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商業手段

2016-09-08     WoKao     檢舉     收藏 (21)

我們家族是做生意的,而到了我父母的這一代,家族企業基本就是由我母親

來打理。因為父親是入贅的女婿,因而無權介入,這給父親造成不小的打擊,他

唉歎被人看輕因而成日酗酒。父親在家裡確實沒什麼地位,他甚至不跟我們一起

住,而是住在工廠裡的一間小樓裡。

母親在家族企業的管理上確實很有一套,她把生意做得井井有條,因為她有

她自己的一套辦法來贏得訂單同時打理銷售渠道,這讓我們父親感到更加沮喪,

同時繼續沈溺於喝酒看電視的生活。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公司有半數以上的大額

訂單都是來自非洲。

大學一畢業我就回到了家裡,開始學著接管家族企業。現在,我每天的工作

就是穿著整齊跟著媽媽到公司的辦公樓裡學習如何開始管理公司。

媽媽總是穿著整齊的名牌套裝來上班,而且我發現她一到公司裡就變得冷漠

起來,她可以隨意地把一個員工不用任何理由就給予解僱,同時還跟許多下屬或

者是商業客戶交談,對待每個不同的交談對象她都能表現出不同的情緒和語氣。

不過我還是很高興學到媽媽是如何頗有成效地把事情一件一件解決,她可是這方

面的能手,因為每件事情都如她所願那樣盡善盡美地完成。

有天媽媽沒來公司,辦公室裡就我一個人坐著,當我正在查閱這個月的生產

進度表時,一個黑人忽然闖進辦公室說要找我媽。我沒見過這個人,難以想像居

然有這種走進總經理的辦公室居然不敲門的傢夥,簡直就是破門而入,他以為他

是誰?FBI還是CIA?

我也沒請他坐下,直接告訴他媽媽今天沒來上班,在家裡有點事情。這傢夥

居然沖我眨了眨眼睛,咧嘴笑著說:「OK,那我就去家裡找她。」說完就這麼

走了。

他關上門之後我就覺著有些奇怪,想了半天還是沒有頭緒,於是我就試著給

家裡打電話,問問媽媽這到底是什麼人?哪個星球過來的?他居然要直接到家裡

去找一個大公司的老總而且還不說自己的名字,他倒底是個什麼來頭?

可是電話一直在佔線,我打了很久也打不通,而且媽的手機則一直在語音信

箱。我在辦公室裡坐了一會之後想想還是決定回家看看,這個黑哥們讓我有點不

爽,莫非是黑道上的人物?那我就更得回家看看了,畢竟我們的家的別墅只裝了

電子的防盜系統,除了我和媽媽之外,甚至連一條可以防護竊賊的狗都沒有。

等我到家的時候,發現在我們家門口停著一輛全新的73年福特野馬跑車,

這是什麼?媽媽給我的新玩具?別墅的大門關著,但是我進去之後才發現客廳的

門開著,但是客廳裡沒人,書房、後院的茶室、起居室和廚房裡也沒人,所以我

想媽媽或許在她自己的房間裡,不過門口的那輛車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上通往媽媽臥室的台階,這時我聽見裡面傳來了男人的

聲音,好像在說「謝謝」。這他媽的是誰啊?他又是在跟誰說謝謝?我貼在牆上

順著打開的房門往裡看,那場面頓時讓我狠狠地被電到了。

我看見媽媽披散著頭髮,只穿著黑色的內衣和黑色鏤花三角褲,圓鼓鼓的乳

房從胸罩裡都曝了出來。她比我小時候看見她在沙灘上的泳裝印象來得胖了,只

有她的肩膀稍顯消瘦,不過胸部倒是很壯觀。

棕紅色的大奶頭就露在黑色胸罩的上沿,當她彎腰的時候,腹部已經能夠看

見隆起的一些贅肉;而媽媽的屁股比原來更豐滿了,大腿也多了些肥肉,但是她

的身材在45歲的女性中應該算是保持良好的吧!

