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處女媽媽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8)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了潔白的窗簾,在潔白的窗簾旁,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倆腿大開,陰部還不時流出陣陣的男精。一個只有十七。八歲,趴在那婦人的身上。兩人好像死人似的一動也不動。又好像激戰過度全身癱瘓昏睡過去。

為什麼兩個年齡相差這麼多,會雙雙躺臥在一張床上。嘿。。。。嘿故事開始啦!

在我未出世就家中的父親就已經亡故。我現在和媽媽一起生活,媽媽是一個醫生,我們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

我們的家有四個臥室,一個大廳,一間浴室,一個洗手間,一個廚房。

隨著年齡的增大,我常常感到一種難耐的燥熱,大雞巴也會常常自動勃起,我媽媽雖然38歲了,但風韻猶存,古典的鵝蛋形臉蛋,彎彎的柳眉,筆挺的小瑤鼻,紅潤的小嘴,高聳飽滿的雙峰走路配合翹挺的圓臀,修長圓潤的玉腿,走在路上經常讓交通事故頻繁在她身邊發生,不小心撞上電線竿啦,開車不看前面撞到行人或與對面迎來的車接吻時常發生。而媽媽在我面前也不會顧忌太多,經常在我的面前穿著睡衣跑來跑去,還和我嘻笑打鬧。面對這樣光彩照人的媽媽,我便愈加的慾火中燒,而且在我的心裡還暗自有一種恐懼,我知道人越來越大,終究是要分開的,可是我真的不想,不想和媽媽人各一方。

有時候,我會眼巴巴的望著媽媽,問她:「媽媽,我們能不能永遠生活在一起,不分開呢?」

媽媽就笑著刮著我的臉:「傻孩子,你長大了就會娶媳婦,那時候哪裡還會記得媽媽啊?」

我便急紅了臉,申辯道:「我才不要媳婦呢!我只要和媽媽永遠生活在一起就行了。」

媽媽便把我摟在懷裡,笑道:「傻孩子啊!男人怎麼能不要媳婦呢?媽媽也想和你永遠在一起,可是媽媽不能做你的媳婦啊?」

我便很是疑惑,媽媽為什麼就不能做我的媳婦呢?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我在漸漸的長大,終於明白媽媽為什麼就不能做我的媳婦,但心裡慾火燃燒得愈加旺盛。美艷的媽媽一直是我的性幻想對象。第一次手淫就是幻想從後面抱著媽媽雪白豐膩的屁股抽插而射精的。

在一日夜深時候,我下床如廁時途經書房,無意中發現半掩的書房門內散發出柔和的光線,並傳出微弱的低吟聲。我心想定是媽媽生病了,於是便隨口輕聲往裡問道。

未知是否聲音太小,裡面未見回應,於是便輕推房門察看,當我還道是媽媽因生病累極而入睡了之際,映入眼廉的竟是一幕叫人心神蕩漾、血脈賁張的春宮戲!

「啊呀!」我有點不敢相信眼前情景:

沒想過平日嚴肅守禮、高雅端莊的媽媽此時竟一絲不掛的仰臥於書桌上,身上紫色的上班套裙跟同色系的奶罩及三角褲都脫落到地毯上,巧細膩的玉手一面搓揉著豐滿肥嫩的酥胸,那飽受擠壓的乳肌從五指之間迫了出來,在柔燈映照底下份外光滑、惹人垂涎,巴不得想咬上一口,另一面在輕柔細撫著漲蔔蔔的陰戶。

「啊……癢……癢透了……哼……大雞巴……要……我要呀……」

潔白無瑕的柔軟嬌軀湊合著玲瓏浮凸的身體曲線在扭擺顫抖,雪團般美白的成熟肉臀正朝房門方向放縱舞動,一覽無遺地表露在我眼前。此情景直教我這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心猿神往、目瞪口呆,儘管良心正遣責著自己偷窺媽媽的非禮行為,但心底裡郤又捨不得把目光移離,雖說眼前人是自己生母,但這樣一個絕美淫蕩的赤裸胴體,任誰看了也豈能錯過!

