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裡的女人干起來就是舒服

2016-06-30     WoKao     檢舉     收藏 (18)

一條小河環繞著王戶村,風調雨順的歲月使村民們過著安逸的日子,青山綠 水使村裡的老者個個童顔鶴發,晚輩人人春情滿懷。 近來人們發現,五十齣頭仍精力充沛、紅光滿面的村長王喜春很少去婦女主 任吳玉花那兒了,而村西王有發家的門檻卻幾乎被他踢爛。他頻繁地進出不爲別 事,只因有發的閨女王淑媛牽走了他的魂魄。十八歲的淑媛,已從一個不起眼的 黃毛丫頭,出落成了如今村中惹人眼目的小美人,只見她生得: 黑油油長發披肩,粉豔豔紅暈映臉;水汪汪眼含秋波,紅嘟嘟櫻唇吐鮮;豐 滿滿雙乳翹春,細條條腰肢柔軟;白皙皙臂膀圓潤,直亭亭美腿玉立;纖細細小 手乖巧,玲瓏瓏玉足妖嬈;平坦坦肚腹滑嫩,園滾滾豐臀翹挺;嬌嫩嫩玉戶純潔, 緊揪揪菊花含情;輕盈盈體透嬌媚,倩影影奪魄消魂。 如此婀娜多姿的美女,早把好色如命的王喜春饞的是食不甘味,夜不成眠。 他想方設法地去接近淑媛,可人家情竇初開的少女如何看的上他這風流一世的老 怪?但他色心不死,每日裡攪盡腦汁地想著如何占有這美人兒…… 喜春的老婆翠姑年輕時頗有幾分姿色,但卻早早地失身與人,無奈匆匆嫁與 了大她十歲的王喜春。喜春在新婚之夜發現老婆的下身未落紅,惱羞成怒之下暴 打了翠姑,從此便四處採花風流起來。而翠姑因有把柄抓在他手裡,所以不但任 其在外尋花問柳,而且還助紂爲虐,只爲從男人那兒獲得一份挨插的樂趣…… 近幾日翠姑見男人頻頻地往村西跑,知他迷上了黃花閨女王淑媛,便爲他獻 計道:何不以村長之權解決淑媛大哥根寶的參軍問題,由此再接近淑媛不就順理 成章了嗎?此招果然靈驗,根寶參軍後,有發一家對他感恩戴德,奉爲上賓。爲 此喜春對翠姑著實溫存了幾夜,把這四十如虎的婦人搞的心花怒放,如醉如癡。 這晚喜春醉醺醺地從有發家回來,一路上淑媛的倩影在他眼前晃來晃去,酒 桌上他幾次三番動手挑逗她,可淑媛象只機靈的小兔子般從他手邊溜走,只留下 那少女的芬芳讓他回味。無奈他只好強壓慾火,回家在翠姑身上再討個主意。 翠姑這幾日樂得可是屁顛屁顛的,自她出的主意收到了預期的效果,老頭子 果然與她同歡共娛了幾晚。這不,眼下她又洗淨身子,收拾停當,專等著喜春回 來與她共渡良宵。聽到叫門聲,她便急匆匆奔出給渾身酒氣的男人開了門,親熱 地扶他進到臥室。 喜春醉眼朦朧,看著眼前搔手弄姿的婦人,不禁慾火升騰。他斜靠在床頭上, 伸手示意只穿件小白背心和碎花細布內褲的翠姑近前,翠姑晃動著成熟婦人那飽 滿的乳房,扭著肥碩的屁股到他跟前,看到男人因慾火煎熬而把褲子頂起的部位, 她紅暈滿面,興奮地蹲跪在床沿邊動手爲男人解著褲帶。 當她褪下男人的褲子時,那根早已憋漲的突頭跳腦的碩大陰莖騰然挺立,硬 撅撅地支棱在一片黑草之中。看著這妙物,翠姑急切地脫去自己的背心,用手搓 弄一番兩只紫葡萄般挺起在兩圈褐色乳暈之中的乳頭,然後托起兩只肥大的乳房 伏上身來,她用兩只乳房形成的深深乳溝夾住那根仍在不停搏動伸長變粗的大陰 莖,身子上下活動著揉搓起來,男人的肉棒在婦人用雙手夾緊的乳縫中如烏龜頭 一般縮進鑽出。 