的乳房,而女兒出嫁時,母親的喜悅與悲傷使母親的眼睛濕潤,想到這樣的美女受到征服時,會露出痛苦和悲歎的表情,新郎的年輕巨大肉棒開始兇猛膨脹。

想到很快就從百合的嘴裡發出淫穢的屈服聲說。「明治………快一點給我插進來吧。」明治的龜頭就溢出透明的潤滑液,弄濕內褲的前面。發覺明治的反應,志麻只好把憎恨的眼光拚命的緩和,對百合露出虛僞的笑容。「親家母辛苦了,一定很累了吧。現在就我來照顧他們二個人,請你好好的休息吧。千繪的母親就是明治的母親,每天都歡迎你來家理玩,我也要和你做好朋友。明治,對不對?」

配合母親虛僞的寒喧,明治也做出溫柔的表情道謝,然後輕輕摟住百合的細腰在臉上親吻。「就像母親說的那樣,歡迎你來看千繪,做我母親的朋友吧。我也向你拜託。而且有這樣像千繪姐姐一樣年輕美麗的媽媽,我太高興了。」

最後的一句話怕愛嫉妒的母親聽到,是在百合的耳邊悄悄說的。「千繪,你的禮服真漂亮。你太可愛了,恨不得把你吃下去。」

聽到母親就在旁邊抱住新娘這樣興奮的說,明顯的臉上出現淫邪的笑容。「婆婆,我很幸福,我一定會阿明的好妻子。」還不知道丈夫是個冷血的淫獸,婆婆是淫猥的魔女,爲眼前的幸福陶醉的閉上眼睛更不知道他們對她尚未完全成熟的肉體正在估價。乳房是罩吧,但乳頭好像已經充分發達而敏感,屁股和大腿充滿彈性,恥丘也高隆起,恥毛是正適合十六歲的年齡。只要看到嘴唇就能知道,陰唇和陰核都有很好的發育,膣的縮緊度也一定很好,志麻想到這里就對美麗的媳婦産生凶暴的嫉妒。對明治還摟住百合的腰,好像甜言蜜語的樣子,志麻對明治也露出嫉妒的眼光,對明治表示滿意的眼神也點頭表示同意。

子宮和淫門好像有邪惡的慾火燃燒,充血膨脹的陰核爲期盼美麗處女的淫肉而脈動,溢出的蜜汁流到大腿上。「明治,差不多該走了。親家母和千繪都累了,明天你還有很多事,該回去休息了。」

「親家母,千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請你多多教導她吧。」百合含著眼淚向自已的睡袍里,在已經濕淋淋的陰唇和勃起的陰核上揉搓。

「啊………好舒服………。在明治把千繪變成女人以前,我想要處女的陰戶,我要徹底的折磨她,聽到她用可愛的聲音吠叫!」志麻自己扭動屁股,這時候她已經變成同性戀的男角,像魔女一樣的說。

這時候又想到,今晚□辱新娘的戲劇,是不是完全按劇本進行,在志麻的美麗臉上出現殘忍的淫笑。就好像子宮已經溶化,從肉門流出火熱的粘液,手指在那裡愛撫時,發出淫靡的水聲。應該很快從明治那裡傳來做信號的聲音。把皮鞭、繩子、假陽具、狗圜等淫虐用具裝進皮包里。

「阿明!快一點,媽媽要泄出來了!我要讓千繪的舌頭給我弄!」

就在拚命的忍耐不要一個人在這里泄出來時,聽到明治在二樓呼叫的聲音。

「媽媽!快來!媽媽!」

「不!不要叫媽媽!」

聽到千繪可愛的呼叫聲,然後是打到肉體發出的聲音,志麻知到淫虐的戲劇完全照劇本進行,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怎麽回事?這麽快就打架了嗎?怎麽可以這樣呢?」志麻帶著皮包走上樓梯時,勃起的肉芽,被千繪的可愛哭聲,以及明治急促的呼吸剝衣服的聲音,刺激得更敏感。

走進臥室時,看到下半身赤裸的明治,把千繪推倒在床上,還騎在她的肚子上,正粗暴的脫身上的衣服。美少女的雪白大腿,因爲掙紮在半空中飛舞,從撩起的裙子下,露出白色的三角褲。

「這是做什麽?對什麽都不懂的千繪,不可以這樣粗暴。」

被強烈的殘忍慾火燃燒的志麻聲音開始顫抖,但從皮包拿出自己最愛用的沾上淫液的紫色絲綢和尼龍的繩子。同時看著美少女的胸上露出醜惡的肉棒。那個東西好像和志麻用習慣的不一樣,好像比以前更巨大也更充滿魅力,使志麻對年輕美麗的媳婦忍不住産生邪惡的嫉妒和憎恨。這時候明治轉過頭來對母親露出淫邪的微笑,志麻也報以媚笑,然後拿出自己最常用的黑色皮鞭放在床邊。

