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玉仙女(二)

2017-06-17     檢舉     收藏

(4 )

「菁姨,菁姨!」女孩兒小小的聲音不斷在門外響著,原本已經入睡的趙雅菁總算是被吵了起來。她揉了揉眼睛,看看窗外的月色,應該已經三更時分了,這小姑娘兒不睡覺,還跑來找她幹嘛?

心裏面是在嘀咕,趙雅菁的手腳可沒有慢,她趕忙披上了衣裳,將門打了開來,不過六七歲的小女孩幾乎是滾進來的,小小的手脹得紅紅的,顯然要吵醒睡熟的趙雅菁,這小姑娘敲門敲到手都痛了。

雖然從熟睡中被吵醒蠻不高興,但是再多的火氣,在這小姑娘嬌甜的嚶嚶聲中,都會化為無形,趙雅菁搖了搖頭,她總是拿這小姑娘沒法子,以這方面來說,公羽馨比那幻邪公子還厲害,連琴嫣然都管她不住。

看著公羽馨臉兒也紅紅的,顯然是跑的心急氣促,卻不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從趙雅菁的小屋到琴嫣然的圓音齋並不遠,何況公羽馨雖然還是幼齡,但她一雙腿卻是玲瓏修長,比同齡的小女孩要高得多,加上琴嫣然又教了她一些初入門的吐納之術,光只是跑這一小段路,公羽馨不應該會喘成這樣的啊!

「是怎麼回事?說給菁姨聽聽。」愛憐地拭去公羽馨那粉紅小臉蛋上的汗水,趙雅菁抱著她坐到了椅上。

「是娘…是娘出了事…」

「慢慢說,慢慢說. 」拍了拍公羽馨的背,趙雅菁微一彎腰,趁著公羽馨敘述的時候,迅速地穿上了鞋子。從那次的事情之後已過了七年,因為天山姥姥的幫忙,琴嫣然的內力修為已勝當年,完全沒有什麼受創的痕跡留在身上,如果以她的武功也會出事,趙雅菁只能去找天山姥姥了。

「馨兒睡到一半,突然被娘的聲音吵醒,本來馨兒還懶睡的,可是娘的聲音愈來愈大聲,而且…而且還帶哭聲,馨兒本來想問娘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突然從娘的房裡,傳來男生的聲音,嚇得馨兒趕快跑過來。菁姨,去看看娘吧!馨兒好怕啊!」

「我們走吧!啊!不行,馨兒你留在這兒,讓菁姨單獨去就好,要是嫣然姐姐遇險,有你這小姑娘在,反而礙手礙腳的。要乖乖的等,知不知道?」

「好!可是菁姨要答應馨兒,不能讓娘受傷喔!」

「好,我們打勾勾好不好?」

表面上沒在跑,只是慢慢行走,實際上趙雅菁的速度非常快,這幾年她一直陪伴著琴嫣然,武功上受她提點,進步早不可以道里計,內力也是突飛猛晉,雖然這七年來她不曾下山,但以趙雅菁現在的功力,山下的武林人能勝她的大概也不多了吧?

距離圓音齋愈來愈近,琴嫣然的聲音也愈來愈大,果然和公羽馨說的一樣,呻吟的既尖又帶著些許哭聲,但是其中還混著很多聲音,趙雅菁一聽清楚,就忍不住臉紅了,疾行的腳步也慢了下來,這聲音引起了她不少的記憶,那個大雨的晚上,在看到了杭州三仙床上的嬌姿媚態之後,連她也情迷意亂,輕易地被幻邪公子勾引上了床,那時趙雅菁在極度的快感中發出的,也是這種聲音啊!

心中猛地一緊,趙雅菁咬了咬牙,快步走到窗前,窗上的人影映得如此鮮明,一個人影正將另一個人影壓在床上,前後抽動著,上面的那人似乎是頗為費力,汗水狂野地潑灑出來,就好像從他身上正下著一場雨般。不知怎麼地,趙雅菁就是不想直接破門而入,手指沾了沾口水,似有若無地抵在窗紙上,輕輕觸出了個小小的破孔,輕輕咬住了舌頭,趙雅菁將單眼湊在上面,果然和她想的一樣,被壓在床上的琴嫣然身上一絲不掛,白嫩的臉頰上泛著情慾的嫣紅,掙扎的雙手被男人壓在兩邊,硬是被分開的玉腿間,正承受著男人那強悍的慾望,墊在腰下的枕頭,正好使得琴嫣然角度甜美地展開,使得她能更適切、更完全地被他深深地插著。雖然看樣子是在極力反抗,但是這男人好生厲害,竟然能硬是把琴嫣然的反抗壓制下去,痛快淋漓地享受著琴嫣然那性感的胴體. 大概是因為被幻邪公子弄得太過火了吧?雖然肉體上的催情手段已經解去,但就像他說的一樣,濃烈到化不開的慾火,已經深深地烙在琴嫣然心上了,這幾年以來琴嫣然一直受體內那股火焰所苦,尤其是午夜夢回之際,往往在夢中被幻邪公子再次大玩特玩之後,醒來的琴嫣然不只面紅耳赤,連床單都濕了好大一塊,趙雅菁的狀況雖然好些,比較沒那麽嚴重,但有時候她也會鑽到琴嫣然的床上,兩人相擁相偎著,交換著被那可惡的男人「享受」時的心得,直到天明。屋內床上的琴嫣然雖然像是在反抗,但她的動作卻愈來愈軟了,微弱的反抗反而像是鼓勵他再接再勵,將身下這虛弱的美人兒連連征服,趙雅菁看的出來,如果現在把蒙在琴嫣然眼前的黑巾拿掉,她那清麗柔媚、波光似水的美眸,必是充滿了情慾的烈火,雖然情況明顯是這男人正強姦著琴嫣然,但趙雅菁知道琴嫣然的渴求,或許這狀況對她而言並不是不好的,更重要的一件事是,趙雅菁也認得那男人,那狠狠抽插著琴嫣然的、又粗又長的肉具是如此又可惡又可愛,這般寶貝可是天下少有的,畢竟她也曾在床上陪了他一個月,而且還是永難忘懷的一個月呢!

為了不吵到裡面的人,趙雅菁慢慢地退了開去,她深吸了口氣,退到了圓音齋的門口,這才轉頭向自己的房裡奔去。趙雅菁其實也明白,以幻邪公子的床上實力,久曠的琴嫣然必然是抵擋不住,她又何嘗不想幻邪公子在征服了琴嫣然後,再把她弄上床去姦淫一番呢?但琴嫣然臉嫩,要是自己冒冒失失地闖進去,不知會出什麼後果,何況公羽馨還在自己房中,要是她再不回去,不知這小姑娘會弄出什麼來。趙雅菁也只得期望幻邪公子會憐香惜玉,讓為他朝思暮想的琴嫣然不耍受太多苦啊!

