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間的禁忌遊戲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母子間的禁忌遊戲

來到香港之後的二天天氣非常的晴朗,於是芙美利用這二天盡情的遊戲及觀光。玩的相當愉快,芙美和義律是由霍爾和瑪莉送到啟德機場,然後搭飛機回日本。 義律坐在芙美的隔壁安穩的睡著,並且輕輕的打著呼聲做初的一晚,如有虐待狂似的打著芙美,如今似乎已經是發洩了鬱恨,又恢復到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溫柔情人。 芙美也閉著眼睛,但是仍然不了解義律的心情,所以始終睡不著覺。真的要讓這個人成為新思的父親嗎? 從新思當時打電話來的舉動,絕不是開玩笑,如果芙美忍耐不住而發出聲音,所有的事情將會變得不可收拾。 在機場送別時,霍爾在芙美的耳邊輕聲說到。 這….。 當霍爾凝視著不斷以微笑掩飾自己的芙美的眼睛時,說到我說嘛! 妳一定有比義彥更重要的情人。」 為了他,妳可以做任何的犧牲對吧? 我可是非常的在意,充滿迷惑的說辭,使得芙美想重新為自己辯解。 這時霍爾只是露出具有魅力的微笑,然後再芙美的臉頰輕輕的親吻一下,便離開了! 是不是我曾經說出有關新思的事。 芙美慌忙的打消此想法,的確,新思對她來說比任何人都重要! 但是這終究是母親思念兒子的心情,和與義律之間的愛是完全不同的。 不同的想法浮現在她的腦海裡,使得芙美再到達目的地之前事一課也沒有睡過。回到家中,芙美已經是相當的疲倦,時間也已經超過了晚上八點。在飛機上只吃了一點簡單的東西,所以肚子覺得很餓。 我回來了! 故意放大聲音告訴兒子,自己已經回到家的消息。 但是並沒有看到像平常一樣,迫不及待的想見到母親的兒子的身影。 芙美沒有辦法只好親自去二樓的房間,去敲兒子房間的門, 房間內雖然點著燈,可是沒有人回答,芙美於是再敲一次門,並且說到新思,你在嗎? 這回雖然暫時沒有應聲,但時當芙美再一次敲門時,發出了聲響,並且打開了門。 新思的房內,全部是有關足球的布置在天花板上,吊著南美手的海報,以及簽過名的相片。牆壁上掛著中學時代,在地區大會上贏得勝利的版畫。地板上放著書包及運動鞋,床旁則放著運動會的制服。 充滿著汗臭味及男孩味道的房間,使得芙美偶爾必須為他清理一下。 當芙美進入房間內,新思再次面對桌子,並且低著頭。芙美一邊心中感到不安,一邊悄悄的來到她的背後。 我回來了。新思,對不起回來晚了。來,這是給你的土產。 芙美並不贊成給孩子買最好的東西,反正孩子也並不一定會喜歡。T恤及手錶放在新思的面前。 新思只是隨便的瞧一眼,然後放在桌子旁邊。 怎麼啦?哪裡不舒服呢?芙美很擔心的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接下來的一瞬間,新思用力的將芙美的手甩開。新思咚的敲了一下桌子然後將臉轉過面對牆壁。 別管我。 平常的話,芙美一定會親切的詢問新思。但是由於今天太疲倦,所以令芙美感到很生氣。由於兒子不和藹的態度,芙美也不高興大叫起來。 幹什麼!這種說會態度!只少也回答一句:妳回來啦。母親為了你….。 為了我?妳和那傢夥在香港幹什麼? 看到回過頭來的新思那種極為憤怒的眼神。芙美全身的血液彷彿一下子凍住。 