我媽媽這會正在像一個女傭一樣用銀托盤和銀茶具伺候那個剛才闖進我辦公

室的黑鬼喝茶,那傢夥舒舒服服地坐在我媽媽臥室的小圓沙發上,兩腳翹在小茶

幾上,一手端著銀茶杯,一手就在我媽媽豐滿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媽媽正在彎腰收拾著散落在茶幾上的小餅乾,她撅著屁股,而黑鬼的手就在

媽媽的屁股上摸來摸去,甚至還用手指插進臀部的肉縫裡挖摳著。

我媽媽深吸了一口氣,笑著回過身推開黑人的手:「別這樣。」

「那我要怎麼樣?」

我站在外面傻愣愣的,就像一尊雕像一樣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等我好不容

易控制住自己,媽媽已經開始了新的一輪「精彩表演」,她笑著扭動著腰肢,款

款走到黑鬼面前,然後一屁股坐到了黑鬼的大腿上,相當淫蕩地分開兩腿,用大

腿根部柔軟的部份在黑鬼的西褲上蹭著,手上還端著放著小餅乾的銀盤,招呼黑

鬼享用:「光喝茶可不行喲!」

「那當然。」黑鬼淫笑著放下手中的玻璃杯,忽然大手攬過我媽媽的肩膀,

我媽媽驚呼一聲,手中銀盤裡的小餅乾灑了黑鬼滿身。

黑鬼張嘴就咬斷我媽媽左邊胸罩的肩帶,隨著胸罩的滑落,我媽媽左邊的乳

房一下子就跳了出來。我雖然已經見過了不少乳房,但是從記事開始,就從未見

過自己母親的乳房,更何況是在這樣的一種場合,媽媽以這樣的一種身份出現在

我的面前。

我媽媽的乳房白皙肥大,不過看上去有些鬆軟,潔白的皮膚上隱隱能夠看到

青色的皮下血管。她的乳暈很大,而中間隆起的棕紅色乳頭堅挺地樹立著,像一

顆沒有糖份光澤的葡萄一樣,不知道吃到嘴裡是什麼滋味?

此時此刻,我感覺我不是在我家的別墅裡,而是在一間西科波拉街的脫衣舞

酒吧裡,而幾英呎開外的媽媽就是酒吧一個普通的脫衣舞女郎,正在按小時收費

地為黑鬼客人服務,只是脫衣舞女郎顯然是不會穿那麼高級的內衣讓人咬斷肩帶

的。這黑鬼也太牛逼了,屬什麼的?

