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藥迷惑的女孩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1)

小香是某私立高中的學生,清純的面孔加上傲人的身材,使她受到全校男生的青睞,當然無論到何處都一定會成為男人目光的焦點。 「唉﹍﹍真無聊﹍﹍」小香躺在沙發上,無力地埋怨著:「爸媽到底跑到哪去嘛,我都快餓死了﹍﹍」

牆上的鐘已指到八點,小香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算了,我還是自己先到外面吃吧!」她心想正打算出門時,門鈴聲卻突然響了起來。 「難道是爸媽回來了嗎?也拖得太晚了吧!」小香打開大門,看到的卻是一名陌生男子。

「你是﹍﹍」「抱歉,我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你父親的同事,你父母臨時有事,要到國外處理一些事務,大約要七、八天才會回來,他託我來照顧你這幾天的生活,請多指教!」「喔﹍﹍」小香雖然還有些疑惑,但還是讓他進來了。

「對了,我的名字叫杉山,直接叫我就行了,敬語就免了吧!你一定餓壞了吧,我帶了便當來了。」他在小香的對面坐了下來,直到現在,小香才能仔細打量他的面貌,他看來十分年輕,似乎只有二、三十歲上下,長得也算清秀,猜想他應該是父親公司裡的新進職員吧。

用完餐後,小香便到房間讀書,大約十分鐘後,小香感到自己的身體漸漸發

熱,汗水不停的滲出,整件製服都濕透了,使得制服緊密的貼在身上,下半身的

騷癢感越來越甚。

「啊﹍﹍怎麼突然﹍﹍」小香滿臉通紅,手情不自禁的摸向已經濕透了的下體,隔著內褲揉搓著陰核,另一隻手也沒閒著,不停來回撫摸著乳房。 「奇﹍﹍奇怪,為什麼﹍﹍我會變得如此﹍﹍的情慾高漲呢﹍﹍?」伴隨著喘息聲,小香用模糊不清的聲音說道。 「你想知道嗎?」

小香被門外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望向聲音的出處,杉山正靠在門邊,露出自信的微笑。 「是春藥﹍﹍已經加在剛剛的便當裡了。」「咦﹍﹍?」「怎麼樣,效果還不錯吧,這可是我千辛萬苦弄來的喔!」杉山一步步向小香逼近。

「不要﹍﹍不要過來!!」小香雖然還穿著制服,但濕透的程度已經從外面可以一覽無遺的看透,就像半裸一般。 「哼,我才不會強迫你呢,差不多再等一會,春藥的藥效就快達到極點了,到時候﹍﹍我才要看看你怎麼求我!」杉山索性坐了下來,慢慢欣賞眼前這個美少女的肉體。

「啊﹍﹍不要看!」小香雖然盡力壓抑住想要自慰的慾念,但是正如杉山所言,藥效逐漸在身體內擴散開來。理智敗給了慾念,小香再度把手移向陰戶,把內褲撥開,直接把手指插入小穴之中,淫水已經溢得滿地都是。 「我﹍﹍好熱﹍﹍這種感覺﹍﹍」小香不由自主加快插入的速度,同時也玩弄著豐滿的雙乳。

「真是淫蕩的姿態呀﹍﹍你真的是高中生嗎?」「不要再說了﹍﹍我﹍﹍」「你的小穴似乎很享受呢!淫水流個不停﹍﹍」「﹍﹍」小香羞得說不出話來。聽見杉山猥褻的話語,她再也無法壓抑逐漸升高的快感,雖然心裡否認杉山的話,但是身體的反應卻忠實的表現出來。面對即將來臨的高潮,小香的動作加大,喘息聲越來越急促。

「不行了!要去了!」手指深深的插入小穴,肉壁因高潮而開始收縮,小香

纖細的身體抵擋不住如此強烈的快感,整個人癱軟在地。 「哼﹍﹍這麼快就洩啦﹍﹍接下來還有更好的呢!」

雖然我知道迷藥讓她全身無力,事後也會忘記發生何事,小香開始哭泣,直說「不要...不要...拜託你...嗚...」可是聲音很微弱,她愈是掙扎我愈是激動,我開始語無倫次地說話「為什麼妳長的這麼可愛皮膚又那麼白,讓我這麼想幹死妳!」