「不…不要…」嘴邊仍在抗拒著,但琴嫣然的肉體已經本能地反應了起來,墊在腰下的枕頭,剛好使得琴嫣然的反應再無法掩藏,巧妙的角度使得他每一下侵犯,都深深地搔到癢處,每當他一下重重地搔刮著琴嫣然深處時,都帶得她情不自禁地嬌吁呻吟,肉慾的快樂重重地捶打著琴嫣然的羞恥心。雖然是主動向幻邪公子獻身,徹底開放地和他享受床笫之歡,但琴嫣然可從來沒被幻邪公子用強姦污,每次都是心甘情願的,雖是白璧蒙垢,但琴嫣然只有幻邪公子一個男人,在這方面她可是貞純的像是個小姑娘。男人的手段是這麼的強烈,連決心守著等幻邪公子的琴嫣然也終於忍不住了,再沒有一絲收斂的,她狂野的胴體迎合著他,盡情地任他一次又一次地深入禁區,甜美的嬌呼似在呼喚著性愛的快樂。

每聲叫聲似乎都重重地撕裂著琴嫣然的心,偏偏她卻沒有辦法,那本能的呼聲是如此的強烈,琴嫣然怎麼也沒法子抑住不叫,只能逐漸地迷茫著,陷入了高潮的幻境之中,再也無法自拔。琴嫣然咬著唇,強自收抑著迷亂的心,慢慢地回想起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就是半個時辰之前而已,才好好在院中練了一回劍,渾身都似熱了起來,一縷汗水慢慢浸過了衣裳,琴嫣然淡淡地向旁邊望了一眼,公羽馨的小房間裡已經熄了燈,但她還是不放心,向著窗邊走了幾步,等到確定床上的公羽馨已經睡熟,這才鬆了一口氣,這小姑娘頑皮得緊,偏偏她和趙雅菁都沒怎麼管束她,讓她什麼事都來,幸好公羽馨還算乖巧,雖是小事不斷,卻也沒怎麼弄成大事,否則她也得常常扳下臉來了。

走進了屏風後面的小房間,一桶熱氣蒸騰的水已經燒好了,連桶蓋都無法阻擋住那熱氣,琴嫣然甜甜地嘆了口氣,可真辛苦公羽馨了,從半年前開始,幫琴嫣然燒熱熱的洗澡水,就被公羽馨給接過手去,趙雅菁也拗不過她,每次看到她燒好的水,又心思細密地加上蓋子,以免琴嫣然練劍練過了頭,忘了時間後水會涼掉,一想到床上累了的公羽馨睡得甜甜的,琴嫣然的心也不禁甜了起來。

慢慢地褪下了猶帶汗跡的衣裳,琴嫣然素手輕舒,試了試水溫,雖然有點兒熱,但還算剛好。對琴嫣然來說,臨睡前最棒最美的事無過於在熱水中舒服的浸著,將一身的疲累全給洗去,連被幻邪公子弄上手的那段時間裡,他也是如此體貼的為她燒好水,水溫暖暖的。

一想到幻邪公子,琴嫣然就嘆了口氣,如此的日思夜想,他卻是怎麼也不會回來自己身邊,偏偏最近她又想得他厲害,每當練起劍來,本應空無一物的心中老忍不住浮起他的影子,剛剛也是,直到現在琴嫣然仍是情思恍惚,一顆心老是沈醉在那時候他陪著自己舞劍,在練完後什麼也不管了,幕天席地地就地將琴嫣然弄得飄飄欲仙。情思慌亂的琴嫣然只覺渾身發燙起來,不知從何而起的羞意,讓她趕忙褪去了小衣,整個人緩緩滑入了水中,今晚公羽馨不知從何而起的心,在水中還加了幾朵山花,甜甜的香香的,才浸進去琴嫣然就好生舒服,而且浸了花瓣的水和以往不同,更有一絲甜意在裡面,這樣的舒適好似以前也曾嘗過. 舒服地放鬆自己的琴嫣然看著自己纖細的肢體,禁不住地愈看愈愛,雖然已經為人母了,但是修長的胴體仍是如此嬌媚性感,挺拔的雙峰仍是粉紅酥嫩,完全不輸少女的時候,就算再遇上幻邪公子,想必他也不吝於再次讓她甜蜜上一段時日吧!

心中陡地一震,雙手攀住了桶沿,但琴嫣然的雙腿已經乏力,怎麼也站不起來,原本纖細健美的腰也似被抽了力氣,動也動不了。琴嫣然這才想起來,為什麼她會對這樣的水感到如此熟悉,在那山上幻邪公子也曾弄過一次這樣的水,讓她浸浴之後慾火狂燃,連起都不想起來,招得幻邪公子在水中就和她狂歡了幾番,直到第二天早上,幻邪公子才對嬌慵無力的她招供,水中的媚藥雖是藥力不算強,但因為是赤裸裸的浸浴,藥力直接從女子妙處化入體內,雖然開始時不易感覺到,但等到藥力發作,女子那渾然忘我的浪相可真是有得瞧了,但琴嫣然怎麼也沒想到,已經回到了天山,在這山後隱了這麼久,她竟還有中這種暗算的一天。

動也動不了了,琴嫣然眼前一黑,一層厚厚的布巾已蒙住了她水汪汪透著千嬌百媚的雙眼,緊接著酸軟無力的她已經被男人的大手抱了起來,慢慢地朝著那床走去。被男人抱著,藥力逐漸在體內燃燒的琴嫣然強忍著不出聲,芳心中卻是逐漸鼓盪,緊摟著她的男人那寶貝是如此強大,竟不輸當年的幻邪公子,他的慾望更是完全沒有掩飾,狠狠地灼在琴嫣然腰後吹彈得破的嫩膚上,已是軟弱無力的琴嫣然勉力推拒,卻被他愈抱愈緊. 雖然知道若叫得大聲,趙雅菁該會聽得到,但不知為什麼,琴嫣然就是叫不出來,這人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偷入她的浴房,在琴嫣然的水中放入媚藥,不露一點痕跡,後來又在一旁窺視著,當琴嫣然一發覺不對,立刻就下手制住她,時機的把握不說,光這隱慝形跡的功夫,只怕功夫也不在琴嫣然之下了,就算趙雅菁來,大概也只是多個女子進入他貪婪的手中罷了。

甜蜜的焦灼又讓琴嫣然的芳心渙散了,那男人對琴嫣然的性感地帶竟是如此熟悉,挑弄得如此強烈,原本分了心神,琴嫣然對他的玩弄沒有那麽注意,威力也弱了不少,現在那慾火竟又集中起來,而且燒得更烈,強而有力地讓她滅頂。久曠的琴嫣然一直為那絲幻邪公子種下的慾火所苦,這些年來的清修,完全沒能抹掉幻邪公子的一絲一毫,此刻被男人如此強猛地侵犯著,又是如此不顧她感覺的強姦手段,雖然弄得琴嫣然心中痛不欲生,但肉體的快感卻適成反比的更加旺盛了。

「不…不要…啊…不要射…別讓我懷孕…不要…」

一陣陣的快感,讓琴嫣然渾然忘我,那一絲微微的理智幾乎已快要滅頂了,勉強擠出口的呼叫,卻沒能阻住他的獸行,男人反而更悍了,他也感到腰脊處的麻酸,在又一陣狠狠的衝擊,乾的琴嫣然泉水橫溢之後,衝動的他深深地抵進了琴嫣然的體內,再沒有半點隔閡,一股灼燙的精子火辣辣地燒的琴嫣然高叫出來。