不一會兒,那紫紅的龜頭馬眼裡就擠出了些許清亮的精水,婦人見狀,往下 滑著身子,低頭將嘴湊近了陰莖。她微啓紅唇觸吻著龜頭,並伸出舌尖舔著上面 流下的液體。「嗯……你可真會挑逗,好一個騷婆娘……舔的我好舒服……」翠 姑見男人舒服的哼哼起來,大受鼓舞,她一邊用舌頭和雙唇繼續舔弄著龜頭,一 邊也忙裡偷閑地淫聲浪語起來:「唔……真美,這大雞巴……唔……吃起來好過 癮……我要……」她張大濕潤的紅唇,將嘴邊那一握粗的陰莖整根吞入口腔,既 而來回吞吐、吮吸不斷,兩手在下面不停地揉捏著陰囊和睪丸。 婦人一系列消魂的動作,搞的喜春舒爽無比,他挺起腰杆用力將陰莖往翠姑 的口腔深處刺去,直頂的婦人滿面緋紅、香汗淋漓。她用雙唇在陰莖包皮上翻動 搓弄,用舌尖在龜頭馬眼上挑動不止,極力迎合著大雞巴在她嘴裡的抽插。喜春 爽的又狂叫起來:「唔……喲……騷屄……我要騷屄……快!來點浪水……」 「給你……我的親夫……全給你……」婦人聽到男人的叫聲,感到口中的陰 莖已漲到了極點,自己下身的淫水也在奔湧而出,早把內褲及大腿根浸得濕淋淋 一片。她便吐出口中的陰莖,一邊應著男人,一邊站起身,伸手擡腿地褪下花布 內褲,將緊貼在陰部濕漉漉粘滿淫水的底襠翻開遞給男人,然後一絲不掛地翻身 上床,沖著喜春叉開兩條肥胖的大腿,將黑糊糊一片的女陰展示在男人面前。 只見那神秘處濕呼呼、粘膩膩,映著燈光的一對大陰唇豐滿突起,深深的陰 縫中粉嫩的小陰唇裂著嘴引誘著男人。喜春被眼前的女陰挑逗的邪火沖頂,他一 手將婦人的內褲湊到嘴邊,深吸猛舔著那上面氣味濃烈的淫水,另一隻手伸到婦 人的陰戶上,剝開陰唇將兩根手指插進陰道里摳挖起來。翠姑「嗷嗷」地叫著抓 住男人的手,使勁地往陰道深處塞:「癢……再深……摳……啊!爽……屁眼… …」喜春聽著婦人的浪叫,他又叉開兩指頂進了翠姑不停擠弄著的肛門。這下四 根手指在她的兩個肉洞中同時扣挖,可把翠姑這騷婆娘爽的渾身亂顫,搖晃著下 身大呼小叫起來…… 喜春摳挖的手指酸疼,便拔出指頭,將那粘滿黃黃白白淫汁浪液的手指塞進 了仍在張嘴呼叫的婦人口中,然後仰臥著靠在被子上,挺著下身示意婦人起身套 入。翠姑一邊淫蕩地舔吮著男人指頭上那氣味怪異的浪水,一邊淫眼迷離地起身 將腿分跨在男人的大腿兩側,雙手伸到下面扒開自己的陰唇,將陰道口對準男人 直豎著的陰莖,「噗嗤」一聲,肥胖的屁股就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那雞巴也早 已全根沒入,直頂的翠姑心顫身麻地淫叫道:「啊……大雞巴頂到子宮了……唔 ……真美死我的騷屄了……」隨即便起伏著下身套動起來。肥大的兩只乳房隨著 身體的起伏在上下甩動,下身和男人性器緊密結合著的陰唇在里外翻飛。在「撲 哧——撲哧——」的抽插聲中,股股淫水從婦人那包裹著粗大陰莖的陰唇縫隙中 擠出,粘濕了兩人的陰毛…… 喜春任由婦人在不停地套動,他用雙手揉捏著翠姑的乳房和紫紅的奶頭,看 著她意醉神迷的樣子,嘴裡說道:「騷娘們……這幾日……讓你受用的如何?」 「美……爽……」「想不想每日裡受用?」「想……小騷屄真想……唔……」 「那……」喜春一邊說著,一邊往下縮著身體,待婦人的屁股剛剛上擡,他便下 身猛地一收,等婦人的陰部落下,那剛才還頂在陰道中的龜頭卻不知去向。 空曠的陰道使她急呼道:「雞……雞巴別抽……正插的美……」「美是美, 可你的騷屄那能趕上人家黃花閨女的嫩屄爽?」