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海緣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0)

第一回初試雲雨

第二回贈物結歡

第三回面定婚約

第四回緣結法源

第五回醉後被汙

第六回守節自盡

第七回珠還合浦

第八回人間豔福

說明

第一回初試雲雨

詞曰:

鸞鳳喜葉成,鎮日無奈,暮暮朝朝,你貪我婪,歡樂正未艾。攜玉手,並香肩,無非情債。癡男癡女,偏說是情緣情愛。

這一首詞。明明說男女歡樂,乃是情債。而世人偏偏看他不破,皆因女子具有一種最大魔力,使男子不知不覺墮入迷魂陣中。你看那容貌極其美的女子,乃沈魚落雁、閉月羞花,加之善於修飾,雲鬢低垂、畫眉淡掃、淩波三寸、面似桃花。況且那女子的牝戶,軟得如棉,白得如玉,又豐潤又滑膩,又干而且緊,所以世界上的人,無論那一等的男子,沒一個不想那肚臍下的快活風流。就是女子也想要做這種勾當,受這種快活。

閑言少敘。前清有一個風流佳話,真是情海中之奇緣,待在下慢慢的表來。此人姓程名耕生,祖居湖北省襄陽縣東門外。年方十九,父母早亡。只有男女兩個家人,男的喚做錢有;女的姓吳,名叫落花,年方二十一歲,性極好淫,善於嬉戲。隔壁有一家,系寡婦周大娘所居,只生一個女兒,並有一個義女,名叫情娥,是由使女認做爲義女的。同一個老僕王常,在家度日,倒也有些清福。這程耕生年紀雖小,作事也尚老誠,祖上留下百萬家私,自幼豐衣足食,又生得面白如玉,唇紅如朱,神氣充足,清潔爽利。莫說男子中少有這樣俊俏,就是女人千個之中,也難選出一個。平時雖有幾個同窗朋友來往,卻不喜應酬,自己終在書房中攻書。因未娶妻,總想配一個美貌妻子,故平時常把《會真記》、《楊玉環外史》、《武則天如意君傳》細細玩看。

是夜看至更深,因值四月天氣,似乎有些煩熱,走至前面院子。原想去風涼風涼,忽聽得錢有房中如魚吸水嘖嘖之聲,又聽得婦人哼哼的叫:「心肝親肉,我定要死了」。原來耕生於裙下之味尚未嘗過,當時聽了心中疑惑,便把一隻眼睛望內一看。只見燈光明亮,落花仰臥在床上,錢有赤條條的立在床邊,提起落花兩腿,正在那裡浪抽浪聳。耕生見了,似覺立身不祝又見錢有弄得真是有興,約有五百多抽,便伏在婦人身子上,一連親了幾個嘴,低低問道:「心肝乖肉,你肯把這件東西與我看一看麽?」婦人把手在男的肩上打了一下,便罵一句:「臭賊頭,弄也讓你弄,怎的不讓你看?」錢有笑嘻嘻拿了燈,蹲在地下,看這牝戶。耕生在外面看不分明,但見黑漆漆的一撮毛兒。又見錢有看不多時,便把舌頭伸出舔那陰戶。婦人騷癢難當,只拿腰扭,忙坐起身來,令錢有擡起頭,不要舔了。錢有走了起來,把落花一隻腳舉起,將那話兒盡根插入,用力狂抽。落花連聲大叫:「心肝嘎,爲何今夜這般有趣味?」錢有道:「你自己叫句淫婦,我再與你弄爽利些。」婦人點頭,忙叫道:「淫婦,淫婦。」錢有便一聲抽了幾百抽,婦人哼得漸低了,只是籲籲喘氣。此時耕生禁不住慾火如焚,只把只手撫摩自己的那話。正欲再看,不覺咳嗽一聲,那錢有曉得是主人在外面,急忙起身,把火滅了。耕生再要聽時,已寂寂無聞了,只得走了進來。想起他二人淫慾之事,究竟不知其中之味如何,反來複去不能合眼。只到天明,方才昏昏睡去,到午後方起。至是似覺春心難過,見那落花尚有幾分姿色。況他不時送茶送水,落花故作嬌聲妖態,故此耕生以作暫時救急的意思。見錢有出外未回,落花捧水送來,耕生欲上前摟抱,又怕落花不肯,叫了起來,反是不好。誰知落花見了這粉團似的小官兒,恨不得一口水吞下肚去。

