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偷喝奶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4)

夏夜,風微涼。

明達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裡拿著遙控器,大拇指按遍每一顆按鍵。並不是電視節目太無聊,也不是想虐待手中這根半壞的遙控器,他只是想用轉換頻道的方式來假裝自己在看電視而已。假裝看電視?這不就表示他的目光並不是在螢幕上嗎?沒錯,當對面坐著一個大胸脯的女人時,任誰都不會管電視機裡在演些什麼東西的。

而坐在對面的人是誰?她誰都不是。她是剛生下一名男嬰的婦人,也就是明達34歲的母親-湘如。

明達的媽,長相普通,並無特別吸引人之處。照理說,一個不能讓男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女人,戀愛史該是乏善可陳才對。然而,事實卻剛好相反,在她的少女時期,身邊可是擁有許多的追求者呢。何故?說穿了其實很簡單,不過就是她擁有一對36E,走起路來會左搖右晃的大奶子而已。與其娶一個容貌艷麗胸部扁平的女子,不如找一個長得不難看卻有傲人胸圍的女性來共渡一生,這是明達那從事貿易日進斗金的父親,最後會選擇迎娶湘如的原因。

言歸正傳,話說湘如為了翻閱置於桌上的雜誌,身子不覺往前傾了一些。不傾還好,這一傾可是讓明達頭暈目眩,久久無法自己。電視上,「美乃姿」歌手Jolin的歌聲,此刻已吸引不了忠實歌迷明達的注意力。也就是說,號稱「少男殺手」的她,敗給了一道深溝,敗給了兩顆白皙的半圓球。

湘如身上穿的橘色緊身T恤,T恤上的V字型領口,領口的中央地帶,遠看似多了一條黑色的拉鍊。然而,身為班上「榜首」的明達畢竟不是白癡,他清楚知道那絕對不是拉鍊,而是兩顆夠大的乳房經過擠壓所製造出來的陰影效果。「如果讓我選擇死法,我選擇被媽的乳房夾死!」這個念頭被眼前的「一道春光」震到了明達的腦海中。「如果早生幾年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認識媽,可以追她,可以……」「嘿嘿…說不定還能和媽嘿咻嘿咻呢。」

就在明達胡思亂想心猿意馬之際,湘如的眉頭皺了起來,臉色因為疼痛而些微扭曲。發現到母親臉色的異樣,明達甩了甩頭,甩掉腦中的綺想,連忙問道:「媽,妳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去看醫生?」湘如把頭擡起,看了看明達。不知是想到些什麼,她突然臉一紅,接著揮了揮手,表示沒事。

看到母親的臉冒出幾滴冷汗,明達再問道:「真的沒事嗎?我看我還是載你去看病好了。」語畢,他由沙發上站起身來,掏出放在口袋中的機車鑰匙。當明達走到大門口,預備發動機車時,背後傳來了母親斷斷續續的聲音,說道:「我真的沒事。只…只是…只是『漲奶』而已……」

明達傻傻地站在大門旁邊,原本移動的腳步,因為「漲奶」二字停了下來。其實他不是不曉得什麼叫漲奶,他停下腳步的原因,乃是為了由母親口中吐出的這個「奶」字。如果不是相當難受,他知道平時重視形象的母親,是絕對不會讓此字由口中脫出的。就在他想到方法解決母親問題的時候,心裡卻有股聲音要求他「裝傻」。既然第六感要他裝傻,明達當然從善如流,他知道人類的第六感,十之八九是不會出錯的。

人如果懂得裝傻,不但能少惹些麻煩,有時還會帶來一些意外的收穫。

明達走到母親的身旁,問道:「媽,漲奶不是很難受嗎?弟弟又被老爸帶到醫院健康檢查了,怎麼辦?」裝傻也不能太過分,如果身為資優生的他,問母親何謂漲奶的話,那接下來的故事也就很難發展下去了。(不過筆者認為,台灣的教育確教出了一堆白癡。看看政壇亂象,即可得知。)