現在終於要開始對年輕的媳婦做淫虐教育。

「千繪!不要哭。要看清楚!你也應該知到結婚的男女在床上做什麽事情。媽媽沒有教你嗎?爲什麽要反抗呢?」

明治發出虛僞的怒吼聲,抓住千繪□亂的頭發,在淚珠發出光澤雪白臉上掌摑。

「快看!我這個勃起的肉棒!把這個東西插入你的陰戶里,就表示我們是夫妻了。快張開眼睛看清楚!」

千繪對自己的丈夫,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流出眼淚哭著說。

「明治………我怕。饒了我吧………不要這麽凶暴………我快要羞死了。」

美少女的臉色蒼白,轉開臉不敢看男人醜怪的肉棒啜泣。看到這樣可愛的羞恥和反抗的模樣,志麻眯縫起眼睛,用力揉搓在睡袍下充滿騷癢感的陰核。

「媽媽,這個女人太倔強,氣死我了。」

「從第一次就這麽性急是不行的。千繪還是高中生的小女孩。突然看到那樣可怕的東西,她會嚇壞的。媽媽會慢慢說給她聽,你到樓下喝咖啡鎮靜一下吧。」

「好吧,這里就交給媽媽了。」

明治對媽媽露出笑容走出臥室。志麻抱起雙手蓋在臉上哭泣的美少女,在眼淚潤濕的臉上親吻。

「千繪,原諒明治吧。他真是壞孩子,第一次就讓這樣可愛的新娘嚇得哭泣。男人的身體那麽可怕嗎?是第一次看到嗎?」

「是………媽媽………第一次看到。」

少女用可愛的鳴咽聲回答,又好像想起醜陋的巨大肉棒,全身顫抖。「是嗎?可是任何男人在擁抱心愛的女人時,都會變得那樣又大又硬。不論我或你的媽媽,第一次時是又怕又羞,而且又很痛。可是很快就會習慣,把那個東西插入肉縫里時,會覺得很舒服。對少許的疼痛或羞恥必需要忍耐,不然就不能做個好妻子。你討厭明治嗎?」

志麻用邪惡的甜美聲對千繪悄悄說完,就吻美少女的像花瓣般的嘴唇,手在三角褲上像迫不急待的撫摸處女的肉縫。

「啊………媽媽………不要那樣………羞死了………」

可愛的少女做夢也沒想到婆婆會有這種舉動,皺起眉頭掙紮,可是志麻的手更用力。

「千繪,你不要動。婆婆會讓你更舒服。教你女人的快樂滋味。」

在手指上感受到陰核已經充血變硬,還有從處女的肉縫溢出的粘液時,刺激的充滿淫邪血液的志麻的乳頭和陰核猛烈顫抖。

「不要摸那裡………饒了我吧………」

雖然用可愛的聲音哀求,但志麻她的反應知道她是一個手淫的習慣者。

「嘻嘻嘻,千繪,很舒服了嗎?每天都是自己愛撫這個又硬又淫蕩的肉芽吧。那時候你在心裡想什麽呢?你是不是看過媽媽和爸爸以外的男人性交呢?」

志麻陶醉在折磨美麗年輕媳婦的快感里,把淺紅色的襯裙拉到隨著哭泣不斷起伏的,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上,也粗暴的取下乳罩。

「這是多麽可愛的乳房和乳頭!」

志麻用手指在新鮮的乳頭上輕輕撫摸,也在膨脹變硬的乳房揉搓。千繪把臉靠在志麻的肚子上啜泣,半裸的年輕肉體突然緊張後顫抖。透過薄薄的三角褲,濕濕火熱的花瓣夾緊志麻的手指。

「你泄了,是很舒服嗎?從今天起,每晚有婆婆和明治給你玩弄這里,讓你很舒服。可是只有我和明治的命令時,你自己才能玩弄這里。如果瞞著我們偷偷玩弄這里,你會受到嚴厲的處罰,那樣的處罰會讓你後悔是個女人,知道嗎?」

志麻這麽熱情的說,同時也變成同性戀的男角。

「千繪,聽清楚了嗎?」

再一次用力擰一下火熱脈動的年輕陰核。

「是………媽媽………」

美少女用快要聽不見的聲音說完微微點頭。

「這樣就對了。可愛的媳婦,對丈夫和婆婆的話要徹底的服從。尤其是在床上絕對不許可反抗。我過去就是這樣的。千繪也要快點學會床上的禮貌,做一個最標準的妻子。今夜是第一天,我會仔細的教你明治最喜歡的做法。」