新思為什麼會知道呢?芙美和義律去香港的事? 那….那傢夥….那傢夥就是要和母親結婚的人。 當新思以極為猥褻的表情說出來時,新思又將臉轉向一邊。 對不起!瞞著你偷偷和加賀見去香港是我不對。但是你到底….。 我不想聽妳說話。 新思發出了可怕的怒吼聲。並且敲了一下桌子。當新思瞪著哭泣的母親時,將擺在桌上的錄音帶放進錄音機裡。 是啊。沒問題。非常的順暢。 從錄音機裡傳出來芙美的聲音。而且她馬上就知道那是前天的電話錄音,因此不由得心虛起來。 母親!怎麼了?好奇怪的聲音。 阿!唉訝!是嗎?或許是稍微喝了一點酒的緣故。 啊啊這種事!不要! 雖然拚命的押住喘氣聲。但是在會話與會話之間可清楚的聽到。哈哈哈的聲音。 很明顯的是發自女人鼻孔媚聲。 芙美再也聽不下去了。用兩手掩住耳朵,蹲在地上。 新思以冷淡的表情對著芙美非常低沈的說到: 母親不在家時,我非常的寂寞,因此想到最少將母親的話,錄音下來。 每天就可以聽到妳的聲音,但是母親的聲調好奇怪,因此我反覆的聽了好幾次。妳和那傢夥做的太過分了。 新思將整個頭垂下來,忍耐住即將哭出來的聲音。 芙美這時候才真正的怨恨義律的惡作劇。完完全全的傷透了新思的心。即使是在玩耍,電話來時就應該中斷遊戲。 事實擺在眼前,芙美沒有辯解的餘地。如果新思知道母親雙手被綁住,接受猥褻的愛撫時,會更加刺激新思的心。 對不起,新思。 按奈不住自責的念頭。小小的一句道歉話,反而令新思更加的生氣。 於是新思蹲在芙美的面前,強而有力的抓住她的肩膀。一邊大力的搖著,一邊哭泣得叫到: 現在向我道歉,既然會向我道歉,當初就不要做這樣的事。 芙美無話回答,只是感到羞愧而已。 新思一下子抱住了母親的身體。 母親!您還是不要和那傢夥結婚。好不好?只有我們二人,我也永遠不要結婚。我發誓只要母親一個人。啊啊!要是能夠這樣不知該有多好。 但是即使這麼說。不久的將來,新思會有女朋友,同時離芙美而去。這時候,身為寡婦的自己能夠忍耐那份寂寞嗎? 芙美淚眼汪汪的低下頭去,如水晶般透明的液體掉落在地毯上。 新思看著母親的臉,覺得母親彷彿將遺棄他。 我不會和那個人結婚的,新思你不要一昧地迷戀我,去找和你同年齡的女孩吧! 拜託你請了解母親的心情,芙美以祈求的眼神看著新思。 我不管! 這時新思突然撲向芙美。 新思用力的將芙美子的身體壓在地板上,充滿血絲的眼睛,直盯著淚流滿面的芙美的臉龐。 芙美由於太過羞愧,馬上就將視線移開。 新思,拜託!住手。 不斷的拒絕及要求。但是沒有任何的效果,新思用力的拉扯內衣的的衣襟,所有的鈕扣都彈了出來。純白的蕾絲布料,就在嘶嘶的聲音發出的同時,被撕裂了。在如同狂風暴雨的暴力之前,芙美簡直束手無策。 新思將母親最後身上僅有的胸罩,拉扯下來之後,用那充滿慾望的眼睛直盯著母親裸露的上半身。 眼前的乳房搖晃著,晰白光輝的美麗乳房令新思吞了一口口水。淡粉紅色的乳頭,正隱隱約約的暴露出來。 而兒子直盯著裸露的胸部看,恐懼害羞,令芙美不由得想將胸部遮蔽起來。但雙手卻被新思緊緊的抓住,纖細的雙手被兒子交叉打結,然後放在頭上。 新思!拜託你!住手!啊啊!拜託你! 芙美如同哭鬧般的嬰兒,直說著:不要,不要….。 芙美感覺到兒子的視線強烈的注視著她,愈是有這種感覺,乳房越是感到燒的火熱。 突然新思將臉低了下去,猛抓住膨脹如麻薯般的乳房。 啊啊….。 芙美的尖叫聲令新思高興的臉上充滿了光輝。 你看!母親有感覺了?