媽媽「咯咯」的笑著,把手上的空著的銀盤扔到腳下的地毯上,摟著黑鬼的

脖子,把自己裸露的左乳貼在了黑鬼的臉上。黑鬼張開大嘴開始瘋狂地舔著我媽

媽的乳房,發出「嘖嘖」的口水聲,媽媽笑著、呻吟著,把黑鬼的脖子摟得更緊

了。

黑鬼舔了一會之後,乾脆把我媽媽的大半個左乳吸進了嘴裡,媽媽仰著腦袋

閉著眼睛,嘴裡輕輕哼著,不知道是舒服還是難受。黑鬼忽然吐出沾滿了唾液光

澤的乳房,伸手把茶幾上的銀杯端起一口喝乾,然後繼續吮吸著我媽媽的左乳。

她的乳罩成了身上一件多餘的東西,所以它很快就被扯了下來扔到了地上,

一對豐滿的乳房如今完全被解放了。黑鬼捧著我媽媽的乳房在手裡揉捏著,像抓

著一個蘋果一樣。

我媽媽媽媽嬌弱無力地依靠在黑鬼的身上,她呻吟著蠕動身體,全身上下散

發出異樣的氣息。媽媽的乳頭在黑人的手中逐漸變得膨脹而硬挺,兩個乳頭像成

熟的果實一樣依附在雪白的乳房上。

我媽媽趴在黑鬼的身上,用嘴叼著他衣服的鈕扣,展現出非凡的舌技解開了

扣子。黑人扭動身子,淫笑著把手移到了我媽媽的下體,他用手揉捏著露出內褲

邊沿的陰毛。我媽媽解開了黑鬼的襯衫之後站來來,跪在地上用嘴試著解開黑人

褲子的鈕扣,解開了鈕扣之後,她像狗一樣跪在地上,咬著黑鬼褲子的邊沿想把

它從黑鬼的腿上脫下來。

「你大有進步啊!繼續幹吧!」黑鬼讚許地摸了摸的我媽媽的頭,我媽媽喜

悅地親吻著黑鬼的手掌。他擡起屁股讓我媽媽更好扯下他的褲子,我看得吞了一

口口水。在用嘴來給別人脫衣服和脫褲子方面,我媽媽展現除了她不為人所知的

專業才能,簡直與她操控公司的能力不相上下。

而黑人緊身的白色內褲裡,他巨大的陽具已經翹首挺立,我媽媽爬到了黑人

的兩腿中間,我知道她要幹什麼,可是我只是很疑惑她會怎樣用嘴為黑人服務。

在接受女人的口交服務這方面,我也是頗有經驗的,但我不確定我所認識的哪個

女孩能比此刻的親生母親更讓我興奮。

我媽媽咬著黑人的內褲往下拉,在這個過程中,她一直像一條狗一樣趴在地

上,高高撅起她豐滿的屁股,兩個乳房就吊在胸前搖搖晃晃。黑人又端起杯子喝

茶,等著媽媽費了不少力氣才把他的內褲拖咬到了膝蓋上。

我媽媽的口技表演正式開始了,她先是親吻著黑人巨大的龜頭,然後沿著陰

莖一路往上舔,不斷發出「嘖嘖」的聲音,黑人讚許地哼出舒服叫聲:「哦……

是的,是的,你做得很好……」

我媽媽在舔黑人雞巴的過程中,時不時地搖搖屁股,彷彿那兒長著一條蜷曲

的尾巴,而作為獎勵,黑人則拍拍她的腦袋。我媽媽把黑人的整根雞巴都用自己

的口水給塗抹了一遍,顯得閃閃發光,然後她用嘴唇把黑人的龜頭給包圍,含進

了嘴裡。

她嘗試著把整根非洲黑香蕉都含進嘴裡,但是直到她皺著眉頭全身發抖地咳

嗽,還有大半根非洲黑香蕉露在外面。這對她的嘴來說體積太大了,她只好把龜

頭含在嘴裡吞吞吐吐,嘗試著從不同的角度舔著,甚至用舌頭反復舔著龜頭上的

縫隙。

黑鬼的身體逐漸變得僵硬起來,他的臉上彌漫著抽了一管大麻之後陶醉的茫

然。忽然,他抓住我媽媽的肩膀讓她站起來,要她保持著直立的模樣,雙手放在

自己腰上,兩腿分開。他脫掉了我媽媽的內褲,用手指在陰毛濃密的三角區上來

回刮擦。媽媽的陰毛數量不多,但是在靠近腹股溝的地方有著明顯的修剪過的痕

跡,我不得不承認,在媽媽的臥室裡,她和在公司裡一樣很敬業。

黑鬼的手指越來越用力地在三角區上像刮毛一樣磨蹭著,他還用手指伸進我

媽媽的陰道挖摳,我媽媽口中斷斷續續的呻吟終於變成了一聲尖叫,她推開黑鬼

的腦袋錶示抗議。

黑鬼笑笑,用手輕輕地摸著媽媽的腹部:「躺下。」

媽媽依言走到床邊躺下,閉著眼睛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之後分開雙腿,她往裡

挪動了一下身體,這樣我就看不到她的臉了,不過從慢慢向上蜷起的雙腿內側,

我能看見媽媽的陰道,兩片單薄而外翻的陰唇,顏色深黑,中間隱隱有一抹桃紅

色的肉瓣。

黑人爬上了我媽媽的身體,我無法看見他的雞巴是如何插進媽媽的陰道,但

從兩人的動作上看,黑人顯然在插入的過程中費了不少力氣。他舉著自己的雞巴

使勁瞄準了半天,期間媽媽睜開眼睛,用手分開自己的陰道讓黑人的雞巴插入,

我能看見黑人的腰往前一送,而媽媽則緊皺眉頭大叫一聲,往後放鬆地倒下。

黑人扶著我媽媽的腰慢慢地用力頂,而我媽媽也開始發出聲聲醉人的呻吟:

「哦……我的寶貝……啊……啊……輕一些……溫柔地對我……我是……你的女

人……」

「寶貝,你覺得舒服嗎?」

「啊……是的,我……我覺得很舒服……啊……我開始發熱……我真的很舒

服……」

我所能看見的就是黑鬼的雞巴在我媽媽糾纏的陰毛中做著活塞運動,她的陰

道緊緊地包裹著黑人粗大的雞巴,隨著雞巴的進進出出,我媽媽的陰道裡開始飛

濺而出乳白色的黏稠液體,這些乳白色的黏稠液體覆蓋在整根雞巴上,隨著黑鬼

動作的加快,我媽媽的愛液從陰道裡湧出來,都流到了肛門上。

黑鬼伏在我媽媽身上抽插了一陣之後,突然停止了動作,看起來他想換個姿

勢,好好享受一下身下的這個女人。

「起來,我們來玩玩別的。」

「呵呵,你真討厭,我都快抽筋了。」

黑鬼把他的雞巴從媽媽的身體裡慢慢地抽出來,她呻吟著輕輕甩著頭,當巨

大的龜頭從陰道裡拔出來時,媽媽舒服地呻吟著。她氣喘籲籲地坐起來,抹了一

把乳房上的汗水摸在黑鬼的臉上,黑鬼笑著把媽媽的手指含在嘴裡。

「快點!」

媽媽把額頭上沾滿汗水的頭髮整理了一下,接著就爬起來,用蹲的姿勢把自

己的身體迎合著黑人的雞巴慢慢坐下,兩腿分開在兩側,長喘著氣讓黑鬼高高仰

起的雞巴慢慢地自下而上刺入她的身體。媽媽仰著頭叫著,不知道是舒服還是覺

得有些痛。

「來吧,要把我幹死你才甘願是吧?」媽媽嬌聲說道。她把黑人的腦袋壓在

自己豐滿的胸膛上,主動運動著身體來迎合黑人的雞巴,肥大的臀肉飛快地抖動

著,打在黑人的結實的大腿上發出「啪啪」的聲響,她的面頰、還有裸露的身體

上飛濺著黃豆大的汗水,看起來媽媽已經是有點吃力了。

黑鬼啃咬著我媽媽烏黑的大奶頭,媽媽痛得「嗷嗷」直叫,但是只要她表現

出不高興的樣子,黑鬼就狡黠地停止了抽動,這讓我媽媽沒轍,只得咬著牙任由

黑鬼雪白的牙齒在自己的奶頭上來回。

從目前的場面上來看,我媽媽就要進入這次肉搏中的不知第幾次高潮了,她

倒顯得更加興奮,背上鬆弛的肉所擠壓出的摺痕都在飛快的運動中顫抖著。

「啊……啊……啊……啊……」媽媽發出哭泣般的尖叫聲,她的大腿在顫抖

著,而身體的動作越來越快。看到我媽媽這般表現,黑人也暫時停止玩弄我媽媽

的乳房和奶頭,用力挺身把雞巴更加深入地刺進我媽媽的下身裡。我媽媽渾身一

震,扭動著把黑人撲倒在床上,她的叫聲和喘息聲讓人毛骨悚然,忽然狠狠地一

口咬在黑人的肩膀上。

「婊子,你幹的好事。」黑人用力地拍打著媽媽肥碩的屁股,媽媽吃痛地叫

著,而身體像一條巨蟒一樣趴在黑人的身上挪動。

我覺得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所以我深呼吸了一口,慢慢地走進媽媽的房間,

媽媽和黑鬼正在忙著做愛,有那麼幾分鐘的時間他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我。

終於,黑鬼看見我了,但是他並沒有覺得吃驚而停下動作,反而是沖我咧嘴

一笑,同時更加兇猛地挺腰操著伏在他身上的女人。媽媽興奮到了極點,她的身

體顯然也已經脫力了,只是「呼哧、呼哧」地喘著氣,說著含糊不清的話語,而

身體的動作明顯放慢了,畢竟她的年歲已經大了。

黑鬼兩手緊握著我媽媽屁股上的兩瓣肉,緊緊地捏著、扯著,我媽媽痛得甩

著屁股,她的眼睛緊閉著,嘴微微張開,過度興奮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忽然她察覺到了什麼,停止了身體的蠕動,扶著床坐起來,轉身看到了我,

驚訝的媽媽一時說不出話來。而黑鬼則更加興奮地扭動著身子,媽媽顫抖的身體

晃動著看著我,而我也看著她。

「你……你在這幹什麼?滾出去!這……這是我的房間。」媽媽憤怒地沖我

咆哮道,完全不顧嘴角還掛著滴落的口水。

我強忍心中的憤怒,一字一句地說:「你這個婊子!」

媽媽喘著氣從黑人身上爬起來,當黑人的雞巴飛快地從她的身體裡抽出時,

媽媽還閉著眼睛享受地尖叫了一身。她赤身裸體地跳下床,晃著汗水淋漓的身體

衝到我的面前,揚手就要搧我耳光。

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推回到床上,媽媽現在渾身無力地坐在床沿上。黑鬼得

意地看著這一切,從背後抱著媽媽的上身,還用手揉捏著我媽媽的乳房,而媽媽

則惡毒地看著我,喘著氣說:「你……給我滾出去!然後把門關上。」

「好吧,我知道了。」我轉身離去,甚至還沒有下樓,我就聽見從媽媽的臥

室裡傳來更加大聲的尖叫聲,然後是不連貫的喘息,媽媽在尖叫著:「繼續,繼

續,我不想就這麼被打斷。」

現在我知道媽媽是如何得到那麼多的非洲訂貨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