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锁杀手之二诱色无常~结局(一)

2017-05-05     WoKao     檢舉     收藏 (2)

本文最後由 DHBlock 於 2010-3-26 11:04 編輯

接上一個帖子~~完全沒想到這個這麼大~~害我又分新帖子~

……

"涯……"

柔媚不似男子地熟悉嗓音突然在天涯的耳邊升起,近乎本能地,天涯的身子反射性地往後躲去,卻赫然落到了一個柔軟而熟悉的懷抱中,揚起頭,上方是燕紅迭隱含擔憂卻又似乎帶著一絲異樣的絕美容顏。

這樣的天涯……好可愛……

和平素那個溫吞如水卑微得讓自己心疼的天涯比起來,此時的天涯真的好可愛……

"主、主人……"

感覺到夾雜著甜香得熱氣輕輕的吐在自己的耳畔,饒是正處於驚慌當中,向來害羞的天涯還是忍不住漲紅了臉,燕紅迭雖然經常毫無預兆將自己壓在身下,但像這種曖昧而安靜的姿勢卻很少出現,而且……儘管天涯心甘情願地被這個少年壓在身下,但是……這麽軟弱的姿勢……

"涯好可愛……"

隨著燕紅迭低低柔柔地含笑聲音,一隻手已經不安分地摟在了天涯性感瘦削的腰身上,並緩緩地移向下方的小腹……只是,燕紅迭沒有想到的是,向來在這種事情上順著自己從著自己無論身體多累都迎合著自己的天涯竟然猛地抓主主燕紅迭的手腕,從剛才的驚恐中稍微平靜下來的雙眸滿是複雜之色。

不過,眼看著燕紅迭目光一冷,察覺到自己失態的天涯立刻慌亂地從燕紅迭的懷裡爬起,顫抖著身子跪伏在地,同時微弱而堅定卻又暗含羞澀不安得聲音從天涯凌亂的黑髮下低低地響起。

"主人……您想怎麽玩天涯都可以,不過……請您先把天涯綁上行嗎……求您……主人……先把天涯綁上……"

"……你是叫主人伺候你嗎……"

完全不明白天涯為什麽會這樣,慾火上升的燕紅迭顯然脾氣不受控制。

"不、不是的……"

聽到燕紅迭妖冶卻又冰冷的迷人嗓音,天涯猛地一震,慌亂地從地上爬起,從柜子里翻出一副合金手銬將自己的雙手死死地拷在身後,然後不敢讓燕紅迭多等,便重新跪伏到燕紅迭的面前,又掉轉過身子,將自己性感的臀部在燕紅迭的眼前高高抬起,用拷在背後的雙手用力地抓緊自己的臀瓣向兩邊狠狠掰去,直到一絲疼痛之後,感覺到熟悉的粘稠液體順著自己的股溝緩緩下流為止。

"你搞什麽啊?!"

驚愕地望著眼前慘不忍睹的紅漲小穴和正緩緩下流的鮮紅液體,燕紅迭一時不禁怒極,他明知道自己討厭血的不是嗎?!

一腳將毫不反抗的天涯踢倒在地,燕紅迭轉身離開房間,毫不理會身後近乎絕望的哀求聲……

"該死的!你給我差不多一點!你看看你像什麽樣子!你可是殺手耶!你……你……"

"出去。"

"天涯!!!"

混蛋!這個家夥!!!

向來火暴異常的高大男子幾乎是費盡全身力氣才使得自己的拳頭沒有狠狠地朝眼前的可惡男人身上落下去,冷靜!冷靜!自己一定要冷靜!該死的……要自己怎麽冷靜!!!望著整個人都虛軟得不成人形的天涯,燕青雲真怕自己在盛怒之下會將眼前這個無視自己存在卻又輕而易舉操縱著自己全部心神的可惡男子易拳打死。

自己怎麽能告訴他!自己只所以把他關在地下室,自己的弟弟之所以沒有來看他,是因為紅迭他已經被綁架了,而且……綁架紅迭的人就是"滴血"的現任主人──一個自稱為驚離的人,看到那些驚離傳過來的電子郵件里的圖片,大哥現在正處於瀕臨修羅的恐怖狀態,要是被他看到天涯,燕青雲相當懷疑這個樣子的天涯會不會在一瞬間便成為屍體!