「你…你這惡魔…」猶然喘息著,琴嫣然的面上濕濕的,淚水已完全無法自制的流了下來,雖然完了事,男人已離開了她,但琴嫣然的身體似乎已沒有半點力氣,連動也不能動了。肉體還沈浸在方才的感覺中,茫茫的感覺不到空氣,但穴內那滾燙的感覺卻如此實在,他真的是深深地射進了她,即便到現在琴嫣然的玉腿已離開了他的腰,那男人大量的精液已讓琴嫣然的胴體吃不住,一絲一絲地溢滑出來,但是他射得那麽深,琴嫣然只覺自己完全無力地被男人侵犯,一點也不留地被他占有了。

「對不起,仙子,我…我只想得到這方法賠你而已。」

聽到這句話,琴嫣然不知那兒來的力氣,整個人都彈了起來,四肢用盡了所有力氣摟緊了他,奔放的淚水決堤似地湧出來,幻邪公子的聲音這樣的熟悉,熟到琴嫣然甚至不必去花心思確認,甚至連面上的布巾都不願取下來。

抱著懷中的淚人兒,幻邪公子坐回了床上,溫柔地解去琴嫣然的蒙面巾,靈巧的舌頭緩緩地舐去琴嫣然的淚水,一雙手溫柔地撫著琴嫣然猶帶汗濕的背,慢慢地按著,搓去她的疲憊和心疼。長久以來的盼望和思戀,加上他才回她身邊,就用這麼淫邪的手段來打個招呼,琴嫣然的淚水似是無窮無盡,溫熱的浸濕幻邪公子同樣汗濕的胸口,也不知過了多久,哭的半暈的琴嫣然才回復過來。

「公子…你真的好壞…明知…明知嫣然在等你…怎麼還…還對嫣然做這種事…」

「如果不這樣,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原諒我好嗎,我親親美美的好仙子?」

「當然…當然不原諒你…嫣然永永遠遠不原諒你…除非你…除非你留在嫣然身邊…」

「那嫣然仙子可有得苦了。」在琴嫣然嬌羞的耳邊淫淫一笑,幻邪公子的手慢慢不規矩起來,溫柔地滑過了琴嫣然的背,當他火熱的手指觸及琴嫣然緊翹的圓臀時,琴嫣然不禁有點緊張,她緊緊抱著他,羞紅的臉兒再也擡不起來,芳心中又羞又甜,果然和她想的一樣,這人絕不會放過任何讓她動情的機會。

「嫣然情願…情願這樣吃苦…哎…你真的…」

支起了琴嫣然意猶未盡的嫩臉兒,幻邪公子吻上了她,舌頭很快就滑入了琴嫣然皓齒之間,勾著她的小香舌一起舞動著。從以前開始,琴嫣然就抗拒不住他這種溫柔甜美的攻勢,此刻更是心甘情願的融化了,她的纖纖玉手扣在他背上,好想讓自己和他融在一起,永遠不分開來。

「好嫣然,好仙姑,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性感,一樣風情萬種,我可真是愛死你了…這次我絕不放過你,保證讓嫣然比那時候更…」接下來的幾句他在琴嫣然的耳邊輕吟著,不肯有任何一點外泄,只聽得琴嫣然嬌羞點頭,臉紅過耳,偏又是不願不聽。

「你這壞蛋…都已經是做爹的人了,對嫣然還是這樣…」

「我做爹爹了?外進那小屋裡的,是我的女兒?」

「當然。」琴嫣然含羞點頭,神色之中帶著無比的喜悅,還有一絲擔憂夾雜在裡面,她也不是不曾想過,若他不肯認這女兒怎麼辦.

「那時候你把嫣然禁在人跡罕至的山裡,完全不帶嫣然下山,每天都淺嘗狂吞,吃的嫣然死去活來,沒一天不把嫣然弄到下不了床的,春風何止百度?翻雲覆雨中嫣然自是藍田種玉…那時候你不在,嫣然只好自己取名,她名叫公羽馨,真真正正是你的女兒。」

「我當然相信她是我的女兒,只是…」幻邪公子邪邪地笑著,手指已滑過了琴嫣然嬌嫩結實的玉腿,當琴嫣然忍不住打了個寒噤的當兒,她那猶泛蜜汁的小穴已經再次被他的手侵入了,他的手法比以前又有進步,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讓琴嫣然忸怩不依,偏又愛他這樣放縱.

「只是…?」

「只是我沒想到,都生了女兒了,嫣然仙姑的小穴兒還是這麼嫩、縮得這麼緊,這麼富彈力,真美死我了…」抱著琴嫣然坐在腿上,讓情慾難當的琴嫣然分開玉腿,在一聲聲又喜又怕的嬌吟聲中,琴嫣然閉上了眼睛,全心全意地去感覺,他那勇猛的淫具再次深入了自己,深深地灼到了她心坎上頭.

「好…好棒…好公子…你還是…還是這麼強…」

「別顧著說,先聽我的…」

美妙的像是夢幻一般,但肉體的感覺如此實在,半醉半醒的琴嫣然完全放鬆了,她隨著耳邊幻邪公子的囑咐,勉力吸氣提肛,將小穴兒縮得緊緊的,那灼燙比以前更強烈地燒灼著她,就好像是燒紅的鐵棒般灼在她心上,又溫柔又火熱,真是痛快到極點了!

隨著幻邪公子的囑咐,琴嫣然不由自主地吸氣吐氣,感覺到慾望的火燙貼緊了她,一陣又一陣火辣辣的,酥的讓琴嫣然真想泄身,良久良久她才酥透了全身,一股陰精泄了出來,混著他射出的陽精,燒的琴嫣然的體內暖暖熱熱的,好像剛洗過澡一般,渾身沒一個毛孔不暢快。

柔媚地伏在幻邪公子身上,琴嫣然嬌弱地吻著他的胸口,小舌甜美地舐去他胸口的汗水,幻邪公子好像也夠累了,一雙手無力地貼在琴嫣然背上,完全不像以往的上下其手。

「好公子…你受傷了嗎?」

「看得出來?」聽到琴嫣然柔情似水的聲音,幻邪公子身子一震,卻沒有反駁.

「表面上完全沒有傷痕,可是連著兩次,你都比以前泄得早,雖然還是讓嫣然痛快的丟了…雖然被你弄得魂飛天外,但嫣然感覺得到,你勉強克制著,沒用採補之術吸嫣然的內力,反而…反而還讓嫣然主動來采吸你的陽精…」

「的確,我受的傷是不輕,否則我也不會心中都是你的影子,完全無法自拔,明知有令師把關,還是上來尋你。好嫣然放心,我的傷雖嚴重,卻不是無解之傷,加上我的內功自成一格,愈和女孩子在一起,傷勢好的愈快,只要嫣然夠淫浪夠風騷,我的傷很快就會好的。」

「既然如此,那嫣然也只有放下一切,盡情的在你手下淫蕩騷浪了,反正…反正你一定能把嫣然的羞恥全毀掉的…」拋給了幻邪公子一個迷人的媚笑,琴嫣然吻住了他,又是一陣甜蜜的熱吻。

「可是…你為什麼不採嫣然的功力…反而是…反而是讓嫣然學你的採補之術…」

「從和你分別之後,我本以為可以和以前一樣無情,誰知道不行,一想到你被我采的功力盡失,我的心就在痛…」似是回到了往昔,幻邪公子的聲音完全沒有半點淫邪的意態.

