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雨無盡的輪奸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6)

仲凡,11歲大的男孩,被幾個不良少年圍著…由於跟著母親在經濟上的壓力只好暫搬到房租較低廉的低級住宅區租房子,也因此轉學從小就沒有父親的他,在母親極力呵護下個性雖對母親極爲乖巧,但是確屬內向自閉在學校是同學欺侮的對像,更是在租處附近不良少年們戲弄的目標這天,仲凡在晚上回家的路上又被不良少年們消譴了這幾個不良少年是當區角頭的弟弟與跟班忽然其中一兩個交頭接語的討論著然後帶頭的差不多18歲多大家都叫他小哥的講話了「嘿!兄弟們,每天欺負這自閉兒招式就這兩三招,會不會溺啊?」「那不然老大你有什麽好主意呀?」「我一直在想這自閉兒他媽,正點耶!大夥們想不想玩點刺激的啊?」「啊我說老大你會不會啊?老女人有啥好玩地?」「ㄟ!老大說的那騷娘可看起來不但不老,還很Qㄋㄟ」「喔!對對對!你沒看過他媽你不知道,真的很不錯!」「別說我老大當假的,平時都玩18,9歲的阿姐或阿妹仔,而且還要花錢..」「哼!所以囉,今天老大讓你們免費玩到什麽叫做成熟的女人」說完,大夥們湊著頭聽著帶頭的小哥分配與計劃然後又圍過去跟仲凡說看在欺負他這麽多次的份上決定讓他加入他們的幫派,並且免收入幫費和保護費等等的但是希望他幫他們一件事..

仲凡頭低低的疑惑問道..「我很高興你們終於不再欺負我了..」「可是..你們要帶我媽媽去哪裡?讓我媽媽玩的很高興?是玩什麽??」「哎呀~你還小不懂啦,我們會讓你媽媽玩大人玩的遊戲..」「反正你照著我們分配的做,你媽媽會很舒服和高興的啦..」仲凡正在半信半疑愣住…其中一個20歲多大夥都叫他二哥的說了「喂!你再?***睎t毛試試看,不要給臉不要臉!!」仲凡勉強的點點頭….大夥們就歡呼的叫「耶!干你娘啦~要去干林娘的啦」…

仲凡又嘟嘟嚷嚷的..「爲什麽又要罵我..我不是答應配合了嗎?..」其中一個17歲綽號阿榮的用力推了仲凡的頭說「你真的很白癡ㄟ,我們不是在罵你啦,是要干林娘啦..」另一個17歲綽號黑胖的懶懶的說「他是小孩子啦,聽不懂啦,反正跟平常罵你不一樣啦,小男孩~~!」於是大夥5人進了二哥的車,而18歲綽號吉仔的用機車載仲凡就這樣往仲凡住處一汽車一機車的開去仲凡跟母親租處的門口是在巷子內,不是很寬,可容一部半的車行走而仲凡的媽媽筱蓉此時正因爲下班沒多久,退去了白天在貿易公司的OL制服換上了輕松的連身家居輕便連身裙,在租的小客廳中聽著廣撥的古典歌曲此刻輕閉上雙眼聽著古典的旋律筱蓉完全想也想不到一小時後她會碰上她一生最大的轉變…!

聽著樂聲的旋律,讓她斷斷續續的憶起年輕對浪漫的憧憬不禁又想起年輕時誤信那個男人,誤以爲尋著夢想中的白馬王子換來的是自己年輕時就早孕,換來的是自己成爲未婚媽媽..

不過,那些都是紅塵往事如今的她,只想快快盡力的將仲凡撫養成人年輕的傻,使她到現在爲止,拒絕了身邊相當多的追求者是的,36D罩杯的豐乳以及25的細腰,再加上36的豐臀以及她臉上因年少誤信情愛的成熟感使得這些條件釀成的女性韻味,讓不少的男人都忍不住的追求著她那些男人一個都沒成功!!這是她這幾年來不變的原則..可是,如此嫵媚的身形與氣質,將在一小時後使她要步入人犮i夫的結局…

一切….就這樣開始了….

(第一章極盡姦淫計劃)(第二段淫計的序曲)仲凡跟27歲的母親筱蓉租在一樓,房東將一樓分隔裝潢了三間套房出租由於,仲凡是放學後到唯一真的對他友善的好友家一起寫做業所以,在回來路上被小哥這群少年仔碰上已是晚上9點半過後了大夥將車停在門口,小哥問仲凡他母親幾點會去洗澡?這也是計劃中之一,因爲仲凡跟母親租的地方的浴室是一樓租戶公用的而仲凡探頭望車窗外一樓的浴室燈是暗的「喂!啊你剛剛不是說你媽都是快10點會去洗澡?」仲凡望著車窗外一樓浴室暗暗的,搖搖頭說還沒於是大夥便抽著煙聊著天並裝著對仲凡以往他們的不對仲凡還信以爲真的跟小哥們聊起來了,以自閉的他來說今晚算是多話了果然沒多久浴室燈就亮了,小哥依原先計劃叫黑胖進到租戶走廊站著以防待會有其它兩間租戶出來多管閑事不過小哥這一夥在這一帶蠻有名氣,一般租戶是看了就避遠遠,更別說管閑事瞭然後要阿榮去浴室門口喊著「哈囉,裡面是不是仲凡的媽媽ㄋㄟ?」浴室里傳出悅耳的女性聲音「…嗯?…是啊…這…誰呢?請問…什麽事?」阿榮確定了裡面是仲凡他的媽媽,便說「你先別沖水,靜下來聽..」於是跟黑胖打使了眼色,黑胖對外面車內的大夥打了手勢於是小哥看到手勢便催促仲凡喊道「媽…媽….咳咳….」「媽…快來救我啦….咳咳……嗚…..」筱蓉聽到在浴室急著問…外面的先生,我孩子怎麽了??阿榮聲音冷冷的說,你最好自己出來看看,快點,慢了就不好啦在小哥的催促下,仲凡又持續喊著「媽….媽….你在哪裡…」於是筱蓉將浴室門開了一縫探頭擔心的問「先生..我兒子怎麽了?」而阿榮見機不可失則伸手一手企圖推開門一手伸進去抓了筱蓉的肩頭說「快啦,快出來救你兒子…」「別再慢慢穿了,快啦,你兒子他..哎,快啦」筱蓉被阿榮順著肩頭抓住了手臂外拉說著「等…等一下…哎…好啦,我…」於是順手抓條浴巾因爲右手被阿榮抓著外拉,沒手可以用浴巾圍赤裸的身體就只用左手掌抓著浴巾蓋在胸前,而浴巾下垂正好遮住兩個乳頭與陰部阿榮看到筱蓉就這樣跟著他出浴室浴巾只遮住兩乳頭外的乳房部份,及剛好遮到陰部下那雙白白的大腿這樣誘人的景像,使的阿榮看的便僵傻住了..

筱蓉低頭害羞的催促「快呀,我兒子呢?」才使阿榮回神過來抓著她手往外走跟著阿榮一出了大門,浴巾外誘人的身體線條映入小哥門的眼中小哥大夥們頓時都傻住了看著筱蓉這誘人的身體線條筱蓉也時間去想她這樣的春光半泄,只是急急的問道兒子呢?仲凡呢?而不愧爲帶頭的小哥,快速的回神過來並大聲說使大夥們回神「你兒子在這呀,你來救救他吧」因爲小哥跟仲凡同坐後坐,仲凡夾中間所以便同時用腳踢了前坐兩個,與用手推了後坐的吉仔大夥們便回神過來你一句我一句地「喂!小姐!你兒子一共欠我們好幾杯酒」「嘿!美女!你兒子不喝我們不能讓他下車啦」「哈囉~那個女人!,我們只是要仲凡喝完這幾杯欠我們的啦」於是仲凡照小哥計劃的裝著「媽..這酒好苦喔…嗚….」「媽..他們說如果你幫我喝也可以…嗚…好不好….嗚…」仍拉著筱容的手的阿榮同時說「仲凡的媽..就幫仲凡喝完這兩三杯就好了就讓我那些弟兄沒話可說,你幫他喝完然後我拉仲凡出來因爲我那些弟兄好像醉了,你快快幫他喝完就結束啦~」筱蓉看著哭求的兒子,還有感覺好像會幫她的阿榮想說就一口氣快快幫兒子喝完結束進屋,要不然一直這樣只遮著浴巾站著不是辦法於是就點頭問,酒杯呢?兩三杯嗎?便梢使力掙開了被阿榮抓的左手去接於是小哥便將準備好的酒瓶倒酒入酒杯,那酒瓶內的酒是加料調過的同時也推著仲凡出車子,讓仲凡把酒杯如計劃般的傳給筱蓉就看到筱蓉舉起杯子先嘗一口,覺的還能承受,然後一口氣仰頭沽嚕嚕的喝完就這樣,筱蓉自己想都想不到,她要開始漫長任這些淫魔人擺布的命運..

(第一章極度姦淫計劃)(第三段漫長淫計之始)大家又全都傻住靜下來看這一幕看著筱蓉仰頭喝時,在浴巾下仰頭挺胸的誘人線條…

一杯喝盡,快速冷靜回神的小哥又再遞出第二杯就如此的,第三杯完又第四杯完後,筱蓉問道,還有嗎?不是兩三杯?