聽到從婆婆豔麗的嘴裡吐出蠱惑性的淫話,純潔的少女全身顫抖著哭泣。

「你還沒有回答。要主動的露出陰戶給丈夫看,還是選擇捆綁後吊起來用皮鞭打呢?」

美少女在淫虐的威脅下,可愛的嘴唇忍不住顫抖。(這個女孩太可愛了,在明治和她性交前,我要先盡情的折磨她,讓她發出可愛的哭聲!)志麻對自己的火熱子宮和勃起達到極限的陰核,感到異常的刺激,拿起皮鞭,在少女哭濕的雪白臉上輕輕的碰一下。這時候突然發現全身赤裸的明治,在健壯的身體中心勃起巨大的肉棒,面帶淫笑,靠在房門上喝咖啡。

「快回答,你要選擇那一種。」

志麻用粗暴的聲音說完,就把少女的雙腿分開,在兒子面前露出因沾上淫水能透明看到的處女肉縫。

「媽媽,原諒我吧,那種事情我都做不到,求求你讓我回家吧!」

「這樣就沒有辦法了。只有赤裸的把你綁起來,要處罰你到自己跪在明治的面前舔大肉棒爲止,我一定會讓你自己說出要求性交的話。」

「不,我做不到的,怎麽可以給她看………」

少女發出絕望的哭叫聲。

「千繪,你可不要後悔。明治,你過來。媽媽會讓這個愛反抗的媳婦完全服從。現在要赤裸的把雙手綁在背後,不要看她這樣可愛的模樣,她是經常手淫的人,剛才媽媽用指就讓她痛快的哭泣。無論如何都不肯做你的女人時,就把她的母親叫來,讓你和她的母親性交給她做示範,快把她綁起來吧。」

明治第一次看到母親變成男角的模樣,同時向拚命反抗的美少女走過去。

「在我給她破瓜以前,先讓我看一看她舔媽媽的陰戶,和同性戀的樣子。一定會用很可愛的聲音唱歌吧。

「你要看什麽都可以。在她變成你的奴隸以前,媽媽要變成殘忍的魔鬼。啊!這是多麽又大又硬的肉棒,千繪的處女的肉洞會裂開,和屁股的洞變成一個了。」

志麻這樣說著就騎到瘋狂掙紮的美少女身上,同時好像很疼愛握緊兇猛的肉棒。想到美少女還沒有男人經驗的新鮮淫門,會把這個東西吞下去,就在她的面前使明治發出痛快的哼聲,就非常嫉妒,恨不得把她殺死。明治好像看出母親的嫉妒和憎恨,就熱情的抱緊,雙手伸入睡袍下,握緊豐滿的乳房,愛撫最熟悉的濕淋淋的陰核和肉洞。

「媽媽,我愛你。就是和她結婚,我和媽媽的關系是不會變的。媽媽的像火熱蜜壺的陰戶,是只有緊的少女的肉洞無法比較。最好讓千繪知道媽媽是我最愛的女人。千繪是我和媽媽的奴隸。」

「明治,我聽你這麽說真高興。這樣吧,就用沾上媽媽淫水的肉棒,讓千繪變成女人吧。媽媽想要了!」

可憐的年輕妻子,看到被亂倫的肉愛緊密結合的男女,擁吻和愛撫的婆婆和丈夫,已經忘記掙紮,呆呆的看著他們的表演。亘相確定彼此的愛情沒有變化後,母親和兒子好像很難舍的離開身體,明治把失去反抗意志的呆若木雞的千繪雙手捆綁,從床上拉下來讓她站在全是鏡子的牆前,抓緊捆綁的繩子。