「事後我一直在想,要怎麼彌補回來,後來我才想到,或許可以用陰陽雙修的方式挽回,剛才我教好嫣然的,就是最初級的手段,這樣下去不但我的傷容易好,當初吸干嫣然的,我也可以交出來。只是這方法有一個缺陷,好嫣然千萬不要怪我。」

「什麼缺陷?」

「一旦習慣了這種手段,不只是我,連嫣然你都會慾火難耐,不時想找異性解決…」

「只要能幫你,就沒有關係…好公子,如果你還撐得下,再給嫣然一次吧!嫣然想你好苦哩!」琴嫣然甜蜜地笑著。

「竟然敢問我還行不行?看我不把你這純潔仙子弄昏才怪!」

很快的,屋中又傳出了琴嫣然嬌媚的聲音,這回她不再求饒,真的是完全鬆弛,讓狂烈的慾火充滿了她,什麼羞恥都不顧了。

雖然小女孩的神情還帶著幾分狐疑,但在趙雅菁和琴嫣然鍥而不捨的說明之下,公羽馨還是勉強叫了幻邪公子一聲爹,然後就躲到了外頭去,微嘆了口氣的琴嫣然原想抱歉的,但是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幻邪公子一把就將她抱在懷中,以一個激情纏綿的熱吻,封住了她的反應。雖然幻邪公子的手沒怎麼動作,只不過是唇舌間交纏著甜蜜的情意,這程度的動作她早該習慣了,但琴嫣然卻是立即羞紅過耳,縴手猛推猛拒著他,畢竟現在的情況不一樣,那時琴嫣然是早已習慣他沒日沒夜的好色,但卻從來沒在人前這樣旁若無人的弄過,偏偏趙雅菁似是很習慣似的,在一旁邊看邊露出微笑,完全沒有離開的打算,她反倒是覺得琴嫣然的推拒太奇怪了。

「不要怪她,嫣然可一向是乖乖的、知書達禮的,要她和我在一起時盡情放浪還好,換在你面前她就受不了了。」放開了琴嫣然貪戀的唇,讓那絲透明的液體微微泛光,被幻邪公子的吻弄得神魂顛倒的琴嫣然完全忘記要離開他懷裡,她軟綿綿地挨著他,玉光緻緻的雙手環在他頸上,一副滿足到極點的樣子。趙雅菁這才發覺不太好,琴嫣然一向臉嫩,現在被他逗的飄飄然還好,要是自己再留下,等到她清醒時,對久違的幻邪公子是不會生氣,她可就慘了。

可惜趙雅菁的動作還是不夠快,或許是看到了好久不見的他,連逃也不想逃吧?才剛起身趙雅菁的身子就癱了,軟倒在床上,昨夜的「戰績」雖被新的床單掩飾過去,但一躺上去就感覺得到了。臉上一陣紅的趙雅菁嬌嬌地上望,幻邪公子的手指正輕柔地揉搓著她纖腰,只是輕搓便讓趙雅菁無法抗拒。

「沒…沒有關係的,雅菁…他跟我說好的,這次…這次就算雅菁你不答應,他也會用強把你留下來,嫣然一個人實在是…實在是侍候不了他…」琴嫣然擡起了臉兒,白嫩地似浮著層水的肌膚上,染著又甜又香的媚紅色,水汪汪的眼中含帶著無比的笑意和羞意。趙雅菁失身時杭州三仙都在場,事後幻邪公子更是一視同仁地,將她們宰的死去活來,足足一個月,對數女同侍一夫也算習慣,但她可還要好久才不會羞成這樣手足無措呢!

「你喜歡嗎?」

「當…當然…」趙雅菁閉上了眼睛,呼吸急促,渾身都灼著一片火熱,幻邪公子的手已慢慢地為她寬衣解帶起來。

琴嫣然到現在才知道,那時幻邪公子對自己真正是手下留情,即便是自己功力大進的此刻,和趙雅菁合作也沒能在床上令他徹底滿足,非得要兩女都酥癱了數回之後,他才解放了。幻邪公子上天山不過數日,琴嫣然和趙雅菁長久已來的饑渴,都徹底地被他滿足了,尤其是琴嫣然,這回可是全新的體驗,她一開始還有些嬌羞,偏幻邪公子最愛她這模樣,琴嫣然愈是怕羞,愈被他逗的暈茫茫的。昨夜,幻邪公子索性把她們兩人都帶到了外面去,就在花叢之中將嬌羞的琴嫣然和熱情的趙雅菁弄得昏頭轉向,也不知赤裸裸地玩了多少次,到現在趙雅菁還酥軟著沒醒,幻邪公子也累的呼呼大睡,只有琴嫣然滿足地偎依在他懷中,纖纖細細地吻著他胸口,看著他的眼神無比愛憐,他這幾天來可累壞了,簡直是鞠躬盡瘁,讓她和趙雅菁滿足到了極點,而且他這次是完全改換方式,溫柔愛撫的技巧層出不窮,只要她們一有反應就更加溫柔,完全隨著她們的要求動作,雖然不像以前那麽強烈,但女性的肉體感覺卻更加深切,不過這樣盡心竭力,加上又是一男對兩女,怪不得他也要累了。愛憐地撫著他微瘦的臉,琴嫣然皎似明月、麗若朝霞的臉蛋兒突然緊了一緊,她慢慢地離開了他,完全不吵到熟睡中的幻邪公子,伸手推了推趙雅菁。

「怎…怎麼了,姐姐…」

「雅菁,我問你一件事。」

聽到琴嫣然在自己耳邊的細述,趙雅菁漫不經心地回答了幾句,驀地瞪大了眼,在問答中她也發覺了問題所在,運功內察的結果更證實了心中所想。幻邪公子的持久力如此高強,當日連杭州三仙加上趙雅菁,讓四個女子高潮疊起,也沒有這麼耗力,甚至持久到讓四女都嬌吟求饒,想他繼續又怕自己受不了,這回怎麼會這麼累呢?甚至連採補之術都沒有用上?

雖然是醒了,但夜夜風流實在是很累的事,幻邪公子連眼睛都不想睜開來,翻了個身,探手一攬,卻攬了個空,這才發覺琴嫣然和趙雅菁都已經起身了。

慢慢地坐了起來,幻邪公子揉了揉眼睛,看看四周,昨夜兩女的體香還留在枕上,令人留連忘返,不過看來趙雅菁已經出去了,只有琴嫣然背著他俏立窗邊,眼光飄得遠遠的。大概是為了讓他飽眼福吧!琴嫣然並沒有穿上外衣,只有一件小肚兜柔順地熨在她修長的胴體上頭,從背後來看除了肚兜的帶子外幾是全裸,修長的身材、玲瓏的曲線、瑩白的肌膚完全沒有半點掩飾,簡直是完美到了極點,雖說是做了母親,比初見時豐滿了少許,卻完全無損於那奪人心目的艷麗,一想到昨夜這完美的裸體任由自己尋幽探勝,一寸又一寸地撫愛挑誘,再沒有任何一點保留地任他占有,琴嫣然那嬌柔甜美的呻吟聲便似又響在耳邊,嘴角不禁湧起笑意,幻邪公子這才知道自己有多麼幸運,能得到這麼誘人的美女。說實在話,從第一次占有琴嫣然開始,幻邪公子便著迷在她肉體的誘惑之中,這紫玉仙姑不只是美若天仙而已,她天賦的高潔清冷氣質,只要是男人就想試試看將她壓在身下,恣意蹂躪,看這潔艷勝雪的仙子會浪成什麼模樣;加上她天賦異稟,無論干她多少次,嫩穴永遠都那麽緊,每次和她交合都感覺到無比新鮮的滋味,處女無此浪態,蕩婦無此緊窄,那快活可不是在其他女人身上可以得到的,要不是幻邪公子實在不想讓自己綁在一個女人身上,強逼著自己離開,以琴嫣然的誘惑力,要讓他棄她不顧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後來幻邪公子雖然淫行如故,胯下蹂躪到欲仙欲死的絕色美女一個換一個,但心頭卻總是不自禁地飄著琴嫣然的影子,但幻邪公子仍勉強自製著,若不是這次出了變故,他也不會回來,承認自己是真動了情,不願離開這女子。