小哥笑的很開心說道,好吧,就算最後兩杯吧?然後又遞一杯前座的二哥在筱蓉又舉杯喝到一半時,對旁邊的吉仔說「這種烈酒加特製春藥,上次那個被我們操整晚的酒店美眉之前是灌她幾杯?」「二哥,我記得好像是…5杯多吧?」「那個美眉算是蠻能喝酒的不是嗎?5杯就掛了喔?」「二哥你懷疑ㄌㄟ…當然啦…如果不太能喝酒的話….」仲凡站的較靠近前坐的二哥他們,聽到了這段對話,急著問「那如果不太會喝的話會怎樣??我媽他不太會喝呀…!」仲凡剛說完,筱蓉已將酒杯垂下並好像嗆到了連續咳嗽..阿榮和黑胖則從後面輕拍與順撫著筱蓉裸露的背,說著加油,只差兩杯然後小哥同時站出車門舉起另一裝滿的酒杯說「來,不要停,你一定不太會喝,我教你,喝這種酒要一口氣..」然後同時幫筱蓉灌下這一杯,由於倒的有點急使得筱蓉最後兩口又嗆到咳呀咳的由於浴巾只是靠右掌壓著胸口垂下遮著三點而筱蓉這樣彎著腰咳呀咳的,使得下垂的浴巾離開了肚臍以下一些下體陰毛從側面看,盡覽無疑!阿榮,黑皮小哥從側面都看到樂的要命小哥仍是迅速回神的輕扶著筱蓉的驕軀說「我想你還是先坐下來一下好了,休息一下,只差兩杯了」仲凡正想說「怎麽老半天都是兩杯時」,只講了幾個字就停住了因爲二哥用力伸手抓住他的手使眼色瞪他瞪的不敢說..

因爲不太能喝酒的筱蓉一下連5杯,而且加了藥酒氣上沖,所以覺的開始有一點點的不適說「哎…慢…慢一點…我不能這樣一直灌…還有兩杯嗎?」大夥們互相護換了眼色,知道筱蓉開始有點腦子暈暈數不清多喝了這麽多杯筱蓉順著小哥的扶持,坐進了車門還開著的車後坐,想說休息一下因爲她想只休息一下坐著,所以雙腳仍放在出外,面對車外的坐著而小哥剛剛在筱蓉剛剛還浴室在沒出來前先叫綽號番仔(也是18歲)騎車到巷口等暗號這時小哥招手打暗號,番仔便快速的騎過來並且如計劃進行的停在車後按喇叭小哥一面裝著說對不起我們馬上就把車開走,一面跟筱蓉說「ㄟ!這巷子太窄,我們這樣擋到後面的車了..」「來,你先坐進去,我們開出巷子繞一圈再回來..,來,你的腳放進去..」「哈囉….?我說你的腳放進去…坐進去啦….」筱蓉的反應開始有點慢,響應道..「什麽..?喔…..」好像才反應過來說道「不…這…這樣不好啦…不要…..」小哥於是又跟番仔打了個暗號,番仔又連按喇叭三聲!小哥說,你看,你是不是有點醉了?這樣擋到後面機車通過了啦筱蓉緩緩的說「我一點都沒有醉…只是忽然喝的太急了嘛…」小哥又跟一直在駕駛座的二哥使個眼色,於是二哥講話了「小姐,要不然一口氣把剩下的兩杯喝完,兩杯而已..」於是在一旁準備好的阿榮就把杯子又湊進筱蓉筱蓉吸了一口氣然後又硬著把這一杯咕嚕嚕的喝下去了…然後又湊過去一杯,仲凡注意到原本加料的酒杯內,多了兩顆很小的藥丸咕嚕嚕又是喝下去..不過筱蓉這次是分兩次喝完..好像已不能一次喝了而且,竟沒注意到還多喝下去藥丸子仲凡又想講話,又被二哥壓住他的手加瞪他而不敢說出…然後又是一杯湊過去..筱蓉竟然又喝下去..又湊過來一杯..可是這次筱蓉只喝了兩口,就停下輕呼了兩口氣往後身子往後靠住了倚背,並且微閉著眼還有微微嬌喘著吐著氣…

小哥輕喊著「ㄟ!….ㄟ!….你還真的一口氣連喝ㄌㄟ,這樣不行…」「你這樣待會酒氣全上沖會醉的,吶~這是解酒丸子和解酒藥水,都吃下去」小哥就一面哄著,來~聽話,你現在一定不太舒服,來,吃下去…筱蓉可能是頭已開始暈暈地,竟然就乖乖的吃下去與喝下去仲凡小聲的問二哥,那…那些是什麽?計劃中沒有要我媽吃這些藥啊?二哥冷冷的瞪著他「那些藥會讓女人頭腦又暈又不清處還有全身無力等等..」「並且配著酒喝會更加速,由其是這牌子的烈酒,我們試了好多次了!」仲凡不安的說「那..然後呢?這些在計劃中都沒有講呀…」於是黑胖此時就走過來拉著仲凡說「來~小朋友,你靜靜的看」便拉著他退到大門前仲凡此時鄉當的擔心,因爲他已經開始覺的,事情並非他想的那麽簡單了..

(第一章極度姦淫計劃開始的尾聲)(第四段淫計之大功初成)阿榮又故意的拿了空杯給筱蓉說,喂!先幫忙拿著杯子結果故意沒等筱蓉接好就放開,於是杯子就掉下地上但沒破「哎喲…小姐,好在沒破,要接好呀..」於是又將另一個空杯要遞給她「幫忙先拿一下接好啦,用雙手啦…」筱蓉一面說道歉一面用雙手接,於是,浴巾便在完全沒雙手的抓住下滑了下去大夥頓時全停住了,因爲看到筱蓉豐滿且白嫩的雙乳盡現眼前..

小哥仍是老神在在地輕推著筱蓉說,來,往後靠著倚背修息一下吧並且一面說,來,我幫你把腳放進車去,我們先開出去繞一圈,別擋後面車的路一面把筱蓉往后座中間推,並一面用膝蓋壓住浴巾的一角使得筱蓉被往出里移動推進時原本還蓋在她坐姿陰部三腳帶的浴巾,留在車們口座位處結果變成全身都一絲不掛的移到后座中間了….

連小哥也都僵住了,就看到筱蓉全身赤裸著坐在后座中間光滑白嫩的皮膚好像用手指壓下就有水會泛出似的白白豐滿的雙乳隨著輕微的嬌喘而上下起伏著小腹只略帶一點點的肉感與誘人的腰,看不太出來是生過一胎飽滿圓滑的臀部,使的坐姿下連帶著一雙白嫩嫩的大腿,構成撩人的體態..

就這樣大夥們愣了近半分鍾,而筱蓉才發出緩緩的聲音說「我的…我…我的浴巾…..呢……哎……」於是雙手緩緩移到雙乳與陰部想擋著…

小哥使個眼色於是照著輩份小哥與阿榮都左右門的鑽進后座並說「來~我們先出去繞一圈,別擋後面出的路」「而且,你現在這樣子要放鬆,要不然酒氣沖上來會醉倒的喔,來,雙手放開放鬆」一面關起門一面跟阿榮一左一右的輕拉開她擋胸和陰部的雙手..並探頭出來跟黑胖和番仔說順著河堤下去老地方見番仔一面叫黑胖上機車一面說,是不是那河堤空地左轉到山腳的那廢工廠?二哥比了個正確手勢變開車走了,而小哥從後車窗丟出浴巾到仲凡前仲凡傻傻的就看車越離越遠到巷盡頭轉出不見而番仔跟黑胖在機出上臨走前仲凡交待..「喂!小子!以後你誰欺負你跟我們講,你今天表現很好」「我剛剛打手機叫一個很會玩的哥們來陪你,你想睡就睡,想玩啥就跟他說聲」「反正那個女人今晚不會回來了,啊你不要擔心亂報警ㄚ」仲凡有點不安的說「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是我媽….」「喔!對!那個女人..說錯啦,是你媽啦…她今晚不會回來啦…」番仔幫忙補一句「不只是今晚,明晚也是….」黑胖更笑出來「她好一陣子不會回來啦,反正你有問題就找我哥們,他快到了」「反正那個女人…我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不要擔心就亂跟別人講!懂嗎?」此時,後面又另一台機車開了過來並排,黑胖回身湊頭小聲交待了好幾句然後那騎士點頭後,黑胖跟番仔就說,這交?***A啦,別虧待這小子,但要監督好!

然後就騎走了..仲帆看著黑胖與番仔的背影越離越遠並喃喃自語的道「你們說的那個女人..是我媽媽..是我媽媽…」(第二章極度姦淫之始)(第一段車之前戲)車子正往罕爲人煙的河堤道路駛去坐在後坐中間的筱蓉,左手右手分別被小哥和阿榮抓著,筱蓉赤裸的身體,被大夥全部看的透透徹徹..

隨著車子的震動,筱蓉白嫩豐滿的雙乳上下抖動著,極爲誘人膿纖合度剛好的腰際與小腹,加上細微嬌喘,極爲煽情白白圓滾滾的臀部,配合上仍雙雙靠緊的大腿,以及陰毛的三角帶形成的成熟女性裸體散發出來的韻味,另男性看了血脈噴張使的車廂內大夥們靜了好一會都看傻眼了..

