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 (上)

2017-03-30     收藏     申請刪除

此事千真萬確,當中只有一些情節的修飾,但有九成是完全真實的。

大家好,我叫太保,今年34歲,香港人。我算是早婚的那種,結婚那年我才23歲。我跟太太詠姿是中學同學,之後我入了理工大學,她便在中文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幾年,我們感情很穩定,便索性結婚。我們二人都是對方的初戀情人,亦是唯一的情人,至少我單方面肯定是。我太太最好的朋友叫美君,是她大學同學。我們偶然也會一同外出玩,我覺得美君很漂亮,說話很溫柔而且擁有一雙雪白的美腿。

在我認識美君後大約兩年多,我發現我公司的同事原來是她的表哥,所以有一次我們三人外出時,詠姿沒有同來。

記得那天,我們到酒吧喝酒,那時候還可以吸煙,我才知道美君也會偶然抽一根。喝過數杯後的美君跟平時判若兩人,她抽著煙時是風情萬種的。我問她為什麼跟詠姿外出時不見她喝酒抽煙,她說詠姿性格古板,討厭人抽煙喝酒。我倒問她那為什麼她們還是這麼好朋友,她便沒說。

那天晚上很開心,我們三人什麼都談,各人的秘密都說了,美君更大談自己的性史,當她說她也蠻喜歡口交時,我差不多暈倒過去。那刻我們十分親昵,她是那種不介意有身體接觸的女生,說話時會握著我手臂,但都只是友好。但我卻完全被這個「開放的她」迷倒。夜了,我們合夥叫的士回家,在車上我輕輕倚著她,十分享受,大家都有八分醉意,誰不知她在途中輕聲說了一句:『我們沒可能的。』我的心也碎了。

這件事件間接促成了我和詠姿早些結婚。那時,太太當然邀請了美君當伴娘,那天這伴娘美極了,穿著白色的低胸長裙,她那雪白的肌肉和完美的乳房令全場雄性動物都為之窒息。那刻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少女都不喜歡叫比自己美的朋友當伴娘,因為隨時自己老公都被勾引了。

當然,美君跟詠姿非常要好,而美君為人正直,所以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除了結婚前的一晚,我無意間入錯房間,看見美君在試穿襪帶絲襪,我沒有看到什麼,只是看到她穿絲襪的美態,那性感的影像陪伴我了不少自慰的日子。記得那刻美君面泛粉紅,多麼美艷。

轉眼間已是十年,我已經是一對子女的父親,詠姿跟往惜依舊,但為著照顧小孩,她已甚少打扮,不再化妝了。這些日子以來,不經不覺間我和美君及她表哥英奇成為了好友,每周末都會一起,有時是喝酒談天,有時是尋找美食,這是我在婚姻及子女以外的唯一社交。

美君倒很體諒我,雖然她跟太太仍然是很好的朋友,我跟她說的話她從不對太太轉述。而正因為每次英奇也會出現,所以漸漸我也不會跟太太說美君也在一起。有時候美君可能相約了詠姿在明天吃飯,也絕口不提跟我見過面。

這樣的關係給我很多的幻想,還好英奇的存在令我和美君的關係在十年來還是朋友。有時我想,如果沒有英奇,美君肯定不會單獨和我一起吧∼她自己不是說過麼!

十年來,看見美君又青春可人的美少女,變成今天成熟風韻的真女人,我心中的愛意一直沒有消減。每次英奇相約我喝酒,我總是希望會見到美君,在她身邊,偶然輕撫她的手臂、膊頭,我已經覺得很幸福了。有時候,如果我好運,還會見到她走光,讓我一覽那隱藏的世外桃園,人間美景。

至於美君的另一半,自從兩年前她跟那有婦之夫分手後,已經很久沒有拍拖了。她總是說找不到合適的對象,還要求我介紹她男生呢?難道她真的不知道我深愛的人是她,又怎會介紹給他人呢∼

她常常說自己開始老了,現在不找到合適對象,生育的時鐘正在跳呢!我每次都給她鼓勵,說她仍然是最美麗的,我沒說謊!有時候我會衷心希望她能找到如意郎君,我不能給她幸福,也希望別人能夠呢。但是說到要我大方介紹,那是沒可能了!!!

