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 花劫13~18

2016-06-06     WoKao     檢舉     收藏 (2)

第二集 都中風雲 第十三回 但爲君故·銷魂至今

賈蓉從賈璉處出來,回到東府稟過老子賈珍。第二天正心武館的人就到了。賈璉便分派了幾個人過東府來,爲首一個乃武院的三弟子劉念倫,與幾個師弟,都帶了兵器。

賈蓉心裡有事,也沒多理會,叫人領他們在二門外安頓下了,日夜巡邏,提防那鬧得滿城風雨的採花大盜。

可卿在房裡聽人說起,方知都中近日鬧採花賊之事,想起半月前,在後花園遭遇的那個鬼面人,心中驚疑不定,終日更是慵懨,賈蓉還道她是因爲北靜王要脅之事煩惱,不敢勸慰。

這日傍晚,門子忽來報,說北靜王府有人求見。

賈蓉一聽,心中驚沮,與娘子對望一眼,慌忙著人請入,自到廳上相迎。

那來人四十開外,一身奴才打扮,質地卻極好,自稱系北靜王親隨阿福,奉王爺之命,來請夫人前往一會,吩咐不必張揚,驚動別人。

賈蓉哪敢多言,請那人廳上用茶稍候,垂頭喪氣地轉回里間告訴娘子。可卿早已猜到,此際哪還有怨惱她夫君之心,只恨自己命薄,輕歎一聲,道:「相公不必煩惱,就讓妾身去吧。」

賈蓉淚流滿面,卻也無法,只好讓娘子跟那人去了,自個關在房內,想起當日還在北靜王府宴上對王爺張揚可卿,不禁懊悔欲絕,卻又思量王爺如有心謀我,安能逃得掉呢,只怪自己這個天仙娘子,豔名早已暗揚,都中王侯哪個不垂涎三分。

可卿便只帶了貼身丫鬟瑞珠,隨那阿福出了甯府,早有車馬在旁門相候,四下羅幕低垂,上了車,走了許久,這才停下。

那阿福稟報王府到了,請她下來,換了軟轎,又轉轉走走了好一會,終停下,再請出了轎,卻見已到了一座雕梁畫棟的粉樓前,樓門匾上書著「天香樓」三個大字,樓上燈火繽紛,流溢著異樣的氛圍,在黑夜裡顯得格外撩人。

那阿福躬身告退,又有數名華服婢女上前迎住,擁扶入樓。可卿心中忐忑,不知上了幾樓,瑞珠竟沒讓跟上來,身旁婢女低聲道:「夫人請,王爺已恭候多時哩。」

可卿惶然而入,卻見那閣內並無一人,四周羅幔垂落,遍地軟毯滑綾,縷縷暗香侵人,沒一處不是華麗非常。

可卿不敢走動,偷偷把眼張望,忽見閣廊上一人背向著這邊,憑欄而立,一襲雲紋白裳,宛若那臨風玉樹,叫人看在眼裡,不禁心曠神怡,正想這定是那名揚都中的四大王爺之一的北靜王爺了。

但聽那人悠然吟道:「嫵媚一臨滿園春,鞦韆架上蕩銷魂,花間爲吾褪小衣,蝶兒何幸戲卿卿?」

可卿霎時花容失色,一顆芳心狂跳個不住,呆在那裡驚疑不定,半晌方呢喃道:「你……是何人?」

那人轉過身來,笑吟吟道:「我便是請娘子前來相會的北靜王世榮了,也是那隻鞦韆架上戲佳人的採花蝶兒。」

可卿站立不住,就要軟倒,那人旋身而上,從閣廊上眨眼就到了她身邊,一把抱在懷里。可卿凝眸一瞧,只見那北靜王世榮頭上用一個玉麟冠束著,發墨如漆,齊眉勒著碧波玉抹額,面如美玉,一雙眼睛清清澈澈,宛似那夜空里的明星,奇怪的是,也不知哪個地方,竟跟寶玉有幾分相象,再想起當日那張流藍帶綠的鬼臉,怎麽也難以聯系起來,不過那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睛,倒真是這半月來一直魂縈夢繞的那雙眸子,不由發出夢囈般的聲音道:「真的是……你?」

北靜王望著這鮮豔嫵媚、風流裊娜的美人兒,笑得溫溫柔柔的,從懷里掏出一條紫花汗巾,在鼻尖嗅了嗅,笑道:「你瞧瞧,這是誰的?」

可聊滿面羞紅,伸手欲奪,嬌嚷道:「還我。」

卻被北靜王收起了,笑道:「這巾兒被我日日藏在懷里,早薰了男人的氣味,娘子用不得了。」

可卿一聽,心裡發酥,耳根也紅了,嬌哼道:「我也不要了,有什麽希罕哩?」

北靜王俯首在她耳畔輕吻,柔聲道:「自那天見了娘子一面後,我可是日夜思念,娘子有沒有想我呢?」

可聊如癡如醉的,竟脫口而出:「我記得你的聲音,就是這聲音呢……」她本能的欲將那滿懷的思念一傾而盡,突又因羞澀硬生生的打住了。

北靜王不由情難自禁,他身邊多少絕色,卻不知因何,打那天起就對這個小婦人動了心,生出一種與往不同的情意,令他不由暗自慶幸的情意。他輕輕勾起懷內玉人那小巧的下巴,凝視著慢慢親吻了下去……

可卿慌亂的,無助的,也不知該不該拒絕,想不想拒絕,迷亂的念頭霎間在芳心內轉了千百轉,待朱唇被侵,頓象小女兒的初吻時似的渾身發顫起來,閉上美眸,嬌怯怯的任由這強大而又溫柔的男人侵占、品嘗、撫慰,漸漸的迷醉,酥軟,濕潤……

北靜王感覺到臂彎內的玉人仿佛被抽掉了所有的骨頭,正一分一寸的酥軟下去,她閉上的美眸是那般的嫵媚,她的急促鼻息是那樣的誘人,她俏麗的臉龐是那麽的柔美,她嬌顫不住的身子又是那麽的撩人,於是他決定先好好品嘗這天賜的尤物一回,其他的呢,一切等以後再說吧。

北靜王將軟掉的可卿順勢放倒在地上的柔毯上,火熱地親吻愛撫她,動手剝她的霓裳。

可卿軟弱無力的反抗著,推拒著身上的男人,臉兒燙得難受,鼻息也燒得頭昏,腦瓜里已想不了任何東西。

不一會,可卿身上就被剝得光溜溜的了,北靜王連她那隻小小的肚兜兒也不肯放過,直起身來略略欣賞了那蜷縮在軟毯里的雪膩美人兒一番,再無法從容,然後便如那次在花叢里般好好的品嘗她,俯下身一分一寸的愛撫、親吻這絕妙的尤物。

可卿嬌吟著,身子仿佛一點點的融化。閣子裡十分暖和,廊上又有徐徐的輕風從簾子外透進來,吹拂得叫人都快成仙了,她只懶慵慵地躺在毯子裡,享受著那夢幻般的感覺。

當北靜王打開可卿那雙雪膩的美腿,就看見中心的妙處已是淋漓濕透,幽秘里亮晶晶的水光閃閃,雙腿嬌嫩的內側塗得一片滑膩泥濘。他欲一窮那美景,便略偏過身體,讓後面的燈光撒進幽暗處來,只見那妙物嬌嫩嫩、紅粉粉,嫵媚潔淨,不禁深歎上天的傑作,心頭一團熾熱,突忍不住俯下頭湊到那中間,啓嘴罩到那嬌嫩之上,一頓綿長溫柔地親吻吸吮。