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與壯男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5)

Amanda, 45歲中年女人,在成衣貿易公司做sale supervisor , 後未結婚,最近給裁員,幾經辛苦,才找到一份家務助理。由OL轉做煑飯啊姐,工作時間長, 她不覺苦,但一個狼虎之年的女人長期無和男人撲野,她才熬得死去活來。Amanda 自離婚後, 同兩個20幾歲年輕男下屬有過性関係, 在公司玩3P, 晚上8時在茶水間做緊人肉三文治, 三條肉蟲站立著, 兩條陽具和Amanda 兩個洞結成一體, 同時進入高潮時被發現, 被發現, 所以被裁。近半年的每晚,她要一面看成人片一面用1呎長震動器捅過桃源洞,一面玩一小時, 幻想比20零歲黑人男仔狂砌, 高潮享受過,她才睡得。Amanda 對波是35D巨乳, 乳頭是深色及巨大, 由於年紀不小, 對波己成木瓜奶, 不過她身才都keep 到, 又好健碩, 雖然全身好好肉, 不過完全沒有肚腩, Pat Pat 還好好肉, 只是D陰毛好濃蜜好長。正一前後都好偉大, 平日在公司, 都令好多男人扯大旗。

「黃太,我會照顧少爺,放心去旅行啦。」, 黃太亦都和Amanda 一樣, 都是40幾歲。 Amanda幫手取行李下樓,臨別時黃太道:「我去三日旅行,好快就返,我會買手信畀你。」「多謝曬。」「Peter 呢個曳仔,佢早晚兩餐靠曬你咯喎。」「放心啦。」黃太這個僱主蠻好人又無架子, Amanda心是感激的。Peter 現年21歲。高大靚仔, 日日在家做gym 練到好fit. Amanda 對Peter 都有些好感。

翌日, Amanda又準時上班,甫抵達黃家就亮大廳燈,但空無一人。她煮好飯,Peter還未踏出過睡房半步,「到晏晝一點都未起身,有無搞錯?」 Amanda心道:「唔係,都係嗌醒佢食飯先。」

她推開睡房門,正想弄醒Peter之際,雙眼突然發大,焦點鎖住了Peter下身。半夢半醒的Peter上身赤裸,仰臥在床上,一條大腿從被竇撐出來,他只穿了條短三角底褲,,包不住硬直了的巨棒。褲襠隆起了一團,似個迷你帳幕,頂頂的蘑菇頭撐起帳幕,雖看不到,但從形狀輪廓來看,至少如桌球般大,而且棒身粗壯,還微微跳動,生氣勃勃。

「嘩,好大支呀……」 Amanda的心怦然急跳。她想退出去,但半年未臭過男人香的她如腳底生根,只盯巨棒不放,腦海綺念一起,性慾澎湃,兩腿間即時痕癢起來。她看得忘形,渾然不知Peter已醒過來;Peter瞥見她的急色相,繼續裝睡,還挪動身子掀開被子,好讓巨棒有更多舒展空間。

巨棒完全撐出褲襠了,從褲管逃出,成支野展露在Amanda面前, 直指天花板。 Amanda仍佇立不動,唇舌燥,Peter知道是時候了,裝睡醒:「早晨……唔? Amanda姐,開得飯?」「係呀……」她如夢驚醒,支吾道:「早晨,你出廳食飯先,我去主人房摺埋衫先。」

!主人房門剛關上, Amanda已軟得半跪下來。何來有衫摺?只不過剛才一幕太震撼了, Amanda面紅發熨,泉水洶湧而出,兩條腿在走路,居然也磨出了快感。她背對房門,坐在床邊,大口氣在呼吸,內心在掙扎,「好痕呀……Peter支野真係……好大條, 我要男人呀。」思忖間,五指已變作不隨意肌,一潛,滑入裙底揉搓,指很快已找到那粒肉芽所在,稍用力一壓,肉芽隨即變硬,充當了快感神經樞紐,全身每個細胞盡皆沉醉高潮之中,興奮得她忍不住叫了出來:「噢,呀……」畢竟是在人家的地方, Peter 年紀又咁小, Amanda連忙掩口。