翠姑聞聽此言,才知男人心有所 想,她伸手抓住那濕漉漉硬撅撅的大雞巴,邊往自己的陰道里塞邊說道:「你… …你不是已鉤上了那小淑媛嗎?」「那麽容易?那小妞根本不得近身,不知你還 有什麽高招?」此時婦人又把那陰莖套進了陰戶,她起伏著屁股說:「嗯……我 看你去認她做個干閨女……再買些禮物送她……以後就有藉口親近她了……」 「行……還是老騷屄的點子多……」「那……你如何獎賞我呀……」「好……今 晚我就插你個落花流水!」喜春說著翻身而起,壓倒了婦人,扯開她的兩條肥腿, 將玉莖對準那女陰春洞猛力地盡根刺入:「讓你浪個夠!」「啊……哎唷……」 月色柔和的夜晚,村長王喜春的家裡不時地傳出婦人的浪叫…… 二:送禮物挑逗小淑媛解慾火插翻吳玉花 書接上文。卻說王喜春從老婆那兒又討得一計,他也報答般賣勁地將那婦人 乾了個死去活來,直到她淫水狂瀉、渾身酥軟地癱在床上,一任兩腿之間洪水泛 濫,濕透了床褥,再無騷浪之力來迎戰男人的抽插。 直到天過晌午,喜春養足了精神,這才翻身而起。他看到床上伸手叉腿昏睡 過去的婦人,乾笑兩聲,並不去理會她。只是依昨晚之計收拾一番,便趕往縣城 爲淑媛選購禮物去了。 黃昏時分,喜春又坐在了有發家的飯桌前。酒飯過後,他取出了兩塊上好的 衣料對有發說:「我一世無女,今天想和你結個干親,認淑媛做個干閨女,這是 一點薄禮。」有發見村長要和自己結干親,那有不依,忙喚過淑媛拜認乾爹。 隨著淑媛嬌滴滴一聲「乾爹」,喜春早已酥了一半。他趁有發夫婦去竈房之 機,拉過淑媛,一邊撫摸著她白嫩的小手,一邊從懷里取出了一對銀手鐲:「淑 媛吶,這是你干媽送你的,一定要我給你戴上。」他往淑媛的粉臂上套著手鐲, 那手就在她的身上揉捏起來。淑媛受驚地往後縮著身子,可喜春的一隻臂膀已攬 在她柔軟纖細的腰肢上,並且用力地將她的身體往懷里攏來,使她掙脫不得。淑 媛感到乾爹雄重的氣息撲面而來,可她又不敢喊叫出聲,只是羞紅著臉掙扎著。 喜春的慾火被懷中不停扭動著、充滿少女氣息的美妙身軀燒的直沖頭頂。他 用右臂使勁箍著淑媛的腰肢和臂膀,伸出的左手就按在了隆起在他眼前的那對顫 抖起伏的胸乳上,淑媛感到一股觸電般的麻木從乳房導入全身。隨著乳房上那隻 手的揉搓,使她驚駭的幾乎暈厥過去,可乾爹另一隻手的侵入,就讓淑媛更加心 驚膽戰:她感到乾爹的手已撩起了自己的衣襟,從下擺處伸到她的褲腰上摸索著 ……突然,她覺得褲腰鬆了,褲帶被乾爹解開了,那只可怕而有力的手正在親切 地往下褪她的褲子。淑媛本能地夾緊雙腿,用一隻手死命地拽著內褲的松緊帶, 以免泄露少女的春光……正在淑媛感到危在旦夕,喜春的雙手在肆無忌憚地戲春 催花之際,從竈房傳來了關門聲,隨之腳步聲漸近。有發的進入才解了閨女的一 時之急。 喜春的慾火沒有得到宣洩,他懊惱自己豔福不濟,可下面已撅起的肉棒又使 他心有不甘。不過想著再回去那翠姑的老騷屄,心中又沒了興致。茫然中,他 不覺得走近了村婦女主任吳玉花的家門。他突然想起玉花的男人進山辦貨才走了 幾天,嘿嘿,這陣子一門心思全在那小淑媛身上,也沒顧得上和這女人廝混,現 在何不拿這個騷女人來洩慾,可比干自己的老婆強多了。