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運動會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9)

公元2058年,各國政權均被實力雄厚的財閥或黑道掌控,政治腐敗到極點。7月,全球正式通過奴隸合法化文件。

一美麗的太平洋上有無數無名的小島,這些島嶼不屬於任何國家,只要是有錢人都可以買下它們並替它們起個自己喜歡的名字。

這幾天,櫻雪島陸續來了很多飛機和遊輪。原來,這里要舉行第一屆奴隸運動會。櫻雪島的主人,就是全世界富豪榜排名第四名的錢先生。錢先生只有30多歲,但他幾乎掌控了全球所有和奴隸販賣、奴隸調教有關的生意。全球奴隸合法化文件能順利簽署,與他也有莫大的關系。

今天,錢先生如同平常一樣坐在天台的桌子旁,一邊享受著他的早餐一邊看著報紙。有兩個漂亮的小女人赤身裸體,手腳被鐵鏈鎖在一起只能像狗一樣趴在地上爬,紅色的銜口球填滿了她們的小嘴鎖在腦後。脖子項圈上的鐵鏈被系在桌腳。她們是錢先生飼養的衆多母狗中的兩只。錢先生身旁還站著一個同樣全身赤裸的女人。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但她並沒有被鐵鏈鎖著,只是穿著繩內衣,頸部帶的狗項圈也沒有系鐵鏈。這有些不符合奴隸的通常裝扮。原來她就是櫻雪島的總管衡山惠子。「惠兒,運動會的事情籌備的怎麽樣了?」錢先生放下報紙問惠子。衡山惠子恭恭敬敬的對錢先生做彙報:「照主人的吩咐,運動會的全部場所已經在三個月前修建好了,各位大人的奴隸代表團也基本上到齊了。我已經將他們安排在櫻雪島賓館區休息。不過主人,有很多沒有被邀請的中小奴隸主和一些富人也趕來了。賓館區的房間似乎不夠住。是不是開放半山區給他們?」「嗯,就按你說的辦吧,再有幾天,運動會就要召開了。沒想到竟然來了這麽多人。幫我好好招呼他們,不要怠慢了我們的貴賓。哦,惠兒,陪我去海邊走走。」「是,主人」衡山惠子答到,說完跟在錢先生後邊走了出去,陽台上只留下那兩只母狗還趴在桌子旁邊。

二、奴隸運動會如期舉行。夜間的體育場被燈光照的如同白晝一般,開幕式上各位大人爭著顯示自己的實力,所以開幕式煞是好看。

第一個入場的是羅門布魯斯。羅門今年才27歲,是羅門家族未來的繼承人。只見他手持黑色皮鞭,懶洋洋的坐在一輛單人馬車上,所謂馬車,其實是由一個苗條的女奴來拉的。那個女人全身赤裸,雙手被高高吊在背後。肛門里塞著一個假陰莖,陰莖留在外邊的部分像一條馬尾巴,陰莖不停的震蕩,加上女奴不停奔跑使得馬尾巴也不停的搖晃。她的腳掌上釘了類似馬蹄鐵的東西,兩腳間鎖著20厘米的鐵鏈,腳踝上各帶一串銀鈴,兩個朔大的乳房被連在車上的兩根橫棍夾得發紫,乳頭穿環,環上各有一個很大的銀鈴。嘴裡戴著馬嚼子,鎖在腦後,還用皮繩連在馬車上。她的跨下是一塊連在馬車上的三角形的木頭。木頭的高度使女奴只能墊起腳用腳尖走路,而且每走一步木塊尖尖的一頭都會摩擦她的陰戶。這個女奴從她被套在馬車上開始就已經是一匹母馬了,這匹母馬確實經過嚴格的訓練,帶著眼罩,看不見道路,只能聽從主人的吩咐和鞭打進退,竟然可以一步不錯。由於陰戶不斷在木頭上摩擦,女奴嘴裡不住「嗯嗯」的叫著。她身上的鈴鐺隨著她的奔跑「叮叮當當」的作響煞是好聽。羅門似乎還嫌她跑的太慢,拿起鞭子用力抽向她的屁股。母馬白皙的屁股很快就出現了一道道的紅印。馬車後邊鎖著四隊女奴,每個女奴身上都穿著繩內衣,嘴裡含著銜口球。下身的兩個洞插著震動陰莖,鎖著貞操帶。脖子上帶著狗項圈,手腳都鎖著手銬腳鐐,這是女奴的標準裝備。並且她們每個人的手銬,腳鐐,項圈都用鐵鏈連在一起。只能跟著馬車不停的跑。邊跑還邊發出嗚嗚的叫聲。