「唉,濕曬, 男人呀………。」 5分鐘後, Amanda呼吸終於平復,整理衣衫。粗心大意的她,渾不發覺房門只是虛掩,門縫間,多了一部手提電話。

又翌日, Amanda春風滿臉地返工,腦海,尚在回味昨晚偷看到的七吋長巨棒。

Peter在浴室喊道:「 Amanda姐,可唔可以幫我條毛巾?」 Amanda聞言,走入Pater睡房找到白毛巾。「毛巾呀。」 AManda打開浴室門三吋,別過臉,伸長手臂遞過去。「 Amanda姐,洗頭水入眼呀,」大言大叫:「成面泡睇唔到,你入畀我啦。」 Amanda推門,浴簾虛掩,水氣氤氳,隱見一副赤條條的雄性身軀浸在一缸暖水之中。「唔該曬,」Pater瞇起雙眼,作狀看不見,雙手胡亂抓:「毛巾呢?」

瞥見她踏前兩步,他忽然站起來,水花濺得她一身,到她定下神來,才發現距離自己面龐不夠半呎,豎立一條巨棒,近得感受到蘑菇頭那輕微的抖動。

「嘩!你……」 Amanda急得面也紅了:「快……拎住條毛巾啦。」「我睇唔到呀,毛巾邊?」Peter繼續裝。

「 Amanda姐,頭先唔該曬喎,」Peter出大廳,一手用毛巾擦頭,一手拿手機,像看甚麼似的:「你唔舒服呀?塊面紅曬?」他裸上身,故意蹺起二郎腿,依舊是那條短波褲,內依舊空空如也。「我……」 Amanda口窒窒。「我係唔係好大支呀?」Peter失驚無神拋下一句。「?你……講乜呀?」「過來,幫我起機呀。」

他索性脫去波褲:「你應該好需要男人?」「你講乜呀?」「仲扮野?你噚日自摸,我見到曬。我部手機有片為證喎。」 Amanda一手搶去手機,看見短片內的正是自己,欲刪除短片,即被Peter奪回。「我又唔係擒你,幫我打機出火之嘛, 我呢排好熱氣, 好好火。」

Amanda 屈服了,她蹲下,埋首peter兩腿之間用手同他出火。peter挺一挺腰,刻意讓巨棒更靠近她面龐,「除衫,除埋個 Bra,我要玩雙蛋夾腸仔。」 Amanda花容失色:「要我替你乳交?唔得, 你年紀太細, 唔可以咁壞!」「唔得?」peter搖一搖手機,要脅道:「你自己諗。」

Amanda就範了,她慢慢剝衫,兩團脂肪球簡直是應聲彈出。Peter雙手左上右下的托。「好大對木瓜呀, Amanda 姐, 你應該改名叫Dorlina!你好雙乳啊!」說罷,Peter站起來, Amanda無計可施,用手同peter 打飛機, 。「好能舒服呀!Amanda 姐, 你真好手勢! Oh, OOh, yeah!」peter 道。兩分鍾後兩人再玩乳交, Peter那支已在發射狀態的巨炮已沒入Amanda深深乳溝之中。進進出出,Peter想忍也忍不住,實在太興奮了,不到 3分鐘就完事,所有精液射曬入兩個木瓜奶中間的乳溝,事後, Amanda 服侍Peter 仔沖涼, 他倆一絲不掛在浴缸玩鴛鴦浴, Amanda 從後攬著peter, 用對木瓜波磨擦peter 背脊, peter 好鬼enjoy, 咁大個仔, 第一 次比女人這樣服侍, 他轉身把頭埋入Amanda對木瓜奶上, 不斷啜大lin頭, Amanda 之後在浴缸再替peter 手淫, 又用腳攪peter 支野, 替他腳交, 攪到peter 再射一次。這樣 一個中年女人和一個少年, 攪到好淫亂啊!他咧嘴笑道:「Amanda姐, 我想同你真真正正做一次愛呀, 我要入你個桃園洞, 插你個西, 和你發生性行為, 我要你happy 死。」, Amanda 說: "你條細路, 真係壞!, 我做得你啊媽喇! 點可以和你性交"

第三日, Amanda懷戰戰兢兢的心返工,害怕見到Peter這個急色鬼。昨日替他手淫,又玩雙波夾腸仔, 真羞愧,是當然的了,但念及那火辣巨棒,竟令自己不自覺出水。腳步又一直向前,直至在Peter家門前,她還是內心交戰,忐忑不安。