隨著筱蓉剛剛吞下喝下多種強力的強奸藥片與烈酒的加速催化全身的無力感,與腦際的混沌感,以及身體各處的敏感度都迅速加溫這使的還有一絲清醒的筱蓉,有些緊張與羞怯..

「放鬆…放鬆嘛…你還是微微在用力喲」小哥笑笑的說從一開始抓著她右手就看傻的阿榮也講話了「聽小哥的話呀..聽話..放鬆」筱蓉好不容意才擠出幾個字「….嗯?….小哥…?是誰….?」這時前座一直靜靜看著她裸體的吉仔也笑笑的開口了「美女呀,抓你左手的就是小哥啊,是我們的老大」「抓你右手的是阿榮….ㄟ!我幫你**啊你要叫他們呀,有禮貌呀筱蓉可能是因爲藥性的慢慢發作,所以緩緩的偏頭向左,兩眼有些迷濛的望著小哥而小哥也將頭貼近筱蓉泛紅的臉頰,吉仔聲調提高「叫ㄚ,他是小哥」「..唔…..小哥…小哥..」筱蓉迷濛的表情念著「嗯…乖..」小哥的臉本來就已貼的很近聽筱蓉這樣的表情喚著他,就順勢貼上嘴對嘴的親吻起來並伸出另一手托著筱蓉的臉頰不讓她偏頭躲避而筱蓉可能是藥性開始越發越烈,也跟本沒使什麽勁要偏頭逃避就這樣小哥開始更放肆的吻著,將舌頭申入她口中攪著忽然間筱蓉才又稍回神過來想偏頭躲避,而小哥也淫笑的讓她偏頭過去而才一偏頭向另一邊,阿榮的臉也貼過來說「呵~我叫阿榮」然後也等不及直接對嘴上去熱吻筱蓉,並同樣另一手強托著她臉筱蓉一開始有些微微扭動,然後又忽然間全身放鬆的讓他又吻又攪舌而小哥此時已伸手慢慢在她光滑的小腹上來回的滑動忽然間往上移到筱蓉那豐滿的左乳,慢慢的捏柔著接著又轉爲用指挑逗著她的左乳頭筱蓉此時光裸的身軀如處電般的震了一下,並又開始微力掙脫小哥搖搖頭說「小姐呀,你這樣不行啦,還是沒有放鬆啦…」「可是..唔…唔…不要摸那邊….唔…..」筱蓉羞怯的念著阿榮又把她的臉壓回來向他這一邊,說到「你不要管小哥,放鬆就是了…唔」然後又繼續的熱吻著她,小哥則是持續的玩弄她的左乳和奶頭然後又忽然換右乳來回慢慢的挑弄筱蓉全身一直微微的抖動著發出唔..唔的聲音,並全身開始發燙..「你還是沒放鬆啦,放鬆隨他們去…放鬆呀」吉仔淫笑的在前座起鬨小哥一面玩弄著她的雙乳一面跟吉仔使了眼色吉仔便從前座置物箱取出麻繩交給小哥「小姐喲~你的乳頭好像超敏感的,結果我再怎麽抓著你手你還是會縮胸..」「所以,要這樣…」然後就要阿榮幫忙著把筱榮雙手繞到背後以手臂彎處以下重疊的方式讓左手掌抓到右手臂彎處及右手掌抓到左手臂彎處的綁法將筱蓉雙手後綁於背後,筱蓉被這樣綁著胸部就相當的向前挺出了於是小哥與阿榮兩人就可以用雙手一人玩弄她一邊的乳房了兩人齊全力挑逗著她的兩個乳頭,聽到筱蓉的叫聲加高了許多唔….唔….啊…..啊……..整車都是筱蓉的嬌喘聲小哥淫淫笑著說「你的乳頭就這樣敏感….那下面不就….」阿榮也接個﹛uㄟ!你是很少被男人摸嗎?怎麽這樣敏感??」吉仔更是淫淫笑的開西的問「呵..你除了被仲凡他爸搞過還有被誰搞過ㄋㄟ?」「唔…啊….沒有….就只有….他….啊….」筱蓉結巴的答「嘿喲~難怪這麽敏感….那他有常跟你做愛嗎?」小哥問著「啊..啊…沒有..沒有..唔..停止..求你們」筱蓉念著「厚!仲凡他爸是豬喔,擺這樣美人在家不常做愛..浪費!!」二哥插話筱蓉的兩個乳頭已尖挺,並渾身發燙…「啊!對了!到現在只知道你是仲凡他娘,你名子叫做什麽?」阿榮問道「唔….我….我..叫…筱蓉…..啊….停止…..拜拖…」他們哪可能會停,更是加上舌吻乳頭使的筱蓉渾身抖的更利害…「什麽?叫筱蓉ㄚ?好聽…我們以後都叫你蓉好囉」小哥一面說著一面伸手向下想扳開她緊靠的雙腿同時示意著阿榮也扳開他那一邊的左腿「來…腳張開…聽話….」小哥在筱蓉耳邊哄著說著而筱蓉一面啊啊的淫叫一面嘟嚷著「不要啦..會被兒子看到…啊…」小哥搖頭笑著「你兒子?在哪??蓉啊~~你腦袋不清啦,哈哈」「啊…啊…我…?我兒子呢..?我現在在哪….?啊….」阿榮一面慢慢扳開她左大腿一面問說「對了!你還記得你幾歲嗎?」結果筱蓉只眯著雙眼不停的啊啊的叫…好像沒聽到…

「喂!蓉啊,你30了嗎?」小哥問著「啊…啊…沒有….2…27….27歲….唔….不要再弄乳頭了」「27歲??….你記錯了吧?仲凡不都10歲11歲多了??」二哥又開口了「你不會是…16,7歲就生了仲凡吧?」小哥忽然停止玩弄問道「嗯….唔…..是…是的….15歲就懷孕了….」筱蓉滿臉羞容的說「那仲凡他爸ㄌㄟ??」小哥也一面扳開她右大腿同時問道「唔…他….讓我懷孕後就不見了….唔….」此時,小哥與阿榮一左一右的扳開她的大腿,陰毛及陰唇盡現大夥們眼前..這樣的姿勢,對男性是極度的誘惑,大夥們頓時又全呆住了,傻傻的看著這樣維持了近半分鍾,筱蓉才稍反應過來輕微的紐動並念著「唔..這..這樣…好丟臉…..唔……..」她想申手擋可是雙手被綁於背後,想靠緊雙腿可是被兩人扳住大腿..

小哥又說著「ㄟ!蓉喲,放鬆嘛…放鬆讓酒氣慢慢退去呀」但是看到筱蓉這樣微微挪動著,阿榮已忍不住伸手過去摸向陰部一手玩弄著她的左乳,一手緩緩的翻弄她的外陰唇並舉起腳勾住卡住她的左大腿,小哥則攻右邊,也是一腳卡住她的右大腿,一手弄她的右乳..一手抓著她的下巴扳著可讓他熱吻,筱蓉就這樣的姿勢被玩弄著「唔..唔..啊..啊..我……受不了了….」筱蓉一面被吻著一面念著阿吉看的過癮並說道「就是這樣啦,忍一下啦,讓你放鬆嘛…哈..」阿榮的右手翻開了她外陰唇並向內陰唇翻弄同時同一隻手掌的母指,輕輕磨擦著筱蓉陰唇上方的陰核..

