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的誘惑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13)

阿姨的誘惑 一、1999年12月30日子芬家

「你能幫忙誘惑我的兒子,讓我這個膽怯的兒子走出自閉,做個真正的男人嗎?」

當淑儀聽到子芬的請求時,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加上子芬情真意切的懇求,淑儀終於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做出

一生以來最難的選擇──也是最能滿足自己和他人的選擇──「好,我答應你," 讓仁飛征服我,做個真正雄起的男人。

二、1998年12月3日天鵝賓館

在一刻鐘以前,淑儀還是一個心灰意冷,不幸的女人,三十齣頭的她本來傾國傾城,精緻玲瓏的五官、清瘦的身材、堅挺的雙峰、渾圓如脂的大腿,修長纖細的小腿、剔透綿長的腳掌,這都在穿著短裙套裝的她身上展現無遺。

特別是那端莊嫻熟的氣質,體現在舉手投足之間,無人懷疑她絕對是個典型的賢妻良母。

但是,彷彿天下最倒黴的事都給她碰上了,丈夫出外拈花惹草,兒子天性頑劣,最後留給她的只是一張離婚証書,父子倆人冷淡離去。

剩下她孤單一人,咬緊牙關,由得出來找工作維生,找上來天鵝賓館做客房服務員。

一刻鐘以後,淑儀已經放下心來,因為她已經得到了這份工作,內容也很簡單:到賓館的寫字樓第10至15層服務。

寫字樓第15層很特殊,由一間公司全層租了,有三個寫字間和一個客房。

公司是做女子內衣生意的,時常可以看到拿著貨樣的職員來去匆匆。老闆子芬是個慈愛可親的四十歲上下大美人,盤髻,帶著沈靜醉人的微笑,常常穿著黑色短裙套裝,露出大半截光滑潔白、柔若無骨的腿,裹著粉光艷射,機理細致的肉色絲襪,顯得成熟而性感,溫柔又大方。

子芬也是離了婚的人,帶著一個18歲左右的男孩,就住在15層那個客房。

三、1998年12月24日

淑儀有點不自在,這並不是因為工作勞累,實際上,淑儀在結婚以前也曾當過服務員,這點工作來說算是十分輕鬆的了。

淑儀坐在休息間裡,本想平靜一下自己的心緒,但一個男孩的張惶的臉孔又不自覺映進心頭,那時子芬的兒子──仁飛的臉。

第一次見到仁飛時,淑儀正穿著短短的服務員套裙,普通的灰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進到子芬的客房打掃整理。

淑儀怎麼也想不到,那位大方得體的子芬的兒子居然有心理障礙,在外人面前害羞的像小姑娘,一說話就臉紅,而且從來不能完整地說好一句話,身體也很瘦,18歲的大男孩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

仁飛很客氣地想跟淑儀說謝謝,但結結巴巴就是說不完整,越說越結巴,臉紅得像關公。

不過,仁飛真的是一個很乖很好的男孩,盡量騰出空間讓淑儀方便打掃,不想其他一些客人,對服務員呼呼喝喝,旁若無人。

以後,每次看到仁飛努力地說話感謝自己時,淑儀越來越覺得仁飛可愛,一種壓抑很久沒有辦法流露的母性關懷越來越湧上心頭,不知不覺,淑儀老在幻想仁飛是自己的兒子,每次見到仁飛時,淑儀都有一種懷抱仁飛,讓仁飛在自己懷裡撒嬌的衝動。

有時淑儀告訴自己,這種幻想是多麼無聊,必須壓抑下去,但越是壓抑,幻想的次數就越多,情感就越強烈。

今天下午,當淑儀碰上放學回來的仁飛時,看著仁飛瘦削的身影,那種母性的衝動更加高漲,淑儀幻想著仁飛一頭扎進自己懷裡,兩體緊緊合一,在難以克制的心潮澎湃中,淑儀突然看到自己懷裡的仁飛用兩隻瘦弱的手輕撫著自己的乳房、臉龐、腹部、大腿、小腿……