就在此時,媽媽突然發出一聲高八度的嬌哼:「噢……不行……丟……丟了唷……」

只見媽媽腰向上一挺,整個人一陣抽搐,兩片肥臀之間流出了一大逢略帶乳白色的淫水,像江河決堤般不斷外流,沿著書桌面一直流落到地毯之上,連地毯也濕了一大片,股縫間那正用小手包裹著的肥凸騷穴賣力地向前挺著。

這幅淫靡爛慢的景像把我看得連下面的傢夥也不禁劍拔弩張,龜頭漲得一陣苦惱難耐的爆烈感覺前所未有,此時面對這位赤裸橫陳於前、嬌美絕色的成熟艷婦,正是自己對其早已萌生「亂倫歪念」的至愛媽媽?若非僅存的道德觀念以及對媽媽那份敬畏,相信我早早已不能自制地衝進房裡幹出那為世不容的獸行……

我急忙退了出來,那一幕叫人心神蕩漾、血脈賁張的春宮戲已深深映在我心裡,於是我心裡也越來越有了自己的主意。

一天晚上,我終於鼓足勇氣向她要求睡在一起,開始她不肯但我向她撒一下嬌她就不管我了。等媽媽睡著了,我就像小時候一樣,把腳壓在媽媽身上,不同的是,小時候是為了睡的舒服,現在也是為了舒服,但是這是為了小弟弟舒服,我輕輕的搖了媽媽兩下,媽媽動也不動,只是發出深深的呼吸聲。

我把左腳壓在了媽媽的右腳上,小弟弟貼在媽媽的左腿上,只覺得好舒服啊,我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晃動了起來,輕輕的摩擦著,覺得不自己用手舒服多了,不到十分鐘,我瀉了,只覺得好爽好爽,我就這樣壓著媽媽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我有點心虛的看著短褲,怕媽媽知道,但沒什麼異樣,天熱加上風扇吹,早就乾了。

之後幾個晚上我便趁媽媽睡著了壓在她身上來發洩,媽媽也不知道,由於自己不再手淫,每天晚上在媽媽腿上發洩後睡的特別香,媽媽對每天早上醒來都壓在她身上有點意見,但我再向她撒一下嬌她就不再管我了。

一天晚上,我又壓在媽媽的身上,小弟弟在她的大腿上磨來磨去的,手握著媽媽的乳房,輕輕的撫摩著。

媽媽的乳房慢慢變硬了,嘴裡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但她還是沒有醒。良久良久,我覺得後脊一酸,小弟弟一陣急抖,射精了。

但我還是覺得意尤未盡,我再壓在媽媽的身上,但褲襠濕漉漉的,難受死了,我爬了起來,把短褲脫下,往床頭一扔,光著屁股就想壓在媽媽的身上在來一次。

但媽媽突然把左腿屈了起來,我嚇了一跳,以為媽媽醒了,但媽媽照樣發出熟睡的呼吸聲。我仔細一看,原來我的短褲扔到了媽媽的腳邊,濕漉漉的褲襠正好貼著媽媽的腳,她覺得不舒服就把腳屈了起來了。

但這樣我想繼續壓在媽媽身上就不可能了,我想把媽媽的腳放下來,但又不敢大力,怕弄醒媽媽,結果放不下來,急的我滿頭大汗,望著媽媽的膝蓋,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我看著媽媽的膝蓋彎這裡,有了個主意,我把小弟弟伸到了媽媽的膝關節這裡,捅了進去,左手扶著媽媽的小腿,右手扶著大腿,輕輕的把媽媽的腿擡了起來,再稍微用裡往裡壓,這樣夾著我的小弟弟,我再輕輕的抽插了起來。

緊緊的夾著我的小弟弟美腿好舒服啊!我當時想真的做愛也不過如此吧,比壓在媽媽的大腿上發洩舒服多了,看著媽媽的美腿的肉由於我的進出而翻出推入,覺得好刺激啊!

抽插了大概百來下,我有忍不住射了,一陣急促的乳白色精液噴了出去,一小部分噴在了床單上,一大部分噴在了媽媽的另一條雪白的腿上。

我只覺得一陣困意衝上了腦袋,輕輕的放開了媽媽的大腿,或許由於我把媽媽的腿屈的太久了,一放開媽媽就自己把腳放平了,連短褲都沒穿就趴在媽媽身上,像往常一樣睡了。

第二天起來,我發現短褲穿在我身上,還不是昨晚的那條,媽媽用有點怪怪的眼神看著我。媽媽是每天我家第一個早起的,她做完早餐才叫醒我。

我一下子呆了,「肯定給媽媽發覺了!」

不發覺才怪,早上起來有一大堵黃黃的東西腿上和床單上,我又光著屁股壓在她身上。

吃完早餐,媽媽歎了一口氣,對我說:「孩子你要安心讀書,不要東想西想,現在你的任務是要好好學習呀。」

我低著頭應了一聲,媽媽還想說什麼,但沒有說出來,我飛快的吃完早餐就逃也似的去上學了。今天什麼都不敢想了……

連過好幾天都不敢壓著媽媽睡,更不敢打媽媽的腿的主意。但一個星期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憋了一個星期實在是難受。