此時,忽然就看到筱蓉滿臉和耳垂充紅並快速嬌喘著「啊…啊…唔唔….停…..喔….」筱容的音量加大許多呻吟著就這樣一面被玩弄著吻著並念著「我..唔…想回家…啊….不要…」小哥和阿榮不理會的加速著保持玩弄持續了好幾分鍾後忽然間見到筱蓉全身抽動了幾下然後便又全身突然松馳無力的偏頭軟下去了阿榮笑的極淫說著「老大,現在開始,這女的藥效完全發揮啦!」「不會吧,這女的剛剛好像高潮了耶…」吉仔問著阿榮舉起手望著說「你們看,是流出許多淫水,可是…不像高潮般射出哩」小哥也說「你們到底是給她吃了幾種藥ㄚ?反應怪怪地…」就看到筱蓉雖全身軟趴趴的暈過去但光溜溜的身子仍不時的忽然微微震動著第二章極度姦淫之始)(第二段淫之前奏)此時車子已在人煙較少的河堤旁道路上飛馳著吉仔也早已按耐不住的爬到后座,在筱蓉被掰開開的兩腳間蹲下正好近看被阿榮玩弄的陰唇同時也拿出準備好的女性性愛電動按摩棒然後阿榮與小哥便專心的一人玩弄一乳,陰部交給吉仔吉仔先是打開電弄按摩棒的電源,按下震動功能然後將急速震動的尖端部份壓下筱蓉的陰核刺激她原本就被藥效發作使的全身更敏感的筱蓉此時她的裸體如被電極般的震了一下然後身體有氣無力的扭動著想掙拖可是雙腿一直被對折起並開開的放在倚上又被兩人一左一右的扳住與卡住再加上手又被綁於背後,以及多種藥物的發效如此跟本沒辦法掙脫,完全讓他們任意的玩弄並一面反射性的念著「喔…唔…唔…啊….不要….這樣子..啊…」而因原本雙手綁身後的綁法是,讓她雙掌抓到另一手的手臂式的綁法榜於背後所以更另胸部不得不向前挺出而挺出雙乳的乳頭更是這樣向前挺毫無防禦的讓兩人盡情的手和舌挑弄著使的原本乳頭就很敏感的筱容更是火上加油般的被挑弄著「啊啊啊…..唔….唔….啊啊啊…..」筱蓉失神般的叫著就這樣如此般的被三人盡情的刺激著而光溜溜的身體不停的顫動著…「啊啊啊….啊…唔…唔….啊啊」就這樣的持續了好幾鍾,吉仔忽然停下關上按摩棒震動功能說「ㄟ!你們看,這女的陰部已經很濕了耶」阿榮遞給了吉仔一條膏藥說「那讓她更濕,用這個抹在棒子上面」吉仔一面將膏藥擠出抹在按摩棒前頭一面說「這是不是上次強奸那個美眉時的那個什麽的,可是讓陰道加倍高潮的?」阿榮淫笑的說「是啦,就是這個,可以讓這女的陰道更敏感和濕的透澈!」就看到吉仔將按摩棒前端抹著滿滿的膏藥,準備要插入筱蓉的陰道此時小哥說「ㄟ..停一下!上次那個女的被你們這樣弄……」「結果後來接連著高潮過頭的樣子,不是搞到最後出事了嗎?」「喔!老大你說之前那個酒店妹喔?」二哥一面開車一面說著吉仔好奇的問「那次我不在…結果後來呢?」阿榮說著「後來那妹仔好像醒不過來,一直語無輪次歇斯底里的…」小哥問「對喔!那個女的你們後來怎麽處理?」二哥答道「現在在精神病院受治療,哈…真是被你們搞到發瘋啦」小哥問道「那個妹事後變這樣啊?哇ㄌㄟ..那你們有沒有把事處理好啊?」二哥若無其事的說著「那女的也瘋了不能指證我們,而且又是酒店妹..」「而且又是自己人開的場子..老大,我們辦事你放心,專心爽你的就對啦」小哥冷冷的笑「嗯!反正酒店妹被玩到出事的,那女的又不是第一個,嘿」阿榮破不及待的問著「老大,那現在這一個..還要讓她回去嗎?」二哥搶著回答「當然是不給她回去啦,操到翻啦,對不對?老大!哈哈」小哥撐起大姆指說「不愧是二當家,知道我要說啥!對啦!」「有事我罩著,那個仲凡自閉兒要沒娘啦,大夥們玩的盡興呀,哈哈」已經意識不太清處的筱蓉,仍全身微微顫動的癱坐著有點像說夢話般擔心的問「..你們..在說什麽..唔…我剛剛沒注意聽…」「能不能再….再說一次…..唔….」小哥笑嘻嘻的說「小姐~要幫你把酒氣散快點…你全身放鬆就對啦」「喔…」筱蓉已經被藥效的完全發作,失去對事的邏輯判斷竟然真的放鬆全身剩下的一點力氣保持被兩人抓著扳著的姿勢..小哥又說著「我們要像剛剛那樣玩著你的身體,可是你要放鬆喲..」「會讓你很舒服的,反正你不要管我們怎麽弄,要聽話喲..」已被藥效使得意識不清筱蓉,臉羞澀的微微點點頭….小哥要二哥先轉入路旁的小路轉入,指示到前面轉角的貨櫃廢置場並打手機給黑胖與番仔他們,說地點臨時換到這廢置場因爲晚點要帶這女的到南部從這轉路切上高速公路較方便車子在顛簸的石子路上轉入了廢置場,往廢置的貨櫃群中開去停了下來,在這被荒蕪的郊區包圍著的貨櫃廢置場筱蓉開始了她漫長被輪暴輪奸的命運………….

(第二章極度姦淫)(第三段淫之開始)二哥將車停在廢置場中後,大夥四人皆迫不及待的脫去外褲與內褲筱蓉仍在車內因藥效的發作癱在坐倚上,意識不太清處的驕喘著於是二哥到后座將筱蓉赤裸的嬌軀抱起讓她面向前面的放在自己打開兩腿中間,如此般摟著筱蓉坐在她的身後並兩手向前繞到筱蓉兩大腿到膝蓋下方,撈住並向後舉起於是筱蓉的身子便軟綿綿無力的向後靠著二哥並且兩腿被二哥上述般的動作扳的開開的向前座裸露著而原本就在筱蓉開開的兩腿間的吉仔此時更興奮的準備要用那隻抹滿春藥膏的按摩棒對待筱蓉的陰部至於阿榮與小哥則仍是一左一右的,一面玩弄她的雙乳和輪著親吻著嘴就這樣筱蓉被這四個少年仔在后座被包圍著開始了被輪奸輪暴的命運吉仔又再度開始翻弄挑逗著她的陰唇和陰核而上半身雙乳和嘴則是阿榮和小哥一左一右盡情玩弄原本就很敏感的身體加上多種藥效和烈酒的催化使的筱蓉赤裸的身驅再度開始顫動著被兩人一左一右搓柔而變形的乳房,以及被阿榮玩弄到外翻的陰唇配上筱蓉因藥效而迷濛的神情,此景讓大夥們脫光的下體皆硬挺起來筱蓉此時的呻吟聲比剛才的嬌喘大聲了許多「啊….啊…啊…..唔…唔….這….啊…停止…啊….」*筱蓉一面呻吟著一面有氣無力的問「啊….啊….嗯?..這…這是哪兒?….這…不要這樣…對我…」小哥一面玩弄一面答「呵呵..別擔心,我們只是想讓你酒氣散快點呀,舒服嗎?」在藥力的催化下,已失去清醒頭腦與邏輯的筱蓉竟然應著答著「啊…啊…可是…這樣子的方式…好丟臉….啊….」小哥笑的說「這樣方式…?喔!哈哈…你怕被別人看到喔?還是你兒子看到?」一面呻吟的筱蓉說著「啊..啊…這樣子…不能被仲凡…看到…啊….」「唔….我的浴巾呢….?啊….這樣還要…多久….啊啊….」小哥繼續笑著說「蓉呀,你放心啊..你兒子跟別人都不會來這邊的..」「在這廢置場..除了我們,你這光溜溜的樣子不會被別人看到的啊」大夥你一句我一句的哄著,筱蓉竟然又繼續的讓大夥盡情的玩弄阿榮一面笑的邪惡,一面跟大夥說「你們看吧,這藥不錯吧?這女的腦子全亂啦」一直從後方抱坐著抓著筱蓉雙腿的二哥笑笑的說「老大,交?***A去掰,你現在亂掰什麽理由,這女的都接受,很好哄的」全身更是發燙的筱蓉嘟嚷的說「你..你們…在說什麽?啊…這是哪…」小哥哄著說「蓉阿~~別擔心,這是貨櫃廢置場..讓你在這散散酒氣..你才會舒服些..你又忘啦?」筱蓉語無輪次的答「可是…啊…啊…可是,這樣好丟臉喔….啊…」小哥一面吻著筱蓉一面說「別擔心..這麽晚了沒什麽人會來這廢置場的..」「所以你別擔心會丟臉,因爲沒人會知道你在這邊的..」此時,吉仔發現筱蓉陰唇內已濕透了,便忽然把按摩棒噗啾一聲的插進陰道筱蓉全身像被電到一下的,抖震了一兩下並受不了的叫起來「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我想回家…」吉仔更是按下選擇旋轉的按鈕,使的筱蓉受不了的開始想使勁掙脫可是手被反綁,腿被二哥扳得開開,再加上全身的失力感所以跟本是別想掙脫了,於是吉仔更是按下轉速更快的紐「啊…..啊…不要…啊….我想回家啦…啊…」吉仔更是把轉速切到最大最快,筱蓉全身如快崩潰的顫動著叫著吉仔看的興奮,更是將按摩棒快速的抽送如此再加上極高的轉速,與快速使勁的抽送在筱蓉陰道內使得筱蓉藥力和酒氣全沖上腦,失神般忘我的被盡情玩弄又加上按摩棒原本塗滿的激情藥膏的刺激結果就在這樣持續被四人盡情玩弄個幾分鍾後筱蓉果然崩潰的從按摩棒與陰唇的接口處流出了大量的淫液並且全身開始莖巒,由其是小腹到陰道部位更是抽動式的莖巒著,此時小哥快速的阻擋了大夥的玩弄然後將按模棒緩緩抽出,結果在抽出同時看到大量淫水從陰道口不斷的淌出來..