「怎麼了?」慢慢地走到琴嫣然身後,雙手輕輕箍著她結實纖細的纖腰,將她摟入懷中,舌頭溫柔地舐過她的耳內,幻邪公子只覺得心頭一陣滿足,第一次感覺到有女人在自己懷中是這麼快活的一回事。

輕輕地呻吟出聲,琴嫣然卻沒有推拒他的親近,縴手輕輕地按到了他的手上,發出了滿足的嘆息。雖然這是第一次,在陪他渡夜之後她還能在他之前起床,但對這人的風流手段琴嫣然可是再熟悉也不過了。

「到底是怎麼了?」溫柔地挑逗了幾下,幻邪公子發覺不太對勁,琴嫣然對他的撫愛沒多大反應,硬把她轉過來才發覺她的眼角微紅,顯是曾經哭過,「是我惹到你了嗎?昨夜是不是不夠痛快?」

「夠痛快了,也夠舒服了,可是嫣然心卻難受得很,」轉過了身來,撲倒在幻邪公子懷中,熱熱的淚水慢慢貼上了他的胸口,「從你這回摸到嫣然床上,嫣然就發覺不太對勁,外表雖看不出來,但你的內傷卻絕對不輕. 光是這樣也就罷了,嫣然心甘情願獻出所有功力,讓你用採補之術療傷,可是你…可是你不只不動手,還逆著將功力輸到嫣然體內,連雅菁也接收了不少…分明你就不想療傷,只想把功力還給嫣然而已…你到底傷得多重,怎麼會讓你一點都不想活下去?難道你還想瞞著嫣然嗎?」

「對不起,我只是…只是不想看到你哭…」溫柔地舐去了琴嫣然的淚水,幻邪公子抱著她回到了床上,甜吻輕柔地落在她胸前渾圓誘人的雙峰,聲音慢慢地傳了出來,「我這回不只是傷得不輕,連行走武林的信心也打消了,所以才再不欺騙自己,回到最想回到的女人懷裡,儘可能地在嫣然身上纏綿. 嫣然大可放心,這內傷不到致命,最多是我的內力全失了去,回到你和雅菁身上,其實這也是我想到的最好結果,」他擡起了頭來,雙頰染紅的琴嫣然星眸半閉,水汪汪的媚光泛濫,她的慾望早已被他挑了起來,「如果內傷不愈,我就再下不了天山,只好夜夜在嫣然的婉轉呻吟、細語求饒中渡過,這樣嫣然會不高興嗎?」

「或…或許吧!」整個人都軟綿綿了,琴嫣然摟緊了他,嬌甜的呻吟聲似拒還迎地呼在他耳邊,她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讓自己的心定著,不被他無所不到的愛撫弄飛了,「嫣然也不想…不想你走…可是…可是嫣然更不想你不快活,幻邪公子如果不是那麽的壞…那麽的淫蕩,老讓女孩子臉拉不下來,就不是嫣然心中的幻邪公子了…嫣然渴望你一直留在身邊,可是不是乖乖的樣子…而是…而是一向的你,那個興之所至就把女人玩弄的死去活來,用最淫蕩下流的話惹得女人又愛又恨,偶爾還一副要把人家拋棄的幻邪公子…何況…何況…」勉力睜開了媚火狂噴的眼兒,琴嫣然縴手緊摟在他背後,慾火早旺的像是要破體而出,將她徹底燒熔,灼的她的情話也似是要化不化之間,「何況你功力愈強,床上的實力愈可怕,嫣然要…要你功力盡復,把嫣然徹底毀掉,讓嫣然夜夜都沈迷在性愛慾火之中,再也無法自拔…嗯…」

「就算不是晚上也可以,是不是?」魔手滑入了琴嫣然夾著的腿間,溫柔地分開了她,享用著琴嫣然玉腿緊夾,既怕讓他得手,又希望他勇猛地占有她,那欲舍難離的模樣,幻邪公子邪邪地笑著,看著琴嫣然慾火猛熾,想離開又萬萬捨不得的媚樣兒,他和她在床上是最契合的,只要他有心,保證能讓琴嫣然得到最高段的性愛享受,即便是她最不想歡愛的一大清早,也能讓很想起身的琴嫣然迷倒在床上。「我會想到辦法的,無論如何也要讓功力回復,好讓嫣然在床上盡情瘋掉,保證讓嫣然渾然忘我,什麼羞恥都不顧了。不過到時候我會不會在玩厭了之後,再次把沒了力氣的嫣然你丟在床上就一走了之,也很難說喔!」

「只要…只要你弄死嫣然…讓嫣然變成最滿足你的蕩婦,你當嫣然還會多想什麼呢?」只覺口乾舌躁,亟須他的灌溉,好滿足她久曠的空虛,琴嫣然也顧不得大清早不是適當時間了,渾身都似燒起了火,現在的她只想向他求歡,讓她再次在歡悅中滅頂。

正當兩人情濃欲烈,幻邪公子正要開始狠狠玩她的當兒,趙雅菁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雅菁參見太師祖。昨夜雅菁和師叔祖纏鬧了一整晚,現在師叔祖還在睡呢!」

一聽是天山姥姥來了,琴嫣然被慾火燒化了的腦子登時一清,以天山姥姥一向嫉惡如仇的作風,一看到幻邪公子在這兒,他可是非死不可,何況現在他有傷在身,又豈能動手?情急之下琴嫣然也管不了這麼多,她忙不疊地將幻邪公子藏進了衣櫥,連身上已半滑落的褻衣也不管了,急急忙忙地就將外衣套了上去,真是說時遲那時快,琴嫣然才剛將外衣套上,天山姥姥的腳步聲已經到了門前。

緩而又緩地踱進了房來,天山姥姥一雙深沈、似帶著無盡冰霜的眼光在琴嫣然臉上略一停留便移了開去,身後趙雅菁喘喘地跟著,卻是一點也拖不住天山姥姥的腳步。她也知道幻邪公子既然在這兒,才剛起床的琴嫣然想必逃不過這好色人的逗弄,那景象若給天山姥姥看到了,不立刻宰了幻邪公子才是奇蹟,偏偏她想擋又擋不住姥姥,而一向連天山姥姥也不怕的公羽馨偏到了這個時刻才蹦蹦跳跳地進來,氣的趙雅菁真想掐死這小鬼靈精。雖然一進門時沒看到幻邪公子,但天山姥姥眼光一掃,琴嫣然卻是連一點抗拒也沒有地垂下了頭去,連耳朵都紅了,看的趙雅菁心下叫糟,暗怪她不爭氣,這樣下去那還不給人老成精的天山姥姥看出異常來?心中怕歸怕,偏偏她卻是什麼都說不出口。

