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秦後記番外篇之戰船裡的偷情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3)

尋秦後記番外篇之戰船裡的偷情尋秦後記番外篇之戰船裡的偷情

作者:可疑的一九七六(kid1976)作者:可疑的一九七六(kid1976)

一路因為河道結冰而延遲了速度的秦國救援船隊,終於在國界處會合了安全的逃離齊國的項少龍會合。一路因為河道結冰而延遲了速度的秦國救援船隊,終於在國界處會合了安全的逃離齊國的項少龍會合。

當夜在船上簡單慶祝一翻後,被眾人灌醉的項少龍在紀嫣然與滕翼攙扶下回房休息,荊俊也喝醉了和昌平君兩人搭著肩膀離去,許是這幾個月來的連續逃亡後,終於來到安全的地方讓項少龍一直緊繃的精神放鬆,一躺上床鋪便發出輕微的鼾聲沉沉睡去。當夜在船上簡單慶祝一翻後,被眾人灌醉的項少龍在紀嫣然與滕翼攙扶下回房休息,荊俊也喝醉了和昌平君兩人搭著肩膀離去,許是這幾個月來的連續逃亡後,終於來到安全的地方讓項少龍一直緊繃的精神放鬆,一躺上床鋪便發出輕微的鼾聲沉沉睡去。

紀嫣然痴痴的看著床上熟睡的愛郎,不覺心裡踏實許多,述地一隻大手從後摟住紀嫣然的纖腰,濃烈的男子氣息從身後傳來,紀嫣然一驚掙扎了一下,猜到身後男子是誰,輕聲的嗔道:「別,二哥怎地像小俊般猴急,若不小心讓少龍看到就不好了。二哥先回房去,等下嫣然就過去二哥房裡。」紀嫣然痴痴的看著床上熟睡的愛郎,不覺心裡踏實許多,述地一隻大手從後摟住紀嫣然的纖腰,濃烈的男子氣息從身後傳來,紀嫣然一驚掙扎了一下,猜到身後男子是誰,輕聲的嗔道:「別,二哥怎地像小俊般猴急,若不小心讓少龍看到就不好了。二哥先回房去,等下嫣然就過去二哥房裡。」

哪知滕翼卻是不理,另一隻大手探入紀嫣然裙內隔著褻褲撫揉紀嫣然的小屄,擁著紀嫣然的手也伸入衣衫內揉捏著紀嫣然的乳房,舌頭在紀嫣然的耳朵裡打著轉;紀嫣然眼睛不住的觀察著項少龍的動靜,雙手也隔著衣服阻止滕翼的侵犯,貝齒緊咬著下唇,強忍著不敢呻吟出聲。哪知滕翼卻是不理,另一隻大手探入紀嫣然裙內隔著褻褲撫揉紀嫣然的小屄,擁著紀嫣然的手也伸入衣衫內揉捏著紀嫣然的乳房,舌頭在紀嫣然的耳朵裡打著轉;紀嫣然眼睛不住的觀察著項少龍的動靜,雙手也隔著衣服阻止滕翼的侵犯,貝齒緊咬著下唇,強忍著不敢呻吟出聲。

滕翼見狀也不敢過份,在紀嫣然耳垂輕輕嚙咬一下,細聲的說道:「走,到我房裡。」看了一眼依然沉睡的項少龍,攔腰抱起紀嫣然轉身回房。滕翼見狀也不敢過份,在紀嫣然耳垂輕輕囓咬一下,細聲的說道:「走,到我房裡。」看了一眼依然沉睡的項少龍,攔腰抱起紀嫣然轉身回房。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房間,滕翼迫不及待的將紀嫣然的櫻口封住,紀嫣然也主動地把舌頭送進滕翼嘴裡任他吸吮,滕翼的雙手拉扯著脫去自己和紀嫣然的衣衫,片刻房間裡便出現兩個赤條條地身影在擁吻著,直到兩人快喘不過氣了,才分開,在兩人的唇邊牽連著一道淫靡的絲線。回到房間,滕翼迫不及待的將紀嫣然的櫻口封住,紀嫣然也主動地把舌頭送進滕翼嘴裡任他吸吮,滕翼的雙手拉扯著脫去自己和紀嫣然的衣衫,片刻房間裡便出現兩個赤條條地身影在擁吻著,直到兩人快喘不過氣了,才分開,在兩人的唇邊牽連著一道淫靡的絲線。

倏地,房門被人打開,一條纖細身影竄了進來,對著目瞪口呆的兩人,調侃道:「我就知道嫣然姊姊一定忍不住偷吃,被我抓到了吧。」說完一把撲在滕翼的身上,摟著滕翼的脖子就是深深的一吻,原來來人竟是趙致。倏地,房門被人打開,一條纖細身影竄了進來,對著目瞪口呆的兩人,調侃道:「我就知道嫣然姊姊一定忍不住偷吃,被我抓到了吧。」說完一把撲在滕翼的身上,摟著滕翼的脖子就是深深的一吻,原來來人竟是趙致。