非常舒服吧? 你在胡說什麼!不是啦。這是….。 看到芙美慌張的搖頭,新思是愈說愈激動。 既然我能讓母親有所感覺的話,我就要比那傢夥更厲害! 激烈的搖頭企圖想要離開兒子的芙美。簡直無法抵抗憤怒的兒子。 新思一面一手指完完全全的柔捏住乳頭,一面以滑溜如蛇般的舌頭,將乳房的周圍纏繞起來。溫暖新鮮的唇將聳立的乳頭咬住。 啊啊….不行….啊啊….嗯….嗯…. 新思唇離開了母親的乳頭,可憐的乳頭充滿了口水。看到如同嬰兒般吸吮自己乳頭的兒子,芙美子的心中充滿了愛憐。 新思好像非常了解母親似的專心吸吮著乳房,芙美成熟的肉體在也按奈不住。 你看,媽媽!乳頭挺出來了,有感覺了吧? 不是!啊啊….請你了解。 從乳房處散發出來的慵懶快感,令芙美一下陶醉,並且想將自己的身體委託給兒子。芙美覺得自己快受不了誘惑了,不斷以哭泣的聲音哀求兒子。 我們不是有過約定嗎?新思,不要給母親帶來困擾。 不要! 突然新思的表情變的冷酷起來,很怨恨的瞪著悲傷淚流滿面的母親。 對方就是這樣的愛撫妳是吧?在香港一定每天做愛,因此才這麼容易就有了感覺是吧? 芙美子想到如同嬰兒一般純真吸吮乳房的兒子,沒想到一瞬間因為對義律的忌妒,不斷的以骯髒的字眼辱罵自己。尚未長大容易哀愁,傷感的少年的心,令自己的心完完全全的破碎了。 新思那粗重的喘氣聲,吹拂在芙美的臉上,揉弄乳房的手,從胸部來了下腹部,同時潛進了裙子裡。 蕾絲的長裙被粗魯的向上拉了起來,覆蓋在絲襪下的豐滿大腿被愛憐的撫摸著。 啊!兒子他是真的要強姦我。 芙美使出全身的力量扭動著,擺動起腰部。 這時新思的腹部面對著芙美的背部,形成騎馬的姿勢。 你要幹什麼! 當芙美叫出聲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新思將母親的腹部壓往胸前,芙美完全無法動彈,用拳頭垂打著兒子。使勁地想要逃脫,結果只是白費力氣。這時得新思將手伸到緊貼的屁股下面,將腰部的吊帶絲襪整個的從美麗的屁股上給扯了下來。一想到自己的陰戶暴露在兒子面前,芙美全身開始顫抖。 新思如魚得水的撫摸芙美暴露在外的光滑大腿,如同嘲笑母親的狼狽一樣。反覆地撫摸芙美的陰戶,一邊顯得非常的急躁。這就是中學畢業的少年的技巧吧? 血液在沸騰當中,乳房被專心得撫摸,使的整個乳頭痛起來。 從成熟的陰戶滲初黏著的淫水,使的陰戶顯得更可愛陰唇美麗的綻開了。好像迫不及待的需要男人的愛撫,豐滿得肉體甜美的疼痛感,芙美的肉體再也忍不住的崩潰了。 ….啊啊…. 終於新思的手指壓在敏感的花園處,甜美的快感直達肉體的深處,連接不斷的抖動震盪著秘肉。 很舒服吧!快說出來,母親! 沈默的新思以認真的口氣問到。 芙美咬緊牙根,緊閉雙唇,不斷的用力搖頭。 新思認為只要是女人,被強姦都會有感覺的,並且會興奮不已。母親所說的都是謊話,母親的下體不是完全溼透了嗎?而且是有所感覺,是吧? 如此露骨的言語,使的芙美滿臉通紅。 雖然是被我強迫的,但事實上母親是非常想要的,對不對? 不!不對!新思請聽我說。 芙美微弱的哀求聲,卻仍然遭受新思的斷然拒絕。 不行!我一定要和母親做愛。黑色陰毛掩蓋的陰戶,當想起自己新鮮的紅肉咬住新思那的陰莖時,就會令她非常愉悅。此時新思在芙美耳邊說了非常淫猥的話。 做愛啊!母親,讓我們一起做愛吧….。 不要!啊啊….求你不要說出如此淫猥的話….。 芙美的肉體完全違背主人的意思,不斷的抖動起來,並且到達全身。 