冷眼望著摔門而出的暴怒身影,天涯仿佛一個沒有靈魂地玩偶般僵硬地轉過頭來,多久了……一天……還是兩天……又或是更久……不知道,自己只知道那個人毫不猶豫消失再自己眼前的模糊身影越來越遠,無論自己怎麽哭喊哀求……那個人都不曾回頭……無論自己怎麽的哀求……

以前……無論他怎樣發火,無論怎樣任性,都不曾讓過別人來碰自己的身體的!而這次……

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得憔悴面孔再也無法維持在燕青雲面前的冷漠空洞,大顆大顆的淚水順著天涯愈加瘦削的俊美臉龐緩緩地落下,軟弱……好象自從自己遇見那個少年,自己才知道軟弱的滋味,才知道原來軟弱的滋味是這麽的苦澀這麽的不甘心卻又這麽的絕望而無力,原來被人拋棄的滋味如此讓人心痛,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少年在自己的面前冷冷離去,自己什麽都做不了……自己能夠做的,自己已經全部都做了啊!即使自己像狗一樣跪在他面前哭著哀求他……他也不曾回頭啊……

好冷……

全身都冷得發顫……

冷得自己好像逃進一個漆黑得洞穴里,蜷縮著身子無力地舔著自己心底的傷口……

好殘忍,他為什麽不殺了自己,為什麽不讓殺了自己呢,對於殺手來說,死亡是一種再溫柔不過的事啊……沒有痛苦……沒有絕望……

自己好後悔,自己為什麽把自己的一切把自己的心乃至靈魂都親手交給了那個少年,為什麽不給自己留一絲選擇的餘地,為什麽不給自己留一絲可以逃避的空間。

離開……

自己可以離開他去過新的生活嗎……

自己連靈魂都送給了那個少年啊……

一個人……失去了靈魂……

還可以活下去嗎……

還可以嗎……

……

也許,自己可以試一試……

……

天涯!!!

望著走廊里一連串七扭八歪倒在地上的黑衣保鏢,終於在外面發泄完怒火的燕青雲不禁驚呆了許久,他……走了……

自己竟然忘了……他是天涯,傳說中的天涯,無家無根無欲無淚的殺手天涯……

傳說中的……

也許,自己真的忘了吧……

在這個世界上,能關住他的人只有自己的弟弟……

"天……天涯……"

雖然早預料到天涯很快就會來找自己,但驚離卻萬萬想不到眼前這個狼狽到極點的無力男子就是自己所熟悉的天涯。

凌亂不堪的半長濕發,沾滿泥水的黑色風衣,慘白得沒有任何血色的俊美容顏,仿佛失去靈魂般空洞無神的陌生雙眸……驚離從來沒有想過天涯會這樣狼狽這樣脆弱的模樣站在自己的面前,簡直就像一隻被主人丟棄的流浪犬,不知道該去哪裡,也不知道哪裡是自己的歸屬。

"離……我已經知道了……是你做的吧……"

嘶啞發澀卻沒有任何悽苦的平靜聲音令驚離愣了愣,反應過來之後,臉色一變的驚離立刻氣急敗壞地將無力地靠在門框上的天涯一把抓進屋裡按到椅子上,隨即令大廳上的眾人退下,並命人準備熱茶和乾爽的衣物。

"放了他吧……我……"

"你給我閉嘴!!!"

暴怒地打斷天涯無力地話語,驚離幾乎處於暴走的邊緣,這個家夥……這個家夥簡直瘋了!!!

"……算我求你……"

"天涯!"

瞪著雙眼無神卻異常堅定的天涯好一會兒,驚離才壓下自己即將爆發的怒火。

"好……我倒要看看你為他付出那麽多,他到底能為你付出什麽!"

"離……"

"天涯……你真的不想知道你在他心目中到底處於什麽樣的地位嗎……真的不想知道嗎……涯……至少你要知道你愛的那個人值不值得你愛……你難道不想知道他可以為你付出多少嗎……涯……我們來做個遊戲……如果他真的可以為你付出……從今以後……我不再管你們的事……怎麽樣……"

靜靜地望著下意識地皺起眉的天涯,驚離知道,對於天涯這樣一個根本未經歷多少情感的男子來說,自己的提議他根本無法抗拒,沒有哪個人能拒絕這樣的提議的……驚離相信,天涯也不例外……