短暫的錯愕之後,紀嫣然帶著一絲謔笑看著兩人擁吻,走到趙致身後,解開趙致的腰帶,一把扯去趙致的裙子。短暫的錯愕之後,紀嫣然帶著一絲謔笑看著兩人擁吻,走到趙致身後,解開趙致的腰帶,一把扯去趙致的裙子。

「嫣然姊姊也變壞了,居然幫著二哥欺負我。」趙致一邊大口喘著氣一邊笑罵道,說完伸手按在紀嫣然的乳房,捏住峰頂粉紅的乳頭,不住的捏揉著道:「嫣然姊姊,妳的胸部真漂亮,而且又是這般軟滑,尤其是這粉嫩的乳頭,紅紅的嬌艷欲滴,真是誘人,可惜我不是男的,不然非強姦妳不可!」 「嫣然姊姊也變壞了,居然幫著二哥欺負我。」趙致一邊大口喘著氣一邊笑罵道,說完伸手按在紀嫣然的乳房,捏住峰頂粉紅的乳頭,不住的捏揉著道:「嫣然姊姊,妳的胸部真漂亮,而且又是這般軟滑,尤其是這粉嫩的乳頭,紅紅的嬌艷欲滴,真是誘人,可惜我不是男的,不然非強奸妳不可!」

紀嫣然被趙致說的羞不可抑,隔著衣衫捏了趙致的乳房一下,反擊道:「哼∼致致妳揉乳房的技術這麼好,是不是常常自己這麼搓揉,熟能生巧啊!」紀嫣然被趙致說的羞不可抑,隔著衣衫捏了趙致的乳房一下,反擊道:「哼∼致致妳揉乳房的技術這麼好,是不是常常自己這麼搓揉,熟能生巧啊!」

趙致知道自己說不過紀嫣然,猛地低頭含住紀嫣然粉嫩的乳頭,同時也沒放棄捏揉著另一個乳頭,紀嫣然在趙致的進攻下,被挑起了情慾,身體不停的顫慄,雙手按著趙致的頭,用力的搓揉著趙致的頭髮,檀口微張輕輕的呻吟出聲。趙致知道自己說不過紀嫣然,猛地低頭含住紀嫣然粉嫩的乳頭,同時也沒放棄捏揉著另一個乳頭,紀嫣然在趙致的進攻下,被挑起了情慾,身體不停的顫栗,雙手按著趙致的頭,用力的搓揉著趙致的頭發,檀口微張輕輕的呻吟出聲。

趙致對著滕翼調皮的眨了眨眼,讓紀嫣然的一隻腳抬起踩在床沿,蹲跪下來,分開紀嫣然的大腿,將紀嫣然飽滿的小屄毫不保留地展現在滕翼眼前,趙致抬頭看了滕翼一眼,舌尖在嘴角一繞,櫻唇覆在紀嫣然的陰戶舔舐起來,雙手還一前一後的分別在紀嫣然的小屄和屁眼裡抽插。趙致對著滕翼調皮的眨了眨眼,讓紀嫣然的一隻腳抬起踩在床沿,蹲跪下來,分開紀嫣然的大腿,將紀嫣然飽滿的小屄毫不保留地展現在滕翼眼前,趙致抬頭看了滕翼一眼,舌尖在嘴角一繞,櫻唇覆在紀嫣然的陰戶舔舐起來,雙手還一前一後的分別在紀嫣然的小屄和屁眼裡抽插。

滕翼被兩人淫蕩的舉動勾撩的受不了,將趙致的褻褲褪到大腿,一手扶著趙致的腰,一手扶著雞巴在趙致的小屄口磨蹭了兩下,猛力一頂,插進了趙致的小屄裡,趙致被滕翼突如其來的插入頂的「啊!」了一聲,插在紀嫣然體內的雙手手指不自覺的用力插了進去,紀嫣然猛地一個激靈,洩了身跌坐在床上,一時間沒了力氣。滕翼被兩人淫蕩的舉動勾撩的受不了,將趙致的褻褲褪到大腿,一手扶著趙致的腰,一手扶著雞巴在趙致的小屄口磨蹭了兩下,猛力一頂,插進了趙致的小屄裡,趙致被滕翼突如其來的插入頂的「啊!」了一聲,插在紀嫣然體內的雙手手指不自覺的用力插了進去,紀嫣然猛地一個激靈,泄了身跌坐在床上,一時間沒了力氣。