仁飛的「小弟弟」突然舉起,鑽進自己最神聖殿堂,享受內壁更熱烈的懷抱……

「啊,我怎能想這些東西,無論是年齡、地位,差距都這麼大,這是不可能的啊!」

淑儀彷彿從夢裡醒來,猛抽幾口涼氣,渾身不自在,避開還是那樣張惶的仁飛的眼光,獨自默默地打掃。離開時,淑儀沒有注意到,仁飛的眼睛死死地

盯住淑儀那穿著裹在柔和灰色絲襪裡面的美腿,就像尋找荒漠甘泉似的渴望……

四、1999年間15層工作間

子芬永遠是公司裡最後一個離開的人,淑儀也必須在5點半公司下班以後去掃整理工作間,這樣用不了多久,兩人就熟了。

兩人本來性格就很隨和溫柔又都是離了婚的人,自然又談不完的共同話題,兩人成了很好的姊妹朋友。

子芬常常把一些作為設計樣品的內衣送給淑儀,淑儀起初雖然有點推辭,但不久也樂意接受了。

這些五顏六色的厘士內衣,倒為寂寞的淑儀增添了幾分自我窺視的樂趣。

令淑儀不安的是,她對仁飛的衝動更加強烈了,而且每次到了最後的關頭淑儀總會幻想仁飛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女人,熱烈地和自己做愛。

「難道我有病?哪個女人不喜歡健壯的男人,怎麼我就老想著和這個弟弟親熱?」淑儀心裡沈重得好像灌了鉛。

在隱約地焦慮中,淑儀的直覺告訴她,每次她遇上仁飛時,仁飛總會有意無意地看著她的腿部,特別是當她穿起那些銀灰色、反射朦朧粉色光亮的絲襪時,仁飛的眼神就更加熱切。在這些時候,淑儀的心裡總有一種又驚又喜的感覺,驚的是事態的發展開始在她把持之外,喜的是多年以來,終於有一個男人被她引以自豪的美腿所吸引。

漸漸地,淑儀已經把穿由子芬送來的銀灰色絲襪當成習慣,盡管淑儀告誡自己千萬不能玩出火,但心裡隱隱約約有種冒險的慾望──或許是自我炫耀吧!

「難道我真的想和仁飛做愛嗎?我真是一個引人犯罪的女人嗎?」無論是在家裡還是在賓館裡,淑儀常常問自己。

但是,每逢進入子芬的客房時,淑儀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角色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她不再是一個服務員了,讓自己心甘情願地暴露在仁飛的眼睛侵犯下,証明自己已經承擔起當仁飛溫順情人的角色;不自覺地對仁飛噓寒問暖,主動地幫送衣遞水,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那麼的大方,又証明自己承擔了一個高貴母親的角色。

而仁飛盡管講話還是結結巴巴,但是說話多了,也流利了很多。但是,那種客氣感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令淑儀有點飄飄然地曖昧和親熱。

這種微妙的格局一直持續著,似乎每個人都洞悉這一種微妙關係,但誰也不肯捅破這層紙。

五、1999年12月30日15層寫字間

「淑儀妹,我這兒有一批剛收到的絲襪樣品,你幫我穿起來試試,看質感如何。

」5點半公司下班以後,子芬依然神采奕奕,向走進來準備整理打掃的淑儀打招呼。

「好啊,我搞好以後就來。」淑儀一想到可以試穿新品牌的絲襪,不經意心頭一樂,笑著回答。

很快整理完畢,走到子芬的辦公桌前面一看,原來是幾款質料相當細膩的新型絲襪,有黑色的、綠色的、肉色的、當然還有她最喜歡的銀灰色。

子芬先自己動手,緩緩地褪下原來穿在腳上的絲襪,露出潔白的腿,然後小心翼翼地穿上一雙新的肉色絲襪,當絲襪完穿套在子芬的大腿根時,簡直是互相輝映,流光四射,嫵媚嬌人。淑儀也慢慢地讓絲襪貼著白璧無瑕地姣好美腿順勢而上,銀色的絲襪映襯著她嫻熟的氣質和外形,更顯素雅高貴。