他……很想知道在那個少年心中……

他到底是怎樣的地位吧……

很想吧……

真是……

異常美麗的生物呢……

美麗得……讓人不自覺地想要將他死死抓在手裡……

……

男子修長白皙的手指順著少年蒼白冰冷的柔軟臉龐柔柔地滑過,輕輕地落到少年微微起伏的柔弱胸口,仿若無意地刮過那雪玉般柔潤的肌膚上刺眼至極的累累傷痕……凝望著眼前因疼痛而下意識微微皺起秀眉的好看容顏,桓低低地笑出聲來,明明如同紳士般溫和優雅的的笑容莫名地泛出一絲讓人難以察覺的殘酷,真想不到這個嬌生慣養曾經只會哭泣的小少爺居然為了那個寵物真的不顧一切地到"滴血"來要人……呵呵……真是期待接下來的戲碼啊……

不知道那個向來寵愛弟弟的大哥什麽時候能過來呢……

燕紫天……

我……永遠都忘不了你帶給我的一切……

永遠……

……

緩緩地站起身來,桓臉上的笑意更濃,不過,桓十分清楚,自己已經到了該離開這裡的時候了,一旦被"滴血"的人發覺有外人潛入,也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當然,離開之前,要做些什麽才可以……

果然,桓剛剛離開這間屋子幾分鍾,幾名面無表情的彪壯大漢便推門而入,同時後進來的兩名大漢拖著一名渾身是血只能勉強看出面容的昏迷男子,此時,遠在另一間屋子,只見牆壁上的大型顯示屏輕閃一下,便清楚地出現這裡的全部情形,顯示屏前面,自然是觀看到燕紅迭身上的傷痕之後臉色有些微變的天涯和面不改色的驚離。

雖然只有畫面沒有聲音,而驚離也未做任何解釋,但憑天涯的智商還是輕鬆地想到被兩名男子拖進去的人是自己的替身,只是,天涯不明白驚離到底想做什麽而已,不過,天涯沒有想到的是,沒有聲音並不是驚離做的,而是離開不久的桓在監視器上做了些手腳,實際上連驚離也頗為困惑聲音怎麽會突然出問題。

由於聽不到聲音,也不明白為什麽驚離到底要做什麽,天涯只能耐下性子看著顯示屏里的一切,見幾名大漢將昏迷的燕紅迭叫醒的時候並沒有用冰水或太過粗魯,天涯終於開始有些放心。

看著甦醒過來的燕紅迭只是淡淡地看了渾身是血的"自己"一眼,便掙扎著站起身來,習慣性地扯出一絲任性而高傲的耀眼笑容,筆直地迎著眼前的幾個人,然後開口說了些什麽……

雖然不清楚之間的對話到底如何,但隨著燕紅迭緩緩退去全身的衣物,爬上早已準備好的高度恰好到達幾名男子腰下位置的小圓桌上,緩緩跪伏下身子,將雪臀高高翹起,天涯赫然明白驚離到底在用什麽方式來做這個遊戲。

眼看著臉色大變的天涯本能地起身,深知即使虛弱得不成樣子的天涯也絕非幾個屬下能夠攔下來的驚離瞬間離開座位攔到了天涯的面前,見天涯的目光由悔恨轉為絕對冰冷,驚離知道,自己的做法徹底激怒了天涯,但是……他決不能允許……決不能允許那個站在鐵血世界頂峰的男子……曾經與自己將黑暗世界踩在腳下的冷酷搭檔……成為一個少年的……奴隸!甚至……應該說一個比奴隸還下賤淫蕩百倍的一條只會討好主人的狗!他決不允許!

"嗯……"

眼看著天涯抬手抓向自己的左肩試圖將自己推到一旁,早有準備的驚離本能地微微側了一下身子,然後一把扣向天涯的右腕,只是,自以為只要扣住天涯經脈就好的驚離卻沒有想到天涯的手突然微微一偏,竟然反手抓住自己的手腕,就在驚離臉色大變時,只見天涯眼神愈冷,手下用力,毫不留情地將驚離的手足足扭了360度,進而一腳踹在驚離的小腹,令臉色慘白的驚離轉眼跪伏在地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天涯從自己面前離開……驚離不確定剛才天涯是否是大意,向來動手冷血無情的天涯竟然沒有踢中自己的肝臟部位……

艱澀地抬起頭,更令驚離訝然不解的是,顯示屏上,並沒有出現預料到的場面,向來以服從命令為第一原則的幾個屬下竟然臉色異樣地望著一絲不掛的燕紅迭,似乎碰到什麽為難的樣子,而目光為難中又帶著一絲不解與驚異……