緊接著楊的隊伍的是一位女性,伊利莎白。戴西。她是個女伯爵,擁有英國皇室血統。旗下的企業也多是正當企業。可是這個女人性慾奇強,所以養了很多的男奴。今天她是騎馬出場的。戴西一身女王裝打扮騎在男奴的脖子上,那個男奴的雙手帶著橡膠手套握住戴西的兩條粉嫩的大腿,黑膠頭套緊緊箍在他頭部,只有鼻子和眼睛的地方留有孔。又長又粗大的陰莖挺立著,陰莖上套著黑色的膠套,更顯得陰莖的雄偉。他就是那匹馬。戴西的奴隸代表團只有16人,排成一個4X4的方隊。每個都帶著重重的手銬腳鐐。陰莖挺立著。在馬的身上,還鎖著兩只母狗。跟著馬的行動不斷爬行。很明顯她們剛剛被虐待過,她們的乳房上還留著雪茄燙過的痕跡。其中一隻的眼角還有淚痕。

接著又陸陸續續的進來很多隊伍。有騎母狗的,有坐轎子的。花樣百出。全部隊伍進場後,奴隸主們陸續上了貴賓席。錢先生走上主席台,衡山惠子把準備好的稿子遞給錢先生。「我很高興,我和在座的各位終於盼到這一天,全球奴隸合法化。爲了紀念這個文件的簽署,我提議舉辦全球奴隸運動會。今天,全球首屆奴隸運動會終於如期開幕了。我想,以後這個盛會一定會向奧運會一樣受全世界的關注。」錢先生的開幕詞在一片掌聲中結束了。

三、奴隸運動會正式開始了。每個項目的勝利者將獲得一套特製的SM套裝。第一個項目是女奴100米跑。比賽的規則如下:1、女奴在比賽中跌倒即喪失比賽資格。2、女奴在比賽過程中陰道里的假陰莖滑落即喪失比賽資格。3、本項運動按到達終點的順序取前三名進入決賽。

參加這場比賽的女奴一共有30人,她們被分成三組進行比賽。每組的前三名可以進入決賽。決賽會在第二天的下午舉行。參賽女奴的裝束都是一樣的,雙手被高高吊在身後鎖在項圈上,項圈前面的鐵鏈已被去掉。光著腳,腳和腳踝上纏著白紗布,紗布上鎖著沈重的腳鐐。兩腳間有50公分的鐵鏈連著,這個距離不會太影響到女奴奔跑。而紗布的作用是爲了減少女奴在劇烈運動中被腳鐐磨傷的機會。這項措施是錢先生提出的。原本奴隸主們都不會顧及奴隸的死活。但錢先生卻說如果每完成一個項目就弄傷一個奴隸,這樣太浪費了。所以大會通過了這個提議。可以想像,女奴們這樣的裝束,很容易在賽跑中失去平衡。如果她們在比賽中摔倒,是無法自己爬起來的。女奴的嘴上還堵著銜口球。乳頭上系的鈴鐺會隨著女奴的奔跑發出悅耳的聲音。女奴的陰道里都被塞進特製的假陰莖。這種假陰莖,除了特別粗大外表面還布滿了凸起的塑膠粒,這些塑膠粒會隨假陰莖的蠕動使女奴的陰道受到更多的刺激。女奴在拚命跑的時候還要時刻夾緊陰道以防止假陰莖掉下來使自己失去比賽資格。這個項目是整個奴隸運動會里最簡單的了。女奴只要注意掌握平衡,不摔倒和堅持不使假陰莖掉下來跑到終點就可以了。

第一場比賽即將開始,10名女奴被趕到起跑線前。工作人員忙著爲女奴們做最後的檢查,檢查她們身上的裝備是否完備,然後打開她們陰道里假陰莖的開關。假陰莖開始蠕動,女奴們被堵著的小嘴時不時發出「嗯嗯」的聲音。下面的洞開始濕潤了,每個奴隸都努力夾緊陰道。有幾個開始弓起身體,露出痛苦的表情,汗水不斷從臉上滴下來。隨著一聲清脆的鞭響,女奴們紛紛跑出起跑線,由於雙手被吊在背後,她們跑的時候肩膀要左右用力搖晃,系在乳頭上的鈴鐺隨著上身的晃動也「叮叮當當」的響起來。其中一個女奴沒跑幾步就摔倒了,乳房重重的磕在地面上。她發出一聲慘叫,在地上不停的翻滾、呻吟。系在乳頭上的銀鈴在摔在地上的一瞬間刮傷了她的乳房,乳房上現出斑斑血跡。台上傳來大聲的咒罵:「媽的,賤婊子。給我丟臉,剛跑幾步就摔倒了,回去打斷你的手腳要你去給公狗做老婆。」她哭著,在那陣咒罵聲中被工作人員擡下場地。接著,又有兩個女奴由於相互碰撞摔倒,一個砸在另一個身上。台上先傳來了一陣罵聲,續爾兩個奴隸主互相對罵起來,指責對方的奴隸故意犯規。被砸的那個躺在地上發出嗚嗚的呻吟聲,眼睛裡流出了淚水。壓在她身上那個,假陰莖在摔倒時隨著一股淫水掉出去很遠,在地上仍不停的震蕩。她極力想掙紮起來繼續跑。因爲她知道她這樣回去一定會被主人打死。她們也被工作人員擡出場地。跑到一半的時候,又一個女奴大叫一聲,假陰莖隨著一股淫水噴出而掉了下來。整個人也癱軟,跪到地上,然後趴下去,昏迷了。醫生跑到她身邊看了看,對跟過來的工作人員說:「受不了不斷高潮虛脫了,擡她下去吧。」她也被擡下場地。接著又有幾個女奴的陰莖滑落下來被取消資格驅逐出場所。台上的觀衆歡呼著,高喊著。因爲他們從沒看過這麽刺激的比賽。看看賽道,斑斑點點都是女奴們流下來的淫水。還有一些紅色的血跡,那是女奴被腳鐐磨壞的腳踝流出來的。