一日,耕生故差那錢有下鄉收賬,耕生因天氣炎熱,在房內洗浴,便叫落花來擦背。那落花頭上插一朵鮮紅的玫瑰花,身上穿一件半新青灰羅衫,現出雪白的肩膊子,如嫩藕一般,與耕生擦背。耕生要想落花心動。把那話硬得如鐵,聳得高高的,似豎圍杆的。落花一見,不覺大驚。原來錢有的陽物不滿四寸,耕生的倒有六寸多長,因此又驚又喜。落花本是著的單裙,便把裙門扯起,又將兩腿故意放開,把幾根屄毛,從那裙子縫內,一條一條的露了出來。引得耕生性發如狂,使伸手一把抱住落花。落花也便與耕生親嘴,二人弄得如火熱似的,急忙走到床上。耕生依是叫落花橫臥,豎起小足,急把那話插將進去。未及五六抽,落花即笑聲吟吟,連叫快活不絕。原來龜頭已經直頂了花心,所以十分快活。耕生也因落花未曾生産,連聲叫道:「你這牝戶好緊好肥,實得是有趣的很。」只是耕生初赴陽台,怎當得婦人淫性太重,那落花亂顛亂聳,故耕生止抽到二百餘抽,即便泄了。耕生伏在落花身上,真是遍身酸麻,惟有落花欲心正盛,急得翻身趴了起來,把耕生那話含在口中,用口吞吐,用舌咂吮。不多一時,那話又硬將起來,耕生便把落花推倒,重新又來,連抽帶頂,往來約有幾百次。落花目張口閉,抱住耕生道:「真個快活殺了!」下面的淫水流了一地。耕生忙把帕子拭乾了,又把那話插入,笑問道:「我比錢有如何?」婦人雙手抱了耕生的頸項,嬌音的說道:「他是個粗人,怎及得官人溫存有趣?雖則結親,二年以來,亦未有今日之快活。我的牝戶若不經過這妙東西,豈不虛度一生了?」說完,又把臀兒亂聳起來。耕生愛其言語伶俐,興致更高,於是把那話盡根送了入去。足足抽了兩個時辰。方才雲收雨散。落花起身,方去整治晚飯。耕生走入廚房,向落花道:「你今晚就陪我吃飯罷。」

耕生酒已吃多,是夜乘了酒興,更是情濃。落花也急急收拾完了,洗過了牝,又同耕生同睡,少不得重赴陽台。落花道:「我們二人仄身弄一回罷。」耕生忙把兩手抱住落花頸項,落花也抱了耕生的背心,兩個把那話同那件東西湊合起來,仄身的抽送。耕生道:「這樣弄。不如你在底下弄得快活。」說完便扒上落花身上來,狂抽起來,二個丟了。因爲他二人一個是初嘗滋味,自然的興高采烈;一個是幸竊新相知,也是春心更熾。自此耕生與落花二人時常交合,不能細敘。

欲知以後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贈物結歡

且說周大娘年雖三十六歲,面貌卻生得似三十左右的人,守寡已經七載了,只因家財廣有,所以不肯改嫁。守住一女,名叫雲英。平時與女兒同拈針線。因爲與耕生鄰居,一日耕生在後園看花,周大娘在隔壁,窺見耕生生得真個美貌,低低喝采,不覺心動。此日落花正過來閑玩,乃邀入自己房中。房內鋪陳華美,真是不俗。落花把床上大紅綢紗被翻了一看,又把繡的一對鴛鴦枕看了一回,笑向大娘道:「如此香噴噴的被兒,可借大爺去世太早,大娘獨自享受。」周大娘歎了一口氣,低頭不語。正在言話,只見一人輕移蓮步,娉娉婷婷走了進房。落花連忙見禮,舉目看時,但見他娥眉淡掃,粉頸輕勻,雙目清秀,上著淡青色衫子,下著湘妃裙,任憑畫工也描不出來。你說這個女子是誰?乃雲英也。年方十五,尚未受聘。見了落花,:「怎不常來走走。」落花道:「只因家內乏人,不能時常來相親近。」三人又把閑話說了一回。落花見沒有什麽正事,起身告別。