剛想到可以放公羽馨去纏著姥姥,偏偏趙雅菁才拍了拍公羽馨的肩頭示意,連頭也不回的天山姥姥已經開口了,「雅菁,帶小馨兒到外頭玩去,姥姥有事要跟嫣然說. 」

向著羞紅過耳的琴嫣然擺了個無可奈何的臉色,趙雅菁心中七上八下的走了出來,還得心口不一地把想纏著姥姥的公羽馨帶開,她這下也只好祈禱,看看幻邪公子的運氣好不好了。

慢慢地坐了下來,看著垂著頭的琴嫣然下床,一句話也不敢說地為她斟茶,天山姥姥嘴角浮起了一絲苦笑。才剛進來她就發現不對,趙雅菁的眉梢竟充滿了生氣風情,一掃被幻邪公子淫辱之後的淒涼模樣,反而是含羞脈脈,一幅少女懷春的樣兒。原先天山姥姥還沒留意,但看到琴嫣然嬌羞慵懶的模樣兒,一看就知道剛被男人寵過,連褻衣都沒穿好,雖然隔著外裳,但天山姥姥心中那不會有個譜?慢慢地將杯子舉到嘴邊,卻是飲了好久都沒放下來,而心裡有鬼的琴嫣然更不敢打破這沉默。

「他傷的怎麼樣?」

「師…師父…」沒想到天山姥姥一開口像是沒頭沒腦,卻偏是這麼切中核心的一句話,真的是大出琴嫣然意料之外,震的一向清冷自若的琴嫣然也像是慘遭電殛一般地呆了。

「你沒有必要怕的,姥姥豈會親手對付嫣然你的意中人?」天山姥姥笑了笑,小小的茶杯在她的手指間輕盈流轉,根本沒想到放下來,杯中滿滿的茶水卻沒有半點溢出。「怎麼樣姥姥也不會讓嫣然恨我。」

「那可要多謝姥姥了。」施施然地從衣櫥中走了出來,幻邪公子仿佛什麼事都沒有地坐到了桌邊,琴嫣然還沒來得及說話,已經給他一把抱了過來。明知他一向旁若無人的作風,卻沒想到連在天山姥姥面前也這樣放肆,琴嫣然連嬌呼聲都沒來得及出口,已經落入了他的懷抱,一時間又羞又氣,雖然想到要推開他,可是他那可惡的手已經伸入了她衣內,輕輕鬆鬆地滑上了琴嫣然柔軟滑溜的雙峰,令她登時渾身酥軟,夜來那纏綿的回憶又似回到了身上來,羞的琴嫣然鑽入了他懷裡,嬌羞紅艷的臉兒再也不敢冒出來了。

看得暗自搖頭,偏又不願意傷琴嫣然的心,天山姥姥還來不及說話,幻邪公子已經先動口了,「姥姥難得上來,難不成是為了終於有人敢向姥姥挑戰了?」

聽得琴嫣然吃了一驚,軟弱無力的縴手好不容易才抽開幻邪公子不規矩的魔掌,卻是不願也無法離開他懷裡了,坐直了身子的她雖然是回復了神智,頰上那暈紅的艷麗和眼角波光流動的媚光卻是再掩不了了,幸好幻邪公子也只是逗逗她而已,「師父…」

「沒錯,戰期在一月後,故友之徒果然不是泛泛之輩。」天山姥姥微微一笑,袖手將一方金箋拋到了桌上。

連看也不看那金箋,幻邪公子嘴角浮起了苦澀的笑意,「姥姥千萬小心,這黃慧君可真不好對付。」

看著箋尾的印記,兩支閃電交錯在一起,連琴嫣然也看了出來,那是閃電門的記號,也只有得閃電門主閃電劍僧親傳的人,才敢大搖大擺的將這記號拿出來見人,「就算她真得閃電劍僧真傳,青出於藍,姥姥也不懼她,只是…」天山姥姥收起了勉強的笑意,「你既和她斗過,對她的武功路子應有一定的認識. 」

「姥姥何必試我?」幻邪公子笑笑,「沒錯,姥姥所疑甚是,我現時的武功已可和先師相併,如果不計傷勢,即使和姥姥一斗也未必會敗。」

「難不成黃慧君在劍法上的造詣已經遠勝閃電劍僧了嗎?」天山姥姥眉頭微皺,當年的四大高手中,地龍君內力最為深厚;出手如電的閃電劍僧的劍法最高;幻雷公的外功最是剛猛;天山姥姥則是以身法稱冠。如果黃慧君的劍法真在閃電劍僧之上,就算是天山姥姥恐怕也只有甘拜下風的份兒。

「她的劍法倒沒有那麽厲害,雖然算是不弱,比起劍僧前輩還要差上不只一籌;只是…」幻邪公子微微地嘆了口氣,「她的內功心法得地龍君真傳,深厚處不弱於先師多少,這才是她的真功夫。而且她心計又深,不到當真動手時絕不會使出實力,我那時就是掉以輕心,才在拍落她手中長劍時硬挨了她一掌。」

「怪不得,」天山姥姥微微一笑,「若不是挨上這一掌,你大概也不會想起要回到嫣然身邊吧?」

「可不是嗎?」幻邪公子微微苦笑,在琴嫣然衣內的手輕輕一捏,惹得琴嫣然嗯了一聲,連眼兒都眯了起來,整個人似是被火燒著一般軟融了下去,偏又沒力氣離開他,「算是我因禍得福,若不是這一掌,我也不會知道我對嫣然竟然愛的這麼深。」

「算你老實,」天山姥姥站了起來,慢慢地走了出去「你這回若還敢離開嫣然,姥姥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以你的根底,就算受了重傷,到此時也該回復了,讓姥姥點你一句,你的功力是從男女交合中建立根基的,要療傷也要從此中去尋,本門的「渾沌心法」正適合此用,讓嫣然好好幫你吧!不過姥姥醜話先說在前頭,雅菁和嫣然已經是你的人了,如果你敢對天山其他女子出手,看姥姥怎麼對付你。」

看著天山姥姥走了出去,幻邪公子嘴角掛起了一絲嘲諷的笑意,看著軟癱在他懷裡,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來的琴嫣然。其實以他的功夫,根本不可能這樣控制琴嫣然,不過自他上山之後,夜夜都和琴嫣然雲雨巫山,將她逗弄得狠了,自破身後就在聖潔的外表下含帶萬千風情的她,那逃得開幻邪公子的手呢?