「千繪,你不聽話就要受罪了。」

明治在嚇得發抖的美麗新娘的脖子上輕吻,同時愛撫還沒有完全成熟的可愛乳房和充血的乳頭,用令人聽到會害怕的溫柔聲音說。

勃起的肉棒在年輕屁股的肉溝摩擦菊花蕾。

「明治,饒了我吧。不要對我做出可怕的事。我怕………想回家………」

可愛的哭求聲煽動虐待的慾火,肉棒不由得跳動。

「怎麽會對可愛的千繪做可怕的事,只要你聽從我和媽媽的話。」

志麻的臉上露出邪惡的淫笑,走到啜泣的年輕媳婦身邊,掀開睡袍的腰帶,扭動一下身體讓睡袍落在地上,露出淺藍色襯裙和豐滿的肉體。

「千繪,怎麽樣?媽媽的身體很美吧。你的媽媽百合大概也有很美的裸體。有一天會讓你們在這里排列同時性交。」

聽到自己的丈夫說淫獸般的話,可憐的少女大聲哭泣,扭動被綁起來的身體。

「你和婆婆都是魔鬼!都瘋狂了!讓我馬上回家!」

千繪這樣喊叫時,猛烈的一掌打在可愛的臉上,幾乎脖子都會斷裂。

「住口!你已經是明治的妻子了。怎麽可以說不願意做妻子應該做的事!」

志麻用無情的動作把千繪的白色三角褲,像撕裂一樣脫下來。

「饒了我吧………」

空虛絕望的慘叫聲,在六坪的臥房裡發出迴音。

「千繪,你把雙腿分開,要檢查你的陰戶。如果不是處女就要受到嚴厲的處罰。」

志麻興奮的用充滿淫慾的聲音對媳婦宣告,就用手指撫摸處女的肉縫,確定陰核的敏感度和勃起的程度,也找到處女膜。被同性而且是婆婆撫摸性器的感覺,使美麗的年幼妻子痛苦,明治從牆壁的鏡子上盡情欣賞,抽搐的菊花蕾帶來愉快的觸感便明治陶醉。

「明治,這是很好的陰戶。毫無疑問是處女。而且她是習慣手淫的人。陰核異常地大又敏感。很快就會用皮鞭就能泄出來。千繪,你每天都玩弄這里吧?你不說出來就會受到到更羞恥的處罰。」

「不,那種事我說不出來,饒了我吧………啊,不要!」

志麻的手指在年輕的陰核用力摩擦。

「我會讓你說出來。你這個淫浪的女孩。明治,用皮鞭打她的屁股!」

過去百分之百是被虐待狂的母親,現在表演出同性戀男角的魄力,使明治非常感動,同時毫不留情的用皮鞭打在痛苦掙紮的美少女屁股上,還用手揉搓自己膨脹脈動的肉棒。一面玩弄自己充滿淫邪熱血的肉芽,還用二根手指撫摸自己的陰囊,同時把千繪的陰核包皮撥開,志麻的只穿一件襯裙的肉體,表現出淫靡的美感,都對明治形成強烈的刺激。美少女爲痛苦和羞恥哀求的表情,遠超過母子邪惡的預測,母子二個人不止一次的露出滿意的笑容,繼續用皮鞭和手指折磨。可是千繪只是痛若的從美麗的大眼睛流下淚珠,仍堅持不肯說出屈辱的回答。

「快回答!你這個倔強的女人。媽媽是我最愛的女人,決不仵你反抗。」

感到急躁的明治,就用皮鞭的柄尖刺菊花蕾。千繪的回答是甜美的痛苦悲叫,和美麗裸體的痙孿。志麻停止折磨陰核,在充滿淚珠的臉上,和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上,用手掌用力拍打,同時勉強克制想用自己的手刺破處女膜的沖動。剝開陰核的包皮産生的淫邪痛苦,就是現在的志麻都難以忍受的痛苦,還是黃花閨女的千繪能拚命忍耐,使志麻不敢相信。

「沒有關系,明治。不會輕易就答應,我們會更有樂趣。就用皮鞭打她的屁股溝。如果還不答應,就用針和火烤一定讓她說出來。」

「媽媽,把她的母親叫來,這樣讓千繪完成妻子的任務。媽媽也想折磨玩弄百合吧。」

「不,快樂要一件一件享受。要等千繪變成女人以後,再做那件事。」

(媽媽………快來救我,我要被野獸折磨死了!)

美少女無言的求救也沒有效,對她再度開始淫虐的行爲。

志麻的手指開始迅速動作,剝開處女肉芽的包皮,扭轉乳頭,明治手裡的皮鞭打在陰唇和菊花蕾以會陰上。千繪發出痛苦的哭叫聲,但也知道到了必需屈服的時候。爲了不要使親愛的母親百合變成淫獸母子的犧牲品,她告訴自己要接受任何殘忍的□辱。當第十三次皮鞭打在菊花蕾上時,不幸的少女忍不住說出屈從的話。

「我說………我從小學六年級時………就自己玩弄了………」

聽到含淚的告白,從志麻美麗的嘴唇發出勝利的冷笑聲。志麻和明治又發出很多問題,何時、何地、如何手淫,從幾歲開始有月經。

母親百合的肉體魅力,乳房和屁股以及陰戶的形狀和顔色。用皮鞭和手指的無情恐嚇,使千繪不得不回答。少女發出屈辱和痛苦的哭聲,不得不回答丈夫和婆婆的淫靡問題。千繪是九歲的春天開始有月經,十二歲時偷看到父母性交,也開始知道手淫的快感。

「千繪,你是無恥的淫浪女孩。從今天起,如果瞞著我和明治手淫就絕不饒你。現在我要你和以前一樣手淫,也要泄出來。明治,快來擁抱媽媽,讓媳婦看到相愛的母親和兒子,是怎樣熱烈性交的。啊………快插進來吧………」

聽到母親狂熱的呼喚,明治把啜泣的千繪抱緊,熱吻顫抖的香唇,掀開捆綁雙手的繩子,讓她站在鏡子的前面。

「你要用力扭動屁股手淫,我和媽媽要做真正的性交給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