周大娘一把拖住落花,忙喚情娥取酒進饌。落花連飲幾杯,作謝起身。周大娘送至後邊,悄悄說道:「相煩娘子過來,別無他話,因有一條白綾汗巾送與耕生相公,並有金耳環送於娘子,幸勿見卻。」落花接了,連稱多謝。回到家內,便把汗巾送於耕生。

耕生愕然道:「男女之間不相通問,爲問以汗巾見贈?」落花道:「我也猜不著周大娘是何意思?」耕生道:「想必是起了邪念了,但其年歲太大,奈何與我相配?」落花因得耳環之恩,欲與撮成好事,便極言大娘容貌之美,又聰明又溫柔,真真可愛。然耕生終以年紀不合,不放在心上。落花極欲報周大娘之惠,乃又向耕生言道:「相公常說要娶一位美貌如西子的作夫人,今周大娘之小姐。不是落花誇口,真有沈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只怕西施還不能及他呢。相公如順了周大娘之意,得其歡心,這親事可以唾手而得。」平時耕生聞得他女兒貌美,久已垂涎,及聽落花之言,似覺有理,隨點頭道:「你替我作成此事,我日後決不忘你。請即約以中秋日相會。」落花便把此意告知周大娘。周大娘不勝之喜。

不一日,中秋已到。是夜雲淨。天空一個冰輪,異常皎潔。大娘設酒中庭,與女兒對飲。因有程生之約,推以風露甚涼,雲英亦不敢再坐,回到自己房中安睡。既而,月轉西軒,玉漏將半,只聽得後門輕敲幾下。大娘悄悄起來,放了耕生進來。大娘低說道:「隔壁是小女臥室,幸勿揚言。」耕生在月光之下,已見大娘生得果好,不覺情興勃勃,遂即解衣摟抱上床。耕生伸手先把牝戶一摸,略有幾根細毛。那牝戶高高突起,好似饅頭一般,大娘欲心已久,陰水流得已濕。急把那話插了入去,狂弄起來。周大娘本是數年久曠,才經交合,便似有無限的快活,加之耕生陽物又大而長,塞滿了陰戶。大娘把屁股夾起,向前相迎。耕生又把龜頭直頂花心,一口氣便抽了五六百抽。弄得大娘閉了兩眼,口內只是哼哼不絕。既而笑道:「不料郎君如此的知趣,又生得有這般的妙東西,內里塞得滿滿的,真是沒一點餘地,又酸又癢,使妾的魂靈兒俱已上九霄之外了,真是十分的快樂。」耕生見大娘情興甚隆,緊把他雙臀抱住,把自己那話又從前頭插入,大肆出入。又抽有五六百下,方才了事。唏唏喘笑,大娘忙以舌吐在耕生口內,兩人緊緊相抱。

將至四鼓,披衣而起,是時月照紗窗,宛如白日,乃並肩坐於榻上。周大娘道:「妾寡居七年,頗能堅持操守,自見郎君之後,即不能自主,今幸叨陪枕席,欣慰奚如。請勿以妾爲無冰清玉潔之心,而棄同土偶木梗也。」言時,又伸手摸入耕生褲內,那話又已堅鐵如杆。因笑道:「郎君身體溫文,何獨此物粗而且長,似此能不令人愛殺!」耕生心動,二人脫了小衣,又在榻上重整旗鼓,又戰起來。月光之下,照見大娘身體雪白,兩只酥乳滑潤如油。更把三寸金蓮豎起,紅鞋尖尖可愛,湊合之時,又緊而且干,甚覺不易入去,直至弄了良久,方有淫水流出。於是急即相抱,遂成久戰。耕生任意蕩弄,弄得大娘死去活來,淫聲大發。及至香汗透出,牡丹著露,則已漏下五更矣。急忙相送至後門,耕生回到自己家中,落花相照接入。耕生進到房中,就合衣倒床而睡,直至日中方才起來。至是常相來往,不必細細的說。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面定婚約