「好公子…你好過分…」勉勉強強睜開了眼,微帶嗔意的琴嫣然在幻邪公子臉上輕輕地咬了一口,「明知嫣然最敬師父,卻要在師父面前把嫣然又抱又摸,這下嫣然那有臉再去見師父?嫣然給你害慘了啦!」

「好仙子別生氣,」溫柔地在琴嫣然曼妙性感的胴體上撫愛著,褪去她星光般的火氣,直到弄得琴嫣然終於笑著不依時,幻邪公子才停了手,將嬌軀半裸的琴嫣然抱回了床上,「令師說的渾沌心法是怎麼一回事?」

「那是本門的一套練功心法,原先是專供帶藝投師的弟子修練的,」縴手情不自禁地在幻邪公子身上留連忘返,似還戀著那溫柔滋味,琴嫣然嬌柔地說著,「天地初開,陰陽分判,在天地開之前的狀態就是渾沌,這套心法也是這樣。當本門帶藝投師的弟子將本門內力練到一定程度,能和體內原有的內功平衡時,就會開始練這套心法,將本門內力和原有的內力徹底融合,變化為一種新的內功,既不浪費原有的修為,更能和本門的路子合而為一,等於是轉修另一種內功的門道,只是在心法告成之後,這種內功就是獨門的了,之後本門就再難指導,即使是天山立派久遠,能將這套心法練成的也是絕無僅有。我想師父的意思,黃慧君的內功和你的內功恰巧相剋,所以即使以你深厚的內力,也無法自療,若是讓我們一起練這套內功心法,讓我能參與療治你的傷勢,讓你的內功徹底轉換路子,應該能輕易自療,只是…若光是雙掌交疊,各自運功,終還是兩個個體,無論如何運功,內力也未必能渾融為一,這恐怕才是麻煩…」

「不麻煩,」幻邪公子笑了出來,溫柔地吻住了琴嫣然紅潤欲滴的櫻唇,好久好久才放開了臉紅耳赤的她,「只是嫣然仙子恐怕要難過了。」

「無論怎麼個難過法,總比沒有你的好,哎…」身子一軟,琴嫣然嬌滴滴地喘息起來,雙手環在幻邪公子背上,享受著他巧妙的撫愛挑逗,「我的好公子,別…別玩弄嫣然了…先…先治你的傷要緊啊!」

「就是這樣治啊!」幻邪公子微微笑著,雙手毫不稍緩,很快琴嫣然那修長性感的胴體就赤裸裸地在他懷中顫抖呻吟著,散放著無比誘惑的慾火和魅力,「當我用採補手法采仙子的元陰時,你我的內力身體可是完全的融合為一,到時你就運這心法治我內傷,好不好呢?」

「不…不行啊!」琴嫣然閉上了眼睛,任憑他恣意愛撫著,連聲音都甜美地顫抖起來,「好公子…你太厲害了…當你開始採補嫣然的時候,嫣然早給你弄的飄飄欲仙,整個人都美昏了,怎麼運功呢?」

「所以我說會讓嫣然難過,」幻邪公子鬆開了手,看著媚目流波、熱情如火,完全沒有一點仙子樣兒的琴嫣然,「我會控制手法,在嫣然還沒有那麽濕之前就肏進嫣然體內去,到時候嫣然只怕會相當不舒服…」

縴手滑了下來,輕觸著幻邪公子那滿足了她不知多少次的巨偉寶貝,心中可真是七上八下,就算以她成熟的胴體,在幻邪公子的愛撫之下,要承受這寶貝也是相當辛苦的,每次被他攻陷時都或多或少感到身子似要裂開一般,一想到要在自己還沒動情的時候,被他像強姦一般狠狠地插到最裡面去,恐怕真的會痛到半死。琴嫣然心中暗嘆了一口氣,在幻邪公子嘴上重重地吻著,吻到連自己都像是要窒息似的。

「好公子…等你治好傷之後,可要好好補償嫣然啊…」

如老僧入定般緩緩運功,感覺自己和琴嫣然的內功緩緩合流,順著經脈游遍兩人全身,然後再分散成二,幻邪公子幾乎可以感覺得到,自己體內的傷勢正一點一點地癒合起來,而且在兩人功力渾融之後,新一套的內力運轉是那麽平順緩滑,卻又似熨斗般熨過全身毛孔,似是整個人都舒服了幾分,那感覺之奇妙,真的好像是羽化登仙一般,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也不知這樣運功運了多久,貪戀那奇妙感覺的幻邪公子突地「醒」了過來,一輪月光正緩緩映在兩人身上,懷中的琴嫣然仍閉目打坐,容色恬然,除了眼角淚痕未乾外全無異樣,似是完全感覺不到幻邪公子仍深深地插在她體內,幻邪公子不由得憐心大起。一早天山姥姥離開之後,兩人便開始了這香艷無比的療傷方式,以坐位結合在一起,由幻邪公子的淫具緊啜著琴嫣然甜蜜的花蕊,以琴嫣然為主運起功來。這體位兩人嘗試過不只一次,但為了能清醒運功,琴嫣然還是頭一次在不夠潤滑的狀況下,容納幻邪公子的堅挺淫具,當被它深深地破入體內時,即使原先已有心理準備的琴嫣然,也不禁疼的淚滿香腮,看的幻邪公子好生憐惜,若不是琴嫣然堅持,只怕早功虧一簣了。

輕柔地在琴嫣然櫻桃般的小口上印上了嘴,感到懷中的佳人不堪刺激地清醒過來,幻邪公子溫柔地加重了吻,良久良久才放開了她。

「還疼嗎?」

「有…有一點…不過不礙事的…」保持著端坐的姿勢,琴嫣然連動都不敢動一下,方才運功之時,那奇妙的感受讓她暫忘一切,但一清醒過來,她便感覺到體內幻邪公子強大淫具的威力,撐的她的胴體幾乎都要脹破。琴嫣然知道,只要自己一動,刺激到那淫具,立時就像是破身一樣的痛楚傳來,那痛感實令人不敢輕受。她運功默察,自己和幻邪公子的功力已經渾融在一起,在那段被幻邪公子盡情淫玩採補的日子裡,琴嫣然的功力雖是被采了不少,但事後經天山姥姥全力補救,加上這幾天裡幻邪公子反哺了不少精元,兩人功力已是伯仲之間,運上渾沌心法時兩人內力簡直是如膠似漆,化合的速度之快,讓兩人一開始還以為是走火入魔呢!「好公子…你的新內力已奠下了根基,接下來就不用再這樣…這樣運功了…只要逐日打坐修練,不上半月你的傷應該就可以好了…」

「嫣然,我的好仙子,難道你不想我抱著你嗎?硬是要我離開你?」

「怎…怎麼會呢?唔…」不提防間,琴嫣然只覺幻邪公子內力一衝,一股熟悉又似陌生的奇妙快感流遍全身,柔和而強烈地融化了她,登時綺念叢生,穴裡面甚至開始潤濕起來,「好…好公子?你…你又來了?」

「當然又來了,」雙手貼上琴嫣然的裸背,拉著她貼向自己,俯下頭來熱烈地吻吮著她渾圓驕挺的雙峰,吻的琴嫣然嫩腮暈紅,縴手忍不住已抓上了他的手臂。琴嫣然真想不到,幻邪公子竟然重施故技,將他的催情手法運在她體內,而且竟能不動手,只靠著內力運轉就成!加上兩人親蜜交纏,連內力通道都沒斷掉,這催情手段也已回印在他自己身上,登時讓幻邪公子自己也是淫心大動,「我要這樣運功,每次療傷都要邊帶著嫣然仙子你欲仙欲死,讓你切身感受到我療傷的進度,好讓你放心。」