「求求你...放過我...嗚...」她全身發抖地求我。 「媽的!乳暈這麼小又是粉紅色的,一定沒被人幹過,今天我一定要把妳幹到死!」我邊用力搓揉她的奶子邊吸允她的乳頭。「啊...不要...嗚...拜託你...」她愈哭愈激動。

「讓我仔細看看妳的陰道,幹!為什麼妳沒長毛?陰蒂還是粉紅色的,洞那麼小我要把它幹破!」「不要...嗚..不要...求求你..嗚...」她開始無力地掙扎。小香愈是掙扎我愈是想幹她,我立刻將我的龜頭塞進她那超小的陰道口,兩片粉紅色小陰唇完全包不住,

雖然她的淫水還不夠多可是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於是我面對她雙手抓著她的屁股,使勁地將她的屁股推向我的懶較,我的腰也用力地挺進,「噗滋」一聲,我的龜頭進去了,瞬間她的機巴也噴出大量血液,「好痛!...好痛!...痛死我了!!...」小香無力地慘叫。

「媽的咧,我這麼用力還是只有龜頭勉強進去!」我邊說邊繼續死命地推頂。

「痛...痛...拜託你不要再插進去了...我快死了...」小香哀嚎中。

「幹,老子會停才有鬼,不插進去我是不會罷休的!」我氣得硬是將懶教擠進她的陰道內,進去了一半,我又抽出一些,接著再用力地頂!

使勁地插!媽的,終於讓我整枝插入了,可能因為她個子小,連陰道都很短,我完全插進去的時候發現龜頭卡在她的子宮頸處,拉出來的時候受到子宮頸的擠壓讓我的龜頭更受刺激,「噗滋」「噗滋」我開始快速抽送,隱約還聽到龜頭摩擦子宮頸的聲音,「啊...啊...痛...痛...」小香哭的愈來愈利害。

最後她終於痛昏過去了,我還是死命地抽插,每次都頂到她的子宮裡頭,我駝著背用嘴含住她的奶頭,不停地咬,不停地吸,一邊瘋狂抽插她的機巴,不知不覺中她的血流得比較少了,可能是處女膜完全被我插破了,我希望她掙扎於是打了她兩巴掌,她醒了過來,又開始哭叫,

「好痛∼∼嗚...拜託你不要再插了!...痛...嗚...」「妳愈痛苦我愈爽,再叫大聲一點啊!我保證幹到妳虛脫! 」我不停地頂撞抽插,她不停地哭泣求饒,就這樣我決定要射了,開始瘋狂抽插,「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最後我將龜頭整個插入小香的子宮裡頭,「喝啊!∼」用力收縮將熱滾滾的精液全部射入她的子宮,「喝啊!∼」「喝啊!∼」. . . . . .連續射了好幾下,持續了約二分鐘,這才完全將精液擠光,小女孩這時早已痛到發不出聲音,全身直發抖,一直哽咽流眼淚,等我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小香已經被我強姦了,還被我搓破處女膜又射在裡頭,我簡直禽獸不如,可是我這樣是犯罪,被抓到會完蛋的,於是拿起我的DV機對小香拍了很多張照片影片,陰道口還特別近照,拍到她破掉的處女膜及血液,還有緩緩流出的精液,我告訴她說出去我就公布照片,她直點頭答不出聲,

接著我拿了她的內褲放進我外套的口袋中,慢條斯理地走出這個包廂,拿了我的柳橙汁後回到我的包廂,同學們都問我跑哪去了,都找不到人,我告訴他們我便秘,他們可能因為酒喝多了笑得特別大聲,讓我想到隔壁的隔壁剛剛才有一個小處女被我強姦射在裡頭,感覺好諷刺,我不再回想剛剛發生的事,繼續跟著大家歡唱慶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