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膠

2016-06-19     WoKao     檢舉     收藏 (2)

過膠

「看,漂亮嗎?」他說,他的手中向女朋友展示一張書簽。

「是嗎?不是很普通的嗎?」她說。他的心中像沈了一般,但事實上也真的太普通了。他黯然的收了下來。

「我們去看戲好嗎?」她說,他略擡頭「好吧!」他說。他倆一直的走到戲院去,但心中卻仍是心不在弦。

「好看嗎?」她說「‾還不錯……」但他不曾留心過怠幕上的一切,他送了女朋友回家後,在街中漫步,好久他才回家去。

※※※※※※

「轆……」空虛的家中,響起一陣陣的機聲,平凡、沈悶亦重覆,充盈著溶化的塑膠的氣味,他不斷的把一封封她寫給他的信,一封一封的過膠。就連是信封他也拆開過,再摺好。越摺越高興似的,開始把立體、真空的過了膠去,每把一樣東西過了膠,他更奮興,就像造愛一般,此刻他的陰莖也漲漲的勃了起來。

「鈴‾‾鈴‾‾」電話忽然響起,他慌忙的去接電話,怕的是女朋友的電話打來他會錯過。他實在太愛她了,怕在任何一剎那會失去她,有點近乎瘋狂。

「喂!」「喂!」一把不明的聲音響起,一把動人的女聲。

「我是珊呀!記起嗎?」

「記起了。」他說,有想盡快去完了過個電話,做他的重要的事。

「沒什麽!只是試一下的的電話號有沒有錯而己,有空嗎?」

「不大方便,我遲一點再打電話給你好嗎?」

「這樣好的。再見!」強烈的溶化塑膠的氣味再一次濃烈的傳來,他走到他的信前,但全己毀了,被熱溶了的塑膠黏在一起,一點也救不了。心中恐懼著亦憤怒,怕的是他的女朋友、怒的是那個電話。他沒有任何方法去保留那些物件,剎那間他把一切都歸疚那個電話上去。

「喂!是我,找我有什麽事?」他再一次打電話到珊去。

「沒什麽!只是一些關於舊同學聚會的事而己!」他眼中閃著不定的眼神,就只是些麽的小事嗎!

「到那兒談……倒不如到我的家好嗎?你好久沒找我了!」他說。

「唔…好吧!」珊說,「那就這樣說好了,明晚七時。」

收線後,他匆匆的到街上去,他要向她取回他所失去的,突然間,他再一次莫名的興奮,他想到他所要做的事了,一樣從未想過要做的……

※※※※※※

一切像是己準備好了,留下的只有靜待她的來臨,興奮的感覺一點也沒沒減退,心要跳出來似的。手緊緊的按著心,喝了杯冰水像是平伏了似的……

「叮‾當‾!」門鐘突然響起,水杯也差點掉下來。開門,一位極其漂亮的女子走進來。

「……」口中打了結似的,他剎那間又平伏了,他的收藏品,他一定得手的收藏品。

「坐!」珊盈盈的坐下,身體像沒重量似的,接著己經開始說她的要說的事……沒完沒了。

「要喝點甚麽嗎?」他問。

「好呀。」

他到廚房中取出他預備好的東西來……

「不太好喝啊!這是什麽?」她皺著眉頭說。

「你不用知道!」

「為……」話未說完己昏倒了。

※※※※※※※※※※※※

(二)

珊醒來是己是赤裸裸的躺在桌子上,手腳被緊緊的縛在桌子的腳上,一點也動不到,但是依然未離開他的家,只看見他遠遠的坐在一個角落處。

「你……你想樣?」珊說。

「唏!不用怕。」他說。

但珊的抖震卻沒停止。

「剛剛好!」他手中的膠片罩在他的乳房上,他的手重重的扼著她的乳蒂,開始慢慢的揉著。但她十分怕,但什麽也做不到,任由他輕扼著乳房,漸漸地美妙的感覺由乳尖透心而坐,雙乳泛著微紅,身體禁不往的熱起來,血液充盈到雙乳與下體間,乳頭一下子硬了起來。