門,被轟然推開。

屋子裡的幾人剛剛看清來人模樣便被狠狠地推到一旁。

跌撞闖入的天涯望著依舊保持著那樣羞恥姿態的柔弱少年,腦海霎時一片空白,怎麽會……

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

天涯很想告訴自己,是自己看錯了……可是……可是……

眼前少年雪白如玉的雙股之間,那原本該是未經觸碰的私秘之處,分明是幼年時被粗暴交合的痕跡,雖然淺淡,但那分明是撕裂的肌肉被縫合後的痕跡,在螢幕上雖然看的不慎清晰,但到了近前,任誰都會明白幾個一直被訓練什麽叫服從的幾個高大男子為什麽會露出那種遲疑的神色。

以前……自己以前明明也服侍過他沐浴更衣的……

自己怎麽會沒注意到……

不對!

下意識地回想起自己服侍他沐浴更衣的情形,天涯猛然明了,他……一直都不露痕跡地……不露痕跡地隱藏著他最慘痛的痕跡啊……

而為了自己,他寧願再次重溫那次幼年的噩夢。

難怪……難怪燕家的人都那麽寵他,那明明已經超越了正常的寵愛……難怪不管他要什麽家裡都會為他找到……難怪無論他做什麽都沒有人怪他……

"主……主人……"

"滾!不要碰他!"

一件銀灰色的外套如雲般罩在全身都在瑟瑟發抖卻不是因為憤怒恐懼而是因為絕望而本能顫抖的赤裸少年身上,渾身都散發濃重殺氣的燕紫天用力地將包裹在自己外套里的柔弱弟弟死死地摟在懷裡,從門外追進來的數名殺手怔怔地望著滿身是血剛剛從外面硬闖進來的瘋狂男子此時靜靜地站在那裡,仿佛摟著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一般摟著自己的弟弟,眼中……赫然浮動著薄薄水光。

該死!該死……本來以為要等幾天才會發生意外,但沒有想到現在就……是自己的錯!自己怎麽會苯到把自己的弟弟交給別人來保護,自己怎麽會這麽蠢……自己究竟要犯多少次相同的錯誤……自己究竟還要傷害這個弟弟多少次……

自己……怎麽會把弟弟交給別人……

盛怒之下自責之餘的燕紫天根本連一眼都不看無力地跪了下來,顫抖著青紫色的嘴唇似乎想說什麽,卻又什麽聲音都發不出來的絕望男子,便抱著全身都蜷縮在自己懷裡一言不發卻不斷發抖的燕紅迭,毫不猶豫地離開屋子,只剩下一群望著跪在地上的天涯不知該不該攔住明顯和自己前任首領有異常瓜葛的神秘男人的茫然殺手。

"大哥……"

"……"

"別哭……我沒怪過大哥……真的……從來都沒有……"

低頭凝望著勉強露出一抹蒼白微笑,卻拚命抓著自己的衣服澀澀出聲的顫抖少年,燕紫天無意識地將手臂用力收緊,某種東西……仿佛在心底靜靜的融化。

"我知道的,大哥……我知道天涯他遲早有一天會走……我知道的……大哥,我知道天涯之所以會留下是因為大哥,我知道都是大哥做的……我知道的……"

"小迭?!"

沒有人會相信,一直以冷靜孤傲示人的燕紫天會因自己弟弟雜亂無章的幾句話而露出如此慌亂無措的神色,小迭知道了?不可能……自己已經很小心了……小迭怎麽會知道……

"呵呵……"

低軟地笑了笑,原本天生嫵媚不似男子的絕美容顏赫然浮現出一絲與外貌不符的成熟微笑。

怎麽可能會不知道……自己前一天指著大哥電腦里的天涯圖片說自己想要他,第二天天涯就來刺殺自己繼而成為自己的性奴……這根本不是巧合可以解釋得通的吧,只是自己知道大哥因為愧疚所以拚命地想補償自己,所以自己也就裝做一切都理所當然的接受下去……

"小迭,告訴大哥……你……是不是真的愛上他了……"

慌亂過後,平靜下來的燕紫天柔聲問道,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淡淡的堅定,只要弟弟喜歡,把那個天涯一輩子鎖在弟弟身邊也何妨,自己可以讓他一夜之間成為弟弟的性奴,也可以讓他一輩子都逃不了,無論……要付出怎樣的代價或過程有多麽的艱難。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想他死,不想讓他死……可我不想要他,因為心會好疼……大哥……心好疼的……原來愛上一個人之後心會好疼的……我不要他……我不愛他……我不想看到他……心……真的好疼……"