「喂!大家先停一下,要不然這女的還沒干到就出事的話就沒的玩啦」「哇靠…這女的好像真的很少被操ㄋㄟ,才這樣就受不了啦?」「會不會啊,這樣棒的身才竟然很少被操..太棒了…今晚有的爽啦」小哥此時笑笑的跟大夥說「是很爽,不過不能操過頭,要不然就沒的玩了…又加一句「阿榮,而且你剛剛說錯了,不光是今晚,是明晚後晚大後晚..」二哥笑的開心「管他幾晚,反正這女的是別想回去啦..哈哈..啊到底啥時該我啦?!」大夥們一起笑的邪惡,笑的淫蕩而筱蓉仍失了神般的在微微的莖巒著…

只有不停的在干著筱蓉的二哥沒傻住,仍啪啪的不停的干著二哥一面干著一面說「你們別聽老大胡扯,這女的是要好好的搞啦…喔..」「嗯…嗯…但是搞歸搞,不會弄出人命啦!老大,別發神經嚇他們啦!!」小哥又變成笑臉「臭二當家!你再不快點幹完該我,我就繼續發神經啦」二哥說著「好呀~~加速~~~沖呀~~」然後卯起來頂著沖著筱蓉的陰道藥效已經完全發作的筱蓉,兩眼無神的坐在二哥腿上被干著哎..哎…啊….啊….不停的叫著小哥爲了讓二哥快點射精結束,要大夥圍著幫忙抓著筱蓉上下加勁的被二哥干著二哥一面干著一面叫著「喂!你們輕一點啦,我頂到她的子宮壁了啦!」大夥更是加勁加速的抓著筱蓉的屁股和腰,快速上下動著啊啊啊….啊…啊….筱蓉隨著叫聲又進入了半崩潰的狀態下「太過隱啦!這女的陰道緊緊的,又可以放心的不帶套子…喔…爽死啦」二哥一面興奮的叫著一面雙手抱緊筱蓉的雙臀,用最快速的抽動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筱蓉的叫聲更加大許多小哥覺得她的叫聲有些過大,於是便扳著她臉轉向小哥自己熱吻著就這樣子,筱蓉的陰道被二哥狂干著筱蓉的雙乳被吉仔與阿榮分別從後方和左方搓著捏著筱蓉的嘴被小哥吻著並用舌頭在裡面翻著攪著這樣子持續了快10分鍾,二哥狂吼一聲將精液全射在筱蓉的陰道里此時,二哥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並抽出沾滿精液和筱蓉淫液的老二而筱蓉則是全身癱軟下來側倒入了小哥懷中並且全身開始緩緩的抽蓄著…

小哥一面摟著小蓉的嬌軀,一面吩咐著「黑胖,番仔,幫我到後車箱拿出睡袋鋪在地上,我要在地上干她!」(第二章極度姦淫)(第五段繼續的輪奸)於是大夥們在睡袋攤開鋪好在地上後便把筱蓉抱到地上放著,將她平躺向上放在鋪好的睡袋上由於筱蓉的雙手仍是綁於背後,所以一平躺在地上後,反而變成殿在背後胸處,使的正面雙乳更是向上挺出然後阿榮跟吉仔一左一右的扳開她的雙腿,黑胖則是蹲在她頭的旁邊接著,番仔便將機車大燈調了方向,使得能將地上這邊照著一清二處在強光下可清處的看到,被掰開雙腿的陰部兩片紅紅的被乾的有些外翻的陰唇,正緩緩流出二哥的白白精液「喂!二當家!把你的ㄒ一ㄠ(二聲)處理掉好不好?」小哥叫著二哥一面滿足的笑一面答應,然後過來挖呀挖和用衛生處擦呀擦的就看到二哥的幾只手指在筱蓉陰部翻來翻去挖來挖去有時是撐開兩片陰唇,有時是兩三指插進陰道內一進一出的挖搞的筱蓉又開始緩緩顫動著叫著啊啊啊啊….

竟然筱蓉被這樣挖著挖著,又開始始大量的流出淫液了小哥推開了二哥說著「好啦,夠啦!換老大我….!喝!!!」小哥老二是屬於長形的,就看長長硬挺的老二啾的一聲也干進了陰道就看他的老二一口氣頂到底,竟然還有一些部份留在外面筱蓉又開始叫起來了「啊…啊…痛….唔……」然後一左一右單手扳開筱蓉雙腿的阿榮和吉仔,都用另一隻手玩弄著雙乳一下搓柔,一下又挑逗乳頭,使得胸部不得不向上挺的筱蓉被盡情的玩弄吉仔一面說著「小哥頂的你好痛是嗎?那這樣搞你的乳房有沒有舒服點呀?」只看到筱蓉兩眼仍是渙散般半張半閉嗯嗯的呻吟著..好像沒聽到吉仔的話阿榮一面捏著筱蓉的左乳一面說「多種春藥完全發揮,她現在跟本聽不太懂你說啥啦,腦子一片亂啦..哈哈」在旁邊車內斜躺在后座休息的二哥也說著「上次那個酒店妹就是被我們下兩種藥,結果..」說到這嘿嘿笑了兩聲阿榮接著說「結果被我們帶出來搞了一晚上,就一直這樣沒清醒過啦..」小哥一面干一面說著「喔..喔..就是你們說的那個醒不過來送精神病院那個?」大夥們笑著說是的,就是那個啦…哈哈哈…就這樣,筱蓉又開始繼續的干著,精神恍惚的被干著玩弄著…

雙腳被阿榮和吉仔扳開著,陰道被小哥使勁的干著,雙乳一左一右的被玩弄著,黑胖則也把握住筱蓉的嘴趁著她張口啊啊叫著忽然把硬挺的老二塞進嘴裡就聽到原本啊啊叫的筱蓉,忽然間變成唔唔呃的聲音就這樣的,筱蓉身上該利用到的地方大夥都用到了在一旁看著的番仔,看著此景不停的吞口水一面說「喔…這真的是…又大又圓的奶子….有38d吧?」在車內休息的二哥說「那女的之前自己說是37d」「喔..37d..怎麽看起來就這麽大…有夠贊的…」此時一面搓著抓著奶子的阿榮說「你看,我滿掌抓住都抓不住ㄋㄟ」就看到阿榮單手掌用力抓下變形的左乳,跟本無法單掌全抓握住一面讓筱蓉吹著喇叭的黑胖也說「喔..這女的嘴也很棒ㄋㄟ,來!乖!用舌頭…對!然後吞深一點…喔!對啦!」黑胖一面指揮著,而筱蓉也一口令一動作的照作黑胖舒服的說著「好爽..ㄟ!你們剛剛不是說她已經聽不太進去我們講話嗎?」「啊怎麽我講的動作她都會乖乖照作啊?好奇怪…呵呵」阿榮解釋著「簡單的動作指令她會迷迷糊糊的照做…」「但是問話與聊天的話,現在的她,就沒辦法啦..總之..」「這女的現在只會傻傻的讓我們玩啦,如何?我弄的藥不錯吧?哈哈」大夥們都開心的說三哥是春藥之神,弄的好呀~~小哥越干越起勁,每一下都頂到筱蓉陰道的盡頭大夥中老二最長的小哥,每一下到頂都還有部份留在外翻的陰唇外而老二露出來的部份,早已被筱蓉大量外流的淫水沾得濕透就這樣因爲小哥長長的老二每一下到頂的沖擊以及原本就極敏感的雙乳被一左一右的盡情玩弄筱蓉終於受不了的將嘴離開了黑胖的老二,又開始啊啊啊的叫起來小哥算是大夥當中較會享受性愛的之一一下子卯起來深深的干到頂,一下子又淺淺的干一下子又加上手指同時刺激陰核,一下子又來個兩淺一深干著搞的筱蓉一面被干一面全身抽蓄顫抖起來..

小哥和大夥們這樣持續又搞了快10分鍾筱蓉又再度快崩潰般的啊啊啊叫著,全身顫抖著並且隨著全身的抽蓄,開始了陰道抽筋式的收縮小哥叫著「嘿呀~這女的怎麽陰道越夾越緊??干!你越要夾,本老子就越用力!!」然後小哥更是每一下加速跟加力的插到最底這連續的幾十下極重與極快的狂干,使得筱蓉叫聲與顫動都變了樣原本啊啊的叫聲忽然好像哽住般的變成呃呃的聲音原本的顫動隨著小哥猛力且快速的狂干,變成了抽蓄般的快速抖動筱蓉就這樣的接近崩潰邊緣的被狂干著又持續了好幾分鍾忽然間黑胖叫道「哇靠!你們看,這女的被干到流口水啦」就看到筱蓉張著呃呃叫的嘴,從嘴角淌出一條口水慢慢的流下「哈哈,這女的已經被干到不行啦,哈哈哈」「哈哈哈,第一次碰到女的被狂干到這種反應的ㄋㄟ,哇哈哈哈」大夥們興奮的叫著,更是加勁加速的盡情姦淫筱蓉的嬌驅小哥也喔喔叫著「厚..太爽了…太..太爽啦….不行啦!要射…啦」然後終於將全部的精液射在筱蓉的陰道的盡頭…

在小哥射精後慢慢停下來老二的抽送後,筱蓉的抽蓄仍然抖動著並且又開始了小腹與臀部的莖巒…小哥一面抽出了在陰道內的老二,一面叫大夥先讓筱蓉休息一下「厚..爽翻了…喔..對了,先別再摸她了,讓她休息一下…吧…呼…」然後大夥們便將筱蓉兩腳合起來讓她自己平躺著休息就看到筱蓉莖巒般的抽蓄仍持續著…小哥一面喘著一面問「ㄟ!老三,這女的一直這樣會不會不對勁?」阿榮笑著說「上次那個酒店妹也是一樣,不過是抽蓄的更利害,還口吐白沫!」大夥們變傻傻的看著躺在地上睡袋上抽蓄的筱蓉等著她稍緩和一點再繼續圍奸輪奸..

