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禮拜六的晚上,紓羽和媽媽曉書兩個人待在家裡

曉書翻看著雜志,而紓羽則無聊的轉著電視.紓羽放下遙控器,轉頭看著曉書說:「媽,今天爸爸和弟弟和妹妹都不會回來嗎?」

曉書放下雜志:「對呀!今天你妹妹過生日,爸爸和小傑要幫他過生日」紓羽:「真好,那今天晚上好無聊喔!」曉書笑著說:「小浪女又在想肉棒囉?才不過一個晚上就忍不住啦!」紓羽笑著抱住媽媽:「難道媽媽不想要嗎?看我搔妳癢!」

說著紓羽將手伸入曉書裙內,用手指頭來回搔弄著曉書的下體.曉書登時臉頰泛紅:「小壞蛋,看媽媽的!」曉書不甘示弱,也動手搔著紓羽的下體.母女倆玩了一陣,都不禁動起情來.

曉書:「小羽,我們用按摩棒玩吧!」紓羽:「我才不要,我想要熱呼呼的肉棒和精液.」曉書:「可是這麼晚上哪找啊!」紓羽靈機一動:「媽媽你找爸爸的那些同事啊!就是上次妳被輪奸的那些人啊!」曉書:「嘖!多久的事了,妳還記得.」紓羽笑著:「我們家還不是因為那捲李太太輪奸記錄像帶才改變的.爸爸就是看了那捲錄像帶才強奸我的.」曉書回想著那一次,不禁春情勃發,於是站起身來,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

嘟….嘟….兩聲後,電話接通了「喂?」紓羽嬌滴滴的說:「喂,是我啦!」「原來是李大嫂喔!有事嗎?」「我找你能有什麼事,人家想那個啦!」

「喔~~大嫂又欠幹囉!沒問題」「那你再幫我找三個人來」「三個….大嫂妳撐得住嗎?」「放心,你來就是」曉書掛斷電話,將紓羽從沙發拉起來:「來準備準備吧!」

母女倆來到遊戲室,這個隱密的房間是李家用來擺放淫具用的.曉書將衣櫃打開,裡面有幾十件情趣內衣,曉書挑了一件黑色蕾絲邊胸部縷空吊帶裝,紓羽則挑了件粉紅色的兩截式吊帶裝.當然都是沒有內褲部分的,在李家已經很久沒人穿內褲了.母女倆將彼此的長發挽起來後,便走回客廳,此時門鈴剛好響起.

紓羽:「我去開門」紓羽走到玄關,將門打開,門外的四人看到開門的是一個三點全露的小女生,不禁嚇了一跳.紓羽福了一福:「各位叔叔請進吧!」四個男人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其中一人:「要脫鞋子嗎?」紓羽抿嘴一笑:「鞋子要脫,褲子也要脫喔!」說著紓羽往前摟住一人:「妳是王叔叔吧!我好喜歡你的強壯喔!一個晚上奸得我媽媽唉聲連連,讓我先幫你脫褲子吧!」

紓羽蹲下來脫下小王的長褲,將內褲也脫下來,小王早已勃起的肉棒硬挺在紓羽面前,紓羽按奈住想將肉棒含住的衝動,站起來將其它三人的褲子也脫下.紓羽將四件褲子折好放在門口的櫃子,便說:「請跟小妹進去吧.」從方才便一直盯著紓羽的巨乳和豐臀的四人回過神,便跟著眼前不斷左右搖晃的肉臀走入客廳.

來到客廳,紓羽站到曉書旁,挽著曉書的手,,母親美豔動人,女兒清純可人,母女倆站在一起,當真是美不勝收.

曉書故作嗔怪著說:「小羽你怎麼這麼慢啊!你在門口被插了幾次了啊!」說著轉過頭去,用一雙媚眼看著前方的男人:「不好意思,這是我女兒紓羽,天性淫蕩.」紓羽:「哪有啊,人家只不過幫他們脫褲子而已.」曉書不理她,說:「小王小陳好久不見啦…這兩位是?」

小王指著其中一個沒有戴眼鏡的說:「這是阿德」接著指著另一位帶著眼鏡的說:「這是小林,他們都是新來的同事,還沒嘗過大嫂.」曉書媚笑著說:「兩位帥哥好啊!」兩人不知所措的點頭回答.曉書看著他們被自己的媚姿逗弄著手忙腳亂,不禁咯咯的笑了出來.紓羽:「媽媽你怎麼還沒請客人坐下啊?」小王說:「沒關系沒關系,我先弄個東西」小王從手提袋中取出攝影機,再拿出三腳架架好.曉書看到笑罵著:「死鬼,又要搞那一套囉」小王笑著:「當然囉,大嫂你主演的每部片子看過得人都說讚呢!好不容易等到妳發騷叫我們來幹妳,當然要拍下來啦!」

說完,小王和小陳便在右邊的沙發坐了下來,阿德和小林便在左邊的沙發坐下.因為左右邊的沙發都是雙人座的,兩個大男人坐下後根本就沒有額外的座位.曉書說:「兩個年輕帥哥就由我來照顧囉,女兒你就坐在王叔叔和陳叔叔的腿上.」曉書豐滿的臀部便往阿德和小林的中間坐了下來,柔軟的屁股壓的兩人舒服透了.曉書將手張開環住兩人說:「盡量摸啊!你們沒看到我女兒已經爽翻天了嗎?」

紓羽一坐下來,連話都來不及說,飽滿的嘴唇就被小陳蓋住,被貪婪的吸吮著,而小王則對紓羽豐挺的雙乳愛不釋手,張口將一邊乳頭含著,並揉捏著另一邊的乳房.