"小迭……"

是大哥做錯了嗎……

是大哥不該把那個人送到你身邊嗎……

是這樣嗎……

"月下"酒吧。

是燕家附近唯一的GAY吧。

也是燕青雲唯一會去的GAY吧。

也許說起來好笑,連燕青雲自己都覺得荒謬,來過這裡這麽多次,自己居然從來沒有和來搭訕的任何男人過夜,自己只是和這些人喝酒,直到天亮……

懶洋洋地靠站在幽暗的吧檯上,身著暗藍色GiorgioAmani閒適外套的燕青雲冷冷地掃視著昏黃的燈光下各式各樣為求一夜放縱的模糊男人,將一杯混合著少許冰塊的伏特加一口全部灌進嘴裡,全然不在乎從唇角滲出的冰涼液體眨眼間消失在上身價格不菲的外套上,看得年輕的調酒師不禁無奈地皺眉,vodka在洋酒里度數相當高的了,沒見過有人敢這麽喝的。

不知什麽時候進到酒吧里的俊美男子掃了一眼酒吧里的眾多人影,徑直向吧檯前的燕青雲方向走去,身上所散發出來"生人勿近"的冰冷氣息足以無聲地警告所有對自己眼睛發亮的眾多客人。

似乎察覺到了什麽的燕青雲緩緩地抬起頭,只瞥了一眼已經站到自己面前的冷漠男子,右手的拳頭便在理智之前沖了過去……輕鬆地抓住明顯已有些許醉意的燕青雲沒有多大力氣的拳頭,天涯冷冷地將雙眼泛紅大口喘息的燕青雲按到了吧檯旁的大理石柱子上,同時用另一手抓起吧檯上一杯剛剛調製好的加冰雞尾酒毫不猶豫地淋在了燕青雲的臉上,然後,一把撕開自己的領子,露出曾烙下少年無數青紫印子的天生蒼白的優美玉頸,只不過,天涯本該沒有任何痕跡的頸部,此時,在燈光下卻清楚萬分地顯出如同文身一般的一圈烏色的印記,就像一條有三指寬緊緊貼在天涯肌膚上的烏色薄制項圈,若細看,則會發現這烏色的印記分明是以無數細小的奇異圖騰所組成的極其複雜的咒文之環。

瞪著眼前熟悉異常的烏色印記,燕青雲的霎時清醒過來。

"這是什麽,你知道吧……"

"知道不知道都已經不重要了……那東西不久之後就會消失……反正……反正……反正也無所謂了……"

用力地掙脫住天涯的手,燕青雲冷冷地回視著與自己以往所見到的天涯截然不同全身都散發著駭人寒氣的冰冷男子,不禁發出一聲澀澀的冷笑,反正他也離開自己弟弟了……一切都無所謂了……

也好,至少,小迭他不會看到此時的天涯……

不會看到真正的天涯……

不會再傷一次……

……

"說,這到底是什麽。"

呵……

看來真的想知道呢……

見吧檯里的年輕調酒師下意識地想找人回來,燕青雲在天涯出手之前輕聲制止了他的動作,然後轉身凝望著等待答案的陌生男子,這個擁有著男女皆妒的俊美容顏整個人都散發神秘的高貴感的修長男子,那如同海冬青般冰冷銳利似乎可以看穿一切的深邃眼神,那最初將自己的心神全部吸引進去的……就是眼前這個就算是大哥在他面前也無法全身而退的殺手天涯吧……

真荒謬……

為了他,幾乎和大哥鬧翻的自己居然能像置身事外地望著這個人……

"還記得你第一次見到小迭的原因嗎,那個刺殺燕家三少的任務,僱主……就是大哥和我,因為小迭在大哥的電腦里看到你的圖片,他說他要你,所以就有了後來的一切……你記得吧,在小迭的房間裡,那種『酥骨香的味道……我不知道你那時還剩多少理智,不過,你應該能察覺到混雜在『酥骨香里的……"

"藏香?!"

臉色一變,天涯的手不自覺地顫了一下。

"……你果然注意到了呢……不過那就是『藏香,而是『象藏香,『象藏香在藏語裡是『出現在雪山之巔的意思,真品是很珍貴的。那個時候,大哥找到一個叫『撒莫的藏人,那個藏人懂得一種神秘的巫術『御神咒,可以讓一個人完全服從另一個人,而催化物就是『象藏香……不用擺出那種表情,這種『御神咒只可以維持一年的,一年之內不會顯現出來咒文,咒文顯現出來也就意味著咒術的完結,放心,很快的,那東西就會消失的……"

冷冷地望著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臉色慘白到極點的天涯,燕紫雲勉強不讓自己的聲音中帶出歉意,即使一切都是為了小迭,即使……自己從來都不後悔為了自己的弟弟做這件事,但燕青雲對天涯依舊一直無法完全釋懷。

"好了,你知道了,想報復的話儘管來,我燕家也未必會怕你的『滴血!"