**********************************

怎料數月前,我記得是五月八日星期五晚上,我和英奇、美君三人如常到居酒屋喝酒,這天有喜事,英奇要結婚了!我們晚飯時喝了八瓶清酒,離開時還未到十一時。美君這晚異常興奮,堅持要再往蘭桂坊喝酒。我們在那兒走遍了三家酒館,二時正左右我們已經多喝三支紅酒了。

正當我們想繼續,一個電話把英奇叫走了,他的未婚妻在通緝他呢!我想倒不如散了,便結了帳,離開了。如常,英奇住在附近,美君和我同路,我們便又合夥乘的士。

在車上,我們談起英奇結婚後我們很難如此一起喝酒談天了,美君又感嘆自己還是孤單一人,我便說:

『又怎會想到我們三人你是最後一位結婚呢?你是條件最好的呢!』

『我這個人太笨了,所以沒人喜歡,現在老了,香港又女多男少,沒機會吧!』

『都怪你之前跟那有婦之夫浪費了時候及機會吧∼』

『現在就連有婦之夫也沒有呢!』

『誰說的?!這裡便有一個!』

『對了,那這位先生,有興趣嗎?』說著美君手叉著腰,擺出撫媚的表情,還單了一下眼。

我也玩著伸手往她耳珠輕扭了一下,說:『這麼悄的熟女,我一定要!來,當我的情婦,以後跟了我吧,哈哈哈哈!』

美君不服輸,轉過頭來嘗試咬我手指,我作狀避不開,放在她嘴前,怎料她不但沒有咬下去,反而溫柔地啜了起來。可能是酒精的催化,大家這刻都凝住了,我還是繼續讓美君啜下去,她也不停地舔,其時她蒙起了眼,以迷人的目光望著我。

我仿佛不懂反應下去,身體不由自主的靠向她,用左手放在她的大腿上。這天晚上,美君穿了一條綠色窄身短裙,黑色絲襪褲,高跟鞋,上身是件黑色沒袖的T-Shirt及冷外套,健康又性感。

我終於把手從她口中拿出來,慢慢把頭伸向美君,看看她什麼反應。但見她全程望著我眼精,輕輕咬著嘴唇。在我即將接觸她時,她垂了頭,好像是羞愧的表情,我用手輕輕托起,對她說:『只是今晚,什麼都不要想,好嗎?』

美君輕輕點頭,我便把整個人壓向她,在她嘴唇上吻下去。這麼多年來,這個嘴唇,我幻想吻下去不只一百次,原來感覺是這樣的,她的味道原來是這樣的。

『原來你真的是這樣甜,比我幻想中好一千倍∼』

『...怎麼...你還是...』我對美君的慾望實在太大了,我還未讓她說下去已經又把她吻起來了。我深想,美君的所有東西都是美好的,便大口大口的吸她的口水,這令美君說:

『幹麼這樣吃人家的口水,口渴嗎,壞蛋!』

為防司機聽到,我輕聲在她耳邊說:『美君的所有液體我都喜歡喝∼』這樣一說似乎觸動了她,她『啊』了一聲,雙腿便夾起來,像尿急似的。

『哎唷∼這樣...現在我們怎麼辦?』

我捉住她的手放在我大腿中間,她熟練地在我那處隔著褲在磨擦,還說:『你死定了∼我是你的伴娘!!』這樣的一句話令我慾火大增,便拉下褲煉,鐵般硬的肉棒彈了出來。美君『哇』了一聲便開始幫我口交。這刻我又想起了多年前她說過給別人口交的故事,想到這刻我終於有幸享受她的溫柔,實在是不敢相信。

如好就給我心心啦,多人回復就出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