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的淫獸

2016-06-06     檢舉     收藏

我出生不久後, 父親在一宗交通意外不幸過世. 遺下母親和我們姊弟三人. 母親雖在銀行工作的薪俸也不差, 但獨自挑起這頭家也甚感吃力.

直至姐姐們出外工作後, 家境才比較好轉.

故事起始於大約一年前. 大姊那年二十五歲, 比我足是大了九年之多. 巳外嫁了兩年多. 因她在故事的第二篇才出場, 所以暫不多作介紹.

二姊則比大姊小兩歲. 在一所學校任職音樂老師. 身材不高, 但非常均勻. 屬於嬌小玲瓏一類. 挺直的鼻樑加上一張清麗的臉孔, 可也是一個小美人.

她十分酷愛音樂, 從小時候已夢想能成為一位出色的鋼琴寅奏家, 其它的東西對她衹是次要, 包括男孩子. 雖已二十來歲, 從未有結交過親蜜男友.

母親因工作關係, 所以對我這老么管教不算太嚴厲, 但我本也不是一個太壞的孩子. 直至在電遊中心結交了肥龍. 這傢伙剛到十九歲,

是個不折不扣的不良少年. 他最愛在它人面前炫燿自己的性愛史. 雖則我也並非純品至完全相信他所吹虛的, 但只要他所述的夠剌激夠新鮮, 已令我聽得過引.

一個喜聽, 一個愛說, 久而久之, 他已成為我之最佳損友. 他最多提及的就是他的妞兒的胸部. 妞兒A乳房如何巨大; 妞兒B的乳房如何富彈性;

妞兒C的又如何如何. 日久薰陶下, 我逐漸對女性的乳房產生非常濃厚的性幻想, 街上或校中之女仕們的大胸小胸都成為我的視姦對像.

從前的純小子巳逐漸蛻變成一條小色狼

那年的夏天比平常早來. 五月巳很炎熱. 街上的女仕們都穿得很薄很小. 伶瓏浮凸的身材皆表露無為. 尤是那些穿上緊身上衣的女體尤其誘惑,

胸前雙峰在薄薄的衣布內都像是要破衣而出. 看得我真想撲前狠狠的摸上一把.

因母親喜歡呼吸清新空氣及家境好轉, 不久前一家遷往寂靜的郊區居住. 郊區屋子一般都較城市的大. 我家也不例外, 屋前後均有庭院圍著,

與最近的鄰房相隔也有一段距離. 雖住處較僻, 但二姊就教之學校距家也不是太遠, 所以總能比我早些回家. 這天也不例外,

站在家門前己聞得一遍遍之鋼琴聲從屋內飄出. 進屋後只見她一人坐在琴前.

我說了一聲 :「二姊, 我回來啦. 」

就急從冰箱取出一瓶凍飲, 想將被回家路上所見的美乳而逼起的慾火降溫.

還未灌進口中, 耳中卻傳來二姊的聲音. 「小弟, 過來看一看這琴譜. 這是我花了數月之漚心新作呀. 」

我雖也略懂鋼琴, 但並不十分熱愛. 在不甚願意下慢慢行近她的身後. 取起那琴譜瞥了數眼. 其實心中對其也不甚了了, 隨口說道 :「很了不起呀.」

二姊聞言後面露得戚 : 「真的嗎? 小弟真懂說話. 站著不要動. 待姊現在就給你彈奏一曲吧. 」

其實如能選擇的話, 我是情願回房中打一回手槍. 但不想逆她之意, 口中道 :「好得很, 請大鋼琴家贈小弟一曲吧. 」

於是那也不知是好還是不甚好之樂聲已開始飄進耳中.

琴聲雖不斷傳來, 可是我腦內還全是剛才在途中所見的巨乳和美乳. 在胡思亂想中, 我的目光無意識地隨著二姊彈奏之手在琴鍵上游動. 突然,

一道美麗的乳溝影進眼廉內, 這可立時把我從胡想中扯回.