「同時也滿足你的肉慾,你好壞哦!」

「你不喜歡我壞嗎?」

「當…當然,」摟緊了他,琴嫣然已忍不住扭搖了起來,隨著兩人功力一體,似乎連幻邪公子那好色的性子也傳給了她,琴嫣然更清楚,這是幻邪公子為了補償方才帶給她的痛楚,特地來好好地讓她舒服,醉心於愛郎體貼的琴嫣然又怎會拒絕呢?她輕咬著幻邪公子的耳朵,甜蜜地在他耳邊呢喃,「你剛…剛弄得嫣然痛死了…嫣然要你好好賠償人家…好公子…盡情發揮你的實力…活活地弄昏嫣然吧!愈放肆縱情愈容易運功療傷,嫣然早知道你的壞心眼了,偏偏…偏偏嫣然卻不想阻止你…啊…」

琴嫣然再說不下去了,房裡很快就傳出兩人歡愉的行房聲音,讓在外面護法的趙雅菁忙不疊地逃回了房裡去。

再三天就是黃慧君約戰天山姥姥的戰期了,趙雅菁卻完全沒有時間去擔上一點心。或許是功力盡復之後,連床笫方面的需求也加強了吧?第一次遇上他時趙雅菁便被蹂躪得完全無力反抗,現在連多個琴嫣然也非他敵手,再加上內傷盡愈之後,幻邪公子的床笫本事似是比以前更厲害了,房中術也比以前更高明,連功力和他差不多的琴嫣然也在熬戰之中神魂顛倒,不能自己,更何況是被拖下水的趙雅菁?光這三天來幻邪公子就不知要了她多少次,弄的趙雅菁整個人似都陷入了朦朧霧境,全沒有清醒的時候,而琴嫣然這「紫玉仙姑」更慘,幻邪公子每次和她交歡,兩人都瘋狂到像是拼了命般,看得一邊的趙雅菁只有又羨又怕的份兒。終於,幻邪公子這回似是也累了,在連番將二女送上高潮之後,現在人都不知溜到了那兒去,只剩下趙雅菁和琴嫣然光滑袒裸、香汗淋漓的虛脫胴體癱瘓床上,想要起身都用不上一絲力氣。

「糟…糟了…」聽得身邊的琴嫣然一聲嬌軟的輕呼,趙雅菁想轉頭去看,卻是連這點力氣也沒有了,只見琴嫣然勉力坐了起來,連衣裳都來不及穿了,只披著件長絲氅,取了劍便步履蹣跚地走了出去,甚至連鞋子都沒穿。

趁著夜色慢慢地走著,幻邪公子擡頭看了看月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全沒留意環抱胸前的雙手愈來愈用力,指尖快將衣袖掐破了。停下了欲行還留的步子,他回首望了望山上,咬了咬牙,好不容易才收回了目光,繼續向下走,月光下一身潔白的人影卻已擋住了他。

「嫣然…」

一手摀著胸口,另一手執劍長立,月光下秀髮披散的琴嫣然別有一番風姿,雖是雙腿還發著顫,但她站的那麽挺,完全一副不肯輕易讓幻邪公子下山的模樣。

眼光銳利無比,即使在夜間,幻邪公子的眼睛仍能看得清清楚楚,他下山前的那一番重手,並不是沒對琴嫣然造成影響,她雖是勉強追上了他,卻已是強弩之末,直到現在連話都還不能說一句就是明證;現在的琴嫣然咬著牙,不讓盈眶的珠淚滾落下來,平指他胸前的劍尖不住顫動,月光下這美女只披著件絲氅,深深的乳溝、修長的玉腿,及一雙潔白纖巧的玉足全沒半點遮擋,幻邪公子甚至可以看到,他才在琴嫣然體內一泄如注的暖流,正一絲絲地順著她結實修長的玉腿流下,半露的乳上還留著他的吻痕。

「這次…這次我不讓你走了…」努力半晌才把內息穩下來,好不容易琴嫣然才能讓自己的聲音沒顫的太厲害,「好公子,如果…如果你硬是要下山,先和嫣然過招吧!如果…如果你贏了,嫣然現在氅內再沒半件衣物,你就在這兒把嫣然活活採到死了再走,嫣然絕不會活著看你下山的。」

「如果我輸了呢?」

「那你…你就要陪我一世,直到嫣然死了為止…」

話也不說一句,幻邪公子閃身而前,輕描淡寫地從琴嫣然劍下穿過,直抵琴嫣然身前。說實在話,琴嫣然到現在還是全身酸酥無力,山下隨便一個武林人也能輕鬆勝她,能將劍舉著這麼久,已經算是不錯了,又怎麼能抵擋得住幻邪公子的出手呢?就在心中暗叫完了的當兒,琴嫣然只覺身子一涼,幻邪公子雙手大張,絲氅已經敞開,琴嫣然只覺纖腰一緊,已經被他雙臂緊摟,抱了起來,長劍不知何時已落了地。

就這樣吧!琴嫣然心中暗嘆,從再次遇上這命中的魔孽,她就知道完了,現在的琴嫣然再經不起幻邪公子離開的打擊,對她而言,與其讓幻邪公子離開,還不如在他的懷中被活活弄到爽死,被奸死也比被丟下的好。

咬著牙等著幻邪公子動手,但他卻遲遲沒有動作,反而是嗚咽的聲音先響了起來,「好嫣然…你怎麼到現在才說這句話?」

「你…你不走?」

「我不走,」幻邪公子凝重地點了點頭,神情無比堅決,「你是第一個能繫著我的女人,只要可以的話,我絕對不會走的。」

「那為什麼…為什麼你又要離開?」琴嫣然的淚水終於流了下來,雖是軟綿綿地在他懷裡,雙手卻是緊緊地抱著他。從他這幾天來特別重手,蕙質蘭心的琴嫣然早已猜到了這後果,但最後還是忍不住沖了下來,決定要他留下。

「因為你一直不肯親口說,說要我留下來。」

「你…」索性哭倒在他懷裡,琴嫣然哭的一抽一抽的,完全沒有一點江湖俠女的樣兒,良久良久才終於停了淚水,卻是怎麼也不肯擡頭,嬌甜的聲音輕輕地傳出,「一個女孩子家,怎麼可能親口說這句話?好公子你真是強人所難. 」

「現在我已經「強人所難」了,輪到你了,好嫣然,」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幻邪公子的聲音無比溫柔,「我會一直陪你,一直…」

「那就抱嫣然回房吧!邊走邊干也行,」仍然不肯擡頭,幻邪公子卻可感覺得到,懷中的女孩已經滾燙了起來,「不過不准你用採補手段,這回換嫣然來使,嫣然要把你吃到虛脫,誰教你讓嫣然這樣…這樣…」

——————————————————————

「什麼!就這點?這樣就沒了嗎?」一定會有人這麼問的,不過,沒錯,「紫玉仙女」到此結束。

這一篇我從開始就不想讓它變成長篇(雖然也不算短)…只是想試著用一個女人的觀點來寫寫看,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感覺上好像變成了言情小說…嗚,好慘,超失敗…不過這個結局我還算喜歡……

說到結局,其實是最不好弄的地方,我自己的東西裡面(短篇節選不論),只有「邪雲戰記」結得算是我喜歡的,「美少女戰士外傳」也還好,「林中之戰」搞得沒頭沒尾(其實這篇和短篇也沒什麼兩樣),「鷹翔長空」的結局更是大失敗,其實應該早點打上休止符的,寫到司馬空定重出江湖,和紀淑馨對話完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