他的手突然的離開,取代的是冷冷的膠片……

「呀‾‾‾‾‾‾!」火燒的感覺由乳房處燒來,膠片突然的溶化,緊緊的黏著。他手中的發熱線閃著暗紅的光,他己把她的乳房過了膠,心中無比興奮。充滿著彈性的膠片,光滑的表面,就像藝朮品一般,舌頭舐在封了膠的乳頭上,感受著他的傑作,他伏在她的身上聽著她動人的喘氣聲,雙手慢慢的翻開兩片小小的陰唇,嗅著密汁的香氣,舌頭輕撥著洞外的小肉球,流水聲細細的響起。

她忘了剛才的痛楚,只有快樂的感覺,陰道內痕得像被小蟲咬似的,擺動著下身,陰道一下一下的收放著,兩片陰唇開合似的翻動,陰蒂硬硬的勃起,淫水不絕的湧出……

「呀‾‾呀‾‾‾‾」他再一次的把膠片一塊一塊的貼上去……

「呀!呀!‾‾‾呀‾‾‾‾!嗄~~嗄!呀‾‾‾!」

淒厲的叫喚不斷的響起,他越是興奮。珊在痛楚下不斷的扭動著身體,緊縛著她的繩使她徙勞無功,換來的只是一下比一下更痛苦,在漫長的尖叫聲中她終於昏了過去。

他終於把一塊塊的膠片全貼到她的身上,在他的眼中,柔滑的女體與反光的膠片就是一個完美的藝朮品,他全沒理會她是昏了的,感到的只是漲得發痛的陰莖,在此刻他要完全的宣洩。他拔出巨大的陰莖,發紅的龜頭對著乾乾的陰穴插進去,龜頭像電鑽般把陰道鑽開,乾涸的陰道中大力的磨擦激起。突然間,阻力漸起,他略把陰莖抽出,一口氣的奮力撞了進去……仍是處女的珊在他狠狠的沖擊下,那脆弱的處女膜破碎了,鮮紅的血把闖來的陰莖染了……

「啊‾‾!」在他的抽插下,昏了的她漸從意識中回復來,但剎那間本是充盈著全身的快感填滿了整個思想,腦中一片的空白,痛楚與快感己無從分開了。她只感到的只有陰道不住的擴大著,那巨大的陰莖像要把陰道弄破似的。他繼續沖刺著,躺在上的珊混亂的扭動著身體,全身一絲的力量也使不動,任由他的擺布著。他的陰莖突然的抽出,沾著紅紅的處女血在空氣中擺動著,對準了珊的小口塞進去,連綿不絕的精液灌滿了她的小口,再拔出來,沾了血與精液抹在她的面上去。

珊在激烈的沖刺後,她綿綿的喘著氣,精液在嘴角處沁出。在空虛的的陰道間又再一次的充實起來,一個震蕩器全數塞進去……

「呀‾‾‾‾!」就在此刻,熾熱的感覺再一次激起,一片膠片把陰穴封閉了,那震動器也封了在內,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緊接著而來……

※※※※※※※※※※※※

(三)

他靜靜的坐在客廳中,珊被掛在牆上,如美麗的壁畫一般,但這是有生命的,她的口中仍發著陣陣的呻吟聲,小穴的流水沿著修長的支腿流下,身上泛著微紅。他自豪的欣嘗著,看著她下身的震動器的活動,他把它拿出來。