滕翼用背後位抽插了趙致幾十下後,將雞巴抽了出來,撇了紀嫣然一眼,躺到床上,趙致會意的扶起紀嫣然,讓紀嫣然雙腿跨在滕翼身體兩側,一隻手抓著滕翼的雞巴,一隻手在紀嫣然的肩膀微微用力下壓,當滕翼的龜頭插入紀嫣然的小屄時,趙致雙手猛地用力一按,滕翼的龜頭便直挺挺的插進紀嫣然的小屄,紀嫣然上半身猛地往後一仰,抬起頭伸長脖子「啊!」一聲高亢呻吟。滕翼用背後位抽插了趙致幾十下後,將雞巴抽了出來,撇了紀嫣然一眼,躺到床上,趙致會意的扶起紀嫣然,讓紀嫣然雙腿跨在滕翼身體兩側,一隻手抓著滕翼的雞巴,一隻手在紀嫣然的肩膀微微用力下壓,當滕翼的龜頭插入紀嫣然的小屄時,趙致雙手猛地用力一按,滕翼的龜頭便直挺挺的插進紀嫣然的小屄,紀嫣然上半身猛地往後一仰,抬起頭伸長脖子「啊!」一聲高亢呻吟。

滕翼扶著紀嫣然的纖腰微微提起,然後拉下,在提起、拉下,幾次之後,紀嫣然就自己主動的上下套動起來,並用雙手不停的搓揉著自己的乳房,及腰的烏黑秀髮隨著紀嫣然的擺動飄散在半空,讓一旁的趙致竟產生一種淫靡的美感的錯覺。滕翼扶著紀嫣然的纖腰微微提起,然後拉下,在提起、拉下,幾次之後,紀嫣然就自己主動的上下套動起來,並用雙手不停的搓揉著自己的乳房,及腰的烏黑秀發隨著紀嫣然的擺動飄散在半空,讓一旁的趙致竟產生一種淫靡的美感的錯覺。

套弄了二十幾下後,紀嫣然無力的趴伏在滕翼的身上,滕翼翻過身將紀嫣然壓在身下,,直起上半身,招手讓趙致趴在紀嫣然身上,輪流插紀嫣然和趙致的小屄,滕翼就這樣肏了兩女一刻鐘後,紀嫣然失去了矜持和靈智,瘋狂地迎合著滕翼那愈來愈強、愈來愈快的抽插,在達到不知道第幾個的高潮後,紀嫣然終於兩眼一翻快樂的暈了過去。套弄了二十幾下後,紀嫣然無力的趴伏在滕翼的身上,滕翼翻過身將紀嫣然壓在身下,,直起上半身,招手讓趙致趴在紀嫣然身上,輪流插紀嫣然和趙致的小屄,滕翼就這樣肏了兩女一刻鐘後,紀嫣然失去了矜持和靈智,瘋狂地迎合著滕翼那愈來愈強、愈來愈快的抽插,在達到不知道第幾個的高潮後,紀嫣然終於兩眼一翻快樂的暈了過去。

滕翼從紀嫣然體內拔出雞巴站在床沿,在趙致的屁股輕輕的拍打了一下,將趙致翻過身來,將趙致的雙腿分開,雞巴緩緩的插入趙致體內,然後讓趙致攀掛在身上,扶著趙致的屁股,開始在房間內不停的走動,等走到連著項少龍房間的那面牆時,滕翼猛地將趙致壓在牆上,一下重過一下的猛力抽插,開始時趙致像是想起隔壁房間住的是誰,捂著嘴巴壓抑著呻吟聲,後來被滕翼的猛力撞擊的再也堅持不住,大聲的呻吟出來。滕翼從紀嫣然體內拔出雞巴站在床沿,在趙致的屁股輕輕的拍打了一下,將趙致翻過身來,將趙致的雙腿分開,雞巴緩緩的插入趙致體內,然後讓趙致攀掛在身上,扶著趙致的屁股,開始在房間內不停的走動,等走到連著項少龍房間的那面牆時,滕翼猛地將趙致壓在牆上,一下重過一下的猛力抽插,開始時趙致像是想起隔壁房間住的是誰,捂著嘴巴壓抑著呻吟聲,後來被滕翼的猛力撞擊的再也堅持不住,大聲的呻吟出來。

滕翼直將趙致肏的高潮了四、五次後,才抽出雞巴插進剛剛緩過氣來的紀嫣然,在紀嫣然的檀口套弄幾下,將濃稠的精液全射進紀嫣然的嘴裡。滕翼直將趙致肏的高潮了四、五次後,才抽出雞巴插進剛剛緩過氣來的紀嫣然,在紀嫣然的檀口套弄幾下,將濃稠的精液全射進紀嫣然的嘴裡。

* * * * * * * * * * * * * * * * * *

隔天醒來時,紀嫣然和趙致發現昌平君等人看自己兩人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不過昨夜被滕翼肏的太累,精神不太集中的兩女也沒發現,草草的吃了些早餐便找了個藉口回房去睡了。隔天醒來時,紀嫣然和趙致發現昌平君等人看自己兩人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不過昨夜被滕翼肏的太累,精神不太集中的兩女也沒發現,草草的吃了些早餐便找了個藉口回房去睡了。

昌平君見狀和滕、荊二人耳語幾句,招來一名侍衛,吩咐了一下,向滕、荊二人做了個手勢便熱情的拉著項少龍閒聊起來。昌平君見狀和滕、荊二人耳語幾句,招來一名侍衛,吩咐了一下,向滕、荊二人做了個手勢便熱情的拉著項少龍閑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