定神下, 再看清楚. 沒錯, 一條極之誘人的深溝確是已從二姊的衣領下露出. 雖然立刻醒覺應把視線移開, 但女性乳溝的吸引力對我實是無可抗拒.

我的眼睛就像遇上強力磁石, 再也不能移動.

二姊今天穿的襯衣之V形領口不算太低, 但由於我的視線是從後上方瞰臨胸前, 乳溝頂部還是偷偷地跑了出來. 我望著這雙我以前沒多加註意的乳房,

發覺二姊擁有的雖不是一對超級豪乳, 但這刻看來卻高挺非常. 由於襯衫的布質薄而軟, 胸圍的局部輪廓也若隱若現的從衫布內透現出來.

這偶然的誘惑, 竟觸發了我日後對親姊一發不可收拾的慾念.

像探射燈般, 我的目光在二姊的上身來回掃射. 果然被我發現到當她的手臂隨著按琴姿勢擺動時, 隅巳可從袖口腋窩間窺見那淺藍色胸罩.

雖然只是罩側一小部份, 但在這慾火高漲的時刻, 已甚具挑逗性.

不知不覺中, 我的右手巳插入了褲袋內捏弄著那巳勃起的陽具. 越是看下去, 慾火燃得越熾. 腦中驟然幻見自已的雙手從後按落二姊的胸前,

大力握弄那兩雙堅挺肉乳. 就在此刻, 一極度低沈的琴聲將我從淫思幻夢中驚醒.

原來二姊巳將她的新曲奏完. 回頭問道:「怎樣, 好聽嗎?」

當她看見我滿臉通紅, 續奇怪地問 :「噢!小弟你很熱嗎?」

為避免她看見我褲檔前的醜態, 我立刻轉身向浴室衝去. 邊答道 :「沒事, 只是肚子有些痛. 」 最後還補上一句: 「姊的新曲真是一流. 」

心中說的卻是 「姊的奶子真是一流. 」

關上浴室門後, 我抹了一個冷水臉, 嘗試將慾火降溫一下, 還是沒用. 二姊那雙高隆的美乳在我的腦海內就是揮之不去, 愈想下去, 袴下就愈脹得難受.

非要把這把慾火釋放出來不可. 從褲內掏出脹硬的陽具, 一股只坐在馬桶上自瀆起來.

套弄了十來次後, 望見置於近側的洗衣欄, 忍不著站起走近揭開欄蓋. 翻尋片刻, 已然見到要尋找之物, 一件黑色蕾絲胸圍.

母親看來是不選會用這種款式, 推想這胸罩定是屬於二姊所有. 將柸罩放近鼻子前一嗅之下, 竟有淡淡的殘香飄進鼻來. 想到現在所嗅的,

就是二姊的乳香時, 我的陽具被剌激至像快要脹裂. 急不及待將其中一個杯罩覆蓋在脹大的龜頭上慢慢的磨弄, 同時幻想著陽具在二姊的兩團肉球內壁中進出著.

陣陣的快感從龜頭上傳進腦中. 祇一陣子, 興奮情度巳到了沸點, 手掌一下只加力隔著杯罩壓按著龜頭, 精關一開,

我的陽精第一次為自己親生二姐姐的美乳噴射而出.

此後, 二姊的胸圍及內褲便成為我的自凟工具. 性慾高漲的晚上, 甚至會射上二, 三次多才能入睡. 日間見到二姊時,

單是想及那刻緊貼在她那雙奶子及陰阜上的內衣物都曾染滿我的陽精, 這念頭也夠使我的陽具脹硬上半天.

隨著日子的過去, 我對二姊肉體的渴求並無下降半分, 反倒是不斷地加劇中. 這夜我一面嗅著由胸罩傳來的乳香, 一面用一條湖水綠色的花邊內褲套弄著肉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