躺在地上鋪著張開睡袋的筱蓉,莖巒慢慢的減緩下來但是仍一直在微微的抽蓄著坐在一旁休息的小哥,一面喘著一面說「ㄟ!番仔!我交待你帶的東西….有帶來吧?」番仔一面應著「當然有啊,那些東西可不能忘啊,哈哈」然後打開機車的車箱拿出了相機和V8攝影機大火們看到相機和v8,都互相使眼色並邪惡的笑著小哥又說著「嗯…這就不用我教了吧?..把這女的全身光溜溜的樣子拍下來..」說到這小哥起身撿起旁邊他脫下的褲子,拿出煙點著抽著繼續說「這種良家婦女很好控制的,等她藥效退了清醒後知道自己光溜溜的被帶出來..」「然後又被好幾個人輪奸,還有拍裸照和v8,然後再威脅她和恐嚇她..」「這樣子以後她就差不多都乖乖聽我們的話啦…哈哈」「一想到這樣美的女人以後都乖乖的讓我們搞,想到就爽」黑胖一旁笑著說阿榮又拿出刺激陰道的藥膏說著「好啦!該我啦,我忍不住啦…」然後便擠出些在手指上,挪動身子到筱蓉兩腿之間準備搞她番仔則一面歡呼著移動到筱蓉的右邊,一手抓著她的右腿扳開二哥此時走出汽車的後坐,一面說著左邊讓我來,又加入了圍奸然後在筱蓉的左邊坐下一手扳開她的左腿抓著,一手玩弄她的左乳筱蓉就這樣被兩人一左一右的,一手扳開腿並一手玩弄著雙乳仰躺著的筱蓉,兩眼無神渙散半眯著眼全身軟軟棉棉的讓大夥們再次的玩弄右手手指沾滿刺激陰道藥膏的阿榮此時忽然間將手指插入筱蓉的陰道,並緩緩攪動著另一手手指則玩弄著筱蓉的陰核,而二哥和番仔則同時玩弄著雙乳和乳頭在這樣再度的被玩弄下,筱蓉全身又開始慢慢的加快了抽蓄被阿榮手指又插又攪的陰道,又再度慢慢淌出淫水出來並且連帶著剛剛小哥射在裡面的精液也緩緩流出阿榮一面玩弄一面笑嘻嘻的念著「這藥膏直接抹在陰道璧上刺激..嘿嘿..不到10秒這女的就不行的啦..」小哥在一旁懶洋洋抽著煙說「去~真的有你說這麽神啊?不信~~!!」可是,果真在大夥們十餘秒的玩弄下就看到從筱蓉的陰唇內開始不斷的流出淫水和剛剛小哥的精液阿榮哈哈笑的說「這女的陰道里已經好濕啦,藥效發作啦」又繼續說「讓我再加把勁搞,讓這女的淫液像瀑布一樣…把老大您的精液都沖出來洗干淨啦」然後開始加速的用手指挖呀插著筱蓉的陰道筱蓉又開始啊啊啊的叫著,並全身微微抽蓄外並加上了顫抖阿榮又說著「小姐啊,想不到用手指也會受不了吧?嘿!看我阿榮派手指搞法!!喝!」說著說著變成中指加上食指兩指同時搞著筱蓉的陰道一下子兩指在陰道里不同方向的翻著挖著一下子兩指使勁的在陰道里狂插狂抽著筱蓉全身此時已不是微微的抽蓄,而是快速的顫動著與啊啊叫著並且一面念著「啊啊…啊啊啊…停…停止啦….受…不了了啦…..啊啊啊啊」小哥在一旁吐著煙說著「喲!三當家!這女的還不是完全昏迷嘛…還知道求我們停ㄋㄟ!」阿榮笑著說「這就是我配的藥的好處,如果迷昏了不就像奸屍一樣?沒反應怎好玩?」一面挑弄筱蓉右乳的番仔也興奮的說著「對!對啊!這樣半昏才能讓我們玩的過隱的啦~~哈哈」阿榮又喊著「吼!看本老子阿榮派手指搞法究極板!…取啥名呢?..三..啊!就叫"三龍戲水"啦!」然後右加上無名指同時三指戳入筱蓉的陰道內就看筱蓉顫抖的全身,忽然如觸電般震動了一下,然後加大了全身的顫抖小哥在旁邊忽然把煙噴出來咳咳的笑著說著「咳..老三你白癡啊…靠…還有招式名子ㄌㄟ…受不了你…咳咳..害我嗆到」阿榮一面笑著叫著,一面用三隻手指在筱蓉陰道內攪著還有狂插著就看到筱蓉全身快速與大幅度的顫陡著並連續啊啊啊叫個不停而且不時的從嘴裡念出如說夢話般聽不太懂的話語一直在一旁欣賞的黑胖叫著..「哈哈哈…這女的被搞到開始語無輪次啦…三哥!有你的」而二哥和番仔也不甘示弱的說「嘿!我們也要讓這女的奶子爽到翻!!」說完便分別一左一右的,一下子又捏又輕咬著乳頭一下子又搓呀捏呀揉著筱蓉的雙乳,然後發現原本已硬挺的乳頭更加的硬了一直被雙手反綁使得雙乳不得不向外挺出的筱蓉使得在兩人玩弄乳房下,更是無法縮胸的讓兩人盡情的刺激著雙乳再加上藥效的發揮,使的原本全身就已敏感的筱蓉再度感受到快崩潰般的圍奸黑胖撿起放在地上的v8和相機說著「啊不是原本要拍的嗎?怎麽搞起來啦?那…要拍嗎?」在一旁息煙的小哥念著「你白癡啊?現在當然不能拍啦!現在拍不成了大夥輪奸這女的證據啦?」黑胖一面傻傻笑著應著了解,一面又放下v8和相機欣賞大夥圍奸筱蓉的景相小哥在一旁又好奇的問「ㄟ!黑胖呀!你怎麽不一起去搞?這女的還有嘴還空著呀?呵呵」黑胖說「嗯..我怕這女的待會被搞的一失控…原本幫我吹喇叭的變成咬斷喇叭…」小哥巴了一下黑胖的頭說「又沒叫你給她吹!這麽笨怎麽跟我出來混呀?!」於是小哥走過去坐在筱蓉頭旁,把啊啊叫的嘴一口吻下去於是筱蓉的嘴被小哥吻著用舌頭攪著豐滿白嫩的雙乳被番仔和二哥搓著揉著形成一些奇怪的形狀小腹則因阿榮攪弄陰道而不停的起伏至於陰部則因阿榮的三指盡情的狂插和翻攪,而不斷的流出大量的淫水筱蓉此時又再度快要崩潰般的抽蓄因爲小哥一直狂吻著嘴,使得叫聲只聽的到唔唔的聲音就在阿榮的手指用最快速的抽送筱蓉的陰道時,忽然停下用用力抽出大量的淫水,從筱蓉的陰道內不斷的淌出來阿榮此時一刻也不讓筱蓉休息的接著將硬挺的老二干入她的陰道內並且一干進去就接著連續的狂抽猛送筱蓉此時已不受了的偏頭避開小哥的熱吻,張口啊啊啊的叫著阿榮看到筱蓉受不了的樣子,更是使出更大的勁快速的狂干每一下都是全力的頂到筱蓉陰道的最深處筱蓉全身的快速的抽蓄著,並且小腹再度開始微微的莖巒全身的顫動與抽蓄,再加上小腹的微微莖巒,看在眼裡的小哥擔心的問「喂..老三…這女的是不是又對勁啦?…喂…老三..?」在高潮中的阿榮,哪管的著老大的提醒不但沒有放緩狂干筱蓉的動作,並且更是加速與加勁而一左一右的番仔與二哥,也持續著對筱蓉雙乳的玩弄看到筱蓉越來越快速的顫抖與阿榮越來越猛的狂干小哥竟也不再阻止,繼續讓大夥們狂搞下去並且淫淫的笑著說「好吧~算了…就讓大夥們爽到這女的爛爲止吧…嘿嘿」小哥這一句話說完,阿榮更是使出最快速與最猛力的抽送就這樣,持續了快10分鍾,筱蓉全身的顫動被抽蓄般的莖巒取代而且叫聲又再度成了呃呃的聲音,以及已經因爲淫叫不知張多久的嘴又開始流出了口水,阿榮仍持續的狂干每一下到陰道最盡頭忽然間阿榮叫著「喔…喔…靠!這女的陰道忽然縮的好緊!!喔!好爽!!」阿榮不顧筱蓉陰道的莖巒緊縮而更是使盡最後的力氣卯足的干就看到仍在抽蓄般莖巒中的筱蓉忽然昏了過去而阿榮喊著「喝…喝…快射了!快射啦…」仍是持續的狂干著可憐的筱蓉,承受著這夥年輕痞子中性能力最強旱的阿榮的洩慾因爲昏迷而抽蓄般的莖巒稍緩了許多,但是仍承受阿榮強力的狂干中又是持續了一多分鍾阿榮仍沒射,而筱蓉忽然間又回神了過來接著全身又開始了的抽蓄,這次是比前幾次的抽蓄都要來的劇烈阿榮又叫著「靠..又好緊..快被卡住啦..喝!看我的」然後又最猛力的干到底「啊啊啊啊~~~~~~卡的…好緊…呀….啊啊啊啊啊啊~~~!吼!!!!」阿榮如野獸般狂吼的一聲,終於將精液如火身爆發般噴入筱蓉的陰道最深處…