曉書主動的將嘴親往阿德,跟阿德打起舌戰,小林也玩起了曉書巨大的雙乳.小陳在品嘗了紓羽的雙唇後,從手提袋拿出了幾罐啤酒,並且將遞了兩罐給阿德和小林.曉書:「我怎麼沒有?」紓羽看著小陳遞給小王,也說:「人家也沒有?」小陳笑著指著自己的嘴巴說:「兩位美人要用我們的嘴巴喝.」母女倆登時俏臉飛紅.

小王拿起啤酒,先喝了一口,再喝一口含住.將臉湊往紓羽的臉.紓羽將嘴張大,蓋住小王的緊閉的嘴唇.接受感受到一股冰涼的液體流入口中,小王將混滿了自己口水的啤酒盡數吐進紓羽的口內.紓羽慢慢地將啤酒喝下去,才剛喝完,小陳也將嘴靠過來,紓羽再張嘴將酒吞入.

曉書也跟左右兩人吞吐了幾回,說:「我們玩些不一樣的吧!你們將我的屁股擡高……對對對,就是這樣不要動喔!」紓羽將雙腿張開,顯露出兩腿中間的肉縫.小王看到一邊揉著紓羽的奶子一邊說著:「小淫女妳媽媽那麼快就露屁股啦!是等不急了嗎?」

曉書拿起啤酒,先用手指將肉縫撐開,再將啤酒倒入自己的肉穴中.曉書將半罐啤酒倒幹淨,笑著說:「誰要喝啊!冰涼的蜜汁啤酒,要吸幹淨喔」小林將嘴張大,蓋住曉書的肉縫,再用力的吸著肉穴中混和著曉書蜜汁的啤酒.直到啤酒被吸光,小林依舊用舌頭舔弄著眼前鮮紅色的肉穴.曉書呻吟著:「啊….啊……不行喔….阿德也要喝哩…..嗯嗯嗯….你們輪流喝嘛………」

小陳看著曉書的淫姿說:「這個厲害,小妹妹你會嗎?叔叔也想喝妳的蜜汁啤酒欸!」紓羽不甘示弱的張開大腿,小王和小陳也喝起了紓羽的蜜汁啤酒.

一直喝到啤酒喝完,曉書和紓羽也因為肉穴的快感進入了陶醉狀態.小王將手指插入紓羽的小穴中說:「現在我們讓這對淫亂母女的肉穴熱起來吧!」曉書和紓羽的肉穴很快的插滿了從左右來的手指,母女倆立時呻吟了起來.隨著手指的動作越來越快,淫叫聲也越來越激烈.

小陳提議說:「我們來讓這兩個淫穴吐口水,比賽誰吐得比較遠吧!」其它三人紛紛叫好,曉書的穴因不知被多少人幹過,所以倆人四隻指頭很容易的就在裡面抽插著.而紓羽才被開發不久,幼嫩的肉穴還不是說很大,所以小王便負責抽插,而小陳便負責逗弄著陰唇上方的肉芽.

曉書和紓羽此時完全沈醉於四人激烈的指奸下,腦筋一片空白,只知道放開喉嚨淫叫著.不一會兒,母女倆身體一陣抖動,四人同時將手指抽離肉穴,從肉縫深處射出兩道銀光,眾人一陣歡呼,觀看著大量混濁的淫液像噴泉般湧出.

因為小陳小王的「分工合作」,紓羽的口水射得較遠,小王將紓羽無力的右手舉高:「淫蕩女兒獲勝!」

小陳摸摸紓羽的臉頰:「乖妹妹,我們讓妳爽了那麼久,現在應該輪到妳讓我們爽了吧!」說完架起紓羽雙腿,將肉棒插入紓羽濕潤的肉穴「還真緊呢!不愧是16歲的嫩穴」紓羽才剛要淫叫起來,嘴巴立時被小王的肉棒堵住,小王捧住著紓羽的頭,奮力的抽插著:「喔喔,小淫女前面的穴也很讚,里頭還有舌頭頂著呢!」

曉書因為身經百戰,潮吹過後,便跪了下來:「你們站起來吧!換我服務你們的肉棒.」曉書握住眼前的肉棒,伸著舌頭左右舔弄著.阿德和小林一邊享受著被舔的快感,一邊觀看著紓羽被前後夾攻.

曉書一陣舔弄過後,小林摸摸曉書的頭:「大嫂我和阿德想玩三明治可以嗎?」曉書笑著:「可以啊!隨便你們.」於是阿德和小林分別跪在曉書的前和後面.曉書先向後傾,將肉穴撥開讓阿德插入,再往前倒在阿德身上,讓小林將自己雙股分開,露出里頭的菊花洞.小林先把頭低下舔著眼前的菊花洞.等到沾滿了口水之後,擡頭將肉棒對準後緩緩的插進去.兩人緊緊的將曉書擠在中間,曉書不停的扭動腰支,小林和阿德也一前一後的交換抽插著.

曉書的嘴唇被阿德封著,整個客廳雖然戰況激烈,卻聽不到母女倆的淫叫聲,只剩下肉體的碰撞聲還不時從男人口中傳出的讚歎聲.

不知過了多久,小陳說:「各位,我不行了,這小妞的屁股讓我太爽了,我要射了」小林:「陳哥等一下,我也不行了,我們數一二三一起射吧!」

一…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