且說雲英年雖十五,性情尚是貞靜,第於花之晨,月之夕,則若有所思,其意蓋欲得一有才有貌的男兒,以作終身之配。忽一夜,聽得隔壁房中似有兩人腳步聲響,心下想道:「我母向來一人獨宿,何來怪異如此?」停了一回,又聽得帳鉤搖動之音。及側耳細聽,微聞笑語吟吟。又見隔壁程家使女落花時常過來,總是附耳低聲,心下不覺狐疑。

是夜,把房門虛掩。合衣假睡。等至更余,果然後門開響。雲英即便悄悄潛身出了房門,穿過前面,向隔壁房中窺看。只見榻上有一年少書生,與母親相抱在一處,便把身子閃於一旁,細看那生生得十分眉清目秀,極其美貌。暗自思道:「當時聽得人說程生相貌不凡,想必是此人不疑。又見二人脫衣解衫,那生腰間現出一件毛鬆鬆、頭粗根細、約有六七寸長的東西來。雲英見了一眼,急忙回身就走。走不上幾步,卻又立住了腳,回頭看時,只見母親伸出玉手,捏摸那一件東西,看一回,弄一回,笑一回。捏了半個時辰,便仰睡在床上,把兩足向上豎起,那生就把那七寸長的東西,向母親小便的地方弄了入去,浪浪抽抽。母親也把下身搖搖擺擺,兩下不住的湊合。雲英心想:「羞人答答,虧我母親做了出來!」正看得出神之時。不覺自己一陣熱烘烘的,從那小便的地方流了出來,弄得褲子濕得如同小解的一般。伸了手去一摸,卻是濕濃濃的淫水直冒。失笑道:「爲何這件東西也會作起怪來?」又見他母親用手扳了少年的屁股尚在浪抽,口內只叫心肝的連連不絕。正是看得有興,忽聞後面腳步聲響,回頭一看,卻是情娥也來偷看。雲英回身就走,叫了情娥到自己房內,問起原由。情娥一一的告訴,因笑道:「這事皆由落花做成,似如此的一個粉白兒畫皮郎君,年紀又小,文才又高,不要說大娘心喜,就是我也覺十分的愛他。只大姑娘四歲,理應該招贅入來,與姑娘作配,這才叫一雙兩好。怎麽大娘只顧自己快活!」雲英帶笑罵了一句「小淫婦」就靠在床上低頭不言,似覺小肚子下有一些酸癢,就倒在床土,合衣而臥。

次日耕生起來,回到自家房中去睡。又過了幾日,有一天錢有因事出外,落花捧了茶進房,見耕生合衣睡在床上,看他的面目,白里又紅,好似兩朵桃花,伸手去摸那話,其硬如鐵。落花慾火如焚,忍耐不住,連忙脫了自己小衣,又同耕生卸了褲子,倒伏在他的身上,把牝戶套在那話之上,連連的研擦。耕生醒來,睜眼一看,笑道:「飯也沒吃,就作這一件事!」說完,就用兩手抱了落花的屁股,任那落花研擦。正在弄得快活,恰好隔壁大娘打發情娥送東西過來,見他二人如此,乃笑道:「其好嘎。」耕生聽得有人說話,掉頭一看,見是情娥,遂即抽身起來。情娥道:「家母叫奴送東西與相公的。」耕生笑把房門關上,再三求歡。情娥笑道:「相公尊重些,這個怎麽使得!」口雖如此說,身子已爬上床睡倒了。耕生忙把情娥小衣脫了,推起兩腳,將那話在牝戶上門口一頂,就頂入一寸有多。你道爲何如此容易?只因情娥早先在外,看得慾火正發,已有淫水流出,加之耕生剛同落花玩弄,那話又是濕溶溶的,所以入去自然容易。及再頂入寸余,情娥乃皺眉叫痛。玉莖將入及境,情娥不禁宛轉悲啼。直至抽弄半時,才能承受。既而事已,耕生問及雲英,情娥便告夜來偷看之一切的情形,似乎他也動情。耕生聽了,便即哀求道:「小生所以結好於大娘者,原爲雲英。尚望小娘子好好把我的心事替我訴於雲英,好事若成,永世不忘小娘子之大德。」情娥笑道:「乘間必爲郎君挑引,設或西廂待月,切莫忘我紅娘也。言罷,起身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