已經停止了狂乾的阿榮,緩緩將老二抽出竟然還是處於幾乎勃起的狀態,可見性能力之強而筱蓉仍是持續的抽蓄著莖巒,但是跟前次不同的是竟又昏迷過去小哥喊著「好啦好啦!真的先停一下啦…厚!臭老三,這女的被你玩壞啦!!」阿榮一面微微喘著一面說「應該沒事啦,上次那酒店妹是現在這樣子加上口吐白沫…」二哥也自我安慰說著「嗯..是啊,所以呢…沒吐白沫..應該沒事吧?」大夥都停下了玩弄,靜靜的看著仍昏迷並抽蓄般莖巒的筱蓉番仔有點不耐煩的問說「很奇怪ㄋㄟ,這女的怎麽這麽不經干啊?沒搞多久就這樣??」二哥解釋著說「你後來才過來的,所以不曉得,這女的吞下太多老三的春藥了..」阿榮也說著「之前在仲凡家門前的確是給這女的吃太多種藥了..而且還加上烈酒..」在一旁靜靜的看了好久都不說話的吉仔也說了「就是說嘛..所以ㄌㄟ,這女的沒掛就不錯啦,哪像上次那個酒店妹..口吐白沫…」就這樣,大夥們一面聊著,而筱蓉的抽蓄與莖巒終於慢慢的緩和下來只是,仍是昏迷著沒醒..

而二哥忽然提議,乾脆利用這時間,先用v8和相機拍下筱蓉的裸照於是,大夥們便將仰躺著休息的筱蓉在次把雙腿扳開並把機車的大燈對過來,二哥並移動汽車調頭過來也開著大燈照過來在這些車頭大燈的光照下,筱蓉光溜溜的身體被照的一清二處而且更可以清處的看到,剛剛的輪奸下筱蓉身上白內嫩的皮膚所留下大夥們的淫爪印子豐滿白嫩的雙乳已出現好幾條手抓的紅印腰際與白圓圓的雙臀,更是有著好幾條長長指甲的抓紅印阿榮說著「你們看,這女的皮膚真的有夠嫩,剛剛這樣搞一搞,全身就這麽多條紅印..」二哥說著「喲喲~那不就很可憐,被我們玩成這樣..我們該心痛喔?呵呵呵」小哥也說著「啊不就真的給他要心痛?快點拍啦,無聊!」於是吉仔便開始用相機拍著,黑胖用v8拍著拍著筱蓉的全身裸體,並從各角度都拍著更是在兩腿開開間拍著,拍著筱蓉一面流出淫液與精液流出的陰唇就這樣拍一大堆,最後終於在筱蓉緩緩的出聲回神過來後停止拍攝筱蓉全身仍微微的抽蓄與抖動著,雖然回神過來但是仍在藥效的發揮下,兩眼還是渙散無神般半眯著從嘴中不斷緩緩的ㄥㄥ的呻吟聲小哥攤了攤手說著「好啦!再來該誰上啦?」吉仔笑嘻嘻的說「照輩份,應該是四哥,可是四哥不在,所以…該我啦~~哈哈」番仔與黑胖也高興喊著「那我們先玩上面啦,來喔~~~」吉仔又說著「可是我想把這女的向母狗一樣干哩…嘿~翻過來!」說著便嘿咻的一聲將筱蓉身子翻過來,變成趴著的姿勢番仔與黑胖則一左一右抓著她的肩膀和雙乳使得筱蓉上半身沒有趴在地上的睡袋然後吉仔便從後面抓著她的腰乾了進去並一面叫著「呀呼~喔~呵~喔~爽喔…好爽…我最愛這樣的姿勢啦」剛剛才恢複莖巒的筱蓉,全身又開使顫動起來而番仔與黑胖則扶著她的雙肩,一面抓著柔著她的雙乳已經忍了很久的吉仔,此時更再卯足了全力狂干著由於這樣的後體位姿勢,使得筱蓉的豐臀被吉仔的狂干撞的啪啪響而性慾較強的阿榮則又加入了圍奸的陣容在前面將又勃起的老二塞入了筱蓉的嘴讓她吹喇叭阿榮說著「喂!女人!吸呀…喂!」筱蓉仍然是兩眼無神地傻傻的被干著,並沒有吸允阿榮的老二阿榮乾脆就把筱蓉的嘴當陰道,自己用力抽送著並且用雙手合著筱蓉的嘴讓其緊些就這樣,吉仔在後面干著,番仔與黑胖在中間搓著捏著雙乳阿榮在前面爽著,筱蓉的叫聲因爲嘴被老二堵著而變成唔唔的聲音小哥在一旁笑笑的說「二當家,你看這女的這樣像不像一隻被乾的母狗ㄚ?」二哥在一旁應著「呃..看著看著害我又想來一次了啦」小哥笑著叫著「喂!你們快點干到爽就射一射啦,我跟二哥又想來一次啦」吉仔一面干著一面說「喔喔…喔…好啦…啊…..快不行啦..」吉仔更是全力的狂干,並一面用手掌拍打著筱蓉的屁股在車燈強光下,可輕處看出,筱蓉身上各處被抓的紅條二哥在一旁說「ㄟ!老五!這個女人的屁股被你拍出掌印啦」小哥也說「喲!真的哩..這女的皮膚真的有夠嫩,被他這樣拍幾下就..」吉仔沒理會小哥他們的討論,仍然狂沖著筱蓉的陰戶一直在搓揉著筱蓉雙乳的番仔,此時也應著「嘿~看到這麽棒的女人身體上這些紅腫,越看越爽啦,女人就是要操啦」說著就更用力的搓揉筱蓉的左乳,捏的變成許多極扭曲的形狀然後又一下子用五指的指甲在筱蓉背上用力抓出痕跡一下子又申過頭去咬著左乳和左肩,留下淡紅的齒印阿榮忽然叫著「靠!臭番仔!別咬她啦,她剛剛痛的也用牙齒咬我老二呀」小哥和二哥看到此景忽然大聲笑起來說「一個咬女的,然後女的痛了又咬另一個,哇哈哈哈…笑死我啦..哈哈..」阿榮又叫著「喔..喔喔..被這女的..喔喔..原來被牙齒夾緊也這麽爽…」然後,阿榮就喔喔的叫著將精液再次射出,射到筱蓉喉嚨的深處使的筱蓉忽然如嗆到般的,一面咳著一面被干著叫著此時狂干中的吉仔又大叫「喔喔..這女的每一咳..陰道就收縮夾更緊一次..」就在筱蓉全抽被乾的抽蓄著和咳嗽交替中,吉仔達到高潮將精液全數泄盡番仔看到吉仔拔出射完精的老二,馬上接著上直接把筱容翻過來成仰躺著,就將早已硬挺的老二干進去才因剛剛吉仔後體位的狂干而抽蓄的身子又被番仔接著上,使的一干入就開始了身子更大的抽蓄「喂..要不要讓這女的休息一下啊?」二哥問著番仔沒理會的開始將老二在筱蓉的陰道內抽送著小哥搖搖頭著說「不休息也至少清一下這女的陰道嘛..都是大家的精液..」番仔一面干著一面說「不用啦..我覺的這樣都是精液感覺蠻爽的..」「如果這女的身上也都是精液的話,我干起會更爽啦…喔喔…好爽」番仔又接著說「你們不知道啊?這樣也算是sm其中的一個快感啦,喔喔….」小哥搖搖頭看著二哥說「以後那些要入幫的新人,發現像番仔這種癖好的都拒絕!」二哥聽了笑個不停,大夥們也笑著,筱蓉仍是傻傻的被干著嬌喘著黑胖和阿榮靠過去想玩弄筱蓉的雙乳可是番仔說著「不..不要..拜託..我想看著她全身的紅印」一面干著著番仔又說「這樣一面看著這女的…身上這幾條被你們抓出的紅印…」「這樣看著這麽美的身體被我們抓出紅印…看了就更hight的啦..啊啊啊啊」有著sm傾向的番仔,此時更是一面干著一面用手在筱蓉白嫩光滑的腰際抓呀抓著,又抓出兩條紅印這樣的景像,讓番仔是越干越興奮的卯起來加速的干此時原本在被番仔直接接著乾的筱蓉光溜溜的身子不但開始了更大的抽蓄而番仔此時一面干著一面用手摸索著筱蓉身上幾條被抓出的紅紅的爪印忽然間,臉上出現相當興奮的表情,接著就卯起來以很猛力的方式干著筱蓉身子已經快承受不住的筱蓉此時忽然又變成相當大的顫動與抽蓄而叫聲也忽然間變的很大,彷佛已是進入了要崩潰般的邊緣(第二章極度姦淫)(第七段回不去的少婦)番仔此時更是興奮,眼睛不知何時間張的極大兩眼都充滿著紅紅絲,臉部表情因興奮得有些扭曲並且瘋狂的張口狂笑著卯足全力狂干著筱蓉嘴巴不停的喊著「乾死你啦…乾死你啦~~~!」而原本就已經快要崩潰般的筱蓉此時被乾的全身果然都出現了相當劇烈的顫抖尤其是小腹更是劇烈的莖巒式的大幅度抽蓄也在此時,筱蓉被番仔狂乾的陰道口不斷的在番仔的老二每一下狂抽與狂送之間,都不斷的淌出液體而筱蓉叫聲如快崩潰般的歇斯底里大聲叫著二哥忽然叫著「喂~~!你們看那女的表情…怪怪地!」大夥們也都注意到了筱蓉原本兩眼半張半閉無神般的雙眼此時竟然是兩個黑黑的眼珠都翻了一半的白眼大夥們都望向小哥,以爲小哥會出聲制止而小哥此時竟然漏出相當興奮的神情,靜靜的專注看著如此情況的筱蓉原來,小哥的性僻好是看到女人被干到快要崩潰邊緣的狀態此時番仔忽然有大聲的狂吼並且將狂干筱蓉的速度,快到讓大夥們吃驚的極高速度狂沖著筱蓉的陰道全身因爲隨著番仔狂沖而前後快速移動的筱蓉,彷佛出現了殘像般而也在此時,忽然間聽不到了筱蓉的叫聲只是看到筱蓉嘴張著,以及已分不出是因爲番仔的狂干還是本身的抽蓄就這樣大夥們也都靜靜的看著這樣被番仔以極高速猛力干著的筱蓉果然持續了沒幾分鍾,筱蓉的反應果然有了極大的變化抽筋式的全身劇烈莖巒,不停歇斯底里般的不自主扭動而原本已半翻白的雙眼,此時已變成隨著臉情轉爲痛苦而緊閉著此時番仔更是幾乎到瘋狂邊緣般的興奮表情緊緊抓緊著筱蓉的腰際,以防她因爲全身劇烈的扭動而不好控制就這樣緊抓的筱蓉更是卯足最大的力量高速的抽送著狂干著二哥此時終於耐不住的大聲對小哥喊著「老大,這女的不行了啦!」而小哥也才如驚醒般的回神過來,也喊著「啊….這….喂!番…停了啦!」而一直還沒滿足的番仔,此時一面瘋狂干著一面喊著「再..再一下就好..」才說完,大夥們都看到,此時筱蓉又有了變化已經啞啞的張口叫不出聲的筱蓉此時變成不斷的從一直張口的嘴中濺出泡沫般的口水..