「如果…如果有人幫我把乳汁吸出來,那就好了……」湘如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害羞的低下了頭,她害怕接觸到明達的目光。即使心癢難耐,明達仍裝做一臉老實的問道:「有人?媽,妳是說我嗎?」湘如「噗滋」一聲笑了出來,說道:「難到你不是人嗎?問這什麼傻問題?真不曉得你是怎麼保送上高中的?」明達答道:「甄試又沒有考這個!」又說:「媽,真的可以嗎?」

不疑有他,湘如以行動做了回答,她把上衣和胸罩拉到距離乳頭上緣幾公分的位置。當那兩顆白皙渾圓的乳房,脫離衣物的束縛,進入明達的視線時,明達的老二馬上有了反應。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有人說思想是世界上最快的速度,不過我倒覺得勃起的速度,要比什麼鳥思想快上許多!」

明達蹲下身子,看著母親生產過後,色澤由淺變深的乳頭。在得到母親的許可之後,明達微微張開了雙唇,將右邊的奶頭一口含入嘴中。用眼角的餘光偷瞄了湘如一下,他發現母親的臉色紅潤異常,有如一朵盛開的玫瑰。當溫暖微酸的乳汁源源不絕的流入口中時,明達忍不住在心中罵了他那不滿週歲的老弟一聲:「臭小孩!能吸吮這麼一雙美乳,真是便宜你了!另外,你害媽的乳房變得有些下垂,這筆帳看我怎麼跟你算。」人就是這麼一種不知感恩的動物,明達沒有想到一點,今天若不是託他老弟的福,母親又怎會輕易把奶子露了出來讓他吸吮呢?

在喝奶的同時,明達大起膽子,在另外一邊裸露的乳房上偷摸幾把。湘如先是被嚇了一跳,由於她沒有想到平時乖巧的兒子,此時早是一個精力旺盛的青年了。因此她告訴自己,明達的動作,不過是不小心而已,實在不須要大驚小怪。

不知過了多久,湘如被自己的生理反應嚇了一大跳。看著兒子含著自己乳頭的模樣,她察覺到蜜穴開始分泌出些許的淫水。「怎麼會這這樣?我怎麼這麼淫蕩?他是我兒子,我怎能有反應呢?」其實,有反應並不是湘如的錯。打從她懷孕的第三個月起,直到目前為止,她已是將近一年未嘗過魚水之歡了。她的老公已懷孕期間不宜做愛為由,堅持不肯與她行房。想到這裡,湘如不禁暗罵一聲:「哼,死鬼!竟然用這種藉口,光明正大到外面玩女人。」

這一邊,當明達發現母親並未阻止他的偷摸行動時,他開始用舌尖輕碰著母親的乳頭,不時還用牙齒咬它那麼一下。然而,就在他享受這種隨時被母親喝斥的刺激時,他發現母親的手,不知何時已按到了他的後腦勺上。就在母親發出一陣一陣的悶哼聲時,他不得不開始懷疑母親的表現了。「難道媽……對了!從媽懷孕開始,老爸上酒家的次數就愈來愈多,也許……」

一想到母親也有她生理上的需求,再看看母親對他動作的反應,明達的手已進入了湘如的裙子之中,此刻正放在她的大腿上不停的撫摸。「再兩吋,再一吋,再前進一點點,我就能摸到母親的肉穴了。」

就在明達摸到幾根湘如外露的陰毛時,門外傳來了一陣剎車聲。

「好了!你爸回來了。」湘如推開明達,站起身子,連忙將上衣與胸罩穿回正確的位置上。下腹部似被硬物碰撞,湘如低下頭,看見明達褲襠上搭起了一個特大號的帳棚。玫瑰花辦上家幾滴血,就是湘如與明達四目相交時,湘如臉龐的顏色。沈默是尷尬的助燃物,為了裝做沒事的樣子,湘如故做鎮定道:「回你的房間,別讓你爸看見你嘴角上的……乳汁……」

走在上樓的階梯上,明達不甘願的心情,在聽到父母的對話後有了轉變。「從明天起,我要到美國洽商,一個禮拜後才會回來……」接下來的話,明達沒有聽到。不過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今天未能完成的事,明天也許就能達成。

的確,只要有明天,人就還擁有無限的可能和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