「珊‾!珊‾!」他說。

「……我要……我……」她說。

她到此己有二天了,每天二十四小時也受著高潮的沖擊,此刻她己不能去思考,只有的是性。只有這東西充塞著她的思想,每下觸摸她的身體己能令她興奮非常。

※※※※※※

他與女朋友在街上走著,就像往常一般,但他總覺有點不妥。

「去喝點東西好嗎?」她說。

他倆走到一餐廳去,坐了很久但一句說話也沒說出來。

「我有件事想講給你聽的!」她說。

「說吧!」他說。

「我們分手吧!」

「為‾為什麽!!」他重重的拍在桌上,站了起來。

「總之就分手好了。」她說完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他根本不明所以,能讓她走嗎?他決做不到。

※※※※※※

電話的不停的響,但卻得不到一點回應,但他一點也不放棄……

「喂!」電話終有人接聽了。

「喂!」

「不要再煩我好不好!」

「不!我不是想這樣的!你再見我一次好不好?真的最後一次!」

「最後一次!」

「來我家!就明天!記住,明天。」

「是!是!叮‾‾!」她狠狠的掛了線。

就是這一次,真的最後……,一切一切也準備好了。

「叮‾當‾!」打開門,她的打扮誘人到極,一連身的雪長裙十分飄逸。

「坐!喝點東西吧!」

「不用了!」但她仍是呷了一口。

「真的不能挽回嗎?」最後一次機會,他想給她的最後一次,否則便到永遠。

「不!絕不!沒有話說我便走了!」

「不!有給東西還你的!再喝些東西吧!等等我。」他提起杯飲品向著她,她望了一眼,一口氣全喝掉,他站了起來。

「伏‾!」她己昏到在地上。

她醒來己是全身赤裸的縛著在床上。

「喂!」

「你醒了嗎?」

「你想怎樣?」

「你知嗎?你最美就是和我做完愛那面兒紅卜卜那嬌羞的表情!」

「想怎樣?和你做完我可以走了嗎?」

「好!」

她坐了起來,小嘴拉開拉鏈,一口把那軟軟的家夥吞到口中,舌頭像小蛇般舔著龜頭,小嘴一下一下的套著陰莖,軟軟的東西漸硬起來,漲大了不少,直頂到咽喉深處。她再吐了出來像小女孩吃雪糕的舔著,精液突然射到她的眼去。

他一下的把她按到床上,捉著雙乳繞著乳暈舔著,輕咬著蓓蕾一扯又彈回去。他的手遊到她那三角地帶,茂密的森林泛著微光,一摸進那己濕透了,他俯身到下面。

「真美!」

「唔……呀……!」

他擡眼望去,見她雙眼合著,俏面泛著微紅,口中呻吟著,低頭再一次欣嘗那兩片粉紅的陰唇,舌頭舔上去翻開那兩片花瓣,吸啜著那甜美的蜜汁,舌頭努力的舔著,含著那勃著的陰蒂。

把她的雙腿一擡,將腳高高的豎起,巨大的陰莖對準那細小的洞口,兩片花瓣間插進去。

「呀‾‾!呀!呀‾‾‾!」

他瘋狂般的插抽著,每下也「啪啪」作聲,雙丸把那兩片花瓣碰得紅紅,把她一抱坐到他的身上去,他躺著在看那水蛇般的小蠻腰在扭著,兩團兩球在空中舞動,香汗淋漓的樣兒,使他更是興奮。用力一抱把她抱到桌上,小穴更是插得紅腫,兩片的陰唇也陷進去。她兩手用力的抓著,像小蛇在光滑的桌上扭動,巨炮一拔,精液射到那小洞口上去,流到那兩腿間。

她喘著氣,散亂的頭發落在桌上,全身泛著微紅,小穴的流水仍不完的流出,就在此刻他把巨大的膠片蓋到的身上。

「你……」

她話也沒說完已被他重重的按著,膠片己把她全蓋往了,快速的把四面封好,她動彈不得,且高潮後全身乏力,想掙扎也不成,她就像被封在保鮮袋裡般。

封好後,他把空氣全抽掉,她活生生的封在袋中,真空的保存著。她最美的一剎那永遠的保存著,像壁畫的掛到牆上。

最後的一次成了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