想到此,他輕推院門, 燈光從玉花的臥房射出,照在院中洗涼的衣物上,他走到近前,看到鐵絲上涼著 雪白的奶罩,窄小的內褲,還有一條花布的月經帶……他淫邪地笑笑,湊近了那 些還在滴著水、散發著一股香皂味的衣物前,聳著鼻子使勁地吸聞了一番,這才 轉身去敲玉花的房門。 卻說這吳玉花,原是臨村一個水性揚花的蕩婦。在她二十六歲那年守了寡, 被到處招蜂惹蝶的王喜春看中,兩人一拍即合。爲了長期廝混通姦,喜春將她和 本村跑小賣買的王進財說合在一起成了婚。爲掩人耳目,嫁過來不久就讓她頂了 原來的婦女主任,使他們常常以搞工作爲由而頻繁相會。這王進財一來醜陋憨厚, 能討上年輕漂亮的吳玉花,自是小心侍侯,不敢造次,明知她和村長有染,也沒 膽說個不字。二來他要跑生意,時常不在家,這就給女人偷漢淫樂提供了諸多方 便。而吳玉花這幾年在兩個男人的輪番澆灌下,雖已三十有二,卻仍滋養的白嫩 潤澤、豐韻不減。可這幾日,丈夫不在,喜春也不來,她便寂寞難耐,不知這漫 漫長夜該如何度過。 今晚玉花看到月經干淨了,便擦洗了身子,又洗涮了衣物。正在春情翻滾、 孤芳自賞時,就聽到了那極有節奏的敲門聲,這可是老相好的暗號。她顧不上披 衣蹬褲便奔出屋來。一看果然是老色鬼王喜春,便嬌嗔道:「死鬼,這幾天都到 哪裡騷情去了?想的人家好苦。」「我這不是來了嘛,心肝。」喜春不由分說就 親了上來,兩人相擁著進到了里間臥房。 他們進得屋門,玉花就動手去解喜春的衣扣,這王村長也不待慢,毫不客氣 地就把手從玉花的背心下伸到了她豐滿的胸乳上,貪婪地揉捏著那對任男人玩弄 而不斷發福肥大的奶子。同時他又擡起玉花的一隻臂膀,在她腋窩那細絨絨的腋 毛處吸吻起來。玉花一邊愜意地扭動著身體,一邊嬌滴滴的問道:「聽說你搞了 個小妖精?就不上我這兒來了?」「別提了,那小妞不上鉤。再說了,我不來, 我下面的家夥可不答應呀,它可要到玉花的桃園洞中過癮呢。哈哈哈……」 玉花忍著瘙癢任由男人在她的腋窩和手臂上又啃又舔,她嘴裡應道:「嘻嘻, 怪不得來我這兒了,原來它沒戳上小騷屄呀。」說著她的手就伸到了男人的下身, 在那鼓鼓囊囊的起伏上揉摸著:「其實只要你這家夥有勁頭,能常來給我解解讒, 俺才不管它去戳誰呢。」「哈哈,看來你們這些騷娘們都喜歡我這個寶貝吶。」 喜春狂笑著把那隻撥弄玉花奶頭的手往下滑動,在她平坦溫軟的肚腹和凹陷成窩 狀的肚臍上撫摩摳挖著。一陣抓心撓肝的瘙癢從肚臍傳來,玉花再也忍不住了, 她「咯咯」地笑著縮到了床上。 喜春趁勢壓了上去,那手就從玉花的腰肢處塞進了她的褲襠,既而在那片繁 茂的毛叢中掃蕩著。女人叉著腿對他說:「你可真會來,俺今天身子才幹淨。」 喜春的手指在她濕熱的陰戶上摳摸著說:「知道,剛進來就聞了你的月經帶子, 還有股香味呢。」「你真壞,那都洗淨了能聞到啥味呀,要稀罕到俺這兒來聞嘛。」 說著就擡起屁股沖他搖晃著。 「哈哈……看來你還挺會挑逗我,看我咋收拾你這小騷屄」喜春抽出塞在玉 花褲襠里的手,壓住她撇開的大腿,埋著頭就吸聞在女人只穿著一條小內褲的陰 戶上。玉花感到男人的舌頭先是在內褲底襠上舔著,隨即就挑開了褲襠,那舌頭 便象刷子一般在她陰縫里掃動起來,兩片小陰唇還不時的被他嘬在嘴裡「吱吱」 地吸吮著。玉花暢美地受用著,不一會兒她就覺得男人不但把舌尖伸進了陰道, 而且還有兩根手指也塞了進去。 玉花一邊晃動著下身配合著喜春的動作,一邊也急切地彎著身子把手伸進了 喜春的褲襠里,當她抓到那根久違了的魔棒時,她的心顫動著,口中急促喘息地 叫道:「喲,真硬……好!