兩個女人先是伸出四條腿看整體觀感,然後又穿上弧形高跟鞋看搭配效果,互相欣賞評論著這批絲襪,黃銀兩色相應成趣。

談著談著,女人的心裡話又不知不覺的掏出來,兩人乾脆到子芬客房那裡談。

談著談著,子芬把話題引向仁飛,說仁飛最近的自閉越來越嚴重,不僅在外面無法跟人正常交往,而且自尊心也因此受損,覺得自己不想一個真正的男人

開始自暴自棄。子芬說到動情時,眼圈都紅起來,淑儀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女強人這麼動情,想起仁飛,心裡也和子芬一樣難受。

「大姐,難道就沒有治療的辦法嗎?」淑儀試探著問。

「唉,我帶著他看過很多醫院,各說各的,治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治好。」子芬忍不住又開始嘆氣了。

淑儀心裡很不是滋味,握著子芬的手說:

「大姐,你、仁飛和我都已這麼熟了,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盡管說吧!」

子芬看著淑儀,握緊淑儀地說問:

「真的?」淑儀說:

「你和仁飛都對我這麼好,只要我力所能及,我當然盡力幫忙。」

T子芬忽然壓低聲音說:

「淑儀妹,其實大家都很明白,仁飛對你很有感情,這不是一般的感情,看得出,他愛上了你,而且很喜歡看你穿著絲襪時的樣子。你也很喜歡在他面前有意無意地擺弄一些姿勢滿足他的慾望。」

淑儀聽到這,心裡一陣狂跳,既有被發現的羞愧不安,又有一陣莫名其妙的狂喜,似乎等待著一項對她有利的宣判。

子芬繼續低聲說:

「不久以前,我聽說有一個叫『授道者』的神棍很靈驗,就跑到他那裡去替仁飛求診。

結果,我什麼也沒有告訴那個神棍,但那個神棍居然算出了你和仁飛的事。

而且,還說,你和仁飛心靈相契,如果你能引誘他和你做愛,他就會覺得自己很有男子漢氣概,能征服女人,這對恢復他的自信心很有幫助,也可能能夠幫助他走出自閉。我的好妹妹,我也知道這樣似乎很荒唐,但如今好像只有這個辦法了,你能幫忙誘惑我的兒子,讓我這個膽怯的兒子走出自閉,做個真正的男人嗎?」

似乎像天上打了一個雷,淑儀愣了很久,說不出話來,傳統倫常的觀念和母愛、情愛在頭腦裡閃電般地打了一仗,之後就是一片空白,良久,她忽然晃過一幕情景:仁飛在她懷裡,抱著她的大腿抽插。她下體一陣溫暖,終於小聲而堅定地說:

「為了仁飛,我願意。」

六、1999年12月31日下午5點45分子芬家

仁飛怎麼也不會想到媽媽子芬居然說今天有要事,晚上11點才回家,也怎麼也想不到今天淑儀阿姨沒有穿平常的工作套裙,而是穿著黑色透視裝、窄窄的黑色短裙、穿上在日光燈下閃閃發亮銀灰色絲襪,還有絨面的黑色高跟鞋。這一切顯得她既高貴成熟又性感撩人。

仁飛的腦中似乎一片模糊,只知道喝了一杯淑儀倒的水後,突然變得情慾高漲,看見淑儀坐在媽媽的床邊看著一本絲襪行業雜誌,就不顧一切衝了過去,抱著淑儀的腳,狂吻那柔弱無骨的綿長腳面和絨面高跟鞋。

當他嘴唇吻到那質感幼滑、又帶有絲絲摩擦感的銀色絲襪的時候,他通體舒暢,頭腦好像灌了頂一樣頓時又一種從所未有的輕靈和親切,就好像淑儀已經是他的親人。

看著朦朧而光滑的美腿,看著淑儀瞧他一笑,主動優雅地緩緩脫下高跟鞋完全露出被絲襪包裹的弧形腳掌,仁飛已經完全勃起,喘著氣說:

「淑儀阿姨,我好愛你,給我吧!」說完馬上撲了上去,貪婪地抓住淑儀地雙峰忽輕忽重地揉搓,舌頭早已和淑儀的舌頭緊緊相纏,雙腳亂蹬,摩擦著淑儀穿這絲襪的修長雙腿,妙不可言。

淑儀看見只需要在仁飛的水中偷偷放下一粒催情藥就令仁飛如癡如醉,眼看這個心上人在自己懷裡如此滿足,心裡歡喜得不得了,那種長期壓抑著無可發洩的母愛和性愛的混合情慾也噴薄而出。她雙手環繞著仁飛,輕撫著他並不強壯的背,心裡已經覺得很滿足。

雙腳緊緊纏繞著仁飛的腿,配合著仁飛上下摩擦,特別是大腿根部緊貼仁飛的下體和大腿,在絲襪的摩擦作用下,根部又熱又舒服。

這時,仁飛把淑儀的一切衣服內衣全部脫下,只剩下銀灰色的絲襪仍然裹在腿上散發誘人的光澤,仁飛雙手緊握著淑儀的乳房,又摸又揉,淑儀在和仁飛的雙手磨蹭下,美不可言,一邊挺身,一邊發出「唔……唔……」的歡聲。

仁飛忽然擡起淑儀的雙腿,放在肩上,嘴裡吮吸著淑儀玲瓏的腳趾,吻著淑儀的腳掌、纖長的小腿,「小弟弟」提槍上馬,充滿力量,對正花園,用力挺過去。淑儀忍不住更用力扭動,呼吸急促,意想不到的強烈刺激,衝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仁飛並沒有經驗,開始插入有點別扭,淑儀看在眼裡,那種母性的慾念油然湧現,她用手輕撫著「小弟弟」,溫柔地引領「小弟弟」登堂入室,仁飛的「小弟弟」已經深深插進她熱似洪爐的體內。那種感覺幾乎無法形容,就像一陣電流唰地一聲閃過兩人的身上。

淑儀發出呼喊,挺著臀部,邀請著我更直接的征服。淑儀的內壁像慈母迎接久違的兒子,緊緊地吸住「小弟弟」,溫柔地蠕動。

插入的動作逐漸變順暢,仁飛的身體碰在淑儀的身體上的聲音也隨著加快。

在仁飛越來越神勇的抽插下,淑儀雙眼緊閉,享受著這種近乎撕裂的快感,和推進最深處時對著核點的刺激。

同時,仁飛的雙手在淑儀的大腿上來回熱烈撫弄,滑入大腿根內大力揉擦,絲襪輕滑的質感令仁飛體內的原動力越來越強大,也令淑儀整個靈魂也隨著這美妙的合一與身體同舞。

淑儀的雙腳輕撫著仁飛的臉龐,絲襪的摩擦終於把仁飛帶到靈與肉的最高峰,在淑儀體內,「小弟弟」間歇性地膨脹,每一次都有灼熱的液體在淑儀的子宮裡飛散,濃濃的精粹終於完全射出,完成了征服與合一的神聖天職。

剎時間,淑儀像被提到九重天外狂喜,雙腳緊緊地夾住面前這個深愛的年輕人,在得到與付出的歡樂中達到高潮。

七、1999年12月31日7點30分家

授道者說得不錯,仁飛淑儀兩人本位一體,靈肉相通,現在,仁飛在淑儀的懷裡,像孩子一樣睡熟了,淑儀的雙腿輕輕套動著仁飛得下半身,如同媽媽輕撫兒子,同時淑儀也可以享受著溫謦的快感。

如果說,一天以前淑儀還在惴惴不安的話,現在的淑儀幸福得像剛生下孩子的媽媽,像初戀的情人。因為,她終於在高潮的時候聽到仁飛大叫:

「淑儀,你永遠是我的女人,是我最愛的女人。」

這是仁飛18年來第一次能夠完整清晰地說出一句話──男人的自豪令他走出了語言障礙。

睡眠中的仁飛微笑著,不自覺地讓留在淑儀體內的「小弟弟」又開始第二次活動……

離新的世紀已經不遠了,但願人長久──淑儀想著想著,不覺笑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