當新思的手指弄痛秘洞時,灼熱的肉在深處蠢動,使的芙美的官能動搖起來。 母親的陰部非常漂亮,灼熱,狹窄,簡直是活生生的….。我就是從這裡出生出來的對吧? 討厭!啊….。 芙美已經是按奈不住了。新思將母親的大腿張的開開的,將臉埋了進去。 啊…. 接下來的一瞬間,新思擺動了舌頭,一下子將媚肉咬住。芙美的身體如同蝦子一樣向後仰,同時發出尖銳的呻吟聲。 晰白柔軟得屁股,呈現出妖媚的姿態,緊繃的大腿夾住了新思的臉部。蓮花唇的肉壁都擁懶得暴露出來,湧出的甜美果汁被兒子的嘴巴接住。 芙美早已經是說不出話來,連骨頭都要融化。目眩般的愉悅時的她牙齒發出了鉲玆鉲茲的聲響,而且扭動著身體。被兒子強姦,偶而閃過腦際那模糊的罪惡感在肉體的愉悅之前是顯的那麼的無力,現在芙美的肉體已完全被麻痺般的愉悅快感所支配。 兒子的舌每次一接觸時,母親的肉體就如同著魔似的灼熱,從身體的深處併出快美的浪潮。淫水不斷的從陰戶湧現出來,新思縮小嘴巴,很可口的喝著從母親陰戶裡所湧出來的淫水。 兒子細心的愛憐動作,將芙美帶近了淫亂的感官世界。 啊啊….不要,不要!!完全舔遍了母親小穴的新思,將自己的身體移開,芙美只是粗重的喘氣著,高聳的乳房不斷上下起伏。 媽媽! 新思熱情的叫著,然將媽媽緊緊的抱住,然後用一隻手將自己的衣服脫光。 新思,不行啦!你絕不能跟媽媽做愛!芙美玉潔無暇的大腿逐漸轉成淡紅色,新思很粗暴的將母親的大腿抱到肩上,然後用龜頭摩擦著母親的陰戶。芙美不停的呻吟著。 來吧!媽媽,現在就讓我的陽具插入媽媽您的陰戶裡吧! 不行啊!新思,請放過媽媽吧….。 終於新思向前挺進腰部,可怕的陽具在母親溼透的陰戶裡。被如同章魚般的吸盤給吸了進去,陰唇則被兒子巨大的肉棒給左右的撐開了,芙美全身強烈的晶巒起來。 啊啊….快….快…. 那強壯的陰莖,完全的充斥在芙美的陰戶裡。使的芙美瘋狂,配合著兒子抽插的動作,芙美不自主的將屁股擡高。兩腳緊緊的夾著兒子的腰部,將母親的身分給忘了,而成為一匹淫亂的母獸。 在所有的事情結束以後,芙美整著身心處於放心的狀態,同時躺在地板上。突然令她覺得很厭惡自己,雖然剛才是如此的令人陶醉,但是甦醒來的虛脫感更令她覺得痛苦。 早已沒法子面對新思及義律的臉,甚至於更不敢面對自己,羞愧及無情,使的她想要現在就逃的遠遠的。 母親! 並不了解芙美此刻心情的新思,很甜美的將臉埋在母親的胸前,一邊張開鼻孔吸著從柔軟的乳房所散發出來的芳香,一邊張開鼻孔吸著從柔軟的乳房散發出來的芳香,一邊則很親密的將臉埋在股間摩擦。 大概是奪取了母親的肉體,他覺得母親已經完全屬於他,而覺得非常安心吧! 但是芙美決定從現在開始再也不讓新思得逞,即使是避開別人的眼睛,母子兩人繼續維持這種禁忌的關係。這種違背世間的行為,總有一天會因為二人按奈不住而破裂,二人都會走上毀滅的道路。 如今已經無法回到從前的母子關係了,想到此眼淚自然的奪眶而出。 怎麼了! 新司呆呆的玩弄芙美的乳房,看到新司那完全不瞭解母親的心情,只是擔心的摸著頭頂的動作,芙美衝動的甩開他的手。 給我出去!! 新司如遭雷劈的身體呈現僵硬,呆在那兒。 母親! 我討厭你,現在請你出去! 事情終於發生了,芙美實在是忍耐不住,悲傷不斷的湧上來。於是將頭趴下,肩膀顫抖的哭泣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