這是俺的……快……快上來給俺弄弄……」喜春擡起 頭,手指仍在玉花的陰道里繼續掏挖著,嘴裡說道:「怎麽啦?小球迷,比我還 性急?你把球還沒掏出來呢,讓我怎麽給你弄?」他嘴裡挑逗著她,手上的折磨 卻更加厲害,他深入她陰戶里的手指極盡挑、勾、磨、撓之能事。聽著女人的尖 叫,看著從女人陰縫里流出的黏乎乎的液體,喜春感到了奇妙刺激的樂趣…… 玉花在「啊……啊……」的淫叫聲中從男人的褲口裡掏出了那根讓她迷戀的 魔棒:「好大……好美……快……」喜春看看是時候了,他從女人陰道中抽出手 指,褪去玉花白臀上的粉色內褲:「喲……這塊遮羞布都濕透了,你的浪水可真 多呀……」「還說呢……都是你摳的來了。」女人嬌豔地媚笑了一下,沖他撇開 兩腿躺在床上,扒開濃密陰毛下那肥突的陰唇,擺好了讓男人向她那神秘領地開 炮的姿勢:「快來呀……」喜春脫去自己的褲子,端起雄勁的肉棒,望著眼前閃 閃地潤著淫液的密洞,喘息著壓了上去…… 玉花握著男人的陰莖,將紫漲的龜頭在她突跳的陰蒂上研磨了一會,然後把 龜頭頂在她粉嫩的洞口上:「俺給你對好了……快……給俺往裡弄……」她失魂 落魄地催促著。喜春的龜頭緊貼著女人的陰蒂,臀部後縮,下胯用力一頂,頃刻 之間他那個堅硬、彪悍的陰莖就沒入了女人的禁地深處,兩只睪丸則重重地擊打 著身下的女陰入口:「啊……我的親……人,今晚……你的大雞巴……比往天… …更厲害呀!」玉花發著騷音鼓勵著男人的插入。 喜春的性力更狂妄了,他兇猛地使出陣陣淫功,一邊起伏著自己的下身,一 邊用雙手搖晃著女人的屁股,使兩人的性器快速而激烈地套動著。「啊……啊… …唔……唔……」玉花隨著被插的節奏淫叫著,兩手則摟緊喜春的脖子,扭擺著 腰肢,挺動著屁股,極力迎合著男人的進攻。 隨著屁股的上擡,玉花感到男人的每一次沖刺都捅進了自己的宮頸,她猶覺 不足:「大……大力!再往深呀……啊!就是這樣……啊!啊……」「我…… 好一個騷屄……我插!我插死你……」喜春在女人騷浪的肉洞中前沖後突、著著 見底,直頂得女人的花心翻滾著淫蕩的春潮,吞吐著滾燙的熱浪。 他也覺得今天的功力非凡,一定是受小淑媛那丫頭的挑逗而又無處發泄,那 根憋屈了許久的肉棒此時在玉花的陰戶中好不威風。在一番激烈的抽插中,喜春 感到抵在女人子宮深處的龜頭被一陣陣劇烈的收縮吞噬著,一陣滾燙、一陣酥麻, 使他體驗到了女體深處給他的極端刺激,在「啊……啊!」的狂叫聲中,那股積 聚了許久的狂濤巨浪奔湧而出,直撲那塊被他攻占蹂躪著的雌性領地…… 在大雞巴的搗進抽出之中,玉花陶醉著極力承受,可隨著男人那滾燙精液的 狂射,玉花扭動著的胴體再也支撐不住了。她口中的大呼小叫漸漸微弱下去,兩 只媚眼在睫毛的閃動中翻著白色的眼珠,散亂的發絲粘貼在香汗淋漓的鬢角額頭, 鼓脹的雙乳隨著鼻翼的煽動在劇烈地起伏。吞食著男人肉棒的下身更是狼籍一片, 子宮深處的蠕動牽動著外陰也在不安地擠弄,在兩人的喘息聲中,隨著男人陰莖 的回縮和滑出,一股股淫汁浪液從玉花的陰道深處湧出,把女人那還沒有完全閉 合、仍在微微抽動著的陰戶,定格在一幅極度淫蕩的、令人回味的女人干起來就是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