這天晚上,我估計媽媽是睡著了,我輕輕的碰了碰媽媽,沒反應,我急不可待的壓在了媽媽身上,用小弟弟在她身上磨呀磨呀。

現在我可不敢象上次那樣拿媽媽的腳屈起來做陰道插,等我連射了三次,整個褲襠都濕透了。我發洩完後倒頭就睡,現在我可不敢再壓著媽媽睡了。

剛睡了不久,突然覺得有人脫我的褲子,我迷迷糊糊的睜看眼睛一看,原來是媽媽,我頓時給嚇醒,現在我的褲子滿是精液啊!

我吶吶的說道:「媽……」

媽媽哼了一聲,把一件乾淨的內褲往我光著的小弟弟上一扔,低聲說道:「自己穿起來,也不怕著涼。」

說完就拿了把我那件濕漉漉的沾滿精液的內褲拿去衛生間了。原來媽媽沒睡啊……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偷偷看了下媽媽,媽媽跟平時沒什麼兩樣,看來媽媽並沒有怪我,那就是說,今晚我還可以……

於是今晚,我迫不及待的又壓在了媽媽身上,這次我連試探媽媽是否睡著都免了。因為白天我想過了,我是家裡最痛愛的兒子,學習又令媽媽高興,在學校的表現令媽媽在親戚朋友面前大感臉上有光,媽媽就算不願意,也不會太怪我的。

如果怪我,上次噴在媽媽美腿上的就給她大罵特罵了。果然,我壓上媽媽的腿上時媽媽稍微動了一下,但又隨我了。

我把小弟弟緊緊的貼在媽媽的大腿上,頭靠在媽媽的耳邊,聞著媽媽的氣息,左手摟著媽媽的腰,(我睡在媽媽的左手邊)有節奏的動了起來。

慢慢的,我的手順著媽媽的腰往上摸,慢慢的摸到了媽媽的乳房上,媽媽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手一動「啪」的把我的手打下了。

我再摸,再給打下,我只好老老實實抱著媽媽的腰,在媽媽的豐滿大腿上做來回運動。媽媽也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的任我所為。

就這樣,每天晚上媽媽都任我抱著她,用她的美腿來發洩。

完了再由媽媽下床拿一條乾淨的內褲給我換,髒的拿去泡掉第二天洗,每天我都要用兩條內褲,實在是很煩。

終於有一次睡著後我又抱著媽媽想來,媽媽不給,她低聲說:「今晚不要了,弄濕了沒褲子換了。」

我急了,抱著媽媽低聲說道:「媽媽,可是我難受啊,讓我來吧。」

媽媽堅決不給我,還把我推開了,沒辦法,我只好睡了,但我習慣了每晚先發洩完了再睡,現在這個樣子怎麼睡的著呢,翻來覆去的,小弟弟都把褲子快給漲破了。

媽媽看著我這樣子,以為我不發洩一下睡不著,便說道:「媽咪……用手幫你弄好不好?……」媽媽的聲音發顫,期待嬌羞的眼神誘人犯罪。

在臥室裡,媽媽打開檯燈,將燈光調得很暗,坐在床頭不知所措。我站在媽媽面前輕輕將拉鏈拉下,太害羞了,陰莖軟軟的。都到這地步了,絕不能遲疑。

我鼓足勇氣把媽媽的手拉過來握住了我的陰莖……

媽媽把頭扭在一邊,纖細的手指圍攏圈住陰莖套弄起來。媽媽指甲修得很整潔,手指的繭皮全部磨去,晶瑩剔透。

溫暖的玉手握住肉棒,白嫩的手指在龜頭上輕輕滑過。如電流一般的感覺從陰莖傳遞到全身,陰莖迅速勃起成棒狀。媽媽驚訝於我肉棒的粗大,不禁轉過頭來,滿臉疑惑的神色。一隻小手只能握住一半,略一遲疑,另一隻小手也加入戰團,兩隻手交替套弄,不一會我的肉棒就青筋凸起,在媽媽溫暖的小手裡勃動。

「寶貝,是這樣嗎?」

「喔,媽媽你做得很好……」說也奇怪,此刻我心理更多的是一種得償所願的興奮,媽媽套弄一陣比一陣銷魂,鼻尖上已有細小的汗珠,我卻是半天也沒有射精的慾望。「媽媽,我想在你腳上弄……」