見天涯整個人都如同被掏空了一切般無力地靠在吧檯上,燕青雲本想讓自己的聲音柔和些,卻不自然地說出違心的話。

而天涯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無力地睜大雙眼凝視著模糊的地面,似乎某種令人不懂的東西刺得眼睛隱隱發痛……痛得要流出血來……

御神咒……

自己和他的關係不過就是"御神咒"的關係嗎……

自己和他一年來發生的一切只不過一個藏人的一個小小的咒術嗎……

怎麽會……

難怪燕紫天總是防備著自己,無論何時都找人跟著自己,他……是知道最清楚的吧……

難怪……

這個印記顯現出來的時候自己的心痛到了極點……

自己在難以形容的劇痛中掙扎了一天一夜……

卻有種莫名的輕鬆感……

似乎某種念頭開始清晰,又不清楚到底是什麽……

就在燕青雲剛欲離開的時候,天涯輕輕地一句話令燕青雲幾近失控。

"主……我是說……我是說你弟弟……現在……"

"混蛋!天涯!我警告你!想報復儘管來我和大哥,你敢碰小迭我一定殺了你!我一定會!"

尚未完全冷靜下來的天涯基於本能,還是一個閃身避開撲上來的燕紫雲,略帶茫然將幾乎陷入狂亂的燕青雲用力地按到了地上,若不是天涯收手收得快,一枚手指般大小的薄刃此時已經從燕青雲左側第三根肋骨上方沒入他的心臟。

"我只想知道他現在怎麽樣!他為什麽……為什麽會……"

"為什麽……你真的想知道為什麽嗎!"

拚命地轉過頭,燕青雲的眼睛幾近赤紅。

"我告訴你,大哥為什麽被稱為商場上的股神,那是因為大哥天生就有超強的第六感,那小迭小的時候,有一次父母出去辦事,讓大哥和我照顧小迭,可那時大哥認為只要小迭有什麽事,他自然可以感應得到,所以就把小迭扔給保姆照顧,和我到外面去玩,等到回來的時候……等到回來的時候……小迭他已經……雖然半年之後我和大哥就把那幾個男人找到殺掉,但原來的小迭已經回不來了……原來那麽溫柔的大哥……也變成現在這樣……聽著,你要找我和大哥怎麽辦都可以!不准去碰小迭!聽到沒有不准碰小迭!不准去碰小迭!"

"我要見他!"

什、什麽?!

"我說我要見他!"

"別發瘋了!"

猛然從天涯放鬆的束縛下掙脫出來的燕青雲不敢置信地瞪著冷靜下來的天涯,雖然已經感覺天涯似乎並不想對自己的弟弟怎樣,但現在要去見小迭!要知道!現在就算是自己要見小迭都要得到大哥的批准!他想見小迭……大哥會殺了他的,而且會用最殘酷的方法殺了他!

"我要見他!"

"不可能!你別妄想了!"

"我要見他,我要現在怎麽樣!無論怎樣我都要見他!"

"你……"

驚得後退了數步,燕青雲錯愕地瞪視著跪在自己面前的天涯,幾近呆滯,整個酒吧如同死了一般靜得出奇,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固在這個跪在燕家二少面前的神秘俊美男子身上。

怎麽可能……

一直以來對除了小迭之外的人從不理睬、連話都懶得和自己多說一句的天涯……居然……

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跪在自己的面前……

他……

"起來啊!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跪我也沒用!"

等回過神來,從未感覺到被人下跪是如此窘狀的燕青雲手忙腳亂拽著紋絲不動的天涯,又驚又怒還有莫名的難堪,他想干什麽,他是故意讓自己難堪的嗎?!

"起來啊!"

"……"

"聽到沒有!你跪也沒用!"

"……"

"我沒小迭那麽有魅力!你不閒丟臉我還閒丟臉呢!"

"……"

"有本事去跪我大哥啊!"

"……"

"你……你到底想怎麽樣啊?!"

"我要見他!"

"我說了不可能!"

"……"

"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