二哥失聲的喊著「這女的…口水…干!不對了啦!是白沫啦!口吐白沫了啦!」小哥更是恍然大悟的喊著「這…喂!去?***琝漟f仔拉開!」於是大夥們聽完先是傻了一下然後就都一湧而上把狂干中的番仔硬拉開雖然拉開了番仔,可是筱蓉的全身仍是在劇烈的抽動與大幅顫抖著並且仍是不斷的從嘴中咳出泡沫般的口水番仔此時竟然才回神過來的說「喔..喔喔…這女的何時變成這樣的??」二哥責怪的眼神望著番仔說「都是你啦!這女的好像被你弄到不行了..」小哥也說著「不行了??這應該是出事了吧?你們不是說上次就這樣..??」阿榮解釋著說「不..上次出事那女的,是已經口吐白沫了我們還是一直干..」吉仔也說「嗯ㄚ嗯ㄚ,所以…這次應該不會出事吧..?」就這樣,大夥們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討論著並且傻傻望著全身劇抽蓄中的筱蓉此時,吉仔忽然蹦出一句說「呃..這個..我覺的..好像洋癲瘋….」大夥一聽吉仔說完,尤其是小哥和二哥都同時趕緊過去檢查筱蓉的嘴內確定沒有如洋巔瘋發作般的咬舌後才放心下來就這樣,大夥們都靜了好一會看著筱蓉而原本劇烈抽蓄著的筱蓉,終於慢慢的緩和了些變成了較小幅的顫抖著,不過小腹仍是較大不自主莖巒抽蓄著而沒有再繼續從口中咳出白沫,只是微微張嘴急速驕喘著就這樣全身光溜溜的昏迷躺著,全身抽蓄著…

番仔此時才委曲的說「唔…結果我正要高潮時…就被你們拉開了..」二哥巴了一下番仔的頭說「不拉開停下來,把這女的弄出事不就沒的玩了?!」小哥此時有點了根煙說「呼..這麽棒的女人,大家都想多玩幾天吧?」然後繼續說「所以啦,不能玩到太過頭,這樣才能一直讓大家爽下去知道嗎?」於是,小哥又叫黑胖把一直被反綁的筱蓉雙手解開松開然後自己將筱蓉光溜溜的驕軀抱起放進車子嵺?接著跟大夥們穿上衣服,分配完再來的計劃..

說完便由二哥開著車,一樣是小哥和阿榮跟著筱蓉坐后座,吉仔在前座番仔則是載著黑胖騎機車跟著,就這樣離開了這貨櫃廢置場..

在后座,小哥是讓筱蓉平躺在他跟阿榮的身上上半身是被小哥摟著靠在小哥的大腿上而阿榮則是不斷的撫摸著在他自己腿上筱蓉的臀與大腿筱蓉仍是持續著緩緩的抽蓄,並且還是昏迷著並不時的驕喘著隨著車子的顛簸,以及筱蓉全身的抽蓄使得豐滿白嫩的雙乳不斷的抖動著全身光溜溜的成熟女性的誘惑,再加上不時的嬌喘使的小哥忍不住的又開始撫摸與挑弄著筱蓉的雙乳而阿榮則又開始挑弄著筱蓉的陰部,撩開兩片紅嫩的陰唇挑弄著雖然仍是在昏迷中的筱蓉,但是陰道口又開始濕潤了阿榮笑著說「你們看,我的春藥膏會讓女的在幾小時內不斷的..一摸就濕喔..」可是一面開車的二哥卻說「不是聽說你這種藥膏..會毀了女的那邊??」小哥不太了解的問「靠!你們幾個夭壽仔..什麽叫做會毀了女的那邊??」大榮一面玩弄的再度濕潤的陰道口,一面說「也不是毀掉啦,反正這女的陰部….以後就只對這藥膏有反應..」「也就是說,這藥膏讓這女的陰部高潮過頭了..以後她只有靠這才會滿足..」「因爲呢..我春藥膏裡面有加毒品xxxx啦~~」小哥搖搖頭的說「你們喔…嗯…原來這麽會玩,好!哈哈哈」於是大夥們淫笑著,車子在跑到河堤道路的盡頭後便轉入荒僻的山路了,筱蓉是離回家的路越來越搖不可及了..

一路上,阿榮與小哥不斷的挑弄筱蓉,阿榮更是又開始使用按摩棒了果然在按摩棒插入陰道後沒多久,筱蓉受不了再度的刺激的緩緩半醒過來兩眼幾乎是無神般渙散著的筱蓉隨著驕喘支支唔唔的念著怎麽回事..?現在自己在哪裡?

小哥一面玩弄著她的雙乳一面照著計劃說著「蓉ㄚ..你現在好像不太舒服喲?是不是?嗯?」因爲藥效和藥膏與連續過頭的高潮,而造成腦子混亂狀態筱蓉應著「唔…啊..是的…全身…沒力氣..還有…感覺怪怪…啊…頭很暈..」然後小哥又笑著說「你需要休息喔,我們現在帶你去休息..讓你好好睡一覺…」筱蓉腦子轉不太過來的應著「喔…休息…睡一覺…可是…啊….」小哥又笑著說「還是要這樣全身光溜溜的回去…給仲凡看到?」阿榮接著說「蓉喔,你的下面好濕喔…這樣子回去給仲凡看到..嘿?」筱蓉一面驕喘著應著「啊…怎麽回事..怎麽…不要…不能這樣子..仲凡看到..」小哥說著「所以啦,你先別回去,讓我跟仲凡打通**,說你不回去了喔..」然後一面撥著跟仲凡在一起的羅仔手機阿榮笑著說「蓉喲..跟你說,待會小哥說幾句你就接過**說是就好囉..」筱蓉此時沒什麽回應,因爲又快受不了阿榮的電動按摩棒在音道內的刺激了只是一直輕聲啊啊的驕喘著,並且小腹又開始了不斷的抽蓄著小哥對著接通後的**,要仲凡接聽然後說著「仲凡,我跟你講..你媽媽現在很安全,不過今晚不回去了」然後將手機湊到筱蓉臉邊,阿榮小聲摧著她說「快呀,說是!說小哥講的沒錯!」昏昏沈沈並被挑弄的快受不了的筱蓉,對著手機回著「啊啊…是….啊啊…是的….小哥…說的…是…啊…」於是小哥又接回來跟仲凡說「你聽到了吧?而且..你媽媽她不只今晚,要明晚後晚…好幾天就是了..」又接著說「這是你媽媽她自己願意的,知道嗎?」然後又將手機湊向筱蓉臉邊,此時阿榮小聲的對筱蓉說「呵..你這樣啊啊的聲音不就都給你兒子聽到啦?嘿嘿..」筱蓉雖然腦子渾濁,但是還是有點反應的不能讓仲凡聽到她這樣的聲音但是全身軟軟無力,又無法停下小哥與阿榮的挑弄所以只好忍著淫叫聲結結巴巴的對手機說「唔…這..凡..你先乖乖睡…覺…唔…我…不回去…」由於強忍著,更是造成受不了的壓抑使得筱蓉全身更是再度開始了更大的顫抖與抽蓄著而阿榮小聲的對筱蓉說,再一兩句就好了,再忍一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