「那麼多名堂?真是的……」媽媽羞澀的瞟我一眼,神色有些奇怪,但還是將身子往後一仰靠在床上。

我握住媽媽白皙的玉足拉到自己面前,肉棒在光滑的腳背上摩擦,劃出一個又一個帶著粘液的圈。好美好嫩的小腳,怪不得古人管女人的腳叫「金蓮」。皮膚薄薄的又白又嫩,皮下的青筋隱約可見。

我把媽媽柔嫩的腳掌併攏夾住陰莖,作抽插動作。腳掌的紋路摩挲著包皮,快感一陣比一陣強烈。媽媽怕癢,輕輕嬌笑著把腿收回,我又頑強的抓住腳腕拉回來。

龜頭在一根根纖細的腳趾縫處竄來竄去,媽媽肩頭笑得亂顫。真想將腳趾含在嘴裡吮吸,但我還不敢。將媽媽的秀足玩個夠,我的龜頭也漲得似乎要爆炸。

往前一步,一隻膝蓋跪在床上,把陰莖伸到媽媽的臉頰上。媽媽知道我要洩了,連忙拿紙來將我濃濃的精液全部射在紙中。

「媽媽,我回去了……」媽媽緊閉著雙唇一聲不吭。我狼狽的逃回臥房大聲喘著氣。一夜之間媽媽的纖手玉足美腿都被我淫慾過,這只是開始,我要慢慢將媽媽的肉體一點一點蠶食,直到擁有整個嬌軀……

幾天之後在我以種種藉口強烈要求下,媽媽每次幫我套弄陰莖都穿上很性感的衣服,一雙手臂和美腿都暴露在我目光下。我們已經有了微妙的默契,一個眼神或一個肢體動作雙方就會走進臥室,媽媽不再迴避我的肉棒,有時候還會癡癡的看著,甚至忘記了套弄。

我一點也不滿足媽媽僅僅是用手,姦淫她美麗的小嘴成了下一個目標。我想到一個辦法,而媽媽今天像芭蕾舞演員一樣將頭髮高高盤起,就如專門要為我口交而準備的一樣。晚飯後時間還早,媽媽還沒換睡衣,穿了一條吊帶裙,凝如雪脂的後背裸露出一大片。腳上一雙小巧的涼鞋,媽媽知道我喜歡她的玉足,特別注意護理,指甲上塗了一層玫瑰色指甲油,異常性感。

我實在等不及,給了媽媽一個暗示就站在她面前解下褲帶。

「哼!那麼急……」媽媽嬌羞的看我一眼,一雙小手同時握在陰莖上。柔軟的手指已經很熟悉掌握中的肉棒,緩緩上下套弄,力道又輕又柔。

「唔……媽媽……」我強忍著將衝動按下去……「媽媽…我有點尿急……」

「去去去……」媽媽知道我想多享受一下她手指的愛撫,故意找藉口!但也沒說破。

我衝進洗手間用手上下套弄,幻想著以各種淫蕩的姿勢姦淫媽媽,已被媽媽挑逗起的肉棒一會就射了。我小心的洗掉殘留液體,又回到媽媽身邊。

「去那麼久?」媽媽有些懷疑。

「漲得難受,半天尿不出來。」我掩飾著,媽媽撲哧一聲就笑了。「去媽咪的臥房吧!」我看著媽媽的嘴唇心中一陣激動。

「咦,今天很難弄出來喔……」媽媽套弄了半天,陰莖倒是勃起了,但那麼快哪裡會再有射精的慾望。經過幾次手淫,媽媽不再像第一次那麼羞澀了,將頭湊近仔細看了看肉棒。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不是已經習慣媽媽的手指了?」我盡量找某種合理解釋。

「實在不行我們明天吧……」媽媽有點想放棄。

「那怎麼行?這樣我難受死了……」

快接近目標了,我心臟跳動的聲音清晰可聞。「媽媽,用你的嘴幫我弄出來吧?」

「小滑頭……不來了……」媽媽嬌羞的表情再次寫在臉上。前幾次我把精液射在媽媽臉上時都故意把龜頭在媽媽的嘴角邊蹭來蹭去,恨不得鑽進去的樣子。

媽媽哪裡會不清楚我想幹什麼,知道我遲早會有這種非份想法,今天終於來了,卻有些慌亂。

「媽媽,你的手和腳都可以給我弄,為什麼嘴不可以呢?求求你了媽媽…」

我不依不饒,雙手捧住媽媽的臉頰,媽媽的頭被我捧得仰起,嘴唇離我的龜頭幾寸之遙。「好吧不過我是第一次幫人這麼弄,你……」媽媽的喉嚨滑動了一下,閉著眼睛小聲的說,那表情可愛極了。