賽場上還剩下四名女奴。羅門的奴隸跑在最後,她全身香汗淋漓,陰道拚命夾緊,以防止假陰莖滑落。雙腿不停的顫抖,淫水順著大腿內側流出來,一滴一滴,滴落在賽道上。被夾緊的陰莖反而更加刺激她的陰道。使她不斷達到高潮,快感和痛苦啃食著她的神經,使她不能用心奔跑。她有些虛脫,似乎已經達到極限,不能再支撐下去了。「跑起來,賤人,如果輸了就扒掉你的皮。」羅門站起來喊到,完全沒有了紳士的模樣。楊不愧是一流的奴隸商人,他的女奴不但長的漂亮,而且經過嚴格的訓練。一直都跑在第一名的位置上。但是腳上的白紗布已經被血染成紅色了。眼看離終點只有一步之遙了,她感到如釋重負。就在精神放鬆的瞬間,陰道鬆弛下來,在邁向終點的同時,假陰莖從她的陰道里滑落出來。掉在地上。她瞬間凝固了,擡起的腳竟忘記放下,過了一會才伏在地上哭泣起來。「媽的!」楊氣的將雪茄狠狠的在身旁一隻母狗身上按熄。朝旁邊吐了口口水。「呃!」那隻母狗拚命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忍著乳房被雪茄燙傷的痛苦,沒使自己叫出聲來。但她的嘴唇已經流血了。當雪茄從她乳房上拿開時,乳房已經被雪茄燙出一個疤。第二名的女奴小心的繞過伏在地上的楊的奴隸跨過終點後。馬上躺在地上,拚命的呼吸,補充氧氣。假陰莖還在她陰道里不停的震蕩,漸漸的,她彎曲的雙腿盡量分開,陰道用力想把假陰莖排出體外。她的主人沖下來,跪在地上一邊揉捏她的乳房,一邊對她說:「好樣的,真爭氣,今天晚上就允許你伺候我,明天你要繼續努力給我拿到這第一套豪華SM套裝。」第二個女奴跨過了終點,也跪倒在賽道上。最後是羅門的奴隸,她總算沒有給主人丟臉,堅持走過了終點,就在也撐不住了。跪在地上不停的哭著。羅門滿意的笑起來,恢複了紳士風度,得意的看著楊。

接下去的兩場比賽,撐到最後的只有五名女奴。這樣一共就只有八名奴隸可以參加明天的女奴100米決賽。

晚上,楊的住宿區。今天失敗的女奴雙手向後上被吊綁在一個房間里。被腳鐐磨傷的腳踝已經結疤了。楊拿著皮鞭,狠命的抽打那個可憐的女奴。「賤貨,賤貨,給我丟臉,讓羅門那個小子看我的笑話。打死你,打死你……」楊不停的罵著,女奴只是低聲呻吟,無助的搖動著可憐的身體。眼淚不斷從眼角流出,雪白的肌膚隨著鞭子落下顯出一道道暗紅的鞭痕。她不敢講半句求饒的話,因爲那樣只會招來更多的毒打。楊打了一會,覺得累了,就點起一隻雪茄。右手一揮,一條母狗爬過來,在他身後趴好,四肢蜷縮,頭低低向下。光滑的後背對著楊的屁股。楊坐到那隻母狗背上休息。另一條母狗爬過來替楊脫下褲子,把楊的陰莖捧到自己手裡用嘴吸吮。楊坐了一會,越想越氣,於是又站起來,拿著雪茄走到被吊綁的女奴面前。狠狠的將雪茄按在她的乳房上。「啊!」女奴再也忍不住了,大聲慘叫。楊似乎還不過癮,不停的把雪茄按在她身體的各處敏感部位。女奴叫著,哭著。兩只腳不斷在空中亂蹬。楊停下來,用手撫摸女奴的陰唇,說:「你那兒不是很松嗎,夾不住假陰莖?那你今天就夾著這支雪茄過夜吧!」然後將還沒有熄滅的雪茄深深的插入女奴的陰道。只剩下雪茄的尾部還留在陰唇外邊。「啊!」女奴大叫一聲,就再也沒有任何聲響了。她已經昏死過去。楊出了口惡氣,心滿意足的走去他的睡房,留下可憐的女奴被吊在空中飄蕩著。雪茄已經徹底燙壞了她的陰道。以後再有任何物體插入她的陰道對她而言都將是莫大的痛苦。


2310
2.3k
500
500
400
400
400
400
300
300
3200
3.2k
1350
1.4k
3580
3.6k
200
200
400
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