「 Amanda姐,好肚餓呀!」Peter老早起床,在看電視:「食得飯未呀?」「得,唔好意思,好快有得食。」 Amanda趕快入廚房,快手快腳的煮了兩菜一湯,陪peter一起吃飯。吃飽,peter伸了一個大懶腰,故意對天花板道:「好飽,飽暖思褥淫慾, Amanda姐,不如做愛喇?, Come On, 一男一女共處一室, 無野好做, 撲野都好正常的」

她低頭不理睬,逕自收拾碗筷。未幾,她又聽Peter在睡房叫喊:「 Amandai姐,畀好野你睇。」Peter成個人「太」字形咁床上,支炮直指向天, Amanda羞得無地自容,幾經辛苦才鼓氣勇氣道:「Peter,你究竟想點呀?」「想點?擒日咪話畀你聽。」「唔得……」「怕乜?屋企又無人,信我,一次,做一次咁多啦, 我要和你打真軍。」

Amanda,一臉不情不願,比Peter 推在沙發之, Peter則盯起伏不定的胸脯,揉搓巨棒,棒頭一抖一抖的不住跳動,如一條耀武揚威的吐吞惡蛇,他吩咐道:「唔除衫,我點吊你呀?」一陣衣服窸窣聲,映入眼簾的是兩座雪白山,山被兩個鮮紅色杯罩覆蓋,只露出北半球,但縱如此,那種挑起原始性慾的魔力,還是已看得Peter喉舌燥。再來是卜的一聲,胸罩竟稍稍對抗到地心吸力,如子彈般向上彈高了一吋。

無遮無掩,Peter停止套弄動作,雙手一伸,十指已在兩團肉球找到支點,開始猛搓狂捽,撫摸巨乳。Peter確有一手,除了施盡力搓,還照顧到頂頂兩點,豎起兩隻手指公,先沿外圍打圈,在提子根部輕輕刮,最後才按實提子順時針打圈。「呀……噢!」 Amanda暗嘆自己不爭氣,居然興奮起來。

「嘩,你濕曬。」Peter轉變進攻點,手一移,硬生生擘開 Amanda兩條粉腿,手勾褲頭一扯,鮮紅色的內褲已褪至腳踝。他慢慢玩, Amanda已決堤了,泉水瘋狂湧出。「同我含住佢啦。」Peter擺了個兩頭勾69的姿勢,棒頭直指向她嘴巴。這姿勢,莫說 Amanda未試過,連Peter也佩服自己的活學活用,這一招,他從 AV男優學來的。

Amanda與Peter,各自從對方的身體,尋找肉慾快感,期待高潮的來臨事已至此, Amanda甚麼也豁出去了,他們兩入在沙發上激烈地性交, Peter 和Amanda 都打側身, Peter 一手撐起Amanda 右腿, 他側身插入Amnada 的陰道, 兩人在這姿勢玩了五分鍾後, Amanda一個翻身,反騎Peter小腹。她手擺向後,捉實肉棒,由後門擺回前門,人一坐下,就把Peter完全吞噬,無蹤無影了。

「呀,好舒服呀peter仔, 吊我大力D, 我要男人呀!Yeah……」 Amanda甚麼矜持都沒有了,只顧呻吟。Peter雙手托實巨乳,十隻指頭深深陷入脂肪球之中。一個是20齣頭的精壯少男, 用大賓州瘋狂刺,一個是久逢甘露的40幾歲寂寞中年女人,造就一幕激烈男女性愛場面。 Amanda不想斷去連綿快感,姿勢也不換,就一股腦兒上上落落,男人吊女人的人肉拍擊聲中,Peter感到漸漸承受一股擠噬的壓力,她到達高潮了, peter 道 "Amanda, 你老味, 扮正經, 你正淫婦, 我乜都發洩夠, 好耐無吊女人了, Amanda姐, 你個臭西真係好吊。

幾乎同一時間,peter仔腹肌繃緊,排山倒海般的射精, 隨即熱流湧出,全身也就輕鬆了。 Amanda只感到一陣滾燙,氣若柔絲:「你好能勁呀……」, 你個衰仔, 射咁多精, 一定谷左好耐, 無同女人做愛好耐定喇! 下次要同你玩激D, 我要著吊帶黑絲引死你, 天天和你吊到飽! 搞到你精盡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