「那媽媽,小心要把小嘴張開……」聽到這是媽媽的第一次,我激動地捧著媽媽發燙的臉將粗大的龜頭擠進媽媽的小嘴,媽媽的嘴角被撐得大開,臉上的溫度驟升,連脖子都紅透了。我扶住媽媽的頭,腰部輕輕聳動,在媽媽的小嘴裡抽送起來。媽媽可能感到有些屈辱,頭微微扭擺卻又被我固定住。

「媽媽,用你的舌頭幫我舔舔!」媽媽盡力張開嘴含著一截肉棒,舌頭在不多的口腔空間裡努力舔舐。龜頭被舔得又麻又癢,很是舒服。舔了一陣媽媽盡量不讓牙齒碰到龜頭,將陰莖往自己口腔深處又吞進去一些,嬌艷滋潤的雙唇在包皮上主動套弄起來。

「喔……媽媽…含得我好舒服……」媽媽的誘惑實在驚人,剛射精不到20分鐘,我又有點把持不住了。媽媽雖然是是第一次為男人口交,靈巧的長舌舔、吸、刮、攪,諸般技巧卻無師自通無不精湛純熟。

嘴裡賣力吞吐,一隻溫暖的小手不時套弄著暴露在嘴外的陰莖部分。儘管我心疼媽媽,怕頂痛她的喉嚨,但在媽媽賣力吞吐的強烈刺激下,還是忍不住抓緊媽媽的頭髮加強了腰部的聳動。

媽媽知道我到了緊要關頭,緊閉雙眼,抓住我的手臂,指甲深深掐進我的肉裡。自己竟然用嘴幫兒子完成射精,幾滴淚水從眼角滲出。這是我射得最暢快淋漓的一次,龜頭剛剛離開口腔就勁射而出,媽媽的鼻子、嘴唇、眼皮都留下我和媽媽合作的結晶。

「媽咪的嘴都快被你撐裂了,告訴你,別想有下次……」下次?下次也許是其他部位了。媽媽張著嘴大口喘息著,口腔裡還有一點殘餘的精液,但媽媽早已習慣我精液的味道,舌頭一卷嚥了下去……

一個月後…………

「媽媽,我想插你的小穴……」

「妄想!」

「那後門……」

「你再得寸進尺,媽咪的身體你哪也別想碰……」

我半跪在媽媽裸露的上身,抓住媽媽一對乳白色的肉球,豐滿的乳房被擠壓變形,中間夾著我的肉棒。肉棒在雙乳中間左衝右突……

小嘴都被我姦淫過了,乳房自然也沒費多少力就被侵入。一次我叫嚷著要吃媽媽的奶頭,媽媽被我點燃起濃濃的母性。半推半就的被我脫去睡衣,當小巧的乳頭舔得堅硬勃起,乳暈變大的時候。我連哄帶騙把陰莖塞進媽媽深窄的乳溝。

那天將精液射在媽媽渾圓的乳房上後,我死皮賴臉的要摟著媽媽一起睡。

「只許這一次!」媽媽拗不過我,依然這樣回答。事實上從此我就和媽媽睡在一張床上,每晚摟著美妙的胴體,還強迫媽媽握住我的陰莖。漸漸的媽媽已經習慣,甚至還很喜歡握著我的陰莖睡覺。

我當然不會老老實實的睡覺,先是媽媽的睡衣再也不用穿了;接著媽媽渾圓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修長白皙的美腿都可以任由我撫摸親吻;再後來媽媽已經願意主動和我接吻,每當我手指觸摸到她的敏感地帶時,媽媽柔軟的舌頭會使勁裹住我的舌尖吮吸。

不過這一切都是在黑暗中進行,媽媽絕對不允許我開燈看她的胴體,小三角褲更是碰都別想碰。媽媽怕我天天射精身體支撐不住,和我約定每星期「做」兩三次。事實上我旺盛的精力根本不在話下,除「預定」的日子,在其餘的幾天內我總是頑強的要求進入媽媽的身體。

撒嬌、耍賴,什麼辦法都試過了,好幾次都感覺媽媽幾乎堅持不住就要答應了。可惜……最終意志還是戰勝了邪念。我不知是該佩服媽媽的定力還是該檢討自己挑逗的技巧,再怎麼撫摸媽媽的大腿內側還是把兩顆乳頭舔得挺立,進入媽媽體內的願望始終落空。

又一次把精液射在媽媽嘴裡後,媽媽依偎在我懷裡。兩隻長腿纏繞著我的下身,手指揉搓著我軟軟的陰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